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日本妖怪物語(第二版)
  • 日本妖怪物語(第二版)

  • ISBN13:9789620437861
  • 出版社:香港三聯書店
  • 作者:王新禧
  • 裝訂/頁數:平裝/356頁
  • 規格:23cm*15cm (高/寬)
  • 出版日:2015/08/28
  • 中國圖書分類:日本地方志
定  價:NT$530元
優惠價: 88466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13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網羅古往今來各路神怪
一本讀懂日本妖怪奇譚
夜行百鬼、群妖爭競,為我們打開一個華麗絢爛的幻想世界!

在白雪皚皚的富士山下、從怒濤洶湧的瀨戶內海、由繁茂蔥鬱的千葉之森,走出了雪女、海坊主、山童、天狗……百鬼夜行,群妖爭競,究竟這如許眾多的日本妖怪,有如何的來歷身世?又有哪些扣動心弦的傳說?

本書以各自獨立的短篇串成,按時代順序,講述了日本的神話源起、奇譚怪聞、妖怪的類型及特色等。

作者以淡筆的巧述,結合細緻濃墨的描摹,將那些美麗的怨靈,真實刻劃於紙上;把本來駁雜繁複的“妖事”,從字裡行間立起來,還其鮮活的原貌。

就讓本書作者提燈引路,帶您進入日本怪談的嘉年華吧!
王新禧,浙江大學日語研究生畢業。《奇幻世界》《幻王》等雜誌專欄作家。已經出版《怪談》、《日本妖怪奇譚》、《中國神話》、《百物志》等。

自 序

 

櫻花之美與妖異之魅

        「欲問大和魂,朝陽底下看山櫻。」櫻花熱烈、純潔,短暫燦爛隨即凋謝,不污不染、乾脆利落,因此被看成日本精神的象徵,並尊爲「國花」。

怪談,虛無飄渺、幻化無常,一個個幽靈鬼魅的傳說,帶著凜然幽微之美,在搖曳的燭光下,自講述人口中娓娓道來,不教人血脈賁張,卻讓不可思議的感覺悄悄爬上背脊……

日本,就是這樣一個具有鮮明兩面性的國家,既有櫻花之美,又兼妖異之魅。時而如櫻花般浪漫、文雅、溫和謙讓,時而又如鬼魅般殘酷、陰險、刻板古怪,甚至瘋狂。對於日本人,無論是孟德斯鳩還是本尼迪克特‧都給出了一套複雜的刻劃。

善變的民族性格,造就了日本文化的獨特性與多樣性。在世界文明坐標中,其文化底蘊可說是一件「百衲衣」,主要由中國、歐美及本土諸種因素混和而成。說得直白點,日本就是個熱衷「拿來」別國文化後,再重新包裝販售的國家!但它「複製」的手段高明、技巧嫺熟,借鑒模倣外來文明時,能迅速地吸納消化成爲自身的嶄新創造力,進而推動本國文化發展。舉凡文學、繪畫、音樂、建築等諸領域,無不如是。而流傳千年,至今已蔚爲壯觀的日本妖怪文化,亦是其中的一個典型。

《左傳》載:「天反時爲災,地反物為妖。」不符合自然規律的事物就是「妖」。對人類而言,妖怪是不可思議的超自然現象,也是盡力隔絕的奇異存在。它們被視爲不吉的威脅,或是愚昧的迷信。然而這兩種通常的看法,並無助於人類眞正瞭解妖怪。即使有汗牛充棟的各類神怪作品可供考鑒,但依然無法盡釋人們心中的迷惑。

近年來在中國,神幻之風勁吹,西方的美人魚、獨角獸、半人馬、吸血鬼等等,伴隨著《魔戒》、《哈利‧波特》、《納尼亞王國》等熱潮,席捲神州大地。但面對與我們一衣帶水、同文同脈的日本神幻文化,卻似乎欠缺必要的瞭解與透析。在白雪皚皚的富士山下、自怒濤洶湧的瀨戶內海、由繁茂蔥鬱的千葉之森、從薄霧籠罩的古墓墳場,走出了雪女、海坊主、狐妖、河童、天狗……夜行百鬼,群妖爭競,為我們打開一個華麗絢爛的幻想世界。那奇異的、遙遠的、全然陌生的鬼怪物語,像一枚枚葉子,舉起來對著太陽細看,脈絡中湧動著的是島國男女的辛酸、哀怨、喜樂、不捨,竟不可思議地使人有種奇特的親切感。究竟這如許眾多的日本妖怪,有如何的來歷身世?有怎樣的性格差異?又有哪些扣動心弦的傳說?就讓筆者提燈引路,放膽打開歷史與想像的魔法盒,帶您進入日本怪談的嘉年華吧!

這本書,以各自獨立的短篇串成,按時代順序,講述了日本的神話源起、奇譚怪聞、妖怪的類型及特色等,自然,也免不了諸多人與妖之間的傳奇情事。筆者試圖以淡筆的巧述,結合細緻濃墨的描摹,將那些美麗的怨靈、蒼涼的悲哀、無奈的抉擇、枯寂的執念,眞實刻劃於紙上。同時,熔知識性與趣味性於一爐,既有嚴謹治學的鉤沉梳理,又有民間說書講史的韻味。以那時那人那事的腔調語氣,緩緩鋪陳出情節,將本來駁雜繁複的「妖事」,從字裡行間立起來,還其鮮活的原貌。這許許多多讓我們歎氣、驚恐、頓足、思索的傳奇,與其說是談鬼說怪,不如說是摹畫人間景象。

筆者不敢妄稱打通「古今八脈」,在神話歷史間進得去又出得來。如果這本穿梭於人界和異界的書,能給奇幻、神話、靈異、歷史愛好者,以及諸位日本文化研究者,以哪怕薄物細故的裨益,那都將成爲我如願以償的喜悅。

最後,小詩一首,以記今次日本怪談之旅:

 

浮生如繪夢,恍惚一青燈,

搖曳步步行,轉瞬雲煙散。

百鬼夜遊奇,野狐撞鐘異,

妖魅隨心生,儼然諸法相。

哭笑紛紛揚,不過逢場戲,

凝眸即消逝,轉身幽然在。

 

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飆塵;

人生處一世,去若朝露唏。

虛無天地間,忽如遠行客;

生當復來歸,死當長相思。

幻夢終有破滅時,一切只是一瞬間。

閒看花開花落,可惜不在庭中。

牽攣如此意,邊走邊唱遊;

存亡永乖隔,一一隨同。

自序

 

概述 妖怪誕生

【日本妖怪文化發展史】  六

【造鬼運動:日本怪談文學】  一○

【妖怪造型師:日本妖怪畫】  一五

【魅影志異:妖怪電影】  二○

 

第一章 島國初誕

【「五別天神」創世】  二八

【神世七代】  二九

【第三代諸神】  三三

【三貴子──天照大御神、月讀命、須佐之男命】  三七

【八岐大蛇之退治】  四二

【大國主神】  四六

【天孫降臨】  五四

 

第二章 大和時代

【神武東征】  六三

【日本武尊】  七○

【般若】  七七

【人魚傳說與八百比丘尼】  八一

【狐大仙──稻荷神】  八五

【修驗道祖師──役小角】  八九

【浦島太郎遊龍宮】  九二

【桃太郎】  九七

【貍貓】  一○四

【河童與山童】  一一一

 

第三章 平安時代

【斬妖除邪──陰陽師】  一二一

【楓女紅葉狩】  一三二

【宇治橋姬】  一三七

【酒吞童子】  一四一

【茨木童子(羅生門之鬼)】  一四五

【葛葉與玉澡前】  一四九

【貓有九命──貓妖】  一五六

【日本第一大魔王──崇德上皇】  一六二

【從頭號怨靈到學問之神──菅原道真】  一六七

 

第四章 幕府迷夢

【鎌倉戰神──源義經】  一七七

【夢幻花──平敦盛】  一八七

【天狗】  一九三

【犬神】  一九七

【道成寺的吊鐘】  二○○

【黑塚鬼婆】  二○四

【山姥】  二○七

【丑時之女】  二一二

【座敷童子】  二一五

【雪女】  二一八

 

第五章 戰國風雲

【第六天魔王──織田信長】  二二五

【里見八犬傳】  二三一

【牡丹燈籠】  二四一

【妖刀村正】  二四八

【黑百合之殤】  二五二

【邪門姬】  二五四

 

第六章 江戶時代

【七福神】  二六一

【招財貓】  二六九

【光面妖】  二七三

【歡喜神仙台四郎】  二七六

【盲俠座頭市】  二七九

【飛頭蠻與轆轤首】  二八二

【澀谷櫻花】  二八九

【數盤子的阿菊】  二九三

【江戶醜女阿岩】  二九六

【都市傳說之怪】  三○三

 

附錄 細數百鬼

【女妖】  三一二

【山海之怪】  三二二

【家居建築之怪】  三二八

【器具之怪】  三三二

【動植物之怪】  三三八

【人里之怪】  三四二

概述 妖怪誕生──日本妖怪文化綜述

 

聽到那聲音,就會覺得似乎有什麼東西在那裡……你會按捺不住內心的衝動去幻想那東西是什麼模樣?雖然看不見,但你就是知道確實有什麼東西在那裡。來自個體遭受到監視或威脅的恐懼和直覺,妖怪就是這樣誕生的。

──水木茂《妖怪天國》

 

【日本妖怪文化發展史】

日本妖怪的來歷,較通行的說法是百分之七十的原型來自中國,百分之二十傳自印度,最後百分之十才是東洋土特產。而「妖怪」一詞,在江戶時代才由中國傳入日本,在此之前,日語裡皆以「化物」或「物怪」稱之。日本是號稱有八百萬神的國度,妖怪數量多到令人汗毛直豎。抱持著「萬物皆有靈」的宗教觀,日本每一座城市、每一個鄉村、甚至每一條街道,以及大到廟宇樓閣、小到鍋碗瓢盤,都有著屬於自己的神明與魔物。如此眾多的妖怪,正是長久以來潛藏在日本人內心深處的神秘主義傾向的具體呈現。這些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異界生物,一起構成了日本光怪陸離、眾說紛紜的妖怪世界。

遠古洪荒時代,人們的生存空間狹小。白天,必須面對野獸環伺、危機四伏的叢林和原野;每當夜幕降臨,無邊無際的黑暗又將人們呑沒。人們在種種未知中,對抗著隱藏於自然界背後看不見的神秘力量。自然條件的惡劣,孕育了妖怪傳說滋長的先天環境。

日本,又是一個多山面海的國家,地形狹長、森林繁茂,火山、地震、海嘯等自然災害頻發。對於大自然創造與毀滅這兩種偉力,弱小的人類必然既感恩又敬畏。原野、江河、深山,都是人們難以把握的存在。看不見、摸不著、無法控制的力量,無形無質的事物已經超越了人類常識所能理解的範疇,可這總得有個說法吧?總需要有個解釋災厄、處理恐懼的闡釋吧?諸神由此誕生。人們以此來解釋未知之物,安慰心底因未知而產生的恐懼與無力感。然而對超自然偉力的敬仰,總是帶有雙重性。光明的、善意的、溫暖的力量,人們敬之爲「神」;但神衰落後而產生的黑暗的、恐怖的、跪異的惡之力量,又如何解釋呢?神因此被分爲了好壞兩面,惡的一面聚集了人心巨大的妄念,便成爲了妖怪。

日本早期的原始神話和怪談,都是人類原初的恐懼,伴隨著先民質撲的生活,顯得率眞、坦蕩,並無機巧與花樣百出。這是因為日本的神,最初並沒有人的性格特點,而只具有強大的自然神的特徵。但在五世紀到八世紀的國家體制形成過程中,由於天皇和貴族們希望統治階級獲得超越世俗的地位,於是將他們的祖先和神聯繋在一起。日本的神便開始有了人的性格特徵。

進入封建時代後,日本的社會形態以農耕爲主、漁獵爲輔,鄕農野老們閒暇之餘,圍坐在田間地頭,聽著蟲鳴蛙叫,將祖輩留下來的幻想傳說當成枯燥生活的調劑品,各自在口頭進行著添油加醋的再創作,一個個糅合著鄕土味的民間故事就這樣生成了。妖怪的主題自然是其中的大熱門。人們懷著對未知的好奇,探索嘗試著,以各種妖怪的想像,來解讀難明的事物,把不可解的現象加以合理化,千奇百怪的妖怪傳說使這個民族奔湧著幻化無常的鮮活血液。妖怪成了人與自然溝通的橋樑,成了天地萬物和諧相處的平衡點。

西元五世紀,佛教從中國傳入日本,一些神話故事也借由佛經東渡扶桑;隨後,中國古典志異筆記也大量流入日本。佛教神話、古典中國玄幻故事與日本本土妖怪傳說嫁接結合,開始成爲街頭巷尾的談資。

從此,擁有鮮明鄕土特色和民族性格的東洋妖怪,由民間的口耳相傳發軔,在島國的每一個角落裡生根、開花、結果,長期佔據了日本文化舞台的重要一角。伴隨著對靈異事物探索的好奇心,源源不絕的妖怪被「發明」了出來,也有眾多源於中國的「進口貨」被引進來,更有一大幫創造好手們杜撰出新的各式妖怪。妖怪越來越多,它們的身影從古代的民間傳奇、浮世繪,到當今的影視、動漫和遊戲,五花八門、大行其道,終於演變成為一種文化。

妖怪在日本文化領域的全方位滲透,是如此地根深蒂固、如影隨形,以至於日常生活裡都離不開與之相關的俗語引用。比方傳說中河童愛吃黃瓜,因此海苔捲黃瓜的壽司,就叫做「河童卷」;家裡如果娶了個特別厲害的惡媳婦,就稱為「鬼嫁」;說人長了個「天狗鼻子」,那是在批評人家驕傲自滿;如果說「鬼生霍亂」,是指英雄也怕病來磨;「把鬼蘸了醋吃」,則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同義語;中國人所說的「貓哭耗子假慈悲」,在日本叫作「鬼口邊唸佛」;而在立春的前一天,日本還要舉行「撒豆驅鬼」的活動,諸如此類,不一而足。因此可以說,妖怪已經成爲沉澱在日本人意識底層的東西,隨時都可能從生活中跳出來。

在人們年深日久的積累和整理下,譜系完整、類別繁多的「妖怪世界」形成了,日本人將妖怪作爲一門專門的學問去研究。十九世紀,最先採用「妖怪學」這一術語的「明治妖怪博士」──哲學家井上圓了(一八五八至一九一九),站在打破迷信的立場上、以科學精神研究妖怪,點燃了近代日本妖怪學的火種。他投入巨大精力研究妖怪。一八九一年,創立了妖怪研究會,開設講壇,刊行妖怪學講義錄,大力推廣啓蒙。他在《妖怪學》和八卷巨著《妖怪學講義》中深入考察了不同的妖怪,開啓了針對妖怪的有體系研究。「妖怪」也變成了一個具有學術意涵的詞彙。

妖怪學在日本民俗學研究譜系下,也佔據了一塊重要的位置。民俗學家們非但沒有將妖怪視爲異端,或是人性的陰暗面,反而對妖怪有著極其濃厚的興趣。著名的妖怪民俗學者柳田國男(一八七五至一九六二)即是其中一位。他是日本從事民俗學田野調查的第一人,他認爲妖怪故事的傳承和民眾的心理與信仰有著密切的關係,通過分析說唱故事和民間故事,即可獲知本已無法知曉的玄異世界。他將妖怪研究視爲理解日本歷史和民族性格的方法之一,其代表作品《遠野物語》以知識人的筆墨,描繪了一個充滿原始自然氣息,迥異於都市空間的妖異之地,詳述了天狗、河童、座敷童子、山男等妖怪,使他們聲名大噪。一九三九年,柳田國男編撰了《全國妖怪事典》,涵蓋了日本大多數妖怪的名目,為後世的妖怪學研究開啓了一個更廣闊的視野。柳田國男一生的思想精華,集中於《妖怪談義》、《民間承傳論》、《國史與民俗學》等書中,迄今仍是研究日本妖怪學與民俗學的必讀著作。

研究妖怪學,與其說是一種個人性的書房夜戲,倒不如視為探尋人生意義的一個切口。所謂「百鬼」,其實正是人性的種種縮影,恰似臨水照人,映出自身。竭力向未知的靈異領域進行探索,從人文角度而言,具有相當正面的意義與價値。

日本妖怪數目眾多,妖怪學裡對其進行了必要的分類,方式有多種,較爲通行的是依照形成原因,粗分爲「傳承妖怪」和「創作妖怪」兩大系統。

傳承妖怪,即至少在民俗學中流傳了兩個世紀以上的傳統妖怪,必須具備實際的地名、人名以及確切的時間;創作妖怪,則大多是由近現代作家或畫家杜撰出來的,且部分還受著作權法保護的妖怪。

儘管科學與理性已經支配了當代世界,但妖怪或許離人類並不遙遠。那些曾經被我們忘記卻依然存在,被我們遺棄卻依然生長的各色妖怪們,透過交錯寫意的二維空間,從與我們平行的另一個世界活生生地跳將出來。悠長的人生道理,狡黠地隱藏在簡單平淡的故事後面,藉著「怪談」的名義,喧囂地粉墨登場,通過一部部文學作品、一幅幅繪畫、一幕幕影像,描述著一個個或驚悚或傷懷或奇趣的靈異傳說。

 

【造鬼運動:日本怪談文學】

日本人通常把本國的鬼怪故事,稱爲「怪談」。從怪異裡延伸出來的超自然現象,是靈感的極佳素材,也是文學創作不可欠缺的養分。

《搜神記》云:「妖怪者,蓋精氣之依物者也。氣亂於中,物變於外,形神氣質,表裡之用也。」受中國儒家「子不語怪力亂神」的影響,妖怪、靈異的書寫,在二元對立的道德觀影響下,始終是受到排擠、壓迫的一群,它們被摒除於正典以外,不被官方所認可,卻透過街談巷議、野史筆記,保存了下來,並代代因襲。日本的怪談創作,首先體現在民間文學上。遠在文字未誕生前,各種妖異傳說就在民眾間口耳相傳,講故事者為吸引聽眾,往往即興添加內容,因此每個傳說都得到逐步地完善。有心的民間文人,收集整理村野夜話、茶餘閒聊,結集成書,遂將怪談版本漸漸固定,妖怪文學由此慢慢發展起來。這些道聽途說的傳奇,或論靈異鬼神、或說人世因緣,在僵化的體制下,讓百姓們在沉悶的生活之中,也能擁有一些私密的解放空間。

夜雨淒清、妖風濃霧,清瘦的執筆者,對著斜窗黑案,煎出一盞異香撲面的茶來,輕呷一口,然後蘸了唐土來的煙墨,鬼使神差地寫就篇篇異談。然後這些異談又通過改編成爲能劇、傀儡戲、落語等民間藝術形式,口耳相傳,逐漸滲透深入到了老百姓的精神生活中。

日本的怪談文學,可遠推至中國唐太宗時期。彼時日本選派大批遣唐使前來中華,在問道、學習之餘,也將當時中國民間流行的六朝志怪、隋唐傳奇等作品,或翻譯或抄錄回國,直接影響了日本志怪文學的創作。《今昔物語集》、《日本靈異記》和《宇治拾遺物語》是其中較成功的代表作。

與描繪宮廷貴族生活的其他物語相比,《今昔物語集》無緣於優美、奢華,屬於典型土生土長的「下里巴人文學」。這部平安朝末期的民間故事集,約成書於十二世紀上半葉,總共三十一卷,包含故事一千餘則,分爲「佛法、世俗、惡行、雜事」諸部。其創作方式,頗類似於我國清代蒲松齡的《聊齋志異》。每年夏季,大納言源隆國必到宇治橋度假納涼。凡是從那裡路過的農夫野老、販夫走卒,他一律叫住,令其講述各種逸聞故事、地方奇談,並一一筆錄下來。這些故事累積起來,便成了《今昔物語集》。

因此,《今昔物語集》駁雜的內容不是面壁虛構,而是廣泛採集自民間,這使得該書先天就具有了濃郁的親民色彩,爲老百姓所喜聞樂見。其內容虛實結合,在詳述歷史、地理典故的同時,又夾雜怪異傳聞,並穿插了不少勸善懲惡、因果報應的情節,可以說是後世同類文字的源頭活水。芥川龍之介評價該書「充滿野性之美」、「是王朝時代的《人間喜劇》」,可謂一語中的。

江戶時代,妖怪被賦予了具體而固定的形象,且配有完整的說明體系,怪談文學也步入了繁盛期。這與都市化和庶民階層興起有著很大的關係,反映了當時社會意識的轉變對於民情風俗的影響。這時期的怪談故事經過創作者的去蕪存菁、昇華演繹,在城市人口大量增加的推動下,不斷發酵,演變成自體繁衍的強大文學類型。脫逸的人心成爲了妖怪活躍的舞台,散發著墨香的書本則成爲妖怪作品孕育的沃土 。

最先出現的怪談、奇談集,以《曾呂利物語》、本多良雄的《大和怪談物語集》爲代表。其後,中國明清古典小說大批登陸日本,在《剪燈新話》、《三言》的影響下,淺井了意創作了《御伽婢子》,都賀庭鐘推出了《古今奇談英草紙》,皆可算是日本怪談文學的經典之作。「御伽」本意爲陪侍、陪伴。「御」是敬語,「伽」的意思是陪無聊者對談解悶。《御伽婢子》成於寬文六年(一六六六),共十三卷六十七篇,其中十九篇是《剪燈新話》的翻寫之作。《剪燈新話》中故事的地點、人物以及背景環境,均由中國移植至日本,部分篇名和故事内容也做了改動,使之更符合日本民眾的口味。而《古今奇談英草紙》共收錄作品九篇,其中八篇是將馮夢龍的《三言》加以改編,使其日本化的作品。它們或借原故事情節講述日本人物故事,或改換人物敘述日本史實,給閱讀者帶來了十分新鮮的感受,因此吸引了一批欣賞口味較高的讀者。

在吸收和借鑒中國神怪小說的基礎上,日本作家由翻寫、仿作走向了創新。上田秋成(一七三四至一八○九)的《雨月物語》就是其中的佳構。《雨月物語》的書名本身即源自《牡丹燈記》中「天陰雨濕之夜,月落參橫之晨」句,也就是「雨月寫的鬼怪故事」。

該小說脫稿於一七六八年,由九個主題明快、結構緊湊的短篇構成。上田秋成是江戶時代的大家,與浮華繁美的平安閒文比起來,「雨月」只見其凌厲,不見其婉約。書中採用了大量的典故和傳說,略帶鄕土味的行文,令字裡行間處處靈光閃動。作者在情節的構築中,不僅僅是把怪異作爲一種獵奇的現象加以描繪,而是重在挖掘人類生存過程中的喜怒哀樂。談鬼論神,一如描摹人間,同樣是沒完沒了的「愛恨情謦」。人的本性在亂世的環境下,通過夢幻般的淒美筆調,完全展現在讀者面前。一篇篇地讀,一陣陣的心驚,於是深夜裡,寒氣漸漸入骨,又如一把利錐刺心,驚痛莫名。透過《雨月物語》,我們知道了原來怨鬼癡怪的故事,扶桑與中般無二,然而更爲淒豔懾人,渾然沒有聊齋中的香豔情濃。

江戶時代各種怪談在民間已十分流行,以至於幾乎每個人都能說上那麼兩三個。彼時的人們熱衷於玩一種叫「百物語」的遊戲。玩法是在深夜時,一群朋友一律身穿青衣,聚攏在暗室內,點燃一百根白蠟燭,蠟燭旁邊安置一張小木桌,其上擺放一面鏡子。大家輪流說一個詭異的故事,在暗影幢幢中感受恐怖的氣氛。每人講完,就離開自己的座位,吹滅一根蠟燭,接著從鏡中照一下自己的臉回到原位,然後換下一位講。直到講完第九十九個怪談後,剩下最後一根蠟燭,大家都斂口不語,圍坐著等待黎明,到太陽出來後便各自回家。相傳在日出前若有人吹熄那最後一根蠟燭,就會引來鬼魅,被吸走靈魂。所以說故事的人都會十分警惕,時刻默記著次序數字,絕不讓自己變成最後一個。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無庫存之港版書籍,將需向海外調貨,平均作業時間約3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

為了縮短等待時間,建議您將港書與一般繁體書籍分開下單,以獲得最快的取貨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