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絕版無法訂購
為師有難(簡體書)
  • 為師有難(簡體書)

  • ISBN13:9787557000400
  • 出版社:廣東旅遊出版社
  • 作者:漓雲
  • 裝訂/頁數:平裝/320頁
  • 規格:20.8cm*14.6cm (高/寬)
  • 出版日:2015/07/31
人民幣定價:24.8元
定  價:NT$149元
優惠價: 87130

絕版無法訂購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她養他就是想“吃”他,無奈他就是誓死不從……
【親媽作者漓雲】:追男人哪用那麼多花招,拖走生米煮熟飯就行!

為師上能打怪下能告白,左能下藥右能暖床,
孽徒,你竟視而不見,肥水想流外人田!
“桓卿啊, 你的唇,怎麼又冷又硬?”
“回師父,那不是弟子的唇,那是師父的床柱子。”

轟轟烈烈的師徒收服之戰,各種雞飛狗跳坑蒙拐騙齊上演!

他不愛師父愛修仙,
若問為何,他紅著臉說:“我若不修仙,怎敵得過你百歲高齡。”


自己養大的好徒弟,性子冷,容貌俊,這麼一塊嫩豆腐遲早是要吃的,趕晚不如趕早啊!可惜他是個不開竅的榆木疙瘩。女真人鳳以尋死皮賴臉吹拉彈唱全撲街,這該如何是好?
又有毒舌師弟處處阻撓,鳳以尋氣急道:“你攪了我的好事讓我修仙,將心比心那我擾了你的修行拖你入紅塵,你又願意麼?”
無奈師弟太總裁,半垂眼簾認真道:“有本事你試試。”

鳳以尋:若是你,親手養大的嫩徒兒VS一起長大的俊師弟,你會選擇誰?
眾人:反正都是小鮮肉!快揪起一把,嚼一嚼!

漓雲,成熟作者,騰訊網站大神。曾經出版圖書:《絕顏江湖》《家有仙師太妖嬈》(上下冊)《東宮有恙》
第一章 為師有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第二章 感情這事不是我能控制的
第三章 師有告白連環計
第四章  寶鑒在手,一生無憂
第五章 下山路不好走,徒兒你慢點兒
第六章 霹靂塔內有雨妖
第七章 我們決定去京城
第八章 此處攤上大事了
第九章 皇宮任我闖
第十章 宮有豔鬼來當道
第十一章 膽敢弄傷我徒兒
第十二章 渡船南下遇水怪
第十三章 稍不慎天降情敵
第十四章 南夷之風土人情
第十五章 卿本無情惹妖孽
第十六章 羅衾簾帳一襲春
第十七章 誰是我最重要的人
第十八章 天若有情天亦老
第十九章 一入紅塵三千纏
第二十章 一念成仙一念魔
終章 葬盡桃花又是春

泠玡劍削鐵如泥,更別說是削一座山。當時我祭了泠玡劍的劍身,淩空削了一座孤山移到了這城中央。
原本這四周是一面湖,突然又變成一座山,難免使人感到不可思議。為了不讓城裡的百姓害怕而輕易搬走我的山,我連夜運功用泠玡劍雕刻,模模糊糊地雕刻了一座高塔的大致輪廓。
可算是累慘了我。
這事後來傳到了宋連慕的耳中,他抽著嘴角含笑道:“師姐真是神人,行事作風雷如霹靂,不如就叫它霹靂塔好了。”
那霹靂二字,是宋連慕故意來寒磣我的。難為我這個師姐大度,不跟他一般見識。
塔,在人們的心中大都是一種神聖的象徵。佛家聖地、道家聖地以及皇家聖地,通常都少不了這樣一座塔。因而城中的百姓第二天起來發現了這一景象,只當是奇跡發生。
愚昧的人類啊,居然還三天兩頭去霹靂塔膜拜神靈。
若他們曉得他們膜拜的是塔心裡鎮壓的妖孽,必定悔得腸子都青了。
這個時候,一路走來街上都是冷冷清清的,路人都相繼歸家。霹靂塔前的香爐裡,香火斷斷續續冒著青煙兒,涼風一吹,到處都是香灰。
別以為塔是神聖的地方就可以肆無忌憚地玩耍得忘記了歸家的時間。我蹲在霹靂塔前的空地上,啃著糖葫蘆,看著三五個孩童還在追逐打鬧,歡聲笑語委實悅耳。
就算他們覺得這個地方很安全,要是來的不是我這個大好人而是另一個壞人呢?豈不是被拐賣了也無人知曉?
我吹了一聲自以為還算響亮的口哨,哨聲讓孩童都停了下來,好奇地望著我……手裡的糖葫蘆。我大聲道:“你們媽媽喊你們回家吃飯了!”
可能是我沒有第一時間把糖葫蘆給他們一起分享,他們對我的第一印象也不好,停頓了片刻之後只嘁了一聲就自顧自地繼續追逐打鬧。
我也嘁了一聲,現在的孩子怎麼這麼勢利?難道非要我給他們糖葫蘆才肯聽我的話?
給就給吧。
遂我又大喊一聲:“姐姐我請你們吃糖葫蘆了!”
三五個孩童立馬就圍了過來。我無奈地歎口氣,將手裡的糖葫蘆全部給了他們,好心勸道:“天黑了,都回去吧,一會兒家長找不到會著急的,這個地方也不安全。”
一個最矮小又最饞的要了我兩個糖葫蘆的孩子,一邊吸著我的糖葫蘆一邊無所謂道:“我們不怕,娘說讓我們在這裡玩兒,吃飯的時候她會來叫我!”
其餘幾個孩子也是一致的說法。
然後又相繼跳開活潑地奔跑去了。
靠,吃了老子的糖葫蘆敢不聽老子的話?這些孩子如此不識時務,我有些生氣,大聲道:“那把姐姐的糖葫蘆還回來!”
“給都給了豈有再還回來的道理?”這幾個小厚臉皮這樣說著,還朝我扮了一個鬼臉,然後就跑遠了。
我撈了撈衣袖,道:“再往霹靂塔里面跑,別怪姐姐我對你們不客氣了!”
   “來啊!來追我們啊!”
霹靂塔是一座整體的山石,我花了一晚上的工夫拿泠玡劍雕刻也沒有雕開一扇門,只是刻了一扇假的石門。
但隨著那幾個孩童靠近,假石門裡卻沁出一股顫抖的濕氣要將他們圍繞。
都說了不要往裡跑了,為了幾個糖葫蘆值得嗎?我當即改口道:“好了好了,我不要糖葫蘆了行不行,你們快回來!”
“偏不!”
孩童的話音一落,我閃至他們身前,解開腰間的泠玡劍直直插入那扇石門中,興奮的嗡鳴聲及時斷卻了那股濕氣。
孩童被嚇得往後退了幾步,然後跌坐在地上。
我取下泠玡劍,屈指彈了彈凜冽的劍刃,寒著臉道:“再往這邊跑,姐姐我就當真不客氣了。”
孩童們爬起來便往另一個方向跑。我還是不滿意,道:“也不許去那裡!”
可能是我天生面善,即便提著一把刀也無法徹底嚇退這幾個熊孩子。他們一往某個方向靠近霹靂塔我便閃至他們身前,然後他們就一哄而散往另一個方向跑去,仍舊是越來越靠近霹靂塔……
他們很活潑,讓我意識到我已經不復當年的青春年少,跑了幾個回合就累得氣喘吁吁。
原本這是一件嚴肅的事情,可熊孩子們將自己當作了小雞,將我當作了老鷹,邀請我來玩老鷹捉小雞的遊戲。
“要是被我逮到,姐姐我就把你們都變成烤雞!”
“來呀!來捉我呀!”
太欠揍了。
終於,當我以為我的威逼恐嚇發生了效果時,幾個熊孩子在我前方停了下來。我不看路一個勁兒地沖過去,沒能抓住孩子竟闖進了一個生硬的懷抱裡,差點將我反彈到地上。
一隻手及時地扶住了我。
我一頭熱汗頭髮散亂地仰頭望去,大驚。
我的蒙汗藥失靈了?不然孟桓卿此刻怎麼會站在我眼前?一定是我出現了幻覺!我揉了揉眼,可是他怎麼還在呀!
我乾笑道:“桓卿啊,你怎麼來了?”不等孟桓卿答話,我就指著旁邊抱成一團的熊孩子,道,“快,將他們給我趕出這裡。”
孟桓卿很配合,扭頭面對孩子,平靜中帶有一股無法忽視的嚴肅和壓迫,道:“這裡很危險,快回家吧,別讓家裡人擔心。”
恰逢幾位孩童的母親尋過來了,孩童們頓時似找到了救星一般扭身各自哭著找各家媽了……他們的媽媽看我就像是看一個惡人。
為什麼他們吃了我的糖葫蘆還拖我玩了半天的老鷹捉小雞後會這麼委屈?
我剛想上前去跟他們的媽媽有理說理,順便提醒一下她們莫要隨隨便便將孩子丟在這樣的地方,結果卻被孟桓卿攔住了。
熊孩子的媽媽們就帶著人匆匆回去了。我在他們背後放狠話道:“明兒最好不要到這裡來,被我看到了會對你們不客氣的!”
眼下,霹靂塔前面就只剩下我和孟桓卿兩個人。孟桓卿抬手,不辨喜怒地為我理了理散亂的發。我內心驚疑不定,解釋為什麼我給他下蒙汗藥:“你知道的,為師不會讓你受一點傷害,帶你來不是為了讓你有危險,只是想彌補一下當初給你留下的遺憾。”
孟桓卿眼梢輕抬,語氣輕佻:“所以師父就給弟子下藥?”
我聽得出他的意思,就是即便我的出發點是好的,也不能這樣說下藥就下藥。上回那藥下在我身上就勁道十足,怎麼這回在孟桓卿身上就沒多大效果呢?莫非我在藥理方面的天賦也是一陣兒一陣兒的?
我討好似的貼過去,諂笑:“為師知錯了成不?再也不對桓卿下藥了。”
孟桓卿仰頭去看高聳著的霹靂塔,平靜得有些深沉,道:“師父怎麼樣都好,但這件事情一定不要再撇下桓卿。”
我摳了摳嘴角,試探著問:“包括為師想對桓卿霸王硬上弓嗎?”孟桓卿回過神來不動聲色地看我,我連忙擺手,“當為師什麼也沒說。”
旋即他取出一條手帕來,幫我拭了汗再幫我重新綁了發,動作十分輕柔。
 “接下來師父打算怎麼辦?”孟桓卿及時抓住正題,問了一個沉重的問題。
我摸了摸下巴思索了一陣,道:“這裡的人對霹靂塔有一種莫名的崇拜感,想必塔中妖物就是借著鼎盛的香火和來往人跡從他們身上吸取靈氣。再隔不久,霹靂塔也關不住她了。趁著還沒下雨,必須把她解決了,否則雨一落下來就將後患無窮。明後日逮個時機,你負責驅散霹靂塔四周的人給為師留個空間,也莫要讓她危及他人。必須在白天行動,到了晚上陰氣太重對你我不利。”
其實,對霹靂塔前的那些熊孩子放狠話純粹只是撒撒氣而已。怎知第二天,我為我的多嘴遭到了報應。

今兒一早,官府的人就將客店圍了個嚴嚴實實,看熱鬧的人不在少數。據說,他們是在尋找一個江湖騙子,穿了一身道袍招搖撞騙,企圖以糖葫蘆哄騙孩子從而達到拐賣孩童的邪惡目的。
昨晚,那個江湖騙子在霹靂塔前相中了幾個目標,以糖葫蘆誘拐哄騙不成,竟惱羞成怒拔劍相向,兇惡至極。他們今早一大早就接到了幾位夫人的報案,故而前來查探。
當時孟桓卿去點餐了,我剛剛起床準備下樓吃早飯,見有熱鬧看哪能少得了我的。聽官差們說完了這件事以後,我正在腦中回味,怎麼聽都覺得有一兩分耳熟。當大家都用一種十分驚奇的眼神看著我時,官差們循著大眾的目光朝我看來。
頭頭手裡還拿著一張畫像,我定睛一看,驀地覺得那畫中人十分眼熟。我看著官差,官差向我打了個很嚇人的招呼:“抓起來。”
這演的是哪出啊?!
我有禮貌地解釋道:“你們一定是抓錯人了,我不是你們說的江湖騙子。”
官差甩給我一句:“等回到衙門再說吧,膽敢誘拐孩童,我們不會冤枉你的!”
“那等我和我徒兒打個招呼吧?”
“少囉唆!”
於是三下五除二,我就被官方人馬帶離了客店,以至於我錯過了我的早飯……不,是錯過了孟桓卿。
我就知道,在街上不說等到了衙門哪裡還有我說話的份兒。這個時候縣太爺壓根兒還在睡覺好嗎,我一進衙門就是直接蹲大牢啊。

面對鎖牢門的官差,我義正詞嚴道:“我有話要說!”
官差看了我一眼,道:“等哪天大人想起你來了,再說吧。”
我退而求其次:“那大哥,能包早飯嗎?貧道腹中羞澀得很。”
官差再看了我一眼,然後開始檢查鎖有沒有鎖牢,最後一言不發地走開了。
凡夫俗子,老子不跟你一般見識。
牢房很窄,但穀草乾燥,都不見耗子小強之類的生物,我兀自坐了一陣實在餓得慌,便起身叉著腰在牢裡走了兩圈,跟著也檢查了一下鎖有沒有鎖牢,發現委實是鎖牢了以後對窗寂寥地歎了口氣。
孟桓卿啊,你何時才發現你師父我不明就裡地蹲了大牢呢?我是真的很冤枉,比竇娥還冤,一來我不是江湖騙子,二來我沒有拐賣孩童,三來……我的糖葫蘆白給那些熊孩子吃了。
可喜可賀,臨近中午的時候,孟桓卿總算是來了,還給我帶來了吃食。他說:“師父對不起,弟子沒能第一時間趕來,師父還好嗎?”
我看著他的臉,忍不住伸手捏了一把,心酸來襲道:“你再不來為師就不好了。為師是冤枉的,比竇娥還冤。”
他理解地點點頭:“弟子知道。”
我又提醒他道:“回頭別忘了,你要去向縣太爺解釋一下。不然還不知道為師要被關到什麼時候。”我仰頭看了看窗外陰沉的天氣,“不出五日,時雨就會降臨。桓卿,你想辦法快些將為師弄出去,不然到時候誤了大事就不好了。”
“弟子會的。”孟桓卿點頭。
後來孟桓卿和我草草道了別,說是要去找縣太爺,好將這件事情解釋清楚還我清白。再後來……就沒有後來了。
有可能是孟桓卿和那縣太爺一天一夜都沒能解釋出個結果來,害得老子在牢房裡度過了一個孤獨淒涼的夜晚。
第二日,孟桓卿依舊拎了一個食盒來看我,帶了些有辣味兒嗆鼻的雞肉和羊肉,還有一小碟我最愛的梅子糕。不等我說,孟桓卿便主動交代:“昨日我去向縣太爺說清楚了,師父莫慌,你很快就能出去了。”
我開心地問:“你是怎麼做到的?”
孟桓卿眼梢輕輕一挑,看了我一眼,只消那一眼我渾身骨頭都酥了。他道:“我找到了前夜的幾位孩子和夫人,讓他們來縣衙替師父做了證。還有師父說的借力,弟子已經向縣太爺借了人手,打算於今天下午驅趕城民空出霹靂塔,好降服塔內妖物。來,師父快吃吧,吃完我們便出去。”
 “師父,好吃嗎?”看我大快朵頤,孟桓卿雙目微窄,問道。
我道:“桓卿啊,你真是為師的貼心小棉襖。為師吃得很滿意。”
 “師父喜歡就好。”
一吃飽瞌睡就上來了。孟桓卿邊收拾碗筷邊在我耳邊嗡嗡說個不停,說的什麼我是沒有聽清,不甚煩擾地豎指堵住了孟桓卿的唇,噓了一聲道:“桓卿,別吵。”
然後頭就越來越沉重。
我的眼皮開始打架,快撐不住時,耳邊的一句話卻是清晰無比:“一報還一報。師父請好好睡一覺吧,等醒來什麼事都沒有了。”
糟糕!我被孟桓卿暗算了!我想喊出聲來卻是渾身無力,最終意識陷入了黑暗之中再無反應。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