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美食小魔女03:身世之謎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922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七葉一家人去縣城時,意外闖入三桃的相親宴,沒想到男方竟上門來向二霞提親。更沒想到,後來上門來的媒婆還不只一個,連覬覦二霞的花花公子韓大少也派了媒婆來…… 原本以為無用的祖產意外藏著寶物,但滿塘的蓮藕卻引起其他人的貪念。即使已經分了家,趙氏仍妄想著要分一杯羹,使出了各種卑劣手段,不得到好處誓不甘休。七葉一家人在欣喜之餘卻也開始煩惱……七葉和徐佑軒合作的美食樓開幕了,她趁機大展身手,在開幕時博得了滿堂彩。徐佑軒開心地將七葉引薦給祖父與父親,沒想到徐老太爺不但揭穿七葉的女扮男裝,還毫不留情加以批評,並打算禁止徐佑軒與七葉的合作。七葉因此發現,徐氏一直隱瞞的真實身份……

第一章 私定終身 5
第二章 無恥搶奪 37
第三章 家賊難防 73
第四章 集市遇險 109
第五章 身分揭穿 147
第六章 媒婆上門 187
第七章 二叔返家 223
第八章 將計就計 259
第九章 自食其果 299
第十章 以牙還牙 335

 

前情提要

為了擺脫趙氏的掌控,七葉一家人在溫修宜的幫助下,利用六郎的病順利達成分家的目的。沒想到二叔和二嬸卻陰謀算計二霞,幫她定了一門親事,趙氏擅自作主收了豐厚的聘禮時,七葉他們也得知二霞定親的對象,竟是個殺人狂魔!
沈南為了幫助七葉,被父親責打受傷。鄭婉如擔心七葉內疚,將此事隱瞞,依然處處幫助七葉。當七葉得知真相時,便時常準備美味的餐點送去書院給沈南,藉此彌補對他的愧疚。
七葉藉著自身的廚藝,以及靈泉水與異能的幫助,順利與春風得意樓達成交易,賺進了大把銀子。徐少東家更因此決定與七葉進一步合作,要共同經營美食城。徐氏知道後,卻反對她與春風得意樓做生意。
與林家的親事騎虎難下,為了讓大房同意二霞的親事,趙氏竟以死相逼。林家派人來搶親,領頭的湯胡竟是譚德寶的生死之交。二霞雖得以逃過一劫,三桃卻因父母的貪婪,成了代罪羔羊……

 


第一章私定終身

就算無林家之事,譚大梅今日也會一早去譚家莊,接楊氏和三桃來縣城。譚大梅為三桃相了門親事,男方姓向,家中有良田百畝,在縣城還有家水粉鋪子。向家有兩女一子,向光陽為長子,年方十九歲。因是獨子,家境又富足,向家對兒媳婦的要求自然也高。因此,向家提出要先相看三桃。若中意,再下聘訂親。
楊氏一家今日來縣城的真實緣由,並未如實告知趙氏。只說孩子們許久未見到譚德銀,很是想念,正好譚大梅來了,就一起去看譚德銀。
楊氏雖對三桃的樣貌十分有信心,但也擔心萬一向家相不中三桃,豈不是讓譚家其他人笑話?
昨晚趙氏拉著譚大梅說了好一會兒話,就是提醒她一定要幫譚桂花說門好親事,並說若事成,好處少不了她的。譚大梅只是笑著稱好,回到東廂後,將趙氏的原話告訴楊氏。
楊氏當時就冷笑:「要是以前,我可能還會幫老婆子說幾句話。可是經過三桃這事後,我算是完全冷了心。大梅,妳可別做爛好人,老虔婆那德性妳不是不知道。桂花將來若日子過得好,不會說妳一聲好,只說是桂花的福氣。反之,那可是妳害了她的寶貝女兒,到時定會跑到妳家裡去罵。桂花生得醜不說,又好吃懶做,將來不管嫁了誰,都是惹人嫌的貨,妳到時可是兩頭不討好。」
大梅也冷笑著應:「娘,您放心吧。有好事,我當然先得照顧三桃和五杏,怎會輪到桂花?」
誰知今兒一早,楊氏他們剛出東廂,趙氏走了過來。
趙氏說她也想念譚德銀,要一起去縣城。不等譚大梅點頭,她率先上了馬車,車是王紅雷特意留下來的。楊氏氣得差點吐血,譚大梅也有些不快,哪有這樣厚臉皮的人?可又不能趕趙氏下來,只好憋了一肚子窩囊氣。
擠得滿滿的馬車,終於在王家門口停下來。
「咦,大梅,妳買宅子了?」趙氏看著陌生的宅子,驚詫地問。
這不是譚大梅之前住的地方,那地方又破又舊,現在這處屋子氣派多了。
譚大梅笑著說:「奶奶,我哪有錢買宅子啊?紅雷升職做了捕頭,古縣令見我們之前住得太擠了,就將這處閒置的屋子暫時給我們住了。回頭可是要還給他的,我們進去吧。」
「哦,這樣啊。」趙氏半信半疑,她四處瞅著,眼中有著羨慕。
「大梅,紅雷升職了,每月能掙不少銀子吧?」趙氏拉著譚大梅又問。
譚大梅苦笑道:「說到掙銀子那都是笑話,捕頭只不過是說出去聽著體面些,其實銀子一文掙不著,每天還累得像什麼似的……唉!還不如那種田的。」
趙氏不信,還想再問什麼時,楊氏推著她進門:「娘,先進去看看吧。」
譚大梅引著眾人從大門進去,進門即是院子。
這處宅子不算太大,兩明一暗的正房三間,東西廂房各兩間,南房三間。院子裡用青磚鋪了十字甬路,通到東西南北房各處,屋門前都有臺階。
後面還有一個小院子,中間一個小池子,裡面養了魚,四周種植著一些花草樹木。院子雖不大,倒也精緻,十分適合譚大梅一家居住。王紅雷父母也住在這兒,只不過住在東廂房,譚德銀則在西廂房裡養傷。
見到譚家來了這些客人,王母立刻出來迎客,並吩咐小丫鬟沏茶上點心,很是熱情。
眾人分了主次,在正廳坐下。
「娘,抱抱。」譚大梅的兒子王天賜從東廂房跑出來,撲向她。
「寶貝,慢些跑。」譚大梅笑著迎過去。
王天賜今年三歲,是王家唯一的男孫,被爺爺和奶奶當作寶貝一樣疼愛。譚大梅抱著王天賜,讓他與譚家眾人打了招呼,然後就被王母接過去,抱坐在腿上。
楊氏見王家現在的氣派,她是滿心滿眼歡喜。
趙氏則生出了不滿,想著譚大梅如今連丫鬟都用上了,還說沒發財?怎麼楊氏在家裡一點風聲都沒透呢?
趙氏看向王母,笑著說:「親家母,你們買宅子怎麼也不知會一聲?我們也好備禮前來祝賀一番,這可是天大的喜事呢!」她依然不信譚大梅的說辭。
王母輕嘆口氣,擺擺手道:「啊喲,您就別笑話我們,我們哪有錢買得起這宅子?幸好紅雷爭氣,出力為縣太爺做事,這宅子是縣太爺暫時讓他住的,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收了回去。大梅是個孝順的好媳婦,有了這宅子,立刻將我們老倆口接過來一起住,讓我們也跟在後面享享福。」與譚大梅一模一樣的說辭。
譚大梅走到趙氏身旁,笑著說:「奶奶,您不是說想我爹了嗎?走,我們先去看看他吧,他也十分想念奶奶呢!」
趙氏今天來王家,打的就是看譚德銀的旗號,不能不起身去看譚德銀,這個話題就此揭過。
在西廂房養傷的譚德銀,倒沒想到會有這些人來看他,免不得一番寒暄。這些日子,他還真是清瘦了不少!
半個時辰後,王母將譚大梅喊出去,說她請的客人到了。譚大梅大喜,知道應該是向老爺一家人來了,她連忙出去安排一番。
片刻之後,譚大梅再次進了西廂,將楊氏與三桃喚了出去。
「妳們這是去哪兒?我們一起吧。」趙氏見了立刻起身要跟著,生怕錯過什麼好事。
譚大梅的眉毛情不自禁擰了擰,說:「奶奶,您在這兒稍坐片刻。我娘與三桃要幫我做飯呢!家裡這些客人,我一人忙不過來。」
「娘,好久沒見您,我還有好多話要對您說呢!」譚德銀忙說,他知道今日是為三桃的親事。
說話間,楊氏母女三人已迅速出了屋子,趙氏只好再次坐下來。
屋外,譚大梅對三桃輕聲吩咐:「三桃,待會兒進了屋子,行為舉止可要注意些。儘量穩重些,知道嗎?」
三桃紅著臉點頭。
譚大梅帶著楊氏與三桃再次進了正廳。

這邊的相親正如火如荼進行著,那邊七葉一家也逛得開心。特別是六郎,左手拿著風車,右手拿著七葉剛買的糖果,小臉上笑開懷。
讓七葉一家人開心的是,在城裡逛了這樣長時間,六郎只是輕微咳嗽了兩聲,這說明他的身體是真的好了。不但六郎的手上拿了東西,譚德金與譚德寶手上也各提了東西,主要是酒和點心。明日湯胡要來,酒是用來招待他的。
「大伯、大伯母、四叔,您們怎麼在這兒?」七葉一家正開心時,王紅雷的聲音,忽然從身側傳過來。
七葉下意識皺眉,但王紅雷卻十分開心,因他發現二霞也在。
王紅雷身穿制服,身旁還有一位同為捕快的男子。他們正在辦公事,巧遇七葉一家人。
「是大姑爺啊。」譚德金淡淡打著招呼,自從得知王紅雷與韓大少交好後,對王紅雷的態度就冷淡下來。
「大姊夫。」七葉姊弟四人也寒暄一句。
「好,好。」王紅雷像是沒感覺到譚德金的冷淡態度,笑得十分憨厚溫和。他將身旁的捕快打發走後,對他們說,「正巧,今日太岳母和岳母他們來我家玩,你們也一起過去吧!中午大家一起吃頓飯,你們好久沒去我們家了。走,走,現在就過去。」
聽說趙氏與楊氏在他家,七葉一家人更不想去了,別提還有一個譚德銀在那兒養傷,看著都心煩。
「大姑爺,你莫客氣,趕緊去忙你的吧。我們買些農具就回去了,田地裡還有好多活等著回去做。」譚德金擺手拒絕。
好不容易有這絕好的機會,王紅雷怎能輕易放過?精於算計的眸子微微一轉,立刻計上心頭,斂去面上的笑容,輕嘆口氣道:「大伯、四叔,說句心裡話,我岳父和岳母做的那件事的確不厚道。不然,我也不會勸他們出銀子擺平林家一事。這些日子,岳父在我家養傷,說了很多後悔的話,說等腿傷好了之後,一定要好好彌補這次所犯的錯。
「本來看到岳父受傷,我與大梅心裡有些不痛快,還是岳父反過來勸我們消氣,不要怨您們。我岳父雙腿斷了,這些日子痛得吃不好、睡不好,消瘦了不少。昨兒又借了二百五十兩的高利貸,他們已付出了代價,希望您們能原諒他這次的過錯。今兒正好是個好機會,我希望大家賞臉過去吃頓飯,能與我岳父冰釋前嫌,往後我們都還是一家人。」
譚德金面現猶豫之色。王紅雷說得也對,如今林家一事已解決,譚德銀也為他的過錯付出代價,難道真的一輩子不理他嗎?他們畢竟是親兄弟,何況王紅雷如此低姿態來請求,真的不好意思再說什麼拒絕的話。
「大伯、大伯母、四叔,請您們給個面子,賞臉去一次吧。」王紅雷又出言催促。
徐氏和七葉她們看譚德金,十分希望他能搖頭,可譚德金點頭答應了:「好吧,看在大姑爺這番話的分上,我們去。」
譚德寶不想去,但譚德金點了頭,只有跟著。
王紅雷十分高興,帶著七葉一家人往家裡走去,步伐輕快,心情愉悅。
看著行走的方向,譚德金有些狐疑地問:「紅雷,這不是去你家的路啊?」
「大伯,您有所不知呢!我搬家了!」王紅雷笑著應,而後將譚大梅那套說辭說出。
「紅雷,這縣太爺對你可真不是一般好,還給房子住呢!」譚德寶嘴角輕動了下,分明不信他的話。
「四叔您說得沒錯,縣太爺對我真的沒話說。」王紅雷像聽不出他話中的懷疑,十分誠懇回答著。
七葉心中一動,王紅雷眼下所住的地方,不是上次她與六桔悄悄去看的地方。比上次那處小很多。且上次的宅子位於城北的陳墩路,現在這兒是韋家巷,位於縣城的南邊,兩處宅子相距不近。
如此一來,七葉十分懷疑陳墩路的宅子是譚德銀家的。要不然,王紅雷就算再怎麼掙錢,也不可能一下子連買兩套。
王紅雷知道今日家中無其他年輕的女眷,便將七葉一家人全部帶進正廳。廳內正笑語嫣然,十分熱鬧。
在座的除了王母、楊氏、譚大梅與三桃外,還有兩位衣著華美的婦人:一位婦人年約四旬,身穿石榴紅十樣錦妝花褙子,髮間插著幾枝點金簪花,圓臉,容貌普通;另一位婦人年約六旬,身穿寶藍色五福捧壽妝花褙子,白白胖胖的臉上,帶著慈祥溫和的笑容。
見到七葉一家人,廳內的笑聲悄然而止,所有視線全集中在他們幾人身上。
譚大梅眉頭蹙了下,看向王紅雷的眼神帶了些不滿。楊氏也撇了下嘴角,將臉別去一旁,不準備與七葉一家打招呼。
「母親、大梅,我正巧在城裡遇見大伯和四叔他們,特意請他們過來與大家聚聚。」王紅雷如此解釋著。
來者是客,王紅雷都這樣說,譚大梅只得走過來相迎:「你們可都是稀客呢!快坐下來說話。」
譚大梅將七葉一家人,與那兩位婦人互相做了介紹。那位四旬的婦人是向夫人,那六旬的婦人則是王紅雷的小姑奶奶,也就是當初譚德銀說七葉的八字與趙氏相剋時,說要將她送人,就是要送給這位姑奶奶做孫女兒。她沒想到,今日倒能遇見這人,也不知是不是一種緣分?
向夫人與王家姑太太見到二霞時,都面露訝色,被她的容貌所驚豔。俏麗的三桃與二霞一比,頓時黯然失色,再鮮豔亮麗的衣裙,也無法為三桃增色,反而襯得一身素淨的二霞出塵脫俗,彷彿是誤入人間的仙子。
向夫人不由得多打量幾眼,情不自禁頷首,眸子裡多了些異樣的情緒。
譚大梅看在眼中,十分不快。她悄悄拉王紅雷回房,不悅說道:「紅雷,你是不是糊塗了?今兒是什麼日子,你難道不知嗎?」
「當然知道啊,怎麼了?」王紅雷不解反問。
「還怎麼了?你明知向夫人要來相看三桃,你卻帶著大伯一家人過來。那二霞天生狐媚樣,萬一向夫人嫌三桃沒她生得好看,到時該怎麼辦?真是的,這事本來都能成了,被你這樣一攪和,誰知道還能不能成呢?」譚大梅氣呼呼地說道。
王紅雷摟了摟譚大梅的腰,面露神祕的笑容,低聲道:「大梅,妳放心吧,向夫人娶媳婦可不會只看長相,而不重人品的。二霞是好是壞,到時還不是由著妳來說嗎?實話告訴妳吧,今兒喊他們一家子過來,我是有其他打算的。」
「有何打算?將他們打一頓為爹娘報仇,還是逼他們拿二百五十兩銀子出來?」譚大梅十分不滿地問。
「我怎會做這種愚蠢之事?我所做的一切,還不都是為了我們的將來打算。告訴妳吧,我的打算是……」王紅雷在她的耳旁低聲說幾句。
譚大梅的眼睛瞪大,嘴巴輕張,沒想到王紅雷竟然會打起這主意來。驚訝了半晌之後,她才說道:「紅雷,此事你可得小心!我爹娘的下場你是瞧見了,你可不要為了銀子,落個同樣的下場啊!」
王紅雷無所謂地揮揮手,說:「我只是牽線搭橋,其他的就與我無關。不像岳父和岳母,親自帶媒婆上門,還拍著胸脯保證林家如何好,人家不生氣才怪呢!妳去招呼客人,我趕緊去找韓大少。」
「嗯,好吧,那你得小心行事。」譚大梅聽他這樣一說,也就放了心。
王紅雷出門去找韓大少,譚大梅先去廚房看了看,吩咐再加些菜,然後去正廳招呼客人。正廳內,譚德金、譚德寶與六郎已經不在,他們都去看譚德銀了。
王家姑太太在得知七葉的身分後,也愣了下,笑咪咪地向她揮手:「喲,妳就是七葉呀!快過來,讓我好好瞧瞧!」
七葉不得不走過去,乖巧行了個禮:「姑奶奶好。」
「好好,喲,瞧這小臉,可真白淨。瞧這眼睛,水靈靈的,看這耳朵這樣厚,將來定是個好福氣的。妳們三姊妹生得都像母親,個個是大美人呢!」王家姑太太親暱地拉了七葉的雙手,將她上下打量評頭論足著。
「姑太太這話我贊同,譚大夫人真是好福分,家裡的姑娘個個體面。」向夫人的眼睛一刻也不捨得離開二霞。
譚大梅的面色,又沉了兩分。
七葉總覺得這姑太太臉上雖笑得像彌勒佛,可笑容未及眼底,眼底深處有抹算計的光芒。
王家姑太太輕拍七葉的小手,嘆氣道:「唉,老太婆我六十多歲的人了,別人家到了我這把年紀,都是子孫滿堂。可我如今一個孫子和孫女兒都沒。七葉這孩子我一瞧就喜歡上了,還真是有緣分啊!
「上回紅雷說過,譚大夫人願意將七丫頭送與我做孫女兒。後來我因家中有急事匆匆走了,也沒來得及去接她。譚大夫人,擇日不如撞日,今日既然遇上,不如就讓我帶七葉回去吧?這孩子我是真心喜歡,回去後,我們一家人定會當寶貝一樣寵著,就這樣說定啦!」最後一句話,是面向徐氏所說。
徐氏的面色沉了下來,二霞與六桔也面現焦急,生怕王家姑太太真的將七葉帶走了。
王母在一旁笑著對徐氏說:「我家姑太太一生信佛,心地是出了名的仁慈,讓七葉丫頭去她家做孫女兒,那可是掉進蜜窩裡嘍。」這是當說客了。
徐氏的嘴角現出一抹嘲諷的笑容,說:「多謝姑太太與親家母看得起我們家七葉,只是女兒可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哪能捨得送人?大姑爺是與妳們開玩笑吧?」她又看楊氏,笑著問,「弟妹,要是讓妳將三桃或五杏送與姑太太,妳樂意嗎?」
要是以往,楊氏早就插話了。可經了二霞那事後,她現在不敢輕易開口,生怕又得罪徐氏。她不好再裝沉默,答道:「姑太太家裡的條件好,我聽大梅說姑太太人更好。我就算想將三桃與五杏送給姑太太做孫女兒,可姑太太卻相中了七葉呢!大嫂,這是樁好事,妳就應了吧。」
徐氏笑了笑,不理楊氏,對王家姑太太說:「姑太太,您也聽見了,我弟妹願意將姑娘送您做孫女,您就選一個吧!她可是真心實意的,您可不能讓她失望,是不是?」
楊氏氣得差點摔倒,譚大梅也怒,徐氏以前不是個軟柿子嗎?幾時嘴皮子也變得這般厲害了?
王母與王家姑太太的臉色變了變,她們想著徐氏臉皮薄,不好意思拒絕,這事就成了。沒想到徐氏不但直接拒絕,還將楊氏繞了進來。
向夫人嗅到空氣中的火藥味,她端了杯子喝茶,樂得看熱鬧。同時想趁機摸摸楊氏與徐氏關係的深淺,萬一將來真的成了親家,知根知底也好拿捏。不知不覺中,她將徐氏也算成了未來親家的人選當中。
王家姑太太乾笑了幾下,說道:「譚大夫人,別聽譚二夫人的話,她那脾氣我知道。她那兩個女兒,像心肝寶貝一樣疼著,哪捨得送我?只不過是故意拿話來尋我開心呢!」她笑得更加溫和慈祥。
徐氏笑了笑,說道:「姑太太,聽您這樣一說,我弟妹疼女兒不捨得送。您向我要女兒,豈不是拐著彎罵我是個心狠的?也不知道是誰在姑太太的面前亂嚼舌根,讓您信了這些話?」
徐氏手中的茶碗落下,加重了力道,眼神依次從譚大梅、楊氏與王母面上掃過,楊氏與譚大梅心虛地將臉別去一旁。
王家姑太太有些尷尬地笑著擺手:「譚大夫人,莫誤會,我不是那意思。說句心裡話,譚二夫人家的兩位姑娘年齡大了,這才想要七葉的。」
七葉抬頭緊緊盯著王家姑太太瞧,她十分懷疑王家姑太太要孩子的動機,她嘻嘻一笑,問道:「姑奶奶,您家住哪兒呀?」
「我家就住江對面,那兒可比桐林縣好玩多啦!」王家姑太太一副誘哄的表情。
「江對面哪兒呀?」七葉繼續軟聲問。
「說了妳也不知道,黃城。」王家姑太太微笑著答。
七葉記住這個地名,笑了下,說:「姑太太,七郎年紀小,又是男孩,更適合您帶回去養著。」
王家姑太太依然不死心,看向徐氏說:「譚大夫人,我是說真心的,以前沒看見七葉,我還……」
「姑太太,您莫要再多說了,就算給我金山銀山,我也絕不會將七葉送人。包括其他的孩子,都不會,您還是去其他人家看看吧!」徐氏義正辭嚴地拒絕。
譚大梅與王家姑太太都面現失望之色。
「娘,我頭暈。」七葉忽然撫著額頭,身體軟軟地歪向徐氏懷中,她不想與王家人同桌吃飯,只想尋個藉口離開。
楊氏皺眉問:「這是怎麼了?方才不還好好的嗎?」
「我也不知。」徐氏滿臉的焦灼之色。
「娘,我去喊爹。」六桔迅速起身去西廂。
片刻後,譚德金與譚德寶帶著六郎從西廂趕過來,趙氏也跟在後面。
「爹,我好難受。」七葉瞇著眼睛,有氣無力地對譚德金說。
見她這樣,譚德金立刻對譚大梅說:「大梅,我們帶七葉去看大夫,中午就不留下來吃飯了,先告辭。」
譚大梅見此,倒巴不得這樣。可又想到王紅雷之前所說的話,不得不留客,說道:「七葉妹妹興許只是累了,我帶她去房間裡歇會兒。你們好不容易來一回,一定要吃了飯再走。」說著,就要去攙七葉。
七葉往徐氏的懷中靠,似站不穩,柔弱地說:「娘,我真的難受。」
「走,娘這就帶妳去看大夫。」徐氏忙道。
譚大梅極力挽留,可徐氏執意要帶七葉去看郎中。最後,七葉一家人向譚大梅說了聲抱歉,一起離開王家。
「您們坐,我去廚房裡看看。」譚大梅對向夫人與姑太太笑著點頭,然後出了正廳。
楊氏也起身離開正廳。
「大梅!」在西廂門口,楊氏喚住譚大梅,低聲道,「如今向夫人見過三桃了,可我還未見到向少爺,妳能否讓我見一見?」
緊跟在楊氏身後出正廳的三桃,恰好聽到這話,雙頰發燙,她也正有此意。
譚大梅卻有點為難,推脫道:「娘,這有什麼好看的?人不都長得一個模樣,一個鼻子兩隻眼睛的。」
「這是什麼話?我定要看一眼,心裡才放心。」楊氏反駁。
「娘,您還不相信我的眼光嗎?」譚大梅晃著楊氏的胳膊撒嬌道。
「我當然相信,不過,我還是要看一眼,妳安排一下吧。」楊氏很堅持。
有了林家一事在前,楊氏的心裡有了陰影。想著依向家的條件,在縣城娶個門當戶對的媳婦,肯定不難。因此她懷疑向少爺是不是有什麼難言之隱,不然為何願意娶鄉下姑娘?
譚大梅只好點點頭:「成,您想看,那就看吧。」她讓楊氏站在西廂房間的窗前。
楊氏剛進屋子,三桃也跟了進來。
「三桃,妳怎麼也來了?」楊氏驚訝地問。
「娘,我……我也想看看。」三桃緊緊地咬了下嬌嫩的唇瓣,紅著臉低聲說。
「妳怎麼這樣不害臊呢?一邊去,有娘看著就成。」楊氏不想讓她看,認為這不合禮數。
「不,娘,我一定要看。」三桃摟著楊氏的胳膊撒嬌道,她不想嫁一個不知俊醜的男人。
楊氏被晃得頭暈,想了想,點點頭:「好,好,只許看一眼。」
三桃點點頭,母女一起站到窗前,透過窗櫺之間的縫隙,悄悄向外面看過去。只見譚大梅甩著帕子進了書房,不到片刻,一位面生的年輕男子從書房走出來,身後還跟著三郎。
三桃所站的位置,恰好能看到男子的正面。一看之下,她頓時面色蒼白,身子往後退了兩步,紅了眼睛--不,她不要嫁這樣的男子!
這男子身形魁梧,身量高挑,若不看臉只瞧背影的話,倒也是位昂揚的好男兒。只可惜,那五官生得實在讓人不敢恭維,暴牙、凸眼、塌鼻梁。兩道吊梢眉下,一雙眼睛特別大,大得眼珠子似乎要凸出來,讓人不敢看第二眼。皮膚倒很白,只是白得一點血色都沒有,像是久病初癒之人。
一瞧之下,不說三桃變了臉色,楊氏也十分失望,怎麼長成這樣啊?她終於明白向家為何願意娶鄉下姑娘了。向光陽這副長相,想在縣城找個門當戶對的女子,應該十分困難,誰也不願意自家的女婿生得如此不堪。唉!楊氏在心裡嘆氣。
「娘,這門親事我不同意!」三桃忽然上前拽了楊氏的胳膊,眼睛通紅,咬牙切齒地說道。
「三桃,別胡說。」楊氏忙低聲斥道。向光陽長得是難看,可是他的家世,讓她猶豫。
門被推開,譚大梅施施然走進來,見三桃也在屋裡,她愣了下。楊氏與三桃面上的表情,在她意料之中,第一次見向光陽,她也嚇了一跳。可後來想想,男人注重的又不是長相。
關上門,譚大梅上前拉了楊氏與三桃,在一旁的羅漢床上坐下,笑著問楊氏:「娘,看到了,這下應該放心了吧?」
楊氏點點頭:「三桃是妳妹妹,我相信妳不會害她,只是……這向少爺的長相,也太那個了,一點也不體面。」
「啊喲,娘,長相算什麼?只要他家裡有錢,三桃嫁過去能享福就成了。說句難聽的,這向少爺要是長得再體面點,還不早就訂親了?向老爺和向夫人又怎會同意來相三桃呢?」譚大梅溫聲勸道。
楊氏點點頭,譚大梅說得有道理。醜一點倒不怕,只要家裡條件好就成。她鄭重地問道:「大梅,妳實話告訴我,向少爺除了長得一般外,可還有什麼其他隱疾?三桃是妳的親妹妹,妳可不能騙我們。」
「娘,您將我當成什麼人了?三桃嫁得不好,我臉上又有什麼光彩?您要是不同意,這門親事就算了,往後我再也不管了!」譚大梅頓時怒了。
「好了,好了,娘只是隨口說說嘛,信妳就是。」楊氏反過來安慰譚大梅。
三桃急了,在一旁喊道:「不,打死我也不會嫁這樣醜的男人,我不同意,不同意!」
在三桃的想法中,她想嫁一位容貌俊美、家世富貴的男子。過著那種才子佳人、如詩如畫的日子,比如像韓大少那樣的。向光陽的長相,完全擊碎她的夢想。
譚大梅肅了臉色說道:「三桃,妳懂什麼?男人好看能當飯吃嗎?好看能讓妳過上少奶奶的日子嗎?」
「我不管這些,反正我不願意嫁那什麼向少爺,太難看了!」三桃鼓著腮幫子,氣呼呼地說道。
譚大梅怒了,聲音拔高了些:「三桃,我可告訴妳,妳不樂意,人家向夫人還不知會不會相中妳呢!我瞧她對二霞是看得目不轉睛,妳別身在福中不知福。向家只有這一個兒子,等到向夫人將來年紀大點,到時向家可就是妳當家作主,那些產業全都是妳一人所有。向少爺長得是次了些,可他為人老實,十分節儉。不會在外面花天酒地胡來,妳不會跟在後面傷心。
「像那些生得好看的公子哥兒,我倒也認識幾個,可他們都是什麼德性,妳知道嗎?家裡妻妾成群,他們還不滿足,整夜流連於煙花之地,花銀子如流水不說,對家中的妻妾輕則罵、重則打。三桃,妳難道想過這樣亂七八糟的日子不成?大姊是過來人,妳是我的妹妹,我是真心希望妳嫁得好,不會害妳的。」
楊氏忍不住點頭,認為譚大梅說得十分有道理。要是嫁一個花心的男人,那一輩子休想過上好日子。方才與向夫人說了一會兒話,發現她不是那種刻薄的人,三桃將來嫁過去,日子應該不會難過的。這樣一想,她也勸三桃:「三桃,妳大姊說得對,嫁人要看男子的人品,可不是光圖長相啊!」
「我不管,反正我就是不願意。」三桃流著眼淚喊,她是鐵了心不願意嫁向光陽。
「妳這孩子,怎麼說不通呢?」楊氏也惱了。
「我不願意就是不願意。」三桃恨恨地丟下這句話,推開房門跑了出去。只是王家地方小,向家人又還在,她只得跑去後花園一人偷偷抹淚。
「您瞧瞧三桃這脾氣,都是被爹娘慣的。」譚大梅生氣地說道。
楊氏抿了下唇,說道:「誰慣她了?她天生就這牛脾氣,唉!早知這樣,就不該讓她瞧。大梅妳也真是的,早該告訴我實話,回去還不知要如何勸三桃呢?」
譚大梅撇撇嘴道:「還說不慣她呢!兒女婚事,本就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三桃嫁與誰,還不是娘您說了算。好了,先別想這些事,我還要先問過向夫人那邊是什麼意思呢!人家要是不同意,那什麼都沒得說了。」
楊氏點頭道:「成,得了信後,妳再告訴我們。不過,向少爺長成這樣,我們家三桃哪點配不上他?我們不嫌棄他們家已是看得起他們,他們還能不同意?」
譚大梅沒有再說什麼,與楊氏出了西廂,又進了正廳。
此時,韓大少終於與王紅雷一起踏入王家的大門。
得知二霞在王家,韓大少興奮得差點跳起來,為了見二霞,他特意打扮了一番。髮絲用玉冠束起,身穿大紅色紵絲直裰,襯得如玉膚色熠熠生輝,腳蹬青緞錦絲靴。眉目如畫,唇角漾著淺淺笑容,好一個美公子。可惜韓大少已娶妻妾,否則王紅雷還真的願意撮合他三桃。
「大少,你去後花園等著。我讓二霞妹妹去那兒找你,剩下的就看你自個兒了。」王紅雷低聲對韓大少說。
「放心吧,王兄。」韓大少用白玉扇輕敲王紅雷的肩,笑吟吟地向後花園走去。
韓大少慢悠悠地進了後花園,含著笑意的桃花眸掃向花園,視線忽然被園角石桌旁的女子所吸引。女子背對他坐在石凳上,只見黑髮如瀑,在陽光下泛著綢緞般的光澤,丁香色的腰帶勾勒出曼妙的腰肢。
韓大少心中大喜,難道這就是二霞妹妹?他放輕腳步,向女子走過去。
「姑娘,為何獨坐於此?」韓大少輕輕走近女子,親暱地攬了她的肩,笑嘻嘻地問道。
三桃正雙手托腮,坐在石桌旁,看著牆角一株剛發芽的野草發呆。只要一想到有可能會嫁給向光陽,她就有種想死的衝動。渾渾噩噩中,她根本沒聽到韓大少的腳步聲,直到他修長的手指搭上她的肩膀,她才如夢初醒。
好熟悉的聲音!三桃扭頭看向身後,那張俊美的臉龐再次闖入她的眸中,胸口一陣激蕩,蒼白的面頰頓時豔若海棠,黑眸中未乾的淚水如同粼粼湖水,泛起了漣漪來。
韓大少本以為是二霞,等三桃將頭扭過來後,他不免有些失望,原來是她呀!不過,對於美人他向來不嫌多,更不會不理睬,內心雖失望,可面上笑得更燦爛。見三桃竟然未拒絕他放在她肩上的手,更是心花怒放。
憑著這些年在女人堆中打滾的閱歷,韓大少直覺三桃不但不氣他上次調戲一事,反而還對他有好感。昨日在譚家見到他時的失態,還有此刻眸中的神色,一切的一切,都說明她對他有意思。送上門來的美人,要是拒絕的話,豈不是顯得太不近人情嗎?
韓大少在心中得意大笑,低下頭,深情款款地對三桃低語:「原來是三桃妹妹,怎麼一人坐在這兒?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呀?」
他說話時,口中溫熱的氣息撲在三桃的臉上,她這才意識到與他的距離過近,羞得連耳朵都紅了。她趕緊站起來,往後退了好幾步,離韓大少遠了點。
「你……你怎會在這兒?」三桃聲如蚊蚋,不敢看他俊朗的臉,不安地低頭看著鞋尖。
韓大少向前走近兩步,笑道:「我知道三桃妹妹今日在這,特意跑來看妳呢!」
「你騙人。」三桃往後退了兩步。
「三桃妹妹,我從來不騙女人。對了,聽妳姊夫說,妳快要訂親了?」韓大少的眸子一轉,忽然開口問。
現在二霞還未過來,先將三桃搞定也不錯。他可不介意左擁右抱,同時求娶兩姊妹。想到自家後院極有可能要再添二美,頓時樂開懷,又向前兩步。
三桃見他走近,下意識地往後退,可已無路可退,身子抵了後面的牆壁。聽韓大少提起向光陽,三桃的眼神黯淡下去:「我……我走了。」提步欲離開。
「三桃妹妹,等等。」韓大少一把拉住三桃柔軟的胳膊。
「你……你放開我。」三桃抬眸看了韓大少一眼,被他炫目的笑容晃花了眼睛。
「三桃妹妹,妳知道嗎?第一次見到妳,我就喜歡上妳,當時是真心想娶妳,想要與妳相守一生一世的。三桃妹妹,妳生得如此美貌,要是嫁給向光陽那等人,豈不是在糟蹋自己嗎?」韓大少斂了笑容,十分認真地說道。
三桃的親事,是方才在來的路上,王紅雷親口說給他聽的。他認識向光陽,也是真的覺得三桃這樣的美人,嫁那樣的醜人有些可惜。
這番話說到三桃的心坎上了,她停了腳步,心中倍感委屈。一個外人都說嫁向光陽是糟蹋她,可她的親娘與親姊卻說嫁向光陽好……晶瑩的淚水,沿著眼角悄然滑落。
韓大少瞥見她的淚水,猜到三桃也不願意嫁向光陽,心中更加得意。他輕輕一拉,三桃面對他而立:「三桃妹妹,別傷心了!看妳流淚,我這心都碎了!」他伸出修長的手指,輕柔地為三桃拭去眼角的淚水。
三桃柔軟嬌嫩的肌膚,韓大少很是享受。而他指尖的溫暖,還有他衣服上特意熏的花草香味,讓三桃的身體輕輕顫抖,她可是第一次與一個陌生男子如此親近。
「三桃妹妹,別難過了!你們還未訂親,事情還有轉機。妳可以告訴令堂,說妳不願意嫁向光陽。到時,我會上門提親,好不好?」韓大少的聲音更加溫柔,指尖在她嬌嫩的臉上輕輕遊走。
他的聲音彷彿有著蠱惑人心的魅力,未經情事的三桃,哪禁得起如此挑逗?情不自禁地點頭道:「嗯。」
她忘了譚大梅昨日的警示之語,忘了韓大少是已有妻妾之人。此刻,她真的想嫁韓大少。與俊美的他相比,相貌醜陋的向光陽更無法入她的眼。她一直心高氣傲,夢想能嫁個如意郎君,哪能接受嫁向光陽這樣的醜人?
韓大少將腰間的玉珮摘下,遞向三桃,說這是定情信物,三桃紅著臉收下。
韓大少的桃花眼四處瞅了瞅,見周圍無人,此處又極為幽靜,而二霞遲遲未現身,不禁動了歪念。他雙手捧了三桃的臉,低頭去尋找她的唇。
「大少,大少。」王紅雷的聲音適時傳來。
三桃杏眼一瞪,立刻用力推開韓大少,捂著臉想跑。
該死的王紅雷,怎麼現在來了?韓大少很快又高興起來,想著應該是二霞來了。他忙拉了三桃,食指放在唇上做了個噤聲的動作:「別出聲,我先出去,妳待會兒再走。」
他擔心此刻三桃出去,會遇上二霞與王紅雷,會讓二霞誤會他與三桃的關係,而不高興。
三桃還以為他是為她的名聲著想,忙點頭,蹲在石桌旁邊隱了身子。
韓大少稍整了下衣服,輕搖白玉扇,循聲去找王紅雷。
「大少,我還以為你走了呢!」王紅雷迎面走過來。
韓大少朝他身後瞧去,根本不見其他人影:「人呢?」
王紅雷嘆口氣:「唉!你也真是運氣不好。我帶她來我們家時還好好的,可我們快到時,她的妹妹忽然不舒服,他們一家人帶她妹妹瞧病去了。」
「什麼?人又不在?」韓大少沉了臉色,他將王紅雷上下打量一番,有些懷疑地問,「王兄,你莫不是在耍我吧?人家今兒根本就沒來,是不是?」
「天地良心,我要是騙你天打雷劈。」王紅雷急得發誓。
「哼。」韓大少冷哼一聲。
「其實都怨你,誰讓你昨夜待在春花樓,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又非要回去換衣裳。要不是如此耽擱,你怎會見不著人?」王紅雷反過來埋怨著。
「唉,罷了,這大概就是好事多磨吧!」韓大少十分無奈,幾次未見著二霞的面,讓他更是心癢難搔,迫不急待地想見到她。
王紅雷與韓大少離開後花園,去前廳吃飯。等他們都離開後,三桃才慢悠悠地走了出去。

出了王家大門不遠,七葉立刻恢復活蹦亂跳的模樣,並說了是裝病。
「妳這孩子,嚇我們一跳,為什麼要裝病呢?」徐氏輕嗔,但提著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
七葉正色道:「娘,我看著王家人的模樣,實在是沒有食欲。我們又不是沒飯吃,何必非要在他們家吃飯?」
徐氏點頭道:「妳說得對,王家姑太太實在是可恨。」
譚德金與譚德寶在一旁聽得迷糊,不知王家姑太太做了何事,六桔快言快語得將之前的事情說了。
譚德金也怒道:「的確可惡,將我們家當成什麼了?」
「爹,往後我們對王家人還有大梅姊,都得提防些。對了,爹、四叔,您們可知黃城在哪兒?離我們家有多遠?」七葉問出心中的問題。
譚德金與譚德寶同時搖頭:「沒聽說過這地方,怎麼了?」
七葉道:「姑奶奶說她家住黃城,當初二叔說要將我送去百里之外,也就是送給姑奶奶做孫女兒。所以,我想知道黃城離我們家可有百里,還有到底有沒有黃城這地名?」
譚德金、譚德寶點頭,也將這地名記在心中,想著有合適的機會時,再找人問問。
此刻已到吃飯的時辰,一家人尋了間乾淨的飯館,點幾個家常小菜吃了。吃完飯後,又去集上將需要的農具買齊,一家人坐上牛車往回趕。行到雨壇鎮時,七葉順便去了趟悅客來,問悅客來可需要蓮藕?韓和林與年叔聽說此時還有蓮藕可買,自然一口答應。
七葉又問顧客對金芽與銀芽的反應如何,年叔稱好,讓她趕緊再送些過來。她笑著稱好,說到時與蓮藕一起送來。
他們離開鎮上,繞道去了光明村,找到譚德寶說的那戶人家。用一盒點心換來兩隻小狗,一黃一黑,才兩個月大,毛茸茸的,特別可愛。
一家人七彎八繞的,終於回到家,倒是比趙氏、楊氏他們還要晚一點。
「趕緊回去等著,等會兒一定有人上門來問挖蓮藕一事。」下了牛車後,七葉就迫不急待地往回跑。
他們回到自家門前,卻發現原本貼在牆上的招工啟事不見了,後來貼的那張補充說明也不見了。
看著光禿禿的牆壁,七葉怒了!不知道招工啟事是何時被撕掉的,若撕得太早,可能無人看見,那還如何招工?明日如何去挖蓮藕呢?
六桔恨恨地罵道:「誰的手這樣缺德?貼在我們家牆上的東西,他撕什麼呀?」
「會不會是誰家的孩子調皮,將它給撕了?」徐氏說道。
「前面還貼了一張,我去看還在不在。」七葉說道。
她在大門前貼了一張,又在譚家大院的門口貼了一張。因譚家大院門前的那條路,平日經過的人比較多。七葉正準備去瞧時,隔壁的大馬伯從院子裡走出來。
「七葉,這告示是妳奶奶撕的!」不等他們開口問,大馬伯低聲開口說道。
如今七葉家的河蛤全是大馬伯在撈,因這緣故,兩家眼下走得比較近。
「啊,何時撕的?」七葉擰眉問,老太婆又想做什麼呢?
「才撕了一會兒,我正巧從田裡回來瞧見的。你們可別說是我講的,我怕……」大馬伯擔心趙氏會來找他算帳。
「放心吧,大馬伯,我們不會去找我奶奶。」七葉忙安慰道。
趙氏識字有限,定是將啟事撕回去給譚老爺子看。
譚德金從牛圈的方向走過來,知道啟事被趙氏撕了,眉毛攏了攏,面色有些不快。
大馬伯問譚德金:「德金老弟,你覺得我行不行啊?」
大馬伯本名叫譚大馬,為人老實忠厚,現年四十八歲,家中有三子兩女。妻子眼睛有些殘疾,一家人只靠幾畝田地過日子,過得有些艱難。自從幫七葉家撈河蛤後,他家的生活得到了明顯改善,對七葉一家,他是心存感激的。上午見了招工啟事後,他自然更加欣喜,想著又能為家裡多掙些錢了!
「大馬伯,您也想去挖蓮藕?」七葉微笑著問。
譚大馬有些侷促地搓著雙手,憨厚地笑道:「是啊,我想帶老二和老三一起去,田裡的事讓老大帶著其他人去做就成。」
「成,傍晚時分您再過來一趟。不過,河蛤還得如同往日一樣需要。」七葉爽快地點頭應了。
「好好,放心,定不會耽擱。」譚大馬高興應了。
七葉笑著進院子,譚德金跟在後面進來,關了院門。二霞去給豆芽澆水,譚德金兄弟在為兩隻小狗搭窩棚,徐氏與六桔在廚房裡摘菜,六郎在紙上練大字。七葉重新寫了張招工啟事,繼續貼在大門口。整理著新買的帳簿,一邊看著院子擰眉,想著等蓮藕挖回來後,放在哪兒比較合適。想到招工啟事被趙氏撕掉一事,總覺得不太踏實。依著趙氏那無恥的德性,要是知道蘆花坡水塘中長了蓮藕,她不來搶才怪!不成,得先想好對策。
七葉走去譚德金、譚德寶身旁,說道:「爹、四叔,我們商量件事。」
「何事?」譚德金放下手中木棍,忙問。
譚德寶將兩塊石頭搭好後,也抬頭看七葉。
「奶奶他們要是知道蘆花坡那兒有蓮藕,一定會向我們要。蓮藕是我們家的,給他們是不可能的。可若不給的話,奶奶定會阻止我們挖蓮藕或搗亂,到時還真是頭疼呢!」七葉分析著。
「他們應該不會做這種事吧?」譚德金忙搖頭道。
「七葉說得有道理,依爹娘那德性,什麼事做不出來?」譚德寶卻說。
七葉點頭:「不管他們為不為難,我們得想個法子,讓他們不能搗亂,我想去找族長爺爺。」她大概說了下想法。
譚德金與譚德寶點頭贊同。
事不宜遲,兄弟二人放下搭了一半的狗窩,拎了一罈酒,帶著七葉去了譚族長家。
譚族長見到他們帶禮物上門,十分高興,同時也知該是有事要幫忙。簡單的寒暄後,大家分別坐下。
「族長爺爺,今兒來找您,是要給您添麻煩的。」七葉微笑著說。
「何事?說來聽聽。」譚族長溫和地說。經上次吳家之事,他對七葉的印象十分好。
七葉說道:「族長爺爺,您還記得我們分家時,爺爺和奶奶將兩處祖產給了我們家吧?醬坊早就成了廢墟,倒沒想到蘆花坡那處水塘裡長了一些蓮藕,可能是老天爺知道我們家窮,給了特別的恩賜。」
「還真有這事?那可真是天大的好事啊!」聽說水塘中有蓮藕,譚族長也很驚訝。
關於譚家祖產的情況,他也是清楚的,也知道譚家幾十年都沒打理過這兩處祖產了。如今水塘中有蓮藕,他也認為這是上天對七葉家特別的恩賜。
七葉接下來說了招工一事,並說了如何算工錢。
「這事好辦,眼下田地裡的活還不算太忙。你們家的工錢給得不低,大家一定都願意去幫忙的。」譚族長立刻說道。
七葉笑咪咪地道:「是啊,本來我們自己挖也成。不過,我爹娘和四叔想著眼下大家都不太忙,平日對我們一家也很照顧。不如趁這個機會,讓大家都掙些錢買兩斤肉吃吃,這不就跑來麻煩族長爺爺您了!」
身為族長,最希望見到的就是族人和睦團結,家家戶戶能過上富足的生活。譚族長滿意地笑著對譚德金說:「德金,你們夫妻為人厚道,還有德寶也是。你們這件事做得好,有好處不忘大家,我很高興。這事就包在我身上,我馬上將大家集合起來。」
「多謝族長。」譚德金、譚德寶與七葉同時道謝。
七葉的眸子一轉,抿唇道:「族長爺爺,我有一點點擔心呢!」
「擔心什麼?」譚族長問。
「我擔心有人會眼紅,萬一到時有人搗亂可怎麼辦呢?」七葉撅嘴說道。
「放心,誰要是敢搗亂,我定要他吃不了兜著走。」譚族長拍著胸脯保證。
七葉笑著道了謝。
幾人寒暄幾句後,七葉他們離開譚族長家。
七葉他們剛推開家門,徐氏就愁著臉上前來,說譚老爺子方才讓譚德財過來,要譚德金過去一趟。
果然來了!七葉的嘴角微勾了下。
「大哥,我和你一起去。」譚德寶說道。
「爹,我也去。」七葉也道。
「老四,你莫去,我帶七葉去就成。你們放心,是我們家的東西,絕不會讓人搶走一分一毫。」譚德金擔心譚德寶的脾氣過於火爆,去了前院會吵架。
「不成,爹娘那德性,我擔心你到時心軟,什麼都應了。」譚德寶不放心。
「四叔,還有我呢!真有什麼事,到時我來月亮門這兒喊一聲,四叔您再過去。」七葉安慰道。
譚德寶這才點頭同意。
七葉跟著譚德金一起去到上房,發現除了譚德銀,譚家人都在,包括譚桂花。看來,林家的事一解決,趙氏立刻將她接回來。
趙氏見到七葉父女,眼睛斜睨了睨,好像他們欠了她銀子。
七葉一眼就瞥見八仙桌上放著兩張紅紙,正是她所寫的招工啟事。
「爹、娘,何事?」譚德金也不多話,開門見山地問道。
譚老爺子指著一旁的空凳子,溫聲說:「老大,坐下說話。」
譚德金點點頭,帶著七葉一起在長條凳上坐下,而後看譚老爺子與趙氏。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