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4
仁波切之殤:祭被囚十三載,身亡獄中的丹增德勒仁波切
  • 仁波切之殤:祭被囚十三載,身亡獄中的丹增德勒仁波切

  • 系列名:雪域叢書
  • ISBN13:9789868986879
  • 出版社:雪域
  • 作者:唯色
  • 裝訂/頁數:平裝/400頁
  • 規格:23cm*17cm (高/寬)
  • 出版日:2015/11/05
  • 中國圖書分類:西藏
定  價:NT$400元
優惠價: 9360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這人世上,可能再也沒有將死者的骨灰從其親屬手中奪走,聲稱要把骨灰倒入滔滔奔流的河水中,更罪惡。何況,這是一位蒙冤被囚十三載並在獄中突然身亡的佛教高僧的骨灰!
據外媒報道,7月16日夜,當局官員在持槍軍警簇擁下,要求攜帶丹增德勒仁波切骨灰返回康區的四位藏人交出骨灰。而這四位藏人是兩位高僧、兩位丹增德勒仁波切的親屬,他們從當日早晨獲准留在仁波切的遺體被獄方強行火化的現場,就與外界失去聯繫,直到第二天,即17日很晚才有消息傳出。但卻是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丹增德勒仁波切的骨灰被搶走了。
有關仁波切的死訊是突然由獄方通知給親屬的,那是7月12日深夜。而他的親屬為探監已在成都苦候十日。受到極大震驚的親屬自然要將噩耗告訴苦苦期盼仁波切的僧俗信眾。這是必須要告訴的,親人去世,家人豈可不知?何況是自己的上師圓寂,虔誠的信眾有知情權。
7月13日,在丹增德勒仁波切的家鄉與寺院,悲痛的信眾們要求當局交代上師的死因。據現場傳來的消息,軍警開了槍(鎮暴槍),至少二十多人受傷,住進了成都等地的醫院。
今年4月7日,為丹增德勒仁波切蒙冤入獄十三週年,我在紀念文章中寫道:「以‘爆炸案和顛覆國家罪’為名,由時任公安部部長的周永康裁定,被中共當局先判死緩後改無期徒刑的丹增德勒仁波切,是進入21世紀之後,國際上最知名並受關注的西藏政治犯。」這幾日來,美國、英國、加拿大等政府,歐盟等國際組織,紛紛譴責中國當局的行為。路透社、美聯社、BBC、紐約時報等著名媒體,也給予持續報道。
而在四川省,這個一手迫害丹增德勒仁波切的淵藪之地,是如何對待仁波切的親屬提出的歸還遺體,按照西藏傳統葬俗來處置後事等等正常要求的呢?依照中國政府的《監獄法》、今年新出台的《監獄罪犯死亡處理規定》,其相關規定如「死亡罪犯系少數民族的,屍體處理應當尊重其民族習慣,按照有關規定妥善處置」,乃白紙黑字,有據可憑。
然而,事件真相是如此令人發指,無法令人相信這是表示要「依法治國」的政權所為。
據消息,丹增德勒仁波切的遺體於去世三天後被強行火化;而火化並非在殯儀館進行,卻是在關押仁波切多年的秘密監獄進行,並有數百名全副武裝的軍警在現場。仁波切的妹妹向獄方遞交了申請書,要求將仁波切的遺體帶回家,要求在對仁波切的死因做出明確答復前延期火化,一概不被理會;只允許見了仁波切的遺體,卻發現嘴和指甲都發黑。將遺體匆忙火化後,當局先是承諾將骨灰交給留在火化現場的四位藏人,而四位藏人帶著骨灰在警察跟隨下返程的當晚,卻被以國家名義的官員搶奪,聲稱會倒入附近河水。這種行為,與漢人文化中最不齒的挖祖墳、搗毀遺骸的行為又有什麼區別?!而仁波切的妹妹與姪女,竟被拘捕半月之久。
法國學者克洛德穆沙(Claude Mouchard)在有關20世紀見證文學的著作中譴責法西斯:「他將毀滅你,直到你的墳墓。好讓任何人都無法知道,世上曾有你這麼個人存在過。」「在政治恐怖的狀態下……毀滅機制中重要的一環就是抹平痕跡,包括受害者的痕跡,和屠殺本身的痕跡。」然而,見證者的文字是「一座由空氣築成、懸於空中的墳。每一次,當一篇作品寫到無名狀態下的死亡,這座墳墓就顯現出來。」
貌似無所不能的權力,不允許丹增德勒仁波切的存在,以為將他囚禁,死亡,燒成了灰燼,連灰燼也隨波逐流而去,成千上萬的藏人就會忘記他,這實在是唯物主義者的一廂情願。記錄會成為一座「空中的墳墓」。只要文字在,影像在,實際上是人心在,人性在,就會比作惡者更長久,而作惡者終會有覆滅之日。
唯色(Woeser),全名茨仁唯色(Tsering Woeser)。藏人。出生於文化大革命中的拉薩。曾在西藏東部康地及中國漢地生活、學習二十年。1988年畢業於西南民族學院漢語文系,就職甘孜報社任記者兼編輯。1990年春天重返拉薩,至2004年6月,就職《西藏文學》雜誌社任編輯。2003年因在中國出版的散文集《西藏筆記》,被當局認為有「政治錯誤」而遭查禁,並被解除公職。現為獨立作家,居北京、拉薩二地。
 2004年,因寫作和出版散文集《西藏筆記》,唯色被西藏自治區文聯開除公職,當時她是《西藏文學》雜誌編輯。當局同時沒收了她的住房,取消了她應該有的醫療保險、養老保險等福利。在中國出版的兩本書《西藏筆記》、《絳紅色的地圖》被查禁,成了禁書。
唯色不能在中國的任何出版社、雜誌社及媒體,出版書籍或文章。她在海外出版的書也全都是禁書,不准出現在中國,如被帶進中國,在海關發現則被沒收。唯色的名字在中國的網路上成了敏感詞,只要出現就會被刪除。她在新浪微博上開的微博被關閉多達十多個。唯色的博客於2005年開設,但是使用中國伺服器的博客連續被關閉了三個。2007年開始使用美國伺服器,但唯色的博客遭到中國駭客的破壞。目前「看不見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這個博客是唯色的第五個博客,使用Google伺服器,建於2008年6月;期間也被中國駭客盜取過密碼。這個博客在中國是被遮罩的,如果要瀏覽必須「翻牆」才可以看到,但即使如此,唯色博客的來訪人次達到120多萬人次。而唯色的博客被攻陷,Skype和Gmail郵箱被盜用,是有中國政府背景的駭客組織所為。
 2008年8月,唯色在拉薩期間被拉薩市公安局傳喚,有被審問和扣留8個小時的經歷。北京員警也多次警告過唯色,已經處在進監獄的邊緣。2008年以後,因為唯色對西藏局勢的寫作,被中國員警經常性的警告、跟蹤、軟禁。外出旅行被跟蹤、攔截、盤查。與唯色接觸的很多藏人、漢人都被警告、被威脅、被調查,包括唯色的家人、親戚、友人。
唯色多次申請護照,但中國政府從來拒絕發給她護照。唯色多次獲得重要的國際獎項,但因中國政府不發給她護照,均無法親自去領取這些獎項;甚至在頒獎時,還被員警軟禁在家。2008年,唯色曾請北京著名律師為她的護照投訴當局,但被當局拒絕受理投訴。2012年,美國布朗大學邀請唯色赴美為一年的訪問作家,唯色去申請護照,被員警明確宣佈:「你是國家安全部禁止出境人員,不能給你護照。」
唯色於2005年,獲美國赫爾曼/哈米特獎(Hellman/Hammett grant)。2007年,入圍美國紐斯塔國際文學獎(The Neustadt Inte rnational Prize for Literature,2007-2008年)。2007年,獲挪威作家聯盟(Norwegian Authors Union)頒發的自由表達獎(Freedom of Expression Prize),2007年,獲(印度)西藏記者協會(Association of Tibetan Journalists)頒發的無畏言論者獎章(Fearless Speaker Award)。2009年,再度獲得美國赫爾曼/哈米特獎(Hellman/Hammett grant)。2009年,獲獨立中文筆會2009年度林昭紀念獎。2010年,獲國際婦女傳媒基金會2010年度新聞勇氣獎。2011年,獲荷蘭克勞斯親王獎。
 2013年3月,唯色獲得美國國務院頒發的「國際婦女勇氣獎」。中國外交部批評美國將這個獎項授予唯色是干涉中國內政。外交部發言人還說,美國向唯色頒獎等於是公開支持她分裂中國的言論。勇敢的唯色,依舊無視壓力,持續記錄西藏事。目前,生活在藏區的西藏人,也持續透過各種管道,向唯色傳遞藏區正在發生的西藏事。日夜傾聽西藏人說西藏事的唯色,向世界傳遞真實的西藏,傾全力守護西藏的真相。
推薦序 

東吳大學端木愷講座教授、台灣人權學刊主編  黃默

2004年12月,東吳大學人權學程為了慶祝國際人權日,並在校園中推廣人權理念,發起第一屆「人權週」活動。我們選定的主題,就是聲援當時被判處死刑的丹增德勒仁波切。活動邀請人權學程的師生、藏人代表以及支持西藏民主人權運動的人士聲援丹增德勒仁波切,並要求中國政府立即將他從黑牢中釋放。除了短講之外,我們亦在會場旁邊設置攤位,蒐集全校師生的連署,傳真到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辦公室與中國司法部。以我記憶所及,傳真給中國司法部的連署,在中途就被擋下來了。閃靈樂團的Freddy與Sandra也在會場上獻藝,以音樂代表他們對丹增德勒仁波切的支持。
事隔十一年,丹增德勒仁波切在獄中死亡。監獄拒絕將他的遺體還給親人,引起一百多位藏人包圍監所,但監所立即強行火化。許多藏人認為丹增德勒仁波切是在監獄中被殺害的。
為了紀念丹增德勒仁波切,台北雪域出版社決定出版專書。書中蒐集了編者唯色的記錄與長詩,作家王力雄的報導、建議書;並也附上官方對案件的報導以及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定書。另外也收錄了北京著名律師張思之辦案的日記,詳細記載他為了辦這個案子所受到的阻撓與拖延,深刻地表達出律師工作在中國的處境。綜觀全書,對這個案子的背景、審判結果、以及在國內外引起的影響,都作了十分客觀、完整的報導。
放眼來看,丹增德勒仁波切的遭遇,具體而微地反映出中國政府這六、七十年來對西藏的統治。五O年代初,中國政府兵臨城下,強迫西藏政府簽署十七條和平解放協議,西藏經歷了千年少見的變局。西藏社會的特色在於傳統的宗教與生活方式,但這幾十年來大部份的寺廟被破壞,多數文物也在社會運動中付之一炬,藏語的使用遭到壓抑。這些情況,在第十世班禪喇嘛於1962年所寫的七萬言書中,都有詳盡的陳述。茨仁夏加(Tsering Shakya)在他所著的《龍在雪域:1947年後的西藏》一書中,根據官方的數據也說,西藏自治區本來有二千七百座寺院,到了1965年時,百分之八十已經夷為平地,剩下的也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摧毁,只保留十三座寺院。從這些數據看來,傳統的西藏社會已不復存在。
進一步來看,北京雖稱西藏為自治區,但這幾年來的統治,實質上是施行同化政策,也是漢化政策,不再承認西藏特殊的文化、歷史背景與生活方式。在中國大陸內部推動的社會改造運動,如大躍進、人民公社運動,也在西藏如火如荼推行。遇到反抗的時候,一再採取高壓的手段,宣佈戒嚴,幾乎是軍事統治。在這樣的統治之下,藏人生活在恐懼之中,不難想像。
最後,北京所引為驕傲的經濟發展政策,也不顧西藏的特殊狀況,與基層人民生活的需求。結果適得其反,並沒有給基層藏人帶來什麼生活上的改善,反而引進大量的漢人,且又破壞了生態,造成漢人與藏人關係的緊張。
作為一個人,我不禁想問,為什麼一個漢人的政府會這樣對待藏族?有什麼宏偉的目標值得這樣的代價?即使從政府的立場來看,這樣的統治既無助於社會和諧,也妨礙中國成為一個文明大國。北京對西藏似乎只能統治而不能治理。西藏抗爭的力量不足以推翻中國統治,但也不願意接受北京的宰制。但這樣的僵局能維持長久嗎?
面對這樣的情況,在台灣的漢人能作的事情少之又少。如果我們能將西藏的情況,作客觀而公正的報導,促使世人,尤其是漢人,對北京統治西藏的真相有進一步了解,那麼政府的謊言與暴力統治也必定一步一步失去他的正當性。經由這樣的轉變,才有新的契機;中國與西藏的關係所隱含的種種可能性,包括高度自治、或是邦聯或聯邦、或是獨立於中國,才有理性溝通的可能,漢人與藏人才能世世代代和平共處。

尊者達賴喇嘛為丹增德勒仁波切著轉世祈願文
尊者達賴喇嘛序言

前言
記錄會成為一座「空中的墳墓」(唯色)
一  蒙冤記.
丹增德勒仁波切簡介.
附1:甘孜州宗教局1997年文件..
附2:丹增德勒仁波切1999年的辦學申請
丹增德勒仁波切自述.
1:誓言
2:被捕前的錄音
3:獄中的信
中國官方報道
中國網站關於案件的報道
甘孜州黨政機關報《甘孜報》兩篇報道
甘孜州公安局「揭批」材料
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刑事裁定書.

二  求「法」記
丹增德勒求「法」記(王力雄)
刑案上訴審理的建議書
附3:就阿安扎西案的三項疑點呼籲最高院提審
附4:阿安扎西叔叔自仁魯魯就律師變故致四川省高級法院信
丹增德勒仁波切案日誌(唯色)
受理阿安扎西活佛「爆炸」案被阻始末(張思之)
附1:王力雄發佈的網絡報道:「中國第一大律師」張思之為阿安扎西做上訴辯護
附2:阿安扎西案上訴突生變故疑雲重重(王力雄)
附3:張思之、李會更二律師就律師變故致四川省高級法院信
丹增德勒仁波切改判無期的官方報道

三  請願記.
對當地藏人的採訪
有關四十多位藏人為丹增德勒仁波切去北京伸冤所遭遇的苦難
對請願民眾之一俄多的採訪
有關記錄(唯色)
大喇嘛被抓了,他們怎麼辦?
丹增德勒仁波切的學校,現在成了養雞場和殺豬場
記丹增德勒仁波切被構陷、被逮捕、被下獄整整十三年!
境內藏人的請願及申冤書
1998年雅江縣村民致政府的信
2007年的探望、請願及被打壓
2007年,康地藏人為丹增德勒仁波切呼籲的請願書
2009年去成都、北京上訪,在雅江縣的請願及被打壓
2009年,康地藏人呼籲重新審理丹增德勒仁波切一案的申冤書,並附三萬多藏人簽名、按手印的上訪材料
國家信訪局的答覆(2009年)
2010年親屬要求重審阿安扎西案的申請書
2010年去成都遞交聯名請願信
2010年5月,康地藏人要求給予丹增德勒仁波切保外就醫的呼籲書
2013年去北京上訪及被打壓
境外藏人的呼籲和法會
2012年在印度的祈禱法會
2013年,丹增德勒仁波切在世界各地的親授弟子致中國政府的呼籲信
2014:全球行動日吁釋放丹增德勒仁波切

四  報導記
美國之音2002年10月的採訪
自由亞洲「心靈之旅」2003年2月系列節目
《人與人權》:一個藏僧的審判經過:丹增德勒的案件
誰陷害了阿安扎西活佛?(茉莉).
為西藏民族獻祭的象徵--阿安扎西冤案的嚴重後果(茉莉)
活佛在虛構中死去(廖亦武)
紐約時報2015年7月報道五篇
西藏宗教領袖丹增德勒在獄中去世
數千人示威索還藏人精神領袖遺體
中國當局強行火化知名藏僧遺體
已故藏人精神領袖親屬被中國警方拘捕
警方奪走西藏喇嘛丹增德勒骨灰

五  終記
末法時代——藏傳佛教的社會功能及毀壞(王力雄)
七月日誌——丹增德勒仁波切之死(唯色)

代跋
西藏的秘密——獻給獄中的丹增德勒仁波切、邦日仁波切和洛桑丹增(唯色)

達賴喇嘛為丹增德勒仁波切寫的轉世祈禱文 

誰講緣起轉法輪,殊勝導師淨梵子
十七班智宗喀巴,父子傳承賜吉祥
精進服務總別法,勇氣殊勝恆無懈
丹增眾中最顯耀,德勒祈願速轉世
依緣而起無欺狂,法性清淨諦實力
如是所願一切義,無障任運願得成
善哉,為佛法和傳承法脈之總別利益而以大無畏精神獻出生命的轉世者丹增德勒仁波切,在其圓寂後,所屬拉章(府邸)、康那爛陀大乘菩提法苑、嘉央曲科林(文殊法輪林苑)、果洛札西奇、德岔南傑林、松曲壤貢寺、措吉噶丹林、果洛南卓林、德欽曲林尼寺及其他弟子請求我為仁波切撰寫盡速轉世祈願文,釋迦比丘說法者丹增嘉措乃於绕迥十七之木羊年六月八日、西曆2015年7月24日寫成。


達賴喇嘛序言
 
不久前,驚聞丹增德勒仁波切在中國監獄中突然圓寂的消息,深感痛惜。無奈不幸已發生而無從抗拒,惟有向三寶發願回向。
仁波切在世時,結合勇氣與熱誠,堅守正義與真理,尤其為傳承和弘揚西藏的宗教文化而做了巨大的努力,包括在各寺院建立經學院、在僻遠鄉村建立學校、醫院、養老院和孤兒院等,在教法世俗等一般和特殊領域都頑強不懈地做了許多非凡的努力,對這一切我要深表讚賞。在我寫的儘速轉世祈願文中,就寫到了他以非凡的勇氣和恆常不懈的精進,為總的和分別的教法等方面做了殊勝的服務,他(丹增)是最顯耀傑出的持教者,祈願他(德勒)早日轉世。
在西藏,還有很多類似丹增德勒仁波切的西藏人,包括上師、僧尼、作家、藝術家、知識份子或學生,他們為了西藏民族的正義事業而被中國政府逮捕拘押或囚禁,許多人至今仍在中國的黑牢中持續地遭受著酷刑和暴虐的折磨,對於他們的基本人權和生存環境、衛生醫療等方面的處境,我深感焦慮與不安,也為此時常祈請三寶的佑護。
今天,漢族作家王力雄和唯色夫婦將過去中國政府對丹增德勒仁波切的誣陷、逮捕和判刑的過程、中文的相關文章和資訊、中國著名律師張思之為丹增德勒仁波切辯護過程中的日記等相關內容匯集成冊,準備在台灣出版,對此我深表贊同。希望通過此書的出版,彰顯正義,使中立或公正的中國智者們了解西藏的實際處境和狀況,從而認同或支持西藏民族的正義事業。

釋迦比丘僧達賴喇嘛
西藏王統曆2142年木羊年、西曆2015年8月6日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