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1
近戰法師15:非常逆天,成立
定  價:NT$240元
優惠價: 79190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以劍鬼為首的「非常逆天」行會,雖然只有二十餘人,卻在顧飛的鼓動之下,
豪邁的領了暗殺四大行會會長的任務!
可想在千人之中順利暗殺四大行會會長們,就是千里一醉也辦不到。
粗糙的計畫由席小天這騙子大行家來細化,
一時間,守城方的「陰謀」籠罩了雲端城的天空。

只是計畫當中還有一個無法忽視的變數,
那就是智商和顧飛的武力相同等級的韓家公子!
為了打敗顧飛等人,韓家公子不惜逼迫小雷,
也成立了系統方的新行會,讓他能順利混入城中,
阻撓顧飛等人的任務。
如此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方法,
真能讓他成功嗎?

本書特色 
◎蝴蝶藍,起點中文網主站網遊文大神,千萬點擊率,百萬讀者熱情推薦!
◎幽默風趣的文風,讓人一讀便無法停止!

起點中文網著名作家,網路原創遊戲類小說代表作家。江湖人稱「蟲爹」,作品以網遊題材為主,被譽為網遊文神級大師。其語言幽默文字詼諧,被讀者戲稱為「沒節操沒下限」,歡樂又不失健康向上的文風深受讀者喜愛。每一部作品都有明確的主題。作品多數以生活中的網遊遊戲作為載體,更加貼近生活,甚至具有教育意義。代表作有《獨闖天涯》《星照不宣》《網游之近戰法師》《全職高手》等。

第一四一章
行會名火熱徵集中。起名這個東西,就很體現個人風格了。御天神鳴和火球兩個,劍鬼直接就無視掉了,理都不想理這兩人。劍南悠那七人是實幹家,名字這種東西他們覺得無所謂,他們其實得到的是更多的實惠,鑒於最近的打金工作主要是掛工作室的名號,七人建議直接就叫「千里一醉工作室」,順便可以打打廣告。劍鬼顯然覺得這名字容易讓人誤解,他可沒有把一家行會經營成工作室的偉大理想,於是再次否決。
羞羞臉姑娘人如其名怕羞得不行,眾人說話向來縮在一旁。席小天一說話就有顧飛橫看豎看不順眼的挑刺,於是也識趣的不吱聲。雲襄是二十人中唯一一個沒背景沒交情的人,謹言慎行,所以也沒發言。
再然後就是重生紫晶四姑娘,細腰舞比較積極,而且是十分囂張的,她表示非常逆天這個名字就不錯,但鑒於這名只是因為顧飛的存在而起,她覺得再加上她,完全可以叫「最逆天」。
「最這個字我覺得不好。」顧飛說:「俗話說,滿招損,謙受益。我覺得我們還是應該謙虛謹慎一些,叫非常逆天就很恰當了,叫最就有些不謙虛了。」
「有嗎?」細腰舞說:「我只是實話實說啊,有你有我,還不算最逆天?」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正所謂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還是要稍留一個迂迴的空間,現在最逆天了,萬一哪天我們不在遊戲了,這可這麼辦?這名字不是名不副實了?這會讓留下的行會成員有很大壓力啊!我們不能不為他人著想。」顧飛說。
「嗯,有道理。」細腰舞連連點頭,「看不出啊!你還有點腦子,那就叫非常逆天吧!」說完細腰舞扭頭對NPC說:「行會叫非常逆天,謝謝。」
劍鬼淚流滿面,怎麼著這就定了啊?而且還說非常逆天是謙虛,這是哪門子的謙虛啊劍鬼已經可以預見行會中有這樣的成員那將多麼的不好管理,這次重建行會,是福是禍還非常難說啊!
不過好在NPC也沒那麼隨便,現在正在進行組建行會的是劍鬼,NPC不會隨便聽了路人一句話就給劍鬼的行會把名擬定了,所以對細腰舞置之未理,依然在等劍鬼說話。
「咦,我說話不好使啊?」細腰舞被冷落,很不爽,回頭望劍鬼,劍鬼支吾:「真要叫非常逆天啊?」說著又望向其他人:「沒有人有意見?」
「誰有意見?」顧飛和細腰舞異口同聲,有意見的人也把話吞回去了。比如佑哥,原本是構思了個名字的,一看這場面,自己的名字真要把非常逆天給替換下去,一定會受到這兩個逆天妖孽的瘋狂打壓,自己還是多活幾年吧!
佑哥是隨風倒起來很決絕的人,於是立刻表態:「叫非常逆天也不錯,叫起來很上口,對劍鬼你來說也有超越過去的寓意啊,你覺得不好?」
「佑哥……」劍鬼瞭解佑哥的脾氣,他才不相信佑哥也會喜歡這麼個囂張的名字,絕對是看那二人氣勢站了上風,立刻大樹下面好乘涼去了。
顧飛也不是不會察言觀色的人,看出劍鬼對這個行會名還是挺有意見,於是也給了劍鬼說話的機會:「劍鬼你覺得這個名字不好啊?那你有什麼想法?」
劍鬼頭痛啊!他喜歡抽菸,就給自己起名叫菸鬼。後來不想叫這名了,正趕上新玩的職業是魔劍士,於是就叫劍鬼,很顯然看得出劍鬼是一個起名無能星人。但這是最後一線駁倒顧飛和細腰舞的機會了,劍鬼冥思苦難,掐著腦細胞,終於想出一個:「情義聯盟,這名怎麼樣?」
當場就有一半人吐了,顧飛憑藉習武之人超強的定力忍住了,而且又重複了一遍:「情義聯盟?大家覺得怎麼樣?」
另一半人終於也吐了,「劍鬼,你敢更土點嗎?你敢嗎?」熟人以御天神鳴為首,聲嘶力竭的朝劍鬼吶喊著,半生不熟的連落落都不能忍受:「要叫這個名的話,我就回重生紫晶去。」
顧飛朝劍鬼攤了攤手無奈道:「我已經盡力了。」
「那就非常逆天吧……」劍鬼慚愧的低下了頭。
「這名沒什麼呀,我覺得非常有喜感,劍鬼你為什麼不喜歡?」落落問。
「也沒不喜歡,就是覺得……覺得有些不自在。」劍鬼說。
「劍鬼你現在是低調慣了,我記得剛在遊戲認識你的時候,你帶著一幫嘍囉,也挺囂張挺裝B的呀!」火球說。
「有嗎?」劍鬼問。
「不然你怎麼會被醉哥虐?」火球說。
「往事不堪回首。」劍鬼痛心。
「那就這名,你沒意見了吧?」顧飛問。
「沒意見,沒意見了。」劍鬼不敢再有意見了,讓他起名等於和投毒一樣,差點把大家都毒殺了。
「行會名非常逆天。」劍鬼妥協後對NPC說,他心中尚有最後一絲希望,那就是行會名重複。不過他知這個可能性不大,佑哥幾乎記錄了雲端城的所有行會,非常逆天這個名字算是比較性格的,如果有,佑哥應該會有紀錄。
果然,NPC什麼也沒說,迅速就給眾人登記,二十人一起收到系統詢問:你是否願意成為非常逆天行會的一員。
所有人回答願意。於是接下來就是挑選行會徽章的圖案,系統有豐富的徽章圖案供挑選,已被占用的自然不會出現在備選圖案當中,此外也提供了專門的玩家DIY功能,不過玩家自製的圖案系統會自動和目前已有行會徽章圖案行動對比,如果判定相似度達八十%以上,就會以此為理由否決掉。
「挑還是自己弄?」劍鬼問大家。
「挑個就行了,弄個有逆天特色的。」顧飛說。
「你來,我不懂什麼圖案叫逆天特色。」劍鬼退到一邊。
顧飛不客氣,上前在圖案表上翻了兩頁,立刻指著一個說:「這個不就行了。」
眾人圍上去一看,都覺得極醜,簡直不能理解顧飛的審美,但看顧飛在旁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眾人突然反應過來:這傢伙又沒入行會,徽章是醜是美他都不用戴的!
不負責任的顧飛遭到眾人怒叱,並把他趕出了行會大樓,一群人趴在圖案表上翻找,最高一次通過率是十六人說好,四人不同意,於是繼續翻啊翻,終於所有人都疲倦了,劍鬼說:「自製吧?」
「自製也不一定大家都喜歡啊!」
「不用圖案的,用文字。」劍鬼說。這是一種最常見的自製行會徽章,選自家行會的名稱,或者某個字,雕在徽章之上。
「那種啊……那種不像徽章,倒像是印章呢!」落落說。
「那你們挑吧,我無所謂,都同意,挑好你們叫我,我出去透透氣。」劍鬼佝僂著背出了大樓,樓外顧飛正在空地上打拳,一看劍鬼出來一個漂亮的收勢,過來問道:「好了?」
「沒,還挑著呢!」劍鬼一臉疲倦。
顧飛很同情:「你想怎麼樣?」
「我想來根菸。」劍鬼說。
「朝前,街口向右,大概兩百米。」顧飛說。
「怎麼,有賣菸的?」劍鬼一怔。
「不是,下線區,下線抽去吧!」顧飛說。
「……」劍鬼無語。
於是顧飛又開始練拳,劍鬼看了會,手癢,要和顧飛切磋。切磋顧飛就從來沒客氣過,把劍鬼打得滿地找牙,劍鬼的心情更鬱悶了。不過就著切磋,又請教了一點格鬥方面的問題,覺得又取得了一些進步,還算欣慰。其間有兩位重生紫晶的姑娘路過,詫異的詢問二人在幹嘛。
「建行會呢!」顧飛朝大樓裡掃了個眼神。
「建行會要這麼久?」二女詫異,大家是一起進的城,現在過去一個多小時了。
顧飛歎口氣,隨口問道:「任務怎麼樣了?」
「任務好多。」二女激動,姑娘們對任務雖然沒六月的雨那麼狂熱,但比一般玩家都要熱衷一些。城戰裡有些任務只能領取一次,有些卻是可以多人反覆刷取,這兩姑娘就在做著這樣的任務,一起跑路呢!
「加油。」顧飛點點頭。
「是,會長。」兩女嘻嘻哈哈笑著跑了,劍鬼呆呆的望著二人跑去。顧飛在旁叫喚:「喂,是叫我呢!你的行會還在選徽章呢!」
「我知道……」劍鬼剛說三個字,裡面就有人吼了一嗓子:「選好了!」
「終於好了!」劍鬼長出口氣,顧飛也跟著他一起進了大樓,十九人圍在那,指著一個徽章挺高興。
劍鬼上前一看,一個「逆」字,吐了口血:「這不還是字嗎?」
「這不是字,這是個圖案,但很像『逆』字對吧?」落落說。
「難為你們了。」劍鬼也沒二話了,對NPC指定了徽章,然後就是申請行會所需的費用,一個子也不能少。原本這是筆鉅款的,但現在有什麼鉅款能難住顧飛他們這幫人?劍鬼隨手就給付了。於是行會正式成立,系統向所有人發布通告:你已成為行會非常逆天的一員,接著行會徽章被派發到了每個人的口袋當中,NPC在旁語重心長:「勇士們,災禍正在降臨到這座城鎮,拿起你們手中的武器,豎起你們心中的正義,為了自由,為了……」
大家都走了,行會都已經成立起來了,有誰還在那聽NPC嘮叨啊!出了行會大樓,所有人長出口氣,作為會長的劍鬼轉過身來,琢磨著是不是要講兩句,突然顧飛道:「怎麼少了個人?」
劍鬼一怔,一數,二十人,果然少了一個,不過現在有了行會頻道,找人很方便,正要發訊息,落落回頭進了大樓,朝裡喊著:「小雨快出來,那不是任務。」
眾人伸了脖子朝大樓裡看,六月的雨捧著小本正在虔誠的記錄著NPC所嘮叨的一切,佑哥迅速從這一幕中找到了自己的影子,他的眼睛濕潤了,對著左右連聲道:「這個姑娘一定會有大前途的。」
六月的雨被落落拉了出來,二十一人總算集合,眾人倒也算識趣,知道新成立的行會總該讓會長劍鬼講幾句。於是大家都很安靜,認真的望著劍鬼。
這一幕讓劍鬼也動容了,看,到底還是很有點行會的樣子的嘛!想著他清了清嗓子說:「咳,行會現在就算成立了。城戰期間嘛,當然也是為了城戰而努力,情況大家都瞭解的,正面衝突我們肯定沒戲,我覺得可以利用對方玩家暫時不知我們身分來搞一些活動。」
「不做任務嗎?」六月的雨問。
「是任務小雨,不過是行會任務,所以要聽會長的話,跟著會長一起走知道嗎?」落落說。
「哦,明白。」六月的雨點頭。
劍鬼鬆了口氣,感激的望了落落一眼,接著說:「正北復活營地被廢棄的事大家應該都知道了?那是我和千里無意間觸發的,現在知道的條件是營地衛兵被全滅後,五分鐘內滯留在營地內,營地就會被廢棄。不過以我們目前的實力,有可趁之機的只有東北方向那個營地,這營地也是因為之前的意外,現在只剩四名衛兵,不過也比較難纏,因為可以預知玩家會對這個營地加強防範,我們守城方一進營地,系統衛兵就會自動識別,所以有些難辦。」
「辦法也是人想的嘛,我建議先實地偵察,蒐集情報,再製定策略。」佑哥說。
「這個交給我們吧!」劍南悠七人眾道。
「哇,搶我飯碗。」佑哥說。
「你們一起去不就行了。」劍鬼說。
「嘿,發現沒,男人全都要走了。」御天神鳴對火球耳語。
「就剩我們兩個和一堆美女,好刺激啊!」火球流口水。
「還有那個傢伙,不過看他蔫蔫的,也不怎麼說話,不足為慮。」御天神鳴說的是雲襄。
「那還有醉哥和劍鬼呢!」火球說。
「安啦,千里對這些事沒興趣,至於劍鬼,一定要我說嗎?很殘酷啊!」御天神鳴說。
「是我們的天下了……」火球摟著御天神鳴,二人再度流下幸福的淚。
「餘下的各位,在城裡轉轉,看看有什麼比較重要的任務吧!最好是看起來可以影響到城戰勝負的。」劍鬼說。
「哇,劍鬼老大你很有理想啊!你不會是想咱們二十人幹敗城外那二十萬人吧?」火球說。
劍鬼笑了笑道:「我們不是二十人,別忘了守城方本來就有系統衛兵,一天下來攻城玩家也是一籌莫展。只可惜守城衛兵不會採取主動反擊。我們呢就是一支暗中存在的小隊,通過任務製造一些破壞,如果能像我和千里之前那樣廢棄對方營地,那就是極大的成功了,不過需要很大的運氣就是了。」
「那下面就各自活動吧!」劍鬼說罷,去找了佑哥和劍南悠七人眾:「我也和你們一起去那邊看看。」
顯然,劍鬼是打算把東北營地作為目前的主攻方向。其實有點眼力的玩家都看得出來,營地的攻占絕對是影響城戰的勝負手。就算最終不能贏取勝利,打掉敵方一個營地,那肯定也是極大的積分獎勵。一個只餘四名衛兵的營地,實在是天賜良機,就算知道難度很大,也未嘗不可一試。
劍鬼、佑哥和七人眾離開了,御天神鳴和火球開始活絡的去和姑娘溝通了。羞羞臉有些不知所措,不過好在與她已算熟悉的席小天還在,於是就死跟著她。最後顧飛詫異的掃了一圈:「怎麼回事?我怎麼沒事幹了?」
「你不是行會的成員,任務領又領不到我們行會裡,打架的時候找你當苦力就好了。」落落笑著回復了顧飛一把,帶著小雨尋找任務去了,御天神鳴和火球緊跟在後,他倆兜了一圈,發現還是和這兩位溝通容易一些。
調戲羞羞臉倒也是很有趣的事,但現在有席小天替她擋著,這女人屬於很聰明的那一型,三言兩語耍得兩人分不清東南西北,調戲不成反被調戲,這是泡妞者的恥辱。而詭瞳和顏小竹姐妹,也是大護小,詭瞳冷冰冰的,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御天神鳴和火球也沒發揮空間。至於細腰舞和烈烈,一個操著刀子,一個握著拳頭,二人覺得這種姑娘只有顧飛能調戲得動。於是乎姑娘雖多,二人發現其實也就唯二的選擇了。
人一波一波的走了,顧飛攤著手:「這怎麼搞的,我們做什麼?」
「出去殺人吧!」細腰舞說。
「無目的的殺?」顧飛問。
「怎麼無目的,都是分數啊!」細腰舞說。
「這樣殺會不會太暴露啊?」顧飛記得剛才劍鬼好像有說正面衝突也沒戲,要暗中搞活動的。
「是太暴露了,我們的身分玩家不知,這點是我們很大的優勢,上場去殺玩家的話,很快別人都就知道有哪些人是守城玩家了。」雲襄聽到二人討論,終於開口了。
「這位兄弟說得是,雖然是我沒這種壓力的。」顧飛說,他已經揚名立萬了,全雲端城玩家都知道他是反面BOSS。
「那做什麼?總得找點事做啊!難道真是搞任務那麼無聊?」細腰舞說。
「其實我手裡有很刺激的任務哦!」顧飛說。
「不是潛水吧?」詭瞳心有餘悸。
「刺殺逆流而上,刺不刺激啊?」顧飛問。
「逆……逆流而上……」雲襄畢竟是新人,十分不適應顧飛這種大起大落有違網遊常理的思維模式。雖然千里一醉一人幹敗對酒當歌已經在雲端城傳遍,但雲襄可不是那種無腦追捧明星的粉絲,他通過瞭解真實情況分析,明白對酒當歌雖然有些狼狽,但也是有很多因素在內的,這種勝局基本不可能再複製。
所以在聽到顧飛又要去挑戰對酒當歌,而且還要拖上他們幾個人時,難免驚訝。這在雲襄心目中屬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有必要嘗試嗎?
「逆流而上?怎麼又成逆流而上了?」詭瞳多少知道點顧飛有過刺殺無誓之劍的任務,也知道還沒有完成,怎麼就成逆流而上了。
「失敗了。今天剛上線,就被復活點的人給秒了,是誰也不知道,任務就這麼失敗了。」顧飛鬱悶。
「哈哈哈,你也有今天。是哪路英雄啊,老娘打賞呀!」細腰舞十分高興。
顧飛黑了個臉,扭正話題:「然後我就重新去領,結果無誓之劍不能領了,只好領了逆流而上。」
「我們這些人,去對付對酒當歌?」雲襄想確認一下。
「不是對酒當歌,目標是逆流而上。」顧飛說。
「這不一樣嗎……」雲襄說。
「這任務也太簡單了!」細腰舞語出驚人,連顧飛都詫異了一下。
「他還不知道我已經變成守城方了吧?我去找他有人會懷疑嗎?碰面直接幹掉,完了就跑,誰能追上我?」細腰舞說。
「天才,任務是我的,妳去把他幹掉有什麼用?」顧飛說。
「不能共享嗎?」細腰舞問。
「呃,你們倒是都可以領一下,然後我們組隊去做。無論誰殺了,都算完成。」顧飛說。
「這樣的話,最後的行會積分算哪家的?」詭瞳問。
「任務完成就好,管他算哪家的。」顧飛根本不在乎。
領任務的地方很近,就在一旁的行會大樓,那原本的百大行會榜單處。雲襄領任務時心肝還在亂顫,這能行嗎?這能行嗎?這能行嗎?他反覆的問著自己。
「好了,接下來組隊,去消滅逆流而上。」顧飛宣布。
「我們的隊伍,沒有戰士,沒有騎士,沒有牧師,」雲襄提醒。
顧飛回頭打量了一下。他、雲襄、詭瞳三個法師,席小天是弓箭手,細腰舞神偷,顏小竹刺客,烈烈格鬥家。「欸,佑哥表妹,妳是什麼職業啊?」顧飛問。
「弓箭手。」羞羞臉小聲說,她至今不敢正眼看顧飛。
「真沒戰士、騎士和牧師。」顧飛點點頭。
雲襄等著他說點什麼下文的,結果就見顧飛手一揮:「出發。」
怎麼這就出發了?雲襄很茫然,很費解,沒有戰士沒有騎士沒有牧師,難道他沒意識到沒有這三大職業意味著什麼嗎?這意味著這是一支沒有防護沒有回復的純DPS暴力隊,當實力完全壓過對手一頭時,這樣的暴力隊將非常具有收割機的快感,但問題是現在對手具有千人之眾,而這邊居然組建了一支純DPS的暴力隊,這算是什麼事啊?
「怎麼在戰場上混進混出,想必大家都很清楚了,現在我們就分開各走各的,減少被其他人注意到的可能,出了城後咱們再會合,如果在戰場上那麼巧就看到了逆流而上,那可要趕快通知我啊!」說話間已到城門,顧飛囑咐了一句後,所有人四散著各自混進了戰場,大家的心思都是挺忐忑的。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