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老公有點萌(全二冊)(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49.6元
定  價:NT$298元
優惠價: 87259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一次墜崖,新婚夫妻重生回到了十歲。
個子變矮了,父母變年輕了,喊一聲“老婆”都會遭來白眼。
兩個有著成年人靈魂的偽小學生,打造飛言情史上最萌小夫妻。
扭轉命運,智鬥小三,帶領全家走上發家致富之路。

一場意外,李妍和劉致軒這對新婚夫妻在旅遊途中不幸墜崖。張開眼,他們發現自己竟然回到了十歲,不僅個子變矮了,父母也變年輕了。可惜兩人年紀還太小,連喊一聲“老婆”都會遭來父母的白眼。兩個人決定,齊心協力改變前世家庭悲慘的命運,並用重生的知識帶領全家走上了土豪之路。

夜雨風華,喜歡用文字表達純美的愛情,從事掌上閱讀行業的人力資源工作,喜歡旅遊、電影、看書、發呆。喜歡背起行囊,看一路的風景,看身邊人的悲喜離合,希望用文字創造出純美的愛情。

《老公有點萌》I

第一章 重生回到了十歲
第二章 第一個改變
第三章 我不是天使,但是我會守護你
第四章 老公,咱們跳級吧
第五章 只想照顧好身邊的人
第六章 啥?你們又要跳級
第七章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第八章 手邊的幸福怎麼可以放過
第九章 千里之外的寵愛
第十章 學霸的課業壓力
第十一章 這世界真的太小了
第十二章 自己和女孩兒都快點長大吧
第十三章 撿回來一個燙手山芋
第十四章 敬酒不吃吃罰酒

老公有點萌II

第一章 我家有女初長成
第二章 天才少女的蝴蝶效應
第三章 重回高三的日子
第四章 我才是這裡的男主人
第五章 同居生活即將開始
第六章 男的不壞女的不愛?
第七章 令人期待的聖誕大禮
第八章 生氣歸生氣,媳婦是自己的
第九章 老婆,求原諒
第十章 等待了一世紀的美好
第十一章 你就是我的指路明燈
第十二章 婚禮的日期
第十三章 “姦情”被發現了
第十四章 生孩子不容易
第十五章 新鮮辣媽出爐
番外 有兒子的幸福生活

第一章  重生回到了十歲

當天邊露出絢麗的彩霞,預示著朝陽即將升起的時候,李妍和劉致軒已經在山頂坐了幾個小時了。雖然是盛夏,但淩晨的山頂還是很冷的。
劉致軒把李妍身上租來的大衣緊了緊,看著她柔美的側臉,伸手把一縷頑皮的碎發別到她的耳後,李妍不出聲,只是呆呆地看著遠方的絢爛朝霞。
劉致軒心中不免又歎了口氣,走到今天這一步,是大家都沒有預料到的,只是苦了她。希望這次出來玩一趟,她的心情能好一點。
北坡是新開發的景區,有的地方護欄還沒有修好,山道有些窄,走了差不多半個多小時,人就開始沒那麼多了,在一個比較狹窄的地方,致軒走在了李妍前面,他看了下李妍,嘴裡叮囑著:“慢點,反正我們……”
話還沒有說完,只見一個十來歲的男孩飛跑著從轉角處的臺階上沖下來,李妍被一股大力撞出了山道,致軒緊抓著她的手,身體側掛在山道邊的防護欄上。
致軒控制著身體平衡,一手抓著李妍,一手抓著護欄,看著下麵的李妍大喊:“抓住,抓住!”
那個十來歲的胖墩墩的男孩子跌坐在山道上,轉頭看著山道邊的劉致軒漲得通紅的側臉,坐在地上呆愣愣的,忽然間反應過來,號啕大哭。
“大寶,怎麼了?大寶……”
一個四十多歲,滿頭棕栗色碎卷髮,身體偏胖的中年女人聽到哭聲從轉角處的臺階往下跑。女人有些過胖的身體在奔跑的衝力下一時沒能停住,撞在了劉致軒身上,他悶哼一聲,腳下一滑。
“快放開,老公,快鬆手!”眼看老公有危險,李妍大喊。然後便是下墜,手中卻並不是空的,溫暖的大掌依然包裹著自己微涼的手,最後她看到的是致軒那焦急的雙眼……

真疼啊,腦袋快要裂開了。
李妍迷迷糊糊地想著,旁邊有個嘈雜的聲音:“怎麼樣了,曉妍,來……”她伸手摸了摸頭,感覺有點濕濕的,拿到眼前,還沒等看清自己的那只手,身體已經被一個人扶抱起來,抬眼——是一個三十多不到四十的婦女,直覺就是——髮型也太土了!
“快給嬸子看看,曉妍。哎呀,都出血了。”
李妍木然地看著她,還真有點反應不過來,嬸子?哪來的?我輩分這麼小了嗎?不是不是,打住!是哪來這麼個嬸子?不認識啊!
“咋不說話呢?這是咋整的?哎呀,說話呀。”貌似眼前這個快到中年的女人已經有點手忙腳亂的了,但是眼裡的擔心卻是真實存在的。李妍卻在心裡感慨,這東北話真是純正啊,有多久沒聽到了?
“別怕,我送你回去,別怕啊。”然後李妍就感覺自己騰空而起了。
可是貌似……自己沒那麼輕吧?
直到坐上了那個不知道什麼年代,就是那種帶橫樑的大鐵架子似的自行車後座才恍惚地看了看四周。
嗯?四周禿禿的,沒一點綠色,遠處有點白白的雪,嗯?白白的雪?現在不是夏天嗎?看了看那只有點刺痛,剛才還沒有來得及看的手,紅紅的,血、血、血啊!
李妍忍住尖叫的衝動,這都還可以接受,就是……怎麼那麼小呢?怎麼還有裂口呢?怎麼可以這麼黑呢?
李妍抬頭,看了看天邊那個紅彤彤的太陽,好像是日落了吧。

迷糊中,自行車帶著她進了一個鐵門,這裡好眼熟啊,然後看到迎面開門出來個女人……啊!
李妍瞪著大大的眼睛,直愣愣地看著眼前的那個女人。
“她嬸子怎麼來了?還馱著曉妍,是不是曉妍纏著你不聽話了?曉妍,快下來……”
“不是,那啥,我剛才路上不小心把曉妍刮倒了,都出血了。你快給看看,不行咱趕緊去衛生所,你看這大冷天的,路上也挺滑的,我太不小心了,沒讓開。”那女人滿臉的不好意思。
“我看看,小孩子嘛,也是不好好走路。”那女人說著趕緊走過來,伸出手,曉妍再次感覺海拔升高……然後站到了地上,抬眼,看到了對方的腰部,啊!腰部?
“來,快給媽看看。”那女人說著拉著李妍的手,看到了李妍手上紅紅的血,感覺對方的手抖了一下,然後摸著李妍的身體,再然後是頭臉,最後定在了李妍後腦的位置,有點疼。她不停地翻弄著李妍的頭髮,李妍倒吸了口涼氣,噝,真疼!
“出血了,上點雲南白藥應該就沒事了,沒事。”說著把李妍身上的小包拿了下來,李妍看了下,那是個黃綠色的——書包?
“可是這孩子都不說話啊,一路上怎麼問都不吱聲,別是頭碰壞了啊,可是倒地的時候碰上地上的土棱子了。”那個女人不放心地解釋著。
“曉妍,曉妍,跟媽說,疼不疼,感覺怎麼樣?”只看見面前的女人看著自己,嘴一張一合的。李妍睜著眼睛,就這麼看著她,不吱聲,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曉妍,別嚇媽,說話啊,曉妍?”女人的眼中逐漸帶上了焦急,但是李妍的眼裡卻逐漸染上了一絲茫然的神色——這……這怎麼可能呢?
“這孩子,這孩子是怎麼了,怎麼連媽都不認識了?”女人說著,話裡已是帶了哭腔,那個中年婦女也有點慌了。
“趕緊的,咱去衛生所,我去叫大波他爸找大國回來。”中年婦女說著,又把李妍放在了自行車後座上,推了出去。李妍回頭,看到女人的那雙眼裡已是帶了淚光。
李妍現在不只是頭疼,還很頭大。那個可是自己的媽啊,就是年輕得不可思議的媽,還在哭呢,但是自己的個子也是矮得不可思議,還有那帶血的又黑又髒的小手,雖然說有點裂口子,有點髒,可那是自己的手啊,還能感覺到疼呢。
李妍碰了碰那小手上的傷口,疼得直咧嘴,卻也知道自己當務之急是不能去醫院,科幻電影她看了很多,自己不希望被切片!於是張嘴喊了聲:“媽……疼,回家。”
一聽這話,那個嬸子可算是松了口氣,就更不用說那個滿臉是淚的李妍年輕的媽了,她趕緊抱起李妍進屋去了。
李妍傻傻地坐在家裡的大炕上,頭上還有藥和白色的紗布,心裡後悔怎麼撞了自行車沒把致軒一起撞回來呢?明明看到致軒也向山崖滑下去的啊?呸呸!致軒還好好地活著呢,瞎想什麼!
李妍很是鬱悶,自己以前腦後是有個疤,也的確是自行車刮倒了自己撞破的,就是對那個嬸沒什麼印象了。
李妍撞破頭後在家已經待了一個禮拜,媽還是那個媽,爹還是那個爹,家也還是記憶中那個模糊的家,可是自己卻不是時空中原本的那個自己了。
因為頭受了傷,加上李妍最近沒事總是發呆,父母怕李妍撞了頭把自己撞傻了,正在研究這幾天李爸放假帶李妍去市里做個檢查。所以也就不讓李妍出門了,媽媽也儘量在家陪著李妍,弄得李妍想去看看那個土棱子看能不能撞一下穿回去的機會都沒有。
李妍想了好幾天也沒想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本來還沉浸在悲傷中不可自拔的,忽然一切都倒退了,可以重來了,當然要好好把握了,不可以再走以前的老路了,老爸老媽一定要幸福……
可致軒呢?那個自己心裡的人怎麼辦呢!他說不定也回來了!李妍知道,這種可能性太小了,但是就算是沒回來又怎麼樣,自己可以去找他,陪著他長大,人家日本有個什麼《源氏物語》的可以培養個好老婆,自己就不能弄個《李氏物語》,培養個好老公?
其實,一切說白了都是藉口,只是心裡捨不得那個人,想想都會疼。但是如果真的可以選擇的話,是選一切可以重來的父母,還是去選那個有著溫暖笑容的人?其實都捨不得,都是心裡的傷。
“曉妍,怎麼了,頭還疼啊?”媽媽過來摸摸李妍的臉問道。
李妍抬頭,看到那張比記憶中年輕那麼多的臉,眼裡還有隱隱的淚光,卻笑了:“沒有,媽媽,我早就不疼了,真的。”對不起,致軒,我舍不下這一切……李妍眼裡的淚隨著笑容滑落。
“還說不疼,都掉眼淚了,疼可別忍著,告訴媽啊。”李媽有點緊張地又摸摸李妍的臉,本來想摸頭的,卻怕又碰疼了孩子。
李妍抬起手擦了擦臉上的淚:“媽,我就是忽然想起快過年了,有點想小舅舅了。媽,我想吃茄子幹,你給我做吧。”
老媽笑著說:“這麼大孩子了,還掉眼淚!丟人不丟人,你小舅過完年就能來看你了,我給你做去,別哭了啊。”
老媽走到外屋,邊做菜邊琢磨:這孩子最近總也不吱聲,也不知道是不是撞壞了,得趕緊去市里看看。家裡可就這麼一個寶貝,可不能出什麼意外。
李妍想了想,現在沒有致軒在自己身邊,一切都得重新適應。按照身體來說,自己今年應該十來歲了,具體別的還不知道,趕緊翻了翻日曆,才確定今年自己真的是十歲。
李妍又翻出那天身上的小書包,裡面是三年級的教材,現在是放寒假,自己那天是去學奧數的,一想還要走過十年漫長的小學和中學,才能走上大學的自由之路,可真夠痛苦的,要是致軒也在,十年也不是那麼長……
打住打住,亂想什麼,眼淚都下來了。
“媽,茄子好了沒啊?”能吃到老媽做的茄子也是一種幸福是不是,老天待我不薄,人要知足。
“快好了,你……喲,嬸子怎麼來了?曉妍沒事了,快進屋。”隨著老媽的聲音,那天那個撞了自己的女人和老媽走進了屋子。
“過來看看曉妍,曉妍好點了嗎?”
李妍坐在屋裡,聽著外面兩個人聊天。
“對了,大國不是說要調到縣裡去嗎?具體調到哪個地方啊?”
 “還沒准呢,都是傳的。”
“哪能呢,李礦長上次的事立了大功,升官是肯定的。”
李妍呆住了,對,就是這次的事。老爸是在國礦工作的,職位是技術礦長,因為老爸處理了一次瓦斯事故,為國家挽回了很大損失,老爸升官了,從此自己家裡的悲劇也開始了……
李妍正發愣呢,老爸回來了。他進了門,趕緊過來看自己。
“曉妍,還疼不疼?”說著,老爸摸了摸李妍的臉。
李妍有點愣了,自從回來後,就不知道該怎麼面對老爸,可現在老爸事事把自己當寶,讓李妍想給他個冷臉也不好意思,既然還不知道怎麼面對就先拖著吧。
“不疼了,好多了。” 李妍說著,然後低下了頭。
看李嬸在,李爸本來還想再問的話就沒問,只是覺得這孩子和自己不親了,也沒那麼調皮搗蛋了,還真不習慣。
之後的一些大人的對話,李妍就沒怎麼在意了。
晚飯有李妍最愛吃的茄子幹,李妍吃得很開心,這可是自己想了多少年的東西。雖然她自己也會做,但就是沒有老媽的味道,現在再來吃,一如記憶中的好吃。
晚上,李妍躺在熱熱的炕上,想著上輩子發生的那些事,說不好心裡是什麼滋味,又看到老爸老媽了,想笑!可想到致軒,心裡面又酸酸的,那種感覺很是糾結。
她也幻想這些都是在山上看日出太累了,睡著後做的夢,夢醒了還是致軒在旁邊溫暖的笑臉,可又捨不得醒來,醒了爸媽就消失了……
李妍這樣的矛盾著,現在只能堅強地走下去,家庭幸福還得靠自己來捍衛呢,自己一定要堅強。

離過年還有十天時,李爸放假了。為了處理一些安全維護和過年的值班問題,李爸又主動去加了一天班,晚飯桌上,一家三口邊吃飯邊聊天。
“曉妍的傷好了吧?明天去市里買年貨,順便去醫院看看去吧。”
老爸沖老媽說話,又給曉妍夾了一筷子肉。
老媽看看李妍:“頭上的傷是好了,可這孩子自從頭撞到了就不大愛說話了,也不怎麼鬧騰了,來找她玩的小孩都被你女兒三兩句給打發了,半個月裡除了院子都沒出去過,我都不大適應了。”老媽忍不住嘮叨了幾句。
李爸看了看老媽笑了:“平時你不是嫌她鬧騰嗎?咱家曉妍現在懂事了,你還嫌棄了。曉妍,來,吃肉。”說著又給她夾了塊五花肉。
曉妍滿臉的黑線,也不能拒絕老爸的好意,於是夾了點茄子包著肉,使勁咽下去,順便喝口水順了下去。這個年代也就一些條件較好的家庭平時能吃上肉,所以大家還停留在肥肉比較好吃的觀念裡,可李妍沒有這種認同感,肥肉太膩了!
“不過你說得對,明天帶著曉妍,順便去做下檢查吧。咱就這麼一個女兒,可不能出什麼事。”
老爸邊說邊看了看李妍,雖然覺得這孩子變安靜了,但是過段時間應該就好了,不過做下檢查自己也安心不少。
李妍看了看爹媽:“我沒事了,就是天挺冷的,我就想多在家裡陪陪媽而已。”
老媽聽了挺高興,樂呵呵地看了看老爸:“那天孩子還給我做菜了呢,咱家曉妍可懂事了。”
其實那天是老媽有事出去,鍋裡的菜好了,這年頭大家都是燒爐子的,曉妍總不能看菜糊掉吧,就放了點鹽和味精把菜盛了出來,可老媽說得好像那菜是自己做的似的。
“我們曉妍懂事啦,都會做飯了。哈哈,來,多吃點肉。”於是,李妍的碗裡又多了塊五花肉。
李妍內心哀號:老爸,求求你饒了我吧!她眼淚汪汪地看著碗裡的肉,不停地想,怎麼辦呢?
吃過飯,李妍幫老媽把碗收拾了下去,老媽說啥也不讓她洗碗。唉,她覺得自己還是乖乖當個小病號吧。李妍燒了熱水兌了三分之一的涼水,在水裡放上幹艾蒿,開始泡手。
李妍雖然不大記得自己以前小時候是怎麼樣的,但是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是這個小樣,看看那有N個小裂口的手,自己小時候真有那麼淘氣搗蛋嗎?
自己長大了還要去以前上的那個大學勾引致軒呢,按照現在這個樣子發展下去,別說致軒,自己也看不上自己啊,還是趕緊保養保養。
李妍泡完了手,再擦點蛤蜊油,這個東西還真好用,塗了七八天,手上的小口子就沒了,皮膚也比以前好多了。
洗漱完,李妍照了照鏡子,畢竟年紀小,皮膚看上去還可以。大冬天的,現在冬天的青菜貴得要死,敢把黃瓜切了做面膜,找揍呢?還是等夏天來了吧。
北方的冬天天黑得早,李妍家有台小黑白電視,由於快過年了,來家裡看電視的人也不多,不到十點,家裡人也就睡覺了,明天還要去市里買年貨。
李妍躺在炕上,想明天去市里都買點什麼,自己現在挺富有的,不能等老媽沒收了再後悔,想了想,她起身偷偷把自己藏的錢拿出來,裝在枕頭邊上明天要穿的襪子裡。鬼使神差地裝了一千塊,要知道,這可夠買好多書了。
李妍安慰自己,誰說只買書的,我還要買衣服,買零食,買……買很多東西的。

早上被老媽推醒,李妍還有點沒大睡醒,迷糊下想起來要去市里的事,起來穿衣服洗臉,坐在桌邊和父母吃了早餐。
然後李妍穿著厚厚的棉衣,和老爸老媽去等車。現在交通可真不發達,一共才兩趟車,一次早上,一次中午,都只停留半個小時就返回市里了。
這個時候的車是柴油的,裡面的味道特別大,路還不好走,坑坑窪窪的,李妍本來就有點暈車,這下更是噁心得想吐。終於堅持到了市里,李妍踉蹌著下了車,扶著路邊的電線杆子站了好一會兒才緩過勁兒來,她在心裡腹誹,什麼破路啊?明明記得要不了半個小時就到了,現在居然需要快兩個小時。
李妍也不想想,那是多少年之後新修的路,還有那車也不一樣。
老爸老媽看李妍好點了才帶她往集市上走,李妍抬頭左右看看,集市是在以後要修的步行街上,剛才看到了那個現在還很新的樓,就是以後那家很舊的中醫院,不過,現在的市里還真是破啊!
他們一邊走一邊看,路兩邊各種各樣的年貨擺得滿滿的。年關將近,來趕集買東西的人也是很多,老爸老媽不時地挑著想買的東西,再往前走一百米就是賣衣服的攤位了。
老爸在車上還說要給自己買套新衣服,想想小時候穿的那些大紅大綠的衣服,曉妍就有點頭疼!
李妍邊想邊隨著爸媽走,一抬頭,她看到了前面的牌子——“市長途客運站”,李妍有些愣住了,感覺腦袋有點轉不過來。長途客運站呢,有長途汽車呢……
“曉妍,快走,給你買衣服去。”老媽看李妍站著不動,以為孩子累了。
“哦,好。”曉妍答應著向前走,邊想邊回頭看了一眼那個大牌子。走了好遠後,還是忍不住回頭看那牌子,但又看了看前面的父母……真想去看一眼,哪怕只看上一眼,知道那個還是孩子的他好好的,自己就回來,等到了大學再去找他。可是父母呢?他們不知道得多擔心呢。
“媽,孫姨家的電話號碼是多少啊?”老媽奇怪地看看李妍,告訴了她,曉妍在心中默記了下。
“你問這個幹嗎?”
“就問問,現在安電話很貴吧?”以前看報導說剛開始安裝費要兩千呢。
“咱家安那個沒用,你問這個幹嗎?”
李妍看著老媽,笑了,跟著又走了一會兒,趁老爸老媽買東西的時候轉身擠進了人群,站在路邊看著掏錢的老媽,默默地說:“讓我最後不懂事一次,我去看一眼就回來,就看一眼。”
李妍轉身跑向了長途客運站的那個大牌子。

李妍進了長途客運站,走到一個角落,低頭假裝系鞋帶,偷偷拿出了二百塊錢,在兜裡放了兩張五十的,在手裡拿了兩張五十的。走到售票視窗前,貌似有點不夠高……黑線,只能請求援助了,她向四周瞄了瞄,看到一個穿制服的中年大叔,也不知道是幹什麼的,她一路小跑了過去,露出自認為最可愛的笑臉來。
“叔叔,您能幫我買張票嗎?我媽媽暈車不舒服,我太矮了夠不到售票台。”說完,馬上又給了那人一個笑臉。
那中年人低頭看了一眼這個小傢伙,覺得挺有意思:“你媽媽在哪呢?”
李妍趕緊把之前找好的一個目標指給他看,一個農村婦女身邊有兩個包,正在候車廳的一個牆邊蹲坐著,貌似有點不舒服,他回身看了看李妍:“走吧,我帶你去買票。”
李妍忙答道:“好的,謝謝叔叔。我到廠部。”
那中年人來到售票視窗,和裡面說要一張到廠部的票,要前面靠窗戶的。
裡面的售票人員極盡熱情,服務態度無可挑剔……李妍汗顏,貌似找了個領導,暗想自己還是很有眼光的。
那中年人拿過票和找的錢,說:“半個小時後發車,三十九塊錢一張,你的身高就不用買票了。”說著帶李妍來到食品區,和裡面的人要了一片暈車藥和水,讓李妍給她“媽媽”送去。
李妍感動得眼淚汪汪的:“叔叔您可真是個好人!”
拿著水向那個中年女人走去,心裡開始發愁,怎麼跟人家說呢?可現在只能硬著頭皮上了,李妍後面的那大叔可看著呢。
“阿姨,你是不是暈車了?”李妍趕緊露出個可愛的笑臉。
那中年婦女抬頭,看一眼小丫頭,疲憊地笑了一下:“嗯,不大出門,暈車了。”
李妍很不厚道地露出個無比甜蜜的笑臉,心想,那就好那就好。
“阿姨,您看。”回首指了下那個中年人,“那是我爺爺,是這裡的站長,他看您不舒服讓我給您送片暈車藥來,吃了就不想吐了,您等會兒就能舒服點。”
“那多不好意思啊,謝謝了。你爺爺可真是個好人。”中年婦女有些靦腆地接過藥和水,吃了之後,還不停地感謝李妍。
李妍趕緊跑過去把水杯還給那個中年人,並再次表示了感謝,然後跑向候車廳,和那個女人聊起了天,那個女人也是去廠部的,李妍知道致軒父親的名字,從中年女人那裡很快打聽到了致軒家現在的具體位置。
還真是好找啊,下了車,從車站往前走八十米,黑色的大鐵門!
坐在長途車上,李妍想著這段時間發生的一切,琢磨著看到致軒後該說的話,心裡有些忐忑。其實也許不用說話,就看一眼,然後就坐下午的車回來。
到了車站,那個女人熱情地把李妍送到了大鐵門前並一再確定後才走。
李妍看著眼前的大鐵門,猶豫了,就這麼上去敲門嗎?
她走到大鐵門前,那手卻怎麼也伸不出去。
“吱呀……”一個比自己略高的人影拉開大門。
李妍發誓,她不想哭的,尤其是不想當著還是小屁孩的致軒的面掉眼淚,可就是這樣,看到那張臉的時候她的淚水瞬間滑落,然後眼前的那張臉逐漸模糊……
感覺到了長長久久的沉默,仿佛沒有盡頭,李妍想努力睜開眼睛,看清那張臉,也許這次看到之後,再看就要等到十年後了!
“啊——”
李妍的傷感之情隨著短促的尖叫瞬間消失,他、他、他竟然抱住了她!
李妍發了會兒呆,猛然間清醒,便開始努力掙扎。
“曉妍,曉妍,是你,是你對不對?”那個男孩在李妍的耳邊欣喜地說著,李妍漸漸停下掙扎中的雙手。
致軒喊了半天沒人應,推開身前發呆的小人,用袖子給面前的小花貓擦了擦臉。
“曉妍,說話啊?”可千萬別認錯人,這讓李妍知道自己認錯人還不滅了自己?但是這小丫頭的樣子肯定是曉妍沒錯啊。
李妍回過神,看著眼前這個濃眉大眼的男孩子,他鼻子上的傷還沒好,可是怎麼看都是致軒的樣子,就是比致軒好看了點,小小年紀就有張好看的帥哥小臉了,她伸出手,摸上那張臉。
“啊!別掐我,你沒做夢!”
李妍看著眼前的男孩子,聽著熟悉的話,眼淚再也止不住了,抱著對方的脖子號啕大哭。哭自己的委屈,自己的彷徨,哭這半個多月的無助和思念,還有那生離的撕心裂肺的痛。
致軒的眼睛也是紅紅的,抱著眼前的小人,感覺自己真是幸運!
不過,門外那幾雙好奇加嬉笑的眼睛破壞了氣氛,他趕緊把李妍拉進院子,拉著還在哭的她進了屋子。致軒讓她坐在炕上,然後拿來毛巾,給她擦了擦眼淚,看著眼前連小鼻頭都哭得紅紅的小丫頭,他覺得這個世界真是太美好了。
拍了拍還在抽泣的小丫頭,致軒站起身,感覺衣角被一隻小手抓住了,再看那可憐巴巴的小臉,他無奈地笑了下,牽起抓著自己衣角的小手,去倒了一杯溫開水,遞給她,看著她那還有點彷徨的小臉,自己也在她身邊坐了下來。
“老婆,就你自己一個人過來的?坐車?”得先弄清人是怎麼來的,這個很重要。
“嗯,我和爸媽去趕集,看到長途車站,就跑來找你了。若是知道你也在這裡,我早就來找你了。”李妍說著眼睛又開始泛紅。
“這不是看到我了嘛,好了別哭。沒事了,以後一切有我呢。”看著這張小臉,致軒的心裡也踏實多了。
“你是怎麼回來的?掉下山崖就在家了嗎?你家裡還好嗎?”
“嗯,醒來的時候是被我家鄰居阿姨的自行車給撞了,頭上的傷口已經好了。家裡還是一樣,沒什麼變化,差不多就是小時候的那個樣子。”
李妍看看他拉著自己的那只手:“那你呢?別是自己跳崖了吧?你敢說是我就……”就怎麼樣呢?李妍一時不知該威脅他什麼,要知道自己心裡是多麼慶倖!
“呵呵,我哪敢跳崖自殺,你知道了還不得捶死我啊?我看你掉下去了,一著急,想抓你,就和你一起掉下來了,這不是老天爺都捨不得分開咱們嘛。”
怎麼說?說自己看她掉下去了,掙扎著也往下跳?還是別說了,雖然她聽了高興,也少不了一頓發火。
“我以前不是說過鼻子被砸傷過嗎?就是這次,你看,你總說我塌鼻子,現在我去把它支起來了,你不知道做復位的時候有多疼!為了不讓你說我可都忍住了,獎勵我一下吧?”致軒說著把嘴湊了過來。
李妍推開湊到眼前的大臉,小心地避開他的傷口:“你說,現在怎麼辦?我是偷跑出來的,還得回去呢,車一會兒就走了。”
致軒皺眉想了想:“我鼻子上的傷做了復位後就跑你家去了,但你以前帶我去的那裡都是辦公樓,我在那裡溜達了一天都沒看到你,就被我爸拉回來了。後來我又去過兩次,也沒看到你,問你的名字都沒人知道,真是急死我了!”
聽到致軒說有來找過自己,李妍高興得不行,於是兩人商量了下大概的對策,等致軒的媽媽回來再實行。

聽到大門的“吱呀”聲,他們知道是致軒的媽媽回來了,於是他再次叮囑李妍:“等下聽我說,你不用吱聲,你紅著眼睛看我媽就行了,我媽喜歡女孩子你不是不知道,記得要裝可憐別說話,別露餡了啊。”
李妍看著門口,一個有些胖的三十多歲的女人走了進來,她看到李妍愣了一下。
“小軒啊,你同學來玩啦?真是,怎麼把小姑娘惹哭了?”
致軒看自己老媽的眼神就知道自己老媽在想什麼:“媽,這是剛才我出大門時跑進來的小姑娘,後面還有個長臉的瘦高個男人,想抓她,我趕緊把大門鎖上了,她說她是在市里和爸媽趕集的時候被那個壞蛋抓走的,看把她嚇得,哭半天了。”
於是,一個致軒勇救被拐賣兒童的故事新鮮出爐了。
“啊?小姑娘,你哪裡的呀?你父母不得急死啊?等你叔回來我讓他去報案,別怕啊,有阿姨呢。”致軒的媽媽說著忙拉過李妍在懷裡拍了拍。
李妍依偎到了劉媽的懷裡,偷著給致軒一個得意的眼神,伸手抱住了劉媽。
致軒無奈,不管是二十歲的曉妍還是十歲的曉妍,老媽都是看見她就不要自己了,不禁感歎自己的地位低下。這年代,不是應該男孩子比較吃香嗎?
“來,告訴阿姨,你家在哪兒?咱得告訴你爸媽一聲,不能讓他們著急啊。”劉媽說著摸了摸李妍的頭,覺得有個女孩子可真好。
曉妍可愛地笑笑:“阿姨,我有我家附近小賣部的電話,要不打個電話吧,我怕我爸爸媽媽找不到我會擔心。”
於是,劉媽帶著李妍和致軒去小賣部給李妍的父母打了電話,解釋了事情的過程,李妍的父母再三表示感謝。聽到電話裡老媽的哭音,李妍心裡也不好受,致軒忙過來牽起她的手。
李妍的爸媽問清楚致軒家的位址,表示明天來接孩子。劉媽在小賣部裡給兩個孩子買了一堆零食,致軒看了下,沒幾樣是自己喜歡的,真是,看來自己的地位要提前十年就不咋地了啊。
回到劉家,劉媽熱情地給李妍拿了各種好吃的,得知李妍還沒吃午飯,又趕緊去廚房給她做了點吃的。
致軒看著李妍的嘚瑟樣,很是沒招,他記得上輩子第一次帶李妍回家也是這個樣子。
“曉妍,你看,咱們倆能上一個小學嗎?要是你不能來,我就去你們學校,中學的時候我直接去市里念,你也是,我們就可以在一起了。你覺得怎麼樣?”
李妍一聽致軒說這個,感覺也挺無奈的,畢竟他們倆現在還是孩子:“爸爸媽媽能同意嗎?你才三年級,轉學也沒理由啊。”
致軒沉默了一會兒,忽然笑了:“曉妍,一年才見幾次我可受不了。要實在不行,咱們倆就用一年把小學讀完,直接去念中學吧。我想和你在一起,一年也不要分開,實在不行,就採取剛才說的這個辦法。你覺得呢?”
李妍看著致軒:“我也不想的,可是,咱們倆一年就小學畢業了,現在是冬天的寒假,要麼是半年,要麼是一年半。你說,要是半年就去念中學,別人不得把咱們倆當怪物啊?神童也不是那麼好當的,但是一年半有點……有點長啊。”
李妍說著偷偷地瞄了一眼致軒,其實,自己也很捨不得的。
“這個等你爸媽明天來的時候再說,看看他們的說法,看我能不能轉你那去,你不用為難,總會好起來的,咱們倆都一起回來了,還怕什麼啊。”致軒的眼神逐漸清明,沒了這半個月的落寞和茫然。
“嗯,老公,你要是不在,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這半個月過得簡直度日如年。”
致軒看李妍糾結的小臉,覺得這個世界還真挺美好的:“老婆,我……”
門口的劉媽有些愣了,看看自己的兒子,這麼點大的小孩子……
“亂叫啥,人家小姑娘能看上你嗎?”劉媽回身看曉妍,滿臉的高興,眼睛都笑彎了,這小樣子,就是招人疼啊。
致軒也有點尷尬,叫了好多年了,怎麼改啊?又不能和老媽解釋,算了,當回小色狼吧。看著李妍那個得意的壞笑,他更是無奈了。
李妍還真有些餓了,折騰了一上午,吃著劉媽的燉菜,還真是好吃。惹得致軒都上了桌子又吃了點,誰讓李妍吃得那麼香呢。
劉媽坐在飯桌邊,看倆孩子吃得歡,自己也開心,想著兒子剛才那聲“老婆”又有點好笑。還別說,這要是長大了真成了就是這兩個孩子有緣分呢。
吃過飯,李妍幫著收拾碗筷,劉媽看著小丫頭懂事的樣子更是喜歡得不行,越發覺得女孩子好。收拾完了,劉媽出去忙了,致軒和李妍兩個人在家裡,繼續研究兩人的未來計畫。
致軒攥著李妍的手,看了她腦後的傷,摸摸她的小臉,覺得李妍哪裡都好,哪裡都看不夠。
李妍也是盯著致軒看,忽然想起家裡的事來,不由得皺眉:“老公,你說,我這次回來了,還會是以前那個樣子嗎?還能像上輩子那樣嗎?我看我爸挺疼我的,吃飯時一直給我夾肉,雖然都是五花肉!”她說著,可愛地皺了皺小鼻子。
致軒也想到了這個問題,謹慎地說:“這個得看咱們怎麼努力了,咱都知道以後是怎麼發展的,儘量避免吧,把這些都避免掉,咱把它扼殺在搖籃裡,哪能讓這些事讓我老婆煩心呢,是不?”
李妍白了他一眼,心想,也是,自己都回來了還怕這些嗎?就算真的發生了,也要把它給滅了!
“哎,老公,咱得掙錢啊。俗話說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咱手裡得有錢說話才硬氣,你看咱搞點什麼發家致富吧?”李妍說著想起了自己襪子裡的錢,忙拿了出來。
“老公,這個是我爸要升官,一些人溜須送的錢。哈哈,估計過完年,我會有一筆不菲的收入,你先收著,這個可是咱的資金啊。”李妍忙把那十八張五十的票子遞給致軒,又去掏兜裡買票和吃東西剩下的零錢。
“老公,這有九百多,本來拿了一千的,我來的時候買票和吃的了,家裡還有不到一千,過完年應該還能收點。”李妍說著,把一些皺皺巴巴的毛票展開整理著。
致軒看著眼前的小丫頭,真是可愛得不行,不管什麼時候都那麼樂觀,遇到事不是想怎麼那麼倒楣,而是想怎麼解決才能挺過去,還是那麼的信任自己。看了她十年了,沒想到,越看越年輕了。嘿嘿,自己真是賺了!
“哎,老公,傻笑什麼呢?沒見過錢啊?看你家條件不錯,還能虧待你不成?這你收好了,這可是咱的啟動資金啊。”曉妍怎麼看致軒都覺得他笑得有點傻。不過他的鼻子不塌了,還真比以前好看太多了,濃眉大眼的,看著就順眼。
“還說我,你傻樂什麼?把錢收起來,老公有,你的就當零花了,不用一年,我肯定用自己賺的錢養活你,你就做個白胖米蟲吧,這不是你看穿越小說時說的偉大理想嗎?老公以後肯定滿足你的理想。”說著,他起身瞄了瞄大門,把裡屋的門插上,到一個大櫃子旁邊打開門,在裡面掏了半天,拿出一個鐵罐子來,打開蓋子,裡面是一大堆票子,都是十塊五十塊的,只有幾張小額的零錢。
“老公,你發財啦?”曉妍覺得真是不可思議啊,現在最大的也就是五十塊的面額,不知道有沒有一百塊,反正自己是沒見過,也不知致軒這半個多月哪弄的錢,比自己多好多的樣子。
“想啥呢,你老公我不至於吧……怎麼說呢,我爸現在還沒出事,所以我家還處於一大堆人巴結的狀態,距離那事還有四五年呢!這不是快過年了嗎?年年有人給我壓歲錢,只是以前的都沒收了,這次我都藏下來了,等著做本錢。老媽要了好多次我都沒給,我數了一下,比你的還多呢,就是沒想好做什麼。”
致軒也挺高興的,畢竟看到了未來美好生活的希望了。兩個人聊著一些對未來的設想,想想都開心得不行。
李妍半個多月來的擔驚受怕,在看到致軒還是以前那個老公後,便什麼擔心都沒有了。也是坐車太累了,畢竟還是個小孩子,李妍坐在炕邊上靠著火牆有點打瞌睡,致軒找了枕頭和被子讓李妍睡得舒服點,看著她的那張小臉,感到無限滿足,不禁也打了個哈欠,他去把門插打開,上炕摟過小丫頭,貼著那張小臉睡起了午覺。
劉媽回來就看到自己的兒子摟著人家小姑娘睡得正香,覺得無語,想過去分開兩人,看了看那靠在一起的兩張小臉,終是沒忍心,轉身出門去了——心裡安慰自己,我啥也沒看見!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