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每一個成年人都是劫後餘生(簡體書)
  • 每一個成年人都是劫後餘生(簡體書)

  • ISBN13:9787506382359
  •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 作者:盧嵐嵐
  • 裝訂/頁數:平裝/274頁
  • 規格:20.8cm*14.6cm (高/寬)
  • 版次:1
  • 出版日:2015/09/01
人民幣定價:36元
定  價:NT$216元
優惠價: 8718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真實的人生就是不斷犯錯,不斷碰壁,不斷倉惶,不斷執著;就是一次又一次面對絕境,卻從絕望中抬起頭來,再次抓住那一絲絲溫暖與美好。
9個真實到冷酷,卻在絕望里透出溫暖的故事,幾乎涵蓋了文學與生活的所有重要主題:生存、苦戀、相守、恐懼、情欲、欺騙……有人想要給愛人一個燦爛前途,卻賠上了自己又葬送了愛情;有人想要拯救可能破碎的家庭,卻一步踏進了此生*的陰影;有人原已泥足深陷,卻又因一個丟失的錢包挖出了內心深藏的溫暖和良善;有人早就對生活麻木,卻為了一段舊回憶再度找回了溫柔和希望……
每一個成年人都是劫后余生。這9封寫給殘酷世界的柔軟戰書,讓你歷歷看清人生中那微妙的尷尬、蝕心的痛苦、明亮的希望、寶貴的柔情,給你勇氣,扶你上馬,再走上漫長的一程。
本文作者是實力派作家、編劇盧嵐嵐。作家劉震云盛贊“盧嵐嵐的小說好看”,說“盧嵐嵐的小說好看。掩卷,又讓人沉思。因為作者懂人物關系,懂不同的人物關系的結構。懂,是好的開始。就好像她說,寫作是從**個字開始。”她擅長以綿密真實的文字直擊人心,直擊生活,征服讀者。《每一個成年人都是劫后余生》作為作者全新力作,無愧于名家贊譽。
盧嵐嵐也是中國一流文學期刊熱愛的作者之一,一有新作即被瘋搶:《人民文學》《當代》《收獲》《北京文學》《上海文學》……均曾重磅刊登她的作品。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會長白燁、《人民文學》副主編寧小齡也極力推薦《每一個成年人都是劫后余生》。
在《每一個成年人都是劫后余生》中,作者講述了9個真實到冷酷,卻在絕望里透出溫暖的故事,這也是9篇寫給這殘酷世界的柔軟戰書。每一個看似平凡的人,每一種看似平淡的人生背后,都隱藏著本質上驚心動魄的故事。世界殘酷,而活著的我們卻竭盡全力,想在冷酷中觸摸美好。這本書,幫你看清人生中的種種不堪,再給你勇氣,扶你上馬,再走上漫長的一程。
人生的殘酷不在于戲劇化的大起大落,而在于不動聲色的消磨與齟齬。《每一個成年人都是劫后余生》以綿密細致的文筆,寫盡了人的真實生存境遇和命運的微妙轉折,比《乖,摸摸頭》更真實,比《皮囊》更有滄桑余味。
倉皇的青春與愛情
不信時間能治愈
公開課
斷指
草莓
荒漠甘泉
暑熱的身體
飛翔的阻力
偷愛
不信時間能治愈
四月里的一個星期三,我不是特意請的假,我是正好輪休。丈夫上班,兒子上學,我就一個人了。今天是母親的忌日。我沒有告訴小學三年級的兒子;丈夫也不該記得這個日子。這么多年了,何況偶爾跟他說起時,我只說母親是那天走的,粗略地帶過原因。這種事,他不好深問下去。吃了早飯背上包,丈夫帶著兒子出了門,我在門口跟他們說再見;等他們進了電梯,我就跑去陽臺等。一會兒,一大一小兩個背影走出了樓門,走上小區甬道。兩個人的手牽得好好的,高矮差好遠,可是步態那么相像,我不禁要微笑。兩人拐彎了,往學校方向拐去,我看不到了。不過我趴在欄桿上好久,轉不過身來。我好像看到了二十六年前的我。瘦小,穿淺藍罩衣深藍褲子,梳兩條辮子,雖然在讀小學六年級,跟現在的孩子比,無論是身體還是心智,大概都類似小學二三年級吧。假如二十六年前,我能陪著她走那條漫長的凄涼的路,靜靜的,牽著她的手,給她一點溫度和力量,那該多好啊!她就不會孤孤單單,不會有那樣的命運吧?母親的忌日其實不是我走那條路的那天,但我的記憶像一張洇濕的水彩畫,那上邊的顏料已漸漸溶成一團,分不清邊界了。如今我時常以為,我從那條路上走回家,母親死了。要使勁想,才能說服自己,這兩件事其實中間隔了一天。那條路,叫松木場路,現在一定不存在了。拓寬了,整治了,或許都在上面蓋起了高樓,而且必定已經屬于市區了。那一年那一天我獨自走在那兒,它有多荒涼!兩旁全是農田,或者樹,或者孤零零的廠房。路面是碎石和粗砂混合,走在上面嚓啦嚓啦響;路基邊一叢一叢野草,也是跟今天一樣的風,風過來,野草就嘩嘩地倒伏、直起、倒伏、直起,我一路走去,遇見極少的人。幾乎都是騎著加重自行車從旁掠過的農民。其中的一個騎車人,我是不會忘的。今天是母親的忌日。據我妹妹說,我父親還好好地活著呢,還一人住在老家那個老舊的居民區里。我離開他已二十年,我不跟他說話已二十六年。我也從不主動向妹妹打聽他的消息,她愿意說一點兒,隨她,我聽了不回應。她能告訴我的也不多,因為她定居上海。有丈夫有女兒的,只是周末打電話問一下他。問一下。我不愿意用“問候”這個詞,這個詞太溫情,沒必要。丈夫怎么看這件事?我是一個沒有了母親、也像是同時沒有了父親的人。結婚前后,他試圖跟我父親見面,翁婿之間做熱烈的溝通,彼此親如父子,我想了幾日,對他說:父親再婚了,他和那個女人想過自己的日子,不想跟我們往來,雙方都有子女,關系難處。——一勞永逸的說辭。我再不必為此煩惱。我離開陽臺,走到臥室。床頭柜靠墻邊立著母親的黑白照。年輕時候的照片,二十多歲吧。她走的時候也很年輕啊,比現在的我還小兩歲。明亮的眼睛,溫婉的笑容。我母親很美,如果說我有美的地方,那全來自母親。她在市圖書館上班,新書來了,要登記造冊,還要在每本的書脊上貼一張紅框的小紙片,她不做別的,她專寫那些卡片、標簽、編碼,每一個數字都一樣大小,每一個漢字都像是印刷體。不知道是工作讓我母親一絲不茍一塵不染還是由于母親的性情才讓她承擔了這個工作,總之,我的母親是又干凈又整潔的,從里到外,像一本精致美好的圖書。我父親,在一個大單位工作,他具體工作的科室可能比今天的總裁辦公室還讓人敬畏,讓人臣服。他是房管科的科長,在那個房子由單位分配的年代,他見到的所有職工都是對他堆著笑臉的。每當面臨分房,哪怕只是為了重新分配某個調走的職工的一個單間,我們家也跟過年一樣。有許多人,當然都是分頭前來,但都在夜黑時分,拎著水果,或者用報紙包了一條煙,或者是兩瓶用結結實實的棕色包裝紙繩綁住瓶頸的老酒。他們分別但都是同樣的過程:放下禮物,然后坐下,母親為他們泡一杯茶,他們顧不上喝茶,先說自家惡劣的住房條件,然后請父親在分房工作會議上為自己說句話,父親“嗯嗯”地點頭應承著,來人放下心來,笑著贊美我和我妹妹,有時伸手撫摸我們的頭頂,他們多半不敢久留,是否是怕父親的應承會消失?急急要走,然后父親起身送客,母親跟在后邊。客人說不完的“謝謝”和“再會”。就是這樣的一個有房要分的日子。冬天剛過去,空氣還很冷冽。天黑了,我和妹妹坐進被窩里。并排,靠著墻,穿著小棉襖。她翻連環畫,我看《金陵春夢》。一本很艱深的跟“春夢”無關的大書,一套有好多冊,我那時候雖然懵懂未開智的樣子,卻是個文學少年,看的盡是些大人都不看的生僻書。《金陵春夢》我當然也是看不懂的,看這種書可能跟母親在圖書館工作有關吧。那天母親不在,我想不起來她為什么不在家。也許是去看生病的同事,或者去給妹妹開家長會,也或者她自己身體不適,去醫院掛個急診拿點藥。總之那晚母親不在家,甚至那晚她回來了沒有、她什么時候回來的,我都再無印象。因為有更重要的事情占據了那塊記憶的空間。田阿姨來了。父親把她迎進來。我們的老房子很奇特的,木結構木地板,兩層樓,環成一大圈,于是有寬寬的回廊,中央是個花園。我家就是二層的其中兩間。奇特是在于家家都沒有廁所,去大馬路上的公共廁所或者用箍了銅條的馬桶,而我家卻有個廁所!在三層!三層唯有那一間突兀出來的用作廁所的小板房,我不知道這是否與我父親的職位有關。田阿姨進來了,我和妹妹喊她“田阿姨!”,她走到我們床邊,摸摸我們的臉,手涼涼的。然后從提包里往外掏,掏出十幾個橘子,擱在我們的被子上,讓我們吃。我挺喜歡這個田阿姨,因為她氣質高雅,皮膚很白,頭發蓬松微卷,個子高,身段苗條。雖然她結婚了,有兩個女兒,但我覺得她跟其他已婚婦女不一樣,很脫俗,讓人喜歡看。我以前去父親的單位,見過她,她與許多人在一間極大的辦公室里,每人一張桌子,堆滿各種文件資料,好像做什么統計。我和妹妹的床在外間,里間是父母的臥室。田阿姨就在里間臥室跟父親說話。她家住得太遙遠,遠到公共汽車都不通,她又不會騎自行車,每天要先由老公騎車把她馱到公交車站,再搭兩趟車,才能到單位。因為遠,兩個女兒都寄放在爺爺奶奶家,方便上學,周末接回家。這樣的日子已經過了三年多了,當然以前連房子都沒有。現在全廠職工都知道有五套房子可分配,田阿姨覺得應該來努努力,通過父親這兒,“讓領導充分了解我家住房條件需要改善的迫切性”。類似田阿姨這樣的話,有許多叔叔阿姨來我家講過。所以我聽到了,很可憐她們家,但是也沒有覺得必須首先解決田阿姨家的問題。誰家都很迫切,誰家都是因為難處跑來我家的。田阿姨說要回去了。她家很遠嘛。經過我們的外間,跟我和妹妹打招呼道別,笑笑的,提醒我們:“吃橘子啊!”父親這個時候在旁對她提議:“要不要上個廁所?我們樓上有。”這個提議很正常,田阿姨一路回去,一兩個小時里都沒法上廁所的。她想了想,點頭說:“好。”于是父親走在前邊帶路,田阿姨也忘了跟我們做后的道別,跟著出去。我們的門就開著。然后我感到事情的怪異。從我們的房間出去,是公用的回廊,拐個彎,是那道極陡極窄的木樓梯。樓梯下方貼墻有根燈繩。父親沒有拉那根燈繩,他們是摸著黑上樓的。我沒有如往常那樣看到拐彎處射來的光,這使我感到怪。第二個怪是當他們上樓后,非常安靜,時間好長。上個廁所該有的聲音沒有,卻有不該有的時長。后的怪異是當他們下來時,不是摸索的小心翼翼的腳步聲,而是噼噼啪啪,凌亂不齊,聽起來,像是一個逃一個捉。腳步立定后,靜了一刻,父親朝我們這邊叫一聲:“阿瑾,阿靈,田阿姨要走了。”父親的意思是讓我和妹妹再打聲招呼。于是我和妹妹參差喊出:“田阿姨再會”、“田阿姨再會”,田阿姨卻沒有跟我們說“再會”,那兒沒有再傳來什么聲音,除了她往外走的腳步聲。那天晚上我感到的就是這些怪異,但我什么都不說。即使妹妹跟我同齡,我都不會跟她討論的。我現在發現,小孩子都有一個充滿疑惑和秘密的階段,一個得不到答案的階段,同時也是不想去尋求答案的階段。放下母親的照片,我覺得不需長久地沉溺在過去。今天雖是個特殊的日子,但是日常的事情需要按部就班地做。我首先得把衛生間清理干凈,床鋪還亂著,丈夫和兒子匆忙吞咽下的早點還有殘渣在盤中,我一點一點收拾,心里漸漸舒展開來。衛生間里兒子的小牙刷上殘留著一團牙膏,不知他的牙是怎么刷的;疊他們兩人的被子,發現一個好玩的共同點:睡前豎鋪的被子這會兒都橫過來了,可見夜晚他們都不安生睡;而早晨的煎雞蛋,兒子愛吃蛋黃,父親愛吃蛋白,所以我能湊成個完整的煎蛋替他們吃完。做這些事讓我高興,讓我非常高興。我碰到的所有東西都有他們的體溫,都有他們的氣息,讓我安心。跟二十六年前的那一個星期比,現在我每一天都生活在安心中,生活在溫暖中。田阿姨來過的第二天,生活還是原來的樣子,第三天,就變臉了。晚上,吃了夜飯,母親在一個拐角的公用廚房洗碗,我和妹妹寫作業,父親輕輕走過來,用手搭了搭我的肩,我回頭看他,他還是輕輕地說:“你來一下。”我起身。父親走在前邊,我跟著。父親走去那道通往廁所的樓梯,手在墻邊停了半秒,拉亮了燈,往上走,還回頭看我跟上了沒有。我們沒說話,我好像知道這會兒該沉默,而不是連聲問“怎么了?怎么了?”我們一齊走上三樓。三樓有點兒像如今的露臺,一半是露天的水泥地,一半是紅磚和木板搭就的小廁所,蹲式的白瓷坑嵌在砌高的水泥臺子中央。父親在露天的暗地里站定,沒讓我等多久,開口問:“田阿姨來的那天,你記得吧?”“嗯。”我點頭。“我對她做不好的事情了嗎?”什么意思?什么叫“不好的事情”?你對她做的又怎么來問我?我根本聽不懂這個問題,于是我沉默不答,但我隱隱覺得大事發生了,而且這樁大事是一樁壞事。父親其實也不期待我的回答,他自顧自跟我講述:“我沒有對她做什么過分的事嘛!樓梯黑,那天我沒拉到燈繩,我怕她摔跤,我就好心扶她上來,她上廁所時,我就站在這個地方等,我沒進去,怎么可能進去嘛!我曉得分寸的。是因為她上好了,你看,廁所不是高一塊嗎?我怕她地方不熟,要踩空,所以就馬上過去搭把手,把她扶下來。就是這兩個動作嘛!兩個再小不過的動作。完全是客氣嘛!”他邊說邊做著手勢,隨著他的講述指點我看樓梯啊、水泥臺子啊,好像我是剛來此地的陌生人,不知周圍環境。“爸,你說這個做什么?跟我?”我語氣平靜地問,但我已經開始惱怒了。我聽出了他的不端的舉動,這讓我覺得羞恥。一個女人上廁所,你本來都不該跟上來的,你還要伸手扶人家,扶兩回!你真不要臉!還硬要說是好心,客氣!父親聽了我的疑問,剛才的爭辯語氣一下子跌落下來,變成了可憐兮兮:“她老公今天來單位找到我,說這個女人家回去以后就說我調戲她,撲上去,動手動腳,解她褲帶,要強——”我大喊一聲:“爸!”我不想聽見這么臟的用詞。我從未聽到過這種東西,比我親眼看見還惡心!這么難聽的詞這么難看的事竟然來自父親,我無法接受。父親收起話頭。他往樓梯下方張望一眼,可能是怕我的這聲大喊把母親招來。我們靜了幾秒。樓上樓下都很安靜,然后他嘆了長長一口氣。他接著講下去,更加的慌張,聲音發著抖,像是在央求我,讓我難以忍受的是他對他的這個卑怯可憐不加掩飾:“她老公說,只要房子分給他們,這件事就算了,親啊摸啊隨便它,房子不到手,大家都有的好看,弄到我們單位都曉得,弄得你姆媽單位都曉得,叫我們做不成人。”夜空下這么兩個人。做了丑事的父親和可用來傾訴的女兒。我覺得這兩個人都可憐。幾乎要被扒光了皮的父親不可憐嗎?有這么一個父親的女孩不可憐嗎?我根本沒想去問他一句:你到底對那個女人家做沒做不好的事?這種問題我問不出來,也無需問。我已經確認父親做下了骯臟事。謝謝你在女兒面前還要點兒臉面,沒把話說透說清楚!不去拉燈繩,扶她上樓,站在一旁聽女人小便,你已經足夠骯臟了!你不需要更多的行為,我不需要更多的理由。我于是不追問他是否被冤枉,不追問他怎么找清白。他臉都不要了來告訴我是有原因的,我偏偏咬緊牙關不給他路走。我們在夜空下對峙。父親敗下陣來,肯定是他敗,因為母親的碗不會無休止地洗下去的。父親開口:“你去找找那個姓田的,叫她不要把事情做絕。房子我盡量爭取,但是,爭取不到也有可能的。分房委員會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書記,廠長,副廠長,八九個人!”“要找你自己去找。”我回答。父親嘆息:“我要自己能去找,這件事情還告訴你啊?她老公今天差點要打人。我要去說房子沒把握,他馬上把事情鬧開!你是小伢兒,你哭哭啼啼去求他們,他們應該會心軟一軟吧?”我全身被痛心和憤怒填滿。父親一夜之間淪落到如同螻蟻般由人捏咕,而這都是咎由自取,現在要讓我也低聲下氣地去求人!我繼續沉默。他沉默地等待。母親的腳步聲響起來了,我趁著這聲音下樓梯。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