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息影天后(簡體書)
  • 息影天后(簡體書)

  • ISBN13:9787201090498
  • 出版社:天津人民出版社
  • 作者:顧蘇
  • 裝訂/頁數:平裝/272頁
  • 規格:23.5cm*16.8cm (高/寬)
  • 版次:1
  • 出版日:2015/05/01
人民幣定價:26.8元
定  價:NT$161元
優惠價: 87140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在走投無路時,她賣身給了娛樂星公司,為了走紅,昧著良心炒作緋聞,蔣大BOSS卻一句話把她拍死:“想要做我女朋友,你還不夠格。”
 
誰知再次上頭條,狗仔隊說她劈腿了!
 
面對強勁對手男明星,蔣大BOSS發話了:“她是我的人,通通放手讓我來!”
 
從此以後,她成了他名義上的女朋友,他給她配保鏢,接送上下班,還為了她在頒獎典禮和人大打出手。
可是這樣還不夠,她居然落跑了!她是蠢得沒邊了,才想要和他鬥!智!鬥!勇!
顧蘇,言情小說作家,天秤座,嚮往心底溫暖及和平善良。寫作風格多變,可賣萌可惆悵,可無下限抽風,也可深情款款虐你到死。已出版暢銷圖書《師父,不甜不要錢》、《誤上賊船》、《全世界只有一抹微光》等。
編輯推薦
夢幻言情品牌“糖果坊”年中巨獻!
擁有三流演技的二流演員VS酷帥狂霸拽的娛樂公司大BOSS,史上最爆笑勵志的娛樂圈成才之路!
繼《師父,不甜不要錢》《誤上賊船》後,五星萌文作者顧蘇又一萌戀之作!
傳說娛樂圈裡只要和大BOSS蔣洛彥扯上關係,就能夠一炮而紅,各路女明星模特前赴後繼的洪湖水浪打浪,都被拍死在沙灘上。
林藝可也想長江後浪推前浪,在抗爭與被壓之間,到底是從,還是不從?
第一章 人生比戲精彩\1
第二章 想被喜歡?你沒資格!\18
第三章 他們果然有關係\40
第四章 劇情急轉直下三千尺\64
第五章 相公,你草菅人命啊?\88
第六章 蔣大老闆演得一手好戲\109
第七章 我要你試著吻我\134
第八章 敵人的敵人就是盟友\165
第九章 情場失意,事業得意?\185
第十章 皇上,臣妾做不到啊\210
第十一章 出國擔任CEO,迎娶高富帥,走向人生巔峰\229
第十二章 我決定懲罰你\247
人生比戲精彩
  韓國首爾,我是一名普通的韓國演員。
  面前人流湧動,無數的閃光燈亮起,對著我拍,幾乎閃瞎了我的眼。
  我難以抑制內心的激動,因為韓信宏是我最崇拜最想一起合作的男演員。幸運的是,他是這部劇的男主角。
  我,充其量是個一流演藝公司裡,擁有三流演技的二流演員。
  今天是我第一次當女主角。
  鎂光燈暖暖地照耀在我的身上,我和我最喜歡的男演員要演對手戲了,我們要演情侶、演夫妻,這本該是天底下最圓滿的事情。
  連經紀人何珍珍都對我說,娛樂星公司蔣大老闆這回對我是真不錯,不僅給我爭取了女主演的演出名額,還給了我和偶像一起拍戲的機會。
  按照她那個說法,我真應該對蔣洛彥那孫子感恩戴德山呼萬歲。
  可半個月前,當我拿到這部戲的劇本時,我真想把劇本摔到蔣洛彥臉上。
  劇本上,紅色的《韋小寶傳奇》幾個大字光耀其上,還是從中國買的版權及改編權。
  不用問,大明星韓信宏扮演的是韋小寶,我扮演的是韋小寶其中一個老婆。是的,你們沒有猜錯,除了我之外,這部戲還有其餘六個女主演。故事的最後,韋小寶在經歷了山重水複疑無路之後,柳暗花明又一村地抱著他的七個老婆,過著神仙眷侶一樣的生活。
  演,還是不演,演變成了比先有雞還是先有蛋更難的問題,在那一刻,我簡直被生活折磨得淚流滿面。編劇,你有病啊!
  回憶結束,鎂光燈照在臉上,我扮出世界上最美妙的笑容。我,新晉女演員林藝可,仍舊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主演。
  新劇發佈會肯定是世界上最無聊的東西,因為在發佈會上,從來不會說起和劇情有關的東西。
  在發佈會前,經紀人何珍珍小姐,就向我灌輸了這麼一個真理:整個發佈會,只會圍繞一個焦點來發問,那就是主演們的緋聞。
  打個比方來說,如果主演剛好是一男一女,那麼記者們會說,兩個主演在演戲途中擦出了愛的火花,戲裡戲外都有情,如果剛好是兩女一男,那麼記者們會說,兩個女主角為了男主角爭得頭破血流,從戲裡爭到了戲外,不和傳言頓時喧囂塵上劍拔弩張,如果只有兩個男主演,那麼記者們會炒作說,噢,他們打起來了。
  此時此刻,在這個激動人心的時候,記者們迅速地搶佔最佳位置,拿著麥克風對著臺上的主演們狂轟濫炸,問的問題大多是屬於尖酸刻薄型,就是為了把主演們最糗最難以啟齒的事情發揚光大,以博取明天最佳版面。
  很不巧的,今天記者們的焦點全在於我,他們的熱情,實在出乎我的意料,長槍短炮通通對著我,問題像潮水一樣地湧來。
  《S週刊》的余姓記者發問:“林藝可小姐,請問你什麼時候和蔣洛彥先生結婚呢?”
  B新刊的卜記者問:“林藝可小姐,請問數月前,因為拍攝《白衣天使》一戲,聽聞你被演對手戲的圈內一姐F女星掌摑,是否確有此事?請問你怎麼回應這樣的傳聞呢?”
  C刊物的發言人說:“林藝可小姐,請問現在你的身體感覺怎樣,還有去醫院裡複查嗎?”
  諸如此類,滔滔不絕的尖銳問題像江水一般向我湧來。
  但我已經不是彼時的小白兔了,面對這撥潮水,我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拿起麥克風微微一笑道:“我私人的感情狀態如何,是否有被掌摑,身體如何,看完《韋小寶傳奇》,到時你們的所有問題都會迎刃而解的!”
  記者鍥而不捨,紛紛追問:“林藝可小姐都沒有正面回答我們的問題呢!”
  我繼續巧笑嫣然:“女演員的身體狀況和感情狀況是騙不了人的,也騙不了攝影機,大家如果真的感興趣的話,多看看我的新戲嘛。不過今天是新劇發佈會,我還是希望大家還是把關注的重點放在戲裡面,繼續支持我們劇組!也歡迎電視機前的觀眾準時收看《韋小寶傳奇》!”
  回到後臺,何珍珍那廝居然用崇拜的眼神望著我。開什麼玩笑,連這樣的問題都解決不了,我還是資深女演員嗎?
  我很無奈地和她大眼對小眼:“何珍珍!拜託你看看別人家的經紀人,可都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給明星遮風擋雨、推掉所有問題的,哪有像你一樣,自己偷偷從後門溜走的!”
  何珍珍的確是一個不合格的經紀人,她總是在我被記者難住的時候,自己跑回後臺。還有,我有一句話說對了,何珍珍這廝真的是走後門來的,我們是大學同個寢室的同學。
  當年,我讀的是編劇專業,何珍珍讀的是表演專業,我們兩人禍害的方式不同,卻又殊途同歸。當我漂泊無依,只能當跑龍套的時候,她收留了無家可歸的我,在我混得風生水起時,我請求老闆蔣洛彥讓她在我身邊擔任我的專屬經紀人。
  之後我混得尚可,何珍珍卻開始恐懼鏡頭,並且推掉了我為她爭取的表演機會。用她的話來說,當時在演戲這條路上跌得太狠,留有後遺症了,現在一看到鏡頭,就感覺害怕,像是會被鏡頭生吞活剝。
  何珍珍此話不假,道出了所有女演員的心酸,我也深有同感。並不是所有演員的演藝事業都是一帆風順無波無痕的,有的人在康莊大道上撒丫子亂跑,一炮而紅,紅了一輩子,一輩子吃穿不愁,可也有人誤入歧途,走得坎坷,走得驚心動魄。
  我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夠演上檯面的角色的。
  三年前我剛和娛樂星公司簽約,新人出道,娛樂星公司把我和其他十幾個幸運兒送去了國外參加培訓,實施他們的造星計畫。回國後,我很傻很天真地以為能夠放開手腳大幹一場,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可是面對大夥都說的娛樂圈,我卻始終找不到圈在哪裡。
  在出道兩年以來,我始終徘徊在圈裡圈外,在此期間,我大大小小接了不少跑龍套的活兒。吊威亞的武打替身戲我接過,拿著杯子碟子碗筷的丫頭下人的戲我也接過,扮作在街上溜達扮演無名人士的,我演了不下兩百次。
  本來,那些危險的行當,不是我這樣毫無功底的女演員可以接的角色,但我比其他人都想出名,比其他人都能吃苦,只要是別人不接的,我通通都接了。
  我的機遇就在上部戲,拍《白衣天使》時產生的。我的角色是一名小護士,因為和護士長鬧了矛盾,被護士長掌摑。
  護士長的扮演者是當今演藝圈的一線女星,方思佳。方思佳比我年長十多歲,但是演藝事業已經發展得如火如荼,是聞名遐邇的女星。但有一個毛病,就是架子足,火氣大,很喜歡對新人發脾氣找茬,很不好伺候就是了。拍攝當天,我就親眼看見她對著另一個新人發脾氣,把熱水往她身上潑,我在旁邊好心說了幾句,得了,方思佳姐姐放話了,讓我在劇組裡別想有好日子過。
  當我好死不死地堵上方思佳的槍口,我才發現,方姐姐的爆發力是驚人的,在拍攝現場,她一共讓導演重拍了二十多次,一共扇了我的臉蛋六十多次……
  拍攝完,也不知道是攝製組裡的誰把這件事捅了出去,方思佳本來就因為欺負新人的名字就更加亮堂了,而我作為被她欺負的新人,也以L姓新人隱姓埋名地出現在報導中。
  報導裡說,F女星恃寵而驕,在劇組裡頭根本不把新人當人看,L新人被一線大姐F掌摑得臉都紅了,這直接導致《白衣天使》這個段落未播之前,先在網路上走紅。
  可惜我不是因為被方思佳掌摑才紅的,我是因為和蔣洛彥的緋聞火的。
  娛樂圈裡到現在還流傳著一個又一個神話,總有三流小明星,靠著和知名人士炒作緋聞走紅,這同時也是娛樂圈的一個運作機制,捧紅人的不二法寶。
  歷史總是有驚人的相似,但如果只是單純炒作我和老闆蔣洛彥的緋聞的話,我是不可能像現在這樣,紅得發紫,紅得能夠擔任韓信宏的女主角的。
  在被方思佳掌摑之後,我的臉腫得像個豬頭,應該上的片段全部被導演剪掉了,在這個風口浪尖,何珍珍這個坑爹的經紀人終於想出了一個她一輩子也想不出來的好主意,那就是讓我生病住院,一是診治我的大腫臉,二是避過這個風頭。
  而當時我的情況,也是沒辦法繼續拍攝的,我接受了何珍珍的建議入住醫院。
  可是我們低估了這次風波,在我住院期間,各大報紙雜誌通通派出精兵強將,對醫院進行了慘無人道的圍堵。所謂欲蓋彌彰,越要蓋住,越是蓋不住。
  醫院裡整天有打扮奇怪的拿著相機人士出沒,我在醫院裡頭放風成為了一種奢望,每當落日餘暉落下來的時候,我總要為明天要變裝成什麼而苦惱。
  最讓我後悔的一次,我口戴口罩,頭戴羊毛帽,一邊呼吸著醫院的消毒藥水味,一邊在人來人往的醫院走廊裡得意揚揚地走來走去。
  那天看病的人有點多,我就放鬆了警惕,走到皮膚科的時候,便看見一個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
  蔣洛彥過來看皮膚科,難道他……有隱疾?
  帶著莫大的八卦氣息,我興致勃勃地喬裝蹭過去瞧,還沒走到醫生身邊,就被蔣洛彥認了出來,真是好失敗。
  他微眯了眯眼:“你是……林藝可?”
  好一副火眼金睛!
  當時距離我簽約娛樂星公司後,我們已經兩年多沒有見,他能夠認出我,還是讓我有點吃驚的。
  不過一思及我因為掌摑風波鬧出的知名度,我暫時把這事解讀為老闆認出了公司裡頭做錯事的三線小明星的事故,於是我不明就裡,拔腿就跑。
  在跑動之餘,我的口罩丟了。
  到現在為止,我也不明白,蔣洛彥平時那麼犀利的一個人,怎麼到了關鍵時刻,就跟著我跑了呢?這只能歸結為,他想要掩護我。
  或者,他想要揍我。
  總而言之,倒楣的他,口罩也丟了。
  狗仔隊的嗅覺甚為靈敏,很快就捕捉到了我們兩個人。
  狗仔A說:“快看!那不是林藝可嗎!”
  狗仔B說:“和她一起跑的男人是誰?他們兩個是從皮膚寇里跑出來的!說不定是染上什麼不可說的病了!快!追上他們!那可是獨家猛料!”
  我在默然無語之下,和蔣洛彥在醫院裡頭奪命狂奔。
  我們兩個人充分發揮我們的主觀能動性,在狗仔隊的圍追堵截之下,順利地跑回了我的病房,並且,很迅速地反鎖了門。
  我一邊大喘氣,一邊很嚴正地警告蔣洛彥,他這樣做,很容易損壞我的名聲,到時候損失的就不僅僅是我自己,而是公司的一大損失了。
  他面色鐵青:“我也沒想到會和你在同一家醫院裡見面。還有,誰讓你跑的?”
  “你說我是掃把星嘍?”我反唇相譏,雖然他是大老闆,但我三年前敢和他叫板,現在也同樣不甘示弱,“我還沒問你為啥去看皮膚科呢,八成是在外頭拈花惹草鬧了皮膚病吧?”
  我說這句話,並非空穴來風。要知道,蔣洛彥現在可是金光閃閃的大人物,要錢有錢,要資源有資源,要身份有身份,要地位有地位,他掌握著娛樂星的生殺大權,他投資什麼,想讓誰當女主角,也不過就是一句話而已。更重要的是,他自己的條件也不錯,長得很合我口味,基本屬於不影響市容市貌,相反還給市容市貌提高標準的那種類型。
  於是在娛樂星公司就職以來,我所聽到的蔣洛彥的風流韻事,那可是用幾部大卡車都裝不下。但他就是從花中過也能片葉不沾身的,誰也沒讓他留過情,反正蔣洛彥這個金剛鑽石王老五,暫時還沒有人能夠從他身上蹭下一點點鑽石就是了。
  很顯然,我的這句猜測,正中了他的下懷,他有點火,掐著我的下巴說:“林藝可,你說什麼呢?”
  那時我本來是站著靠在床邊的,被他這麼一威脅,心裡膽戰心驚的,一個趔趄,腳下不穩就往後靠。誰知道後面就是床,然後也不知道怎麼的,我居然順手就把蔣洛彥給拉了下來。
  他正好靠在我的上方,我們兩個人處於一種既曖昧,又無法言說的姿勢,近似於……
  然後很不巧的,門被狗仔隊攻破了。哢嚓幾下,我們倆那個悲催的姿勢,被永恆地定格了。
  那件事到現在為止,還是狗仔隊歷史上的一座偉大的豐碑,至今無人能超越。
  蔣洛彥半俯身趴著,把我壓在床上的勁爆照片,刊登在《S週刊》上。
  那一周,《S週刊》脫銷了,加印了無數本,照片的版權還賣了N回。
  蔣洛彥本來還想背地裡用100萬收購了那張照片,是我說服了他,說與其用這錢去買照片,不如我們兩個再拍幾張賣個更高的價錢。
  後來收購照片的事情不了了之,我憑著那張照片,成功成為二線女星,成為當仁不讓的當紅炸子雞,接了無數的廣告代言,還有《韋小寶傳奇》。
  片約如雪花般飛來,但我當時只有一個要求,就是男主角韓宏信的,必接!
  其實如果只是公司上司與小明星,那也不是什麼上得了檯面的事情,但這件新聞的勁爆之處在於,我們兩個人是從皮膚寇里落荒而逃跑出來的,所以有關我們兩個人到底是患了什麼病的傳言,頓時喧囂塵上。
  有人說,怪不得蔣大老闆對女人不感冒,原來是因為身患隱疾,L姓女星不顧蔣大老闆身患重病,還能和他在一起,著實勇氣可嘉,敬業精神讓人欽佩。
  還有人說,L姓女星生病住院只是一個幌子,其實是為了夜會蔣大老闆,兩個人自從幾年前就搞在一起了,只是一直沒有報導出來而已,這兩人是真愛啊!
  後來我問了蔣洛彥到底是得了什麼病,能不能對我透露透露。他咬牙切齒道,那天中午他不小心吃了點海鮮,海鮮過敏了。
  我頓時笑得花枝亂顫,蔣大老闆也有弱點,以後我知道該怎麼對他投毒了。
  蔣洛彥黑著臉問我笑什麼,我想他八成以為我是在幸災樂禍,可是很不好意思的是,我擺明瞭就是在幸災樂禍。
  他說:“林藝可,你不會在幸災樂禍吧?”
  我心裡咯噔一下,想說蔣洛彥你果然心如明鏡一般,一下就能透過現象看本質啊。
  他又不懷好意地說:“你別幸災樂禍了,現在我們兩個是一對,我有病,你自然也有病。”
  我被他這一句話說得淚流滿面,我身不由己地上了他的賊船。在那一刻,他不是一個鑽石王老五,而是石油王老五,連心腸都是黑的。
  我可是個活生生的女明星啊!我是個正走在康莊大道上的女明星,我不想要被黑化啊!
  “死蔣洛彥,你還我清白來!”我抵死不從,“不行,我們明天就去開記者會,跟他們說清楚你只是一個普通的皮膚過敏,很快就好。”
  他輕描淡寫道:“哦,你以為狗仔會信?影迷會信?”
  “我們去找那天的醫生,讓他出來說明情況,或者把你的病歷拿出來!”
  蔣洛彥的眼裡像是要噴出火:“我那天還沒來得及看病,就跟你就跑了。”
  我有點無語。“那……你去找個女朋友出來說明一下我們兩的關係其實很純潔?”
  “風口浪尖的,誰想做我女朋友?”
  其實我很想說,就算你身患絕症,也有很多人想當你的女朋友啊……當然這句話我沒敢說,說了我當下就沒命了。
  蔣洛彥頓了頓,黑著臉說:“林藝可,要你當我的緋聞女友,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他的意思很明顯,就是要我去螳臂擋車,給他擋掉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在媒體上幫他粉飾太平。如果有了名義上的女朋友,往後他行事方面就簡單很多。事實上,蔣洛彥作為娛樂星公司的老闆,只要他一句話,有成千上萬的女明星會前赴後繼地上前要求做他的女朋友,哪怕是名義上的。
  其實何珍珍也一直鼓吹我,讓我答應蔣洛彥的要求。她說還等什麼啊,這麼好的機會,別人求都求不到。我只是和蔣洛彥一不小心傳了下緋聞,立馬就有片約和廣告代言,訪談類節目更是接到手軟,排期都排到明年了,這些都是目前可以看見的,往後還不知道身價要往哪裡漲呢。
  說實話,做蔣洛彥名義上的女朋友,我會一夜成名。
  可是我過不了自己那一關。
  我總對自己說,林藝可,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會這樣說的人,那是因為他們的生活,過得不如戲裡面的精彩。
  事實上,我和蔣洛彥的確有更深一層的淵源存在。
  他除了是我的頂頭上司之外,還是我首當其衝的敵人,他把我應有的所有東西都搶走了,我卻不能說一個不字。
  娛樂星公司,本來是我爸爸的產業。
  簡單來說,三年前,蔣洛彥設了一個精密的局,把我爸爸騙到裡頭,最後用一個絕殺,逼他交出了娛樂星公司的所有股份。
  我爸一夜之間,傾家蕩產。蔣洛彥則躋身全國十大富豪榜的榜首,把我爸擠到了撒哈拉沙漠喂禿鷹去了。
  不僅如此,我爸還欠了一屁股債,為了償還外債,他把手頭的房產鋪面,各種家當股票變賣了個乾淨,在被掃地出門之後,我爸很悲慘地心臟病發作夜裡就過世了。
  我媽接受不了一系列的打擊,一周之內瘦了二十斤,在精神恍惚之下,從樓梯上踏空摔下來,躺在醫院裡成了植物人,到現在還沒醒。
  我當時在電影學院學習編劇,學到一半家變了,沒錢付學費,不得不中途輟學,去便利店打工賺錢養我媽。
  說實話,在得知一切真相之後,我殺了他的心都有。可是當時我連我媽的住院費都付不起。在醫生要求付住院費,不付就滾蛋的前提下,我走投無路了。在一籌莫展的時候,我看到了娛樂星公司的大樓,我跑到娛樂星公司,要求找他們的老闆,蔣洛彥。
  前臺小姐很猶豫地說:“找蔣先生,請問你有預約嗎?”
  “你告訴他,我是林保生的女兒,他會見我的。”
  不得不說,當時的我,一意孤行,意氣用事,不知天高地厚,也不知世道艱險,蔣大老闆更為艱險。
  認蔣洛彥當老闆,與娛樂星公司簽賣身契,和認賊作父沒什麼差別,我為了錢,為了我媽的醫藥費,把我的氣節給賣了。
  蔣洛彥是我家最大的債主,連我們住的房子都是他沒有收回去,暫時施捨給我們的,在這個時候,談何氣節?
  可蔣洛彥也不是所有人的氣節,他都買帳的。
  我以他害得我家破人亡為由,要求他為我和我媽的未來買單。
  他聽完後居然笑了,抿著嘴問我,“林藝可,你憑什麼認為我應該為你們孤兒寡母買單?我可不是做善事的大善人。”
  當時我十八歲,他比我足足大了七歲,也才二十五。但他穿西裝打領帶,西裝革履地站在那裡,默然地看著我時,那股子不威自怒的威嚴,讓我至今忘不了。
  我甚至很慫地打了個寒戰。
  我攢著拳頭,試圖掙扎道:“我還差一年就可以從大學畢業了,到時候,我做編劇也能掙不少錢,你就當借給我……”
  他失笑:“做編劇,你媽的醫藥費,你要還到什麼時候?還一輩子?”
  我哆哆嗦嗦道:“做替身演員,做任何高危險的角色,只要能掙錢,我都願意。”
  蔣洛彥陷入了沉默。
  “況且,你不是要擺出勝利者的姿勢嗎,如果不把林保生的女兒納入娛樂星公司,給娛樂星公司做牛做馬,又怎麼能顯示出你是新東家的威信來?”
  當年我那麼說,是為了氣蔣洛彥的。距離當年那麼說,彈指三年已過,現在想起來,當時我還是太嫩了,就應該拿一把刀,和蔣洛彥同歸於盡才對,他不把錢吐出來,我誓死不撒手,要死一起死,大不了一拍兩散,地府裡頭接著鬥唄。
  後來,他也就真的答應了我,不過他說不用我去做高難度動作之類的表演,只要聽從公司安排,做一個小明星就夠了。
  在這三年之間,我從一個籍籍無名的小演員,過渡到籍籍有名的龍套演員,我媽還是一如既往地沒有醒過來。
  而蔣洛彥,作為我家不共戴天的仇人,卻在我落魄的時候,給我工作,給我媽最好的醫療環境,不是以施恩者的方式,而是以勝利者的姿勢。
  每當午夜夢回,睡醒了之後,我一想到這事就淚流滿面,發現自己就是個背信棄義的人,蔣洛彥不是人,我才是給仇人裝孫子的那個人,如果我爸知道了這些事,估計會被我氣活過來。
  因為在蔣洛彥手下苟延殘喘,我一直漠視我對他的感受,我本以為,我對他的仇恨,已經深深埋在心底,不會有發酵的一天。
  如何珍珍所說,日子過得紅紅火火的,何必去想以前那些不開心的事情呢,想多了,多不吉利呀,還不如想想明天穿什麼戴什麼,用什麼品牌的化妝品去迎接太陽呢。
  後來我就在夜長夢多的眼淚裡漸漸習慣這樣的事實。
  我一直用強大的心理活動催眠我自己是君子報仇,十年未晚,可是三年過去了,我那顆仇恨的種子,尚未破土發芽。我想,那刻我仇恨的心,想是被千里冰封了。
  後來作了二流女演員之後,我就常對自己說,林藝可,人們常說戲子無義,既然你選擇了當演員,你就是在戴著面具過生活了,你把自己的嬉笑怒駡歡樂喜悲都賣給鏡頭了,你,談什麼良心。
  可我還是沒有答應,作蔣洛彥的女朋友,哪怕是名義上的。
  但在媒體看來,我們兩個還是“打得火熱”的最新出爐的情侶,至於為什麼一直沒有被抓包,那是因為我們兩個是活躍在地下戰線的資深工作者。
  我對媒體的這個看法,表示他們的想像力很豐富,比我還適合去做編劇。
  雖然鬧出了那麼多事情,但《白衣天使》殺青之後的慶功宴,還是邀請了我的。這足以說明,人紅了就是有好處,什麼事情有人都惦記著邀請你,就算你在電影裡頭沒有一個鏡頭,那也是剪輯的錯,你還是我們電影的主演者,哼哼,這可惡的貓膩。
  參加完《韋小寶傳奇》一天的拍攝工作後,我拉著何珍珍去了慶功宴,到的時候,眾人都已經喝高了,大概算是個群魔亂舞的狀態了。
  後來我在想,我去得可真不是個時候。
  因為蔣洛彥也在。
  他作為投資一方,也被邀請了。
  我本來是想避開他的,但是既然遇到了,再回避也不可能,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不過當時估計他也不想看見我,他就在泳池邊上,旁邊一堆泳裝美女環繞在他身邊,還有穿比基尼的,果然活色又生香。
  對於她們能夠在大冬天裡,穿著比基尼的義舉,我挺想替她們報名參加今年的冬泳比賽的,畢竟冬泳比賽比模特大賽有技術含量多了。
  我穿著小皮草拉著何珍珍挪了過去,哦,我裡頭穿的可是V領大露背低腰裙,不過不到關鍵時刻,我不想露出來。
  蔣洛彥旁邊還站著幾個投資商呢,我又不是傻子,能套近乎為啥不套近乎,萬一以後和蔣洛彥一拍兩散了,我也有個退路不是。
  後來我才發現,原來我一早就想要和蔣洛彥一拍兩散了,只是我當時還沒有意識到罷了。
  有穿燕尾服的侍者端著幾杯酒過來了,我拿了一個紅酒杯,嗲聲嗲氣對他們道:“蔣老闆,崔老闆,宋老闆,抱歉,我來晚了。”
  崔老闆是個發福的中年男人,看到我來之後,瞥了蔣洛彥一眼,別有用意地說:“林小姐終於到場了,我們洛彥可是等了一晚上了。”
  “噗!”我剛好在喝紅酒,差點一口噴出去,還好趁機拿著紙巾抹了抹,看不太出來。
  “崔老闆真是說笑了呢,難道崔老闆就不等我,光等其他人了麼?”說完這句話後,我自己也被自己給噁心到了,人生如戲,有時還真的需要演技。
  但估計我的演技不那麼好,所以崔老闆的態度一直不冷不熱的。
  不過另一邊的宋老闆是個好心的,又在一旁提點我道:“這個會場裡有一個空中花園,林小姐大可以帶著蔣老闆過去逛一逛的。”
  看來我和蔣洛彥的緋聞衝擊力還是太大,但就算是我願意,人家蔣洛彥也不願意啊!我藉口喝了點酒要去醒醒酒,離開了他們三個人,走的時候,也不知道為什麼,老感覺蔣洛彥在後頭目光炯炯地盯著我看,我回過頭的時候,看到他低頭拿著酒杯在把玩,也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麼。
  其實今天晚上過來,我只是露個臉就可以了,最近接的廣告代言和片子有點多,何珍珍說現在我不是三流演員了,可以慢慢自己挑本子,遇到合適的再接,所以今天晚上我是帶著過來露臉的心態來的。
  一個歡快,喝了兩杯紅酒,再在傳說中的空中花園走了一圈,我才發現,我和何珍珍走散了。
  本來何珍珍是我的經紀人,在外頭這些長袖善舞的人相當活躍的情況下,應當是由她保護著我才對,但是她其實是個半吊子的經紀人,之前在大學裡頭學的也只是表演專業,對經紀人一行根本一竅不通,有的時候反過來,還要我去照顧她。
  還有我非常擔心的一點就是,今天晚上是慶功宴,酒是必不可少的,現在那些導演啊投資方啊各種牛頭馬面的人都喝高了,又有一些想要出名搏出位的明星魚龍混雜在裡頭,這裡面的名堂可就大了。
  我還有些許周旋和忽悠的能力,可珍珍不同,她不是那樣圓滑世故的人,在娛樂圈這個大染缸裡頭,她簡直純白得如同冬雪。
  當年,珍珍學的是表演系,可在剛剛嶄露頭角之時,卻傻乎乎被人騙去簽了拍片的合約。快開機的時候,那傻丫頭才知道那片子幾乎就是賣身不賣藝。
  對於這樣的合約,珍珍自然義正詞嚴地拒絕了,那人又以不拍片子就要毀得她身敗名裂為由,強迫她拍片子。這事鬧得血雨腥風,珍珍只能嚇得躲起來,原本好好的演藝事業也被迫中斷,但那人還不肯放過她。我找到珍珍的時候,她幾乎被毀掉了,窮酸落魄,挺讓人心酸的。後來是我找了蔣洛彥,求他幫忙,暗地裡擺平了這件事。
  之後珍珍就一直在我身邊做事,雖然蔣洛彥也表示過,她並不勝任經紀人一職,可以轉去做公司裡的其他職務,但我不放心她,堅決要把她放在我身邊才行。我已經沒了爸爸,媽媽也昏迷不醒,如果再失去珍珍這個好朋友,我不知道,我到底還剩下些什麼。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