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湖畔(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2元
定  價:NT$192元
優惠價: 75144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為了孩子的入學考試,四個家庭來到湖邊別墅進行考前集訓。丈夫的情人尾隨而至,卻在深夜遇害。妻子坦白:“是我殺的。”丈夫打算報警處理,但鄰居們竭力幫助妻子隱瞞罪行,在眾人的勸說下丈夫終於加入了毀屍滅跡的行列,然而冷靜下來他才意識到這一切非常不合情理。當真相被揭開之時,他卻已無法掙脫……
東野圭吾(1958-)出生於日本大阪,大阪府立大學畢業。1985年以第31屆江戶川亂步獎得獎作《放學後》出道。1999年以《秘密》獲得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第120屆直木獎入圍,並於1998年拍攝電影,由廣末涼子主演。早期作品多為精巧細緻的本格推理,之後文風逐漸超越傳統推理小說的框架,其創作力旺盛的程度,讓他躍居日本推理小說界的頂尖作家。
代表作品有:以湯川學為主角的“神探伽利略”系列,包括《神探伽利略》(2007年拍攝日劇,福山雅治、柴崎幸主演),《預知夢》(2007年拍攝日劇,福山雅治、柴崎幸主演)和《嫌疑人X的獻身》(獲得第134屆直木獎);以及以推理小說形式討論教育制度缺陷與親情的《湖畔殺人事件》(已拍攝為電影,由役所廣司、藥師丸博子、豐川悅司三大巨星主演)等。
編輯推薦
★東野圭吾**一部以家庭親情與子女教育為背景的作品
★超越《白夜行》的黑暗絕望,挑戰人倫道德底線的突破之作!
★從小說到同名電影均在日本引起轟動
第一章
俊介經過美菜子面前,一腳踏進房裡。就在那一瞬間,他驚叫了一聲。床邊躺著一個女人,身上穿著的無袖連衣裙他很眼熟。
第二章
“那傢伙在外面有男人,正合我意。我希望能抓到她的把柄,到時就好商量了。”……“我想讓你幫我收集她搞外遇的證據,最好還能夠知道對方是誰。”
第三章
“那個湖中心相當深。”……“聽說最深的地方大約有二十米深,至少我們可以不用擔心屍體會漂浮上來。而且也沒聽說那個湖乾涸過。”
第四章
屍體要在湖底消失需要好幾年,不,大概要花幾十年吧。這中間我們肯定都會提心吊膽的。就算屍體不見了,我們的靈魂也無法離開這湖畔吧。
解說一
解說二
並木夫婦的房間被安排在二樓。房間大約八疊大小,擺放著兩張單人床。牆邊有充當衣櫃的小書桌,上面放著陶制的電暖爐。
“我們一家三口都睡在這裡嗎?”
“章太住在另外一邊。”
“那間租來的別墅嗎?”
“沒錯。畢竟這次是為了讀書的集訓,又不是全家出來旅行。比方說要你配合那些孩子們的關燈時間,你能嗎?”
“只是孩子們在那裡睡嗎?”
“津久見老師跟他們一起,另外還有一位大人會陪著住在一起。今天晚上好像是阪崎先生吧。你放心好了,不會麻煩你的。”
“噢。”俊介搔了搔臉頰。
美菜子坐在其中一張單人床上。
“其實我沒想到你會來的。”
“是嗎?”
“我昨晚還在想你會不會突然想到就來了。”
“我來了不好嗎?”
“沒有的事,我只是很意外。過去你對章太的未來不是不聞不問嗎?我覺得你來了很好,因為我希望你能多理解升學考試的事。剛剛藤間先生的說法,應該讓你有所啟發吧?”
“我只是充分瞭解了你們的想法而已,一下子就要我理解也未免強人所難吧。”
“我沒有那麼說,你只要當作知識記在腦子裡就好。然後默默地守護著我和章太。”
“要我默默地……”
俊介站在窗邊,眺望窗外的景致,從樹枝縫隙之間看見一條道路。
“其他人都在哪裡?不是應該還有另外一對夫婦嗎?”
“關谷先生他們去租的別墅了,應該是去給津久見老師幫忙了吧。每對夫婦輪流協助津久見老師,這是出發前決定好的。我記得應該跟你……”
“啊,這我知道,我聽你提起過。”俊介擺手制止道。
兩人走出房間,就在下樓的時候,玄關處的門鈴響了。
“會是靖子他們嗎?我記得門沒有鎖呀。”
美菜子前往應門,俊介則往客廳走進去。客廳裡,藤間和阪崎正在下國際象棋,沒有看見一枝的身影。
俊介正打算坐在阪崎的旁邊時,客廳的門開了。
“老公,是你公司的人。”美菜子說。
“我公司的?”俊介指著自己,問,“誰呀?”
美菜子還沒來得及回答,一位年輕女子從她身後走了出來,高挑的個子,留著一頭長髮。
“你們好。”女子點頭打招呼,一臉的笑容。
“噢,是高階呀……”
“你忘了東西。沒有這個,就沒辦法在這裡工作了。”她遞上一個茶色的大牛皮紙袋。
俊介接下紙袋,查看了一下,裡面裝著幾張照片和一本小冊子般的資料。他看了她一眼,她依然是笑容滿面。他咽了一口口水後,開口道:“沒錯,要是忘了這個就沒戲唱了。謝謝你專程幫我送來。”
“不客氣。話說回來,這裡還真不錯,我從來不知道有這麼棒的地方。東京熱得像個蒸籠似的,真羡慕你們能在這麼涼爽又漂亮的別墅生活。”說完,她轉頭看著美菜子表示,“夫人您真是幸福,先生人又那麼好。”
“你在說些什麼?”俊介扯出笑臉說,“我沒跟你說嗎?我們可不是來這裡玩的,是陪小孩來這裡念書的。他現在正準備參加中學的入學考試。”
“哎呀,原來是這樣呀?”
“我以為已經跟你說過了。”
“可是又不是並木先生你們在讀書,所以結果還不是一樣——對吧?”她轉而徵求美菜子的同意。美菜子只好苦笑以對。
“事務所那裡怎麼樣?我不在應該沒發生什麼問題吧。”
“是的,到目前為止都還好。”
“可是連你也來這裡,留在事務所的他們豈不更勢單力薄了?”
俊介的這番話讓年輕女子不由得笑出聲。
“不用操心,我馬上就告辭了。並木先生請留在這裡好好享受你的別墅生活。”接著她又面對正在下棋的兩人,深深一鞠躬說,“不好意思打擾了。”一頭長髮蓋住了裸露在無袖上衣外的肩膀。
“要回去了嗎?”阪崎趕緊起身。
“喝杯熱茶再走嘛,還是來點涼的?”藤間也急著說。
“不了,我只是送這東西過來。”女子擺動雙手,然後抬眼瞄著俊介說,“那就公司見了。”
“嗯,辛苦你了。”
女子又跟大家說了聲“打擾了”,才往大門走去。美菜子見俊介緊隨其後,自己也跟著走過去。
“不曉得那份報告現在進行得怎樣?”女子正在穿涼鞋,俊介在她背後詢問。
“報告?”
“是呀,就是那份報告。你不是正在進行各項調查嗎?”
“噢。”女子點頭說,“進行得很順利,到時候再向你報告。”她瞅了美菜子一眼,說了聲“告辭了”便離開了。
“專程跑這麼遠送來這東西,應該是很重要的資料吧?”美菜子看著俊介的手中物說,“現在不都是利用什麼電子郵件的嗎?”
“不是所有資料都能通過電子郵件傳遞的。”
俊介一上樓,便放下紙袋,從上衣口袋掏出手機,撥號給署名為“ET”的人。
但是跟之前一樣,直接轉到了語音信箱的留言服務。他將手機丟到床上。
高階英裡子出了別墅後,走在別墅前面的路上。途中她從皮包裡取出墨鏡戴上,順便將手機開機,打開語音信箱,只聽見一聲“您沒有任何資訊”。她微微一笑切斷電話,並將手機關機,然後放回皮包裡。
道路兩側有幾間類似的別墅,但那些別墅裡似乎都沒什麼人。
前面出現一塊小空地,種著兩棵麻櫟樹。其中的一棵樹幹上纏著舊吊床。另外還有兩個可容人坐的樹墩。
道路左邊出現一棟圓木屋風格的建築,屋前有幾個小朋友分散地蹲在地上,他們手上都捧著素描簿。旁邊站著一對中年夫婦,顯得有些百無聊賴。
離他們不遠處,一名年輕男子正在修理越野自行車。英裡子走上前開口打招呼:“你好!”
男子吃驚地停下手,抬頭看著她說:“啊……你好!”
“自行車壞了嗎?”
“沒有,也不是壞了,只是騎起來怪怪的。”男子拿起肩膀上的毛巾擦汗,“請問你也是住在這附近的別墅嗎?”
“不,我不是。我只是剛好有事來這裡找朋友。”
“噢……原來如此。”
“那邊的小朋友正在幹什麼呢?”
“他們在寫生,說是暑假作業。”
“那麼其中也有你的小孩囉?”
“沒有沒有。”他笑著搖頭說,“我是補習班的老師。這應該說是特別學習集訓吧,我是被叫來幫忙的。”
“特別學習集訓?好像很有趣的樣子。”她在附近的長椅上坐了下來。
“那個女的是誰啊?”關谷孝史抬頭看向路邊。一對男女坐在路邊的長椅上。
“會是津久見老師的朋友嗎?”關穀靖子說。
“怎麼會有朋友到這裡來呢?”
“我哪知道。”
關穀拿起手上的雙筒望遠鏡來看,靖子在一旁制止他。
沒有理會妻子的反對,他將焦點定在女子的臉上,於是透過鏡頭,女子與他四目相對。女子笑著舉起了一隻手,關穀的臉頰不禁也跟著動了一下。
“長得真是漂亮,身材也不錯。”
“別在那邊流口水了,又不能怎麼樣。”靖子將望遠鏡從他眼前取下來。
“會是津久見老師的女朋友嗎?”
“我覺得應該不是。根據我聽來的,他女朋友應該更嬌小些才對,而且她也不會到這裡來吧。”
“是嗎?”
“待會兒再問津久見老師不就清楚了嗎,你可別動什麼歪腦筋。”
“我哪有什麼歪腦筋。況且,”關谷看著孩子們,壓低聲音說,“那件事該怎麼辦?”
“那件事是什麼事?”
“你還明知故問,你不也很期待嗎?不是說好要邀美菜子一起來嗎?”
靖子柳眉倒豎地瞪著他說:“原來你是對美菜子念念不忘呀!”
“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
“那還有什麼意思呢?”靖子嘴角上揚笑了出來。關穀轉向一邊,一手撓著下巴邊。
“是她老公要過來的事。”
“老公?你是說美菜子她老公嗎?”
“是的,說不定已經來了。所以那件事還是放棄比較好吧?”
“是嗎,她老公要來啊。”關穀咬著下唇,微低著頭琢磨。
靖子從他身邊走開,靠近一個孩子的身後。
“章太果然很會畫畫,是因為爸爸的關係吧。真希望晴樹也能跟章太一樣畫得那麼好。”
關谷也上前比較孩子們的畫作,卻沒有做出任何評論,只是不時地拿起望遠鏡觀察坐在長椅上的那兩人。
映入鏡頭裡的女子,表情已不見之前的滿臉笑容。坐在一旁的津久見神情也變得嚴肅。關穀放下望遠鏡,側著頭感覺納悶。
3
並木俊介在房間裡使用筆記型電腦時,美菜子門也不敲地走了進來。
“該吃飯了。”她的語氣不太友善。
“已經這麼晚了嗎?”他關掉電源,看向窗外。夜色已經籠罩大地了。
“我覺得你不必剛到這兒就開始工作。”
“已經做好了。”他站起身來。
下樓梯時,聽見客廳裡傳來熱鬧的說話聲。美菜子打開門先走了進去。
面向庭院的玻璃落地門全部打開了。藤間他們在庭院裡,留在屋子裡的是兩位女士。兩人都穿著圍裙,其中一位是藤間一枝。
“靖子,跟你介紹我先生。”美菜子對著另外一名女子說話。那名身材高大、有點中年肥胖的女子本來準備端前菜到庭院去的,聽了這話趕緊將託盤放回桌上。
“初次見面,我是關穀。”女子笑著打招呼。
“久仰大名,內人承蒙照顧了,真是不好意思。”
“被照顧的人是我呀。從大學時代起,美菜子就常常幫我。”說話時關穀靖子還朝著美菜子吐了吐舌頭。
庭院裡有男士走了進來。是一個頭上有些謝頂、身材瘦削的男子,滿臉笑容。
“我是關穀,不知道有沒有帶名片過來。”他邊說邊掏著褲子的口袋。
“我是並木,今天給你們添麻煩了,真是不好意思。”
“反正輪流嘛,不必太客氣。到時我們也要麻煩並木先生的呀。”
“聽說您是從事建築方面的事業,怎麼樣,還景氣吧?”
“經濟太不景氣啦,據說目前的狀況還得持續一段時間呢。”對方誇張地做出皺眉的表情。
關穀身後站著一位年輕男子,他也正看著俊介。
美菜子在一旁開口說道:“這一位是津久見老師。”
“噢,原來你就是津久見老師呀。”
“請多多指教。”青年點頭致意。
“我們章太承蒙你關照了,希望他沒有造成老師的困擾。”
於是津久見趕緊搖搖頭,然後收起下巴,討好似的說:“章太是個好孩子,成績也很優秀,沒有帶給我任何的困擾。想必是家長的教育成功吧。”嘴角帶著些許笑意,但表情顯得很認真。
“我其實什麼都沒有做呀。”俊介臉上浮現出苦笑。
“可是這一次並木先生專程趕來,而且是百忙之中抽空。”津久見說,“不關心的人是做不到的,還是說有其他的目的呢?”
俊介臉上的苦笑消失,他正視著補習班老師的臉說:“不,我沒有……”
“就是說嘛,所以說章太有個好爸爸。”
俊介再次露出不置可否的笑容,還微微側了一下頭。
“不好意思來晚了。”俊介背後有人說話。回過頭一看,是阪崎帶著一名女子走進客廳裡來。女子有著日本娃娃似的長相,但是臉色白皙到有些泛青,她穿著長長的連衣裙。
“君子,你還好吧?”美菜子擔心地詢問。
女子淡然一笑,點頭說:“沒事的。真是對不起,幫不上什麼忙。”她發出細弱的聲音,無力地回答美菜子。
“這件事別提了。燒退了嗎?”
“好像不到三十七度,所以我想她應該不要緊。”阪崎代替她回答。
“千萬別太勉強,躺著多休息會兒也沒關係的呀。”藤間也從庭院裡走來出聲關心。
“謝謝。但是這麼一來,我都不知道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了。”她的視線停在俊介的臉上,“這位是美菜子的……”
“我是並木。”俊介點頭致意,然後用跟剛剛一樣的應酬話打招呼。阪崎君子從昨天起就身子不舒服,今天也是從早休息到現在。
“好像天生就是體弱多病。”阪崎夫婦離開後,美菜子在俊介耳邊低語。
就在這個時候,玄關的門鈴響了。一時之間所有人都面面相覷。
“啊,會不會是那個客人呢?”津久見自言自語般說完後,看著藤間說,“就是我剛剛提到的。”
藤間微微點頭說:“嗯。”
津久見走向大門後,俊介問美菜子說:“有客人嗎?”
她也側著頭表示不解。
不久津久見回來了,俊介看見隨在他身後進來的人,不禁睜大了眼睛。原來是高階英裡子。
“哎呀,歡迎光臨。”藤間很有禮貌地打招呼。
“我很厚臉皮地來了。因為聽津久見老師他們提到這裡的事,感覺好像很有趣。”
“別客氣,能夠有年輕漂亮的女性加入我們的聚會,應該會更好玩吧。”關穀也加進來說話。
“咦?怎麼你……”俊介看看英裡子,又看看藤間等人的臉。“這是怎麼回事?你不是已經回去了嗎?”
“我本來打算那麼做的呀,路上遇見津久見老師和關谷先生,跟他們聊天的時候,他們邀我一起吃晚飯。”英裡子微笑著環視所有人。
於是關穀出面說明:“她不是專程幫並木先生送東西過來嗎?難得來到空氣這麼好的地方,馬上就回去也太可惜了。我想至少也該請人家享受一個晚上才對吧。”
“一個晚上?要住在這裡嗎?”俊介問英裡子。
“住的地方沒有問題。”藤間插嘴說,“或許站在並木先生的立場,不希望讓公司的人看見自己的私生活,但今天請將高階小姐當作是我們的客人吧。”
“可是……”
“這麼一來可就好玩了。”阪崎語帶輕佻地說,“讓人家小姐這麼快就回去真是可惜了,看來今晚的烤肉餐會會變得更新鮮有勁了。”
“哎喲,我們這些老臉讓你看膩了,真是不好意思呀。”
關穀靖子的這番話把好幾個人都逗笑了。
俊介無言地看著英裡子,她也回看著他,並露出別有深意的笑容。
4
晚餐是在庭院和客廳舉行的烤肉餐會。因為規定家長和小孩只有在用餐時間才能夠在一起,所以很自然地每家人都各自聚在一起吃飯。
“書讀得怎麼樣?有照進度走嗎?”俊介對著正在啃烤肉串的章太詢問。兩人並肩坐在以啤酒箱代替的椅子上,美菜子則在另一邊幫大家分配飲料。
“嗯,還好。”章太以平緩的語調回答。他那幾乎蓋住整個耳朵的長髮,是美菜子的喜好。
“從早到晚念書,很辛苦吧。”
“那也沒辦法呀。”章太低著頭回答。
俊介手持著啤酒罐,將嘴巴湊近章太的耳朵說:“考試的事沒什麼大不了。如果章太不想去念私立中學的話,那也沒關係。不需要勉強。”
章太毫無反應,只是手拿著肉串,低著頭不作聲。沒多久,他幾不可聞地吸了口氣,但是從這個十一歲小孩嘴裡吐出的只有歎息。
俊介搜尋著英裡子的蹤影。她手上拿著葡萄酒杯,和阪崎似乎聊得很愉快。
“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麼。”不知道什麼時候起來到身邊的美菜子在俊介耳邊說,“以為只是專程來送個東西而已,現在卻突然就出現在這裡。”
“你不知道她被邀請的事嗎?”
“不知道呀。”
“我也以為她早就直接回去了。”
“雖說是被邀請的,但就這麼跟過來,未免也太厚臉皮了。津久見老師他們不過只是禮節性地說說而已嘛。”
俊介不發一語地喝著啤酒。
他看見英裡子離開阪崎,然後偷偷瞄了自己一眼。俊介起身向她走近。美菜子則開始跟關穀靖子聊天。
“那兩人聊得挺開心嘛。”英裡子抬起眼睛看著俊介。
“為什麼要關機?我打了好幾次。”
“哎呀,是嗎?我以為沒什麼急事找我。”
“算了,倒是你來這裡究竟是什麼意思?”
“我來不行嗎?”
“肯定不行啊。你幹嗎來這裡呢?還鬼扯說我忘了帶東西,你是怎麼跟事務所的人交代的?”
“我跟事務所請假了。我覺得你不該這樣罵人,我不過是遵照你的指示行事。”
“我的指示?我可沒有叫你過來呀。”
“可是你要我做那件事呀。”
“那件事呀。”俊介看了一下四周,壓低聲音說,“我的確是要你做那件事,但你也沒有必要到這裡來吧。你不是應該趁他們不在,好好調查清楚嗎?”
“所以呀,”英裡子吐了吐舌,露出粉紅的舌尖。“該調查的我全都調查了,來這裡就是想做個了結。”
“那麼你是發現了什麼囉?”
“算是吧。”英裡子微微勾了一下嘴角。
“對方是誰?是津久見吧?”聲音雖小,語氣卻很堅定。
“你那種表情,別人會起疑的。你太太正在看著這裡。”英裡子的視線看著他背後的方向。
“詳細情況以後再說。這附近有家湖濱飯店,你知道嗎?”
“不知道,沒注意看。”
“出了別墅區,往左走約五十米便到了。一樓是會客廳,十點……不,我們十點半那裡見。會客廳營業到十一點。”
“你還真清楚。”
“因為我就住在那家飯店。”
“住在那裡?可是你剛剛不是說要住在這裡嗎?”
“你希望我這麼做嗎?”她嘴角留著笑意,抬眼看著他。
俊介先是避開了她的視線,然後又再度看著她的臉說:“那個時間我不好找藉口離開這裡。”
“那樣的話,你不來也沒關係。”
“我一定會去,但至少現在我要先知道對方的名字。”
“現在我還不能說,不過兩小時後應該就會很清楚。放心好了,我已經抓住狐狸尾巴了。”
說完她從俊介的身邊溜開,接著背對著他又補充道,“章太看來是個好孩子,又很會念書,肯定考得上志願中學的。”
俊介吸了一口氣,但是在他說話之前英裡子已經快步離去了。
“睡覺之前,是不是有該做的事?”藤間問兒子直人。他們面對面坐在庭院裡的桌子前。
“漢字測試。”直人不耐煩地回答。他的身材有些矮胖,臉色像女孩子一樣白皙。
“要做幾頁?”
“誰知道呀。”
“這怎麼可以。一開始就要先決定做到第幾頁,否則會一拖再拖沒有進度。好吧,那就做三頁。如果還有時間的話,就做數學練習題。聽見沒有?”
兒子蒼白著臉點了一下頭,嘴裡雖然啃著烤雞,卻顯出一副難吃的表情。
“人家章太真的有那麼棒嗎?”坐在旁邊聽兩人說話的一枝問直人。直人喝了一口飲料,不發一語地側著頭想。
“什麼嘛,幹嗎問人家章太怎麼樣?”藤間問。
“剛剛津久見老師不是說了嗎?說章太很優秀。”
“那個不過是些客套話,你不必在意。”
“可是萬一章太考上了,直人落榜了……”
“閉嘴。”藤間皺起了眉頭說,“這種事是不可能發生的。直人可是我的兒子呀。”
“但是事情總是有個萬一嘛。”
“不可能的。”藤間大口喝下啤酒,“該做的我全都做了,這一點你應該也很清楚才對。”
“話是沒錯啦……”
“沒什麼好擔心的,你只需要考慮怎樣給直人創造個良好的讀書環境就行了。”
一枝一臉不高興地歎著氣。
“不是說沒有必要勉強自己一定要來嗎?”阪崎一邊咬著肉串,一邊對妻子說。君子幾乎什麼都沒有吃,只是喝水。大概覺得有些涼意,身上披著開襟毛衣。大兒子拓也則坐在不遠處吃著鳳梨。
“可是是你說一定要參加讀書集訓的呀。”
“可是我也說了,照顧拓也我一個人就夠了。硬要跟著來還發了燒,豈不是給大家添麻煩嗎?”
“那你的意思是留我一個人看家嗎?讓我和你媽媽守在那間小小的公寓裡。”
“你也可以回娘家去呀。”阪崎將肉串放在盤子裡。
君子沒有看著丈夫的臉,而是隔著開襟毛衣輕撫自己的身體。
“看來你是很不希望我來這裡吧。”
“我沒有,我是說你身體不好何必勉強呢。”
“算了,不必說那些有的沒的。你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嗎?”
阪崎聽了妻子說的話,深吸一口氣後問:“你說什麼?”
“不用裝蒜了。今天白天你不是網球打得很高興嗎?”
“你什麼意思,難道我不可以打網球嗎?”
“我不是說這個,你明明知道。”
“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阪崎起身而去。
到了八點,孩子們又要回到租來的別墅。家長們都聚集在大門口目送孩子們離開。
“那阪崎先生,孩子們就都麻煩你了。”藤間一枝對阪崎說。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
“哎呀,阪崎先生也要住在那邊的別墅嗎?”高階英裡子問。
“是的,不好意思都丟給津久見老師照顧嘛。”
“是嗎,另外一間別墅應該也很漂亮吧,肯定是。”
“怎麼說呢,不過是租來的別墅而已。”阪崎側著頭想了一下對英裡子說,“要不一起去看看吧?”
“可以嗎?”她睜大眼睛問。
“有什麼關係呢,沒問題的。”阪崎看著其他人說。
“雖然是出租的別墅,其實也很漂亮的,而且比這裡還要新。”藤間也殷勤地笑著說。
“那我可以稍微參觀一下嗎?”
被英裡子一問,阪崎不住地點頭說:“當然可以,來吧來吧。”
“這麼一來,高階小姐的房間還是等一下再決定好了。說不定她喜歡那邊的房間呢。”藤間的這句話讓一些人的表情輕鬆了許多。
經過這番討論,阪崎帶著四個小孩和英裡子一起離開了藤間的別墅。他們讓小孩走在前面,兩人尾隨在後。
“真是羡慕並木先生啊,能隨時跟高階小姐這樣的人一起工作。”阪崎邊走邊說,不時還偷瞄高階英裡子的側臉。
“真會說話,你都是這樣子讚美女孩子的嗎?”
“沒有,我是說真的。我只是想,或許這麼說會讓人聽起來比較舒服,不過你真的是很棒。”
“謝謝你。”英裡子邊走邊點頭致謝,然後看著走在前面的孩子們說,“拓也看起來運動天賦不錯,有玩什麼運動嗎?”
“我讓他玩足球。運動天賦雖然不錯,頭腦就沒那麼好了。我擔心他會連累大家。”
“不是打算要考私立中學嗎?很厲害啊。”
“只是打算的話,誰都可以呀。我個人是覺得讀地方的公立學校也可以,但是我也要考慮朋友的情面。”
“因為朋友的情面才讓小孩考私立入學考試嗎?”
“這個,自然而然就成了這樣……”阪崎故意含糊其辭。
終於抵達木屋風格的別墅了。孩子們安靜地看著阪崎開鎖。門打開進屋時,他們還是沉默不語。
“四個人都穿同樣的鞋子嘛,是學校指定的款式嗎?”英裡子看著孩子們脫下的鞋子問。
“是藤間先生介紹的,大家在同一家店買的。好像是能讓頭腦變聰明的鞋子。”
“變聰明嗎?”英裡子撲哧一笑。
“難怪你會笑,連我聽到這種說法時也不太相信。不,即便現在也很難相信,只不過是當作一種咒語看待吧。”
“有什麼科學根據嗎?”
“原則上是有的。說什麼人的腳長左右不同,為了保持平衡脊樑骨漸漸會歪斜。而脊樑骨裡面有脊椎,脊椎神經直達腦部。所以脊樑骨一歪,腦的功能也會受影響。”
英裡子點頭說:“光聽這些我倒是能接受。”
“說得沒錯吧?但是這社會上還是有很多站姿不美的有識之士呀。”
兩人聊天之際,孩子們已經爬上樓梯。阪崎打開位於走廊最後的一道門,那是一間寬敞的會客廳,中間有張大桌子。旁邊豎著的一塊白板是藤間帶來的。
“很棒的別墅,不知道租金多少?下次我也跟誰一起來這裡住吧。”英裡子環視著圓木堆疊的牆壁,喃喃自語。
“有對象了?”阪崎在一旁竊笑著問。但她只是微微一笑。
阪崎打開小型洗滌台旁邊的冰箱。
“要喝點什麼嗎?聽說這裡好像放著一些飲料。”不等英裡子回答,他拿出兩瓶罐裝果汁。
沒找到任何含酒精類的飲料。
“今天晚上是你和津久見老師兩個人當守衛嗎?”
“正好輪到我嘛。”阪崎將罐裝果汁一起放在桌上,然後坐下來。“你不坐嗎?”
“你太太的身子好像不太好,沒有關係嗎?”
阪崎拉開罐裝果汁的拉環,扯動半邊的臉頰笑著說:“她一向都是這樣。自從動過手術後就經常生病,早就習慣了。”
“手術?”
“長了惡性腫瘤,子宮和卵巢都摘除了。”
英裡子驚訝地張開嘴,隔著桌子坐在阪崎對面的椅子上。
“當我太太已經不是女人之後發生了很多事情,真是夠嗆呢。”阪崎皺著眉頭,飲用罐裝果汁,然後看著英裡子問:“剛剛的問題,你還沒回答。”
“什麼剛剛的問題?”
“男朋友呀,有嗎?”
“這個嘛……你說呢?”英裡子又是微微一笑。
5
藤間的別墅裡,除了阪崎夫婦,大家都聚集在客廳裡。津久見正站在前面,環視著大家。
“接下來要跟各位說說時事問題的解答策略。話雖如此,其實並沒有時事問題這個科目,而是將問題巧妙地穿插在歷史、地理和公民的題目中。這類問題所占的分數不會太多,但是,會的孩子自然會撈分。雖然也並不是什麼特別難解的題,但誰的知識更全面,當然誰就能答得出來。”津久見端正的五官上幾乎沒有什麼表情,清晰的口吻就像一名電視主播。“如果誰的家裡在吃飯時有看電視的習慣,建議盡可能收看新聞類節目。如果時間不湊巧,可以先錄下來,在吃飯時間播放,這也是一種方式。不是只給小孩子看,全家人也必須一起看,而且以新聞內容作為聊天話題,這樣才能留下深刻的印象。如果有孩子們不懂的詞彙出現,家長們也要能當場加以解釋。”
俊介忍著不打哈欠,偷偷在桌子下面看著手錶,時間是八點四十分。
“要跟孩子解釋,這我辦得到嗎?”藤間一枝心虛地問道。
“平常就要盡可能地學習。”津久見直言不諱地說,“就算不會回答,也不要敷衍拖延,一定要當場查清楚。既然是關於時事的東西,翻翻報紙大概就能瞭解在說些什麼。”
家長們一致點頭認同補習班老師的說法,俊介也假裝在記重點。
“得先整理一下到目前為止今年有哪些重大新聞。”藤間對著妻子交代。
“那固然很重要,但恐怕更應該重視從現在起到年底發生的大事。因為考題的設計從現在才開始。設計考題的也是人,應該會偏好最新發生的大事。”
“原來如此,考題的設計從現在才開始啊。”藤間喃喃自語。身旁的關穀則發出輕微的咳嗽聲。
津久見說完這些話,時針已經劃過九點。
俊介在美菜子耳邊說:“沒想到連家長也有讀書會。”
“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兒。”
“你說得沒錯!聽他的口吻,就讓我想起企業管理顧問。內容明明很空泛,卻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樣,讓人錯以為在聽什麼重要的事呢。”
不聽他說完,美菜子已經站起來招呼:“老師您辛苦了,我來泡咖啡吧。”然後就往廚房的方向走去。
“啊,不用了,我不喝。”津久見輕輕搖手說,“我擔心孩子們的狀況。”
“這有什麼關係呢,不過是喝一杯咖啡的時間。”藤間也加以挽留。
“不,真的不用了,謝謝你們。”
“我也不喝了,我房間裡還有事。”說完關穀便率先離去。
兩三分鐘後,津久見又走了回來,一臉詫異的神色。
“哎呀,老師,是不是忘了什麼東西?”美菜子問。
“不,是……我的鞋子不見了,而且是一隻。”
“鞋子?只不見了一隻?”藤間半笑地問,“會不會是阪崎先生穿錯了?可是只穿錯一隻也真是奇怪。”
所有人都走向大門口,俊介也跟在後面。
玄關的地板上整齊地排列著男人的皮鞋和女人的涼鞋。但是稍微旁邊之處則擺著一隻左腳的麂皮球鞋。
“真的啊,好奇怪。”跟在俊介後面的美菜子俯視著只剩一隻的球鞋驚呼。
“會不會被擠到鞋櫃下麵了。”藤間一枝彎身窺探鞋櫃下面,“好像也沒有……”
“真是怪了,阪崎先生應該不可能穿錯鞋走出去吧。”藤間也提出和美菜子相同的疑問。
“應該不會掉在外面吧。”關穀靖子一邊側著頭一邊穿上涼鞋走到外面去。
“你確實是在這裡脫下鞋子的嗎?”俊介問津久見。
“沒錯,這裡還有我的左腳鞋子,可見得我沒有亂說。”
藤間夫婦再一次檢查鞋櫃裡面,美菜子也走到外面,俊介隨後跟上。
外面的人開始找起了鞋子。關穀靖子手上拿著手電筒,連不遠處的草叢裡也不忘記照亮尋找。
“真是不好意思。”站在後面的津久見表示,“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呢?”
“說不定是被野貓叼走了。”美菜子一邊拿著掃把撥弄著草叢一邊說出自己的想法。
“有野貓嗎?”關穀靖子沿著屋子走一邊說,“就算是有,又怎麼能打開大門呢?”
“會不會是小孩的惡作劇?”俊介也發表他的意見,“他們在回另一間別墅的時候,故意藏了起來。”
“怎麼會做那麼孩子氣的事呢?”美菜子說。
“他們不就是孩子嗎?”
“我的意思是他們不像你說的那麼幼稚。”
“是嗎?”俊介偏著頭思考。
關穀靖子突然叫了出來。彎身在草叢裡的她,拿起一隻球鞋站了起來。“津久見老師,是不是這個?”
“啊,就是那只鞋子沒錯。”
“怎麼會在那裡呢?”美菜子別有深意地看著俊介。他兩手攤開表示不知道。
“總之找到就好了。真是謝謝各位。”津久見低頭致謝,然後穿上剛尋獲的右腳球鞋。
“找到了嗎?”還在玄關裡的藤間問,“究竟是怎麼回事?以前從沒發生過這種事呀。”
“大概是野貓幹的好事吧。各位請回到屋裡,天涼了。”
聽津久見這麼一說,俊介等人走進了別墅。只有津久見沒有進去,他穿上左腳球鞋後就低頭致意說:“讓各位忙活了一場,真不好意思,明天見。”
所有人站在門口跟補習班老師道晚安,目送他離去。
6
俊介回到自己的房間,做好出門的準備,然後等了五分鐘才下樓。坐在客廳和藤間等人聊天的美菜子看著他的樣子開口問道:“怎麼這個時間穿成這樣?”
“出了一點狀況。”俊介裝出一副愁眉苦臉說,“前些日子拍的廣告帶出了些問題,沒辦法,我現在得走。”
“走?去工作嗎?這個時間?”美菜子睜大雙眼。其他人臉上也浮現驚訝的表情。
“我想在明天中午前將這件事解決好。”他向藤間等人低頭致歉,“因為臨時有事,才來就要走,真是不好意思。請容我暫時先告辭。”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嘛。”
藤間的妻子也跟著說客套話:“路上小心點,晚上開車比較辛苦呀。”
“多謝關心。”俊介再一次低頭致謝。
俊介走到玄關時,發現只有他的鞋子被整齊地擺了出來,看不到其他人的鞋子。
“是一枝整理的。”美菜子說明,“剛剛津久見老師鞋子的事,她好像很介意。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噢。”
藤間夫婦出門來送。藤間表示他會跟其他人說明俊介離去一事。俊介再次表達歉意後走出門去,美菜子跟在他後面。
她看著準備上車的俊介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
“為什麼這個時間還要回去?”
“剛剛我不是說過了嗎?因為出了點狀況。”
“以前從來沒有過這種事,不是嗎?發生什麼狀況了?”
“跟你說你也不懂。”俊介坐進車裡,系上安全帶,發動引擎,打開自動車窗說,“到明早就會解決,之後我就回來。”
於是美菜子不說話了,只是沉默地看著丈夫的臉。俊介關上車窗,開動車子。
俊介離開別墅區,走了幾十米後,果然看見一個寫著“LAKESIDE HOTEL”的招牌。那是一棟小巧精緻的建築,門口的停車場十分寬敞,已經停了約有二三十輛汽車,依然還有一半以上的空位。俊介將車子停在角落,拿著外套走了出來。
穿過雙層玻璃門,左邊是櫃檯,櫃檯前面則是大廳。俊介看著最裡面,對外營業的會客廳裡,還有許多客人,顯得很熱鬧。
他挑選了一個可以清楚看見飯店入口的位置坐下,點了一杯波旁蘇打,接著從上衣口袋掏出香煙,用Zippo打火機點燃,深深地吸了一大口。他吐出來的灰色煙霧,在朦朧的燈光下搖曳。
波旁蘇打喝到一半時,他掏出了錢包,檢查塞有駕照、音像出租店會員卡等證件的小內袋。他瞧見了避孕套外包裝的一角,於是將錢包收回原處,又吸了口煙,用波旁蘇打潤潤喉嚨。
喝了第二杯波旁蘇打之後,他看了一下手錶。已經將近十一點了,英裡子還沒有現身。周圍的客人開始逐漸離席。俊介又點燃一根煙,等了約五分鐘,他將那根煙捺熄在煙灰缸裡隨即站起身來。儘管服務生來換過好幾次煙灰缸,但裡頭的煙蒂依然堆積如山。
走出會客廳,他拿起手機,撥打署名為“ET”的連絡人。這是今天不斷被轉到語音留言的號碼,但這一次撥通了,他聽見了對方的電話鈴聲。
然而響了十幾聲,英裡子還是沒有接電話。俊介只好掛斷電話,看著液晶畫面按下重撥的鍵。
畫面上顯示的文字的確是“ET”,他等了一陣子,這次又轉成了語音信箱。他不禁咂了一下舌頭,嘴裡抱怨著“搞什麼鬼嘛”。
會客廳已經打烊了,服務生們開始收拾打掃,剩下的客人也三三兩兩地離去。有些人乘上飯店的電梯,有些人走出了飯店。俊介歎了一口氣,推開玻璃門。
回到車上,他又試著撥了一次電話,結果還是一樣。他將雙手盤在腦後,身子向後仰,深深地歎了口氣。
他再度拿起手機,改撥其他號碼。鈴聲響了四聲後,有人接了起來。
“喂,這裡是藤間家。”話筒裡傳來藤間一枝拘謹的聲音。
“喂,我是並木,這麼晚了真不好意思。”
“啊,並木先生……有什麼事嗎?”
“嗯,出了一些事情。我太太在嗎?”
“嗯……在,要請她接電話嗎?”
“麻煩你了。啊,請等一下,高階小姐後來怎麼樣了?”
“高階小姐……嗎?她不在這裡呀。”
“你知道她在哪裡嗎?我一直無法聯絡上她。”
“這……”藤間一枝稍微停頓了一下反問道,“還是換美菜子來接電話吧?”
“好的,麻煩你。”
俊介將手機抵在耳邊,用手指敲著方向盤。他始終看著飯店門口,高階英裡子還是沒有出現。
“喂!”話筒傳來美菜子的聲音,感覺比平常低沉。
“喂,是我。”
“怎麼了?”
“沒有,其實是剛剛接到電話,說是問題解決了。所以我打算回去。”
“回來……你要回這裡嗎?”
“嗯,我剛好在高速公路前掉頭,應該十分鐘後就能到。”
美菜子沒有回應。
“怎麼了?”他問,“我不可以回去嗎?”
“不是,當然可以……只是事出突然,我有點困惑。”
“總之就是這麼回事,幫我跟其他人說明。”
“知道了。”
說完一聲“麻煩你了”,俊介掛上電話,然後看了一下手錶。時間是十一點十分。
俊介等到十一點二十分時才發動引擎離去,折回原來的路。他進入了別墅區,將車子停到先前的停車場。藤間別墅的每一扇窗依然燈火通明。
按下門鈴等待開門之際,先是聽見開鎖的聲音,然後門被打開,是藤間站在門口。
“辛苦了。”藤間看著俊介,臉上已不見幾個小時前客套的笑容了。
“我太太是否向你們說明我的情況了呢?”
“有的,聽說問題解決了?”
“是的,所以我才立即返回。不好意思,請原諒我的隨意。”俊介低頭致歉。
“哪裡,別這麼說。”藤間沒有看俊介,將門鎖上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關谷夫婦和藤間一枝也來到了玄關前。一看見他們,俊介趕緊低頭道歉:
“打擾各位了,不好意思。”
但是沒有人回應他,所有人都神情黯然地低著頭。
“怎麼了?”也沒有人回答俊介的這個問題。“我太太……美菜子人在哪裡?”
關穀靖子似乎吸了一口氣,然後她面向俊介,抬起眼睛看著他說:“她在客廳裡。”
“她在做什麼嗎?”
“也沒有。”靖子又將頭低了下去。
“並木先生。”藤間說話了,“你還是去看看你太太吧。”
俊介看了藤間一眼,又環視了一眼眾人的表情才脫下鞋子,踏進走廊,打開客廳的門。
起初,他以為客廳裡沒有人,其實不然,俊介走進裡面後,發現了美菜子蹲在桌子的一角。她雙手抱膝,整個臉埋在手掌裡。
“你在那裡幹什麼?”
聽見他的聲音,美菜子慢慢地抬起了頭。淚水化開了她眼睛周圍的妝,右手腕還裹著繃帶。
“怎麼了?你受傷了……”
但她只是茫然地抬頭看著俊介。
“我來解釋吧。”俊介背後有人說話。藤間他們也跟著進來了。“其實就在剛才……”
“等一下。”美菜子打斷藤間的發言,“讓我自己說吧。”她極其疲憊地站起身來,繃帶上滲著血印。
“怎麼回事?到底出了什麼事?”俊介問藤間等人。
“我來說吧,你跟我一起來。”說完美菜子走出了客廳,俊介跟在她後面。
上樓之後,美菜子停在他們住的房間門口。轉動門把手時,她回頭對俊介說:“你不要害怕!”
他吞了一口口水。藤間和關穀等人也跟了上來。
美菜子打開房門。但是她沒有進去,而是對俊介說:“你自己去看發生了什麼事吧。”
俊介經過美菜子面前,一腳踏進房裡。就在那一瞬間,他驚叫了一聲。床邊躺著一個女人,身上穿著的無袖連衣裙他很眼熟。
“英裡子……”俊介上前兩三步後便停了下來。他的全身都在不停地顫抖。
高階英裡子的眼睛睜開著,但是視線顯得空洞。她頭顱下面的地毯已被染成了暗紅色,裸露的肩膀和手臂也變成了土色。
他用手捂住嘴巴,呻吟著:“怎麼會這樣……”
美菜子站在他旁邊,和他一樣地俯視著英裡子,喃喃自語道:“是我殺了她。”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