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絕版無法訂購
忽而今夏(10年紀念版‧全二冊)(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88元
定  價:NT$528元
優惠價: 87459

絕版無法訂購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這裡有好多你熟悉的情節,熟悉的畫面。純淨得讓人嫉妒的青春歲月,有一種感覺——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叫“章遠”的男孩——在我們最意氣風發、青春年少的時候。這個場球上的男孩,格子襯衫、頎長的身影、優美的側臉弧線,曾經定格在多少人心中。最常出現的畫面,是車廂裡立著的一對少年,光影從少年英俊的面孔一掠而過。流動著光影,急駛的列車,仿佛時間般一去不回……
這不是一部虛構的小說,而是屬於你自己的真實故事。
看到林陰路上,穿著運動服微笑的少年們,就是章遠,就是何洛。他們行走在左邊,青春行走在右邊。十年,十年前純淨得讓人嫉妒的青春歲月,這樣純純的青澀愛情,我們再也不可能擁有。
明前雨後,晉江網知名小說作者。本科就讀於北京大學,熱愛運動和旅行。已出版作品:《忽而今夏》、《眼淚的上游》、《再見,蔚藍海岸》、《思念人之屋》、《直到春天過去》。
編輯推薦
★「未讀文藝家」年度重磅作品
★原創青春文學經典作品《忽而今夏》10年紀念版,明前雨後全新修訂、新增5萬餘字,含全新後記、全部番外及部分情節修訂
★隨書畫冊全新改版為讀者信集,收入讀者來信20余封
★國內一線設計師操刀整體裝幀設計
★《忽而今夏》10年紀念版搶先上市,限量版限時預售中
★*好的少年故事,沒有之一。比《致青春》《左耳》《何以笙蕭默》更真實、更純粹的青春。
★十年裡,每當有一部暢銷青春小說改編成電影上映,都會有人感慨:這些年讀過的青春故事,*好的依然還是《忽而今夏》。那麼多被搬上大螢幕、被明星們演繹的名字,都不如章遠、何洛、蔡滿心讓人念念不忘。十年過去,這個故事依然在流傳……
★讀者在得知10年紀念版即將推出後的微博評論:
“少年故事《忽而今夏》*好看,沒有之一。”
“這才是青春小說呢!兩個學霸的校園愛情故事!不狗血沒墮胎而且還有做不完的習題!*愛的校園小說!沒有之一!”
“沒有狗血,那才是大多數人的青春。”
“比其他亂七八糟墮胎抽煙拉幫結派的疼痛文學好了不知道多少!這個才是我記憶裡的青春啊。”
★上卷
楔 子002
我愛過的男孩,有世界上最英俊的側臉。
十六歲時,何洛愛上章遠。此後十年,她的世界裡只有他。
* * *
第一樂章 如歌的行板•回憶之前
一、我多麼羡慕你008
她很想畫他的側臉,短而平整的頭髮,略凹的眼眶,挺直的鼻子,還有輪廓分明的下巴。
二、快樂在唱歌015
章遠彎著腰,何洛正好可以平視他的雙眼,頭一次這麼近距離地直視他,連額頭上有幾顆青春痘都看得一清二楚。
三、微笑的預感023
他還說了什麼?何洛記住不多。只記得章遠的手大大的,暖暖的,雖瘦,卻很有力量。
四、處處都有你031
拇指撐著下巴,嘴唇恰好貼在邦迪上。呼吸之間嗅到淺淡的藥香,是近在咫尺的呵護。
五、不一樣的夏天040
“和你在一起……”章遠將目光移向起伏的水稻田,悠然說,“我就會很開心。”
六、戀人未滿049
何洛整個人落在他長長的背影中,鼻尖幾乎觸碰到他的運動服,她很怕鼻頭上滲出汗珠來,蹭在他脊背的藍天上,洇出一朵烏雲。
七、深呼吸057
那時他微笑著撿起她的手套,說:“你恩將仇報,我記你一輩子。”戲言就是戲言,只有自己這樣傻傻地寫在日記裡反復咀嚼。
八、手心的太陽065
路燈一盞盞撲過來,又一盞盞後退,他的側臉在閃爍的昏黃光影中明明滅滅。每一次明滅,都將棱角分明的線條印在何洛心底。
* * *
第二樂章 清新的小快板•青青子衿
一、放在心裡面074
第一個進球,是送給你的。何洛想到這句話,要不住地大口呼吸,才能壓住嗓子眼裡興奮的尖叫。
二、少了你該怎麼辦084
在哪裡看到,情侶間的最佳身高,是女孩的鼻尖正對男孩襯衫的第一顆紐扣,這樣擁抱的時候,恰好可以枕在他肩上。
三、最浪漫的事093
一刻也不想離開,每一天都希望在他身邊,一起長大,一起變老。他的每一個表情、每一個動作,都不想錯過。
四、愛你讓我勇敢102
你有沒有看《太空大灌籃》?裡面說,一邊罰籃,一邊許願,就會夢想成真。
五、天天天藍111
他那麼瘦,襯衫被風鼓起來,衣角蹭過何洛的小臂,有些癢。可她拘謹著,環著章遠的襯衫,環著滿滿一懷空氣。
* * *
第三樂章 不安的急板•雙城雙城
一、氣象報告124
兩個人只能分別伸出左右手,四指握拳,拳側輕輕一擊,拇指肚頂在一起。指縫緊密貼合,齒輪一樣精准。像每次走到回家的岔路口一樣,幾百次的演練,似乎只為一朝分離。
二、你一直存在著136
他就那麼慵懶地站著,地上一個旅行包。一如記憶中沐浴朝陽的街角,就這樣等著何洛,看她一步步走過來,踏著陽光鋪就的纖塵之路。
三、濃情化不開146
他和她的臉,投射在彼此眼中,這樣真切,披著月光的清冷銀輝。她飄散的劉海,他挺直的鼻樑,形成斑駁的影,濃黑色,讓人想要不斷湊近,一探究竟。
四、兩個冬天•一157
開始懷念他在的每一天,校園內處處有影子,在食堂裡、樹蔭下、超市中……甚至每每路過宿舍樓門廳的宣傳板,都會有聽到他聲音的幻覺:“懶丫頭,才起嗎?”
五、聽說她愛你167
豬嘴就豬嘴吧,何洛還是忍不住將信封放在唇畔輕輕一吻。牛皮紙熟悉的味道鑽入鼻子裡,仿佛帶著北國清冷的氣息。
六、我要的幸福178
這句話是章遠說過的,何洛認為很有道理,這傢伙常常會蹦出一些精闢字句,她便一一記下。有時聽她提起自己的話語,章遠就問:“我說過這句嗎?”
七、沉澱191
不敢深想的事情似乎越來越多。但有一件事情從來不需要想。她愛章遠,很愛很愛,愛到根本不曾想過會失去這份愛。
八、戒指204
誰也不敢先鬆開手,誰都知道不可以放手。
九、凹凸218
你要記得,我一直相信你,如同相信我自己。
十、再見,我的初戀232
但想到你身邊的那個人不是我,我會難過得心疼,疼得我恨不得自己沒有長這顆心。
十一、別讓情兩難243
她忍不住回頭,想看看他好看的臉是否也有些憔悴。他的臉果真比半年前要瘦削一些,臉部輪廓更加清晰、堅毅。
十二、至少還有你261
Sealedwithakiss,信封上的封緘,你都還記得嗎?
十三、你給我多少時間274
我喜歡的人仍然是你。
十四、曖昧288
是我自己入戲太深,你不是主角,甚至都不是觀眾。你來了,又走了,是我自己假想了一場海市蜃樓般的破鏡重圓。
十五、遠走高飛301
昨天,是飛機托運限額六十四公斤之外,帶不走的行李。

★下卷
楔子•只當是個夢002
* * *
第一樂章 綿延的柔板忘記之後
一、忘記幸福006
當我們彼此看不清對方的生活時,能夠輕鬆談起的,只有天氣吧。
二、我的愛與自由025
似乎,手掌還有那年冬天,高中門外烤紅薯的余溫。他被燙得跳腳,一邊倒吸冷氣咬著紅薯,一邊含糊不清笑著喊她,野蠻丫頭。
三、城裡的月光037
平素爽朗的男孩子,低下頭來聽何洛說話,溫和地微笑。何洛的心裡好像有一盞小小的燈,暖暖的,照亮了一個角落。
四、一個人的地老天荒052
如果你有了意中人,如果你要成為別人的丈夫,千萬不要讓我最後一個才知道;或者,你乾脆就不要讓我知道。
* * *
第二樂章 微風般的中板那麼近,這麼遠
一、轉眼之間070
思念仿佛海浪,反復沖刷白日裡逐漸功利冷漠的心。安靜的夜裡,更能清晰地聽到時光悵惘的感歎。
二、聽說愛情回來過084
居然還會記得,這麼遙遠的事情。還有考試前遞過來的巧克力,他笑著說:“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考試也像,你永遠不知道下次老師出什麼題。”
三、兩個冬天二096
那一段過往,她懶於回憶。有時候銘記傷痛,比遺忘幸福,更需要執著的勇氣。
四、聽說120
可以嗎?把別人女朋友的照片放在自己的桌子上。他的手掠過抽屜把手,想起裡面那張大四合影,心也微微顫抖。
五、冰雨133
北京暮春的風,乾燥,夾帶細微的沙塵。就算每天喝八杯水,嗓子依舊幹得冒煙。但在這一瞬間,心頭為什麼,會有濃濃的、揮之不散的潮濕氣息?
六、最熟悉的陌生人145
站在他身邊,聽著他熟悉的嗓音,看見他矯捷的身影,甚至聞得到淡淡的汗水氣息,而兩個人中間卻被無形的鴻溝分裂。要有多堅強,才能裝作若無其事。
七、我的愛158
裡面的兩個孩子更加年少。金黃的葉子,秋天溫暖和煦的陽光,臉上似乎有金燦燦的小茸毛,章遠面有倦色,單手叉腰站在何洛身後,她歪著頭,笑容甜蜜燦爛。
* * *
第三樂章 深沉的廣板未完成
一、無底洞178
何洛找出當年出國前,章遠給她的那封信,“相信你,如同相信我自己。”
二、FlyAway194
她不曾遇見他,他不曾遇見她。變化無常是否真的比確定更為美麗?
三、怎樣208
“何洛,何洛……”章遠一聲聲呼喚著,這麼多年過去,再沒有誰能把她的名字喚得如此動聽。
四、聽風的歌218
那些風裡的歌,歌裡的夢,統統都是青春劇本的注腳。她全力演出,看到天鵝絨帷幕後深情凝望的眼睛,他走在聚光燈下,款款
伸手。
五、愛從零開始228
何洛想,如果,如果能夠再見一面,我是否應該放棄所有的矜持、自尊,還有驕傲,就像田馨說的那樣,想念一個人就大聲說出來,難過的時候就痛快地哭出來。這樣,很難嗎?
* * *
尾聲240
* * *
番外•喜相逢242
番外•不換247
番外•牙齒仙女的魔法251
番外•海覓天270
《忽而今夏》上卷第一版後記298
《忽而今夏》十年紀念版後記300
楔 子
我的親愛的
怎麼不在我身邊
一個人過一天 像過一年
海的那一邊 烏雲一整片
我很想為了你快樂一點
可是親愛的 你怎麼不在我身邊
by 
江美琪•《親愛的你怎麼不在我身邊》
“There’sanicerestaurantahead!”少年點點街角,豎起大拇指。
或許自己現在的樣子很潦倒,大風雪剛過的夜晚,一個人單薄地走在街上,像覓食的寒鴉。何洛想著,肚子叫了一聲。
* * *
店面佔據了街邊轉角,門臉很小,內裡卻別有洞天。右手邊向南是一個咖啡廳,波多黎各咖啡濃郁的香氣散開;左手邊向東,是一排高椅的酒吧,HappyHour剛過不久,但因為是雪天,顧客寥寥;正中燈火輝煌,玻璃櫃裡擺著家庭式速食,一排何洛叫不上名字的食物。
“Ribs,please.”她點了一客排骨,只有這個她可以辨識無誤。
老闆熱情地撈了一大塊紅澄澄的排骨給她,配飯是細長粗糙的米粒,上面澆一勺熬得濃稠的豆羹。
何洛捧著託盤臨窗坐下,桌上有一隻翹首的公雞模型,牆邊也是公雞的貼畫,還有波多黎各的國旗。這個加勒比海上的小島,有著國家的稱號,卻是美國的一個自由邦。若即若離,名分不清,像疏遠的愛人,時而彼此需要,時而彼此厭惡。
* * *
看了看表,將近八點,想來那邊已經準備得差不多。她拿出手機來,先第1347次抱怨美國佬的手機設計厚重有餘,精巧不足,然後撥通,是一個陌生的女聲:“找雲微嗎?今天是她的婚禮,她現在忙著化妝啊。請問,您是哪位?”
“哦,我叫何洛,是她在美國的朋友。”
聽筒中沒了說話聲,但依舊嘈雜。那邊李雲微的三星手機從一隻手遞到下一隻,中間誰沒拿穩,啪地摔在地上,震得何洛險些將自己的手機丟了。
“恭喜恭喜,二十多年的戀愛長跑終成正果。”她笑。
“喂,你要不要再把我們娘胎裡那一年加上呢?”李雲微哈了一聲,又低聲說,“某人今天也來了!”
“哦。”都是老同學,意料之中。
“何洛……你,還在飄來蕩去啊?”李雲微頓了頓,“你知道,女孩子還是不要太逞強。”
“一要嫁人,性子都變了。”何洛揶揄她,“你要洗心革面,做賢妻良母了?還記得我們的賭約吧?最早嫁人的,大家不用送她紅包哦。”笑得狡黠。
“切,你現在在美國哎,逃避!本來你要給我美元的。”李雲微依舊大大咧咧的。
“新娘怎麼躲在這裡打電話?趕緊出來啊。”那邊有人吆喝。
“哎,是何洛的越洋電話呢。章遠,你要不要和她講話啊?”李雲微招呼著。
“不,我不要和他講。”何洛的大拇指放在紅色按鈕上,“祝你和常風白頭偕老,永結同心,bye-bye哦。”她飛速說完,掛斷電話。
與其被拒絕,不如先拒絕對方。
既然已經分開,至少還留住尊嚴。
* * *
然而愛總是沒有什麼尊嚴。找不到合適的問候和對白,不如逃避,比較簡單。
或許,下一站可以去波多黎各。
何洛埋頭吃著豆飯,想:希望那裡除了排骨牛肉,還有蔬菜可以吃。
* * *
離開章遠之後,何洛已經忘記該如何愛一個人。
她從來不認為,自己會毫無保留去愛別人。
愛上章遠之外的人。
十六歲時,何洛愛上章遠。此後十年,她的世界只有他。
第一樂章
如歌的行板•回憶之前
我多麼羡慕你
有時候 風太急 禁不住 掛念起你
這一刻 離我遙遠飛行
by 
江美琪•︽我多麼羡慕你︾
高一寒假。
何洛不喜歡數學競賽班,可她還是來了。
因為下雪,教室裡空了很多座位。何洛走到最後一排靠窗的角落坐下。旁邊的暖氣熱得燙手,早有人捷足先登,把一副深藍色的絨線手套放在上面,大大咧咧的,像一雙攤開的手掌。何洛摘下自己的,放在旁邊。淺淺的茄花紫,手腕處鑲一圈白色兔毛,綴著兩粒小小的毛球。小指有意無意地搭在深藍色手套上,更顯得纖細秀氣。
何洛看著兩副手套,心滿意足地笑,好像自己的小指真的握在那只寬大的手掌中一樣。
* * *
這一堂課講極限原理,那已經是大學高等數學的內容了,但據說全國數學聯賽中會有所涉及。前兩周的課何洛都沒有仔細聽,這堂自然聽不懂。她也並不在意,剛剛高一,大學還是一個無比遙遠的概念,而且爸媽一向鼓勵她報考北京外國語大學,似乎和數學扯不上邊。
她來上課,是為了自己未完的心願。掏出筆記本和鉛筆,抬眼,前座的“模特兒”保持著和上堂課一樣的姿勢,懶懶地趴在桌子上,雙臂疊放在臉頰下。何洛有些失望,這個姿勢她已經畫了三堂課。她很想畫他的側臉,短而平整的頭髮,略凹的眼眶,挺直的鼻子,還有輪廓分明的下巴。比一般的東方面孔深刻,又比西方人柔和。
這是我見過的最漂亮的側臉。何洛想,不畫下來太可惜。
可他紋絲不動地熟睡著。老師佈置了幾道習題,教室中安靜得只能聽到紙筆演算的沙沙聲,還有,前排男生均勻悠長的呼吸聲。
睡死吧!何洛詛咒著,保准你起來時兩隻胳膊都麻掉。
黑板上的題目她不會做,於是從書包中拿出一袋手指餅,窸窸窣窣地拆開。怎麼回事?第一層好像少了兩根。何洛把袋子放在書桌膛裡,一根根摸過去,一、二、三……數了幾遍,都是二十八根。太過分了,居然克扣!何洛皺眉,決定下次換一個牌子。
這時,前面的男生懶洋洋起身,手在桌沿一撐,身子仰過來,淺灰毛衣上的網紋在何洛眼中瞬間放大。她呼吸一滯,本能地向後閃躲,同時,看到了那張期盼已久的側臉。
那張側臉的主人睡眼惺忪,面頰上紅了一片,還印著毛衣的紋樣。他說:“同學,請你小聲一點兒,很打擾別人的。”可他自己聲音洪亮,還帶有男孩子變聲末期的尖銳,在安靜的教室中無比突兀。老師和同學們的目光齊刷刷地射過來。
原來他塞著耳機。何洛忍不住笑了一聲,忽然又覺得尷尬。明知道那些眼睛都是看他的,可她卻緊張得如坐針氈,好像那個洪亮的聲音是從自己喉嚨裡跑出來的,又或者,她和他是同一國的,是他的共犯。
臺上的老師是市教委重金禮聘的全國特教,年逾花甲的老先生很有涵養,眉頭都沒皺一下。他只是淡淡地說:“那兩位同學,到前邊來講講你們的思路,大家討論一下。”
何洛捏著粉筆,緊緊地,不小心掰成兩半。暖氣是不是太足了?額頭上的汗都要滲出來。她偷眼看旁邊的男孩子,他飛速地推演,發尖上沾了一層細薄的粉筆灰。
那我又要寫什麼呢?何洛望著題目出神,寫下一個lim,x趨於無窮。無窮符號怎麼寫來著?她畫了兩個攜手並肩的小寫“o”。不知道老先生有沒有吐血,但是台下確實傳來同學哧哧的笑聲。
男生掃了何洛一眼,回頭繼續推算,在寫到無窮符號的時候放慢了筆速,然後又特意擦了,重寫一遍。何洛這次看得清清楚楚,原來是一筆,一個側臥的8。
還不是都長得一樣!何洛嘟囔著,聲音輕得只有自己能聽到。或許,她以為只有自己聽到了。那個男孩子轉頭沖她笑笑,拍了拍手上的粉筆灰:“老師,我做完了。”他言簡意賅地分析了思路。老先生頻頻頷首:“不錯,請回座位。”
何洛頭皮發麻。她只寫了兩行字,還是些驢唇不對馬嘴的公式。莫非,這就掛在黑板上了?她低著頭,恨不得將自己嵌到黑板裡。
貼牆掛畫。她自嘲地聳聳肩膀,想起一項傳說中的少林絕學。
忽然,身後的空氣停止流動。何洛很懷疑自己的後腦有一隻奇妙的天眼,似乎已經看到了男孩子臉上促狹的神色。心跳急促起來,但是肺葉中的氧氣供應明顯跟不上血液迴圈加快的節奏,何洛一張臉憋得通紅。
“這個方法太煩瑣了。”他一大步邁過來,拍拍何洛的肩膀,示意她站到一邊,然後揚起黑板擦刷刷地抹掉那兩行字,何洛沒有認真聽課的罪證就此被毀屍滅跡。
他一邊寫,一邊講解著,三兩句話,字字點題。
“對不起,我性子急。”他把粉筆放回何洛手中,背向眾人,眨了眨眼,“其實,你也是這麼想的吧?”
何洛心虛地點頭。
就此逃過一劫。
* * *
下課時,兩人一起伸手去拿手套。
“謝謝。”何洛誠摯地說。
“怎麼謝?”他揚眉,眼睛亮閃閃的。
“喏,都給你。”遞過一包手指餅。
“女生。”他撇撇嘴,還是拿了一塊,嘎吱嘎吱地嚼著,“嗯,味道不錯,難怪你上課就忍不住了。”
“我的聲音很大嗎?你戴著耳機都聽到了。”
“我沒有聽歌,只是為了睡得更安穩。”
“啊,那你是故意說那麼大聲的!”她恍然大悟。
“你數了三遍二十八。我數一的時候你數一,我數二十九的時候你數一,我數五十七的時候你還在數一。”他說得像繞口令一樣,“但是我數八十五的時候,你忽然不數了。這樣很干擾我的自我催眠。”他笑了,露出潔白整齊的牙齒,天真得像個孩子。那時的他就是一個孩子。
你也在關注我嗎?何洛低頭,咯咯地笑:“那……為什麼幫我?”
“怕你掛在那兒,給我們學校丟臉。”已經做好準備,一閃身,飛來的暗器輕飄飄拍在他肩上。撿起來,是何洛淡紫色的手套。
“你認識我?”她側頭。
“二班的嘛,何洛。”他佯裝撕扯著她的手套,“恩將仇報,我記你一輩子!”
“你說我叫什麼?”
“何洛,不對嗎?單人何,洛陽的洛。”
當然是對的,只是這兩個字由他說來格外好聽,何洛想多聽幾次。
“那你認識我嗎?”他問。
何洛微笑不語。
“我叫章遠,六班的。立早章,不是弓長張。我們班主任也是你們的英語老師。”
“章……遠。”她慢慢念著,爛熟於心的名字,第一次在嘴裡打了個轉兒,從柔軟的舌尖滑過。小心翼翼,有些生澀,但還是忍不住想笑,嘴角開出花,釀成蜜,一直流到心底。
* * *
兩個人一起等車。
冬日傍晚五點,北國的天空彤雲密佈。橘黃的路燈溫暖了頭頂的夜色,大片的雪花撲簌簌墜下來,漫天舞著。何洛的睫毛上掛了些許雪花,融一些,在零下二十度的天氣裡又立刻凍結,於是眼前凝著細碎的冰晶,整個世界繽紛起來,流光閃爍。
她偷眼看章遠的側臉,要忍住了才不會傻笑出來。
“你學文學理?”他忽然問。
“呃?”
“寒假之後,不是要分班?”
“嗯,還在想。”假話,不是早就打算好了?何洛咬著嘴唇,“你數學3
這麼好,學理科咯?”
“當然!”章遠頗有些自得,“笨人才學文。”
“偏見……”她低聲抗議。
“哦,對不起啊。你八成學文吧?”他說,“我們班主任總提起你,說你英語很好,聽說你舅舅是外交官?”
“對啊,他在希臘待過二十年。”何洛點頭,“我爸媽是希望我去讀外語,或者國際關係。”
“那你為什麼來數學競賽班?”
“想看看自己是不是笨得沒邊兒了。”
“那還吃餅乾,不認真聽課?”果真笨得無極限,都不知道要先飛。
“喂,你也在睡覺啊!”
“我都會。年級組長推薦我來的,總要給個面子吧。”
“……”
“真的,你為什麼來?”宜將剩勇追窮寇,章遠又問。
“無可奉告。”地球人都知道的外交辭令。何洛瞟了他一眼,低頭看著地上的影子,一長一短,斜斜地重疊在一起。
* * *
“如果我說是為了你,你會不會跳起來?你跳得那麼高。我還記得,我一直記得。”何洛攤開日記,壓在課堂筆記上。
“放假就不要這麼辛苦了,來看會兒電視啊。”媽媽端來一杯熱果珍。
“哦,整理完今天的習題。”何洛應著,嘩啦嘩啦翻著紙,合上日記本,翻開兩頁筆記擋住。
“你不是要學文嗎?數學競賽班就不要去了。”媽媽探頭瞅了一眼,滿紙天書,“不如這個假期開始學法語好了。”
“笨蛋才學文。”她脫口而出。
“謬論!”何爸是學歷史出身的,雖然前兩年退了教職投身商海,仍有備受侮辱的感覺。他不是在關心國家大事嗎?《新聞聯播》那麼大聲,他都聽到了,耳朵比豌豆公主還敏感。
何洛忽然想到另一位聽覺敏銳的人來。他說:“結果你就不數了,嚴重干擾我的自我催眠。”
“他是一個自大狂,我早就知道。”媽媽離開後,何洛接著寫,“自以為是,總覺得自己聰明,別人都是笨蛋。可他的確很聰明,我在他面前也總是個手足無措的笨丫頭。”
閉上眼,是初見他的樣子,迅急地奔跑,敏捷地閃身,高高躍起,後仰。籃球在半空劃了一道優雅的弧線,刷網而入。而他在球出手後便迅速回防,胸有成竹,對自己的準確性堅信不疑。矯健靈活的男孩子,勻稱修長的四肢,還有何洛眼中,世界上最漂亮的側臉。
* * *
他這樣英俊、聰明,剛剛就生動地站在她面前,說:“何洛,我記你一輩子。”
那就記著吧。她一直笑,傻傻地,一直笑。
大年初三,何洛在廟會上遇到英語老師林淑珍。她正和男友挽著手,一個個攤位看過來。
“林老師過年好。”已經面對面了,何洛畢恭畢敬地說。
“何洛,是你啊。”林老師忙甩開男友的手,擠眉弄眼示意他走遠點兒。
兩個人說了一會兒閒話,談論起開學分文理的話題。林老師說:“你們班要變成文科班,教師配置也有調整,應該不是我教你們英語。”
“我不一定學文的。”何洛轉著手中的糖葫蘆,想了想說。
“上次那篇英語作文裡,你不說要當外交官嗎?”林老師笑,“寫得很好,很真實。”
“老師,作文嘛,源于生活,高於生活。”
二、快樂在唱歌
喜歡的人 沉默的臉
我總要陪他們學習微笑
青春多美好 時光在搖籃懷抱
沒有煩惱
by 
江美琪•︽快樂在唱歌︾
“那你爸媽怎麼說?”
“他們隨我。”何洛頓了頓,“林老師,如果能去你們班,我就學理。”她又趕忙補充,“我最喜歡您的課了,氣氛輕鬆,您就像個大姐姐似的,知識面又廣。”
都在說什麼啊?何洛舉著糖葫蘆,卻開始咬手指頭。
“好啊,如果你學理,歡迎來我們班!”千穿萬穿,馬屁不穿。
何洛有一種陰謀得逞的幸福感。
* * *
開學那天,何洛如願以償到林老師班上報到。夜裡她睡得很不安穩,總擔心睡過了。一大早鬧鐘還沒響,她就騰地坐起來,再也睡不著。
何媽起來時,發現女兒已經洗漱完畢,並且熱好牛奶,煎了荷包蛋,正坐在桌前安安靜靜吃早飯。
“謔,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她笑,“要是你天天這麼勤快就好了,我也能睡個懶覺。”
“這不是去新班級嗎,第一天就遲到,多難看!”何洛擦擦嘴,抓起書包,“我走了啊。”
“你們有十個班吧,最好你每天換一個。”何媽站在門口,向女兒的背影招手。
* * *
何洛站在教室門前時,發現自己來早了。班主任林淑珍還沒有到,她不知道自己應該坐在哪兒,只好踱到門後。新班級的同學走過,一張張半生不熟的臉,偶爾在她面前放慢腳步,好奇地看上一眼。何洛有些彆扭,好像自己被罰站。
章遠和幾個男生一起從何洛面前經過,比比畫畫說著寒假裡的NBA全明星賽。他走到門前停住,倒退幾步,探身說:“嗯?我走錯班了?”又抬頭看看班牌,笑道:“還是你走錯了?過年過迷糊了吧?!”
“我轉來你們二班了,哦不,是六班。”該死,又緊張!何洛攥緊書包帶,給自己的表現打個不及格。
章遠彎著腰,何洛正好可以平視他的雙眼,頭一次這麼近距離地直視他,連額頭上有幾顆青春痘都看得一清二楚。
“你幹嗎這麼緊張?我們班又沒有老虎。”章遠都看出來了,右手的大拇指翹著,點點自己的鼻子,“放心,我罩著你。”
“要保護費嗎?”何洛問。
“上次那種小餅乾吧。”
同行的男生看著章遠:“新來的女同學你都不放過,兔子不吃窩邊草。”
又有人說:“咱們年級有章遠不認識的女生嗎?”
“是沒有女生不認識我吧!”某人大言不慚。
幾個人嘻嘻哈哈地走進教室。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