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1
時光當舖03:思念物的虹彩
  • 時光當舖03:思念物的虹彩

  • 系列名:翼想本
  • ISBN13:9789571060804
  • 出版社:尖端出版
  • 作者:千川-作;Ooi Choon Liang-繪
  • 裝訂/頁數:平裝/226頁
  • 規格:21cm*14.8cm*1.5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5/08/28
  • 中國圖書分類:小說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919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你們知道……
幸福,是什麼顏色的嗎?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如果你曾踏入《解憂雜貨店》,造訪過《古書堂事件手帖》,
並於《咖啡館推理事件簿》一品濃醇芬芳,
就不能錯過在《時光當舖》享受一個懷舊午後。

★ 尖端編輯部驚艷不已的留日新人作家
★ 東川篤哉《純喫茶「一服堂」之四季》御用繪師

宛如冬日裡的陽光擁抱,好久不見帶有溫度的插畫──
旅日幻想作家千川X優雅暖心繪師Ooi Choon Liang
聯手獻上的撩人午後小點!

典雅收錄:當舖內的靈幻繚繞、當舖外的占卜祕境‧拉頁海報 ;番外──貞德的幸福


【內容簡介】

當我們看到了所有,
是否就看得清世界?

醺人欲醉的初夏,婚期將至的好友王程突然拜訪,以不收紅包為餌,委託阿樂調查他未來的岳母──一名以占卜為生的盲眼婦人。
她明明有重見光明的機會,卻始終拒絕接受手術。所有人皆不明原因,只知道她曾說過:「別人看得太多,而我看得太少。」
然而,藉故造訪占卜屋的阿樂,才要出言打探,就被一口道破物靈師身分,錯愕失敗。在此同時,當舖則迎來「熟悉」的顧客,要典當他曾買回的物品──阿樂原以為已經重獲幸福的物靈。
接連的失敗令阿樂沮喪不已,卻萬萬沒想到,這不相干的兩件事,似乎悄然藏著一個與世俗認知顛倒的共同點……

幸福,不同角度的幸福。

作者:千川(周楨禹)

嗯,這裡是千川,終於出版了,哦哼哼嘿嘿恍恍惚惚呵呵哈哈吼吼謔謔……我笑完了,以上。

繪師 : Ooi Choon Liang

非常榮幸可以擔任這本小說的插畫,希望大家會喜歡 !
平時都會在家裡畫畫,和玩平板遊戲「angry birds」,最近愛上玩「天天過馬路」
常常趕稿中,下午都會去跑步!
感謝小說作者和編輯,讓我有機會參與,
自己非常期待後續的插畫!
謝謝你們大家!

我是一名當舖老闆,熟悉要開一間當舖時,所必須完成的所有工作,打掃,整理,核對帳目,應付各種放在信箱裡的收款單和稅單。
這些都要做,就算賠本了,也不能偷懶。
但我最討厭的,就是算帳,因為我每一次算完,都會覺得這家店舖該關門大吉了。別覺得我沒出息,至少我還是剩下一點自尊心的——我絕對不會改行開餐館的!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爺被我的毅力所感動,今天很反常,才開店不到兩個小時,我竟然就賺到錢了!
我開了這家店已經有了三四年了,還是第一次在平日的早上賺到錢,而且還不少。那個客人估計是剛剛搬到這裡。我賣出了在我店裡已經放了半年的電鍋以及一個微波爐,還有一個小型吸塵器,讓我店裡的倉庫空出了一塊不小的空間。
按照常理,大概所有人都會比較高興,但我沒有,因為一個倒楣慣了的人突然交上好運總會有點不真實感。
甚至還有危機感,就好像現在運氣太好了,過一會說不定就會讓我樂極生悲。
「看看,這就是天生的窮命,阿樂賺到錢了就渾身不自在啊!」
我無力地趴在桌子上,很無聊地向上吹著額前的劉海,決定不理那個沒事就吐槽我的打氣筒,只要不理他,他一會就會覺得無聊了。
我才不上鉤呢……我心中一邊這麼想,一邊用鼻子哼哼著。
直到感到下巴支撐我的整個腦袋,讓關節有些酸疼和僵硬時,我才抬起頭,用左手手撐著臉頰,右手輕輕拍了拍桌子,「你們多久沒有被用過了?如果時間太久,覺得有點不舒服的話隨時和我說。」
「我不舒服!」
一陣悶悶的聲音響了起來,我轉頭看去,這是一個在透明櫥櫃裡擺放的一套茶具,確切地說,說話的是那個茶壺,我叫他壺爺。
深棕色的瓷質外表,很精細地雕著龍游雲海的景象,但我看不出那些雕刻是機械加工還是手工,如果是後者,再有點年份的話,那壺爺應該還算值錢。
但這套茶具缺了一個杯子,根據那個賣給我的客人說,他不小心摔碎了一個,所以只剩三個了,我平常在路上都會注意有沒有可以和他配套的茶杯,不過到現在位置都沒見到。
我試探著問了一句:「那一會泡點紅茶?」
「我不要茶包!」壺爺的口氣充滿了不滿,我甚至看到茶壺蓋被頂飛了一下,又迅速落了下來,看來他情緒很激動,「有點誠意啊!有點品味啊!你就不能去買點好茶嗎!?」
這個店舖裡,物靈的個性多種多樣,但唯獨一種美德他們一個都沒,那就是勤儉節約,我也早就放棄培養他們這個意識了。
所以我只是很老實地告訴壺爺,「品味和誠意,基本都是要花錢的,將就一下啦……」
「將就個鬼!還有,我才不是在意泡茶,我的後宮現在還缺一位絕世大美人啊!你什麼時候給我弄來?」壺爺幽怨無比地說著,我頓時感覺到整間當舖裡彌漫了一種酸澀的味道,「我都等了兩年了啊……」
「要不我先給你個一次性紙杯將就著?」
「……」
壺爺陷入了沉默,別誤會,他這不是生氣。我估計他只是在糾結「要不要放下尊嚴將就一下」這個沒節操的問題而已。
店門被人推了進來,門上的風鈴發出了悅耳的聲音將我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門口站著一個中年男子,他身上僅僅穿著一件黑色的背心,簡單的灰色西褲,露出虯結的古銅色肌肉,皮膚上因為泛著汗珠而帶了一些反光,一眼看過去,是一個很有力量感的男人。
而此刻,他正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店門外的招牌,又看了看我,欲言又止。
「這裡……是當舖吧?」他有些遲疑地衝我問道。
「咦,你怎麼知……」我還沒說完就迅速閉上了嘴,把即將脫口而出的「……道這裡是當舖。」這個蠢問題咽了回去。
太失態了,身為當舖老闆我怎麼能問這種問題?我開得當然是當舖!而且一目了然!
「沒錯,這裡就是當舖,請問有什麼需要嗎?」我迅速調整了自己一開始懶洋洋的狀態。開玩笑,生意上門了當然要打起精神——我對調味醬澆門牌號當晚餐一點興趣都沒有!
「哦,我是來送東西的。」男子撓了撓頭,仔細打量了兩下,再次確認了一下:「你是叫阿樂嗎?」
原來不是生意啊……我有些失望,但隨即就被好奇掩蓋了,「我就是,請問是誰讓你來送的。」
「阿樂。」
一道柔和的聲音從我身後響起,書書不知道什麼時候飄到了我身邊,輕聲地說道:「門口,有物靈。」
嗯?我忍不住微微一愣,有些訝異地轉頭看向書書,她再次向我點點頭,同時用纖細的手指指向門外,「就在外面。」
「是我父親讓我送來的。」男人神情黯然,當他從門口搬進了一個立式電風扇開始,我就忍不住長大了嘴,「他說,如果我缺錢,就到這裡來賣給你,他說你會給我五千,如果想做好事,就直接送給你。」
男子說到這裡,頓了一頓,「因為你是個好人……這是他臨終前說的。」
我知道他的父親是誰了,但我一直沒問那位總是嘴裡叼著一根牙籤的老頭,他的名字是什麼,我只知道他姓吳,當過空軍,退伍後是個維修工人,脾氣和善,有一個不怎麼喜歡和他呆在一起的兒子。
他喜歡和我聊天,因為他說和我聊起來好像沒什麼代溝,但偏偏我年紀小,會給他一種他很年輕的錯覺。
他是我的客人,曾經在我這裡買走了一個有些舊的電風扇,他買電風扇的理由,一個是總捨不得開冷氣,另一個最主要的原因,僅僅是覺得自己對那個灰色的電風扇有眼緣。
我收了他六千,並告訴他如果以後把電風扇拿回來,可以賣給我五千。他當時笑著說:做奸商做到我這個分上,一定會賠死。
而我則告訴他:其實我賺了很多,利潤很高,只是不是錢而已。
後來足足有半年,他沒有來我的店裡。
對於一個二手的灰色電風扇來說,這個價格的確不正常,這是當然的,因為這個電風扇也不正常,因為這個電風扇不是它,是他。
他叫暴風,曾經是當舖的老夥計。
「謝謝。」我對著男子真誠地道了一聲謝,看了一眼那個電風扇,暴風似乎一點都沒有出來的意思,彷彿真的像一件死物一樣,「不過,錢還是……」
「別,真的別。」男子連忙擺手,滿臉苦笑,「這錢,我拿著不舒服。」
的確,這個世界上有些錢,在有些人眼裡,真的不能拿,因為一旦拿了,不是晚上睡不著,就是再也不像自己了。
於是我沒有勉強,只能乾巴巴地再次說了一聲:「謝謝。」
「哪裡,如果要謝,應該我謝你才對。」男子隨手拍了拍一邊的電風扇,滿是感歎地對我說道:「我沒做到的事,反而讓你這個外人做到了……謝謝,他說最後這幾年,過得挺開心的。」
說到這裡,他頓了一頓,「就這樣吧,我還有事,就先走了,至於這個……你拿進去吧。」
他衝我微微一笑,在和我互相道別之後便從店裡退了出去,我到門口,看到他正騎上了一輛三輪車,將車把手上的白毛巾在脖子上擦了一擦,回頭衝我擺了擺手,便騎著那輛三輪車離開了。
而我回到店裡,伸出手將電風扇提了起來,向裡走去,「都回來了,不打聲招呼?」
「你當初,幹嘛把我賣給他。」
一道聲線微微有些尖銳的嗓音從電風扇裡傳來,我在角落把電風扇放下,同時蹲下身子把插頭插入插座,「覺得他還算合適,就想試試,再說,你當時也不是挺有興趣的。」
一隻灰色的鼯鼠突然從我腳邊冒了出來,紅色的瞳孔透過護目鏡看著我,滿是怒意,他的頭上帶著一頂二戰時期類似德國空軍頭盔,身上還背了一個降落傘包,
他的樣子沒變,我原本微微懸著的心放下了,既然物靈的形象沒有變化,那麼本體應該也沒有什麼大的改變,應該沒有損傷。
暴風,還是暴風,那就好。
「我只是對空軍有興趣!」他滿臉地嫌棄,「而且他以前開的飛機不是我喜歡的型號!我是威風凜凜的ME264派!轟炸機!他是沒出息的比奇1900C派!運輸機!我們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
這口吻,就像電視上那些接受採訪的老夫老妻時常說的那句臺詞一樣——我們感情破裂了。
我忍不住向天花板翻了個白眼,「你以前不是這麼說的……」
「以前不知道他是異教徒!」暴風信誓旦旦地表示自己被欺騙了,滿臉的憤慨和悲傷,就好像外貌協會的男人結婚後才發現自己的老婆全身上下都是動過刀的……
我嘴角扯了扯,算是笑了一下,並沒有繼續在這個話題上扯下去。
因為這不是好事。
確定這件事的根據,是書書在角落裡對我搖搖頭,她的意思是——暴風虛弱了很多。
那位老人的死,並不如暴風嘴中那樣可以那麼輕鬆的接受。所以這只是暴風的善良,他在用他的方式告訴我,不用擔心他。
接受別人的好意,本身也是一種善良,所以我故作不知地表現出無可奈何,以及放下心的樣子,並告訴暴風,他的死黨胖次現在還在睡覺,等他醒了我會告訴他。
當我起身離開的刹那,暴風叫住我了,「阿樂……」
「嗯?」
「果然,還是很難受。」
「……」我立在原地,沒有轉過身,也沒有應聲,因為我知道他還有後話。
「我都不明白你幹這行做什麼。」暴風的聲音隱隱有些哽咽,聽上去,他似乎在咬著牙控制自己的情緒,讓話語儘量清晰地從牙縫裡擠出來,「這種年紀,都沒幾年可活,你把我給他幹嘛!?給他送終啊!?」
聽到這句話,我終於轉過頭,看著蹲坐在地上,用一雙前爪抓住腦袋,並用飛膜包裹住神情的他,很認真地告訴他,「……因為你喜歡這個人,不是嗎?」
「……所以你想說變成這樣是我自找的?」
「不,我是想說能夠有你這樣的電風扇,老吳他挺幸福的。」
聽了我這句話後,暴風放下雙爪,露出腦袋,很奇怪地看著我良久,才緩緩開口,「……以後,別給我找主人了,哪怕我再喜歡。」
「……好。」我沒有勸解他的意思,直接點頭應了一聲。
在這方面,我並不會勉強物靈。就和我從來不養寵物一樣,不是因為我不喜歡動物,只是因為我不喜歡活得比我短命的。
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很多物靈要比人類在壽命上要長久得多。
我會盡可能地給它們尋找比較貼心,並且有更多正面可能的主人,畢竟有些物品放在店裡,真的有些暴殄天物,我充其量只能算個負責保養的管理人,絕對不是讓這些物品真正散發出耀眼光輝的主人。
我走進衛生間,用冷水抹了一下臉,然後抬起頭,透著那個隱隱帶著濕氣的鏡子,看到自己那對黑色的雙眼,我以為自己能看出些什麼。
比如憤怒,比如彷徨,比如悲傷,比如迷惘。
但這些都沒有,好像裡面是空的,我突然感覺到了一絲恐懼,這一絲恐懼,來源與暴風的那一句——我都不明白你幹這行做什麼。
是的,我好像什麼都沒有做成。
因為沒有任何根據可以證明我賣出去或者送出去的物靈一定可以過得比在當舖裡好。而最終回到當舖的物靈們,除了再次增添一道傷口之外,似乎什麼都沒有得到。
我的選擇是對的嗎?我做的一切真的有意義嗎?
「你沒做錯,你的存在本身,對我們來說就是最大的意義。」
不用回頭,甚至不用辨別聲音,我就知道是書書在我的身後,她總是一眼能看到我的內心,並給我最大的支持。
有時會覺得,如果沒有她,我甚至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堅持下去。
「我沒事的,別擔心。」
我拿起掛在一邊的毛巾,擦了一下臉,讓略帶粗糙的毛巾用力撫過自己的臉頰,帶起一陣微帶火辣的疼,「從一開始,我們就都有預料的,這種事一定會……」
手機傳來的簡訊聲打斷了我的話,我走進臥室,從床頭櫃將手機拿起,是王程傳來的消息,說已經預約好了樓韻的占卜,在下個禮拜的周日,下午兩點,同時寫了詳細的地址以及電話號碼。
當我以為只有這一句話的時候,卻突然發現還有手機螢幕右側還有著滑塊,於是不由地用手指滑下去,看到最後一句話——
「雖然我覺得這句話有點像背後說未來岳母壞話,在猶豫要不要直接告訴你,不過如果你發現了就是另一回事了——我覺得,她根本算不上是占卜師,小心一點……不過小心可能也沒用。」
不是占卜師的占卜師?什麼意思?
我心下茫然,完全沒有明白王程的意思。從以前的所造成的轟動,以及現在依舊火熱的生意來看,樓韻身為占卜師無疑是最成功的。
但可以確定,樓韻絕對不是騙子,先不說能這麼多年騙下來而不露餡的可能性有多高,就憑史倩以及王程的反應來看,這絕對不是區區騙術可以做到的。
就算是大衛‧科波菲爾,估計也就僅僅是猜猜撲克牌而已。看來有必要做一些事前調查……
「八戒,做事了。」
「哦呵~哦呵呵呵呵~~等我看完這些哦主人~~」
那只粉紅色的小豬一邊這麼說著,一邊用肥碩的臀部對著我,彈簧般的尾巴也愉悅地一跳一跳的。
「你還要多久?」
雖然我不喜歡他的作風,但處於基本的尊重,我決定如果不超過半個小時,我就決定等一等。
「哦呵~哦呵呵呵~根據容量來看~哦呵呵呵~七十二小時以上就差不多了~哦呵~哦呵呵呵~要不要一起?很火爆的哦主人~~」
「……」我突然為剛才自己企圖對面前這個色胚豬尊重而感到羞愧。
「哦呵呵~主人你怎麼不說……哦哦哦!!!!」八戒說話說了一半突然情緒激動起來,然後滿是感歎地說道:「這個特寫真是~~~」
「……給我幹活,就現在。」我不知道我此刻的表情是什麼樣的,但我已經隱隱聽到了自己的磨牙聲。
我看到八戒那圓滾滾的肥碩身軀微微一顫,渾身的粉紅色肥肉都抖了起來,「哦呵~哦呵呵呵~~」
他的笑聲也在顫抖……但別誤會,他不是一邊害怕一邊死撐面子,他根本沒那樣東西,他的表現只是因為此刻播放的片子此刻正精彩的緣故。
「格式化,斷網,斷電,陪淘氣一個月……現在你有幹勁了嗎?」
「哦呵~哦呵呵~主人我現在開始幹活~~」八戒很有精神地向我應聲,轉過身來,用小豬蹄拍了拍自己軟乎乎的胸口,「作為兼職駭客的桃色人士~~不論你有什麼獨特口味和癖好~一定可以滿足你各•種•需•求~哦呵~哦呵呵呵~」
聽八戒的這種回答,很容易會有種被定位為變態嫖客的不爽感——不過我已經習慣了。
因為在很多時候,你能和他正常對話並且理解他說的話就已經很不容易了,而話題會不會被扯遠,就看你的意志力了。
「給我查一下樓韻的訊息,個人資料,喜好等等……」我隱隱覺得還不夠,所以想了一下,再提出了一個具體的要求,同時將手機的簡訊拿到了八戒的身前讓他看,「這是她的位址,嗯,還要查出她的業務記錄,最好還有客戶評價。」
「哦呵呵~哦呵呵呵~已經在查了……但是主人喲!業務記錄好像沒有哎~」八戒滿是遺憾地說道,「哦呵呵~而且主人喲!哦呵呵~這些資訊真的一點意思都沒有,不如我們看一點……哦呵呵呵呵呵真討厭~~」
這混蛋又在想什麼了?我深深吸了一口氣,「為什麼沒有?」
「哦呵呵呵~主人喲,她做這行好久了~別忘了幾十年前電腦還沒普及啦~哦呵呵呵,而且貌似到目前那裡也沒有在用電腦喔~」八戒說了這句話後,突然很曖昧地說了一句:「主人喲,不要太操勞,對記憶力不好喔~哦呵呵呵~」
看來是我問了一個蠢問題,就算八戒的資訊技術再強,對方沒有將各方面資訊電子化的情況下,八戒就很難取得一些情報。
「那就退一步,收集一切可以收集的情報,現階段的資訊和以前的傳言都整理出來做成表格。」我說到這裡,猶豫了一下,問了一下八戒,「有沒有辦法入侵地方稅務局的網路,看她的繳費資訊?沒把握的話就算……」
我的話還沒說完,我就發現八戒十分深沉地推了一下在自己豬鼻上的那副茶色心形墨鏡,一瞬間渾身上下的猥瑣氣息幾乎消失了,成了一位氣質深沉的……嗯,還是寵物豬。
「就算是我的主人,要不要隨便對我的專業抱有懷疑。」八戒滿臉正色讓我幾乎適應不過來,當我被他突然爆發出的氣場震懾,想要忍不住道歉的時候,八戒下半句話讓我把歉意咽回了肚子,並且被我的五臟六腑迅速分解得無影無蹤——
「這個國家整個政府的工作人員加起來看得愛情動作片都沒有我多,憑什麼和我鬥?哦呵呵~哦呵呵呵呵呵呵~~~等級,哦不,是次元就不是一樣的喲主人~哦呵呵呵~」
這種情況一般應該是評價別人的電腦技術以及系統防火牆吧!?你的重點原來在這裡嗎!?
「你有信心就好……」我乾笑兩聲,隨即警告了他一句:「但別幹多餘的事哦!這可是政府機構,不許亂來!發生點什麼事,我頂不住的哦!」
開玩笑,一個政府機構的網路如果被黑了,留下點什麼痕跡,估計這家店舖我也不用開了……
說不定報紙上還會用一個大標題來嘲諷政府的無能以及我的鋃鐺入獄——稅務局枯燥生活大揭密!官方主頁一夜變情趣用品商店!
別懷疑!這頭死豬真能幹出這種事!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