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7919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得獎作品

書籍重點:
得獎作家 孫晴峰 x新銳畫家 swawa.com黃怡姿 攜手重現經典
一張皺皺的紙,一隻送信的鴿子,
讓孩子學會肯定自己的「不一樣」,閃閃發亮!
★〈小紅〉榮獲《中國時報》文學獎童話首獎
★〈鴿子的故事〉深入淺出探索生命的價值
紙,一定要光滑平坦才算漂亮嗎?
有了熨斗和詞典的幫忙,全身皺巴巴的小紅真的可以變美嗎?
什麼?信鴿阿里不只會送信,還能一邊飛一邊耍特技!
當他遇見一群只會種田、不會飛的鴿子,又會發生什麼事呢?
快跟著小紅、阿里一起認真做自己!有自信,就會發光!

書籍內容:
皺紋紙小紅全身皺巴巴的,書店裡的紙們都覺得實在不好看,於是他們七嘴八舌的討論:到底要用什麼方法才能讓小紅變漂亮?結果,小紅先是被熨斗燙得哇哇叫,又被水潑得褪了色,還被大詞典像押花一樣,壓得喘不過氣來……有一天,一個沉默的小男孩來到書店,買走了小紅。小紅的命運又會如何呢?

信鴿阿里喜歡送信,更喜歡表演飛行特技,「飛」對他來說是最快樂的事。但是狹窄的鴿房、鴿子們的抱怨,卻讓他變得愈來愈不快樂……在一場意外之後,他遇見一群只會種田、不會飛的鴿子,他們細心的照顧阿里,讓他很感激。阿里一心想報答,但是他最擅長的飛行對那群鴿子來說,卻一點用處也沒有……阿里該怎麼辦呢?

本書收錄〈小紅〉和〈鴿子的故事〉兩篇童話。資深童書作家孫晴峰運用孩子熟悉的事物,像是美勞課常用的皺紋紙、校園裡常見的鴿子做主角,讓故事更貼近孩子的生活;而在畫風多變的新銳畫家swawa.com黃怡姿的筆下,人物造型生動可愛,用色細膩溫暖,讓整本書充滿了純真且溫馨的氣氛,營造出既親切又激勵人心的閱讀氛圍。這本圖文精美的橋梁書,讓孩子深刻體會「認識自我」、「因自信而自在」的真義與美好。

推薦文
一隻飛行童話鳥
桂文亞知名兒童文學作家
「與眾不同」是「美麗的錯誤」嗎?
〈小紅〉是一篇富有想像力的童話,不單幽默溫馨,更隱含著令人深思的主題。
故事一開始,主角小紅就遭遇了書店裡各種紙類的揶揄和嘲笑,因為她是一張「不像紙」的皺紋紙,所有平整的紙張都認為她畸形、奇怪、醜陋、可怕和有遺傳病,在「人云亦云」的情況下,受「熨斗美容整型」後的皺紋紙小紅,「看見愈來愈陌生的自己,一方面歡喜,一方面又懷疑:這樣真的比較美嗎?」
故事進入了層層思考:如果換做你,面對鄙夷和歧視,會屈服嗎?面對壓力不得不接受改變,又當如何自處?
  幸好,高明的作者不但讓故事有了新的轉折,也在重建皺紋紙小紅生命價值的同時,帶領讀者交叉穿行於童話和現實世界,體會人世間的溫情。
孫晴峰大學三年級開始寫童話,她一向特立獨行,崇拜愛因斯坦,個性不羈,思想前衛,做起學問又自律嚴謹,自稱「一向喜歡不大尋常的東西」,因此她在一九八○年代初兒童文學研究者眼中,是最具原創性與開風氣的先鋒童話作家代表。而作於一九八六年的〈小紅〉,在結構上層次豐富,空間穿梭自如,因此榮獲了當年第九屆《中國時報》人間副刊文學獎童話首獎。
本書的第二篇童話〈鴿子的故事〉,這又是一個別出心裁且「別有用心」的童話:一隻出生不久便被嚴格訓練的馴服信鴿,是如何從一場意外中發現自我、重新肯定自我?一如既往,孫晴峰童話少見「說教」的斧痕,她的童話都「很鮮」,很有趣,現代感強,常有出人意表的結局。
〈鴿子的故事〉以只能用腳生活、被馴化的鴿群做為反襯,來強化因故不能飛翔的鴿群對自由的無限嚮往;並思索具有飛翔能力的鴿子,如何在本能之外超越飛翔的意義,探索生命更深邃的價值。
孫晴峰的童話之所以常讀常新,是因為她有著高闊的生命追求與理想,就自然而然在作品中體現出動人的力量。我仍然在想,孫晴峰如果專心於創作,而不是一逕追求「學問」的旅美大學教授,童話王國裡,必定又多了一隻翱翔彩雲間、很有哲學先知派頭的童話鳥。
嗨!孫晴峰,期待你的「回歸」!


兩個故事的「故事」
孫晴峰撰文作者
  我寫〈小紅〉和〈鴿子的故事〉的時間和地點,相差了七年和一萬兩千四百公里。
  〈小紅〉是一九八五年左右寫的。
  當時我甫自美國回來一年,回到《民生報》兒童版──我從大學四年級下學期便開始工作的單位。報社的大辦公室分組坐了二、三百位記者和編輯:寫稿的、看稿的、開會的、聊天的、講電話的,人聲嘈雜。
  我看到《中國時報》公布「人間副刊文學獎」將新增兒童文學獎的消息,十分心動。
  但是手裡握著筆,頭腦卻一片空白。
  「如果我是個能寫的人,」我想著:「什麼題材都能化成故事,什麼環境都能寫作。」這樣一想,當晚能不能寫出來,便是一個自我定位的考驗了。茲事體大。
  嗯,皺紋紙如何?它的樣子不普遍,有點意思,我也立刻聯想到小時候老師教做的康乃馨。母親節的時候,佩帶紅康乃馨表示母親健在,白色則代表母親過世,那一半紅一半白會是什麼意思?我想著,是了,繼母!如果繼母如生母,不就是這個意思嗎?的確,怎麼從沒人想過母親節那天該感謝繼母呢?
  我一直都為繼母抱屈。著名的童話裡,像是〈灰姑娘〉、〈白雪公主〉、〈糖果屋〉,都是惡毒繼母虐待可憐的主角,令人痛恨。是了,我可以用這個故事為繼母平反了。
  〈小紅〉便是這樣在《民生報》嘈雜的辦公室裡寫出來的。
  寫〈鴿子的故事〉時,大概在一九九二年, 我人在波士頓;兒童文學研究所畢業後,想在美國再待上一段時間,看看能不能出版英文的創作。工作不易找,只能在中國城一家很小的中英文雙語報紙(員工只有三人)找到一職,還得負責拉廣告。我每天做不喜歡、不擅長的工作,而自己的專長又無法發揮,就像鳥有翅膀不能飛,反而被迫著要用細細的腳走路一樣。〈鴿子的故事〉便反映了當時無奈的心情,也想為這樣的困境找出路。
  這兩個故事,寫作的時地相差很遠,角色截然不同,情節安排也無雷同之處,但是當我把這兩個故事並排著看,卻看到了以前沒覺察到的相似之處。
這兩個故事討論的主題都是關於自我的定位:如何在逆境裡保有自我,肯定自己。這些也的確是我寫作以來一直關切的議題,也是在成長過程中不斷思考的問題。
  寫完故事,要過一段時間,我才能像讀者一樣去感受它。也因此,隔了二十年,我反而比創作當時更能「經驗」這兩個故事。
  〈小紅〉在一九八六年得到《中國時報》人間副刊文學獎,是第一屆也是最後一屆的童話獎。我現在格外珍視這個故事,因為父親喜歡。
  故事發表不久,我接到一位女士的電話。她劈頭便問我該怎麼做一朵半紅半白的康乃馨。我張口結舌,不知該如何回答──因為一切出於想像,我壓根兒沒想過該去實驗一下,看看它的可行性呢。
  我不好意思的問她為什麼要知道。
她說,她的先生有兩個前妻留下的女兒,和她處得很好。姊妹倆看了〈小紅〉,便很想學故事裡的小男孩,做朵一半紅一半白的康乃馨給她。
我聽了,好一會兒說不出話來。
我再怎麼有想像力,也想不出這樣的結局。
孫晴峰
生於臺南麻豆,祖籍江蘇鎮江。臺灣大學森林系畢業,在美國分獲雪城大學教育碩士、波士頓西蒙絲學院兒童文學碩士,以及麻州大學傳播系博士,現任紐約大學專業學院媒體學教授。自大學三年級起,即開始發表童詩、童話和圖畫故事。作品〈小紅〉曾獲《中國時報》文學獎童話首獎,《 * 的故事》獲兒童文學協會金龍獎,《葉子鳥》獲信誼基金會評選委員獎及金鼎獎優良圖書等榮譽。中、英文兒童文學著作及譯作近四十本。

黃怡姿
臺北人,臺北藝術大學美術系畢業。畢業後和先生共組swawa.com工作室,筆名因此沿用至今。
從事插畫工作多年,希望能繼續創作出更多與讀者有共鳴的作品,作品見於各大報。喜歡畫畫,喜歡陶藝,偶爾喜歡動手做做東西。喜歡陽光,卻不喜歡太熱的天氣,現居於美國舊金山灣區。繪有小天下的《追光少年》一書。

作者的話 兩個故事的「故事」
小紅
1、 皺紋紙小紅
2、 有請熨斗!
3、 一半紅一半白
4、 康乃馨

鴿子的故事
1、 不快樂的阿里
2、 農莊裡的新朋友
3、 飛翔不是夢
4、 我自己知道
推薦文 一隻飛行童話鳥  桂文亞

小紅

1、皺紋紙小紅
   
    「你瞧瞧,」活頁紙第一次看見皺紋紙小紅,一臉驚嚇,「瞧瞧她這一身『象皮 』!」
    書店裡的書面紙、信紙、筆記本……全大笑起來。
    「噢,」細白的銅版紙拍拍自己,嬌嬌柔柔的說:「可是,要每一張紙都像我這麼美麗,怎麼可能呢?那是不公平的要求啊。」
  「身為一張紙,不好看沒有關係,」活頁紙說:「像我身上這四個可愛的圓洞,這細細的、藍色的迷人線條,可是學都學不來的。不過,話又說回來,身為一張紙,總得像張紙,把自己打扮得有精神些,怎麼那樣皺皺巴巴的縮成一團?」
  「是啊,」黃色的信紙大聲說:「我看她起碼有兩百歲了,不然怎麼會長那樣多皺紋?」
  小紅委屈的說:「才沒有,人家還不到一歲呢。」
 「啊,可憐的孩子,怎麼長得這樣畸形?」紙們都收起嘲弄的態度,為小紅的不幸感到悲哀。
 「我才不畸形,我爸媽、親戚朋友也都這樣啊。」小紅說。
 「遺傳病,一定是家族遺傳病!」一本大學生用的實驗記錄紙驕傲的宣布。
 「你想,」稿紙小心的問身旁的信紙說:「她那種病會不會傳染?」
 「我沒有病……」小紅氣得大叫起來,聲音把玻璃窗都震得咯咯作響。
 「你再這麼叫下去,喉嚨一定會生病。」厚厚的大詞典說話一向低沉、緩慢,「而且,別人會以為你有精神病,那你就不單有病,而是還有兩種病了。」
 小紅立刻閉嘴。
 「為了你自己好,」活頁紙說:「我建議你去──」
 「死。」細白的銅版紙安靜的說。
    「什麼?」其他的紙驚叫起來:「活頁紙,你怎麼這樣殘忍?」
    「我?我?不是我說的呀!」活頁紙急得滿頭大汗,「我只是要叫她去整容啦!」
    「整容!」
    「是啊,」活頁紙說:「把她醜陋、可怕的皺紋弄平了,她就不會那麼畸形了。」
    「對,這倒是個好主意。」
    「但是怎麼做呢?」信紙問。
    「這個嘛,」活頁紙翻動著自己,有點不好意思的說:「我也不知道。」
    大詞典開口了:「這樣吧,我們都想想該怎麼幫小紅整容。天快亮了,也該睡覺了,等書店打烊的時候再商量。」
    沒一會兒,書店裡就鼾聲四起。只有小紅睡不著。她覺得好孤獨。
    不只是家人朋友不在身邊,而且,她好像忽然掉到一個陌生的、充滿敵意的世界去了。
 從一出生,小紅一直是工廠裡大家稱讚的焦點。
 「嘖,嘖,瞧瞧小紅,摺痕多細緻、多整齊。」
 「顏色長得也好,這麼鮮紅鮮紅的。」
 皺紋紙阿姨們總是這麼說。
 小紅覺得媽媽是最漂亮的,她的全身淺紫,皺紋不是最多,但卻是工廠裡摺痕最深的。小紅喜歡一頭倒進媽媽的懷裡,享受摺痕被壓開的那種柔軟而深陷的感覺。
  而媽媽也最重視身材保養,每天都要把自己細細的疊起來做著「摺疊運動」,好把弄平的摺痕再壓得更深一些。
 一些身材平平扁扁的阿姨常常羨慕的問媽媽:「你是怎麼保養身材的啊?」
 小紅被送到書店前,媽媽臨別時一直叮囑小紅:「我們皺紋紙的特色,就在這一身漂亮的皺紋,你可要小心保持著,別變得平平坦坦,像那些平凡的紙一樣了。」
 媽媽的聲音彷彿仍在耳邊,怎麼世界卻改變了呢?
 「媽媽,媽媽!」小紅痛苦的在心中叫著,終於在疲累中睡著。
 

2、有請熨斗!

    「她該不會得了昏睡病吧?那她可就又多一種病了。」
 小紅一睜眼,看見活頁紙正臉對著臉的對她研究著。
 小紅嚇得一骨碌坐起來,這才發現書店的紙全部圍著她。
 「你睡了一整天啦。」
 「你、你們為什麼圍著我?」小紅問。
 「我們啊,」雪白的銅版紙嬌聲嬌氣的說:「是要幫你整容啦!」
 「我不要──」小紅大叫。
 「別耍脾氣了。你想想,你長得這麼……嗯,『奇怪』,怎麼賣得出去呢?你想一輩子待在這裡是不是?雖然再怎麼整容,也不會像我這麼好看,」活頁紙摸摸自己的臉說:「但總比現在好多了。」
 「是呀。」
 「是呀。」
 「而且,」銅版紙拍拍胸口,「一想到你那一身『象皮』,還跟我住在同一個房間,我都睡不好吔。」
 黃色信紙說:「你也該為我們想想,如果我表哥知道我有個像你這樣的鄰居,我怎麼見他啊?」
 小紅被吵得頭昏,一時沒了主意,就說:「好吧,就聽你們的,可是要怎麼辦呢?」
    「咳,嗯,」大詞典清清喉嚨說:「我詞典裡頭有『熨斗』這個詞,意思是把皺皺的衣服弄平的工具。我想,弄得平衣服,一定也弄得平紙吧?」
 「我知道熨斗是誰!」記帳本很高興的說:「我在主人房間,好幾次看見他用熨斗把衣服弄平。」
 「那熨斗肯不肯幫我們的忙?」
 「我去問問再說。」
 記帳本一會兒就回來了,臉上漾著神祕的笑容,也不理會大家問「怎麼樣?」又過了幾分鐘,他大叫:「有請熨斗!」
 大家屏住呼吸,看見一塊三角形的厚重金屬塊頂著個紅把手,拖著長電線和插頭,慢慢的滑進來。
 他的聲音卻出奇的高八度,不停的說:「我都知道啦,沒問題,沒問題,小事一樁,小事一樁。病人在哪兒?」
 大家一齊轉頭,向小紅一指。「在那兒!」
    熨斗滑近一步,上上下下打量著小紅。「今天可開了眼界了,我還沒看過這麼皺、這麼醜的紙咧。不過,沒問題,沒問題,小事一樁。幫我把插頭插上吧。」
 小紅被大家推到熨斗身邊。熨斗踏在小紅長長的頭髮上,用力壓著。
 大家屏住呼吸。
 小紅叫了起來:「好熱,愈來愈熱了。」
 熨斗說:「別緊張,你那麼皺,要多壓一會兒。我經驗多得很,沒問題,小事一樁。」
 小紅閉上嘴,但一會兒又忍不住了。「哎喲!燙死了。」
 熨斗仍不理。
 旁觀的活頁紙也叫道:「冒煙了!」
    「燒起來了,失火嘍。」大詞典的聲音也不再沉穩,「快把插頭拔掉!快拿水來!」
    大夥兒慌成一團。插頭一拔掉,熨斗就趁亂滑走了。
    噴霧澆花器見義勇為的向小紅直噴水。
    「她、她、她流血了。」銅版紙說完,就暈了過去。
    真的,小紅身上的水混著紅顏料,將桌子染紅了一大片。
    小紅也暈過去了。一醒來,就看見大夥兒圍著她……

(以上摘錄自《小紅,不一樣》)

‧〈小紅〉榮獲《中國時報》文學獎童話首獎
‧2014年好書大家讀年度好書文學讀物組
‧2015臺南兒童文學月優質本土兒童文學書籍
‧〈鴿子的故事〉深入淺出探索生命的價值
‧文化部第37次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推介評選活動入選書單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