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庫存:1
你是我藏不住的秘密(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25.8元
定  價:NT$155元
優惠價: 65101
可得紅利積點:3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和一個對的人相愛是什麼感覺呢?她,林以沫,沒有父親,沒有母親,只是一個和外婆相依為命的小小孤女。這樣的她,只要看到一點點溫暖都應該拼命抓住吧,可是面對這個從小保護她的少年的告白時,她堅定的搖了搖頭,因為她難以啟齒的卑微和一個深藏心底的秘密……她說不可以,可是他,不這麼覺得。他幫她趕走了嘲諷她身世的人,他為她教訓了給她一身傷痕的初戀,他以親人的名義給了她**的保護,然後一直陪伴著她、信任著她、愛慕著她……“沫沫,你知道和一個對的人相愛是什麼感覺嗎?和對的人並肩,從來不需要成為更好的人,做自己就好了。”原來這就是愛情,她以為要一路小跑才能跟上他,但竟然發現他放慢了腳步等她……
清揚婉兮
原名賈曉,八零後老少女,浪漫雙魚,熱愛美文,美景,美人,願寫好看的文,做簡單的人。
2009年至今發累計表百萬余字,文章常見於《星星花》《花火》《意林?小小姐》等國內知名雜誌,
諸多短篇作品被《青年文摘》《意林》等雜誌轉載。

已出版長篇作品:
《與婆婆同居的日子》《十年錦灰》《九月的天空下了雨》

即將出版長篇作品:
《翡翠易碎,蝴蝶不老》
編輯推薦
你是我始終沒有猜出的謎底
你是期末考的*後一道大題
你是課本裡沒有教過的事
你是沒帶傘的那個午後忽然落的雨
你是我藏不住的秘密

無數讀者為之傾倒的怦然心動
清揚婉兮式的初戀一生
I 尺璧寸金
純潔的年代,情竇初開的芬芳,青春的序幕,我用力揪下的一朵花,一曲未完,又見夕陽,久違了,那鍾情的紅裙子,還有那熾熱的季節。


II 漚珠槿豔
你無法分開兩個互相吸引的靈魂,也無法走進不屬於你的宿命。


III 塵盡光生
沉睡的時光不肯倒退,它使我渾身充滿裂痕,我一瘸一拐地跟隨它的呼吸,它卻在醒來的時候,毫不留情地拋棄了我。
01 消失的琪比
拆遷工作隊進駐漆水巷的那天,我的琪比不見了。
那是一個異常悶熱的夏日午後,我一邊吃老冰棍,一邊尋找我的琪比。
天邊的流霞將西邊一片新建的樓群燒成一種混沌的絳紅,巷子裡密不透風,我一邊舔著冰棍,一邊貓著腰,順著下水道,沿著牆根,一聲聲喊著:“琪比,琪比!”
琪比就是那只我養了兩年現已走失兩天的黃色點點的貓。記得它剛剛抱來的時候,小小一團,縮在牆角,像一塊皺在一起的會動的抹布,那雙琥珀色的眼睛滴溜溜地看著我,惹人憐愛。我把餅乾掰碎了泡在牛奶裡喂它,它吃完了又來舔我的手指,粉紅的小舌頭觸在皮膚上刺刺的、癢癢的,像愛情。

琪比是我喜歡的男生送的,所以我很喜歡它。
我和琪比的相處很愉快。如果我沒空理它,它會自己玩耍,在地板上追自己的尾巴玩,曬太陽,睡大覺,吃東西,思考喵生;如果我想起它了,我隨時可以一把將它捧起來,對它說“琪比我想你啦”“琪比你餓了嗎”“琪比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哦!只有你知道”……
我曾經幻想可以把它放在口袋裡,帶它去川西壩子看油菜花,去阿壩州暴走,它一聲不響地從我的背包裡探出頭來,像我的一部分,然後我把它放在沙灘上,我們一起看夕陽。
在它沒有走失以前,我常常無比憂傷文藝地想像,如果有一天它離開了我,我會不會很悲傷?當有一天回憶起它,是帶著笑或是很沉默?還是會很快將它遺忘?
然而在這個黃昏,當這一天真正來臨,我並沒有太多悲傷,我味同嚼蠟地咂吧完*後一口冰棍,又跑到巷口的周記糕點屋,分別吃下了一塊海棠糕、雲片糕、綠豆糕之後,我腦子裡一片混亂,這些重甜軟糯的糕點,再一次確診了我的隱疾。
我如臨大敵地回到家裡,經過穿堂的時候,看到奶奶躺在竹椅上乘涼。奶奶其實是外婆,因為沒有父親,我一直將外婆稱為奶奶。其實這天下午沒有穿堂風,她只是閉目養神罷了。奶奶已經很老了,聽說不久就要過七十大壽,一個人坐在那裡的時候,就是不吃東西,嘴唇也常常做出咀嚼的動作,喉嚨裡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響。我很害怕她有一天忽然離開我。

聽到響動,奶奶知道我回來了。她搖著扇子要我過去:“小荻,來,過來。”
小荻其實是媽媽的小名,奶奶已經糊塗到常常混淆小輩的名字。不過我並不計較這個,我應了一聲,走過去,看到奶奶騰出一隻手來,掀開她的青布衫,掏啊掏,終於掏出十塊錢來,摸了摸,然後遞給我,用一種神秘的“你懂的”的語氣說:“給,沫沫,到周記給奶奶買塊栗子蛋糕。”這一次,她叫對了我的名字,可我並沒有因此而順從她,反而大聲地沖她喊道:“不去,吃那個會死人的。”
周記的糕點遠近聞名,並不會吃死人,而是奶奶吃了會死,她有嚴重的糖尿病,長期打胰島素導致瘦骨嶙峋,躺在那裡如同一片單薄的葉子,兩隻眼已全盲了,可整日仍像小孩一樣想糖吃,心心念念想吃周記的糕點。
奶奶耳朵不背,聽到我這樣回答,馬上聲帶哭腔地嚷起來:“沒良心的喲!讓我死了算了。”

我正沒好氣,對奶奶的罵聲充耳不聞,一扭頭進了自己的房間。
一進房間,我就打開了自己的電腦,分別登錄了百度知道、好大夫線上、39健康問答等網站。網上說“鼻聞香臭,舌嘗五味”,味蕾失靈,預示著人體患了某種疾病——口苦可見於癌症,口甜常見於消化功能紊亂,口鹹多為腎虛,口酸大約是十二指腸潰瘍犯了,口辣是高血壓或更年期綜合征的反應。
我坐在電腦前,一時間手指發顫,頭冒虛汗,如臨大敵。
十分鐘後,我失控的情緒平穩下來,因為我找到了自己的病因——那個送我貓的男生。

他送我貓並不是喜歡我或是其他什麼曖昧得令人心猿意馬的原因,僅僅是,他家的老貓多子多福,一窩生了六隻貓仔,媽媽命他拿出去送人或丟掉,於是,他想到了我——“嘿!聽說胖胖的女生都很喜歡小動物,這只貓貓你喜歡吧!送給你。”
我把這句話當作讚美,和瑟瑟發抖的小貓一同接收。
琪比的名字起得隨便,我待它卻不隨便。它每天吃香喝辣,高枕無憂,它用我的力士洗髮水洗澡,用專屬毛巾,有各類貓玩具,我小心翼翼地伺候它,就像小心翼翼奉養我的愛情。是的,從他送我貓那一刻起,我就喜歡上他了——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男生送我禮物哪!

陽光很好的夏日午後三點半,我抱著琪比,悄悄潛入一個叫湖濱花園的社區,隔著一面人工湖眺望他的窗。是掛著藍色窗簾那間嗎?還是養著綠蘿那間?晾著白T恤那間一定是了,白天在學校還見他穿過。
在這扇窗的對面,我做過許多傻事——我朝窗戶的方向扔過石子,擲過寫著情詩的紙飛機,甚至朝窗戶的方向惡狠狠地吐過口水,我希望他從裡面探出頭來,朝這邊望一望,他會看到,有一個驚惶的少女,正倉皇逃開,晚風吹散了髮辮,樹枝鉤住了裙角,夜色隱藏了淚水。
可是,那扇窗從未打開過。

一回頭,琪比已跳到草地上,和社區裡的幾隻貓滾作一團。兩隻**,一隻狸花,它們繞著圈圈撒著歡兒,沒心沒肺,不分你我。我生氣了,感到一種羞恥的背叛,扭頭就走。
琪比又追了上來,撒嬌似的撓我的鞋。我一心軟,又將它抱起來。唉!一隻貓的智商,如何會理解一顆少女的心虛席以待,漸漸被武火攻心的痛楚填滿,然後深陷抑鬱的情緒泥潭。它只是一隻貓而已。
這天夜裡,我夢到了走失的琪比。它長出了長長的獠牙,毛皮倒戧著,不再光滑芬芳,它坐在樹杈上,尾巴挑釁地拍打著,它變成了一隻純正的野貓,但頭頂戴著一頂璀璨的皇冠。夢裡的琪比忽然開口說話:“你不愛自己,所以,我也不再愛你了。”它的貓須微微抖顫上揚,仿佛露出一個神秘的笑,然後跳入一片夜色,消失不見了。

02 突如其來的告白
我從小和媽媽、奶奶生活在這座落後貧窮的北方小城。
小城有一座山,叫大象山,大象山下有一個窮人聚集的地方,叫漆水巷,我們就是這些窮人裡的一分子。大象山長得亂石嶙峋,毫無章法。聽奶奶說,大象山本來沒有名字,“大象”這個名兒是當年一個遊歷到這裡的作家起的,他說老子的《道德經》裡說了,大象無形,不顯刻意,相容百態,此山有境界啊!大象山就這樣叫開來,並顯出它獨特的文化內涵。
漆水巷蜿蜒於大象山下,因整日污水橫流而得名。漆水巷裡出了一個有錢人,姓周,這個有錢卻沒多少文化的商人,熱愛大象山,也熱愛“大象”這個名字,給自己的兒子也附庸風雅取名“大象”。
這個叫周大象的少年,此刻騎著一輛拉風炫酷的摩托車,一陣風一樣橫在了我面前。他脫下頭盔,耍帥地甩了甩頭:“上來吧!”

周大象有個大腦門,髮際線很高,皮膚因為熱愛運動而曬得黝黑,眼睛很大,我常常會毫無顧忌地叫他“外星人”,他也不生氣,總是很臭屁地用手捋捋他的腦門,說:“那也是很帥的外星人好吧?”
作為一個典型的富二代——奶奶鍾情的巷口那家周記糕餅店就是他家的,他的爸爸長袖善舞已經用祖宗留下的原始積累成功地蛻變為商界新貴地產鼇頭,雖然他們全家已經離開漆水巷搬入大別墅很久了,可他依然喜歡時不時回漆水巷玩——作為女生們口中的高富帥,我覺得周大象的品位有點問題,我隱隱感覺到,他好像喜歡我,無論我多少次嘲諷過他的名字,不懷好意地叫他“外星人”,他總是嘻嘻哈哈,一笑了之,並且對我鞍前馬後,言聽計從。就像這次,我一個電話,他馬上屁顛屁顛地趕來了。

“你想去哪兒啊?電話裡也不說清楚。”
“走吧!去了你就知道了。”我像慈禧太后一樣搭了一把他伸過來的手,小心翼翼地側坐上摩托車的後座——這天我特意穿了一條很淑女風的碎花裙,才不能兩腿跨騎破壞我的淑女形象。
“得嘞!出發!”周大象很歡快地吹了聲口哨,發動了摩托車。我忽然有點同情他,他如果知道我在利用他,會不會有點傷心?
我們很快到達了一家叫銀座的KTV——是的,我暗戀的那個男生沈鈞馬上要去澳洲留學,過兩天就要走了,今天在這裡辦一個歡送會。而周大象,就是我用來裝點門面的,或者叫“備胎”,我只是想無聲地告訴那個人,瞧!你不肯多看一眼的醜小鴨,也是有人喜歡的。這種心理有點卑微,又有點可笑。

一進包間,班裡的同學七七八八來得都差不多了,沈鈞被眾星捧月地圍坐在中間,現場太嘈雜,他根本沒看到我,我像每次進教室一樣沉默無聲地找了個角落坐下來。周大象一看到沈鈞,馬上恍然大悟,沖著我獰笑一下,附耳道:“感謝你在找備胎和臨時男友時想起我,不勝榮幸。本帥哥可是要收出場費的哦!”
“少臭美了,給你二百五。”我伸出手掌作勢在空中揮了揮,周大象假裝躲閃,這情形倒頗像打情罵俏,我連忙住了手。
只有我的同桌姜黎黎注意到了我們,她如女主人一樣熱情地招呼我:“林以沫,來,點一首歌吧!”
我一聽,連忙擺手往人後縮。我這樣五音不全的破鑼一樣的嗓子,才不要在人前獻醜。
姜黎黎也沒強求,重新陷身到人群喧囂中。沈鈞正在唱歌,姜黎黎四處找話筒要和他合唱。
周大象作為備胎男友,倒是很爭氣,像個小太監似的,很殷勤地給我端茶倒水,惹得班裡一眾女生豔羨側目,紛紛打趣我:
“林以沫,這個帥哥是誰啊?”
“不要秀恩愛,我們會嫉妒哦!”
周大象倒是很識趣,解釋道:“我是她哥!”
我可不甘被口頭占了便宜,白了他一眼,毫不留情地反駁道:“司機,我的司機!”
“哦對!我是摩的司機,簡稱的哥,還是哥,沒錯。”
他毫無水準的幽默惹得我們班那幾個花癡女生笑得花枝亂顫,這時,有人認出了他:“這不是三班周大象嗎?”
周大象和我不同班,但頗有女生緣,一種如明星微服私訪被粉絲認出後的虛榮感讓他有點飄飄然,他很快忙碌起來,和旁邊的女生玩起了真心話大冒險,把我晾在了一邊。
我怨懟地看了周大象一眼,重新落寞地縮回了角落,覺得帶他出來很丟臉。

從我坐的這個角度,正好看到沈鈞的側臉。我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他,自己也記不清了,我只知道,這喜歡熱烈而深刻,沉默而靜美,像深夜月光下的大海,暗流湧動;我只知道,這喜歡,讓時間變得很慢,慢得仿佛一生只夠愛這一個人。
我**次認真地觀察他,他很高,但一點也不帥,甚至有一點駝背,顯得整個人有些猥瑣。唱歌時五音不全,甚至連我*喜歡的那首陳奕迅的《十年》也唱跑調了,這一切都讓他顯得有些滑稽可笑,可我還是無可救藥地喜歡他,還是不能抑制地想要靠近他,然後告訴他:“我們的貓……”
可我*終什麼也沒有說,就在我張嘴的那一瞬間我想起了襲人——《紅樓夢》裡,襲人說了句:“好妹妹,原是我們的不是。”馬上被晴雯恥笑了去:“我倒不知‘你們’是誰,別教我替你們害臊了。”——字字戳心。
我也怕被人恥笑了去。

這時,包廂裡響起了一首老歌——不知是哪個Out的傢伙點了那首《知心愛人》,音樂響了半天,卻沒人唱。有一個聲音在我心裡如同擂鼓鳴金,說,林以沫,膽小鬼,不要怕,就看你的了,再不說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我悲傷地看著正和人熱烈聊天的沈鈞,兩天后,他將搭乘銀色大鳥躍上高空,離開祖國的懷抱,離開我的視線,到達另一個美麗的國度,開始另一段全新的人生。關於一隻貓的隱喻,他再也無從知曉了。
仿佛被一隻無形的手推舉著,我噌地站起來,抓著話筒的手有些哆嗦,說話時舌頭也不靈光:“那個……那個沈鈞,咱倆一起唱吧!”
四周很快有同學起哄,我能感覺到自己的脖頸在冷氣十足的包廂裡灼熱燒痛,可沈鈞轉過臉,聽了聽音樂,皺了皺眉,輕描淡寫地說:“我不會唱啊!”
他的拒絕令我十分尷尬,書上說,一個唱K時拒絕和你對唱情歌的男生,也是在拒絕會和你發生的一切可能。我握著話筒,不知道是該一個人唱下去,還是放下話筒作罷。
接下來的情形有點英雄救美的意思。周大象從鶯鶯燕燕中抽身出來,很騷包地拿過另一支話筒要和我對唱,只可惜,他不是英雄,我也不是美。

我們倆彆扭無比地唱著那首歌,我攥著話筒的手一直在出汗,如突然被人推上了舞臺芒刺在背,我仿佛能看到,沈鈞正用嘲諷的目光乜斜著我。
事實證明,我實在是想多了,當我偷偷轉過臉,發現沈鈞正和一個男生在玩骰子,他壓根沒有朝我這裡看。
而周大象在唱完那首歌後,依然興趣未減,又點了《兩隻老虎》來唱,並滑稽無比地扭著屁股,下麵有女生揮起了沙錘和手鈴,在場的人都嗨起來,歡送會的氣氛達到高潮。
後來周大象又唱了一首歌,倒是很好聽,很陌生,唱的什麼我不記得了,我只記得他說:“這首歌送給我喜歡的女孩林以沫,希望她永遠美好,永遠快樂。”
這個出乎意料的表白讓我措手不及。從來沒有男生對我說過這樣的話,我不知道該如何應答,是欣然接受還是轉身走掉。三秒鐘的愣怔之後,我選擇了轉身走掉。

跑出KTV的大廈外才發現,外面不知什麼時候下起了大雨,狂風大作,急雨兜頭砸下,我冒著大雨沖向*近的公車站。
要坐的那路公車遲遲不來,駛過的計程車也總是被同樣著急回家的人捷足先登,這天的大雨後來被氣象專家說是百年一遇,許多地方成了洞庭湖、水簾洞,整座城市癱瘓在一片汪洋之中。眼看著公交站下其他的乘客都乘車離開,大雨卻依然沒有要停的意思。
又一輛出租經過,我抱著一線希望揮揮手,大聲喊著:“師傅,師傅,停一下!”車上已坐了乘客,絲毫沒有理會我的喊聲。
這時,耳邊響起一個戲謔的聲音:“悟空,師父來也。”

一回頭,藍色的透明雨衣包裹著周大象,他跨坐在摩托車上,一隻腳陷在水窪裡,鼻尖停落著一滴雨。
我喜出望外,見是他,又沒好氣地懨懨地轉過臉。
周大象低聲下氣地懇求道:“你就當我是摩的司機行不行?”
我想了想,也對,然後心安理得地上了車。
他吃力地發動車子,“突突突”地在汪洋中開起來。
雨聲風聲喧囂,說話都用喊的。
他說:“我剛才說的是認真的。”
“什麼?”我假裝沒有聽到。
忽然一陣劇烈的顛簸,車身重重地倒向水中,我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就已經跌落在水窪中。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