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3
  • 實習醫師鬥格

  • 系列名:寫文章
  • ISBN13:9789863583240
  • 出版社:白象文化
  • 作者:陳建仁
  • 裝訂/頁數:平裝/216頁
  • 規格:21cm*14.8cm*1.2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6/03/30
  • 中國圖書分類:醫學論文集
定  價:NT$265元
優惠價: 9239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從實習醫師的觀點,以故事方式敘述醫院點滴,是一本有趣、感動的醫院故事書。
◎行文風格生動活潑,並帶出淺顯易懂的醫療、醫學知識。
◎藉由實習醫師的實習生活,讓你更進一步瞭解醫師、醫院與醫療體制。

什麼是實習醫師?實習醫師做些什麼?

四大皆空的科別是:小兒科,和哪些科?
醫院的高階主管很多都是泌尿科醫師出身?因為「能屈能伸」者才能當官?
早期選進婦產科的醫師都是全期班第一名或第二名?難怪婦產部主任聽到一位部內醫師是第二十幾名時會嚇一跳:「我們十二位主治醫師總共加起來才十五名,你一個人就二十幾名?」
一般外科老總的名言:「不會吃飯就不會開刀!」想想,腦部動靜脈瘤手術一開就二十多個小時,神經外科醫師開刀時可以不睡覺,卻不能不吃飯和尿尿……醫師們為病患求生存之際已演化出特有的吃飯文化,沒說你不知道。

「實習醫師」英文叫做Intern doctor,有時候病房護士叫不出你的名字,乾脆就直接叫你「Intern」,如果你在一般外科(簡稱GS)實習,護士會呼叫你:「GS intern,我們第幾床要換藥,我們第幾床要打點滴、第幾床要換鼻胃管、要換尿管、要換氣切……」無所不做,無所不叫,這裡叫來,那裡喚去,毫不留情,好像在叫狗一樣?忙的時候沒有名字,只有代號,因此實習醫師自封為「實習醫師鬥格」,翻做英文叫做「Intern Dog」。

從醫學系學生改掛「醫師」的第一個頭銜叫「實習醫師」,這是孕育每位醫師的第一站。
本書藉由實習醫師的觀點來看醫學,以故事的方式深入淺出地敘述病症,文筆幽默風趣。作者以樂觀進取的態度體驗醫學生活,從外科、胃腸科、小兒科、婦產科……到開刀房,記錄所見所聞,更以淺顯、有趣的行文傳達醫學知識,順便帶到「吃飯文化」、交女朋友、醫病關係等,讓你邊讀邊笑,更進一步瞭解醫院與醫療。
陳建仁 醫師
骨科專科醫師
外科專科醫師
高壓氧專科醫師

專長
骨折手術、人工關節手術、關節鏡手術、退化性關節炎、五十肩、外傷處理、傷口照護

著作
高壓氧治療手冊
第一章 實習醫師初體驗
第二章 誰謀殺了豬 一般外科風雲
第三章 心臟外科風雲
第四章 胃腸科風雲
第五章 血液腫瘤科與十七病房
第六章 胸腔內科風雲
第七章 開刀房風雲
第八章 婦產科風雲
第九章 小兒科風雲
第十章 骨科風雲
第十一章 胸腔外科風雲
第十二章 泌尿科風雲
第十三章 換藥風雲
第十四章 吃飯文化
第十五章 交女朋友
第十六章 醫病關係新觀點
第十七章 醫療爭議
第十八章 附錄 成功的條件
第二章 誰謀殺了豬 一般外科風雲

一般外科英文簡稱GS(general surgery),主要包涵肝膽腸胃、脾、胰等腹腔內臟器的手術,加上甲狀腺、副甲狀腺手術、乳房外科,範圍非常廣泛,醫師人數在外科中最多,急診刀最多、換藥人數最多,需要實習醫師也最多。號稱天下第一科,建議先去其他科實習過再來,否則真的是震撼教育;想混的醫師會儘量閃避,沒到過一般外科實習,那就不算有過實習;這真是讓人大開眼界,刻骨銘心、永生難忘!
實習課程前三個月在內科,第四個月來到了一般外科實習,來之前早就傳聞一般外科實習的恐怖,甚至被告知整個月不用回寢室了,半信半疑?整個月下來果然只回過寢室一次,拿了東西偷閒半個小時就走了,還不敢睡覺。第一年實習醫師三位,第二年實習醫師三位,總共六位,住院醫師人數不定,總醫師有二位。實習醫師是一個團隊,互相支援、彼此照應;個別被自己的住院醫師責罵那是家常便飯,但不能撈過界罵別人的實習醫師,只有總醫師可以隨時罵人,甚至實習醫師、住院醫師整團被罵也可以。
一般外科風險高,事情多、總有開不完的刀、做不完的事,時間總是不夠用;壓力大,緊張匆忙,罵聲很多、笑聲很少。
總醫師一大早帶領所有住院醫師、實習醫師查房;陣仗很大,每次十多位醫師。到病床前,實習醫師要向老總報告病況,住院醫師有需要才會補充;一般外科病人很多,分佈很廣,各層樓、各病房都有,為了趕時間,上下樓梯都是狂奔,一大早如萬馬奔騰就知道一般外科來了。老總一年四季都穿短袖,冬天裡,台北的一般外科似乎感覺不到它的寒冷,經常跑得滿頭大汗;老總不用該科住院病人清單,他比我們都知道哪裡有病人,因為會診只有他知道,他要交代對病人的處置或檢查。
早上科內晨間會議後跟主治醫師查房,住院醫師跟隨,實習醫師已經進到開刀房準備了。老總只安排二位實習醫師留守病房,處理病人的問題及完成交辦的事情,其他的住院醫師和實習醫師全部進開刀房跟刀學習。留守病房事情一大堆幾乎做不完,一般外科手術換藥的病人非常多,全是實習醫師在換藥。有些病人開完刀、傷口經常滲液,傷口潮濕很容易感染,主治醫師交代「濕了就換」,幾乎兩個小時就要換藥,病房護士不知道實習醫師在哪裡忙,也不知道誰留守,於是大開嗓門呼叫:「GS intern 我們第幾床病人要換藥!」連姓都沒有!一般外科的病人經常插了一大堆引流管,都非常重要,換藥時要很小心,絕對不可將管子扯掉,因此換藥很費時;曾經有病人身上總共插了十根管子及管球,恰似藍波身上背了十幾顆手榴彈。換藥、消毒、蓋紗布,然後貼紙膠固定;紙膠黏貼的方向也非常講究,規定每一條都要互相平行,表示紀律及注重美觀。
老總查房時要有最新鮮即時的檢查結果及X光:天還未亮,實習醫師就將腸阻塞的病人推去照腹部X光,速度比班長還快,但很吵。多數病人還在睡夢中,就被戳了一下抽了血。要檢驗科馬上幫你驗結果,要套交情不然就委屈拜託;很多其他科的實習醫師在焦慮地等報告,一般外科實習醫師就是不一樣,甚麼都會,自己做!又快又好,試管倒來倒去還要加試劑,真不簡單;當然這不是正式檢驗科的報告,但差不多也有參考價值。在病床前跟老總報告剛出爐的數據,老總頻頻點頭說好;每天驗血結果都差不多,一大早抽血還要自己驗太辛苦了。有時候來不及驗,就向老總報告昨天的數據想矇混過關,但病人突然說我今天還沒抽血,當場被拆穿。第二年實習醫師I2比較聰明,乾脆數據自己編直接加減零點一,老總覺得很奇怪?怎麼會每次都剛好差零點一?詢問:「你到底抽血檢驗了沒有?」I2低著頭怕被罵又不敢說謊,於是點頭小聲說:「嗯嗯!」「嗯嗯是有還是沒有?」I2繼續答:「嗯嗯嗯!」老總氣急敗壞再問:「嗯嗯嗯表示沒有做,對不對?」I2繼續低著頭:「嗯嗯、嗯嗯!」當場所有醫師包括老總都笑出來了!
一般外科每天常規手術很多,急診刀也很多;很多外科都有急診刀,但急診刀又分特急和可稍緩的刀,一般外科的急診刀屬於特急,不馬上手術可能會致命的,三更半夜也要開,一台接一台,實習醫師半夜睡覺也要被叫起來上刀,其實只是拉鉤而已。
有一回病人自殺喝了硫酸,必須馬上手術,睡眼惺忪被叫進去拉鉤,半夢半醒,老總把病人肚子打開,眼睛一亮馬上驚醒;病人的胃不見了,一大段腸子變灰色的,原本赭紅色的肝臟,一整塊變成灰黑色,像似被汆燙過一樣,好不恐怖!老總嘆口氣,四處臟器翻一翻,順便做現場教學,交代住院醫師將傷口關好,結束手術送病人至加護病房,沒幾天病人也就結束了痛苦的人生。
在腹腔內視鏡尚未普及前,跟肝膽手術的刀最辛苦,傷口很大,一隻彎曲很深的巨鉤交給實習醫師,將肝臟翻上來,很深看不到,又不能太用力,雙手經常痠麻發抖,也常因為無聊打瞌睡被罵。醫務長陳教授學問豐富,刀法細膩,又喜歡教學,實習醫師喜歡搶跟他的刀;會開刀的主治醫師,層次分明、很少出血,慢中有快,從容不迫,跟一次刀就看懂書上所講的;然而不會開刀的醫師總是血肉模糊,慌張焦躁,想要加快反而愈開愈慢,到後來發脾氣亂罵,還怪罪實習醫師不會拉鉤!最常跟的急診刀是闌尾炎切除手術,經常是深夜時執行,大都由總醫師或資深的住院醫師主刀,實習醫師拉鉤;如果實習醫師表現很好,老總會在每個月的最後一星期放刀給實習醫師做,主刀是實習醫師,拉鉤是老總,這一個月的辛苦也就值得。
中午吃飯時間可能只有十分鐘,很多刀無法按時間結束,常餓肚子繼續開,老總這時會體恤實習醫師,因為不是很重要,所以叫你先下去吃飯,超過半小時他一定會叫你回來!在外科「吃飯皇帝大」,老總說:「不會找時間吃飯,刀就不會開得好。」
快接近中午的時候,病房的實習醫師就會打電話進開刀房找老總,詢問科裡有多少人要在開刀房內吃飯?幹甚麼?沒錯這也是實習醫師的工作:暫時放下手邊的工作、訂便當去!而且這是相當重要的工作,因為吃飯皇帝大,如果有人沒吃到飯,或者便當沒有按時送到,那實習醫師隔天一定被老總臭罵。
很多主治醫師都需要看門診收住病人準備隔日手術,留守病房的實習醫師要接新病人、做檢查、寫病歷。最重要的是要在三點半以前,將隔天要手術的病人輸入手術通知單,常規手術要通知開刀房及麻醉科,讓他們準備器械及安排麻醉,下午三點半以後常規刀變成了急診刀,鐵定會被各方罵翻。沒錯,這也是實習醫師的事!這也沒有辦法,刀太多了,老總太忙了,只有留守病房的實習醫師才知道今天收了多少病人,才有空檔輸入手術通知單,但有時實在不知道病人要開什麼刀?就要到處找主治醫師及老總問清楚。
下班前,主治醫師習慣再看一次病人,尤其是今天剛手術完的病人,病房只剩下實習醫師,又要跟著查房一次,交代事情後,明天所有病人要做的檢查及抽血單子要開好,又是一大串,放射科檢查單要放在正確的地方,抽血單要綁好試管放在架子上。
一般外科實習醫師並不知道下班的時間,因為事情總是做不完;就算事情做完了,還要趕寫病歷;白天根本沒有時間坐下來寫病歷,下班後正是加班的開始,打字機的聲音此起彼落,欠了一大堆的病歷尚未完成,必須要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根本寫不完,打字機的聲音到了深夜十一、二點還停不下來,病房還不得安寧。打完病歷要請住院醫師、總醫師、主治醫師、科主任蓋章才能交回病歷室,那麼多人要蓋章,就是沒有實習醫師的章,因此經常超過規定的時間,上面需要蓋章的醫師都要被罰錢,只有實習醫師不用罰錢!雖然不用被罰錢,但老總說了:「我被罰錢沒關係,如果害主治醫師被罰錢,就不讓你吃飯!」可是在外科吃飯是皇帝大的事情,罰錢罵一罵就算了,飯還是要吃的!
誰謀殺了豬。實習醫師從一大清早忙到深夜,大約到晚上十二點才能睡覺休息,清晨五點鐘就要起床開始瘋狂忙碌的一天,晚上值班深夜裡經常不得安寧,不是處理病人狀況,就是被叫去跟急診刀,每天睡眠不足,白天上刀打瞌睡補充睡眠理所當然。
壓力大又經常被罵,身心俱疲,非常人所能忍者;除了醫療工作外,還有很多非醫療外的工作,竟然還要去看守豬!甚麼?「看豬」也是實習醫師的工作?是的!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民國七十九年,當時的一般外科換肝技術剛起步,科內指定某位資深主治醫師開始研究換肝技術,老兄他在研究大樓有一個專屬研究室,專門以迷你豬做換肝手術的研究。裡面設備齊全,手術室、加護病房都有!完成換肝手術的豬隻要住加護病房,科內會輪派實習醫師去照顧豬,以確保豬隻成功存活。實習醫師每天身心俱疲,還要去照顧豬,這下誤解可大了,真是狗不如豬。於是仗義的第二年實習醫師告訴大夥:「我去幫大家處理、放心沒事!」隔天早上老總一樣集合大家查房,查完房特別召集六位實習醫師聽訓,老總說:「實驗室那隻豬昨天還活著好好的、看不出任何異狀,沒有理由今天早上就突然死了呀?」老總看著六位實習醫師:「你們昨天去看牠時有沒有發現什麼?」大夥說:「沒有!」老總低著頭沉思了一會,突然睜大狐疑的雙眼,瞪著實習醫師說:「我懷疑那隻豬是被人謀殺的!」當場所有實習醫師包括老總皆捧腹大笑!其實連豬都開不好了,怎麼可以責怪人呢?至今豬隻的死因仍然是個謎?而那位謀殺豬隻的兇手仍然在逃?比較明確的說法是:深夜裡有人潛入實驗室,在點滴中添加了一百毫升的氯化鉀,讓豬隻慢慢的安息!
一般外科住院醫師也很可憐,當醫師忙到沒辦法照顧自己的家人。有一位住院醫師平常對實習醫師很不好,喜歡碎碎唸,實習醫師不喜歡他。有一天,他把我叫到旁邊,叫我今天不用進開刀房幫忙,哪有這麼好康的事?原來他的母親生病要到本院來看診,他沒辦法去接應,要我帶她母親去看病,他會跟老總報告,天啊!連帶家屬看病也是實習醫師的事!反正到外面也比較輕鬆,助人為快樂之本,雖然老太太的兒子對我並不好,我也是很親切的招呼她,並向住院醫師及老總報告看診情況,第一次從他的口中聽到很感激的謝謝,平常真的不能對實習醫師太差,否則找不到人幫忙。
老總姓俞,因為是第一年主治醫師回兼,年紀稍長,因此號稱老俞。平常對實習醫師很嚴格、但不兇暴,賞罰分明。有一天下班後約下午七點,老總突然召集值班及留
在病房的三位實習醫師,今天刀比較少,大家也都跑了,請我們到他家吃飯,嚇一跳連值班都可以走?這是甚麼日子?原來是冬至!老總交代病房有事找他,開車載我們
到他家吃飯,真是受寵若驚!老總的家距離醫院很近,因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值班,經常會被叫到醫院。家裡簡潔素雅,大嫂出來招呼我們,一回到家的老總彷彿變成另外
一個人,語調變慢,溫和充滿了關愛,就是一個好先生、好兄長,這真是判若兩人,這才是老總的本性,職務和責任使得他不能不是那樣。當然要好好享受這片刻美好的快樂
時光,大大的盡力吃,不到一個小時,很快就會恢復原形,實習醫師還是要繼續戰鬥!
終於完成了天下第一科的實習訓練,體驗深刻的震撼教育,很辛苦卻也學很多,刻骨銘心,至今仍不斷的推敲到底誰謀殺了豬?可能是制度吧?原本以為過了這一關,
往後的訓練應該會好過一些,沒想到每科都有不同的特性和任務,這是進入另一個萬丈深淵的開始!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