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缺貨無法訂購
世界重組06:多重空間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9198

缺貨無法訂購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 2015年國際動漫節簽名會秒殺人氣大作!
★ 知名同人繪師 水々,超值加碼繪製多款精美插圖。

【故事簡介】
炎雀、黑鵠、秋瀨涉 VS 渡(假)、伊莉莎、賽特
贊成陣營與反對陣營展開激烈對決──

此時,歐西里斯再次亂入,
隱藏在「世界重組」背後的祕密即將公開!

姓名:吾名翼
著有《世界重組》、《罪惡螺旋》兩大人氣系列。
相關著作:《罪惡螺旋(05)頂端地獄》《罪惡螺旋(04)全面崩塌》《世界重組(05)紅與黑的間奏曲》《罪惡螺旋(3)無效記憶》

第一話:
NO.83黑鵠•On-line
1

東一區時間,18:52
表演賽正式開始前三分鐘,炎雀跟在黑鵠和秋瀨涉身後,穿過空間長廊,順利進入到了平行空間。
關於今天的比賽劇本,先前從蓮先生那,炎雀已經提前獲知了創造者名單。
他們分別是——善用鏡面創造出超複雜超精細劇本的LENS;把空間切割成小塊、扭曲到極致的庫拉拉;喜歡用強力的資料碾壓對手的赤渚;以及利用噩夢將人玩弄於鼓掌間的MR。
方才在等候區等待入場間,東一區的工作人員簡略地告訴了他們另一點有關比賽劇本的事。
這次的比賽劇本名為多重空間,它融合了LENS、赤渚、MR和庫拉拉四人的風格,是「世界重組」開播以來難度係數最高的劇本。
曾在聯合賽期間和這四個人對陣過的炎雀再清楚不過,不管是誰的劇本單獨拿出來,都不是他一個人能輕易解決的。
如今,融合了四個人的劇本的世界……會變成怎樣?
光憑想像,炎雀沒有一絲頭緒。
此刻,真正見識到它的面貌,炎雀毫不意外地慌了神!
最先映入炎雀視界的,是一個結構錯亂、模樣奇怪的扭曲空間。
仿佛有一把刀像切西瓜似的把本該正常的一座城市切碎成上百塊,胡亂打散,再將它們立體地無序拼湊在一起,組成一個違背重力、在現實中絕對不可能存在的矛盾空間。
天空,不再只在他們頭上。
深藍色的夜幕上下左右前後全方位包裹住這個空間,並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越來越暗、越來越暗。
不知道天色變化意味著什麼,秋瀨涉警覺地握住了刀柄,炎雀也從電子手錶裡抽出了風祈。
「呵,你們兩個緊張什麼。比賽還沒開始呢,現在僅僅是無聊的展示階段。」
這時候還能笑出聲的人大概只有黑鵠了。
眯起深藍色的眸子,他往後歪頭看向站在他左後側的炎雀。
嘲弄目光在昏暗的天色中泛著微光。
「難道……光是這點東西就讓你害怕了,少爺?」
炎雀張開嘴,「才沒有」三個字剛脫出口,天空霎時轉暗,伸手不見五指的黑色立即吞沒了他們!
以往的比賽,若是出現黑暗場地,探險者身上必定會罩有一層光。這層光不足以照亮周遭,但能夠讓他們看清自己。
可這次,置身於黑暗中,他們身上卻沒有光!
「怎、怎麼回事?」
炎雀瞪大眼睛來回張望,當然,他什麼都看不見。
黑暗拉扯出了心底的不安,炎雀聽到了自己稍顯紊亂的呼吸聲,秋瀨涉的拔刀聲,還有……黑鵠的漫不經心的輕哼。
「哼嗯,原來如此。」
「原來如此?」炎雀蹙起眉頭,循聲轉面向黑鵠的方向,「黑鵠,你發現了什麼?」
「還看不懂?哈哈,哈哈哈哈,少爺你的智商可真是堪憂啊。」
「喂!」
「黑鵠,解釋。」發音彆扭的中文插了進來。
黑暗中,炎雀看不到秋瀨涉的表情和動作,但黑鵠明顯察覺到了一束指向他的殺意。
眸子下轉至咽喉,估摸著秋瀨涉的刀尖應該就停在距離自己的喉結不到三公分的位置,黑鵠憑藉直覺,以兩指架住刀身,輕輕推開。
「之前工作人員說過了,表演賽的劇本融合了四名創造者的風格。按目前的情況初步來看,很明顯,它是通過改變世界的外觀來切換四人的劇本。剛剛你們看到的是庫拉拉的扭曲劇本,這是MR的噩夢劇本,那麼下一個即將登場的,不是赤渚的強力劇本,就是LENS的鏡面劇本。二選一,你們猜會是哪個?」
「改變世界?切換劇本?」炎雀有點跟不上黑鵠的思路了。
「我猜是赤渚的強力劇本。」
黑鵠說完,像是為了證明他的猜測是否正確,黑暗中,五顏六色的霓虹燈光一盞盞地亮起。
短短幾秒,面積大小不一的燈光映照出了一座繁華卻冰冷的未來都市。
站在只有機械人行走的地面,秋瀨涉放下武士刀,和炎雀一同抬起頭。
距離地面約二十幾米的高度,無數半透明的金屬軌道彎彎曲曲地建在在此起彼伏的摩天大廈間。
它們交錯相通,形成一張張開在空中的交通網。
車輛在燈光通明的軌道間急速穿行,於眼中留下一道道殘影。
「哈,猜對了。」嘴角向兩邊咧高,完成月牙,黑鵠心情愉悅地打了個響指,「比起MR和庫拉拉的劇本,赤渚創造的世界還真是一如既往的無趣呢。」
「……」
——這叫……無趣?
照炎雀對赤渚的認識,他的劇本一旦啟動,路面上的機械人,還有高空那些看不清造型的交通工具全部都會成為超危險的武器,向他們發動攻擊……
——不……是向我一個人發動攻擊!
炎雀有百分百的把握,心眼比米粒還小的赤渚肯定會調動所有的武力向他開炮!
——我不會比賽一開始就被赤渚炮轟出局吧?
炎雀瞬間整個人的感覺都變得糟糕了。
然而眼下沒有更多的時間讓他思考應對方法。
就如黑鵠所說,這個平行空間會變化。
炎雀才粗略地看了周遭幾眼,緊接著,機械城市就如幻燈片似的從視野中漸漸淡去,一座宮殿拔地而起。
鏡面地面、鏡面牆壁、鏡面六棱柱、鏡面雕飾……鏡面組成這座宮殿的一切。
毋庸置疑,第四個登場的,就是LENS的鏡面劇本。
那些晶瑩剔透的鏡片將宮殿佈置得像是萬花筒,無數倒映在鏡片中、體型扭曲的鏡像團團包圍住炎雀。
環視四周,不時地和鏡中茫然無措的自己對上視線,炎雀只覺頭皮一陣陣地發麻。
而最讓炎雀頭疼的是迷宮的頂端——
沒有屋頂遮罩,視線能夠穿過十幾米高的宮殿,直達深藍色的夜空。
所有鏡片的頂部都是不規則的尖刺,在朦朧的月光下閃爍寒光。
——如果我們剛才位於機械城市上空的軌道中,當城市消失、迷宮現形……
「唔!」
炎雀一瞬間想像得到了自己從高空墜落,被下方的玻璃片刺穿的血腥畫面!
顯然,鏡之迷宮不是這個世界的最終面貌。
它未停留多時,庫拉拉的扭曲空間再次登場,取代了它。接續,黑暗再臨,之後機械城市在燈光的簇擁中再度誕生……這個世界,正迴圈不斷地在四個劇本中變換姿態。
如果說,以前炎雀挑戰過的世界是沒有生命的固定容器,活著的是探險者,還有創造者用文字描述出的、負責追殺探險者的怪物。
那麼,他們現身處在的平行世界,本身便是一個有生命的怪物。
炎雀沒有自信應對任何一個劇本,更不要說這是一個會變換的四合一劇本!
正苦惱著,站在他身側的黑鵠忽然抬手,重重地拍了下他的後腦勺。
身體往前傾倒,下巴應聲貼到了胸口,炎雀抱住腦袋,火冒三丈地回瞪黑鵠:「你幹什麼突然打我!」
「不想當眾丟人,就快把你的傻樣收起來。比賽要開始了。」
「你怎麼知道比賽要開始了?」
沿著黑鵠的視線望去,炎雀看到了三台朝他們靠攏的飛行攝像機。

2

飛行攝像機就位,即是探險者正式登場時。
在鏡頭前偽裝少爺太久,一看到攝像機,炎雀本能地擺出最有氣勢的站姿,換上了讓人看了恨不得給他一拳的傲慢表情。
下一秒炎雀想起自己不需要再這樣裝腔作勢,但飛行攝像機已在第一時間把炎雀欠揍的模樣轉播至螢幕中。
好在,出現在螢幕中的人不止炎雀一個。
東一區國際體育館的舞臺上,四塊最大的LED巨幕自動拼接成一體,再平均六等分,一併給予參與本次表演賽的六名探險者鏡頭。
「現在是東一區時間十七點整,看過本次表演賽的劇本‘多重空間’的初貌後,讓我來向各位介紹參與比賽的六位探險者吧!」來自體育館現場的音浪透過同聲翻譯耳機湧入進平行空間,炎雀聽到了解說員修那高亢又不失磁性的喊聲,「首先是我們主場陣營的探險者,他們分別是NO.9伊莉莎•馮•特斯林,NO.18……」
「伊莉莎小姐萬歲——」
「打倒少爺,打倒反對陣營!伊莉莎小姐必勝!」
「NO.18賽特,NO.24渡……」
「東一區探險者必勝!」
「把少爺打回東八區!勝利是屬於贊同一方的!」
「伊莉莎小姐我愛你啊啊啊——」
自現場的LED螢幕上出現探險者的身影後,體育館內的氛圍急速升溫。
只要是關注過「世界重組」的人,對參加表演賽的六位探險者絕不會陌生。
無需聽解說員修介紹,看臺上的觀眾們全都沖到護欄邊,拍打護欄,撕扯喉嚨,為喜愛的探險者搖旗呐喊。
半封閉式的環境將場內的聲音往舞臺中央聚攏,觀眾呼聲從鬧哄哄的音浪逐漸突顯而出,凝聚成整齊可聞的言語,傳至給每一位探險者。
由於能來現場觀看比賽的多數都是東一區的居民,作為主場陣營的東一區探險者,伊莉莎•馮•特斯林可以說是得到了場內大多數人的擁護,尤其是男性觀眾。
炎雀排在超人氣排行榜第五位的炎雀,可惜身處客場,他的超高人氣無法得到有效體現。更何況伊莉莎•馮•特斯林的人氣本身就勝於炎雀太多。
觀眾的支持嚴重地倒向一邊。噓聲一句接一句地敲打著炎雀的耳膜。
——可惡!你們這群外國佬給我等著,我一定會贏給你們看的!
觀眾不捧場,炎雀可以暗暗給自己鼓勁。
隊友不捧場,那他該怎麼安慰自己?
「哈哈哈哈哈……少爺你真厲害,全場竟然沒有一個人支持你,哈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聽著那些咒炎雀快輸的噓聲,黑鵠居然捧腹大笑起來,「不行了,我可以托人去黑市賭場買我們贏嗎?我敢打賭,我們這邊因為你,賠率一定不低於20,哈哈哈哈……雖然你贏不了,但我贏就行了。」
「……」
——什麼叫「雖然我贏不了」?你想在比賽前先和我打一架嗎!
臉頰燙得厲害,炎雀盯著笑得身體顫抖不停,眼角更是笑滲出了淚花的黑鵠直磨牙。
自黑鵠答應跟炎雀合作的那天至今,他沒對炎雀表現出過一丁點的友善。他總是拿看垃圾般的目光看待炎雀,逮著機會就狠狠地抨擊他。
炎雀超級懷疑,若是自己的後背暴露在黑鵠眼中,他會當眾捅他一刀!
反對陣營中,最迷茫的非秋瀨涉莫屬。
她在十幾分鐘前才趕到東一區分公司,登記加入炎雀的隊伍,她不清楚炎雀和黑鵠間的情況,但她清楚地感受到了黑鵠的敵意,還有炎雀的怒意。
礙於炎雀的面子,更礙于頭上方的攝像機,秋瀨涉握緊刀柄,極力克制情緒不再向黑鵠揮刀。
後臺沒有打開探險者的麥克風,現場的觀眾只看到炎雀陣營尷尬到極點的氣氛,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一些人的注意力被轉移,呼喊伊莉莎的聲音立即減弱了不少。
修清清喉嚨,順水推舟地進入到計畫中的賽前談話部分。
「伊莉莎小姐真不愧是我們東一區的超人氣選手,一登場就得到了全場的支持——既然在座的各位不想聽我多言,那就讓我們省下介紹的時間,來聽聽伊莉莎小姐的賽前感言吧!」
收到修切換鏡頭的手指,後臺控制室內的工作人員趕忙將現場的鏡頭全部轉移到伊莉莎的場合,打開她的麥克風聲道。
身處於平行空間中,除非後臺將鏡頭同步轉播給探險者,否則他們是看不到拍攝影像的。
他們能看到的,只有幾台像蒼蠅一樣繞著他們一圈圈轉悠的飛行攝像機,還有不停跳閃的鎂光燈。
如果負責控制攝像機的技術人員拍攝水準太差,沒能挑好合適對方的角度,賽後網上必定鋪天蓋地地全是這名探險者的醜態截圖。
不過很明顯,出生貴族世家,氣質與容貌皆完美的伊莉莎沒有一個拍攝死角。
網上至今仍沒有一張她的醜照。
這正是她受當地男性粉絲瘋狂愛慕的原因之一。
「嗨~伊莉莎小姐,請問你聽到現場觀眾們的呼聲了嗎?」
「大家的呼聲我聽得清清楚楚。至於想說的……」
雙手抱胸,伊莉莎拖長音,吊人胃口地沒有繼續往下說。
她眯眼一一掃過在她周身三個方位轉悠的三台攝像機,最後停頓在離自己最近、負責拍攝她正面的鏡頭上。
伊莉莎微抬下顎:「放心,贏是很容易的事,各位想看,我自然不會讓你們失望。不過——」
優雅而性感的語調忽轉淩厲,伊莉莎毫無預兆地抬手甩鞭向鏡頭!
啪——
形如玫瑰荊棘,表面佈滿尖刺的長鞭劃過空氣,迸發出的聲響足以讓現場每個人聽得清清楚楚。
飛行攝像機來不及閃避,鞭子精確地纏住了它的機翼,順勢拖向左邊——被攝像機忽略許久的賽特跟著入鏡。
「真遺憾,今天的表演賽不是我一個人的專場,各位請別忘了我的同伴?」
「伊、莉、莎!」伊莉莎轉讓鏡頭的行為在賽特看來和挑釁無異,他身上的怒氣值頓時猛增。
「怎麼?你不想和大家打聲招呼嗎?」
「不需……」
「沒錯沒錯!大家可別忘了,參加表演賽的探險者還有來自東三區,和伊莉莎小姐合作過兩次的賽特先生!」察覺到賽特的怒氣快要爆炸,解說員修忙插話道,「賽特先生,請問你有什麼話想對現場觀眾和敵對陣營的三名對手說嗎?」
「哼,接受不了暴力畫面的人滾點回家或是關掉螢幕吧。我可不會讓你們看到什麼和諧健康的比賽!」十指骨節被握得「嘎噠」直響,賽特氣勢洶洶地說道:「相信我,這是他們最後一次以健全的姿態站在螢幕前了。」
眾所周知,賽特的比賽看點在於「破壞」,凡是有他登場的比賽,沒有一場是不染血的。
遭他毒手、落下終生殘疾的對手比比皆是。
「這麼說來……布萊克先生,你壞掉的左眼正是賽特先生所致吧!」
承接下塞特的話,修很自然地把話題拋到了渡•布萊克的身上。
攝像機集體片轉向伊莉莎的右手邊,一名依靠著機車,佩戴機械單目眼鏡的黑髮青年接著入鏡。
「賽特先生曾是你的敵人,那麼是出於什麼原因,讓你決定拋棄合作多次的少爺,和賽特先生站在一起,成為同伴的?可以請你告訴我們理由嗎?」
最初公佈表演賽名單時,這個問題在網路上掀起了一大波網友的瘋議。
修話音剛落,線上收看直播的粉絲立即沸騰了!
「哈哈,當然。」
沒有一絲的防備,和記憶中雷同的爽朗笑聲經由耳機鑽進炎雀耳中,一下一下地鼓動耳膜。
「身為探險者,在比賽中受傷是很正常的事。換個角度說,我的左眼會受傷,完全是因我實力不如賽特先生,我只為自己感到羞恥,沒什麼好記仇的。」
——死變態的眼睛……是因為實力不如賽特,才會被戳爆的?
炎雀驚愕地張大了嘴和眼睛。
他看不到那個人是帶著怎樣的表情在說那些,如果能看到,他一定會把螢幕砸碎!
不知曉炎雀的心思,也不會理會炎雀的心情,對方沒有閉嘴,他還在繼續胡言亂語。
「另外,我需要申明。我的眼睛雖被賽特先生刺傷,但賽後,作為賽特先生的搭檔,伊莉莎小姐在第一時間向我伸出援手,全力治療我的左眼。」
——不是這樣的……
「我很感激伊莉莎小姐。如果沒有她,我沒有辦法那麼快回到‘世界重組’的舞臺。」
——閉嘴……
「如今,‘世界重組’面臨去留的危機,我是隸屬于東一區的探險者,自然要為東一區一戰。」
——不准你詆毀死變態……
「這次能和伊莉莎小姐,還有賽特先生合作,我感到非常榮幸。」
——閉嘴……
「布萊克先生,你真是大度呢。」聽不出是稱讚還是附和,修感歎道,「聽到布萊克先生的理由,少爺你有什麼……」
「閉嘴……」
後臺才剛打開炎雀的麥克風,顫抖的聲音當即響起。
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抖露了心聲,甚至忘了攝像機的存在,陷入悲憤的情緒中,炎雀低頭抓住了腦袋兩邊的碎發。
噩夢世界悄然而至,天色逐步昏暗。
劉海下濃郁的陰影模糊了炎雀的神情。
「死變態的眼睛……才不是因為他打不過賽特才被戳爆的!」
解說員一愣:「少爺,你的意思是?」
「他的眼睛,一定是賽特用了卑鄙的手段弄傷的。如果是堂堂正正的對決,死變態是不會輸的!他是絕對、絕對、絕對絕對絕對絕對不會輸的——閉嘴,你這個混蛋給我閉嘴,不要再胡說八道了!」
炎雀過激的話語讓人摸不著頭腦。
偏偏這時候所有的鏡頭都因噩夢淪為了黑暗。
體育館內,觀眾們面面相覷,一片譁然。
體育館外,各時區分公司官網,直播室右側的留言板內正以平均每秒增加數十條評論的速度更新。
其中,東八區分公司的直播室內的更新速度最為兇猛。

【少爺這是在公開袒護自己的對手嗎?】
【人家明明都說自己技不如人了,少爺竟然還要幫他說話……那是我認識的只會表現出「除了我,其他人都是渣渣」樣子的少爺嗎?】
【YOOOOOOOO——聽到了嗎?少爺真的叫渡•布萊克死變態哎!】
【怎麼偏偏這時候輪到噩夢劇本啊!快點把現場畫面放出來給我看——】
【好想知道這會兒少爺是什麼表情啊!】
……

收視爆點出現了,負責拍攝的技術人員忙開啟攝像機的夜視功能,不料紅外線居然無法穿破黑暗、拍攝到任何畫面。
「MR,馬上調整你的劇本設定。」駐守在監控室內的東一區總負責將手邊的麥克風切進只有MR聽得見的聲道,「現在平行空間裡的攝像機拍不到畫面。」
「……」
「MR?MR!調整劇本,聽到沒有?MR!」
MR不接話。
他全神貫注地盯著記錄自己劇本的螢幕,顯然不打算配合後臺做出調整。
呼叫得不到回應,負責人怒捶了下控制台。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