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山海亂舞02:圖錄失竊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85187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 躍上金石堂、博客來排行榜的新黑馬。
★ 同人界中超新星多才繪師硝子 全力繪製精美封面、內彩
★ 知名作家吾名翼、D51強力推薦!
★ 內含豐富人設、精美彩圖

【內容簡介】

某天,鎮社之寶的山海圖錄竟然失竊了!?「山偵海衛」再次傾巢而出,飛天遁地找兇手。
經由謎之蘿莉的指引,嫌疑指向學校的混混團體「炎皇會」。
為了找尋失物,大家計畫扮成混混加入其中。
人選1號,莫日。評語:本來就是個痞子,通過!
人選2號,侯宜。評語:板臉的凶神惡煞,通過!
人選3號,祈聆。評語:溫馴的嬌小正太,放棄!
人選4號,晴薇。評語:妄想中的非戰力,淘汰!
順利加入「炎皇會」的莫日與侯宜,在抖腳抖到腳抽筋,板臉板到顏面神經失調,甩刀甩出高段花式之時,終於找到失竊的圖錄,但一場激烈的戰役也隨之迸發──

迷人的角色+傳奇神話+校園喜劇——席捲書榜的黑馬之作。
令人笑中帶淚的故事!

姓名:默者
孤僻成性、把人生當技能樹在點、隨身若沒有帶著小說就會覺得浪費時間,自己也覺得很難搞的麻煩人物。夢想是把人生的每個階段都記錄下來,在離開世界前,看著這些故事回憶過去的點滴,然後幸福地闔眼。

姓名:王詔韋
繪者/COSER/配音/同人。
擅長奇幻風格的多才型新生代繪者。

 

序章 圖錄失竊

「不好了!不見了!」

嘹亮清脆的嗓音伴隨著豪邁俐落的摔門聲,晴薇闖進了莫日與候宜的寢室。出現在她眼前的是正在做伏地挺身的候宜與坐在他背上一副惡作劇得逞模樣的莫日。
「啊!打擾了!你們請慢慢來!」晴薇看著房間裡的景象臉紅了起來。
「妳這女人,不要滿臉害羞且大剌剌地拉椅子坐下來!給我滾出去!」候宜豁然起身把莫日掀倒在地。
「小候宜,我好痛啊!」
「吵死了!還不都是你說要單挑!」
「原來如此,是在一決上下啊?不過,混混頭子怎麼可能贏得了你啊?前一陣子的馬拉松比賽裡,誰強誰弱不是就一清二楚了嗎?」晴薇坐在椅子上無奈地攤手。
「妖女,是一決高下!不要濫用成語。」莫日說。
「莫日社長好像是故意把候宜先生激怒的,我覺得。」打從一開始就坐在房間裡的祈聆說。
「唔哇,小狗狗,你竟然又從頭看到尾了。」晴薇說完合掌雙眼輕閉朝著莫日與候宜微微行禮。「那麼,我們應該對他們說:『多謝款待!』」
「多謝款待!」祈聆跟著照做。
「你們兩個人到底來這裡幹什麼的?給我滾出去!」候宜瞪著兩人,整個人氣得發顫了。
「好了好了,言歸正傳吧,妖女,妳再度不知羞恥闖進男生宿舍的目的是什麼?不要跟我說是為了滿足私欲。」莫日拍了拍候宜的肩膀,雖然看起來是想安撫候宜,但這動作反而讓候宜更生氣,二話不說就朝著莫日的胸口就是一個肘擊。
「啊!對了,我想說的是──不見了!」
「妳的形象嗎?」
「才不是!山海圖錄──」晴薇略顯緊張,短短的幾句話語卻無法一口氣說出。「不見了!」

#  #  #

「嗯……」莫日若有所思地沉吟。
三人正站在社團教室裡,所有的一切都跟昨天離開前一模一樣,唯獨擺在教室前方書架上的山海圖錄消失了,找遍了整間教室都沒有。
「昨天離開時應該有鎖門……」祈聆說。
「而且離開時書也還在。」候宜說。
在收服后羿射日與精衛之後,他們雖然明白事情還沒有結束。但本以為至少能夠休息一陣子,卻沒想到山海經裡跑出去的還有一大票沒什麼傷害性的奇禽野獸,這些神怪會附身在跟牠們相近的動植物身上。
於是時不時地就出現貓狗大戰、麻雀學候鳥搞季節性大遷?、松鼠像猴子一樣在樹枝間盪秋千,甚至還有不知道哪裡來的螢火蟲在夜晚的操場上排出麥田圈引發軒然大波。
雖然都是些只要找到就能用山海圖錄收回的普通神怪,沒有什麼危險性。不過要抓住這些會飛、會爬樹、超會跑、攻擊性略高,甚至還會鑽進地底的東西,著實把他們折騰個半死。
昨天也是在好不容易把合作社裡會放電的飛天老鼠抓起來後,確實把書放回社辦了。
「保險起見,我先確認一下,真的不是你們三個人任何一個人拿走的,對吧?當然,我沒拿。」莫日將視線投向其他三人。
「當然沒有!」晴薇雙手舉起。
祈聆與候宜也跟著搖搖頭。
「那麼,就是被人偷走了吧?來的時候門也是鎖上的,窗戶也鎖著沒開,很明顯是個密室!」莫日說。
「你那一副看好戲的笑容是怎麼回事?」晴薇說。
「密室個鬼,到處都是破綻。說不定是前陣子被你設陷阱抓住的貓來報仇把書叼走而已吧!」候宜拋下這麼一句轉身走回專屬於他的角落座位。
「唔哇!這麼說的話豈不是有成千上萬個嫌疑犯了嗎?說不定兇手其實是那隻被我們用網球拍打下來的飛天鼠!」莫日一臉不妙的表情。
「也說不定是在運動場上雙足站立練習百米賽跑的小土狗?在終點線前把牠抓住時那淒厲的哀嚎,我到現在想起時還會流眼淚啊。為什麼那時我們不讓他跑過終點呢?」晴薇滿臉哀傷地說。
「我覺得會不會是那些想挑戰疊羅漢,而且已經疊了兩層樓高的螞蟻搬走的呢?」看大家都想出了可能的兇手,祈聆也連忙說。「即使弄倒牠們,牠們也毫不氣餒地從頭開始,我覺得好厲害!」
「為什麼我覺得我們好像突然變成壞蛋了呢?」晴薇開口說出了大家心中的痛處。
「山海圖錄不見一定是我們應得的報應。」祈聆也難過地看著教室前方那空盪盪的書架。
「如果是山海神的懲罰,那就沒辦法了。」莫日說。
現場陷入了一片沉默,然後晴薇、祈聆與莫日的視線看向了已經拿起書開始讀起來的候宜。
彷彿感覺到三人的視線,候宜抬起頭,以冷淡到像是會刺人的視線看向三人。
「唔──小候宜把我們三個都當笨蛋來看了!」
「這比傲嬌男平常的毒舌還要可怕欸!」
「候宜大師的眼神看得我的心覺得好痛……」
「總之,你們到底是有沒有打算認真找書啊?」「咳──當然要!」莫日輕咳一聲正經起來。
「是啊,它的危險性太高了,被神怪附身的人所得到的能力也很可怕。別忘了,之前某兩個混球還差點把整個學校給毀了!」晴薇說。
「是在說我嗎?」莫日笑嘻嘻地說,表情沒有絲毫的反省。
「就是你們兩個王八蛋!一個放火燒掉半片校園,另一個放箭破壞了一堆校舍,雖然在你家的黑心財力下奇蹟似地復原了,但山海圖錄的事情根本就還沒解決!」晴薇雙手扠腰指著兩人。
「雖然被這女人當面指著鼻子罵讓人不太爽快,但是她說的也沒錯。」候宜說。「這本書裡厲害的神怪要多少有多少,共工與祝融之戰、炎黃之爭、伏羲八卦、女媧補天等等,先不說沒什麼威脅的精衛,即使拿后羿射日來比,這些神怪也絲毫不遜色。」
「你是想找我吵架對吧?」晴薇挽起衣袖,精衛鳥的翅膀隨之展開,大有上前就要開打的感覺。
「說是吵架卻一副要打架的模樣,沒來由的暴力可能是由於自律神經失調,看在同學一場勸你一句,快去看醫生吧。」候宜說。
「唔唔唔唔唔!小狗狗,不要拉住我!我今天一定要把這傲嬌男痛扁一頓!」被祈聆攔腰抱住的晴薇死命地想要掙脫。
「哇哇──女王姊姊,別生氣,候宜大師想說的是從山海圖錄裡還有很多很危險的神怪。不是在惹妳生氣啦!」祈聆努力地阻止晴薇。「對不對,候宜大師!」
候宜聳聳肩,露出不置可否的表情。
「好了,既然提到山海圖錄,我一直對一件事感到好奇──煩人精,為什麼你們會把山海圖錄放在那間倉庫,四周還掛上四神的畫像?打從一開始,你就知道那具有封印的效果嗎?」候宜轉向莫日說。
「唔嗯──老實說,我不知道。不過,我也一直在想這問題……」莫日抬起頭,換上了處理正事的嚴肅表情。
「現在我們有兩件事要處理,第一是找書,第二是解開山海圖錄的謎團。前者目前還狀況不明,不過……」莫日伸出兩根手指,然後收起了其中之一。「有關小候宜剛才問的封印問題,唯一曉得的人除了我的父母以外,大概就剩管家了吧。」
「看來除了找書以外,我們還得再去你家了。」晴薇說。
「沒人有異議吧?那麼,就先從調查封印這件事開始吧。」莫日環視了眾人一圈,大聲宣布。

嗶──嗶嗶──嗶嗶嗶──

突然,尖銳的哨聲傳進社辦裡,之後是幾聲怒吼。「你們!給我站住!不要跑!」
四人好奇地走出社辦一探究竟,操場上穿著綠色筆挺制服的教官正追在一群穿著邋遢的同學。跑在最前頭的那個手裡拿著用來塗操場跑道線的工具,四人掃視了一圈很快地就發現了他們被教官盯上的原因──那片橫跨了整片操場的巨大塗鴉。
「給我站住!」教官氣急敗壞地大吼,然而他那已經略顯福態的體型讓他已不再具有跟年輕人比拼的本錢,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幾個人愈跑愈遠。
「那就是傳說中的炎皇會吧?」晴薇說。
「炎皇會?」祈聆問。
「炎皇會是個不受學校承認的校園地下組織,據點在桌球社,應該說,桌球社根本就已經被炎皇會吃掉了。以嚴棣為首,帶著兩個副首──恭水與火杼,領導著一干小弟,儼然是校園裡的黑社會。」
「就是時不時地會到處亂塗鴉、大吵大鬧或是打架鬧事的那群人嘛!感覺上像是反社會人格者聚集的所在。」候宜說。「不過妳知道的還真清楚」
「當然啊。嚴棣是個身材魁梧、充滿精力的猛男,左擁右抱著一雙翅膀,然後又被眾多後宮簇擁著,那畫面簡直像幅畫啊。」晴薇聲音變得愈來愈高亢。「在我的心目中,炎皇會可說是僅次於山海神社的大寶庫啊!」
「妳這妖女來男校念音樂班該不會打從一開始就是為了這種事情吧!」莫日說。
「感覺好像在鯉魚池裡放進了一條鯊魚一樣。」候宜說。
晴薇一臉糟糕的表情,慌亂地解釋。「才沒有!我只是想念好學校而已!縣裡最好的女子高中我又考不上,剛好我又從小學樂器到現在,所以就來考這有音樂班又是第一志願等級的學校啊!」
「我覺得幸好女王姊姊來考了這裡,我們才能相遇,然後我才能跟女王姊姊學習這麼多東西。」祈聆說。
「小狗狗!」晴薇有如在絕境中看到援軍一樣,感動地緊緊抱住祈聆。
「唉,算了,回歸正題,要調查封印的事情,不如就這週末吧。」莫日說。
候宜沒有意見,嘆了口氣就回到座位上看書了。晴薇很開心地直點頭,似乎是因為回想起莫日家的各種好東西。祈聆則是根本不知道要反對什麼。
晴薇走進社辦,本想跟進去的祈聆注意到莫日的視線一直停在某個地方,他好奇地看了過去,有個人站在社團大樓前,似乎也是一直看著教官追逐不良少年。
不過,那排拒世界於自身之外的氣質讓祈聆不由得在意起來。這時,那人突然轉過頭來,恰好與祈聆四目相交。
那是一雙有如幽黑深潭般的眼睛,祈聆感覺對方正牢牢地盯著自己。
「啊!是學生會長!」祈聆回想起剛進學校時在圖書館遇到的那個人。
「原來如此啊……」莫日低喃了一聲,轉身進入社辦。
祈聆急忙追上,本想問莫日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話題卻被輕易地帶開,轉眼間他就忘記本來的目的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