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山海亂舞03:真相大白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85187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 同人界中超新星多才繪師硝子 全力繪製精美封面、內彩
★ 知名作家吾名翼、D51強力推薦!
★ 內含豐富人設、精美彩圖

【內容簡介】
當山海圖錄好不容易失而復得後,這次卻換祈聆人間蒸發。
山偵少一位,眾人只好先將收服精怪的任務暫時放一旁。
在他們到處找尋祈聆期間,卻被一個又一個的怪人阻撓,
第1位,煌題。小怪,俊美學生會長,總是笑得你心裡發毛。
第2位,滄頡。中怪,口中念咒語、手中舞大筆,現代魔法師一名。
第3位,服析。大怪,傳聞中的電波系哥哥大人,面白體柔一直昏倒。
第4位,祈聆。奇怪,這位同學頗眼熟,失憶外加臨陣倒戈。
更沒想到,他們的一時大意,讓所有的山海精怪實體化,恣意破壞校區。
前有叛將,後有精怪,他們只能咬牙力拼精怪並找出圖錄真相──

迷人的角色+傳奇神話+校園喜劇——讀者好評的迷人之作。
令人為之動容的完結篇!

作者簡介 

姓名:默者

光陰似箭,歲月如梭,
以前教授曾如此教誨:只要不睡覺,人類一天就有四十八小時。
但為什麼我只不過閉眼思考一下劇情,再睜開眼就早上了?
說好的四十八小時呢?

相關著作
《山海亂舞(02)圖錄失竊》
《山海亂舞1:神怪初現》

繪者簡介 

姓名:硝子

自從成為職業繪者之後,
生活就濃縮到只有繪圖兩個字。
最近想要的東西是可替換式的右手!

山海亂舞3 序章 聖誕節的舞會在出人意料的盛況下落幕,所有人都對炎皇會這次的活動給予相當高的評價。不過,也因為太過忘我的熱情把整個學校弄得亂七八糟,巖棣領著火杼、恭水,以及整個炎皇會花了整整一星期才把校園整理乾淨。雖然一些過於奇異的場面都已經由晴薇使用複製版的五色石收回,但大家一起舞蹈的百般情景依然於胸口流連,整個學校處於相當浮躁的氣氛之中,直到炎皇會把校園整理好,這紛亂的氛圍才像是跟著被清理完畢似的平靜下來。歷經了山海圖錄被盜而引發炎皇會的事件後,先前時不時會亂入來個啾咪的小神怪也跟著沉寂下來,儘管原因不明,但莫日他們樂得輕鬆,不用再到處追逐莫名其妙的神怪,成天悠哉地待在社團裡頭,慢慢地變成廢人。在這悠閒週末的山海神社裡頭。「小狗狗──我要烏龍茶──」慵懶地趴在桌子上的晴薇,用輕飄飄的語氣緩慢地說。「是!」祈聆第一時間將茶端上,將吸管拉到晴薇嘴邊讓她含住。「小狗狗,我要紅茶——」另一邊正在與候宜一起寫作的莫日舉手說。「別隨便把人當僕人使喚,想要什麼就自己去拿!」候宜從眼前的書本上抬頭瞪了莫日一眼。「那你幫我拿。」莫日也整個人癱在桌上。「你這傢伙要寫作業就給我去找別的桌子!別在這裡妨礙我!」「不要,國文老師出了一堆莫名其妙的題目,說什麼要我們揣摩作者的心境出他們的心情,沒有你我寫不出來!」「……上次你不是才寫過而已?」「上次照你說的那樣交出去以後,我在後頭加上了一段自己的寫的小故事,問老師我是在什麼心情下寫出來的——」「為什麼要做這種多餘的事情?」候宜冷冷地問。「我也很想知道,莫日社長是在什麼心情下寫的?」祈聆將紅茶放到莫日的桌上,同時也放了烏龍茶到候宜的桌上。「候宜大師要無糖烏龍茶對吧。」「答案揭曉——是抱持著惡作劇的心情寫的!」莫日自己說著說著舉起雙手宣布答案。「之後老師就生氣地為我加了專屬作業,全班只有一個人的特殊待遇。」「這種行為叫做白目。」坐在前面的晴薇保持著原來的懶洋洋姿勢說道。「你這是自討苦吃,這次我絕對不會幫你!」候宜拿起自己的書往旁邊的座位移動。「啊啊——太讓人心寒了,昨晚那麼辛苦地寫了幾十頁筆記本描述如何拆解各種多次多項式,現在想想究竟是為了什麼呢……」莫日仰首看著天花板,眼神空洞像是看著虛無。「我覺得啊,做為一個人,最不能做的事情就是忘恩負義唷。」晴薇不知道什麼時候坐到了候宜前面的位置,轉過身異常認真地對候宜說。「不用妳這女人多嘴!滾回自己的位置去!」「我的位置就是看得見你們的地方!」「女王姊姊突然變得很有朝氣了欸!」「這當然是因為我最看不慣忘恩負義的事了。」候宜的表情顯得很糾結,想反駁晴薇那只在特定時機發揮的正義感,但自己也陷於罪惡感的牢籠裡以致於說不出口,再加上莫日又用那空洞的眼神死盯著候宜。「啊啊啊!好了,我知道了!我教就行了吧!但我不會跟你講答案,你先跟我說你的想法,我再告訴你有沒有問題。」候宜帶著掙扎的表情大喊。「太好了!」祈聆由衷地為兩人感到開心。「嗯……不過,我突然覺得,我們憑什麼就這樣覺得什麼是正確答案呢?明明我們沒有人知道答案是什麼。」莫日突然露出了面有難色的表情。「說不定他們真的只是想惡作劇啊?」「……」候宜不發一語,但看著莫日的眼神透露出隨時能夠下手殺人的凶光。「啊!說起來,我們學校不是還有個剛成立沒多久語文資優班嗎?也許他們會知道這問題的答案。」為了避免候宜真的行凶,祈聆連忙說。「哦──那個名字很閃亮,但上次國文考試還輸給數理資優班。」莫日說。「說成這樣也太可憐了,對語文有天份也不一定表示擅長考試啊。」晴薇說。「我聽說在三年級的語文資優班裡有個很少出現,快被當成幽靈的學長。謠傳他被遠古靈魂憑依,身邊總是帶著各種沒人想讀的古書,飽讀詩書,成績卻很差。」「好奇怪的人。」莫日說。「成立讀山海經社團的人居然敢說別人奇怪?」候宜說。「可是這裡有認真讀的人就只有你跟小狗狗了啊。」「你居然還敢說!」「這個幽靈學長國文成績不好嗎?」祈聆問。「是的,但沒人敢小看他,聽說曾有國文老師與他一對一對談,最後卻慘白著臉回來,不斷重覆著始祖這個莫名其妙的字眼,絕口不提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不過,現在他也三年級了,傳說大概會在畢業後漸漸消失吧。」候宜說。「這樣實在太悲傷了。」祈聆的表顯得異常認真。「這時不時就會變得沉重的氣氛到底是怎麼回事?」莫日皺著眉說。「決定了!我們出去玩吧!」「喂!你的作業呢?」「晚上就麻煩你了!」莫日舉手朝著候宜敬禮。「想都別想!」候宜大吼。「吶,小狗狗,晚上去蹭他們寢室住,然後明天告訴我發生什麼事,知道嗎?」晴薇靠在祈聆耳邊小聲說。「嗯,我明白了。」祈聆點點頭。「就跟之前一樣對吧?」「喂!我聽到了!」莫日沒好氣地吐槽。 #第一章 百年古剎# 「還想說是去玩,結果原來又是調查山海圖錄的事嗎?」晴薇站在帶著濃厚古鎮氣息的街道上,用腳尖踢了踢以紅磚鋪成的街道。這裡是縣裡最有名的古鎮,過去因港口而繁榮,後來也因為海岸線遠去而沒落,僅留下處處可見的當代風情。儘管是個遠離都市的小鎮,但也因此保留許多本來應該會隨時間被遺忘的事物。這些東西在經歷了幾十年後的醞釀發酵,最後變成充滿情懷的古時風景,吸引大量的遊客慕名而來,平日雖然是個冷清的小鎮,一到假日便搖身成為人聲鼎沸的觀光景點。「老爸他們當初就是在這裡的百年古廟裡遇到那個奇怪小孩,得到封印山海圖錄的線索。」莫日拿著地圖比對了附近的地標,確定方向後,帶著大家繼續前進。「好了,這邊。」「這裡真的很特別,和老家的房子有點像,又好像更高級精緻,連路都是用磚塊鋪的……」祈聆好奇地用手摸著路邊的圍牆說。「這是集村風格吧,我猜你老家應該是散村風格。不過,這裡在近百年前幾乎可以說是這附近的行政、經濟與文化重鎮,論開發程度大概遠勝過你們。」候宜說。「不過……這裡還真有種從一百年前時光就被凍結的感覺。」「很不錯吧!明明就在同一個縣裡,但每次來到這裡都莫名其妙有種來到另一個時空的感覺。」莫日說。「啊!這個我知道!」晴薇突然像發現了什麼寶物似的往前衝到某個小巷子前面。「是有名的摸乳巷對吧!」「請叫他君子巷。」候宜說。祈聆探頭看了看,是一條小得只容許一個人通行的巷子,若是兩個人就勢必得同時側身才能通過。「為什麼會叫那個名字?」祈聆好奇地問。「因為兩個人通過時不是得側身嗎?這樣不就會摸到對方胸口了嗎?」晴薇很快地解釋。「妳為什麼看起來這麼高興啊?」莫日困惑地問。「這地方不應該是會讓妳開心的地方吧?」「這地方的價值就在於,你們兩個進去就知道了!」晴薇笑咪咪地朝著莫日與候宜做出了請進的姿勢。「……我幹麼做這種事?」候宜說。「妳想的話自己進去不就好了?」莫日說。「這地方當然你們進去才有用啊!我進去根本一點意義都沒有啊!」晴薇雙手抱胸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為什麼這女人可以自說自話到這種程度?」終日環繞於候宜周圍的寒霜冰氣變得更加刺人。「好了,就快到了,走吧──」莫日說。「喂!居然就這樣無視我,這樣讓人很不好意思啊!」晴薇說。「女王姊姊,我們也快走吧!」祈聆拉著晴薇的手說。「真是的!我的後宮都不尊重我啦!」晴薇乖乖地讓祈聆拉著走。 #  #  # 巍峨的廟門前是一片大廣場,廣場中間有些觀光客在拍照,而莫日他們站在大門的正前方仰望,雖然不能算是華麗,但那質樸之中卻有著毫不含糊的細緻雕刻,宛若力道與技巧的完美雜揉,一眼就能讓人感覺到藝術的存在。正因為樸實,反而更能感受到蘊含於其中的神髓。「女王姊姊,這就是山門,對吧!」祈聆興奮地拉了拉晴薇的衣袖說。「嗯,真是奇妙,光是這樣看著大門就彷彿能感覺到神明的存在。」晴薇以手遮著陽光仰首說。「嗯……如果能順便淨化妳這妖女的心靈就再好不過了。」莫日同樣瞇眼看著門。「你自己也不遑多讓!」候宜說,雖然他沒像兩人表現得那麼讚嘆,但至少也認為眼前的雕刻是美麗的藝術品。「不過,人真的好多啊……」晴薇轉頭看了看四周,即是沒到擁擠的程度,卻也無法讓人隨意逛逛。「有點奇怪,這裡因為離商業區有點距離,所以人氣反倒沒有另一間三級古蹟那麼高,理論上人應該沒這麼多……」莫日露出有點疑惑的表情。以有四百多年歷史的寺廟為中心,附近皆是帶著古風情的建築與街道,要更遠一點的地方才是小販與各種特產店家散布的商業區,雖然需要步行一段距離,但反而讓寺廟保有其清幽之境。「要從這種人數裡找出當年那個小孩也太過天方夜譚了吧。」候宜說。「更別說他現在都不知道變成什麼樣子了。??」「確實是……」莫日說。「至少可以排除眼前人群,這些人絕大多數都是觀光客,從他們著手也只是浪費時間罷了。」「我知道!找廟公!廟公知道最多事情了!誰家生小孩、誰家小孩考零分、誰家母雞生小雞、誰家老父母生病,他全都知道得一清二楚。」祈聆聽了莫日與候宜的討論,然後抬起頭看了看眼前的古廟,突然間開心地大叫。「就算是長大的小孩一定也沒問題!」「你們那裡的廟公也太八卦了吧!」晴薇說。「我想就因為他們是散村,所以消息的傳遞顯得更加重要吧,於是做為村子中心的廟宇自然而然成了人事物的匯聚之地。」候宜說。「不過,集村裡的廟宇也具備著同樣的功能,儘管沒有像散村那麼強烈需要,但人聚集在一起總會需要類似中心點的地方。」「感覺好像地球繞著太陽走的感覺。」祈聆說。「這是個好主意,我們直接去找廟公問看看吧!」莫日說完一馬當先擠入廟門裡頭。其他人也跟在後頭走了進去,不過立刻就後悔了,雖然外頭的人潮不算太擁擠,但把相同的人數放進廟裡簡直是惡夢。「唔啊……」晴薇緊皺起眉頭,露出不愉快的表情。「人好多……」不常擠在人群之中的祈聆顯得有些不知所措。「直接到廟裡的辦公室去吧!」候宜自然而然地走在最前頭,以其高大的身軀以及懾人的氣勢從人群中硬是撕開一條路,莫日順其自然地走在最後,將祈聆與晴薇兩人包在中間,畢竟若是放任兩人自己行動,一定會在移動過程中被人群衝散。「可以不用理會我跟小狗狗啦,讓你們這樣一前一後怎麼好意思?」晴薇說。「沒想到妳這女人居然也會覺得內疚。」候宜眼睛微微瞪大。「哈哈,沒想到就算是妖女,在神明面前也會收斂起來。」莫日則是半帶嘲笑地說。「就是說啊,壞人姻緣是三世大罪啊!在神明面前把你們兩個隔開來,我會遭天譴的!」「妳真的遲早會遭到天譴!」莫日說。進了廟門,他們所在之處是個戲台,用於表演酬神戲曲,走在中間的祈聆抬起頭看向戲台屋頂,那綿密細緻得像是能鎮住所有不祥的八卦藻井,忍不住發出驚呼。莫日等人跟著往上看。「藻井本身除了是最高貴華麗的裝飾以外,同時具有保持室溫的功用,而其層層疊疊的斗拱結構更是盡顯建築工學上的精巧。」候宜說。出了戲台又是個小廣場,兩側是守門的石獅,廣場中有兩棵大榕樹,從兩棵樹的中央看過去便是以五扇門得名的五門殿,裡頭的木雕造型優雅而樸實,襯托出廟宇的莊嚴又不奪其威風,表現出當代工匠的細膩心思。「大家好像在排隊?」比起眼前的建築藝術,祈聆更在意排在五門殿最右邊的那個門外前的人龍,隊伍蜿蜒曲折幾乎佔滿了整個殿前廣場,同時,最左側的門則是不斷地有人走出來。莫日看了看兩側的門。「看來人多的原因就出在裡頭吧。」「我好像聽到很熟悉的聲音……」祈聆突然說。「什麼?」晴薇問。「這邊!」祈聆說完人就直接朝著拜殿拱門跑去,留下莫日等人在原地面面相?。「你們有聽到什麼熟悉的聲音嗎?」莫日問。晴薇與候宜都搖搖頭。「他該不會聽見神明的聲音吧?」晴薇問。「跟去看看吧。」候宜率先邁開步伐。三人追著祈聆來到後殿的地方,結果發現這裡不只人很多,而且全都聚集在神明的法像前不知道在做什麼。祈聆因為無法再往前擠,在人群外圍一直跳著想看清前面的東西。「小狗狗,你在看什麼?」晴薇上前拍了拍祈聆的頭。「前面好像有很熟悉的聲音,可是聽不太清楚,所以想看看究竟是誰。」祈聆說。「我看看。」莫日稍微踮起腳,視線的高度便輕鬆地越過了所有人。「那不是小鬼頭嗎?」比莫日更高的候宜甚至不用踮腳。「咦?真的欸!她為什麼會坐在神明的供桌上啊?這樣冒犯神明居然沒被廟公抓下來打?」莫日先是吃了一驚,而後納悶地說。「是小花羽嗎?」祈聆問,晴薇也同樣以疑問的眼神看著莫日與候宜。莫日點點頭。「她為什麼在這裡啊?」得到莫日的回應後,晴薇也顯得非常吃驚。「好像也沒做什麼,就是抱著玩偶坐在桌子上發呆的感覺。」「那這些圍在這邊的人是在做什麼?感覺也不像是在上香拜拜。」晴薇困惑地問。「不對,他們不是圍在這裡,而是在排隊!」莫日說。「最尾端就在剛才五門殿前那裡。」雖然剛才追著祈聆衝進來,並沒有要插隊的意思,不過仍然飽受旁邊排隊民眾的異樣眼光。「唔……乖乖回去排隊吧。」被迫面對眾人目光的晴薇變得有些畏縮。「妳這女人在人群裡就像隻落水狗一樣。」候宜說完又再次撥開人群往回走。「多管閒事!」晴薇瞪了候宜一眼。接下來沿著隊伍,他們一直來到最尾端,乖乖地排了幾十分鐘以後才又回到拜殿這裡,這次總算看清楚花羽究竟在做什麼。她坐在一座開口被封起來的方井上頭,井的前方是一個小小的功德箱,許多人排隊把錢丟進裡頭後就直接走到花羽面前──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