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5
夢見
  • 夢見

  • ISBN13:9789882197404
  • 出版社:天馬文化
  • 作者:梁望峯
  • 裝訂/頁數:平裝/320頁
  • 出版日:2015/10/02
  • 中國圖書分類:小說
定  價:NT$350元
優惠價: 88308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5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夢時代」的創造者是誰?背後又有陰謀嗎?各懷心事的幾位VIP,躺進美夢艙,投入夢之旅,最終能否釋懷?天堂地獄一線之隔,我們會再見嗎?

一切的美麗,都是掩眼法。我絕對不介意虛構,只求虛構就得一路裝模作樣到尾,千萬別讓我中途發現,我看到的美好風景,原來只是一幅風景畫。

躺在美夢艙內,我再不害怕天明,也不怕等不到天黑,因為閉上眼就能做有你我的夢。

對於美夢,我只想到一件事。由妳也愛我的那一天起,美夢開始了。也只有妳才能,親手終結我這場美夢。
梁望峯,十七歲出版第一本小說,建立了新一代校園幽默小說風格。其後以年輕人面對成長過程的種種衝擊為題,創作了多套青春叛逆的作品,深得中學生共鳴。在《明報》的校園刊物《明Teens》撰寫專欄多年,作品曾獲列入為香港電台及教協的「中學生十大好書龍虎榜」之一。個人著作有二百多本。
Facebook專頁:www.facebook.com/iammonkfung
微博:www.weibo.com/monkfungleong

序幕 不同的人生   7

第一章 命中注定的再遇   25

第二章 我們的秘密花園   49

第三章 她在我懷內死去   79

第四章 憑甚麼去證實我愛妳   93

第五章 絕望的老師   123

第六章 夢想之解體   149

第七章 永遠否定你死去   173

第八章 只有持續的失去   193

第九章 黑暗英雄   215

第十章 請讓我在美夢中死去   273

最終章 永不醒來的美夢   291

序幕 不同的人生

「這個女人,令我擁有了不同的人生。」

「所以,你很喜歡她?」

「我很愛她。」

 

1.

八年前一個週末下午,我和幾個感情要好的同僚,正在尖沙咀消防局內打排球,幾個人分成兩隊,比賽得很激烈,雖然是無傷大雅的牙骹戰,可是,由於我們的賭注是全晚去酒吧的賬,大家簡直扭盡六壬,誓要榨盡全身最後一點氣力為止。

赤著上身,一身古銅色的我們,每個都玩得很瘋。

當我那一隊正在大落後之際,隊長喜哥喝了半枝水便遞給我,我骨碌骨碌飲了幾口,把剩下的小半瓶從頭上淋下去散熱,想繼續賽事,局內的鐘聲忽然大嗚。

敵隊正準備開波的光頭龜,說了句:「回來繼續下半場!」他放下徘球,我們第一時間著上全副裝備,跳L救火車出發。

透過車上的廣播,我們得知以時尚奢華見稱的尚方廣場起火了。

很快便抵達災場,一群消防員張口結舌,連經驗老到的隊長喜哥也怔呆了,只見眼前的尚方廣場,已陷入一片火海之中,濃煙把半個天空熏成灰黑色,就像被施了巫術的黑壓壓的雲。

廣場方面向我們報告,起火處在廣場內的迷你戲院二院。

由於戲院內佈滿了易燃的絨皮座位,大火一發不可收拾,而戲院內的自動灑水系統失靈,以致火勢加速蔓延,火沿著天花的冷氣管直沖上戲院樓上,波及幾個樓層。附近的三院內正播放最新上映的迪士尼動畫,全院滿座,很多一家大細在戲院內,被濃煙所困,生死未卜。

我們馬上出發,步入尚方廣場,門口有個廣告板寫著「歡迎光臨尚方,您必樂而忘返」,此刻看來充滿了諷刺意味。火勢已波及戲院附近的商戶,我瞧見Haagen Dazs雪糕店和旁邊的店,全陷人火海中。

我隊兵分兩路。我們幾個跟隨隊長喜哥進戲院,光頭龜則帶幾個隊員到上一層救火。

戲院內鋪上了厚厚的紅地氈,每一處的牆身和座位也用上了絨皮,一旦遇火即變死亡陷阱。

我們不住用水喉開路,抵達二院的時候,只見到裏面的火勢已散,只有燒剩支架的座位,幸無一人。

兩個隊員去四、五、六院搜索。我和喜哥則去三院看看,一推門進去,一陣熱力攻出,瞧見猶如地獄的影像。

一堆堆互疊著、已燒焦的軀體,散佈在影院的各處,看得出有些是火燭時爭先恐後逃出門口時給踩踏死的,也有一些因濃煙下找不到出口,瑟縮在角落裏給活活燒死的。我見到幾個有大有小像扭麻花似的焦屍,那是大火把生命吞噬的一刻,大人緊緊抱著兒女的姿勢,永久凝留下來。

我一看雙眼就潤濕了。

喜哥見我呆立,在防煙面具內放聲喝令我:「快找傷者!」我看看他,四周灰矇的煙霧令我看不清他的臉,但我聽得出他聲音裹有強裝鎮定的顫抖。

我只得強忍著情緒和滿心的恐怖感,還有中人欲嘔的烤肉味,我咬緊牙關,用雙腳踏在堆擠在通道前一堆焦屍上面,走去眼看不到的幾個暗角,繼續搜索傷者……但整家影院已燒到連座椅和牆身也熔掉,還有無人能忍受的高熱氣體,那裏會有傷者呢?

經過火海洗禮,所有人都死去了,無人有生還的可能。

就在這時,我聽到一下輕輕的咳嗽聲。

是的,那個咳嗽聲,雖然很輕微,對我來說卻像春雷,教我心頭一震。

我驀然驚醒,第一時間衝向聲音源頭,我在影院的熒幕前,努力扒開一對被焗死 了的父母,在兩人以身保護下,有一個口鼻前掩上了濕紙巾的小女孩,仍有微弱呼吸,但我知道她沒有大礙。

我迅速抱起她,交給喜哥,讓他帶她出去急救,我則燃起了鬥志與希望,繼續搜索有沒有其他生還者。

可是,到最後,我仍是落得失望而走。除了那個小女孩,三院內沒有及時逃出的觀眾,無一幸免。

我逃出那地獄,正想趕去其他影院搜索,在通往各個影院的長通道上,我卻見喜哥跌坐在走廊上,他旁邊有個炸開了一個大洞的牆身,仍冒著煙。

我慢慢走過去,只見他懷裹抱著的小女孩,半身有被火燒過的痕跡,頭臉和身上插滿了玻璃碎片,已然氣絕。

我蹲到喜哥面前,脫下防煙面具,他身背靠在牆上,面具被炸飛了,一張臉燒得皮開肉綻,頭部動彈不得。他用左手一直按著左邊頸,斜著眼對我說:

「是閃燃,一切來得太快,我救不了她。」

「喜哥,你已經盡力了。」

我見到,是一塊長廊牆上的電影海報,那個銀光閃閃的斷成一塊塊掛海報的鐵匣,有一片嵌入了他頸側的大動脈位置,鮮血沿著他五指的指縫,一直流到地板上,跟那張紅地氈混成了一片。

我看不下去,我說:「我找人來幫……」我正要站起身來,他用右手抓住我前臂。

他艱難的說:「不能浪費時間,繼續找生還者。」

我看著他,我不可以移動他,我甚至無法替他止血。

我知道,喜哥一定也知道,今天是他的死期。

        我感受到他用盡氣力握看我的手臂,想要傳遞他鼓後的信息。他說:「這是命令!」

我雙眼含滿了淚,「知道。」我用掌心蓋在他手背上,他才鬆了手。我對他努力笑了笑,「我們轉頭見!」我在長廊上沒命的奔前,走進五院,繼續幫助同伴。

這是香港歷史上最嚴重的大火,死傷最嚴重的一場火災,釀成一百二十一人死亡。我們總共救出了四十三人,但隊長喜哥和光頭龜卻殉職了。

消防車返到總部,每個消防員都在抱頭痛哭,我看到剛才打到一半的排球賽,那竟成了一場永遠無法完成的賽事。

翌日,我遞上辭職信,從此沒有再做消防員。

◎◎

我沒有逃出來……從來沒有。

 

2.

不做消防員以後,我幹回老本行,靠寫Apps維生。

自高中開始,我已是個Apper。單靠寫電腦程式,我已付清大學四年學費和租屋。

對我來說,這是一份頗輕鬆、勝任有餘……也沒有危險性的工作。

七年前,我發明了一個模擬人生體驗的遊戲,有超過四百萬次的下載率,讓我賺進了一大筆錢。再過一年,我開發了一個極其無聊的轉珠遊戲,推出手機和平板電腦市場短短三個星期後,已有一千四百萬個下載,引起一家美國頂尖遊戲公司的青睞,以八位數字的價錢,向我買下了遊戲的世界性版權。

獲得一桶又一桶金,足夠令我這一世衣食無憂,未到三十歲的我,理應有無比快樂。可是,我從來也不覺得開心,連那麼一點點都沒有。

因為,有一件事,一直困擾著我。

        我長期地失眠。

是的,自從經歷尚方廣場的火災,我沒有一晚能好好安睡。

很多時,在電腦前寫了一整天的程式,明明身體已累到透支的地步,可是,攤倒在床上,輾轉反側就是睡不着。

我試過坊間一切令人安神入睡的方法,包括飲熱鮮奶、聽輕音樂、點薰衣草味的香薰。我也試過看醫生,他給我開了安眠藥,但效用不大。就算我已偷偷吃了三倍劑量的安眠藥,但睡不了一會便乍醒,只知用藥醒後更痛苦,我接下來會有一整天的頭痛。

幾年來,我大概沒有一天睡得過兩小時。

我一直不敢告訴任何人──包括醫生──我失眠的真正原因。

我不是不想睡,我只不過是……只要一睡着,就會被唤醒。

我用了三千萬,在西貢一個大型屋苑,買了一幢臨海的複式別墅,屋苑管理嚴密,連一頭蒼蠅也不能進來,尤其在晚上,四周靜得連一枚針掉到地上也能聽見。

我和鄰居們的房子,並非一牆之隔,加上每戶住客也有小花園,相隔至少有幾百呎距離,除非是尖聲大叫,否則,我根本不可能聽到外面的聲音。

但是,我總會很清楚的,聽到一下輕輕的咳嗽聲。

那聲咳嗽來自屋內。

就在我近在咫尺的地方。

那陣咳嗽聲,聲音很輕、很輕,就像強忍住咳意,但給噎到了迫不得已的咳起來,我試過瘋狂去找,但找不出源頭。

每當我快要陷人熟睡,又會乍聽那個咳聲,它恍如不肯給我任何休息的機會,要把我永遠折磨下去。

我只求一晚睡到天亮,做們好夢,就算要我付出任何的代價,我也願付。

但是,無人能給我提供靈藥。

有一天凌晨,我又在那個咳嗽的煩惱下,昏昏沉沉醒過來,我把書桌上那半支價值兩千多的紅酒一口氣喝光,打開Macbook,在意識虛無下,寫下了一個三字的大題目。

然後,我開始寫一個,關於「做夢」的程式。

既然無人能夠幫助我,我便只能幫自己。我要替自己做個……不會被吵醒的美夢。

當我起勁地打程式時,我又聽到一下輕輕的咳嗽,這一次,咳聲更近,恍如在我耳邊響起。那種感覺,就像有個人在我身後,把頭伸到我肩膊上,看看我在做些甚麼,卻因喉嚨很不舒服而忍不住咳了一聲。

我早已習慣,甚至沒有轉身一看,我咬一咬牙,就瘋狂寫下去了。

在我被逼瘋之前,我要完成這個程式。

這個做夢的程式,就是我在電腦上寫着的三個字,叫做:

夢時代

◎◎

由於不想變瘋子,才會做出一些,比瘋子更加瘋狂的事。

 

3.

這個晚上,完成「夢時代」之旅,我把伍浩昌從「夢時代」載出市區,到了他家樓下。替他拉開了七人車的車門,在車廂內的他準備下車,忽然問我:「我可以請你吃個晚飯嗎?」

他來了「夢時代」十四次,一直表現得寡言沉默,因此,我不太了解他。對他突然的邀請,我也沒有拒絕之理。

當然,我不排除自己也有私心。

我知道,只要知道更多關於他的事,我就可以度身訂做,替他編寫一個更美好的夢。

車子路過黃埔花園,去了幾近荒廢的紅磡渡輪碼頭,在碼頭旁有一家酒吧餐廳,店外臨海放置了幾張圓膠桌,一個食客都沒有。

「這酒吧餐廳看似貌不人,但其實,它的炸薯條和炸雞髀,全港最好吃!」伍浩昌説。

對於我無法確定的事,我會保持尚待確定的微笑。我已經見識過太多先聲奪人、最後卻證實只是雷聲大雨點小的事了。

我點了一支嘉士伯,伍浩昌飲青島啤,點了雞髀薯條,我試了一口少見的波浪紋薯條,炸得爽脆香口,點了茄汁更是人間美味。再試雞髀,一咬下去肉汁四溢,不得了,我終於認同他的話。

他問:「好吃吧?沒騙你吧?」

我點點頭,衷心地説:「我吃過很多食店的雞髀和薯條,印象中,做得最好的是『時真快餐店』,但這裏水準似乎更高。」

伍浩昌聽到我的話,好像精神一振,「你知道嗎?這裏的老闆,以前就在時真快餐店工作,然後,自己出來創業,開了這家酒吧餐廳。」

「真的嗎?」那隻雞髀,我一直嚼個不停口,這個味道,就是小時候在家庭式快餐店吃的味道。我懷念極了。我邊吃邊問:「就是這兩款食物,已經可以吸引食客涉足而來,但這地方為何如此冷清?」

        「因為老闆不肯做宣傳啊,就算有飲食雜誌專程來採訪,他也拒絕。」

「這麼高傲啊?」我笑了。

伍浩昌卻搖搖頭,「因為,若做了宣傳,慕名而至的食客一定暴升,如此一來,為了應付人客流量,食物水準就有可能降低了。況且,這個難得幽靜的環境,一定也被破壞得蕩然無存。更何況,當它變了火熱的店,業主一定猛加租,到時便得不償失了。」

我看看這個臨海的環境,可聽到拍岸的浪聲,令人心曠神怡,食物也屬平民價,我明白過來,「老闆老幹着一些跟做生意完全違背的事,總該帶着藝術家的性格吧?」

「也許,香港就是缺少這種人啊,每個人眼裏看到的,就只有錢。」伍浩昌説:「只要有機會,一分一毫也會賺盡。」

我點點頭,附和他説:「我也非常討厭那種人。」

「那麼,如果你早點認識我,你一定非常討厭我。」伍浩昌微笑一下,「在我認識我老婆前,我正好就是那種唯利是圖的人。」

我被他的一下逆轉,弄得反應不過來,有點尷尬的說:「真的嗎?」

「是的,我被一個女人徹底改變過來了。」他説:「然後,我永遠變不回……原來的自己。」

我看着伍浩昌,在想他的話,到底有甚麼含意。

他靜默一下,忽然問我:「你砌過拼圖嗎?」

「當然砌過。」

「最多的一次,砌過幾多塊?」

我想了想,「二千塊。」我記憶中好像是達文西的油畫《最後的晚餐》。

「我砌過最多的一次,是三千塊,莫內的《星夜》。」他説:「砌了足足三個星期,好不容易才砌到最後,然後,我居然發現──有一塊拼圖不翼而飛。」

「咦?」

「砌圖期間,我一直非常小心,所以,絕不會是我弄丢的,只因它本身真的只有二千九百九十九塊,它一開始就已經是件次貨。」伍浩昌説:「我看着那電影海報般大的砌圖,在正中央有著一顆恍如花生般大小的洞,我感到既憤怒又悲傷,一腳踢散了它!」

我明白他那種期待已久又大大失望的心情。

換作是我,就算不像他那般火爆,我也會把它無奈收起,讓它封塵吧。    「我就像那個砌圖,永遠不會發現自己缺了一塊,但她把我重新拼合,我才知道自己一直缺了甚麼。」伍浩昌的眼神變得遙遠以她就是我的最後一塊砌圖吧,把我變成了真正的完整……這個女人,令我擁有了不同的人生。」

「所以,你很喜歡她?」

「我很愛她。」

我點點頭,找喜歡聽到男人說愛一個女人。

「……只是一個,很普通的愛情故事。」伍浩昌臉上多了幾分羞澀。

「我想聽。」我說。

我喜歡聽故事,尤其是……男人的愛情故事。

伍浩昌靜默一刻,忽爾地笑了,「我一開始就愛上了她……打從,看見她的第一眼開始……」

然後,他溫柔地微笑了。

◎◎

        男人不說喜歡,居然會坦承愛,那麼,他就是真的愛那個女人。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無庫存之港版書籍,將需向海外調貨,平均作業時間約3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

為了縮短等待時間,建議您將港書與一般繁體書籍分開下單,以獲得最快的取貨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