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微意思
定  價:NT$300元
優惠價: 79237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王盛弘、孫梓評、萬金油、楊富閔、羅毓嘉選出《微意思》裡最打動他們的一句話,並且書寫成400字的推薦短文。
◎擅於寫詩及散文的李進文,近10年的私密(私房)書寫,一股最無法忽視的內在聲音。

「我慶幸自己往愈來愈幸福的方向犯錯。」──李進文
最靈動的日常書寫,最晴雨相間的人生之書。

王盛弘、凌性傑、孫梓評、萬金油、楊富閔、羅毓嘉傾心推薦(依姓名筆劃順序排列)

……女兒放學回來,看我忙得滿頭大汗,「趕稿嗎?」她問,我答:「煮字。妳也餓了吧?」她瞅一眼凌亂的廚房,深吸口焦味,說:「爸比,不用煮我的,我要去補習了。」
我歉然,用眼神示意桌上錢包裡有「錢」這個字,她直接抽走一張新臺幣。我繼續煮字,直到太太下班,她建議別煮了,外食去。我們到社區附近吃餃子,我說這家店的名字真有趣,叫「周胖字」,太太糾正說是叫「周胖子!」她搖頭嘆道:「難怪你字煮不好。」節錄自〈專業煮字〉

這是詩人/散文家李進文對日常裂縫,多稜鏡般的書寫,最無法歸類,卻最能勾動我們的所思所感。
即使是最日常細瑣的碎片,但我們讀來,都像丟至湖中的小石,所翻攪起的片片漣漪,在我們心底一圈又一圈,不斷擴大……而哪怕是行至中年的人生隘口,面對騷動青春的沈寂、肉身的傾頽、靈魂的危墜,在李進文以幽默以慧黠以靈犀,及剔透晶瑩的一抹溫度下,我們就也妥貼,就也釋然,就也甘願。

他們的至愛
王盛弘:「身為人,經常是渣。」
孫梓評:「我與時間穩定交往中。但是,時間已讀不回,這讓我很焦慮。」
萬金油:「您有一通未接來電。」我回撥,是一片蠻荒接的,它的聲調挺自在,而回音像寂寥一樣無邊。蠻荒那邊很久以前就不再溝通,愛也是。我問蠻荒「怎會想起我?」它以萬馬奔騰的歉意回說:「打錯了……」掛斷。我心中還留有一片蠻荒嘟嘟嘟地響。
楊富閔:「你看報紙的時候像一棟房子。」
羅毓嘉:「一個字一個字救活自己,湊字成篇讀來又覺得真該死。」
1965年生,臺灣高雄人。
現任聯合文學出版社總編輯、創世紀詩社主編;曾任記者、明日工作室副總經理。
著有詩集《一枚西班牙錢幣的自助旅行》、《不可能;可能》、《長得像夏卡爾的光》、《除了野薑花,沒人在家》、《靜到突然》、《雨天脫隊的點點滴滴》;散文集《蘋果香的眼睛》、《如果MSN是詩,E-mail是散文》;圖文詩集《油菜花寫信》、動畫童詩繪本《騎鵝歷險記》及《字然課》、美術詩集《詩與藝的邂逅》;編有《Dear Epoch──創世紀詩選1994~2004》等。
曾獲時報文學獎、聯合報文學獎、中央日報文學獎、臺北文學獎、臺灣文學獎、吳濁流文學獎、林榮三文學獎、2006年度詩人獎、文化部數位金鼎獎、入選九歌版《台灣文學30年菁英選》之新詩30家等。
自序/我的自由
這是我深愛的、生活的吉光片羽。

這些年來,我執念一本可以吉光片羽的書,不定義、不類型、不解釋,就讓它隨喜,有愛,天馬行空。我享受這樣的書寫趣味,而這樣的書寫也默默陪伴我度過不少隱晦的時光,讓生活找到一個支點。

試著以感覺思考,用想像力寫日常,將深刻寫在水面,把輕盈泊靠在抬頭可見的雲間。分享心中「有意思」的真情實意。

既是分享,就要落落大方,盡量讓文字和意象簡潔,觸手可及,遞出一種溫度。

算來有十年,我熱中這樣的自由(體),卻也從未讓它單獨存在,它總是融化在我的散文和詩。二○○四年出版的詩集《長得像夏卡爾的光》有它,其後在散文集《如果MSN是詩,E-mail是散文》、詩集《除了野薑花,沒人在家》、《靜到突然》和《雨天脫隊的點點滴滴》都有它,甚至記事簿、簡訊、臉書,也有它。它是我骨子裡溺愛的表達方式,或許更符合我的性情。

我終於下定決心,默默、韌性且任性地開始寫,寫一冊我心中的自由體。我希望它有著:幽默、靈犀,以及化繁為簡的思考。

所謂「其為形也不類」,試著讓它什麼都不像。不像分行詩為了美而保持距離,不像散文和小品要交代細節,不像散文詩轉折多歧,不像隨筆行雲流水,不像小說極短篇要布設骨架,不像童話不像寓言,更不能只是格言或警句……只隨興由心,而本質細緻,剔透,俐落,提供輕輕的想法,微微的想像,以及記錄人生經驗。

簡言之,寫一種初心和態度。

盡可能地,一個故事、一抹影像、一瞬念頭、一次思維都能在最少的語字完成,再擲下一枚情投意合的小標題,俱足矣。

以前閱讀過地球簡史的常識,知道四十六億年前,太陽系和地球是由無數「微粒子」凝聚而產生,其後地球經由無數的「微行星」撞擊、聚合終於形成。無數的微行星撞擊是促使地球誕生的源起,這就好比是創作的原型,微小初心的發生,我將這些文字取作「微意思」,微微有意思,微笑微妙的意思,「意思」指的是詩意、諷喻、幽默、情趣、巧思,其實我的「意思」只是想認真地自由,任宇宙的微行星或彗星自由碰撞,或許撞出我心中美好的新意味。

自由體,「自由」而有「體」。體不是指文體,體是超乎想像的星體,體也是體貼,一本書要怎麼讀,能夠隨人自由,也是體貼吧。

這些吉光片羽,讓我們可以互遞溫熱。經常,我想要在遞出之際,讓他人分享而不是分擔,即便讀了以後僅僅會心一笑,笑是詩意。對於書寫和閱讀,我喜歡「意思」比喜歡「意義」多更多。

魯米(Rumi)曾說:「任何你每天持之以恆在做的事情,都可以為你打開一扇通向精神深處,通向自由的門。」這幾年,我開一個新檔案夾在桌面,深夜寫一則、幾則,即便經常呆坐無所獲,像宮澤賢治《銀河鐵道之夜》裡的捕鳥人,站在河邊一片磷黃幽幽的鼠麴草地,神情莊重地張開雙臂,凝視夜空,瞬間躍起捕鳥,經常沒抓到,有時幸運抓到那巧克力滋味的鳥兒,就充滿想飛的靈感。

這些文字是我寫作的原型、潛在的意念,我珍愛的理由也在此。當一本書成型,展開書頁,也就展開了雙翅。


【記得LINE我】
記得LINE我,順便LINE一下長河落日、LINE一下大漠孤煙,我們都是群組。

【分享……讚】
「你有看到我分享的影片嗎?那是我的來生。」
「有啊,剛剛我回到前世點了你讚。」

【取消好友】
我取消好友了!這世界愈來愈便利,連好友都可以直接省略「對不起」。

【穩定交往中】
我與時間穩定交往中。但是,時間已讀不回,這讓我很焦慮。

【洗版】
都到了0.001秒洗版的年代,一隻蝸牛還慢慢擦牆,青苔還慢慢在牆上親筆題字。

【Google】
「我還在人世,不信你Google看看。」Google Maps輕易找到荒煙蔓草的墓碑,碑銘的錯字也找到了──「但那不是我!我是編輯,有錯字一定會爬出來改正。」

【Wi-Fi】
這裡Wi-Fi很慢耶~~「這裡」是指天堂或地獄?慢一點好,我們活得太快,死得也會不耐煩。

【追蹤……上傳】
我有70億個人追蹤,除了你之外。你寂寞嗎?要不要上床到雲端。(大誤,是「上傳」)。

【灑花、遠目、跪求、大推、敲碗(請自由組合)】
久旱不雨,猛日敲碗,老天跪求。驟然之雨,大推。雨過新霽,樹上有蟬(灑花),樹下有禪(遠目)。

【Po】
你橫陳的內容讓我想到衣物,你素直的標題讓我想到肉體,情傷以後,我慢慢有靈魂可以讀你了。以上,原Po是正妹。
 

【孤獨】
暗香很沉,花叫很尖;腳步聲很淡,人很深。

【憂鬱】
一個字一個字救活自己,湊字成篇讀來又覺得真該死。

【絕望】
鬼從地底押熱情的岩漿來到人間,岩漿冷卻成灰色思想。多少年後,鬼依舊支頤著臉頰枯坐在思想上,無神地望著一列螞蟻敲鑼打鼓鑽回溫暖的地底。

【不離】
死亡只不過是貓追毛線球追到較遠的角落玩耍而已,始終有一條線,與生者相連。

【不棄】
堅持了一整夜,簾子還守住門口,黎明一來就簡單地把家移到光明的地方。

【因果】
有時肩並肩,卻感覺無比遙遠,比自作多情還遠;現在我壞得好笑,都怪你當初容忍我笑得好壞。

【另一種傷心】
眼淚太累,就打起瞌睡,咚地從臉頰摔下來,連骨折聲都珠圓玉潤啊。

【懷念】
筆忘記心,酒忘記醉,你忘記我已忘記你。懷念的意思是:你忘記自己卻被別人記住了。

【祈禱】
我沒方向感,包括人生,只會傻傻直直地南來北返;高鐵疾駛中,窗外星光燦爛,銀河畔捕鳥人跳上跳下很忙,天使在洗翅膀也沒閒著。高鐵加速,加速……「主啊,向上、還是向下呢?」我忍不住問了。

【如今】
如今就剩下短句和長夜、如今就剩下短刃和長嘆……我也曾長亭又短亭地一路風景過啊。

【幸福】
有時幸福就這麼來了,能不害怕嗎?於是開始急著翻找過去的日子到底發生什麼。卻只翻找到去年夏天金蟬脫下的殼,我拎起,穿上,學蟬叫叫叫,叫人生別逃。

【累了】
矮窗與長夜之間,一隻胖貓硬生生擠進來,衝著已經下雨的我,喵!好厲害的胖貓,叼著雨絲,一絲絲一絲絲拖走我。

【嫦娥】
下雨天接到星空打來已經流浪多年的一通電話,聽見那頭有清脆的啃咬聲,並非雜訊,我遲疑地問道:「喂~~是玉兔嗎?」頓了頓,電話那頭傳來一縷輕聲:「是寂寞!」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