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7
  • 呂氏春秋管窺

  • ISBN13:9789888340361
  • 出版社:香港中華書局
  • 作者:何志華
  • 裝訂/頁數:平裝/318頁
  • 出版日:2015/08/28
  • 中國圖書分類:雜家
定  價:NT$440元
優惠價: 88387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11 點

庫存:7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呂氏春秋》是戰國末年秦國丞相呂不韋組織其門客集體編纂而成的著作,匯集了先秦各家之精粹,是雜家的代表作。然而,歷來學術界對《呂氏春秋》的關注及研究卻比其他各家著述少。本書作者何志華教授是香港研究《呂氏春秋》的少數學者,他結合多年的研究所得,整理並撰寫成《呂氏春秋管窺》一書,重新探究《呂氏春秋》的成書源起、結構編次、思想內容等等。

本書除了深入論述《呂氏春秋》的作者及其撰寫原因,闡釋貴生、養生、治身、治國等核心思想內容外,更特別挑選研究爭論較多之議題,輔以豐富的文獻資料進行考證,對《呂氏春秋》的成書年代及編排結構提出嶄新的看法。此外,本書又比較相關文獻具體書證加以對讀,說明《呂》書與先秦諸子的因襲關係,又整理高誘對《呂》書之《注》,闡述其注釋體例,並列舉《呂氏春秋》高誘注解書證,以見高注於經學考據的重要作用。
何志華,現任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主任、博士生導師、中國文化研究所劉殿爵中國古籍研究中心主任、榮譽研究員,著述甚豐,包括專著《文子著作年代新證》、《經史考據:從〈詩〉〈書〉到〈史記〉》、《高誘注解發微:從〈呂氏春秋〉到〈淮南子〉》,另主持中國古代文獻互聯網站「漢達文庫」,收錄甲骨、金文、簡帛出土文獻、先秦兩漢以迄魏晉六朝傳世典籍、中國古代類書等文獻資料超過八千萬字。

自序

第一章 《呂氏春秋》的作者及其編撰原因

第一節 自羞不如戰國四公子及荀卿之徒說

第二節 沽名釣譽說

第三節 賤己出身、立言不朽說

第四節 收攬眾譽,取秦而代之說

第五節 一統藍圖說

第六節 諷刺箴規說

第七節 羈客窮愁說

第八節 帝王之書說

第九節 統合學術說

第十節 東學西移說

 

第二章 《呂氏春秋》編排結構重探

第一節 〈十二紀〉與〈八覽〉所見互見文獻現象及兩者成書年代蠡測

第二節 〈八覽〉首篇〈有始覽〉所見〈八覽〉、〈六論〉互見文獻現象

第三節 王利器提出《呂》書編次當為〈六論〉、〈十二紀〉、〈八覽〉

 

第三章 《呂氏春秋》成書於「維秦八年,歲在涒灘」解

第一節 干支紀日法

第二節 歲星紀年概說

第三節 超辰之說

第四節 〈序意〉「歲在涒灘」一語所衍生之問題

第五節 秦、漢兩朝曆法之別

第六節 《漢書.律曆志》兩記干支紀年與太歲在某不合例證

第七節 「維秦八年,歲在涒灘」解詁

 

第四章 《呂氏春秋》核心思想探究

第一節 「貴生」論說概述

第二節 「養生說」概述:兼論「養生說」與稷下黃老學說之關係

第三節 「時機論」概說

第四節 「治身治國一理」論說

第五節 「因而不為」之具體治國政策

第六節 治身治國的共同理念

第七節 「賞罰論」與法家學說淵源關係

 

第五章 《呂氏春秋》與先秦諸子關係重探

第一節 《呂氏春秋》與儒家思想的關係

第二節 《呂氏春秋》與道家思想的關係

第三節 《呂氏春秋》與墨家思想的關係

第四節 《呂氏春秋》與陰陽家思想的關係

第五節 《呂氏春秋》與農家思想的關係

第六節 《呂氏春秋》與名家思想的關係

 

第六章 《呂氏春秋》高誘注解體例

第一節 稱引師說例

第二節 闕疑例

第三節 聲訓例

第四節 考文例

 

第七章 《呂氏春秋》高誘《注》於群經考據之用

第一節 校訂今本經籍訛誤

第二節 保留經籍古本舊貌

第三節 釐清經學舊說

 

參考書目

第一章 《呂氏春秋》的作者及其編撰原因

    東漢班固《漢書.藝文志》以為《呂氏春秋》乃「秦相呂不韋輯智略士作。」《呂氏春秋.序意》啟首說:「維秦八年,歲在涒灘,秋,甲子朔,朔之日,良人請問〈十二紀〉。文信侯曰:『嘗得學黃帝之所以誨顓頊矣,爰有大圜在上,大矩在下,汝能法之,為民父母。』」文信侯即指呂不韋,可見呂不韋乃《呂》書編纂之主導者,當無可疑。及至《史記.呂不韋列傳》又言:「呂不韋乃使賓客人人著其所聞。」可知實際撰著者並非呂不韋,而當為不韋門客。

    呂不韋門客學派眾多,前人論之甚詳,概有下列數家:

    一、儒家學派:清陳澧《東塾讀書記.讀諸子》:「《呂氏春秋》多采古儒家之說,故可取者最多。古之儒家,多偉人名論,其書雖亡,其姓名雖湮沒,而其言猶有存者。」

    二、荀子學派:清包世臣《藝舟雙楫.論文二》:「而呂子集論諸儒,多荀子之徒也。」近人劉文典云:「《呂氏春秋》作者,多荀卿弟子,故用字多與荀卿同。」

    三、法家學派:錢穆《先秦諸子繫年.呂不韋著書考》:「李斯入秦,為不韋舍人,呂覽之書,斯亦當預。」按錢說有據,《史記.李斯列傳》:「會莊襄王卒,李斯乃求為秦相文信侯呂不韋舍人,不韋賢之,任以為郎。」

    四、稷下學派:戰國時齊國國都城門名為「稷門」,稷門附近有一地域曰「稷下」,乃戰國時期知識分子聚集之地,《史記.田敬仲完世家》記述齊宣王好賢的故事:「宣王喜文學游說之士,自如騶衍、淳于髡、田駢、接予、慎到、環淵之徒七十六人,皆賜列第,為上大夫,不治而議論。是以齊稷下學士復盛,且數百千人。」裴駰《史記集解》引劉向《別錄》云:「齊有稷門,城門也。談說之士期會於稷下也。」此即所謂「稷下學派」。《呂氏春秋》養生論提出精氣說,即以稷下學派相關學說為根據,據此推算,呂氏門客當有出身自稷下學派者。

    《呂》書博採各家之言,舉凡道德、陰陽、儒、法、名、墨、兵、農諸家學說,悉可通過《呂》書得其大要,因稱雜家。此後《漢書.藝文志》、《隋書.經籍志》、《舊唐書.經籍志》、《新唐書.藝文志》、《宋史.藝文志》,乃至清代編纂的《四庫全書》,以及私家藏書目錄,均將《呂氏春秋》歸入「雜家」。《呂氏春秋》作為雜家文獻之代表著作,呂不韋緣何有此構想?不韋門客為何立意編撰此一兼包各家思想之學術巨構?後世學者深考其中因由,雖稱眾說紛紜,莫衷一是,然亦各有所據,不無道理,今謹將歷來論說分類羅列,概述如下:

 

第一節 自羞不如戰國四公子及荀卿之徒說

    呂不韋所以編撰《呂氏春秋》之因由,最早加以論述者,乃見《史記》。《史記.呂不韋列傳》云:

 

    當是時,魏有信陵君,楚有春申君,趙有平原君,齊有孟嘗君,皆下士喜賓客以相傾。呂不韋以秦之彊,羞不如,亦招致士,厚遇之,至食客三千人。是時諸侯多辯士,如荀卿之徒,著書布天下。呂不韋乃使其客人人著所聞,集論以為八覽、六論、十二紀,二十餘萬言。以為備天地萬物古今之事,號曰《呂氏春秋》。

 

始皇登基,國勢極盛,《史記.秦始皇本紀》云:「莊襄王死,政代立為秦王。當是之時,秦地已并巴、蜀、漢中,越宛有郢,置南郡矣;北收上郡以東,有河東、太原、上黨郡;東至滎陽,滅二周,置三川郡。呂不韋為相,封十萬戶,號曰文信侯。招致賓客游士,欲以并天下。」呂不韋以為強秦可以「并天下」,自與天下好賢者相比。當時,戰國四公子以親賢得名,楚有春君「客三千餘人,其上客皆躡珠履」,齊有孟嘗君「食客數千人,無貴賤一與文等」,趙有平原君「喜賓客,賓客蓋至者數千人」,魏有信陵君「為人仁而下士〔……〕士以此方數千里爭往歸之,致食客三千人。」至於各家學說方面,則有荀卿之徒著書佈天下。呂不韋既已為相,亦招致賓客游士,欲與四公子相比,因而編撰《呂》書以與四公子分庭伉禮。

    南宋黃震《黃氏日鈔》嘗言:「《呂氏春秋》者,秦相呂不韋恥以貴顯而不及荀卿子之徒著書布天下,使其賓客共著〈八覽〉、〈六論〉、〈十二紀〉,竊名《春秋》。高誘為之訓解。」不韋恥以貴顯,怕及不上荀卿之徒,於是著書立說。今人傅武光《呂氏春秋與諸子之關係》亦據《史記》本傳所言曰:

 

    呂不韋之養士,意在與四公子「相傾」;其命賓客著書,欲以與荀卿之徒爭勝,動機皆出於「以秦之彊羞不如」,換言之,其著《呂氏春秋》,不過附庸風雅,炫世釣名,以文其傖俗之態而已。

   

又謂:

 

    呂不韋倡議著書之動機為何?曰:如《史記》本傳之所言者是也。〔……〕方其叱咤風雲之際,躋身列國群英之間,自易相形見絀,赧然自慚其駔儈不文,而有自卑之感焉,既生自卑之感,則必思所以補償之者矣。《呂氏春秋》之書,當係基於此自卑而求補償之心理,而命賓客為之也。史公以「羞不如」為說,最得其實。然則史公之言,雖不知何據,要為極合理之推斷,或者史公去不韋未遠,容有文獻可徵,亦未可知也。

 

    傅氏所論,可謂此「羞不如」說最清楚之闡述。

 

第二節 沽名釣譽說

    沽名釣譽之說,蓋引申自司馬遷《史記.呂不韋列傳》謂不韋欲效四公子相傾之論,後世學者如畢沅等皆主此說。畢沅《〈呂氏春秋〉新校正序》:

 

    其著一書,專覬世名,又不成於一人,不能名一家者,實始於不韋。

 

畢沅既稱呂氏「專覬世名」,因此形成不韋著書旨在沽名釣譽之說。不韋既為「相國」,號稱「仲父」,其名極盛,故以呂氏之名,僭名《春秋》,後世學者主此說者亦多,如清代徐時棟《煙嶼樓文集.〈呂氏春秋〉雜記序》云:

 

    於時,呂不韋以相父之尊,耦國之富,招致天下豪桀士,羅古今圖書,刺取眾說,采精錄異,勒成巨編,僭其名曰《春秋》,專其號曰「呂氏」,劉《略》班《志》品目之以為雜家,蓋精確乎不可易矣。

 

又《史記.呂不韋列傳》記不韋書成以後,佈諸城門,一字千金。後世學者多所質疑,《史記》云:「布咸陽市門,懸千金其上,延諸侯游士賓客有能增損一字者予千金。」倘其全無私心,何以鋪揚如此?張同德〈呂氏春秋序〉嘗言:

 

    懸書國門,延游士賓客,有能增損一字者,予千金。嗟嗟,其書豈誠無一字之誤哉!不韋權傾人主,知說士之不敢議,而藉以此市名高,則其威素行也。廣招游士以著書,明絀天下之口以成名,不韋固奸人之雄哉。好士之效,亦略可睹已。

 

凡此皆以為呂氏著書,旨在沽名釣譽,籠絡人心,並令有識之士鉗口不言。

 

第三節 賤己出身、立言不朽說

    呂不韋編撰《呂》書,望能揚名立萬,成一家言。倘從呂氏出身觀之,則此說亦不無道理。呂氏雖位至相國,然既出身陽翟商賈,於當時尚農逐末之世,自必遭人輕鄙。呂不韋深知出身商賈,社會地位卑微,因而另闢蹊徑,編撰《呂》書,望能立言不朽。

    秦世自商鞅以來,崇以農戰為務,後世學者對於不韋出身商賈,亦多所評騭,如明代方孝孺〈讀呂氏春秋〉云:

 

    不韋以大賈,乘勢市奇貨,致富貴而行不謹,其功業無足道者;特以賓客之書,顯其名於後世。

 

又近人梁啟超《〈漢書.藝文志.諸子略〉考釋》云:

 

    呂不韋本不學無術之大賈,其著書非有宗旨,務炫博譁世而已,故《呂覽》儒、墨、名、法,樊然雜陳,動相違忤,只能為最古之類書,不足以成一家言,命之曰雜,固宜。

 

梁啟超以為呂不韋既為商賈,固當不學無術,招集賓客著書,亦為「炫博譁世」而已。呂不韋既以為一己出身卑微,出任相國即使治績稱善,亦難以居功,因而以呂氏之名編撰巨構,成就不朽。明代王世貞〈呂氏春秋敍〉云:

 

    不韋者,一賈人子耳!操子母之術,以間行於秦而得志焉。舉秦之國於股掌間,挾其勁,東向而瓜剖天下,位相國,號仲父,爵通侯十萬戶,彼豈有所不足哉?而顧孜孜焉,思成一家言,以與諸儒生角,而割後世名。

 

所謂「思成一家言」,即立言不朽之義。呂不韋亦望名垂千古,不至僅有商賈居奇之名,明代許宗魯〈刻呂氏春秋序〉詳言之:

 

    夫不韋故陽翟大賈也,賈之為道,射利逐貨,壟斷網市為賢也。不韋則能宏其術,身致國相,手握政權,臨視六國,以成秦人之強大,是豈區區洴澼絖哉?當是時,不韋貴富威靈,恣心極志,靡不可為,乃顧延招學士,纂著訓言,以求長久其名稱,若是焉則固尚學也已!嗣是之賈,若猗頓、卓王孫、巴寡婦清輩,雖盡賈道,亦雄財多金耳,而卒無所聞。而卜式、弘羊,致位通顯,乃竟無流傳,則不韋於賈類,顧不尚學邪?

 

商賈之道,每每「卒無所聞」,呂不韋大抵亦思慮及此,因此編撰《呂》書,望能留名後世。古代士子立言,多因仕途不遇而發憤著書,不韋則不然,他既已位居相國之位,號稱「仲父」,未為不遇,卻不能自足,張同德〈呂氏春秋序〉云:

 

    夫士不遇,則發憤著書以自見;遇則攄績樹勳,輔翼世主以成名。不韋位都通侯,宰割國政,不可謂不遇。然猶慕不朽之業,欲與天下布衣之士,並驅垂聲。當其虛館弘開,綦履充庭,雲集之士,各畢其說,豈有片言微詞,出自不韋,而卒攘其名曰《呂氏春秋》。不韋且以《春秋》著聞於後,夷考其行,豈能一當於論說。

 

誠如傅武光《呂氏春秋與諸子之關係》總結此說所言:「呂不韋不僅思垂空文以自見,更欲見諸行事,以樹治平之業,收不朽之功,其與《史記》本傳,又迥乎不侔矣。」

    可見呂不韋編撰《呂氏春秋》,立言不朽亦為其中動機之一,呂氏著書原由實亦不一而足。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無庫存之港版書籍,將需向海外調貨,平均作業時間約3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

為了縮短等待時間,建議您將港書與一般繁體書籍分開下單,以獲得最快的取貨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