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1/1
庫存:1
慈悲城(上)
定  價:NT$240元
優惠價: 79190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慕善從北京回霖市創業,
雖是年輕女性,卻美麗幹練,游刃有餘。
可這樣自信的她,
卻偏偏捲入黑道的恩怨情仇裡,
更讓她震驚的是,
少年時初戀卻不得不分開的情人,
竟搖身一變,成為霖市黑道頭子。

走上黑道這條路,
對陳北堯來說,是命運也是選擇。
他有他不得不走的理由,
而他的智慧、能力與手段,
也讓他很快就能報得大仇,獲得權勢與財富。
可偏偏在這個時候,
心中珍藏的那個少女,那段回憶,竟出現在他的面前。
他究竟該放她走,還是強取豪奪,把她留在自己身邊?

本書特色 

《他來了,請閉眼》、《你和我的傾城時光》、《美人為餡》作者丁墨,
再度以霖市為背景,絢爛黑道羅曼史。

他們相遇在最純潔青春的時光,卻無法相守。
多年後再度相遇,卻在光明與黑暗的兩個世界。
憑藉愛情,他們是否能融去寒冰,擁抱彼此?

 

女性網路文學超人氣大神,其作品文思巧妙大膽,以獨特的甜寵懸愛風格自成一脈,被讀者讚譽:「又甜又刺激,又萌又感動」、「開創了全新的言情小說模式」。所著作品多次橫掃女性網路文學網站年度排行榜冠軍、銷售金榜冠軍,並被多家知名讀者論壇全民票選為年度十佳言情小說冠軍。
代表作:《如果蝸牛有愛情》《他來了,請閉眼》《梟寵》《你和我的傾城時光》等。

《慈悲城》
第一章 美人心計
樓下的形勢十分危急。
簡單工整的廠房正中,是一片光禿禿的水泥地,又白又亮。在日光灼烤下,彷彿絲絲地冒著熱氣。超過五十個年輕男人,手持鐵棍木棍,一臉凶相地站在場地正中。這樣的陣勢,令圍觀人群都捏了一把冷汗。
慕善盯著樓下看了幾分鐘,轉頭問:「徐總,就由著他們鬧?」她問這話時,俏生生地站在窗邊金燦燦的陽光裡,原本就令人動容的美豔容顏更添了幾分朦朧的精緻。
她的語氣有點不可思議,令站在她身旁的中年男人──徐總火氣更大:「這幫混混!流氓!」
慕善一臉的感同身受:「這些混混啊……前幾天還有您辭退的員工來我這裡鬧事──說是人事部告訴他們,您聽了我們的意見,鑽《勞基法》的空子,給他們安排有毒有害的重體力活,試用期滿就解聘……」
徐總一愣,面色沉下來:「沒這回事!我請貴公司做顧問,都是戰略上的大事!慕總妳先坐,我去收拾他們。尾款的事,我們稍後再談。」
看著徐總的身影飛快地消失在走廊裡,慕善微微一笑,權衡片刻,起身下樓。
慕善年初回本省創業,開了家顧問事務所,服務的公司也是良莠不齊。徐氏是家中型企業,卻一直拖著五萬尾款不付。她今天親自上門催討,卻剛好遇到混混來工廠鬧事。
下樓的時候,她想,其實大家都不容易。
白晃晃的水泥地上,陽光刺眼。門口聚集了三三兩兩看熱鬧的路人,還有人停車駐足觀看。
保全和強壯的工人迅速集結,很快就達七八十人,與門口的混混形成對峙。雙方互相叫罵,械鬥一觸即發。
慕善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了幾步。她一身精緻的黑色小西裝,絲襪長腿、黑髮雪膚、烏眉紅唇,十足的花瓶,站在一群藍衣工人間,十分醒目。
很快,舉著「黑心工廠坑害工人」橫幅的混混中,那個穿山寨Armani的老大大肖發現了她。「她是老闆的同夥!」大肖毫不憐香惜玉,親自將慕善從人群中拽出來,丟進己方陣營。幾個年輕人立刻圍上來。
徐總此時正偷偷躲在辦公樓上,遙控著保全隊長,看到這一幕,他也震驚了。他萬萬沒想到慕善會被挾持,內心暗罵這個女人壞事。慕善雖然不是達官顯貴,卻也是北京回來的創業青年,萬一傷到她,事情鬧大,不好收拾。
保全們躊躇著不敢上前。慕善似乎嚇到了,低垂著頭,看不清表情。
看到局面瞬間倒戈,混混頭子大肖得意地大喝:「把欠的工資和醫藥費都補上,我就放人!」
徐總猶豫不決,內心盤算著要不要叫會計去拿錢。
卻沒料到有人在這時火上澆油──一輛賓士車突然衝進院子裡,一個人拉開車門氣勢洶洶地跳下來。
是徐總的小兒子徐遠達。他是典型的暴發戶、富二代,玩車玩股票玩女人。他的飯局,慕善裝傻充愣,十次只去一次。他四處一看,怒了──一幫明顯來自鄉下、打扮土氣的混混,竟然在自家門口鬧事!他想追的慕善,還被他們抓住。
「操你媽!」眼看他就要衝上去,工人們連忙把太子爺抱住、擋住。
慕善遠遠地望著他,遲疑片刻,軟軟的聲音,欲哭無淚般喚了句:「徐少……」
徐遠達之前覺得慕善有點高傲,頗難上手,此時她這一聲無奈的「徐少」,很有低頭的感覺,令徐遠達心頭一蕩。他也不是莽撞的人,剛才的熱血不過是要面子。他想了想,掏出手機。
『周哥!是我,小徐。這邊有點麻煩……沒,就一幫混混鬧事敲詐……是嗎?你就在附近?帶人過來?謝謝!太感謝了!』他故意大聲講話,在場的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他的語氣太囂張太自信,令混混們沉默中顯得有些不安。
徐遠達搬的救兵很快就到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只來了一輛車。那是一輛黑色的BMW760,緩緩地停在工廠外斑駁的樹蔭下,像一片黑色的陰影。
首先下車的,是一個穿著灰色T恤的高大年輕人。他摘下墨鏡,五官深邃,麥色英俊的臉上,掛著懶洋洋的笑容。兩個穿著白襯衫、筆挺西褲的男人,面無表情地跟在他後頭下車,襯衫繃得緊緊的,顯示出結實有力的肌肉。
混混們頓時露出喜悅和輕蔑的神色,大肖卻不知想到什麼,神色有點凝重。
「周哥!」徐遠達朝為首的那人迎上去。周哥安撫地拍了拍徐遠達的肩膀。
BMW的後排似乎還坐著人。周哥低頭對車裡的人說了句什麼,然後漫不經心地對身後兩人道:「辦事。」
那兩個人打開BMW車後車廂,拎出個編織袋,用力一抖,一團東西掉了出來。那是人──竟然是個血肉模糊的人!
有人認得那人的衣服,驚呼,那正是大肖安排在周圍、擋路攔車、拖延員警的混混。
大肖這邊所有人的臉色全變了,他們沒料到對方一言不發就先廢了他們一個人。
在一陣令人難堪的安靜中,那兩個貌不驚人的手下就這麼安安靜靜地走進人群,其中一個走到大肖面前,語氣平淡地問:「你是管事的?」
大肖囁嚅兩聲,其他混混竟然都不敢出聲。有幾個膽子大的吼兩句,聲音竟然有些抖。
幾分鐘後,五十個混混,倒下去七八個。最醒目的是大肖,他爆發出淒厲的慘叫,已被那人踩在腳下,頭擠著地面,幾乎變形,兩隻胳膊也被卸了,軟趴趴地垂在地面,身體其他部分,卻因恐懼而僵直。其餘四十幾個混混又急又怒,卻根本不敢動。事實上,從那個血人被扔到他們面前開始,他們就怕了。打架一旦害怕,再多的人也是輸。
慕善也被周哥的兩個手下拉了出來,帶到一邊站著。
徐遠達興奮地朝混混們罵道:「讓你們鬧事!」看到掉在地上的條幅,狠狠踩了一腳罵道:「老子坑的就是你們這些農民,媽的!」
大肖被拖到周哥面前,已是面無人色。
「哪裡來的?叫什麼?」周哥蹲下,笑嘻嘻地看著他。
「響川縣……大肖。」大肖垂頭喪氣。
「我姓周。」周哥語氣溫和地拍拍他的肩膀,「大肖哥,來城東先跟小弟打聲招呼啊,下次再過界,兩隻手就接不回來了。」
一個小時後,慕善拒絕了徐遠達的殷勤,一臉驚魂未定梨花帶雨,堅持自己開車走了。
車剛離開徐氏沒多久,她立刻抽出面紙,擦乾淚痕,又補好妝,抬頭望著鏡中的女人,鮮活精神。她彎眉一笑。
過了十五分鐘,慕善抵達約定地點,找到停在繁華商場門口的一輛藍色寶來。慕善上了車,司機是個年輕男人,笑著對她說:「效果很好。」
慕善墨黑的大眼一亮:「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沒被人發現吧?」
「妳放心,我剛才一直扮路人,攝影機也藏得很好。」年輕男人瞇著眼笑,「尤其是徐遠達吼的那句『坑的就是你們這些農民』,真是畫龍點睛!城東民營工廠廉價使用農民工、生產條件惡劣早有傳聞,我有信心這一期報導會轟動全市,甚至省裡都可能驚動。」
慕善看他一眼:「見好就收。關於那個『周哥』的部分,最好剪掉。」
他微微一愣,點點頭:「我知道。」
天色全黑的時候,慕善七拐八拐,來到城南一家小診所。
兩個年輕人守在門口,認出慕善,恭敬喊道:「慕小姐。」
這架勢讓慕善有些尷尬,她很淡定地點點頭,走入診所。躺在唯一的一張病床上的,正是剛剛被踩在地上暴打的混混頭目──大肖。
「慕小姐。」大肖掙扎著坐起來。
慕善連忙按住他:「躺著!沒想到徐遠達會叫來黑社會,你受罪了。」
「沒事。那些人我們也惹不起。」大肖咧開嘴笑,「妳的記者朋友拍到了嗎?」
「搞定了。你在家等著看新聞吧。」慕善淡淡地笑了一下,「用不了幾天,徐氏就會把錢給你送上門。」
離開診所後,慕善的心情格外輕鬆。她先給公司秘書打了個電話,讓秘書明天發正式催款通知給徐氏。『對了,記得「隨口」提一提,慕總受了驚嚇,拿出妳看肥皂劇的八卦精神,描述得越淒慘越好。』
『慕總。』秘書嗔怪地答道:『放心,交給我。』
慕善開著車行駛在夜色中,修長如玉的手指輕輕敲著方向盤,嘴角浮現出輕蔑的笑容。
拖欠她的專案款不還?還用她當擋箭牌剋扣工人工資,想搞臭她的名聲?
真黑。
慕善離開後,大肖還處於浴血奮戰之後的激動中。
當初,他聽說幾個兄弟的親戚被徐氏工廠欺騙,投訴到勞資調解委員會,卻因缺少證據而無法起訴。他火冒三丈,在徐氏蹲點之餘,順便叫了幾個兄弟去圍堵為徐氏出謀劃策的慕善。誰知他正穿著拖鞋、褲衩在辦公大樓裡逛,卻被慕善盯著看了半天,最後還被請進了她的辦公室。
大肖原本還沒想好怎麼做,可這個女人卻一臉高深莫測地告訴他──沒事,去鬧。員警?員警最不想管的就是群體案件。派幾個人在路上攔著,讓員警也能順水推舟。等他們趕到,我們的事早辦完了。
就這麼跟這個女人一聯手,轟轟烈烈地鬧了一把。
大肖想著想著,就迷迷糊糊地開始做夢。突然,他猛地一個激靈驚醒,只嚇得魂飛魄散──下午教訓他的兩個白襯衫男,正站在他的床邊,沉著臉,像閻羅一般。而那個周哥,就站在他們身後,笑嘻嘻地看著他。大肖聲音都抖了:「周、周哥,我不會再去城東了……我、我在這裡吊點滴……」
周哥盯著他狼狽的臉,語氣異常溫和:「不好意思,哥今天下手重了,你們的醫藥費,我包了。不過,哥也被你的人打了一拳,他還想操我死了的老娘。」
大肖被周哥的溫柔嚇壞了,連說不用。
周哥笑了笑,聲音一沉:「白天就覺得你們這幫混混不對勁──我老大想知道,你和那個女人在幹什麼?」
老大?周哥還有老大?
大肖這才注意到,周哥身後還坐著個男人,因為診所裡光線很暗,只能看清那個男人穿著西裝,筆直地坐在簡陋的小沙發上。
不怒自威。
大肖哪裡敢瞞?便戰戰兢兢地一五一十都說了。
那個男人一直沉默著,也沒有發問,不知道在想什麼。
周哥眼尖,伸手在大肖襯衫口袋裡一摸,在一堆零錢中找出一張名片,遞給那個男人。
男人接過,這才有了動作。他站起來,走到光亮處,低頭看著名片,修長乾淨的手指,輕輕摩挲過紙張的邊緣。
男人比大肖想像的年輕許多,身材甚至略顯清瘦。當大肖看清他的樣子,心頭微震,只覺得他跟自己見過的任何人都不同,那容顏,那眉眼,竟令他想起冬夜裡一彎乾淨透亮的月亮。當男人抬頭看過來,大肖覺得自己就像泡在冰冷如水的月光裡。
然後,大肖看到那清俊得不像凡人的男人嘴角輕輕一挑,抬起手,將那張皺巴巴的、還沾著血跡的名片,放入了剪裁精良的西裝口袋裡。

從外表看,慕善是個裝飾品般亮閃閃的女人。她身材勁爆、明眸皓齒、妝容精緻,很多人第一眼見到她,都猜想她大概是依靠男人,開家公司玩票,做不得數。
事實上,這個清晨,穿著鬆垮垮的T恤、頭髮亂得像鳥窩的慕善,滿嘴牙膏泡泡站在廁所裡,非常鬱悶地想──如果徐氏的錢還不到帳,下個月給員工們發完工資,自己就要與泡麵為伍了。
好在這天下午會計報告,徐氏的款終於到帳。慕善坐在狹小卻明亮的辦公室裡,神清氣爽。她想了想,吩咐會計拿了一萬塊錢,打電話給大肖。
『慕小姐?』大肖有些意外的感動,『不!不用了,醫藥費夠的,妳太講義氣了!』
大肖的拒絕太堅定,令慕善有些疑惑。詢問了幾句傷勢後,慕善話鋒一轉:『對了,那個周哥……什麼背景?』
大肖囁嚅:『我也不是很清楚。』
慕善心裡「咯登」一下,歎了口氣,軟軟道:『大肖哥,你有事瞞著我,我知道咱倆不算熟,但我自問對你掏心掏肺……』
大肖有點急地打斷她:『慕小姐,我……妳……要小心榕泰集團。我打聽到,周哥是替榕泰辦事。』
晚上八點,慕善坐在幽靜的飯店包廂裡。對面坐著的是董宣城,正是昨天在徐氏偷拍的記者。
董宣城也看著對面的女人。T恤、牛仔褲、素顏、馬尾,笑得胸無城府的樣子,哪像白天那個意志堅韌執意創業的職場女強人。
董宣城一夜沒睡,滿臉鬍渣,眼睛通紅明亮。他歎了口氣道:「慕老大!慕老總!妳也知道我正在趕稿,到底有什麼事,非要面談?我沒時間!」
慕善清淺地笑笑:「哦……沒時間?當初某人求我搞定畢業論文,發誓鞍前馬後在所不辭,原來是我的幻覺。」
董宣城嘿嘿一笑:「妳真損。」
慕善這才滿意,慢悠悠地啜了口茶道:「說說榕泰。」
這個新近崛起的全省第一企業、全國金融投資業和房地產業的超級大鱷。
董宣城神色一正:「這種高門大戶啊……妳想知道什麼?」
基本資訊網上都能找到,慕善既然約他來,顯然是想瞭解更深入的東西。
「他們有多黑?」
「不好說。」董宣城目露精光,「在霖市,最不能惹的,就是榕泰的丁氏父子。」
夜色漸深。
董宣城把自己所知,挑重點告訴了慕善。
榕泰的董事長兼總經理丁默言,娶了年長自己十歲的副市長的親妹妹。他黑白兩道通吃,如今,榕泰已如同盤根錯節的大樹,成為霖市一霸。霖市另一霸是呂家,掌門人是年方三十五歲的呂兆言。明面上,呂家主業放在房地產上,但據傳呂家真正的家底,還是黃賭毒。
兩強對峙,榕泰更占上風。
至於南城顧天朗、北城夏老三,雖然人多勢眾,名氣也大,但都是老一輩混混,又窮又凶,算不上黑社會,與榕泰、呂家根本沒法比。
「妳惹誰都好,千萬別惹丁默言。」董宣城輕蔑地笑笑,「他可是霖市的夜夜新郎,妳這小身板,經不起那老東西折騰。」
慕善神色微動:「五十歲的夜夜新郎?」
董宣城深深地看她一眼:「整個霖市,沒有丁默言得不到的女人。大學教授、警花、來過霖市的明星……不管妳願意還是不願意,呵呵……」
慕善收了笑容。「垃圾。」她的神色冷下來。
「姑奶奶,妳小聲點兒!」董宣城故作緊張地左右看看,惹得慕善莞爾。
董宣城想了想又道:「還有丁珩,榕泰的太子爺、副總經理,他的名聲倒是不錯,年輕能幹。不過,妳也別招惹。」
「小號種馬?」慕善鄙夷。
「丁珩不像他爹一樣濫交,交過的女朋友沒幾個。不過,我有私家消息……」董宣城雙眼一瞇,「我們報社的社花,幾年前跟過他一段時間,後來,她跟人爆料,說丁珩很生猛,每天晚上換著花樣往死裡折騰,她好多天都下不了床。我說難怪當時她總請病假……」
月色明亮,慕善開著車行駛在稀疏的車流裡。
她不覺得榕泰會跟自己有關係,可董宣城的話太直白,令她忍不住邪惡地腦補一些亂七八糟的畫面──一個猥瑣陰險的中年大叔;一個長著巨大性器、渾身肌肉結實、汗水涔涔的黝黑猛男。
令人敬而遠之。
剛把車停在租的公寓樓下,慕善就接到母親的電話。內容毫無意外的是念叨慕善創業的輕率,還有督促她盡快相親。等慕善上了樓、在沙發上坐了半個小時,還聽到母親在低聲埋怨。這種感覺,令慕善感到溫暖,也有些無力的倦怠。她打起精神說了幾句調皮話,哄得母親高興了,這才掛了電話。
至於相親……對於母親提醒她的未來女婿的各種條件──要名牌大學畢業,掙得不能比慕善少,家裡條件不能太差,慕善都滿口答應,心裡卻覺得母親那輩人將愛情想得太輕易。她不想到了年紀就找個「條件」差不多的男人,渾渾噩噩地過一輩子。
如果真要論條件,以她心中那個人為範本,要求並不算高。可這麼多年,她也沒找到一個剛好符合她要求的人。
這晚慕善睡得並不安穩。也許是董宣城的話影響了她,她竟然夢到一個看不清臉的男人,強硬地將自己壓在床上,又重又熱,令她喘不過氣來。早上醒來時,她竟然口乾舌燥。
起床時,她發現昨晚窗戶沒關,房裡居然有極清淡的菸味兒,也許是從窗外飄進來的?
在洗手間裡,她一抬頭,就看到鏡中自己脖子上掛著的老舊項鍊。對現在的她來說,這銀鏈子很廉價,普普通通毫無特色,掛在她深深的鎖骨中間,宛如一道黯淡閃爍的水痕。
她摸向鎖骨上方,那裡隱約有片紅痕,大概是枕頭壓出來的,又像是過敏,不痛不癢,她也沒太在意。
過了幾天,《霖市日報》大幅刊登了董宣城的獨家報導。
當報紙送到徐氏父子辦公室時,兩人目瞪口呆。不過,他們已無暇關注太多──他們很快被勒令停業整頓。
全城議論紛紛。
慕善看著報紙時,打了個清脆漂亮的響指,告訴員工們今晚她請客吃火鍋──辦公室裡歡呼聲一片。
慕善的好心情維持到五天後。
那天下午原本很平靜,一名員工掛了電話,震驚地衝進慕善的辦公室,說剛剛打電話來的是榕泰集團,他們想要合作。
不等慕善開口,整個辦公室都沸騰了──那是榕泰,資產過千億的集團,隨便拔一根毛就夠他們吃一年的。
唯一笑不出來的是慕善。她承認這個誘惑極大,如果真的做成榕泰專案,她就能徹底鹹魚翻身。可她不是看到眼前利益就屁顛屁顛跳下去的女人,她心裡清楚得很──榕泰涉黑,現在規模再大,說不定哪一天就出事。她除非傻了才會去跟這個集團扯上關係。
第二天,她給對方聯絡人去了電話。
聽到她因為人手不夠而婉拒,對方頗有些意外,但也沒作更多勸說,只是笑笑說會向上級匯報。
上級?哪個上級?慕善有點惡毒地想,是夜夜新郎老當益壯,還是野獸太子金槍不倒?
答案在次日早上自行揭曉。
慕善走出家門,剛下樓,腦子裡還在想著給另一個企業的建議書,一陣低沉的引擎聲後,她抬頭看到一輛黑色厚重的凱迪拉克穩穩地停在自己面前。
兩個西裝筆挺的男人下了車,微笑著看著她:「慕小姐,我們老總想見您,煩請您上車。」
車子後座,隱約有個人影。
看著面前孔武有力的壯漢,再瞄一眼「00009」的車牌,慕善神色不變,低頭彎腰鑽進車裡。車裡坐著個年輕男人,他修長的腿交叉疊著,雙手隨意地搭在膝蓋上。
看清他的長相,慕善想到一個成語──活色生香。
黑色襯衫之上,是一張英俊得十分標緻的臉,齊整的短髮、烏黑的濃眉,鼻梁挺闊、唇線柔潤,像一幅色彩勻稱飽滿的畫,每一筆每一劃都著力均勻舒適。或許是下巴的線條有些柔和,又或許是嘴角淺淺的酒窩令這張年輕俊朗的臉隱約平添了幾分不該有的孩子氣。
「嗨,我是丁珩。」他的聲音懶洋洋的,清潤悅耳,漫不經心的態度就像在宣告──此刻世間一切事都不重要,丁太子表露自己的身分,才是最重要的事。
跟想像的有點不同。
慕善神色已經疏淡下來,臉上掛著標準職業的笑容:「丁總,久仰。」久仰你在床上的生猛。
丁珩像是看透了她的客套,又像是洞察了她別有用意的寒暄,他那俊臉微微一揚,雙眸便含了笑,極黑極亮。像極了雜誌封面上優雅而冷漠的年輕男士,又紈褲又蠱惑。他的目光挺認真地打量她的全身,語氣頗有幾分玩味:「在霖市,頭一回有女人拒絕與榕泰的合作。」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