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親歷中蘇關係:中央辦公廳翻譯組的十年(1957-1966)(簡體書)
  • 親歷中蘇關係:中央辦公廳翻譯組的十年(1957-1966)(簡體書)

  • ISBN13:9787300219868
  • 出版社: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 作者:閻明複
  • 裝訂/頁數:平裝/440頁
  • 規格:23.5cm*16.8cm (高/寬)
  • 出版日:2015/10/10
人民幣定價:68元
定  價:NT$408元
優惠價: 87355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中蘇關系是20世紀中國最重要的對外關系之一。20世紀五六十年代,中央辦公廳成立的中央翻譯組負責中央領導的俄文翻譯工作。作者作為翻譯組組長,親歷了中蘇關系史上許多重大的歷史事件,見證了中蘇兩黨、兩國由友好到破裂的全過程。披露了大量鮮為人知的有關國際共運和中蘇關系的珍貴史料。全書資料翔實、細節生動、情感飽滿,兼具史料性、思想性、可讀性,是研究中蘇關系、國際共運史、黨史國史等不可多得的精品佳作。


閻明復(1931-),遼寧海城人,1931年11月出生于北平。戰亂年月從小隨父母不斷遷徙。抗戰時期,在重慶巴蜀小學、南開中學讀書。1947年,到哈爾濱外國語專門學校學習。新中國成立后,在中華全國總工會從事翻譯工作,1957年調任中共中央辦公廳翻譯組組長。“文化大革命”期間受迫害,1967年被關進秦城監獄。1975年恢復工作后,歷任中共中央編譯局毛澤東著作編譯室定稿員,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副總編輯;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中共十三屆中央委員、書記處書記兼統戰部部長,第七屆全國政協副主席。1991年,任民政部副部長。1997年至今,歷任中華慈善總會副會長、會長、榮譽會長。
閻明復(1931-),遼寧海城人,1931年11月出生于北平。戰亂年月從小隨父母不斷遷徙。抗戰時期,在重慶巴蜀小學、南開中學讀書。1947年,到哈爾濱外國語專門學校學習。新中國成立后,在中華全國總工會從事翻譯工作,1957年調任中共中央辦公廳翻譯組組長。“文化大革命”期間受迫害,1967年被關進秦城監獄。1975年恢復工作后,歷任中共中央編譯局毛澤東著作編譯室定稿員,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副總編輯;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中共十三屆中央委員、書記處書記兼統戰部部長,第七屆全國政協副主席。1991年,任民政部副部長。1997年至今,歷任中華慈善總會副會長、會長、榮譽會長。
1. 中央辦公廳翻譯組十年
2. 在全總工作期間我見證的中蘇關系
3. 1952年隨劉少奇參加蘇共十九大
4. 隨李富春赴蘇商談“二五”計劃
5. 彭真率團訪問蘇東六國
6. 1957年形勢與伏羅希洛夫訪華
7. 隨毛澤東赴蘇參加莫斯科會議和十月革命慶典
8. 二十世紀國際共運史的一樁公案
9. 1958年隨陳云參加經互會會議
10. 1958年炮擊金門與葛羅米柯秘密訪華
11. 憶1958年毛澤東與赫魯曉夫的四次會談
12. 隨周恩來出席蘇共二十一大追記
13. 赫魯曉夫對中國“大躍進”運動的反應
14. 1959年赫魯曉夫訪華的前前后后
15. 隨康生參加華約首腦會議
16. 1960年世界工聯北京會議親歷記
17. 隨彭真參加布加勒斯特會議
18. 1960年莫斯科會議補記
19. 跟隨周恩來參加蘇共第二十二次代表大會
20. 跟隨周恩來參加蘇共第二十二次代表大會
21. 20世紀中葉國際共運公開論戰的序幕——隨團參加東歐四國黨代表大會
22. 中蘇關于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總路線之爭
23. 1963年7月中蘇兩黨會談補記
24. 1964年羅共調停中蘇關系始末
25. 憶周總理1964年訪蘇
26. 60年代中蘇兩黨關系是如何中斷的
27. 毛澤東對赫魯曉夫的評論
28. 鄧小平與反對蘇共“老子黨”作風的斗爭
29. 中辦翻譯組成員眼中的楊尚昆
30. 聽阿爾希波夫談中蘇關系
31. 蘇聯官方對中蘇關系惡化的看法
32. 中蘇關系破裂原因再研討


1958年毛澤東與赫魯曉夫的四次會談


1958731日至83日,蘇共中央第一書記赫魯曉夫秘密訪華。731日,81日、2日和3日,中共中央主席毛澤東同赫魯曉夫進行了四次會談。俄羅斯《近現代史》雜志2001年第1期刊登了費德林、菲列夫所做的這次會談的第一次和第四次談話俄文記錄。這兩份記錄由不同的譯者譯成中文,分別發表在《中共黨史資料》2001年總第79輯和《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研究》2001年第4期。我和朱瑞真當時作為中方翻譯人員,分別參加了毛澤東同赫魯曉夫的四次會談和赫魯曉夫訪華的接待工作。我們根據親身經歷,結合當時中方的會談記錄摘要,對1958年赫魯曉夫訪華的情況,特別是毛澤東同赫魯曉夫的四次會談做些回憶。

中蘇關系的進一步發展

195711月莫斯科會議以后的一段時間里,中蘇關系有了進一步發展,雙方密切接觸,互通情報和協調政策,繼續推動兩國在外交、經濟和政治領域的一致行動。

1958127日,蘇聯駐華大使尤金轉告周恩來總理,蘇聯政府提議在亞洲建立一個無核區,征求中國政府的意見。周恩來表示,這是一個很好的主意,待報告中共中央和中國政府商量后再答復。21日,周恩來約見蘇聯駐華參贊克魯季科夫(尤金生病),告知中共中央和中國政府完全贊成關于建立亞洲無核區的提議,這一提議對緩和國際緊張形勢和反對原子戰爭威脅很有利。周恩來還答應按照蘇聯的意見,由中國動員印度首先提出這一倡議。331日,赫魯曉夫宣布蘇聯政府決定單方面停止核試驗。44日,蘇聯向美國和英國政府首腦提交備忘錄,強調蘇聯已單方面宣布終止核試驗,并要求迅速達成協議。同日,赫魯曉夫致函周恩來通報這一情況,并呼吁中國支持這一倡議。413日,周恩來代表中國政府正式函復赫魯曉夫,支持蘇聯政府帶頭停止核武器試驗,認為美英負有不可推卸的義務,應當立即用行動響應蘇聯的倡議。

中蘇在外交方面默契配合的同時,經濟領域的合作范圍也不斷擴展。19582月,赫魯曉夫召見中國駐蘇大使劉曉,提出在社會主義陣營建立“盧布區”的設想。228日,毛澤東在與尤金談話時強調:“中共中央完全支持蘇聯正確而有成績的政策”,最近幾個月,“我們在中國高興地注視著蘇共中央和蘇聯政府積極的對外政策行動,滿意地看了你們相應的文件”,“我們完全支持蘇聯最近的所有政策,這些政策表現出了很大的靈活性,是深思熟慮的”。39日,朱德在同尤金談話時也指出:“赫魯曉夫關于建立‘盧布區’的設想使我們感到欣慰和高興,它是與‘美元區’對抗的一種形式。”52023日,經濟互助委員會成員國會議在莫斯科舉行。會議討論了社會主義各國在貫徹社會主義國際分工,以及合理安排生產專業化和協作的基礎上進一步發展經濟合作的問題,并通過一致同意的建議。中共代表也應邀參加會議。

在政治方面,中蘇更是緊密配合。由于南斯拉夫在匈牙利事件中的表現,特別是鐵托拒絕出席在莫斯科召開的共產黨和工人黨會議,而南共聯盟發表的七大綱領草案又對蘇共有所批評,赫魯曉夫非常不滿。為此,蘇共決定不派代表團出席南共聯盟七大,并要各國共產黨對南共聯盟綱領草案提出批判。赫魯曉夫派尤金征求毛澤東的意見。45日,毛澤東在武漢會見尤金,表示贊成蘇共中央決定拒絕出席南共聯盟七大的決定。毛澤東說,關于如何對待南共聯盟綱領草案,是一個非常重大的問題,中共中央政治局將召開會議,進行詳細討論。毛澤東說,中共中央政治局一定表態贊成蘇共中央關于不向南斯拉夫派代表團的決定,而且同意蘇共對南共聯盟綱領草案的評價。4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討論了這個問題,表示同意蘇共中央的立場。49日,周恩來向尤金介紹了4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討論的情況,并將中共中央給南共聯盟中央的信交給尤金。幾天以后,劉少奇和鄧小平又分別會見尤金,互相通報了各自得到的各國共產黨對南共聯盟綱領草案及南共聯盟七大的態度和立場的情況。蘇共發起“批南”運動后,中共也加入其中。

就是在這樣友好合作的氣氛及團結統一的背景下,蘇聯向中國提出了建立“長波電臺”和“共同艦隊”的問題,導致中蘇關系出現逆轉。

“長波電臺”起風波

195712月,蘇聯第一艘核動力潛艇試航成功,實現了潛艇艦隊脫離海岸進行遠洋航行的愿望。為解決外出潛艇與本土的通信和聯絡問題,蘇方經過反復比較,想在中國海南島建立一個長波發射臺。

195816日,蘇聯國防部普拉東諾夫海軍上將致函中國海軍司令員蕭勁光,試探性地提出由兩國海軍共同建立和使用長波電臺的問題,同時提交了一份協議草案。

418日,蘇聯國防部部長馬利諾夫斯基致函彭德懷,建議從1958年至1962年在中國華南地區,由蘇中共同建設1000千瓦大功率長波發信臺和遠程收信中心各一座,投資11億盧布,蘇聯出7000萬盧布,中國出4000萬盧布,建成后中蘇兩國共同使用。

424日,毛澤東指示有關部門做如下答復:同意在中國建設該項設施,但費用全部由中國負擔,所有權是中國的。

64日,彭德懷向蘇聯在華軍事總顧問杜魯方諾夫陳述中方的意見。65日,彭德懷向毛澤東匯報了與杜魯方諾夫談話的情況,并報告說,蘇方仍堅持原來雙方共同投資建臺的意見。

67日,毛澤東批示:“可以照所擬辦理。錢一定由中國出,不能由蘇方出。使用共同。”如果蘇方施加壓力,“則不要回答,拖一時期再說。或者中央談一下再答復。此事應由兩國政府簽訂協定”。毛澤東還在與彭德懷的談話記錄中特別加了一句:“這是中國的意見,不是我個人的意見。”

612日,彭德懷正式給馬利諾夫斯基復信,再次說明中國政府的立場,并建議兩國政府就此簽訂一項協定。

628日,蘇聯海軍通信部部長助理列特文斯基率領一個6人專家小組來到中國,并帶來一份協議草案。蘇方仍然堅持由蘇中兩國共同建設長波電臺,費用可以雙方各承擔一半。隨后,中蘇雙方進行了多次洽商,未能就協議達成一致意見。

721日,彭德懷又一次致函馬利諾夫斯基,重申由中國自行建設的原則:“歡迎蘇聯在設計和建筑等技術方面給予幫助和指導。有關工程的建筑費用、設備費用和其他方面的一切費用,由中國全部承擔,這是我們責無旁貸的事情。”

在中蘇兩國對長波電臺交換意見的過程中,中國政府向蘇聯政府提出請求蘇方援建新型艦艇的要求。在中國海軍工作的蘇聯顧問一再向中國海軍司令員蕭勁光建議,中國可向蘇聯政府提出購買新型蘇聯艦艇的要求。中國政府為了加強海軍力量,鞏固海防,1958628日,周恩來致信赫魯曉夫,希望蘇聯政府對中國海軍給予新技術援助,在可能的條件下,有計劃、有步驟地提供建造新型戰斗艦艇的設計圖紙和資料。同日,周恩來還批轉了聶榮臻關于開始研制核潛艇的具體方案。

721日,在彭德懷致函馬利諾夫斯基重申由中國自行建設長波電臺的當天,蘇聯駐華大使尤金受赫魯曉夫的委托,拜見毛澤東,轉告蘇共中央主席團的幾點意見,并提出蘇中建立一支共同潛艇艦隊的問題。這個建議是針對中國要求提供海軍援助而提出的,但同時也有可能是解決長波電臺問題的一種變換方式。

尤金緊急拜見毛澤東

721日晚9時左右,尤金大使要求緊急拜見毛澤東,說有重要的事情要匯報。毛澤東當即同意見他。

10時左右,我在宿舍里正準備睡覺,突然中央警衛局所屬交通科的汽車來接我,司機說,楊尚昆主任叫我馬上回中南海,有任務。等我趕到中南海游泳池時,毛澤東正同尤金談話,周總理的秘書馬列在為他們做翻譯。馬列見我趕來,說:你來得正好,剛剛開始談。于是,我就坐在毛澤東身邊,接替馬列繼續翻譯。這時我們中辦翻譯組的趙仲元也趕到了,擔任記錄。我看到在場的還有劉少奇、周恩來、朱德、陳云、鄧小平、彭德懷、陳毅、楊尚昆等領導同志。

尤金說,他最近回蘇聯休假,返回北京前,赫魯曉夫接見了他,委托他向毛澤東同志轉達問候,并轉告蘇共中央主席團的幾點意見。

第一個問題是中東事件(當時美國軍隊已有1萬多人在黎巴嫩登陸,后來英國也有兩三千人登陸)。尤金說,蘇聯決定不參與中東戰爭。毛澤東說,我們也不贊成參與。我們搞反帝統一戰線,同帝國主義做政治斗爭,不跟它直接打仗。尤金說,蘇聯政府發表聲明警告美國,但是蘇共中央決定不做軍事卷入。毛澤東說,我們贊成這個方針,不做軍事卷入。但是要準備美國打大仗,這不是不可能的,我們要做準備。

第二個問題是南斯拉夫問題。尤金說,蘇共中央主席團認為,對南斯拉夫的修正主義要繼續批判,不能停止。他還說,蘇共中央感謝中國黨對蘇共的支持。現在南斯拉夫集中攻擊中國黨,而這個攻擊本來是應該針對蘇共的。毛澤東說,我們對南共聯盟應該采取又斗爭又團結的方針。在意識形態方面,我們批判它的錯誤,但是在國家關系方面還是應該保持外交關系,不要斷絕外交關系。目前可以冷一點,但是不能長久這樣下去,還是要想辦法逐步改善關系。

第三個問題是關于中國政府請求蘇聯幫助加強中國海軍和海岸防御的問題。尤金說,赫魯曉夫希望中國同志了解,蘇聯的自然條件使我們不可能充分發揮原子潛艇艦隊的作用。我們有黑海,但在戰爭中是會被敵人封鎖的。波羅的海就更不用提了。在北面由摩爾曼斯克可通行北冰洋,但是那里并不寬闊,不能廣泛活動。東面的海面上又臨接南朝鮮和日本,不能算安全。蘇聯艦隊到大西洋、太平洋活動很不方便,海上通道都控制在西方國家手里。中國的海岸線很長,條件很好,可以四通八達。因此,赫魯曉夫希望同中國同志一起商量,建立一支共同潛艇艦隊,越南也可以參加。

我把尤金的這段話翻譯完后,毛澤東詫異地發出了“啊”的一聲。接著問道:“是不是又要搞合作社?”毛澤東在這里所講的又要搞“合作社”,是針對1949年年底至1950年年初他在莫斯科同斯大林商談訂立《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時,斯大林強加給中國的四個合營公司。當時中國為簽訂條約,只好答應了。毛澤東把這些合營公司叫作搞“合作社”。

毛澤東對尤金說,我們原想叫你們幫助我們建設海軍,沒有想過要跟你們一起搞“合作社”,搞什么共同艦隊。是不是只有搞“合作社”你們才干,不搞“合作社”你們就不干呢?

這時尤金說,赫魯曉夫特別囑咐他,請他把蘇共主席團的意見轉告給毛澤東,希望中共中央派周恩來、彭德懷以及必要的助手去莫斯科,把蘇聯海軍有的一切東西都看看,然后再具體商量。他沒有直接回答毛澤東提出的問題。

接著尤金談了第四個問題,即蘇聯國內情況。尤金說,赫魯曉夫要他向毛澤東匯報,蘇聯的情況空前的好,工業體制的改革已經完成,今年的農業收成也空前的好,會得到豐收。

尤金談完以后,毛澤東針對第三個問題問尤金,照你們的意思是不是只能搞“合作社”,這就像農民搞合作社一樣,是否只搞“合作社”,你們才干?尤金說,沒有決定,請中國同志去一起商量。毛澤東說,首先要明確方針:是我們辦,你們幫助,還是只能合辦,不合辦,你們就不給幫助?首先要把這個問題搞明確。我們原來設想是請你們幫助我們建設海軍,是不是你們認為只能搞共同艦隊,否則就不幫我們?也就是說,你們強迫我們搞“合作社”,是不是這樣?尤金說,他感覺到現在是這么一個問題。不過他又說,他們只是提議,還需要兩國共同商定。他說,你們可以派人到莫斯科去談。赫魯曉夫建議周恩來和彭德懷到莫斯科去談這件事情。

毛澤東說,我們先討論,同意就去人,不同意,又不幫助,我們就不搞。這個問題暫時不定,因為你也說不清楚。究竟是不是辦“合作社”?是不是你們強迫我們搞共同艦隊?是不是蘇聯指揮這個艦隊?尤金支支吾吾,說不清楚。最后毛澤東說,今天這個問題不做決定,明天再談。

尤金走后,毛澤東坐在藤椅上半天沒說話,參加會見的其他領導同志也沒散去。毛澤東看見我站在一旁,招手叫我過去,對我說:“明天還要同尤金談,你去找葉子龍,搞一個錄音機,把談話錄下來,以防他抵賴!”我當即把毛澤東的指示轉告了葉子龍。第二天上午一上班,葉子龍找到我和趙仲元,拿來一臺微型手表式錄音機,交給趙仲元,并交代了使用辦法。可惜的是,因為操作不熟練,毛澤東和尤金的第二次談話并沒有錄上。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