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1
愛的活焰:死亡和黑暗,如花盛開,轉化為愛、光和生命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9252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慶祝聖女大德蘭誕生五百週年新譯本

誠摯感謝
何瑞臣教授(Professor Richard P Hardy)序言推薦
輔仁聖博敏神學院教授房志榮神父 審閱導讀
台大哲學系關永中教授專文導讀
封面攝影:攝影作家范毅舜

◎《攀登加爾默羅山》和《兩種心靈的黑夜》、《愛的活焰》同為十字若望所著,為作者奠定了神祕學家及西班牙文學巨擘的雙重地位。
◎二十世紀最偉大的默觀者、《七重山的作者》多瑪斯‧牟敦(Thomas Merton)稱許十字若望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神祕學神學家」。
◎十字若望是默觀大師,他的著作充滿靈魂與天主的愛情氣息,是真正愛的大師。祈禱是為了與主相知、相愛、相結合,十字若望無疑是個中翹楚。不論是否為基督徒,十字若望都被視為尋求生命更深內涵與意義的嚮導。


《愛的活焰》是聖十字若望晚期的作品,繼《靈歌》之後寫成的。他以燃燒的火焰作為象徵,靈魂完全被聖神的愛火焚化,從燃燒的火焰中爆裂出來愛的活焰。
十字若望深刻地描述了在結合的過程中,聖父、聖子、聖神在靈魂內的工作,所留下的效果,以及靈魂預嚐的天堂榮福。這些是聖十字若望個人默觀經驗的自然流露,他所寫的書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把人帶入天主聖三的懷抱。
深入地探索聖十字若望生命的最後十年,我們不得不對《活焰》書中的字句感動和驚嘆,這些話從他生命流露出來,這個充滿愛的靈魂其實就是若望本人,是他毫無保留的自我剖白,也是他生命的最後見證。這部美麗的《活焰》道盡神人結合的最高境界,關永中教授在序言中稱為「靈修小百科」,何瑞臣教授說:「它包括若望論及靈修旅途的全部教導」,的確,小小的《活焰》,是若望全部著作的完結篇,寫下了淨化的終點,旅途的終點,甚至也可以說,聖女大德蘭的《靈心城堡》最深的住所是第七重住所,若望的《活焰》則是第八重住所。

作者:十字若望Juan de la Cruz,英文寫為John of the Cross,是默觀者、靈修大師、神祕學家、西班牙詩壇巨擘。

1542年生於西班牙,1591年12月14日病逝。1726年受封為聖人,1926年受封為教會聖師。他與聖女大德蘭同時代,二人為天主教加爾默羅聖衣會的共同改革者。
十字若望的父親為富商之後,而母親卻是鄉下孤兒。他的父親為了與母親共結連理,不顧家族勸阻,後遭驅逐並與家族斷絕關係,從此屈從貧寒處境,辛勞操作,養家餬口。父親過世後,家計更加困難,母親於是帶著他和哥哥遷往大城市以謀生活。

九歲起,十字若望接受教育並在修女院協助修女工作;十六、七歲開始在醫院照顧傳染病患,深得院長賞識,並被送進耶穌會學院就讀,接受紮實的人文教育,奠下深厚的古典文學基礎。
二十一歲入加爾默羅聖衣會,二十五歲被祝聖為司鐸。同年他見到了比他年長二十七歲的大德蘭,受到她的感召,與她合作改革修會,使之回歸原初會規的祈禱生活。然而他的同會弟兄卻誤解他,甚至將他監禁起來,在肉體和精神上極其折磨他。雖然如此,長達九個月的牢獄生活不但沒有讓他放棄改革,反而加深了他對天主的熱愛;耶穌基督的苦難與死亡滲透他的生命之中,在此期間他寫下不朽名詩(靈歌),是神祕經驗的極致表達。

十字若望的文學造詣高深,是西班牙文學黃金時代的重要作家之一,著有《兩種心靈的黑夜》、《攀登加爾默羅山》、《愛的活焰》、《靈歌》等。

譯者:加爾默羅聖衣會是一個完全獻身於默觀祈禱的修會,祈禱是修會神恩的根源和焦點。一九五四年,加爾默羅會來台建立會院,目前有二座女隱修院,分別在新竹芎林和台北深坑。一九八一年,加爾默羅男會士開始於新竹建立會院,現今除新竹母院外,增設台北泰山及新加坡會院。

推薦序:

The Living Flame of Love

Forward
聖十字若望是一個對天主不斷懷有望德和信德的人,無論在生命的旅途中,他自覺處於什麼樣的境況。當他被監禁在托利多時,遭逢心靈與身體的困境,儘管他的信德陷入黑暗,他仍然忠信於天主。甚至當他獻出畢生,為革新加爾默羅家庭勞苦奔波之後,在烏貝達臥病臨終時,他知道自己的長上們圖謀把他趕出修會,他對天主和加爾默羅會還是真心誠意。最重要的,他以各種方式,珍視天主的完美禮物,即神性之愛的恩寵--經常落實於人和事。若望留給二十一世紀的我們一個愛(Love)的訊息,這愛終究會征服我們。這就是耶穌基督的訊息,祂的復活告訴我們,愛永遠勝過黑暗與仇恨。若望留給我們的這個訊息,散見在他的所有著作,不過,尤其是在《愛的活焰》中。這首詩和散文註解,是他給所有追隨者的見証--天主一直都愛著我們,渴望帶我們進入聖三的神性生命內。

這首詩於1585年題獻給安納夫人(Dona Ana de Penalosa),她是在俗的女信徒、加爾默羅會的恩人和朋友。由於安納夫人不斷懇求他解釋詩的深意,次年,他開始寫《愛的活焰》第一版本。1586年,他以兩星期的時間完成。這是相當令人驚奇的速效成果,因為他還忙於其他的事。

然而,在他死於1591年12月14日之前的幾個月,在他下到南部,去培紐耶納(La Penuela)暫住時,趁著有多餘的時間,他決定寫第二版本。1586-87年,他重寫《靈歌》,再次編排詩節的次序,並增加幾段詩節,他的重寫《愛的活焰》則更強有力。對於後來閱讀此書的人,他希望這部著作是他的最後見證。他改變了一些措詞,增加一些句子,甚至是加上一整個小節,這是為了強調一些關鍵的重點,盼望讀者閱讀註解時,會牢記不忘。

在序言中,他提醒安納夫人,他所要寫的東西極其深奧,如此受限的人類語言真的無法全然表達。話語有其限度:「凡我所提之事,與本體實相相去甚遠,猶如圖畫之於呈現的實物。」(活焰序.1)而在第二節中,若望給了我們人純真生命的目標。他告訴我們,由於天主的無限美善和愛,我們此時此刻,就是要活天主的生命;天主藉著在我們每日的存有中,使我們度天主的生命,而把祂的家安置在我們內。(活焰序.2)我們成為天主的愛和美善,愈來愈具體化--這一切全是天主的禮物,即恩寵。現在以我們有限的方式,使天主成為有血肉者,這是天主的禮物;整部著作中,這個主題一再地重覆;一切都是恩寵。這一切都是天主在我們內、藉著我們、偕同我們所完成的。

在第一和第二詩節中,若望一次再次地提及,在今世,和天主相愛的這個生命的神奇奧妙。這是個生命的過程,其中伴隨著所有不是天主的黑暗和死亡。那是死於所有阻礙我們得到完全生命的一切,也是對生命(Life)的一個承諾,這生命甚至現在就與天主同在,在天主內,天主也在我們內。在信德內的死亡和黑暗,如花盛開地轉化成愛、光和生命。

第三詩節中,若望談及天主的特質,及人如何神化,和天主合而為一。使我們的生命為所有人而成為天主的化身,這個過程中,我們看見若望建立一個愛人之間的平等:天主與我們。(活焰3.6)這一節結束時,他以天主的口吻對我們所有的人說:「我是妳的,也為了妳,我歡喜於我的所是,為能成為妳的,並把我自己給妳。」(活焰3.6)這是熱情洋溢的詩節,若望論及與天主完全結合的這個渴望和思慕,及為什麼在神婚中,這結合給予的一種滿足,要等到在天主內完全合而為一的生命時,才會在永恆裡給予完全的滿足。接著,他離題旁論,寫了很長的一段講論神師。他在此強調這個事實:天主是主要的行動者,是祂帶領人達到此深度的結合,指導者必須是有知識、謹慎明智和有經驗的人。(活焰3.30)指導者需要聆聽,天主如何帶領人進入默觀和圓滿的神性生命。那麼,她╱他的角色是使這人能聽到和看見天主的工作,因而開放地去接受一切。被天主帶領達到這個結合,祂之對待每一個人,是按照他們的故事,因此是以個別的方式,人與天主結合;在此結合中,這人已成為天主。(活焰3.78)意思是說,從這人所度的生活中,天主可以被看見,因此這人去愛,如同天主在愛,這愛無論在質和量上,都是豐富與大量的,只要這人的境況容許。在愛中,藉著這愛,現在天主被認識、被愛也被珍愛,而且這人如同天主。

第四詩節,是他的註解中最短的部分,可能因為這主題是如此深又無法透徹的奧祕,任何人都無法用人類的話語充分地說明,即使聖十字若望也辦不到。他在此提醒我們,現在一切是在天主內,透過天主而獲知的。(活焰4.5)詩中說的清醒,並非真的天主的清醒,而是我們,是人的醒來。天主在此使人和天主本身平等,如同姊妹和兄弟,如同愛人。天主輕柔地居住和醒來,這人在天主--祂就是愛--內呼吸。這是無可言喻的。

整首詩和註解表達的是愛(Love)的生命。一個人被迷住,成為整全的,自由的,因此在今生今世成為天主;這發生在今生,時時處處透過人、事件和我們做出的選擇而生效。所以,我們為他人而成為天主,我們不能不和天主一起去愛,去使世界燃燒起來,天主從我們內的深處推動我們,天主是愛,祂就住在我內的深處。

聖十字若望的所有散文著作中,這部《愛的活焰》,是應該最先深入閱讀的。因為它包括若望論及靈修旅途的全部教導,經由此一旅途,我們在基督內,在世界上,與天主合而為一。
為此,中文的新譯本使更多的世人,有可能和聖十字若望連結,更重要的是與溫柔的天主結合,祂柔巧的愛,是若望所深知的,且呈現給所有的人。

何瑞臣教授Professor Richard P. Hardy
2014年7月16日加爾默羅山聖母節日
於美國加州舊金山

序言

1. 高貴虔誠的夫人,由於您的請求,解釋這四段詩節,我委實感到有些抗拒之情,因為,這些是極為內在和屬神的事,通常乏辭可陳──由於屬靈之事凌駕感官──我覺得難於述說其本質之一二;也因為,若不是具有親密的心靈,必定無法善論此心靈的親密。由於我缺乏像這樣的親密,致使使本註解延擱至今,現在,天主彷彿已揭示我些微知識,也惠以熱忱。這必是因您的聖善意願所致;或許,由於我為您題寫這些詩節,所以至尊陛下願意我為您註解。

令我鼓舞的,是我確實明白,憑己之力,我之所言必一無價值,何況涉及如此崇高與實質的事理!所以,本註解中所有不好與錯誤之處,全歸於我;也因此,本書遵從羅馬天主教慈母聖教會的審斷與高明指教,謹守聖教法規,沒有人會犯過。本書依據聖經,也這麼認為,讀者明白凡我所提之事,與本體實相相去甚遠,猶如圖畫之於呈現的實物,所以,我將冒昧明言所知。

2. 天主樂於賜給靈魂這麼崇高和奇異的恩惠,不必感到訝異;因為,如果我們仔細思量,祂是天主,且使靈魂如同天主,賜予無限的愛與慈惠,對我們而言,並非不可理解的。因為祂曾說,凡愛祂的人,聖父、聖子和聖神要在他那?作祂們的住所;(若十四23)致使他們生活並居住在聖父、聖子和聖神內,度天主的生命,如同靈魂在這些詩節裡解釋的。

3. 雖然在前面註解的《靈歌》詩節中,我們談到,在今生人能達到成全的最完美等級,亦即在天主內神化,這些詩節談論的是同一神化境界內的愛,這愛具有更深的特質,也更形成全。雖然,這是真的,它們與所說的《靈歌》那些詩節都是同一的神化境界,人也不能超越這個境界,可是假以時日和修行,如我說的,愛能更優質,也更實質。這就好像,雖然火燒透木頭,焚化木頭,且與之結合,更有甚者,當火燒得更熾烈,更長久時,木頭被燒得通紅而燃燒起來,直到發出火光,射出火焰。

4. 須知,此處所說的靈魂已達到這樣的燃燒程度,在愛火內,其內在這麼的被焚化與優質化,她不僅和這個火結合,也在她內射出活的火焰。這就是在這些詩節中,她所感受和所說的,充滿愛的親密與柔巧的甜蜜,在愛的火焰中燃燒,這些詩節也強調產生在她內的某些效果。在本註解中,我要採用過去使用過的格式:先引述全詩;其次,分別列舉各詩節後,附以扼要的解釋;最後列出每一行詩句,並且加以註解。

革拉納達赤足加爾默羅會 十字若望會士

靈魂與天主親密結合時詠唱的詩歌
一、啊!愛的活火焰,
溫柔地觸傷我的靈魂
至深中心點!
既然祢已不再壓抑,
瞬即團圓!若是祢願意:
撕破此紗甜蜜相遇!

二、啊!溫柔的燒灼!
啊!歡愉的傷口!
啊!溫和的手!啊!柔巧的接觸,
永?的生命得以品嘗,
所有的債務全部償還!
經歷死亡,祢以生命變化死亡。

三、啊!火的明燈!
在祢的光輝中,
感覺的深奧穴洞,
昔隱且盲,今放光芒,
完美絕倫地,
一起獻給心愛主溫暖與明光。

四、多麼的溫柔與深情!
祢在我的胸懷裡清醒!
在那裡,祢獨居幽隱;
在祢愉悅的噓氣裡,
幸福與光榮滿溢,
祢多麼柔巧地傾心迷戀我!

推薦序1 《愛的活焰》修訂版引言 房志榮神父S. J.
推薦序2 The Living Flame of Love Forward 何瑞臣教授
推薦序3 寶貴的靈修小百科 關永中教授
譯者導讀 美麗的活焰~十字若望生命的最後見證
譯者的感謝

作者序言
第一詩節
註解第一詩節
第二詩節
註解第二詩節
第三詩節
註解第三詩節
第四詩節
註解第四詩節
〈愛的活焰〉西班牙文與中文對照
《愛的活焰》導論 紀文諾神父O.C.D.
專論:愛的情傷與美的昇華── 與聖十字若望懇談詩心 關永中教授

第一詩節

啊!愛的活火焰,
溫柔地觸傷我的靈魂
至深中心點!
既然祢已不再壓抑,
瞬即團圓!若是祢願意:
撕破此紗甜蜜相遇!

註 解

靈魂已自覺在神性的結合中整個燃燒起來,她的味覺完全沐浴在光榮與愛中,在她的實體極深處,流溢出來的無非是光榮的河流,歡愉滿盈,感到「從她的胸懷流出活水的江河」,天主聖子說過,將在這樣的靈魂內湧流活水的江河,可以說,由於靈魂這麼強有力地在天主內神化,這麼徹底地被天主佔有,盛裝著這麼富裕的恩寵與德行,使得靈魂這麼靠近真福,彷彿只相隔一層薄紗。

當靈魂看見那愛的柔巧火焰,在她內燃燒,每一次襲擊她時,彷彿要以溫柔和威能的光榮顯耀她,如此這般,每一次吞沒和襲擊靈魂時,彷彿就要賜給她永?的生命,快要撕破塵世生命的薄紗,只差一點點,而為了這個一點點,靈魂得不到實質的榮福,她懷著熱烈的渴望告訴火焰,亦即聖神,請祂立即撕破這塵世生命的薄紗,為獲得那甜蜜的相遇,藉此祂真的會通傳所有,亦即每次相遇時,似乎快要賜予的永?榮福和成全。因此,靈魂說:
啊!愛的活火焰!

靈魂為了強調這四段詩節述說的情感與珍視,在全詩中使用這些語詞:「啊」和「多麼」,表示強調深切的愛;每次說出這些語詞,就是表示超乎言詞的內心情境。「啊」表示強烈的渴望,用以說服熱切懇求的事,並且為了這兩個效果,靈魂在本詩節中使用「啊」,表示親密且強調靈魂的極大渴望,說服愛來舒解她。
這愛的火焰是淨配的神靈,也就是聖神,靈魂感到聖神在她內,不僅覺得,如同火在溫柔的愛內燒透和焚化她,而且如我說的,在她內燃燒,迸發火焰;那些火焰,每當倏忽燒起時,使靈魂沐浴在光榮中,也在神性生命的特質中使靈魂更新舒暢。
在神化於愛的靈魂內,聖神的行動是這樣的:祂在靈魂內施行的動作是冒出飛耀閃閃的火焰,這些是愛的灼燃焚燒,在其中,靈魂的意志與火焰結合,無比卓絕地愛著,在愛內和那火焰合而為一。
因此,靈魂的這些愛的動作是極為寶貴,其中一個動作的功勞與價值,比盡其一生卻沒有這種神化的人,所完成的全部事功還要多,無論他可能完成何等的豐功偉業,等等。

習慣與動作,和在愛內焚化與愛的火焰之間的不同是一樣的;恰如燃燒著的木頭,與從木頭中飛躍出來的火焰,兩者間的不同,因為火焰是已存在那?之火的效果。

為此,處在愛之神化境界的靈魂,我們能說,她的平常狀態有如不斷被火襲擊的木頭;而此一靈魂的這些動作,是從愛火中爆裂出來的火焰,結合之火愈熾烈,也就愈猛烈地焚化為火焰,意志的動作在這火焰中結合和上升,在聖神的火焰中神魂超拔、全神貫注,猶如「天使在瑪諾亞獻祭的火焰中上升於天主。」
所以,在這境界中的靈魂不能作出動作,因為聖神主導並推動靈魂朝向一切的動作;為此,她的一切動作都是神性的,因為是經由天主來推動和完成的。

因此,靈魂覺得,每一次燃燒飛躍出這個火焰,都使她懷著神性的風味和特質去愛,這火焰給予她永?的生命,因火焰高舉她進入在天主內的天主行動。
火焰就是言語,是天主在那被煉淨、潔淨且完全灼燃的靈魂內說的話。如達味說的:「祢的言語猛烈地燃燒。」,先知也說:「我的話豈不是像火?」正如天主藉聖若望說的,這些話「就是神,就是生命」;這神與生命被那有耳聆聽的人所領悟,那些靈魂,如我說的,是潔淨和熱愛的靈魂;凡沒有健全的味覺,反而喜愛其他事物的人,不能享受天主言語中的神與生命;的確,天主的言語使他們厭惡反感。
不要因為那些人嘗不到天主的言語,即天主在人內說的,就認定別人也嘗不到,如這裡所說的,聖伯鐸在他的靈魂內嘗到了,那時他對基督說:「主!惟祢有永生的話,我們去投奔誰呢?」還有撒瑪黎雅婦人,由於天主言語的甜蜜,竟使她「忘記了水和水罐」。

因此,這靈魂這麼地靠近天主,在愛的火焰中神化,在其中,通傳給她聖父、聖子和聖神,怎麼能說,享受永?生命的預嘗,是不可置信的事呢?雖然,她並非完美地享受永生,因為今世的境況不許她如此。可是,那聖神在靈魂內燃燒飛躍出火焰,導致的愉悅是這麼崇高,使她明白永恆生命是何滋味。所以,她稱這個火焰是「活的」,並非這火焰不是經常活的,而是因為它造成這樣的效果;它使靈魂靈性地生活於天主內,且以達味所說的方式:「我的心靈與肉軀歡躍於生活的天主。」(詠八三3)達味不是因為必需,才說天主是生活的,因為天主常是生活的,他是為了表示心靈與感官,已經在天主內轉化,以一種生活的方式享受天主,就是品嘗到生活的天主,這就是,天主的生命和永?的生命。達味在此說:「生活的天主」,不是為別的,只因為他活生生地享受天主,雖然未臻完美,卻彷彿隱約地看見永恆的生命。
因此,在這火焰中,靈魂對天主的感受這麼栩栩如生,這麼愉悅和溫柔地享受祂,靈魂說:啊!愛的活火焰!

溫柔地觸傷

意思是:以祢的熱愛溫柔地接觸我。 因為,只要這是神性生命的火焰,以天主的生命溫柔地創傷靈魂;同樣這麼深地創傷和感動靈魂,使她在愛內消解溶化,因為《雅歌》中新娘說的話應驗於她,她這麼地受感動而消溶,所以新娘在那裡說:「愛人一說話,我的靈魂即刻溶化。」(歌五6)因為天主的話語,就是祂在靈魂內產生的效果。

但是,由於靈魂被愛火全然燒灼,在她內沒有留下絲毫可以被創傷之處,又怎麼能說:「火焰創傷她呢?」
這是神奇奧妙的事,正如愛從不愉懶,而是繼續不停地行動,如同火焰,經常處處燃燒飛躍出火焰;至於火焰,它的任務為了激發愛情及使人愉悅而灼傷,在這靈魂內宛如活的火焰,快速地灼傷靈魂的傷處,好似靈巧之愛的最溫柔明輝,喜樂與歡慶地玩耍著愛的藝術與遊戲,如同薛西斯王在王宮中,為艾斯德爾舉行的婚禮盛宴(艾二17)。天主在那?顯示祂的恩寵,揭示祂奇偉的富裕與光榮,因為祂在靈魂內完成《箴言》中所說的:「我天天歡喜愉快,不斷在祂面前歡躍,歡躍於塵寰之間,樂與世人共處。」(箴八30-31)這就是賜給他們我的歡愉。因此,這些傷口是天主的遊戲,是溫柔接觸的火焰,從愛火中一燃燒,立即接觸靈魂,它們不是懶散的。

首先須知,靈魂是精神體,不像定量的身體,有其存有的高低深淺;既然沒有部分,對於其內與外也就無所分別,她沒有定量性深度的等級,全部都是一樣的;因為,不像物質性的身體,能在某處接受光照,比其他地方更多,而是以同一的強弱程度接受光照,如同空氣,受到完全一致的或多或少的光照。
在事物當中,那些我們稱為「至深中心點」的,是指它的存有與能力,以及它的作用與行動能達到的最遠之點,而且不能越過那裡;就像火或石頭,具有必須達到其中心點的自然能力和運動,但是它們不能超越中心點,也不能沒有達到而停留在當中,除非遇到某個對立和猛烈的阻礙。

因此,我們說當石頭落地時,雖然不是在最深的中心點,也多少是在中心點上,因為它是在其中心、活動、行動的範圍內;但是我們不說已達到至深的中心點,因為這是在地球的中心;為此,它經常具有能力、力量和傾向走向更深入,一直達到極端和至深的中心點,只要它前進的障礙被消除;那麼,一旦達到極端,它不再有更多的能力或傾向朝向更遠的行動,我們說它是在至深的中心點。
靈魂的中心點是天主,當她按照其存有的所有能力,及其作用與傾向的力量,達到了天主時,她將會達到她在天主內最後與最深的中心點,她會以全部的能力認識、愛慕和享受天主。當她尚未達到像這樣的地步時,如同在此塵世所發生的,靈魂不能以全部的力量達到天主,雖然靈魂是在她的中心點--亦即天主,藉著恩寵,也藉著祂的通傳,使她處在中心點--,她仍然有更向前進步的行動與力量,也不滿足,雖然是在中心,但並不是在她的至深中心點,因為她還能更深入天主。

那麼,值得注意的是,愛是靈魂深入天主的傾向,也是她邁向天主的力量和能力,因為經由愛使靈魂與天主結合;這樣,她擁有的愛情等級愈高,就愈深入天主,也愈專注於天主。所以,我們能夠說,天主可能達到靈魂的中心有多少,就有多少愛天主的等級,其中一個深似一個;因為一個更強烈的愛,就是一個更具結合力的愛,我們可以這樣瞭解天主聖子說的,「在我父的家?有許多的住所」。
為此,當靈魂處於她的中心--亦即天主,如我們所說的--這就足以使她擁有一級的愛,因為單靠這一級,她藉著恩寵與天主結合。她如果有二級的愛,會在另一個更深的中心與天主結合,全神專注於天主;若是達到三級,她必會全神貫注於第三級;如果達到最後的等級,天主之愛的創傷,將會達到靈魂的最中心與最深的點,這就是按照她全部的存有、能力與德行,按照領受的包容力,神化與淨化她,直到她顯示出如同天主。
所以,當靈魂在此說,愛的火焰創傷她的至深中心點,就是說,只要火焰達到靈魂的實體、能力和力量時,聖神襲擊並創傷她。她這麼說,不是因為想要在此表示,這如同來世對天主的榮福直觀,那麼的實質與完整,因為,雖然靈魂在此塵世的生命中,能達到這麼崇高的成全境界,如這裡所說的,她達不到,也不能達到完美的榮福境界;雖然,或許以被動的方式,天主可能賜給他一些相似的恩惠;不過說這話是為了表明,在這種聖神的通傳中,她感受到大量又豐盈的歡愉與光榮。這個歡愉愈豐盈,愈溫柔,靈魂也愈強有力和實質地被神化,並且凝神專注於天主;由於這樣,彷彿是現世的生命能達到的最深之點(雖然,如我們說的,不是像來世那麼成全),他稱之為至深中心點。

雖然在今生,靈魂擁有的愛德習性(hábito),或許能如同來世那樣成全,不過,今生愛德的作用和福樂,必不會如同來世。雖然在此境界,愛德的作用與福樂增強到如此的地步,極其相似榮福的境界;正是如此的相似性,靈魂才敢說,她那只敢在來世肯定的話,這就是:「我的靈魂至深中心點」。
因為這些事是稀罕的,也是很少有的經驗,極其奧妙,卻不易令人相信,這些就是我們要說的處在此境的靈魂,我不疑惑會有一些人,憑自己的知識無法了解,憑經驗也不知道它們,這些人或許不相信,或認為言過其實,或以為不如其真實的本體。

所以,不應該認為處身在困苦、折磨和種種考驗的火中,被試驗、煉淨和磨難,並且在愛內忠信於天主的靈魂,應驗了天主聖子的許諾是不可置信的。這許諾就是,凡愛祂的人內,至聖榮福聖三要來居住在他內。榮福聖三居住在靈魂內,就是以聖子的智慧,神性地光照她的理智,使她的意志歡欣於聖神,並且在聖父深不可測的溫柔懷抱中,強勢又威能地吞沒她。
如果天主這樣對待某些靈魂,真是祂的作為,應該相信我們說的這個靈魂,對於天主的這些恩惠,不會是落後的;因為目前我們所解釋的,關於聖神在她內施行的活動,遠超過在愛的通傳與神化中所發生的;因為,一個相似熾燃的木炭,而另一個,按照我們已說過的,如同這麼著火的木炭,不只熾烈焚燒,而且射出活的火焰。
因此,這兩種結合--單單愛的結合,及與燃燒的愛結合--多少可比喻為熙雍山上的天主之火,及在耶路撒冷的天主的熔爐,如依撒意亞說的;一個象徵戰鬥的教會,愛德的火還沒有灼燃到極點,另一個象徵和平的直觀,就是勝利的教會,這?的火彷彿在成全的愛中,熾燃燦爛的火爐。
雖然,如我們說的,這個靈魂尚未達到像這麼完美的境界,可是,和另一個普通的結合相比較,這個結合相似熾燃燦爛的熔爐,呈現出更和平、光榮、溫柔的景象,正如火焰比燃燒的木炭更明亮,也更輝耀。
因此,這個靈魂感受到這愛的活焰,栩栩如生,通傳給她所有的美善,因為這神性的愛伴隨一切的事物而來,說:「啊!愛的活火焰,溫柔地創傷!」

這彷彿是說:「啊!熱烈然燒的愛,因祢愛的行動,祢按照我靈魂的最大包容力和力量,愉悅地光榮我;就是說,按照我理智的所有能力與包容力,賜予神性的認識,也按照我意志的最大能力通傳愛情,並在祢神性的接觸和實體的結合中,按照我實體的最大純潔,及我記憶的包容力和寬度,以祢愉悅的洪流,使我靈魂的實體歡愉!
所發生的就是這樣,當這個愛的火焰在靈魂內湧現時,是遠非人能用話語說出的。靈魂的實體與官能(記憶、理智、意志)已被徹底煉淨,如智者說的,神性的實體,以其純潔、深奧、微妙、卓絕,接觸所有的地方,以神性的火焰吞沒靈魂於其內,靈魂被智慧吞沒,沉浸在智慧中時,聖神放射出閃爍的榮福火焰,由於這個火焰如此地柔和,靈魂接著說:
既然祢已不再壓抑

就是說:既然祢已不再折磨我、壓迫我,也不使我疲累,如同先前對待我一般;因為要知道,當靈魂還處在心靈煉淨的階段,就是開始要進入默觀時,天主的火焰並非這麼友善與柔和地對待她,如同處於結合之境的現在。為了解釋這是怎麼回事,我們必須稍微耽擱一下。

關於這事,應該知道,這個愛的神火尚未導入,及一個人在其靈魂的實體,還沒有達到完全的煉淨和純潔之前,這個火焰,亦即聖神,會創傷靈魂, 消除和摧毀惡習的不成全;這正是聖神的活動,祂如此地預備靈魂,為使他達到神性的結合,及在天主內的轉化與愛。

因為要知道,這個後來要光榮靈魂,和靈魂結合的愛火,正是先前以煉淨襲擊他的愛火;同樣,燒透木頭的火,也是開始時襲擊木頭的火,它先以火焰創傷木頭,使之乾燥,剝除不雅的特質,直到木頭完全被燒透,焚化成為火。

神修家稱此為煉淨之路。在煉淨的路途中,靈魂遭受許多的損傷,也感到心靈的沉重痛苦,這通常會流溢到感官,因為這火焰是非常壓抑的。因為在此煉淨的預備中,這個火焰對人並非明亮,而是黑暗--如果有時候,它放射一些光明,只是為了是使靈魂看見,並感受自己的可憐與缺點--;也不是柔和的,而是艱苦的,因為,雖然有時候賦予愛的溫暖,卻伴隨折磨和壓迫;它也不是歡愉,而是乾枯的,雖然有時候,天主以慈善施予一些歡愉,是為加強和鼓舞她,她卻在事情發生的前後,遭受其他很多的磨難;這火焰既不清爽,也不平安,而是焚燒耗盡、爭吵不和,使人因自我認識而沮喪和痛苦;這樣,靈魂不是光榮的,因為,在賜給她認識自我的心靈明光中,她反而是可憐和痛苦的,如耶肋米亞說的:「天主從天降火,深入他的骨骸,並且教導了他。」(哀一13)達味也同樣說:「天主以火鍛練他。」

這時,靈魂的痛苦不能再被誇大,要知道,這幾乎是無異於煉獄的苦。現在我不知道如何表達這壓抑是多麼嚴厲,及她的經歷與感受達到何等地步,天主如此地介入,治癒靈魂的許多毛病,為了給她健康,按照她的毛病,她必須在煉淨和治療中受苦;因為在這裡,多俾亞把魚心放在炭火上,用來解除並驅逐種種的惡神。這樣,所有毛病在這裡,不斷地在光中呈現,把靈魂放在治癒毛病中,就在她的眼前,使她覺察。
先前居住和隱藏在她內的那些軟弱與可憐,之前看不到,也感覺不出,現在因為神性之火的光與熱,使她看到,也感受到;正如木頭的潮溼本不為人所知,等到火燃燒起木頭,滲出了溼氣、煙,爆裂的聲音劈拍作響時,才會被覺察。這正是火焰對不成全的靈魂所做的事。

因為,多麼奧妙的事啊!在靈魂內,這時敵對的雙方起來互相對抗:那些屬靈魂的,起來反抗屬天主的,它們襲擊靈魂;所以,如哲學家說的,對立的雙方靠近時,更形明顯。它們在靈魂的主體內交戰,為了稱王而彼此競逐,就是說:天主極完美的諸德與特性,和靈魂極不完美的習行與特性對戰,靈魂在自身內遭受這兩個極端。

因為,這個火焰是至極的光明,襲擊靈魂時,它的光在靈魂的黑暗中照耀,這黑暗也是至極的,靈魂因此感到自己內來自本性和不良的黑暗,相反超性的光明,她感受不到超性的光明,因為在她內沒有光明,只有黑暗,而黑暗不能勝過光明。
最後,因為這火焰是無限富裕、慈惠和歡愉的,靈魂本身卻極貧乏,什麼美善都沒有,也沒有滿足,在這些富裕、慈惠和歡愉的旁邊,清楚地認識並感覺自己的可憐、貧窮和邪惡,又不明白火焰的富裕、慈惠和歡愉,因為邪惡不包含慈惠,貧窮不包含富裕,等等,要等到火焰完全淨化了靈魂,因火焰的轉化,使她充滿富裕、光榮和歡愉。

這樣,火焰先前是壓抑的,以不可言喻的方式對待靈魂,在她內,互相矛盾的雙方起來爭戰:天主,祂是絕對的成全,與靈魂的所有不成全對立,為的是,使靈魂神化為天主自己,使她柔順、平靜和穩定,如同火開始燒透木頭時那樣。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