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1/1
庫存:2
慈悲城(下)
定  價:NT$240元
優惠價: 79190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對陳北堯的感情越深,慕善越痛苦。
陳北堯不是好人,
擾亂金融、殺害人命,
即便在黑道老大當中,他還算是有原則的,
但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慕善心中的道德尺度,終究是過不了關。
她打算過了那「三年之約」,
就與他分手,永不再見面。

可陳北堯豈是那麼容易就會放棄的人?
他對慕善的愛情勢在必得,
為了這心尖上的人,
他放下身段,得到她父母的接納,
他費心費力,完成少年時給她的一句玩笑承諾。
為了她,他甚至可以放棄他的帝國,
願意贖罪,願意漂白。
可世事哪有那麼容易?
他們早已深陷其中,難以逃脫……

本書另附番外〈周亞澤〉、〈蕈〉、〈葉微儂〉、〈白安安、張痕天與李誠〉、〈少年陳北堯與慕善〉。

本書特色 

再度以霖市為背景,絢爛黑道羅曼史。

他們相遇在最純潔青春的時光,卻無法相守。
多年後再度相遇,卻在光明與黑暗的兩個世界。
憑藉愛情,他們是否能融去寒冰,擁抱彼此?

 

女性網路文學超人氣大神,其作品文思巧妙大膽,以獨特的甜寵懸愛風格自成一脈,被讀者讚譽:「又甜又刺激,又萌又感動」、「開創了全新的言情小說模式」。所著作品多次橫掃女性網路文學網站年度排行榜冠軍、銷售金榜冠軍,並被多家知名讀者論壇全民票選為年度十佳言情小說冠軍。
代表作:《如果蝸牛有愛情》《他來了,請閉眼》《梟寵》《你和我的傾城時光》等。

第十一章 徹底占有

陳北堯的座車剛離開酒店,蓮花酒店貴賓樓外牆上,一道黑色身影悄無聲息的貼近某扇窗戶。
陳北堯給慕善安排的房間在二十多層,上下懸空,筆直的玻璃牆像一道峭壁,杜絕任何人靠近。可這其中一定不包括蕈。
慕善下身不能移動,躺在床上就著檯燈看書,忽聽到床邊頭頂上方的玻璃窗「喀嚓」一聲輕響,然後就有涼風吹了進來。
她知道窗戶外面裝有鐵網,而且她睡前關了窗。這動靜只令她頭皮發麻,轉頭一看,一個高大身影像棲落的黑鷹,蹲在窗臺上,望著她笑。
慕善手邊就是陳北堯給她的報警器,一按下,門外的保鏢就會衝進來。她手指剛一動,就聽到蕈笑吟吟的說:「想他們死?」
慕善的手不動了,蕈說的沒錯。她心頭驚疑不定,她雖不知道細節,但聽陳北堯說會跟君穆淩談和。難道蕈今晚又想把自己擄了去?她這些天顛簸受辱,全因蕈而起,心裡對他頗有怨恨。此時看到他悄無聲息的落地,大剌剌在沙發坐下。她冷冷道:「我現在不能移動,你要是想綁架我,得到的就是一具屍體。」
蕈看到她的樣子,卻有點驚訝:「妳怎麼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中槍了?」
慕善見他不動手,鬆了口氣問:「你到底有什麼事?」
蕈笑道:「知不知道陳北堯剛剛跟將軍提了什麼要求?他竟然想要我的命!」
慕善不做聲,心想:原來今晚陳北堯是跟將軍見面去了。這個蕈果然是將軍的人。陳北堯想要你的命,你本來就不是好人。
可轉念一想,立刻明白,只怕陳北堯是誤會了自己被蕈欺侮。雖然蕈很可惡,但是陳北堯好不容易與金三角勢力握手言和,如果因為這個蕈大動干戈,太不值得。
蕈察言觀色,忽然笑出聲:「我最不喜歡被人威脅。陳北堯想我死,我就來殺他最心愛的女人。」
這話說得陰冷有力,慕善心頭微驚,卻又想:他殺人一向乾脆,要是想殺我,一進來就會動手。怎麼會扯這麼多廢話?那他到底是想幹什麼?這人從認識第一天開始,就讓人看不透。
「妳還真不怕?」蕈有點好笑的盯著她。其實他今天來,倒真不是想殺她。陳北堯雖然要置他於死地,但也是他劫走慕善在先。他想,要是自己的女人被人帶走,殺對方一千遍都不足惜,所以也就不生氣了。而且他也不會因為誤會衝突,壞了將軍的大事。只是心頭有氣,就想著來找慕善,怎麼給陳北堯點教訓。
他這人無法無天,原本真的懷著把慕善辦了的念頭。但看她中槍臥在床上,哪裡還有興致?況且看到她,想起自己籌謀十年,也不敢殺首領,卻被這個嬌滴滴的女人一槍殺了,以往對她的花瓶死板的印象反而改觀,覺得她骨子裡跟自己很像,覺得很難得。
不過他面上卻不露分毫,站起來,逐漸靠近床邊:「妳喜歡什麼姿勢?」
慕善一時沒反應過來,問:「什麼?」
「做愛啊。」他開始脫襯衫,「陳北堯還有半個小時到,如果妳不願意,也可以當成強姦。」
他語氣輕佻,神色認真。慕善一直覺得他性格乖張,現在真的有點怕了。心想就算保鏢衝進來打不過他,但畢竟人多勢眾,也不至於被他殺了吧。他難道真的要大開殺戒?
「你再動我就叫保鏢。」慕善沉著道。
蕈把襯衫往沙發上一丟,露出麥色結實的胸膛臂膀,指了指:「來,咬一口。」
慕善大敵當前,卻有點哭笑不得。覺得這個蕈怎麼像個孩子,又有點瘋癲。可看著充滿男性氣息的修韌肩膀,肌肉勻稱有力,她怎麼肯咬?
「妳不咬我咬了。」他像頭高大的豹子,忽然探手抓住她的脖子。速度之快,慕善哼都來不及哼一聲,就覺得喉嚨一緊。
他分開腿騎在床上,身子抬起,倒是沒壓到她。他的眸中原本寫滿戲謔,可在近距離盯著她後,忽然沒了笑意,眼神有些暗。
「妳還是很漂亮的。」他說,一低頭,埋進她的肩窩。
慕善吃痛,卻被他捂住嘴,不能發出聲響。他竟然真的結結實實在她肩膀咬了一口,然後沒有其他任何逾矩,身子一躍,跳下了床。
慕善看不到肩上傷口,但看他一臉滿意,知道齒印肯定很深,又氣又怒。他卻在這時從沙發上提起襯衫,往肩膀上一搭。
「陳北堯太陰了,早點甩了他。」他忽然說。
「不關你的事。」
他光著膀子居高臨下看著她:「其實我們將軍不錯,哪天陳北堯死了,妳可以考慮跟將軍。」
慕善索性話都不說了。
蕈看她處處維護陳北堯,沒來由心裡竟然有些惱怒。他想,大概是咬這一口還不夠解氣,得把陳北堯再氣厲害點。想到這裡,他忽然解下手腕上一條不起眼的鏈子,走到慕善面前。
他的速度很快,抓手、套上、鎖緊、放下,一氣呵成毫無停頓。等慕善後怕的抬手一看,手上一道銀色的鏈子,剛好貼著皮膚一圈,不鬆不緊。鏈子看不出什麼質地,雕著細細密密的繁複花紋,頗有異國風情。
「這可是好東西。」蕈笑,「可以殺人。」
慕善皺眉:「你想幹什麼?」她用力脫卻沒效果。
「脫不下來。剪不斷、燒不壞。」蕈笑,「只有我會解。」
「你!」慕善無語。
蕈卻收了笑:「好吧,慕善,這是我送妳的禮物,就當是連累妳到金三角的賠禮。有了這個,全球排名前一百的殺手看到,都不敢動妳。妳信不信?」
「不信!」慕善怒想,全球前一百的殺手跟她有什麼關係?他們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好不好?
蕈頭一回送出自己視若珍寶的東西,卻被她一臉嫌棄。他有點錯愕又有點生氣,轉念一想,卻又哈哈大笑,儘管房間跟外間隔音,這笑聲有點大,外間立刻有了些響動。蕈一點不慌,跳上陽臺,從慕善角度,只看到他輕輕鬆鬆跳了下去。
等保鏢們衝進來一看,大驚失色──外面的鐵網不知被人扔哪裡去了,而夜色中哪裡還有蕈的身影。
在保鏢關切的目光中,慕善下意識抬手擋住脖子上的咬痕,手指又觸到那冰涼的手環,想到陳北堯一會兒就要回來,默然。
蕈雖縱身一躍,卻是抓住從屋頂垂落的鋼索,攀緣而上,而後離開。這些套路他做的很熟,幾分鐘後,就已坐進樓下轎車裡。這裡怎麼說是泰國,難道他還怕陳北堯的人追來?他索性在樓下吃了宵夜才走。
轎車在夜色中穿行,蕈嘴角含笑。
這幾天他的心情著實不錯。首先是將軍全面佔領首領的地盤,多年籌謀一舉成功;其次是他不必再隱瞞身分,儘管他藝高膽大,但多年來,雙重身分始終令他的神經緊繃著。如今得到緩解,竟然又新奇又不習慣。
將軍在前些天授予他少校軍銜時,只說了一句話:「蕈,你今後不必再殺人。」
不必再殺人啊!他看著天上稀疏的星子,想起多年來首領在金三角的暴戾苛刻,想起君穆淩改善農民生活的承諾,也想起了過勞而死的父親,和十六歲就被士兵帶走再也沒回來過的姐姐。
最後,他想起自己隨隨便便就把代表「蕈」的信物送給了慕善。也許將來慕善真的派的上用場,那他這樣其實算救人吧?他在心裡冷笑,難道我他媽的是個好人?

蕈走後不到十五分鐘,陳北堯就冷著臉上了樓。看到外間的保鏢們個個一臉灰敗如臨大敵,他笑笑,拍拍其中一個的肩膀,讓他們早點休息。
陳北堯走進去時,慕善神色倒平和,還拿了書在看。陳北堯傷勢沒痊癒,在旁邊躺椅坐下,看著她:「沒事吧?」
慕善抬起一隻手給他看那條鏈子,又拉開領子指給他看,然後道:「你別在意。我在金三角幾天,是受了些屈辱。但是沒人讓我……」
她的話沒說完,陳北堯的唇就堵了上來。這幾天顧忌她的傷勢,他的吻一直淺嘗即止。這次卻有點久未出現的兇狠。等她全身都軟了,他才停下,摸摸她的長髮:「明天回霖市。」
慕善看著他不動聲色的樣子,知道他肯定還在生氣。回頭說不定會想什麼辦法懲治蕈。她不關心蕈,卻怕陳北堯在蕈這種殺手手裡吃虧。便道:「其實客觀的想想,蕈這些天,沒給我任何實質性傷害。」
陳北堯笑笑,道:「別想太多,早點休息。我去洗澡。」
聽著浴室稀稀落落的水聲,慕善想:他的主意我改變不了,糾纏無益,還不如岔開話題。
等陳北堯出來了,上了床,兩人都了無睡意。慕善道:「跟我說說你在香港的事。」
陳北堯微微一笑,卻說了件糗事。原來他那時在香港姑姑家暫住,卻牢記血海深仇,一心想加入香港幫會未雨綢繆。誰知好不容易找到傳說中的某大哥的堂口,卻發現大哥早從了良,堂口改成了茶餐廳。他自幼心思深沉,以為大哥是信不過自己,就在茶餐廳打了三個月的工想探明真相。最後大哥過意不去,專門請他喝茶,跟他說自己混不下去才開茶餐廳。
「那香港還有黑幫嗎?」慕善好奇的問。
「有。」陳北堯笑,「不過聽說超過半數古惑仔都從良了,誰能混一輩子?」
慕善聽在耳裡,忍不住想:他這是在暗示,會為了我不再違法嗎?他說他百分之九十九的時間是商人,我看也是。可我最近是怎麼了?為什麼現在想起他殺過的人,沒有以前那麼反感?是因為我這些天死人看得太多了嗎?還是我的本性,也是自私的?或者,是我變得開始理解他了,理解他只不過身不由己?
她不由得想起自己前些天對他的表白,那時他眼神有點陰霾的問:「知不知道對我說這個,意味著什麼?」她怎麼會不懂他的意思,她說了我愛你,他難道還肯放她走?難道還肯遵守三年之約?可情之所至,她明明比以前還要愛他,再做作又有什麼意義?只是這個局,到底要怎麼解?
陳北堯看她神色有些恍惚,隱約猜到她的想法。他一心步步為營,緩緩圖謀,怕她思慮過多壓力太大,他轉而道:「跟我說說妳。」
慕善重傷未癒中氣不足,就在他懷裡,小聲的說。說起高三被父母送到臨縣叔叔家高考,陳北堯心頭一動,想:難怪我回去幾次,在妳家樓下等半天也沒看到妳。
慕善說她是轉校生原本不受重視,她發了狠第一次月考就全年級第一,讓所有輕視的人刮目相看。陳北堯摸摸她的臉說:「妳一直很聰明。」慕善有些得意的笑,卻沒說後來有認識的人傳開她早戀行為不檢的流言,又因為有不少人給她送情書,害得她被班主任叫去意味深長的訓話,那段時間不少優等生看她的眼神都是意味不明的。
慕善又說大學時不太認真學習,經常在寢室追連續劇;還說大家一到考試就通宵自習,也挺有意思;還說軍訓的時候有哲學系的女生喜歡穿著內衣在窗口看風景,驚得教官面紅耳赤奪路而逃……陳北堯不禁失笑,心裡卻想,她大學時比高中過得快樂很多。
後來說起工作。慕善當時不肯依父母保送研究所,也不肯考公務員,執意找工作。她那時覺得世界開闊,她想去很多地方,見很多優秀的人,於是就過五關斬六將,應聘成為知名外企的管理培訓生。
「於是從此過上做牛做馬的生活……」慕善歎息道,「那時可真是忙啊,比我後來回霖市創業還忙。週末從來沒想過休息,新人啊,什麼都很緊張,只是想著專案還有那麼沒做好……沒人要我加班,我跟同事自己跑去加班。雖然很累,可是很充實。不過……其實跟你也有點關係,那時候覺得這輩子不可能跟你在一起了,好像再忙再累,也沒什麼所謂。」
陳北堯聽到這裡,沉默半晌。
他一直覺得自己能給慕善最好的一切,況且她又深愛他,這樣對她才是最好的。而現在聽她講完,他卻發現她的八年,遠比他的精彩,遠比他的生氣勃勃。
他開始意識到,如果跟他在一起,她其實要放棄很多東西。她再不可能像以前那樣,天南海北的走;不可能像跟她同樣優秀的女人一樣,一步步走向職業的巔峰。他的女人,一個涉黑商人的女人,勢必以他為中心,以家庭為中心;勢必被他妥善保護珍藏,而不是自由飛翔。
慕善見他沉默,想起他自十八歲就開始準備報仇,畢業後又進入榕泰,只怕一分鐘恨不得拆成兩分鐘用,哪會有她這樣正常人的經歷心境?這微微令她有些心疼,自嘲道:「其實本來,我也會跟其他大學同學差不多的,要麼爬到個高點的職位;要麼運氣好點,自己的公司能開大點,這輩子也就這麼著了。是有點無聊啊?」
陳北堯的神色很平靜,瞳仁沉黑似有暗光,道:「怎麼會無聊?後來呢?妳是怎麼做上專案經理的?」
慕善說起專業如數家珍,只是夜色已深,說著說著,她就迷迷糊糊睡著了。陳北堯看著她,心頭有隱隱的愧疚感。可這份愧疚不會令他想到放手,只會令他心頭泛起寵愛憐惜的衝動。
她的臉在月光下晶瑩如玉,紅唇嬌豔,每一寸在他眼裡都完美得不可思議,看上一眼就令他怦然心動,抑不住的想要親近,想要占有,想要讓她徹底屬於自己。
他也累了,模模糊糊的想:怎麼樣才算徹底?結婚?生孩子?擁有她的身體和心?
不,那遠遠不夠。
只有跟她一起老死,她是他的女人,一天都不少,才算徹底的占有。

對慕善來說,回到霖市,就好像回到了人間。
飛機降落在熟悉的停機坪。看著匆忙的旅客一臉平靜,看著霖市的夜色溫柔而清冷,再沒有亞熱帶的濕熱難耐,也沒有一望無際的罌粟赤紅如海,慕善長長鬆了口氣。
慕善還不能久坐,到了家中就被陳北堯打橫抱起,放在床上。她想的第一件事就是給父母打電話。
可這個電話打得不痛快。儘管陳北堯心細如髮,去金三角前就給他們去過電話,謊稱慕善去美國交流,誰料一晃兩個月過去。
父母在那頭很不高興,母親甚至對陳北堯也頗有微詞──他們兩個都聯繫不上。慕善哪裡能說真相?只能低聲認錯,又說了幾句調皮話哄母親開心。到底是獨生愛女,母親很快笑起來,千叮萬囑慕善注意身體。
陳北堯一直在邊上聽著,大概有半個小時,忽地伸手跟慕善要電話。慕善剛說了個「小陳跟你們講話」,電話就被他拿去。他面帶笑容嗓音柔和,拿著電話就去了客廳。過了一會兒他走回房間,淡道:「妳身體沒好,以後不要講太久。」
慕善一聽,有些好笑:昨晚說了半宿話,他也沒阻止。怎麼今天開始管這個了?
陳北堯看到她眼中的調侃神色,卻只是微微一笑,低聲哄道:「我去洗澡,妳休息會。」
慕善伸手:「電話。」
陳北堯不動:「給誰打?」
「公司同事。我『消失』這麼久,還不知道亂成什麼樣子。」
「不會亂。」陳北堯摸摸她的頭髮,「我一直讓劉銘揚看著妳的公司。今天好好休息,明天再打。」
慕善有點驚訝──他竟然連這個都想到了。劉銘揚是職業經理人,替她盯著公司應該不會有問題。
第二天慕善醒了就給公司去了電話。聽到她的聲音,大家都很高興,連聲問她是不是去度蜜月了或者是懷孕了。慕善問了公司近況,劉銘揚果真每天在她的公司辦公,替她裁決大小事項。慕善又好氣又好笑,道:「你們就這麼放心聽他的?」
那頭的員工驚訝道:「慕總,陳少的秘書專門陪他過來的。而且陳少還跟我們電話會議過,說咱們公司任何事,陳氏會鼎力相助。他說妳身體不太舒服,讓大家安心幹。我們想陳氏這麼大的公司,他又是妳未婚夫──陳少是這麼說的,我們怎麼還會懷疑?哈哈老大,妳真的沒懷孕?大家都說是陳少把妳金屋藏嬌了……」
慕善沉默片刻,笑著說只是生病了。又讓員工全部集合,跟他們簡短的電話會議。她向所有人致歉,並說等身體好之後會早點打理公司事務。眾人都很關心,說過兩天來看她。
掛了電話,慕善心裡很感動。她忍不住想:當日情況那麼危急,他竟然還能顧及到這些細節?她都替他感覺到累。
陳北堯身體恢復得較快,雖然沒回公司上班,白天卻幾乎全在書房辦公。吃午飯的時候,慕善忍不住多看他幾眼。他一回來就千頭萬緒,無數的電話要打,吃飯時都不能消停。好不容易放下電話,抬眸看到她關切神色,他微微一笑:「看我幹什麼?」
「你沒完全好,不要太累。」
兩人重逢以來,除了金三角的生死關頭,她何時對他這麼溫柔關切過?陳北堯只覺得心頭一蕩,想:她這麼關心我,應該是不會離開了。
他點頭:「一些必須回覆的電話。下午醫生來給妳拆線,我關機陪妳。」
慕善在曼谷已休養了一段時間,傷口恢復得不錯。下午醫生來了之後,替她仔細檢查一番,又拆去繃帶。傷口已經痊癒,只是小腹上多了個永遠已無法除去的小疤。
醫生囑咐陳北堯和慕善,她的傷口還要觀察一段,不可以劇烈運動,飲食仍需忌口。陳北堯把醫生送出去,又仔仔細細問了十多分鐘,才回到房間。
他回房間時,慕善正掀開睡衣,怔怔看著那道還有些鮮紅的疤痕。她笑笑:「我真沒想過,自己這輩子會中槍。」說出這句話時,她心頭一怔──似乎以前她也說過類似的話。是了,她想起來了。曾經她對葉微儂說過,她從沒想過自己會有未成年墮胎這樣的經歷。
好像她這輩子所有脫離正軌的行為,都跟他有關。她卻甘之若飴。
陳北堯垂眸在床邊坐下。他一直覺得她的身體每一寸都很美。現在看著那小巧玲瓏的肚臍下,平坦的小腹光滑柔韌。微微向下滑落的內褲邊緣,隱約露出女性飽滿幽深的線條輪廓。而那道鮮紅的小疤,毫無疑問破壞了這光潔如玉的美景。只是想到這個傷口是因為他留下的,永遠留在她身體上面,他心疼之餘,竟覺得那疤痕也是極美的。
他忍了忍,還是沒忍住。就這麼伸手過去,沿著那小小的傷口撫摸。他冰涼的指尖觸到她的皮膚時,她微微一顫。陳北堯抬眸看她一眼,便一隻手握住她的手,另一隻手扶著她的大腿根部,低下了頭。
溫柔而乾燥的唇,沿著她的傷口一點點吻著。他很想伸出舌頭舔,卻又怕影響傷口恢復。於是與其說是吻,還不如說他在蹭在聞。他沉黑的雙眸一直盯著她,唇卻有點著了魔似的一遍遍留戀著。
慕善從沒見過他這樣的表情言行,與平日的溫柔或強勢都不同。好像有一點點自我沉溺的癡迷,又透著某種飽含欲望的忍耐。是的,欲望,並不是性慾,他的眼中甚至不帶一絲情慾。只是一種很強烈很危險的占有欲望──慕善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好像他此刻的動作越輕柔越克制,更襯托得他的欲念越深。
這種感覺令她稍微有點不安,又有點說不出的心疼。
過了好幾分鐘,只令慕善身體都尷尬的有了反應。他才好像親吻夠了。替她把內褲穿好,又把睡衣拉下來,然後摸著她的臉,聲音顯得格外低沉:「妳好美。」
略帶讚歎的語氣,依然透著隱忍的迷戀,只令慕善心頭怦怦直跳。只覺得陳北堯對自己的感情,好像跟她原先設想得不太一樣。一時也說不出哪裡不一樣。
不過她很快沒精力注意這個,因為陳北堯在她身後躺下,灼熱的下身就抵住了她的腰。這讓她發現了自己之前的想法有些錯誤──男人對女人的欲念,怎麼可能與性分開?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