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滅世審判04(完)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919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終審,宣判──

終局將至,
王晨一行人共同前往審判的最後舞臺──帝都。
盤據天空的黑色饕餮,緩緩露出暗藏的利牙,
當所有演員齊聚,
最為弱小的王位候選人,卻笑得最為傲慢。
命運尚未明朗,而終結已然降臨,
豢養與毀滅,人類的未來難道只是非此即彼的二擇一?

YY的劣跡

自認是一位夢想編織大師,相信我筆下的人物都真實地活在他們的世界中,認為傳奇就切實地發生在我們身邊,只不過要用心才能看見。

繪者簡介

水々

喜歡玩遊戲,總是改不了喜歡打混的病症而十分困擾。
平時以二次創作為主。

第一章 傲慢(一)
第二章 傲慢(二)
第三章 傲慢(三)
第四章 傲慢(四)
第五章 傲慢(五)
第六章 傲慢(六)
第七章 傲慢(七)
第八章 傲慢(八)
第九章 傲慢(九)
第十章 傲慢(十)
第十一章 傲慢(十一)
第十二章 傲慢(十二)
第十三章 傲慢(終)
番外 魔王陛下說
番外 兄弟
番外 啟示錄

第一章 傲慢(一)

尚且年幼時,他就懵懵懂懂地知道,自己與其他人是不一樣的。
他沒有兄弟手足,沒有父母家人,身邊陪伴的除了自己的影子,就只有穿著白大衣來來往往的大人們。
「為什麼我不能出去呢?」
白衣人會抓著他的手說:「因為出去很危險。」
他說話時的語氣那麼認真嚴肅,以至於男孩一時分不清,危險究竟是指哪種?
是外面的世界太過危險,還是男孩的存在對外界來說,本身是一種威脅?
直到十幾年後,他才明白。
其實這兩種,沒有什麼區別。
這個世界在他出生時,並未表示過歡迎。

王晨睜開眼,拼色的天花板率先躍入眼簾,黑色與紅色的裝飾物,好像血一般凝稠,讓人看得更暈眩了。
他揉了揉痠脹的眼睛,從沙發上起身,依稀記得剛才好像做了一個噩夢?
大腦還帶著久睡以後的沉重感,讓人分不清現實與困境。
王晨清了清嗓子,喊:「威廉,給我一杯水……威廉?」
沒有回應。
他這才記起,魔物管家此時並不在家。
威廉變得經常外出,大概是從賭約結束以後開始的吧。
自從上次賭約事件後,又接連發生了很多事,先是李明儀的靈魂蹤跡不明,隨即又發現張素芬的靈魂也不見了。
這兩個好不容易從姬玄他們手中搶過來的靈魂,就這樣半途失去了蹤影,王晨剛剛因為獲勝而好轉的心情,又抑鬱了一把。
說實話,李明儀和張素芬的靈魂同時發生意外,絕對不是巧合,他只能猜測,還有別的勢力在暗中操縱。在他和姬玄與貝希摩斯的賭約之外,還有另外一雙眼睛,一直在窺視著一切。
也就是說,他們都被某個隱藏在黑暗中的傢伙耍了。
只要一想到這些,王晨就覺得莫名地惱火。
不過,想到那個傲慢的姬玄也被耍了,他鬱悶的心情多少好受了一些,至少不是只有他一個吃虧。然而出了這個意外,威廉卻下了一條禁令。
「既然有不明人物出現,這段時間,還請您安分地待在住處。」魔物管家下達禁足令,「如果您不想在最後時刻功虧一簣的話,殿下。」
王晨無話可說,敵在暗我在明,他只能學習劉濤做個宅男──在情況明朗之前。
外面很危險,不能出去。
這句話在他耳中,似乎與過去的某段記憶重合了。
就在王晨閒得都快長出蘑菇時,外出搜集情報的魔物管家,回來了。
「殿下。」威廉張口道,「也許您需要外出一趟。」
「哦。」王晨漫不經心地應著,「什麼?外出!」
回過神來後,他差點跳起來,瞪著威廉,「你不是說最近外面危險,不准我出去嗎?」
「此一時彼一時。」威廉說,「剛剛得到最新消息,姬玄與貝希摩斯已經離開N市,趕往帝都,其他候選人也是。帝都不久恐要發生大事,您若是落後於他們,對競選王位不利。至於安全方面,我會負責保護您。」
「姬玄他們也去了帝都?」王晨問:「你從哪裡聽來的消息?還有,究竟是要發生什麼大事,消息來源可靠嗎?」
「消息的來源,是您認識的魔物。」威廉回答。
「不要告訴我是……」
一陣輕笑從門外傳來,伴著笑聲,一個熟悉的魔物走了進來。
「沒錯,消息正是我透露給威廉的。」
說話的是Jean。
一段時間不見,Jean上上下下打量了王晨一番,感嘆道:「您真是變了許多,小殿下。更讓我意外的是,您竟然真的只憑一己之力,就贏了姬玄與貝希摩斯。」
王晨瞧了瞧他,回敬道:「你倒是一點都沒變,牆頭草兩邊倒,這次看我贏了就過來抱大腿了?」
被嘲諷了,Jean看上去倒是不慍不火,「人類常說,唯有欲望永恆不變。作為欲望的集合,我們魔物的確少有變化,倒是殿下您還處於成長期,從幼兒成長為合格的魔物,需要經歷變化是很正常的事。」
他這句話本來是暗諷王晨年幼,沒想到當事者卻很贊同地點了點頭,且十分厚臉皮地道:「比起青春正好活力無限的我,Jean你的確是上了年紀。怎樣,要不要考慮退休回去好好休養?」
一時之間,Jean的笑臉差點掛不住。他看了眼在旁邊不動聲色的威廉,心想在這位的悉心教導下,王晨的嘴也是越來越毒了。
「年幼年老的話題先放一邊。」最終還是Jean先認輸,「我這次來找小殿下,是為正事而來。剛才威廉也向您說了,最近帝都雲集了很多魔物。」
「是嗎?我還以為你們一直都縮在N市呢。」王晨嘲諷道:「一會是利維坦,一會是姬玄與貝希摩斯,全都一股腦兒地往這裡跑。怎麼,現在又換地方了?」
「世事變化。」Jean道:「我們喜歡駐紮的地方,也不會一成不變。不過我最近聽到一個奇怪的消息,有消息流傳您與除魔組聯盟,不知這是真是假?」
他收起嘴角笑意,盯著王晨,眼中有幾分凝重的打量。
「當然是假的。」王晨一臉正經道:「我怎麼會和除魔組聯盟?我可是魔物。」
「是嗎?」Jean臉上卻漏出懷疑。
「不過利用倒是真的。」王晨又加了一句,「為了對付姬玄,我與除魔組各取所需。魔物沒有哪條準則規定不准與人類聯手吧?」
他又道:「你們不是一向奉行利益至上嗎?為了利益,連血親都可以出賣,利用一下人類又算什麼?」
聽到他並沒有全盤否定,Jean心裡才有些相信,臉上又露出笑容。
「當然不會有人責怪您。不如說,大家都佩服竟然連除魔組都能為您所用,實在令人驚訝。這麼說,您與除魔組聯盟是真。」Jean瞇起眼看著王晨,「既然現在已經贏了姬玄,您是想繼續借用除魔組的勢,還是……考慮一下與其他候選人聯盟?」
「與其他魔物聯盟?」
威廉在一旁解釋道:「殿下,實力不足的候選人,在明知自己奪位無望後,會去依附另一位實力強大的候選人。這樣一來,對方繼位後,既可以保住自己的性命,也能分享戰果。還有一些普通魔物也會趁機站隊,效忠自己看中的候選人,以期獲利。」
王晨長長地哦了一聲,看向威廉。
「那你當年也是依附了別人嗎,威廉?」
威廉沒有迴避王晨的視線,「我並沒有依附任何人,除了您。」
Jean看了威廉一眼,笑道:「是啊,小殿下。不瞞您說,最近風雲變幻,就連我也在考慮,是不是要去尋找一位依仗呢。」
「那就投靠我吧。」
Jean愣了一下,「您說什麼……」
「我說,依附我如何?」這一次,王晨看向他。「就像威廉所說,王位我志在必得,然而要和其他候選人爭奪,就需要更多的手下。雖然我不算是多好的雇主,但絕對可以保證,對於幫助過我的魔物,我一定會給予最大的回報。」
他目光灼灼地望著Jean,認真道:「你要不要考慮一下?」
「考慮成為您的附屬?」Jean像是聽到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我……」他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王晨。「依附於您?沒有開玩笑?」
事實上,即便再看好王晨,Jean從來沒有將這位過於年幼的魔物當作王位的有力競選人,更別說是考慮投靠了。
王晨神情嚴肅,「你可是我第一個開口邀請的魔物。其實,我還打算去問其他魔物,最好是像姬玄這樣有實力又有地位的,如果願意與我合作,那就再好不過了。」
Jean呆滯的目光轉向威廉,好似是在詢問魔物管家,這位小殿下的腦袋沒有出問題吧?
雖然王晨這次贏了姬玄,但是以他現在的實力,Jean並不認為足以勝過其他候選人,更不用說是籠絡姬玄,將對方收之麾下了。
哪知威廉卻十分贊同,根本不理會Jean詢問的視線,而是在一旁替王晨出謀劃策。
「對於姬玄,我認為殿下您若想籠絡他,不該使用懷柔手段。只有讓他明白絕對無法贏過您,他才會選擇合作。」
「好,我會參考你的意見。」
看著這一主一僕兩個魔誇誇其談,在旁聽的Jean覺得實在是太不真實了。
「你們真的認為小殿下有奪得王位的希望嗎?」他忍不住出聲詢問。
「不是希望。」威廉搖了搖頭,「是必須奪得王位不可。」
他這麼一說,連王晨都側目看他。
只聽威廉繼續道:「只有奪取王位,殿下才能存活下來;只有殿下登上王座,我才不用背叛殿下。」
王晨笑了,「威廉,你以為我會給你背叛的機會?」
對於這位一直站在自己身邊的魔物管家,雖然他至今還不知道威廉的真正目的是什麼,不過,這並不妨礙他決定留下對方。這麼優秀又聽話的管家,怎麼能讓給別的魔物呢?當然得一直牢牢握在手心才是。
同時,王晨對自己也充滿信心。
「奪得王位並不只看實力,也不僅僅是看表面的強大。」他說,「至少在取得王位的決心上,我不輸其他魔物。」
威廉深深看了他一眼。
「是的,殿下。」

近半個小時後,Jean渾渾噩噩地離開了王晨的住處。他拒絕了王晨的再三邀請,表示自己回去後會認真考慮他的建議。
出門後,他忍不住感慨。
「沒想到幾個月不見,這小子竟然變得這麼自信了。」
Jean至今還記得,最初見到王晨時,對方就像是一隻不曉世事的幼獸,懵懵懂懂地闖進了危險密布的黑暗森林。而現在,這隻小獸竟然可以如此自信地說出「我會奪得王位」這種話。
聽起來傲慢,卻並非無的放矢。
就如王晨所說,在取得王位的決心上,他不輸任何魔物。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