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3
我在人間的靈界事件簿:最叛逆的靈界調查員,最生猛犀利的靈修祕辛【口碑紀念版】
  • 我在人間的靈界事件簿:最叛逆的靈界調查員,最生猛犀利的靈修祕辛【口碑紀念版】

  • 系列名:最猛職人
  • ISBN13:9789866191923
  • 出版社:柿子文化
  • 作者:宇色(李振瑋)
  • 裝訂/頁數:平裝/240頁
  • 規格:21cm*14.7cm*1.2cm (高/寬/厚)
  • 版次:2
  • 出版日:2016/04/18
  • 中國圖書分類:通靈;觀靈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79221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聽神問鬼的真實人生
內幕重重的靈修真相

  □他從小住鬼屋,練就超強感應力。
  □他曾想在空無一人的閻羅殿偷窺陰間審案,卻一直被抓包警告!?
  □他靈修時突然感應到地獄眾生苦,原來是仙佛要他透過感同身受學會慈悲……
  □九天母娘曾力保過去世犯下大錯的他:「饒你一回轉入人間,磨去傲慢自大之天性。」

  在《我在人間與靈界對話》裡,宇色揭露自己從無預警啟靈到踏進靈修世界的真實故事,讓沒有遇過鬼、通過靈的人們也能一窺精采刺激的超自然體驗。如今宇色要透過《我在人間的靈界事件簿》,進一步告訴你,靈修、靈界真的跟大部分人想的不一樣。

如果你是以下這些人……
有些祕密早點知道,有備無患!
□人生總有不順遂,所以你忍不住求助宗教、走靈修;
□你可能擁有敏感體質,或像宇色一樣突然啟靈,但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
□雖然不太可能走到這一步,但你對這神祕世界實在好奇到不得了;
□就算你鐵齒不相信來自靈界的訊息,但這個你看不見的世界卻一直在你身邊;
□甚至你覺得你命中注定就是要走上這條路……

  關於靈修與靈界,有時候真的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有些祕密早知道有備無患,哪天你真的遇上了,也不用再人云亦云,任人宰割。

「前人怎麼說,你就怎麼做」的危機!?
現場直擊,在人間靈修實習的日子……
【╳】靈修路上有個奇怪的現象──大家都很愛跟你講:你在做什麼?你是誰?
【╳】只要聽到何處有高人或哪個靈山廟宇對自己會靈有幫助,就不辭辛勞的前往?
【╳】靈格很高,路邊的土地公,還有媽祖、三太子、王爺就都不用拜?
【╳】改風水、換姓名、養小鬼、術法、擺設祈福之物,就能改變命運和命格?
【╳】親人往生後,大聲放唱佛機、念經,幫助它一路好走?

  人生有各種生命體驗,靈修是最龜毛、最犀利、最令人好奇,同時也最需要定力的一種,不要再「前人怎麼說,你就怎麼做」了!

最真誠的告白和反思,
透視另一個世界,安頓現世生活!
【○】家中安放神像有諸多規矩,倒不如初一十五去廟裡拜拜,反而隆重又簡單。
【○】正緣感情決定於累世的因緣,養小鬼、符咒、術法強求得來的感情只能維持一時。
【○】城隍爺其實不只管陰間事……
【○】親人往生後,大聲放唱佛機、念經,反而會讓往生者無法安寧。
【○】友人家至少有四個很差的風水格局,但家中小吃攤始終生意興隆──福地福人居!
【○】比起前世是誰,搞懂轉世的原因更重要。

  究竟靈界是什樣的存在?靈修的真正意義又在哪?那些鬼、神和靈體又在你身邊搞什麼東東?讓最叛逆的靈修人,帶你走一趟最精采的生命之旅。

11段與靈界對話的真實告白
14個關於人鬼神的「真是這樣嗎?」
7個走靈修前你一定要知道的Q&A
不一樣的靈修和靈界見聞,讓你不必再道聽塗說

本書特色
◎ 每個老師都搶著告訴你,你的主神是何尊仙佛、前世又是什麼。作者提醒大家,與其到處求名師、問問題,不如變成能思辨問題的靈修達人!
◎ 別再盲目的奉行以訛傳訛的作法,解答21個宗教、傳統上常見的迷思。
◎ 靈修遇到瓶頸、各派說法不一?作者傳授多年悟道的靈修心法,透過檢視己心,跨越障礙和迷惑。

宇色 Osel

南華大學生死教育與諮商研究所碩士。
秉信著「靈修」是要用心、用眼與腳走出生活舒適圈,從不同的宗教、文明、國家中重新定義靈修與認識自己。

*22歲無預警下自我啟靈,自此踏上了靈修之路。
*24歲差一點步入當擔彰化某慈惠堂神職人員。
*26歲之前,跑遍台灣數大靈修廟宇。
*28歲進入王品餐飲集團任職企劃主任,吃遍全台美食;同年,從事塔羅牌占卜師。
……

經歷
大陸高級心理諮商師、奧修新靈氣一級合格、中華民國瑜伽協會會員與合格教練、臺灣生死輔導學會會員、臺灣正念學學會正念師(CMP)、正念療育師(CMT)、國際NAUI Open Water 潛水執照。
現職身心靈作家、正念美學推廣者、塔羅牌占卜師、深層內觀瑜珈教練、演講、網路電臺主持人及專欄作家(現任中時電子報命理頻道、曾任Prestige雜誌塔羅專欄作家)。

著作
《我在人間與靈界對話》
《我在人間的靈界事件簿》
《靈驗!我在人間看見拜拜背後的祕密》
《靈驗2.我在人間發現拜拜真正的力量》

廣播節目
華人網路心靈電臺:宇色心養生、宇色看世界(http://ilikeradio.asia/member/yuse)
復興電台:生活e點靈.週三固定來賓

部落格
宇色靈性美學工坊:kinkiosel.pixnet.net/blog

臉書
宇色粉絲團:www.facebook.com/writeingosel

好評推薦:
坊間太多的靈學靈修書籍,充斥鬼神之說,但少有一本自身神秘經驗與智慧分享,告訴我們以思辨實證方式靈修的作品,更精彩深入的第二集終於在期待中問世,宇色感謝您! ──辛西亞

一眼看穿連你自己都不認識的自己;一語道盡怯於自我思辨的人云亦云,如實的宇色。 ──何明智

脫傳統世俗迷思,探索透徹心靈旅程的好書。 ──明

謝謝宇色費心地出了一本可以讓大家對於靈修的觀念已經不再於只是一些表面形式上的模式而已,加油! ──桂香

宇色老師是最有膽量的學生,在他的不停的驗證下……造就了他另類(人性化)靈修,突破舊有靈修的思考模式行為,讓靈修的路更為寬廣更為遼闊。 ──茱莉亞

宇色是一個充滿謎樣的男子,他不僅是個靈修者,也是塔羅占卜師,更是一個生活的實踐者。他將靈修帶入生活之中,變成生活的一部份,靈修到了他的身上,不再是個充滿宮廟色彩的行為模式。 ──紫

靈修非常人可為,因他須藉由自我覺醒以探求另一空間;卻又非常生活化,因就是以平常心看待一切,這二者不同點,宇色卻能以自身經驗來打開神秘的黑盒子,看完第一冊,當然期待第二冊,期望很多修靈的盲點能在宇色書中得到解答。 ──劉姥姥

幾十年前開始的靈動,一直不明所以亦無法突破,經宇色老師的指導,果真如醍醐灌頂,真是所云:「大道不過三兩句,說破那值幾文錢,萬兩黃金難買到,十字街頭渡有?」 ──慧日

雖是談靈修,但宇色是以「生活」為實修道場,以「心性」修正為主要方向,很期待在這本書,宇色繼續他獨特的引導方式。 ──盧奕

宇色的書,就像我的心靈導師:心迷惘時,閱讀書籍,讓我有了方向,不會徬徨無助。心迷惘時,閱讀書籍,讓我懂得思辨,不會盲從。心迷惘時,閱讀書籍,讓我建立正知、正念的觀念,以正面的態度看待人生。 ──Blossom

 

引言 

Part1未說完的故事
1 我的童年與鬼故事 
我住的地方是鬼屋│那些我們不知道的住戶│撞鬼事件簿│愛鬼不愛神!?│天生破格嘴
2 與靈界對話 
你到底在講什麼?│靈語劃開四度空間│出手靈療│一間宮壇兩種說法,該相信誰?│大家都愛說你帶天命
3 與仙佛會靈相應 
關聖帝君來降文│地獄錫杖出,菩薩現身來│昇龍觀音的心法│瞎子吃湯圓,心裡有數
4 如戲的跑靈山生活 
靈修處處是戲碼│修行人「這樣」當?│到底「接」到什麼寶?│拯救世人的天庭神獸園
5 無形的寶物 
受贈轉世披風│接到無形印章│地藏王菩薩贈無形物
6 靈界奧妙 
靈界真的存在嗎?│拜鬼不拜神│假仙佛之名辦事的千年樹精│靈降在凡間,元神在太虛│突見地獄眾生苦
7 轉世印記 
他們都說我身上跟著一位女鬼│宮壇神明竟認不出菩薩界高靈!?│與九龍太子的因緣│九天母娘有恩於我│元神習性造就我的天性│元神天性與轉世│轉世為何不重要,看清今世最為重
8 陰陽神祇,和你想的不一樣 
城隍爺不只管陰間事│每一個人都能去看元辰宮嗎?│陰間與人間,僅一線之隔
9 靈修術法 
無極殿門現,卻推也推不開│在陰陽八卦間轉靈練功│勿沈溺在表面的靈動│一枝文殊筆就能啟智慧?│乞食師兄&大白象師弟
10 走過半部人生 
在職場中找到另一種存在價值│真實與虛擬的成就感│盲目鬼神論下的人性│生死之間看見更廣寬的世界│連結鬼神和人性的眼鏡
11 獻給靈修人的真實告白 
你的中心思想是什麼?│走靈修前,先問自己「夠力」嗎?│靈修無捷徑,一步一腳印
12 後記 
靈修是一種自我挑戰│帶元神轉世也是麻煩事

Part2關乎人鬼神,真的是這樣嗎?
Q1 真的有狐仙存在嗎? 
Q2 給仙佛認契子,人生就會比較順利嗎? 
Q3 父子相欠債,真的嗎? 
Q4 真的有高山魔神嗎?又該怎麼避免?
Q5 真的有鬼月嗎?該如何看待這流傳已久的台灣習俗? 
Q6 為什麼有人在農曆七月會感覺身體與精神特別不適? 
Q7 點太歲燈真的有用嗎? 
Q8 改風水真的可以改運嗎? 
Q9 為什麼往生七天後魂魄會再回來?喪事時它們又在做什麼? 
Q10 能為往生的親人做些什麼? 
Q11 拜拜主要的意義是什麼? 
Q12 催眠中看到的前世都是真的嗎? 
Q13 真有所謂的下符嗎?被下了符該如何破解? 
Q14 對往生者不敬,真的容易招惹到它們嗎? 

Part3原來如此,靈修別再道聽塗說
Q1 領旨後一定要辦事嗎? 
Q2 走靈修、拜陰神,會比較容易卡陰嗎? 
Q3 真的有靈逼體嗎? 
Q4 走靈修後,生活愈來愈不如意!?
Q5 靈語怎麼翻白話?真的需要領翻譯旨嗎? 
Q6 講靈語到底是外靈附身還是元神甦醒? 
Q7 走靈修很容易走火入「心魔」,所以不要與元神對話? 

 

【摘文1】我的童年與鬼故事
與那兩位在睡夢中往生的男房客相比,多年來,那位看不見的鄰居從未真正傷害過我們一家人。後期走入靈修後才了解,原來十多年未受其害,並不是出於幸運……

這要從我小時候的舊家開始說起……
那是一棟分層租賃的四層透天厝,前身據說是日本時代遺留下來的一間老舊日式矮房,經規劃後全部打掉重蓋,我們家承租三樓,在那裡渡過十餘年寒暑。

我住的地方是鬼屋
透天厝的一樓原本是客廳,後來改成停放機車的地方。機車停放處後面還有一道門,通往廚房和一個小房間。比較特殊的是,通往地下室的樓梯扶手是鐵欄杆,隔著鐵欄杆就能看到一片黑鴉鴉的地下室。
從我有印象開始,每次經過地下室都會有一股莫名的不安與恐懼,彷彿有很多隻手從鐵欄杆伸出來要捉我的腳;而一樓後面那扇門,更令人避之惟恐不及,因為那道門所連接通往的廚房和小房間根本沒人在使用,但我總是感覺有人站在門後面。或許我會對鬼神之事有一股敏銳直覺力,就是從小這樣訓練出來的──因為不乾淨的房子住久了!
印象深刻的是,搬到新家後沒多久的一個晚上,老媽剛好在舊家附近和熟識的店家閒聊。她打了一通電話回來,口氣中透露出一絲絲詭譎的氣氛:「舊家一樓的小房間昨天剛死了一個年輕人。」
住在舊家四樓的是一對大我十餘歲、經年茹素的表姊妹,前一日晚上表姊剛從外地回家,經過一樓時突然感到身體不適,當時她沒有多想,沒想到半夜睡到一半,突然全身盜汗不止,還發出痛苦的呻吟聲,被睡在一旁的表妹搖醒後,便整夜翻來覆去無法入睡。
昏沉中天色漸亮,隱約聽見樓下傳來鼎沸人聲,下樓後才知道剛搬進一樓的男房客在昨天心臟病突發身亡,推算死亡時間,就是她昨晚回來前沒多久。男房客正值壯年,三十歲出頭,無不良嗜好亦無心臟病史,怎會莫名地突然死去?弔詭的是在同一年,承租二樓的男房客也死於心臟病突發。前者是女友打電話給他未接,來到承租處破門而入,才發現男友已死亡;後者則是死亡多日飄出屍臭味才被人發現。沒有人探究兩者之間是否有關連性,然而,這間透天厝的怪異之處不只這一樁……

▍那些我們不知道的住戶
其實從搬進舊家後,我們就知道這間房子非常「熱鬧」了……

到四樓就突然消失的「人」影
有一次老哥在打電動,看見一個「人」從樓下走上來,伸頭看了他一眼後,便轉身上了四樓。平時經常有人拜訪住在四樓的那對表姊妹,老哥剛開始也不以為意,直至警覺到四樓沒有傳來人聲,也沒看見人下來,才意會到:「那對表姊妹老早就趁休假回老家去了!」那個人上去找誰?我老哥衝上樓去看,四樓房門深鎖,根本沒有任何人在,它……跑到哪去了?我哥從小就有陰陽眼,但常常是人、是鬼傻傻分不清楚;當他還在讀小學時,有一次全班要去遠足,一出門便看見有個男生蹲坐在家門前的巷子口,他一往前走那男生就不見了,但後來對方竟然又現身在他們班遠足的地方,老哥才意會到──原來它不是人。
自從四樓表姊妹搬來後,樓上拉桌子、搬椅子、腳步聲出現的次數明顯減少,但只要她們一不在家,就又會開始發出聲響。一般來說,只要不打擾到我老媽睡覺,她都可以「息事寧鬼」當作沒發生,但只要吵到她無法入眠,就會衝上樓去拼個輸贏。奇怪的是,老媽一上樓聲音就停止,下樓後聲音又再度響了起來,好似真的有人躲在某處偷看老媽,和她玩捉迷藏。

差點被鬼偷抱走
某天晚上,老媽還開玩笑地跟我說,當天中午我差一點被偷抱走!
當時,老哥在另一間房間玩電動(如今他已經是兩個小孩的爸,還是很愛玩電動),瞥見一個男子鬼鬼祟祟地探頭進來看了他一眼(承租的透天厝一樓不會鎖,任何人都可以自由進出),又轉身過去看睡在對面房間的我。此人行蹤太過詭譎怪異,老哥立即操起傢伙衝了出去,沒想到,卻眼睜睜見到那男子一身輕盈,每一步就是一層樓一層樓地往樓下跳!更令人寒毛直豎的是,整個下樓的過程沒有發出一絲聲響。老哥追下樓去,遇到隔壁正在掃地的阿婆,她表示根本沒有見到任何人從屋內跑出來。它到哪裡去了?老哥前前後後把整個房子都找遍了,就是不見其蹤影。最有可能的是,它還躲在這棟透天厝的某個角落!老哥事後回想:「我根本沒有看清楚它長什麼樣子,它的臉是黑黑的一團。」

沒有人敲擊卻不停震動的鐵板
以上都只是小兒科!在透天庴尚未安裝加壓馬達前,常常無法送水到樓上來,老媽便會到一樓廚房洗衣服(我們的廚房在四樓)。有一次衣服洗到一半,一旁通往地下室的鐵板在無人碰觸的狀況下,突然「通……通……通……」地大聲響了起來,彷彿有人在地下室拿某種東西敲打那塊鐵板。老媽事後告訴我,她親眼看見那塊大約四十五平方公分大的鐵板,被敲到不斷地跳動,她很鎮定地拿起管從鐵板的縫隙沖水,一直到敲擊聲停止後,才扳起鐵板一探究竟。只見底下黑鴉鴉一片,沒有照明設備的地下室伸手不見五指;而鐵板和地下室中間隔著一層鐵網,就算下面真的有人,也根本不可能摸得到鐵板,敲擊聲究竟是如何傳出來的?至今仍舊是一個謎。

床邊的長舌鬼
真正被那位躲在某處的「鄰居」嚇到搬走的,這麼多年來也只有一位。
比那對表姊妹還要早三、四年左右吧?四樓曾經住了一位男裁縫師,在我們家搬進去後頭幾年──大概是我讀幼稚園或小一的時候──就搬走了,當時年紀還小,對他沒有太深的印象,後來才從大人口中得知他搬家的原由。
一般來說,透天厝頂樓的最後一個房間,大多是拿來當公媽廳或是佛堂,不太會有盥洗室,承租四樓的住戶如需使用廁所或洗澡,就必須下來三樓──後期那一對表姊妹,也都是下來三樓使用我們房間內的廁所。這位男裁縫師半夜上完廁所要回四樓睡覺時,總感覺背後有人尾隨著他,然而每次回頭察看,整座樓梯都只有他一人。起初他以為是自己多心,所以並未多加留意,然而隨著時間累積,被跟的感覺愈來愈明顯,甚至能感覺到那個人非常貼近他的背部!
某天夜裡,他從三樓上完廁所回到四樓,才剛躺平沒多久,便隱約從門縫看見一個人的身影。在昏黃樓梯燈的斜照下,那對人腳更明顯了!當他正感到疑惑之際,人影竟然從門縫溜了進來!
不知是太過驚恐還是嚇傻了,他完全愣住,動也不能動,只能眼睜睜看著它慢慢地「滑」到床邊。對方看起來是一個中年男子,來到床邊後就沒有進一步動作,只是靜靜地站著。裁縫師躺在床上,隔著一層白色蚊帳和它對望,觀察著彼此。
突然,那個人緩緩地揭開蚊帳,慢慢地靠近躺在床上的裁縫師。「我看見它的嘴巴在我面前張開,一條很長……很長、滿是鮮血的舌頭伸了出來,在我面前晃啊晃啊……」事後,聽說他母親四處求神問卜,求了一堆平安符、護身符、香火回來給他。他在屋裡屋外貼滿符咒,但還是三不五時看見那個人尾隨自己上樓,最後真的受不了了,才草草搬離這棟透天厝。

▍撞鬼事件簿
至於發生在我自己身上的鬼故事,印象最深刻的只有一、兩件。
在升國二那年暑假期間,我每天晚上十二點十分都有聽廣播《午夜奇譚》的習慣,節目主持人是談鬼專家司馬中原與另一位女主持人。那晚正好是農曆七月十五,天氣相當酷熱,但半夜聽到令人毛骨悚然的配樂,還是會忍不住拉起棉被矇住頭;大約聽到十二點半的時候,床突然晃了一下,我感覺到有人在雙人彈簧床邊輕輕地按壓著,一開始我以為是錯覺,因為全家人都入睡了,房門也已經上鎖,不可能有任何人會進來房間。
「那個人」用力地壓住床沿,我清楚的感覺到床角陷了下去,也很確定那絕不是錯覺:「不會真的讓我遇到那種事吧!」就在此時,那人輕輕地爬上床……看我始終沒有動靜,它竟然還站了起來!站了一會兒後,看我仍舊動也不動,就再往前踏了一步,剛好往我拉住棉被的小姆指踩了下去,我躲在棉被裡,輕輕地將小姆指抽了回來。它不動我也不敢亂動,心裡很想掀開棉被一角偷瞄,看看鬼是不是如傳言所說的那樣沒有腳,但又害怕要是掀開棉被偷看的同時,它剛好也彎下腰低下頭,在棉被旁邊看著我,那該怎麼辦?不過念頭一轉,我心想:「再這樣耗下去也不是辦法,乾脆把棉被掀開來算了。」
我用力地掀開棉被,床邊卻連個人影也沒有……
另一個晚上,我看到它出現在距離不到三公尺、斜對角鄰居屋頂的花園圍牆邊,那天,原本空盪盪的花園莫名出現了一位理著大光頭的男人。一開始我以為是屋主的大兒子,一直對它傻笑,但它只是站在那裡動也不動。因為對面是暗的,我家這邊是亮的,所以根本看不清它的臉,為了確認自己沒有看走眼,我趕緊叫一旁的老哥幫忙看,老哥瞧了一眼表示沒看到,我又轉頭再確認一次,它明明就站在斜對面的圍牆!等我又更仔細盯著看時,它就突然從我面前消失了。
事後將種種事件串連起來,那位阿飄應該是一位中午男鬼,而與那兩位在睡夢中往生的男房客相比,多年來它從未真正傷害過我們一家人,我原本以為一切都只是巧合,在我走靈修十多年後才掀開這個謎團,原來十多年它未曾傷害過我們其實並非出自幸運……
  (未完,完整故事請見本書)

【摘文二】如戲的跑靈山生活
曾有一位老師,號稱自己在尋找一百零八位天人所轉世的人,於是一堆玄天上帝腳邊的烏龜和蛇、南極仙翁的座騎鶴、天庭的仙鳥等飛禽走獸,通通跑到他那邊去,宛如一座「天庭神獸園」。

▍靈修處處是戲碼
以前跑靈山時,因為本身並不喜歡喧囂吵鬧的宗教儀軌,所以總是埋頭在自己的世界中,不太留意其他宮壇團體的會靈方式、乩身進駕及進香陣頭1。早期台灣農業社會,家家戶戶衣食缺乏,每天總是咬緊牙關在過活,唯有逢年過節、神明祝壽時,才能稍稍嚐到大魚大肉的美味。人民為表示對當地神祇守護鄉民平安的謝意,結合了民俗技藝、歌謠、舞蹈為神明祝壽,在在表現出人民對神明直率的景仰之心。現今,宗教儀式少了肅靜的信仰心,卻成了各家道場、宮壇競相爭鬥的表演舞台。
我已經不是第一次前往花蓮慈惠堂及勝安宮,猶記得初次與靈修友人前往花蓮慈惠堂,是先從北台灣繞至第一站──宜蘭三清道祖廟,接著便是花蓮慈惠堂、勝安宮,一行人再從南橫回到中部。
再次造訪慈惠堂和勝安宮已是多年之後,當天適逢瑤池金母聖誕,兩間廟宇湧進了從全國各地前來的進香團。我看著各家宮壇陣頭在廟門前三進三退,鑼鼓喧天,由乩童開路展五寶現神威、宮主穿著代表主神的服飾、手拿神尊信物進入廟裡,四周擠滿了虔誠的香客及信徒在一旁膜拜,進香陣頭則一團接著一團,沒有停歇過。較具規模的宮壇,其乩身入駕時會穿著降駕神尊的衣服,連一般人都能分辦一二:身繫紅肚兜、頭綁兩根沖天炮的是三太子;穿著補丁僧服,右手拿蒲扇左手拿葫蘆的就是濟公;梳著民初老太太髮包的,一般是瑤池金母的打扮。一時之間,各式各樣、不同朝代的神尊全部聚集在廟宇前,讓人有天庭下凡人間、時空交錯的幻覺。

叩頭叩到長出角
人們喜歡熱鬧的宗教場面,自然會衍生出各式各樣符合人心期盼的儀式,只是,行走在宗教裡,卻要常常捫心自問:「是否能在儀式中洗滌內心的陰影?」喧囂後終究要回歸平靜,到全省仙山廟宇會靈,不是盲目地活在自己的世界中,而是要看周圍的人以何種方式接觸宗教──是觀察、也是學習,藉他人來反省自己的言行舉止,才能在靈修道途中看見本性。
一大早,花蓮勝安宮已經擠滿了進香及返途的香客,在二樓閣樓處,我看見一群五至六人左右的靈修團體,這種靈修團體在台灣不算少數。帶領的是一位五十餘歲的中年男子,其職位有點像是宮壇進香隊伍的開路乩身。只見他不斷向堂上瑤池金母大力叩頭膜拜,虔誠心非一般人可及,仔細觀察,他額頭正中間竟長出一小顆直徑二到三公分左右的「角」,我猜想應該是經年累月之下,被他的虔誠心所磕出來的;另一旁的一位男子,頭上也長了一顆與他相似的角,只是尺寸不如他大顆。
暫且不論他們的修行方式為何,就以他們對瑤池金母膜拜的模樣和額頭上那顆角,便可看出他們對仙佛的恭敬與虔誠,已經超乎一般人所能及。是何種動機與信念,讓他們有如此的向心力?我們是旁觀者,無法單以「虔誠或是愚昧」、「迷信或是正念」來評斷任何人的宗教觀,但值得靈修人反思的是──你是否只是假藉修行二字來追求神通,或逃避不順遂的現實人生?

先丟鞋子,後採壽金蓮花!?
我曾到各處仙山廟宇會靈,看盡無數靈修的宮壇、道場,既不祭拜亦不上香,一股腦地在廣場前會靈,大聲地哭鬧與靈動。來到廟宇前必是希望與祂們在精神上能有相應,怎會不先上香稟告來此的想法,反倒拼命地做自己的功課?這似乎有違祭祀的基本道理,不是嗎?
某一年到屏東另一處會靈聖地──龍泉嚴朝聖,龍泉嚴主神供奉大行菩薩,兩旁是普賢菩薩與文殊菩薩,還有地藏王菩薩與十八羅漢。到了龍泉嚴,吸引我目光的不是人潮洶湧的香客與靈修團體,反而是一群往空中拋鞋子的人,當時我還以為是年輕人在玩鬧,細看之下又發覺不對,怎會有人在這種地方嬉戲?直到內殿拜完走到外頭,那群原先在大廳前拋鞋子的人,又換了另一種形式──踩壽金折成的蓮花,上頭還擺著長壽牌的黃色香煙盒,踩完後,主事者拿起地上幾乎已成爛泥的壽金蓮花和香煙盒,要眾信徒右手拿壽金蓮花,左手比蓮花指,從大廳的右邊走向左邊……
每個團體對於宗教儀軌都可以有自己的作法,我們無權干涉,但一群三十五到四十五歲的成年男女,難道不曾反問主事人為何要做這些動作?腳踏印著福祿壽三仙的壽金蓮花,不會覺得對神明不敬嗎?香煙盒放在壽金蓮花上,難道是要給神明抽的嗎?我從來不曾看過神明指示人們做哪些繁瑣的宗教儀軌,卻常看到一堆堂主教導信徒,做一些莫名奇妙的事情……

▍拯救世人的天庭神獸園
雖然我在走靈修之初,便從各種跡象中隱約猜出自己的主神是何尊仙佛,然而多年下來,我與祂就像陌生人一樣,並無深刻感應。也因為我的修行都以自己體悟為主,未能實證之前我只把祂當成一般的神祇膜拜,一直到後期的靈修路上,才逐漸顯露出我與祂的關係。

半路認老爹──誰規定要點靈認主?
一路走來,我從未萌生點靈認主的念頭,我總覺得這好像半路認老爸,別人說前面有一位陌生人是我老爹,就要我向前對他喊一聲「爹」,這一點實在不太符合我的個性。點靈認主只是求安心,就像平安符帶給人們生活上一絲絲的安全感,實際上對靈修的幫助並不大。我只將認主當成一種靈修的過程,而不是踏入靈修的入場券,亦不是最後的終點,只要記得保持正念思維與對靈修不偏頗、不怪力亂神的態度,有一日必能了悟自己轉世的原因,以及自己與主神之間的因緣。
至今,點靈認主已不是靈山派專屬的用詞,也逐漸蔓延至其他相關行業,不管有沒有能力,通靈人、老師只要與點靈認主扯上一點點關係,就會有一堆「有緣人」送上門來。
  反正這種東西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最終都是死無對證、無法確認的無頭公案,誰能先抓住有緣人的好奇心,就能先賺到有緣人的錢。會去點靈認主的人通常是未有能力知道自己主神、靈脈的人,這些人往往會輕易相信他人口中無法印證的說法,最終就像水面上的浮萍隨波逐流。
很幸運的是,我「出道」較早,在點靈認主這把戲流行之前,就已經認清自己該走的路,也能早一點認識其他宮壇、道場還有通靈人,了解到很多網路上的通靈名人其實也是一路摸索上來,邊經營道場邊修正自己拉攏信徒的方式。

我是「天庭神獸園」的管理員
我看過有一位老師,早期以尋找「一百零八位天人所轉世的人」來支撐起自己的教派,於是一堆玄天上帝腳邊的烏龜和蛇、南極仙翁的座騎仙鶴、天庭上的飛禽走獸,通通跑到他那邊去,宛如一座「天庭神獸園」;有動物也得有管理員吧?所以此教派也會告訴一些信徒,他們的元神是七仙女、仙童、玉女等天人轉世。
這些天人據說都是為了護持道場、維持台灣宗教正義而下凡,千篇一律的說法都是為了拯救世人,但我實在很想問一句話:「一堆天人通通跑來台灣,怎麼不投胎去衣索比亞、剛果、辛巴威、利比亞這些世上最窮的國家,去拯救那群人應該比較有成就感吧?」
  想當初我也被名列在其中,據那位主事者的說法,我的元神不是天庭神獸,而是管理員層級的天人!而且當時的主事者還語帶威脅的表示,如果我不跟他修行,便會家破人亡、慘遭厄運。還好我出道早,對這種老掉牙的「台灣宮壇瘋神榜」把戲早就免疫,絲毫不受影響,這麼多年過去了,至今我還是閤家平安。而天庭神獸園的招術後來也難以聚眾,最後仍舊是不了了之,於是天庭神獸和管理員各自鳥獸散,繼續尋找能賜給他們虛榮心與特殊身分的伯樂。
點靈認主在有心人的包裝及利用之下,儼然成為了商業模式下的另類生財產物,啊,sorry,應該說是新興的修行產物。一群人在人生不順遂的情況下,把點靈認主當作寄予厚望的心理投射,就好像年初一,每一間廟都在玩插頭香的遊戲,人生不如意時,也就把來年運途寄望在短短三十公分的香上。在修行上,人們似乎比較喜歡走簡單的路,只要花錢就能得到的東西,誰還願意多花幾年功夫去實修?就好像吸毒一樣會上癮。生活不如意、感情不順遂、工作不平順,每一分錢都是辛苦賺來的,但只要碰上點靈認主這玩意,就算負債,還是硬要擠出錢來!
  (未完,完整故事請見本書)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