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1
陽光不老(新銳卷)(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43元
定  價:NT$258元
優惠價: 75194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本書為第四、五屆在場主義散文獎新銳獎得主的作品選集,全書精選了劉醒龍、張新穎、王開嶺、張銳鋒、蒼耳、葛水平等作家的多篇精彩散文作品。通過散文性和在場精神有機融合的文本展示,力求呈現這個階段漢語散文的最優成果。透過這些作品,不僅可以窺見在場主義散文獎的審美本位和價值指向,也可洞悉在場主義的審美標尺和創作追求,昭示了在場寫作的多種可能性。
    周聞道,本名周仲明,現供職于四川眉山市某部門。文學碩士,作家,經濟專家。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四川省作家協會委員,天涯社區—散文天下首席版主,《在場》雜志主編。漢語寫作第一個自覺的散文流派——在場主義的創始人和代表作家,中國第一位創立文學流派的政府官員。發表作品500余萬字,出版《暫住中國》《國企變法錄》等文學專著13部,330余萬字;財經評論專著3部,100余萬字。先后獲得全國及省市級多項文學獎,作品入選多種年選、選本、大學教材,被上海、湖北、河北、河南、陜西、浙江等省市中學選為高考聯賽試題。
    林賢治、龍應臺、齊邦媛、李娟、張承志、夏榆、資中筠、章詒和、高爾泰、金雁、王鼎鈞、許知遠、畢飛宇、野夫、柴靜、蔣方舟、孫紹振、南帆、范培松、陳劍暉等名家強強聯手,百年一遇的作者陣容,打造史上最強的中國散文讀本叢書。
    被譽為“中國民間文學第一大獎”的在場主義散文獎首次結集,呈現豐盛文化盛宴。
在場主義散文獎五年叢書:
    《星空肖像》柴靜、野夫、蔣方舟、李娟等散文選集
    《黑暗記》夏榆、馮秋子、資中筠散文
    《時光河》齊邦媛、張承志、李娟、筱敏散文
    《大憂傷》林賢治、龍應臺、周曉楓散文
    《家園志》高爾泰、金雁、劉亮程、章詒和、閻連科散文
    《個人史》王鼎鈞、許知遠、畢飛宇、塞壬散文
    《顛覆城堡》孫紹振、南帆、周倫佑、郭小東等散文理論合集
    《空谷傳響》林賢治、齊邦媛、資中筠、高爾泰、王鼎鈞、許知遠等訪談集
    《陽光不老》劉醒龍、張新穎、王開嶺、張銳鋒等散文選集
記錄真相
鷹/王族
第三條河/陳啟文
杰瑪央宗的眼淚/嘎瑪丹增
蘑菇課/胡冬林
迷境/張銳鋒
南方工業生活手記/周齊林
激流與止水/蒼耳
秋瑾:襟抱誰識?/耿立
最后的生命之花/諸榮會

細訴人事
走族/阿微木依蘿
沁河人物/葛水平
此岸/賈夢瑋
記錄真相
鷹/王族
第三條河/陳啟文
杰瑪央宗的眼淚/嘎瑪丹增
蘑菇課/胡冬林
迷境/張銳鋒
南方工業生活手記/周齊林
激流與止水/蒼耳
秋瑾:襟抱誰識?/耿立
最后的生命之花/諸榮會

細訴人事
走族/阿微木依蘿
沁河人物/葛水平
此岸/賈夢瑋
抱著父親回故鄉/劉醒龍
租客/納蘭妙殊
這個叫“霾”的春天/王開嶺
最是文人不自由/王龍
一個村莊的消逝/王月鵬
義寧的源頭/詹谷豐
生長的緩慢與長成后的精彩/張新穎

呼喚更多的文化關懷(代跋)

抱著父親回故鄉 劉醒龍 
  這是我第一次描寫父親。 
  請多包涵。就像小時候, 
  我總是原諒小路中間的那堆牛糞。 
  這是我第一次描寫家鄉。 
  請多包涵。就像小時候, 
  我總是原諒小路中間的那堆牛糞。 
  ——題記 
  抱著父親。 
  我走在回故鄉的路上。 
  一只模模糊糊的小身影,在小路上方自由地飄蕩。 
  田野上自由延伸的小路,左邊散落著一層薄薄的稻草。相同的稻草薄薄地遮蓋著道路右邊,都是為了紀念剛剛過去的收獲季節。茂密的芭茅草,從高及屋檐的頂端開始,枯黃了所有的葉子,只在莖干上偶爾留一點蒼翠,用來記憶狹長的葉片,如何從那個位置上生長出來。就像人們時常惶惑地盯著一棵大樹,猜度自己的家族,如何在樹下的老舊村落里繁衍生息。 
  我很清楚,自己抱過父親次數。哪怕自己是天下最弱智的兒子,哪怕自己存心想弄錯,也不會有出現差錯的可能。因為,這是我平生第一次抱起父親,也是我最后一次抱起父親。 
  父親像一朵朝云,逍遙地飄蕩在我的懷里。童年時代,父親總在外面忙忙碌碌,一年當中見不上幾次,剛剛邁進家門,轉過身來就會消失在租住的農舍外面的梧桐樹下。長大之后,遇到人生中的某個關隘苦苦難渡時,父親一改總是用學名叫我的習慣,忽然一聲聲呼喚著我的乳名,讓我的胸膛感覺到一種從未有過的溫厚。那時的父親,則像是穿堂而過的陣陣晚風。 
  父親像一只圓潤的家鄉魚丸,而且是在遠離江畔湖鄉的大山深處,在滾滾的沸水中,既不浮起,也不沉底,在水體中段舒緩徘徊的那一種。父親曾抱怨我的刀功不力,滿鍋小丸子,能達到如此境界的少之又少。抱著父親,我才明白,能在沸水中保持平靜是何等的性情之美。父親像是一只豐厚的家鄉包面,并且絕對是不離烏林古道兩旁的敦厚人家所制。父親用最后一個夏天,來表達對包面的懷念。那種懷念不止是如癡如醉,更近乎于偏執與狂想。好不容易弄了一碗,父親又將所謂包面撥拉到一邊,對著空蕩蕩的筷子生氣。抱著父親,我才想到,山里手法,山里原料,如何配制大江大湖的氣韻?只有聚集各類面食之所長的家鄉包面,才能撫慰父親五十年離鄉之愁。 
  懷抱中的父親,更像一枚五分硬幣。那是小時候我們的壓歲錢。父親親手遞上的,是堅硬,是柔軟,是渴望,是滿足,如此種種,百般親情,盡在其中。 
  懷抱中的父親,更像一顆砣砣糖。那是小時候我們從父親的手提包里掏出來的,有甜蜜,有芬芳,更有過后長久留存的種種回甘。 
  父親抱過我多少次?我當然不記得。 
  我出生時,父親在大別山中一個叫黃栗樹的地方,任幫助工作的工作隊長。得到消息,他借了一輛自行車,用一天時間,騎行三百里山路趕回家,抱起我時,隨口為我取了一個名字。這是唯一一次由父親親口證實的往日懷抱。父親甚至說,除此以外,他再也沒有抱過我。我不相信這種說法。與天下的父親一樣,男人的本性使得父親盡一切可能,不使自己柔軟的另一面,顯露在兒子面前。所謂有淚不輕彈,所謂有傷不常嘆,所謂膝下有黃金,所謂不受嗟來之食,說的就是父親這一類的男人。所以,父親不記得抱過我多少次,是因為父親不想將女孩子才會看重的情感元素太當回事。 
  頭頂上方的小身影還在飄蕩。 
  我很想將她當做是一顆來自天籟的種子,如蒲公英和狗尾巴草,但她更像父親在山路上騎著自行車的樣子。 
  在父親心里,有比懷抱更重要的東西值得記起。對于一個男人來說,一輩子都在承受父親的責罵,能讓其更有效地錘煉出一付更能夠擔當的肩膀。不必有太多別的想法,憑著正常的思維,就能回憶起,一名男嬰,作為這個家庭的長子,誰會懷疑那些聚于一身的萬千寵愛? 
  抱著父親,我們一起走向回龍山下那個名叫鄭倉的小地方。 
  抱著父親,我還要送父親走上那座沒有名字的小山。 
  鄭倉正南方向這座沒有名字的小山,向來沒有名字。 
  鄉親們說起來,對我是用“你爺爺睡的那山上”一語作為所指,意思是爺爺的歸宿之所。對我堂弟,則是用“你父親小時候睡通宵的那山上”,意思是說我那叔父尚小時夜里乘涼的地方。家鄉之風情,無論是歷史還是現世,無論是家事還是國事,無論是山水還是草木,無論是男女還是老幼,常常用一種固定的默契,取代那些似無必要的煩瑣。譬如,父親會問,你去那山上看過沒有?莽莽山岳,疊疊峰巒,大大小小數不勝數,我們絕對不會弄錯,父親所說的山是哪一座!譬如父親會問,你最近回去過沒有?人生繁復,去來曲折,有情懷而日夜思念的小住之所,有愁緒而揮之不去的長留之地,只比牛毛略少一二,我們也斷斷不會讓情感流落到別處。 
  小山太小,不僅不能稱為峰,甚至連稱其為山也覺得太過分。那山之微不足道,甚至只能叫做“小小山”。因為要帶父親去那里,因為離開太久而缺少對家鄉的默契,那地方就不能沒有名字。像父親給我取名那樣,我在心里給這座小山取名為“小秦嶺”。我將這山想象成季節中的春與秋。父親的人生將在這座山上分成兩個部分,一部分稱為春,一部分叫秋。稱為“春”的這一部分有八十八年之久,叫著“秋”的這一部分,則是無邊無際。就像故鄉小路前頭的田野,近處新苗茁壯,早前稱作谷雨,稍后又有芒種,實實在在有利于打理田間。又如,數日之前的立冬,還有幾天之后的小雪,明明白白提醒要注意正在到來的隆冬。相較遠方天地蒼茫,再用紀年表述,已經毫無意義! 
  我不敢直接用“春秋”稱呼這小山。 
  春秋意義太深遠! 
  春秋場面太宏闊! 
  春秋用心太偉大! 
  春秋用于父親,是一種奢華,是一種冒犯。 
  父親太普通,也太平凡,在我抱起父親前幾天,父親還在掛惦一件衣服,還在操心一點養老金,還在渴望新婚的孫媳何時為這個家族添上男性血脈;甚至還在埋怨那根離手邊超過半尺的拐杖!父親也不是沒有丁點志向,在我抱起父親的前幾天,父親還要一位老友過幾天再來,一起聊一聊“十八大”;還要關心偶爾也會被某些人稱為“老人”的長子,下一步還有什么目標。 
  于是我想,這小山,這小小山,一半是春,一半是秋,正好合為一個“秦”字,為什么不可能叫做“小秦嶺”呢?父親和先于父親回到這山上的親友與鄉親,人人都是半部春秋! 
  那小小身影還在盤旋,不離不棄地跟隨著風,或者是我們。 
  小路彎彎,穿過芭茅草,又是芭茅草。 
  小路長長,這頭是芭茅草,另一頭還是芭茅草。 
  輕輕地走在芭茅草叢中,身邊如同彌漫著父親童年的炊煙,清清淡淡,芬芬芳芳。炊煙是饑餓的天敵,炊煙是溫情的伙伴。而這些只會成為炊煙的芭茅草,同樣既是父親的天敵,又是父親的伙伴。在父親童年的一百種害怕中,毒蛇與馬蜂排在很后的位置,傳說中最令人毛骨悚然的鬼魂,親身遇見過的熒熒鬼火都不是榜上所列的頭名。被父親視為恐怖之最的正是鄭倉垸前垸后,山上山下瘋長著的芭茅草。這家鄉田野上最常見的植物,超越喬木,超越灌木,成為人們在傾心種植的莊稼之外,最大宗物產。八十年前的這個季節,八歲的父親正拿著鐮刀,光手光腳地在小秦嶺下功夫收割芭茅草。這些植物曾經割破少年魯班的手。父親的手與腳也被割破了無數次。少年魯班因此發明了鋸子。父親沒機會發明鋸子了。父親唯一的疑惑是,這些作為家中柴火的植物,為什么非要生長著鋸齒一樣的葉片? 
  芭茅草很長很逶迤,葉片上的鋸齒鋒利依然。懷抱中的父親很安靜,亦步亦趨地由著我,沒有丁點猶豫和畏葸。暖風中的芭茅草,見到久違的故人,免不了也來幾樣曼妙身姿,瑟瑟如塞上秋詞。此時此刻,我不曉得芭茅草與父親再次相逢的感覺。我只清楚,芭茅草用罕有的溫順,輕輕地撫過我的頭發,我的臉頰,我的手臂、胸脯、腰肢和雙腿,還有正在讓我行走的小路。分明是母親八十大壽那天,父親拉著我的手,感覺上有些蒼茫,有些溫厚,更多的是不舍與留戀。 
  冬日初臨,太陽正暖。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