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8
戰國風雲三十年(III):鬼計狼謀(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8元
定  價:NT$228元
優惠價: 5114
可得紅利積點:3 點

庫存:8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他不可能拋棄這個國家,這個國家也離不開他。這個國家的一切不幸都是直接加在他的身上,而他身上的勇氣,則是這個國家最後的一點希望。
著名歷史作家許葆雲集近二十年歷史研究新成果、當年戰場實地考察、顛覆史料的結論,以嚴謹的邏輯、充滿智慧的文字加以串聯,帶領讀者重回那個硝煙彌漫、混亂紛爭的年代,真實再現了那場決定中國兩千多年所有中國人命運的歷史大變革。
許葆雲,歷史作家,文化學者,智慧講史宣導者。著有暢銷書《王陽明三部曲》《晚清名臣崛起奮鬥史三部曲》等暢銷歷史作品,以及學術著作《心學與關學》《梁啟超講知行合一》。其中,《王陽明三部曲》榮獲陝西出版獎。
編輯推薦
戰國時期,最重要的兩場戰爭,《史記》如下記載:
“秦昭王二十四年,秦取魏安城,至大樑,燕趙救之,秦軍去,魏冉免相。”
“安厘王元年,秦撥我兩城,二年,又撥我二城,軍大樑下,韓來救。予秦溫(縣)以和。三年,秦撥我四城,斬首四萬,四年,秦破我及趙,殺十五萬人……”
兩場戰事,曠日持久,為何司馬遷僅寥寥數筆帶過?歷史真相究竟是怎樣的?戰爭過程是何等的慘烈?天下局勢從此會發生怎樣的變化?
所有的疑問,只有作者許葆雲才能給你全新解讀;所有的一切,只有在《戰國風雲三十年》中,才能找到顛覆歷史的真相!
一  窮國霸道
蘇代鑽進魏國
小人比而不周
趙國拒絕改革
廉頗攻克安陽
二  內亂如麻
爾虞我詐
拿定一個大主意
一拍兩散
三  大樑圍城
兩筆買賣,一場大戰
白起不替穰侯出力
榆關慘敗
啟封鬥陣
血戰梁城
四  不敗而敗
魏王抱薪救火
三人成虎,蘇代去職
趙軍傾巢南下
須賈田文爭著賣國
平原君公報私仇
相國做了替罪羊
五  華陽之戰
捧殺信陵君
魏無忌開門納士
大人何不伐韓
穰侯欺詐秦王
魏軍兵敗華陽
孤零零的信陵君
六  陷害
各懷鬼胎
鷸蚌相爭
蘇代反咬薛公
巧言令色的門客
范雎變成了張祿
田文滅族
如茵館消失了
兩筆買賣,一場大戰
蘇代這個機靈鬼能探知秦國的名臣上將彙聚咸陽,也預感到秦國的動向或與魏國有關。可蘇代卻怎麼也猜不到,此時秦國的朝堂上也正在上演著一場激烈的內鬥,鬥爭的主角正是秦王和穰侯。
伐楚之役是秦王在位三十多年來最大的一場勝仗,此役獲勝,標誌著秦國在與東方六國的鬥爭中徹底掌握了戰略主動權,而這場戰役從頭到尾都是穰侯魏冉親手謀劃,立下大功的兩員名將白起、司馬錯以及參戰的司馬靳、司馬梗、張若等人無一不是魏冉的親信,經此一役,以魏冉為核心的貴戚重臣集團勢力達於極頂,在魏冉面前,連秦王嬴則也顯得黯然失色了。
既然擁有如此的榮耀和威勢,魏冉覺得自己這麼個了不起的大人物,實在應該大大地招搖一番,做個樣子給天下人看看,於是在白起到咸陽之前,魏冉先與秦王商定,特為大良造設下了“郊迎”之禮。
郊迎之禮古已有之,周朝封建天下之始,諸侯常奉詔替天子與戎狄征戰,每當諸侯軍馬立下大功還朝之時,周天子就會擺駕出王城迎接,以示尊重。後來天子衰微諸侯崛起,郊迎之禮也被諸侯們竊據,當成送給功臣的榮寵大禮,立了功勳的臣子若能得君王郊迎,皆視為無上榮耀。
自秦王繼位以來,這郊迎之禮還從未用過,現在白起立下奇功,秦王特賜郊迎之典以為賞賜。七日前就先在咸陽城南門外修葺道路,路旁拉起紅繩,允許城中百姓們沿路觀看盛典。在城外十裡處大路旁築起一座高臺,台下大張帷幄,設擺龍旗豹槍、傘蓋盥盆、旌節氅麾全套儀仗,以備秦王郊迎之用。
到了大良造回朝之日,天剛放亮,中尉張唐親領禁軍萬餘人馳出咸陽南門,在大路兩旁排開儀仗。巳時剛過,咸陽宮裡鐘鼓齊鳴,百官都在王宮前列隊迎駕,秦王嬴則親登王輦,在王公貴戚文武公卿擁護之下出城十裡,步下王輦,在帷幄中高坐,穰侯魏冉親率朝臣出城三十裡,專門迎接大良造車駕。
聽說秦王為自己特設郊迎之禮,大良造白起受寵若驚,急忙在軍中挑選精銳輕騎五千人,皆戴紗帽,穿黑襖褲,披胸甲,佩利劍,挎硬弓,帶箭百簇;士卒一萬人,皆戴弁帽,穿長靴,披青銅鎧甲,背勁弩,執長戟,修飾儀容;又精選戰車一百乘,駟馬同色,彩繪廂轅,擦轂修輪,整飭一新。白起頭戴皮板帽,身披青銅魚鱗甲,胸前背後纏飾花結,足蹬虎頭靴,腰懸寶劍立於戰車之上,率領軍士向咸陽進發。
往前走了不遠,已經看到路旁排列著屯兵銳卒,白起忙令車馬緩行。片刻工夫,一百輛戰車飛馳而來,到近處才看出,車上立的都是秦軍中的大夫、官大夫之屬,都在白起面前下車拜見,隨即充作接引軍士,駕駛革車在前引路,白起的戰車緊隨其後。
大夫充任士卒,在郊迎之禮中也極罕見。白起知道這一切都是魏冉刻意而為,目的就是為他爭榮誇耀,只覺心裡火熱,神采飛揚,昂昂然不可一世。
這時咸陽城裡的百姓已經傾巢而出,大路兩旁萬頭攢動,都沖著白起歡呼喝彩。前行不到十裡,只見大路上旌旗整肅,儀仗分明,千百乘車駕擁塞道路,咸陽城中的公卿大夫或穿深衣或披甲胄,都在這裡迎接大良造車駕,遠遠就沖著白起拱手行禮,人群中一乘安車徐徐而出,來到白起車前,馭手停了車駕,從車裡扶出一位深衣博帶鬚髮蒼白的貴人,正是穰侯魏冉。
見了魏冉,白起急忙跳下戰車搶上前去行禮,魏冉微笑著還了禮,拉起白起的手慰問了幾句,卻不升車,而是與白起同登戰車,執手並列縱馬驅馳,公卿大夫的車仗都隨在白起的車後,眾星捧月般簇擁著白起往咸陽而來。
前行約有二十裡,路邊閃出一座七丈高臺,高臺下張起帷幄,魏冉和白起在帳幕之外下車,拜名進帳,群臣一起下車尾隨而入,直入六重帷幄,宦者令康芮在此迎接,把眾臣引進七重帷幄之內。只見秦王嬴則頭戴九旈冕,身穿黑綿銀龍紋深衣居中高坐,白起忙搶步上前向秦王叩拜,嬴則令宦者令上前攙扶,吩咐賜座,隨即問起征戰之事,白起把伐楚之役的情形大致說了,嬴則大喜,命撤去幾案起身而前,親賜禦酒。白起誠惶誠恐,頭頂金爵再三叩拜,這才飲了禦酒,弓身稟手,兩眼只看著秦王足下,隨王一起登上高臺,魏冉、羋戎、嬴悝、嬴芾等一班貴人追隨左右,秦王特賜白起坐在身側,其餘重臣分別落座。白起軍中的大夫、公乘、五大夫等人列於台下參拜秦王,宦者令代秦王宣詔嘉勉眾將,遍賜禦酒,眾將跪拜飲酒,山呼萬歲,各自在台下列坐飲宴。
隨著台下一聲號令,伐楚將士分為騎、車、步、射列隊而前,閱兵已畢,又有六牛之車載來楚國重寶,披紅掛彩的力士將取自郢都的楚國重器獻于王前,秦王在臺上看了楚國重寶,命陳於台下給群臣列觀。將士們又將捉獲的楚國王室貴人公卿大夫向秦王獻俘,前後數千人赤身被縛從高臺下緩緩走過,宦者令康芮親捧冊籍,在秦王身後高聲唱出俘虜姓名爵祿,秦王一開始還聽得津津有味,可眼看戰俘多至無數,唱名不止,也厭倦了,只管和白起、魏冉等人說話。
直用了兩個多時辰,獻俘儀式才結束。秦王在眾臣簇擁中走下高臺,登上王輦返回咸陽,咸陽屯兵、白起部屬和數十萬咸陽百姓都在路邊跪拜,面對王輦山呼萬歲,聲震雲霄。
典禮過後,秦國君臣回到咸陽,又在王宮大殿上擺開盛宴,君臣盡歡之時,秦王當殿宣佈:封大良造白起為武安君,賜采邑萬戶。
之後的一段日子,從秦國各地趕來的商人蜂擁而至,咸陽城裡一下子變得熱鬧起來。
白起攻克郢都之後,從楚國奪取了大批糧食,另有數以百萬計的黃金、絹帛、銅器、茶葉,還有十幾萬戰俘和百姓也被掠入了秦國,依秦國法律,這些戰俘和擄掠回來的百姓全都變成了秦人的奴隸,或被官府當成農奴役使,或被發賣到有爵位的人家為奴為婢,成千上萬的楚人就在市場上被像牲口一樣叫賣,從楚國奪來的糧食充入了國庫,器具絹帛或被貴人瓜分,或經軍士們的手流入街市,被普通秦國百姓低價買走,拿回自家享用去了。
秦國,就是一台血腥味十足的戰爭機器,整個國家的每一個百姓都靠著戰爭發財,指著戰爭暴富,一場大戰的勝利,不知讓多少秦人發了財,所有人都在痛飲楚人的鮮血,咸陽城乃至整個秦國都沉浸在喜悅之中。
就在一片狂歡之中,一輛戰車從南邊馳來,向秦王報告了一個壞消息:老將軍司馬錯病故在黔中了。
司馬錯是秦國名將之中資歷最老、名聲最好的一位,正在大慶之時,這位老將軍病逝楚中,倒沒有煞風景,反而給這場十全十美的伐楚之役加上了一層厚重之感。
當年嬴則繼位秦王時,咸陽城裡有很多人不服,甚而發生過多次叛亂,在平定叛亂的過程中,宣太后和魏冉姐弟二人是內廷策劃的謀主,司馬錯是專管殺人的劊子手,這三人之間有一層奇妙的交情。聽說司馬錯病故,宣太后覺得有些傷感,於是把嬴則叫到鳳閣殿說說話兒。
此時的宣太后已經年近七旬,不管相貌還是心態,都完完全全變成了一個老婦人,再也不像早年那樣塗脂抹粉濃妝豔抹,只在臉上敷了一層粉,頰上略施了點胭脂,頭上裝的假髻子也拿掉了,露出一頭雪一樣的白髮,看起來不再像個妖精,倒成了一位端莊清矍略顯嚴厲的貴婦人,穿著一件樸素的紅錦織鶴紋深衣倚榻而臥,已經伺候太后多年的面首魏醜夫跪在一旁給她捶著腿。
魏醜夫已經三十多歲,進宮也有十來年了,現在的他已經不像早年那麼懼怕秦王,在嬴則面前仍舊神情坦然,嬴則也不像以前那麼討厭這個母親身邊的面首,因為這些年下來太后身邊的人都發現,魏醜夫倒是個難得的老實人,從不仗著太后的勢力在外惹事生非,嬴則也慢慢想開了,覺得母親身邊有這麼個人陪伴,總比一個人在後宮寡居要強些。
見嬴則來了,太后這才坐直了身子,魏醜夫捧過一盞茶來,太后就著魏醜夫的手喝了一口,輕輕噓了口氣,問嬴則:“聽說司馬錯病死在黔中了?”
“是,我已下詔把老將軍的棺槨送回漢中采邑下葬。”嬴則知道太后一向器重司馬錯,特意又加上一句,“老將軍有大功于國,特賜黃金十斤為他營造墳塋,贈車馬十乘、衣甲佩劍作為陪葬禮器。”
聽說司馬錯身後多有哀榮,太后滿意地點點頭:“當年大王繼位時,朝臣中多有不服氣的,甚至有人起來謀反,咸陽戡亂,蜀郡平叛,誅滅公子輝、公子壯這些反賊,老將軍都出了力,大王不能忘了這份人情啊。”
嬴則忙說:“這些事寡人不會忘的。”
宣太后微微點頭,半晌才懶洋洋地問:“老將軍有後人嗎?”
“有兩個兒子,長子司馬梗隨老將軍攻打黔中,次子司馬靳和大良造一起拔了郢都,皆是功臣。”
“這麼說老將軍後繼有人。”宣太后又是微微點頭,“很好,很好。”
自從進了鳳閣殿,嬴則就一心奉承太后,太后說一句,他就應一句,可話說到這裡,嬴則心裡一動,悄悄抬眼打量太后的神氣。雖然太后神色從容,看不出什麼異樣,可嬴則是個聰明人,還是隱約嗅出了一絲氣味來。
果然,宣太后唉聲歎氣,慢慢地說:“咱們大秦國的將軍有千百個,可能讓我看重的沒有幾位,老將軍是一個,你知道為什麼嗎?”
太后這問題沒頭沒腦,根本無法回答,嬴則只好說:“不知道。”
“老將軍厚道。其實以他的戰功資歷,早該做到左更、中更了,可老將軍一輩子不爭這些,到老來還是個左庶長。”說到這裡瞟了嬴則一眼,忽然重重地歎了口氣,“前些時候因為一點小事,硬是把這左庶長的職位都給革去了,可老將軍一句怨言也沒有。後來咱們要伐楚,又用人家,老將軍是招之即來,全家上陣替咱們拼死賣命,這樣的臣子真是怎麼賞都不過分,可咱們還真沒賞過老將軍什麼。”說到這兒故意問嬴則,“大王覺得是不是?”
宣太后說起話兒來真是絕,先誇司馬錯的品性,又責備嬴則涼薄,最後又替司馬錯表功,一字一句都是真情實話,硬是讓贏則無話可駁,半天,只能老老實實地說:“太后說的對。”
“你剛才說老將軍有兩個兒子,叫什麼來著……”
宣太后當然沒有老糊塗,她這叫揣著明白裝糊塗,非逼著嬴則說出兩人的姓名來。嬴則無奈,只得賠笑道:“長子叫司馬梗,次子叫司馬靳。”
“都立了功了?”
“是,都立了功。”
宣太后眯縫起眼來,嘴裡長長地“哦”了一聲:“哪個立的功大?”
司馬錯的兩個兒子都不簡單,司馬靳有西陵破敵之功,司馬梗有黔中血戰之勞,要說誰立的功勞更大些,這還真不好講。在太后面前嬴則也不必那麼較真兒,笑著說:“司馬梗是長子,他的功勞大些吧。”
宣太后又是“哦”了一聲,懶洋洋地問:“大王打算怎麼賞這個司馬梗?”
到這時嬴則實在沒話可回了,只好強笑道:“待我與眾臣商議之後,定要重賞。”宣太后看了嬴則一眼,沒再說下去,嬴則也急忙找個話題來搪塞,說了會兒閒話,退出去了。
宣太后要升賞司馬梗,背後當然是魏冉的意思。
宣太后這個人比誰都難纏,嬴則鬥得過天下人,卻偏偏鬥不過自己的母親。現在他被太后軟硬兼施,逼得吐了口,答應重用司馬梗,其實等於答應任命司馬梗為左庶長。因為司馬梗早已官至五大夫,再升一級,就是左庶長了。
商鞅變法時替秦國定下二十級軍功爵位,粗分起來卻只有士、大夫、卿、侯四等。五大夫是“大夫”之中最高的一級,而左庶長,卻是一個“卿”位,雖然兩個爵位只差了一級,可“大夫”和“卿”從意思上就是兩回事了。
可嬴則也知道,魏冉在朝中弄權,主要依靠的就是白起、胡陽、司馬錯三人手中的軍權,現在司馬錯病逝,這“三足鼎”好容易去了一足,若是任命司馬梗當了左庶長,不是等於把這“三足鼎”又補全了嗎?
在秦國,嬴則手中的王權時時被貴戚的勢力掣肘,很多時候,嬴則既爭不過這幫貴戚,又離不開他們,真是進退兩難。現在嬴則滿心不願意讓司馬梗做這個左庶長,卻又拗不過太后和貴戚們,沒辦法,只好硬著頭皮說道:“太后說的在理,此事容我想一想吧。”又說了幾句閒話,就從鳳閣殿退了出來。
其實這件事並沒什麼可想的,嬴則用話敷衍太后,只是把事情拖延一下,看能不能有什麼轉機。
想不到嬴則的拖延居然真有了收穫。
就在司馬錯去世的第三個月,從黔中郡傳來了緊急軍報:黔中郡的百姓大舉起事,連奪十五城,一直把秦軍趕到長江邊上去了。
強悍的楚人受不了秦人的殘酷虐殺,終於起事了。可惜此時郢都已經失守,楚王逃竄千里,楚地百姓群龍無首,面對虎狼般的秦軍,這場起義最終還是難以維持的。
但楚地的叛亂卻意外地給了嬴則一個整治政敵的藉口,立刻把魏冉找來,氣呼呼地說:“老將軍新喪,寡人痛悼未已,不想入楚大軍竟然亂了陣腳!將帥疏失,被流賊連奪黔中十五城,進逼長江!伐楚之勝半在黔中,今黔中得而復失,蜀郡守張若其罪甚大!”
嬴則聲色俱厲,口口聲聲要治蜀郡太守張若之罪。但明眼人都看得出,嬴則明裡在說張若,暗中卻要收拾司馬梗,因為司馬梗眼下正在黔中,其職司和張若差不多,秦王處分了張若,司馬梗怎能不被牽連?
司馬梗是魏冉加意提拔用來接替司馬錯之位的親信,當然不能任由秦王貶斥,早前他也想好了應對的法子,忙奏道:“大王,此番張若等人在楚地失利,雖然有罪,但仔細想來畢竟事出有因。當年老將軍率軍入楚,是有意吸引楚國精銳大軍西進,為武安君伐郢都做引子。其後老將軍在楚地以二十萬軍馬抗擊楚國四十余萬大軍,戰事艱難,直到武安君攻克郢都,楚人不能為戰,匆忙退散,然其兵力尚存。楚地湖澤廣大,山嶽縱橫,流散楚軍隱於其間,我軍兵少不能盡力剿除,以至於楚軍重新嘯聚,其戰力非一般流賊鼠竊可比……”
魏冉的話還沒說完,嬴則已經冷冷地問道:“武安君曾對寡人說道:楚軍如土雞瓦犬一觸即潰。現在穰侯卻說楚軍強悍善戰,這就怪了。”
魏冉的親信部將在黔中郡打了敗仗,話柄落在秦王那裡,自然任由人家去說,魏冉只能把頭一低,不吭聲了。
幾句話壓倒了魏冉,在嬴則看來這個勝利不比伐楚之役小,心裡很是得意,一張臉卻繃得比剛才更緊,語氣也更嚴厲了:“秦國以法制天下,公子犯法與民同罪!張若、司馬梗損兵失地,其罪甚重,寡人已發詔命,招此二人回咸陽論罪。”不等魏冉開口,又補了一句:“寡人也知道,這兩人都是有功之臣,司馬梗又是老將軍的長子,老將軍新喪,寡人不忍制裁其子,但張若身為蜀郡太守,代掌黔中兵馬,卻把仗打成這樣,實在可惡!必要從重治罪。”
嬴則很聰明,知道司馬梗是魏冉的心腹愛將,魏冉必然不顧一切出來力保司馬梗,弄不好又成了僵局。加上又是司馬錯的長子,司馬錯人緣一向很好,現在老將軍剛去世,自己就收拾司馬錯的兒子,別的朝臣看了也會心寒。嬴則的目的只是打擊魏冉的氣焰,遏制他的權勢,乾脆先說了幾句漂亮話兒,悄沒聲地放過司馬梗,把板子全打在張若的屁股上了。
蜀郡太守張若也是魏冉的親信,秦王打了張若,就如同打了魏冉,連一個張若都保不下來,魏冉還怎麼做秦國的相邦?
可魏冉也知道,自從商鞅變法以來,秦王手中就掌握了無上的權力,把孤家寡人的私心私欲用王法包裝起來,恃法橫行,無人能抗。現在秦王要用軍法擺佈張若,魏冉說什麼也沒有用,唯一的辦法就是迅速策劃另一場大戰,迎合秦王那鯨吞天下的勃勃野心,同時也借這場大戰掩護自己的親信,保護自己的勢力。
此時的大秦國已經擁有了翦滅列國一統天下的實力,魏冉心裡早有了殲滅六國的規劃,現在為了救急,魏冉決定把心裡的在主意提前拿出來和秦王商量。於是不再提張若和司馬梗的事,雙目微閉,把心氣略沉了沉,這才緩緩說道:“大王,伐楚之役大獲全勝,正是臣民歡慶之時,此時處分將領未免操之過急。且齊、楚兩強敗後,秦國已經沒有可匹敵的對手,該是大舉東進收服三晉的時候了。臣請大王考慮對魏國用兵。”
魏冉忽然提起伐魏之事,嬴則的心思立刻隨著他轉了過來:“穰侯覺得眼下是伐魏的時機嗎?”
魏冉拱手奏道:“臣以為正當其時。魏王遫剛死,新君繼位,國內勢必人心聳動,且新繼位的魏王圉軟弱無能,朝中又有田文、芒卯各自結為朋黨,鉤心鬥角。而秦軍大敗楚蠻,並地千里,奪取錢糧軍資無數,士氣正盛,何不挾破楚之威集兵東進,一舉擊破魏軍主力,逼迫魏王臣服于秦,打開東進的通道,聯合韓、魏之兵南向伐楚,再以強兵擊敗趙國,回過頭來兼併韓國,收服魏國,如此,秦國成就大事當在十年之內。”
身為秦國的執政重臣,魏冉所定的國策是先以秦國的強兵逐次擊敗齊、楚、魏、趙各國大軍,待六國盡數衰落之後,就從韓國開始逐次兼併六國。依這樣的國策,秦國伐齊,敗楚兩戰兩捷,也到了打擊魏國的時候了。可要說立刻對魏國用兵,嬴則卻有不同看法:“魏國居於中原,土地肥沃人口眾多,兵員充足,魏人又善築城,各處防務緊密,我軍攻魏縱能奪得城池,卻很難殲滅魏國大軍,穰侯說的一舉擊破魏國,只怕不容易。”
對魏國這一戰魏冉早就胸有成竹,微微一笑,起身走到地圖前:“自從攻克安邑,這些年秦軍步步推進,直抵魏國的南陽郡,為阻止秦軍東進,魏國在南陽郡的軹邑、河陽、溫縣、邢丘到處設防駐軍,想從南陽郡殺進魏國腹地,確實難有進展。”說到這裡忽然伸手指向南面:“大王請看,黃河以南韓、魏兩國接壤之處有一座大城,名叫華陽,出了華陽就是魏國的山氏、榆關,而大樑就在東邊兩百里處,若我軍出華陽,就如同一柄利劍直刺入魏國的腰肋!魏王必然集結所有軍馬到榆關來迎戰秦軍。”
說到這裡,魏冉撚須而笑,故意不說下去了。嬴則忙走到地圖前細看,深思良久才問:“華陽在韓國之東,函谷關在韓國之西,我軍怎麼才能到華陽?”
“自然是向韓國借道。”
見秦王沉吟不語,魏冉弓著腰賠起一副笑臉:“秦韓兩國早已結盟,如今大王挾破楚之威引軍東指,宇內震撼,韓王焉能不懼?大王只要派一介之使到新鄭,告知韓王:秦軍擊魏,借道于韓,若韓王不允,秦國大軍彈指之間就可以滅了韓國!韓王咎敢不答應嗎?”
興兵破魏,威逼韓王,這都是嬴則喜歡幹的事,不由得來了精神:“穰侯覺得伐魏之役要用多少兵馬?”
“我軍若出華陽,魏王必然調集手頭所有兵馬出戰,臣估計兵力當在二十萬以上,秦軍要佔優勢,出兵就當不少於三十萬。”
“何人為上將軍?”
“臣以為可命武安君為上將軍,司馬靳、司馬梗為其附車。調關中之兵五萬,函穀之兵十萬,漢中軍馬十萬,再從蜀郡抽調五萬兵力也就夠了。”
半晌,嬴則點了點頭,說了聲:“甚好。”沉吟片刻,忽然又說:“穰侯也知道,左庶長之職出缺已久,到今天也沒補上,眼看大軍又要攻魏,總要有個能臣補上這個空缺才好,穰侯覺得有什麼合適的人選嗎?”
魏冉這個人精明得很,借著伐魏的機會,不動聲色之間把司馬梗、張若都調到戰場上去了,這麼一來,制裁這兩個人當然無從提起。嬴則也不糊塗,早看出魏冉的計畫暗藏私心,可秦王也有自己的打算,故意不說破,卻在這個時候提出“左庶長”的空缺來,又故意問魏冉的意思,事情很清楚,就是讓魏冉把左庶長的職缺吐出來,交給嬴則提拔的親信將領,以此換取對司馬梗、張若二人的寬待。
君王和權臣之間也常常會做些交易,以本逐利,討價還價,和市井間的商人差不多。早前宣太后用司馬錯的名望和戰功替司馬梗買一個左庶長,嬴則口頭答應,卻沒交貨。現在魏冉向秦王討價,以一場大戰保全兩個親信將領,秦王又還了一個價,要用這兩個將軍的前程換一個左庶長的位子,魏冉略一沉吟,已看出這筆買賣做了是虧,不做,更虧。
好在王宮裡損失的利益,還有可能從伐魏之戰中撈回來,對魏冉來說,這算是放長線釣大魚吧。
也就一眨眼的工夫,魏冉已經把這筆買賣的厚薄盈虧算透了,也決心和秦王做這筆交易,於是拱手笑道:“大王說的對,左庶長之缺不宜久空,五大夫王齕有勇有謀屢立戰功,足堪重任,臣以為王齕可為左庶長。”
聽了這話,嬴則臉上有了一絲笑意,嘴裡說:“就依穰侯吧。伐魏之事甚急,且就興兵之事擬個奏章,儘快來報。”魏冉領命告退。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