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3
錢氏女
定  價:NT$320元
優惠價: 79253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什麼叫命運?那些你不知道的,就是命運!
我的小說,就是寫你不知道的事情。

從《劉氏女》到《錢氏女》,四篇小說裏屬於虛構的部分極少,幾乎沒有虛構。理由很簡單——曲折的人生經歷和複雜的社會關係,讓肚子裏裝滿了人與事。這輩子都寫不完,何須挖空心思去杜撰?關鍵僅僅在於如何把生活中的人與事,以文學方式呈現出來。《錢氏女》裏的主要人物和基本情節都是有原型的,有的犯罪事實原本就很激烈、生動。情節再簡單不過,就是少男少女的因出身不對稱而發生的一場愛情悲劇。但我寫得辛苦,不足六萬字,足足拖了一年多。寫他們的戀情,融入了自己的許多感受和感情,常常眼裏湧出淚水,覺得自己又回到從前。
章詒和,章伯鈞女兒,現為中國藝術研究院戲曲研究所研究員,著有《最後的貴族》《一陣風,留下了千古絕唱》《順長江,水流殘月》《這樣事和誰細講》《伶人往事》,並和賀衛方合著有《四手聯彈》,均由牛津出版。章詒和新作情.罪系列《劉氏女》《楊氏女》《鄒氏女》等已經出版。
楔子77
肩上的東西是越發地重了,想歇口氣的張雨荷加快了腳步,好在轉個彎兒就到了梨樹坪——名字好聽,其實並無梨樹。也許曾經有過梨樹,但是現在沒有,有一塊大青石,石面兒又寬又平,被過往犯人歇腳、小憩,磨得亮亮的。
進入張雨荷眼簾的不是大青石,是坐在上面一個女子的背影,旁邊立着竹背簍。她身着桃紅色的舊襯衫,夕陽將上衣映襯得異常刺目。
好久沒見過這樣的顏色了! 自從入獄服刑,張雨荷看到的都是灰色。灰色的圍牆,灰色的囚服,灰色的面容。心情,也是灰色的。大概是聽到腳步聲,那女子驀然回頭——啊,張雨荷一陣驚喜,她太漂亮了:瓜子臉,
杏仁眼,唇線清晰,鼻樑筆直,眉梢高挑,加上略顯消瘦的肩膀,簡直就是個中國畫裏的美人。
張雨荷把大挎包朝地上一扔, 自語道:“累死我了。”
對方不做聲。
張雨荷問:“ 你也是從縣城返回勞改隊嗎?”
美人還是不做聲,看了看天色,把背簍提.起。提背簍的時候,張雨荷發現她的手也漂亮,纖細而修長。她把肩膀套進簍繩,勁兒用大了,襯衫的後襟跟着扯了起來。張雨荷忽然看到:白漆印在褲子右臀部的兩個字:——省看。
張雨荷試探着問:“你的褲子不是勞改隊發的,好像是省公安廳看守所的。”
“是。我是從省廳發配來的。”
張雨荷說:“哎呀,我也是從省廳押送來的!”
她點點頭。
“你的襯衫顏色真好,是自己的吧?”張雨荷問道。
“ 是。只要有機會, 我就穿自己的衣服。”美人笑了,笑時右腮現出一個淺淺的酒窩,更覺媚氣。她打量着張雨荷,說:“幹部很信任吧,許你單獨下山。”
張雨荷說:“我就是有點文化,所以派我外出買東西。“她指着大挎包,說:“這裏面全是幹部們的東西,從上海生產的擦臉油脂到男人穿的塑膠涼鞋。”也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監管女犯中隊的幹部發現張雨荷很會買日用品,於是每隔幾個月,他們要派她進縣城採購。

美人說:“你能進縣城,多好。我來這裏有好幾年了,一次也沒去過。”
張雨荷指着背簍問:背簍裏裝的是什麼?幹部不是也讓你一個人下山嘛。
“我是省護校畢業的。今天派我下山到勞改醫院領藥,背簍裏全是藥。”
遠處是山巒,腳下是土路,沙沙作響的是兩人的足音。張雨荷猛地停住腳步,大叫:我知道你是誰了!
“我是誰?”
“你是不是姓錢?叫錢茵茵。”
“你怎麼知道我?”她很吃驚,細長的眉毛挑得老高。
“我參加了你的公審大會,在省人民醫院禮堂。”
“你怎麼會去參加?”
張雨荷說:“我母親是醫院的大夫。況且你是出名的漂亮,後來又是出名的犯罪。”張雨荷以為錢茵茵起碼要尷尬一陣。不想,她反而笑了,再次亮出美麗的酒窩。那日,陽光熠熠,紅旗獵獵,醫院禮堂開宣判大會,早早就“滿座”了,跟看一場精彩的演出無異。人們熱情高漲,因為早就得知,有個漂亮的女護士要登場了。一起押上的還有她的情人,一個畢業不久的大學生。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