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1
這一天…
定  價:NT$320元
優惠價: 79253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記憶,是惡魔的詭計,卻也是天使的禮物。
你曾經多麼痛苦,就有可能多麼幸福……

關於愛情的機會與命運、苦澀與甜蜜,只有紀優.穆索最懂!

法國首印量即高達40萬冊!全世界狂銷160萬冊!Amazon、Fnac讀者★★★★一致好評!


這一天以前,悲傷就要將我淹沒。
這一天以後,我能擁有幸福嗎?
如同往常的一天,命運交錯的我,和你……


這一天,清晨八點,紐約。
愛莉絲,一個來自法國的年輕女警,堅強的性格下,藏著一抹深沉的憂傷。嘉柏列,一個美國的爵士鋼琴家,看似不拘小節,卻擁有一顆比誰都溫柔的心。
兩個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兩段不可能會有交集的人生,卻在這一天,命運似地相遇。在中央公園,在陽光灑落的長椅上,愛莉絲和嘉柏列被緊緊銬在一起,動彈不得。
他們努力回想昨晚發生了什麼事,愛莉絲人在巴黎,和姊妹淘狂歡了一整夜。嘉柏列則是在都柏林的鋼琴俱樂部表演。一切是如此尋常,但是現在……
除了被銬在一起,嘉柏列的手臂受了傷,而愛莉絲的外套血跡斑斑,她的手心甚至被寫上一串神秘的數字「2125558900」。
是誰將他們帶到這裡?是誰讓他們糾纏難分?愛莉絲和嘉柏瑞再也難分彼此,他們決定一起查出事情的真相。然而,他們蒐集到的證據,點點滴滴卻指向那一段傷心欲絕的記憶。他們凝視彼此,驀然驚覺,這一切,也許不是巧合……
1974年生於南法的安堤布,10歲愛上閱讀,從此立志要成為小說家。19歲到美國生活了數個月,立刻愛上紐約。期間在冰淇淋店打工,認識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在回法國的路上,他的腦袋裡已經裝滿無數的寫作靈感。他在尼斯大學取得經濟學位後,繼續攻讀環保科學。他曾擔任高中老師,教授經濟學與社會科學,目前則專心從事寫作。
2004年,穆索出版第一本小說《然後呢…》,即以新人之姿在法國書市締造了150萬冊的驚人銷量!然而穆索的成功不僅於此,繼而推出的《救救我!》、《你會在嗎?》、《因為我愛你》、《我回來尋覓你》、《我怎能沒有你?》、《紙女孩》、《天使的呼喚》、《七年後…》、《明天,你依然愛我嗎?》、《這一天…》,本本都叫好叫座,屢屢空降暢銷排行榜冠軍寶座。2007年,穆索躋身法國十大暢銷作家之列,2008年晉升法國暢銷作家前五名,2011年起,他更連續五度蟬聯法國最暢銷作家第一名,受歡迎的程度,無人能出其右!
穆索的作品總是洋溢著一貫的療癒特質,故事背景則常設於他喜愛的紐約,創造了其融合懸疑與溫暖的獨特風格。作品至今已被翻譯成37種語言,累積銷量突破2500萬冊,除《然後呢…》已被改編拍成電影《今生,緣未了》外,《你會在嗎?》、《因為我愛你》亦受到電影公司的青睞,陸續躍上大銀幕。

譯者介紹
梁若瑜
東吳大學心理系畢業。以翻譯為職,以文字為樂。譯有《然後呢…》、《找死專賣店》、《艾可說故事》、《那隻見過上帝的狗》、《韃靼荒漠》、《綠色企業力》、《管他的,就去做吧!》、《做你自己》、《沙灘上的小腳印》、《他方之夢》、《耐心之石》、《機械心》等書。

國外好評
紀優‧穆索再次令人驚艷……《這一天…》會讓人一口氣讀到最後一頁。整本書的劇情發生在二十四小時之內,其中穿插幾段往事,結局既令人期待又出人意表!——France Info電台

令人拍案叫絕!這本描寫複雜人心的推理小說讓人屏氣凝神到最後一刻,結局峰迴路轉!——Métro網站

一部優秀的推理小說,讀起來愉快、緊湊,而且充滿懸疑感。一拿起書就放不下來,令人沉迷!——La griffe Noire網路書店

《這一天…》具備了成為暢銷書的所有元素……扣人心懸的……極品!——RTL電台

紀優‧穆索成功回歸懸疑推理路線!——Livres Hebdo雜誌

出人意料!——巴黎人報

很棒的懸疑推理作品!——TV5 Monde電視台

1 愛莉絲

我覺得人人的內心都有著另一個人,一個城府很深的陌生人。
——史蒂芬‧金

先是強勁的疾風,吹颳著臉頰。
樹葉輕輕的窸窣聲,遠方的潺潺溪流聲,隱約的鳥鳴吱喳聲。透過尚未睜開、如簾幕般的眼皮,所感受到的最初幾道陽光。
接著是樹枝斷裂的劈啪聲。濕泥土的氣味、腐朽樹葉的味道、灰色地衣濃郁的木頭味。
稍遠方,傳來一陣如夢境般不確定是什麼東西的混雜嗡嗡聲。

愛莉絲‧雪佛吃力地睜開眼睛。拂曉的陽光照得她什麼也看不見,她的衣服上沾著清晨的露珠。她渾身冒著冷汗,直打哆嗦,口乾舌燥,嘴裡有一股強烈的灰燼味。她腰痠背痛,四肢發麻,腦袋昏昏沉沉的。
她坐挺起來後,意識到自己剛躺在一張粗糙的實木長椅上。她錯愕地發現,有個高大健壯的男人身軀,蜷縮側躺著,且沉重地貼靠著她。
愛莉絲差點失聲尖叫,心跳速度瞬間狂飆。她意圖掙脫,摔跌在地上,立刻又站起來。她這才發現,自己的右手腕和這名陌生男子的左手銬在一起。她不禁後退了一步,但男子依然一動也不動。
糟糕!
她心臟在胸口裡簡直像要爆炸了。她瞥了手錶一眼:她的舊百達翡麗錶錶面玻璃有刮痕,但依然能正常運轉,錶上的日期顯示著:十月八日星期二,早上八點。
天呀!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她納悶自問,一面用袖口擦拭臉上的汗水。
她環顧四周,衡量自己的處境。她身處在一片被秋天染成金黃色的樹林裡,生機盎然又茂密的灌木叢,蘊含了各式各樣不同種類的植物。樹林中有一片原始又寂靜的空地,空地四周矗立著橡樹、濃密的矮樹叢,和一些突起的石塊。看起來似乎四下無人,以眼前的情況來說,或許這樣也好。
愛莉絲抬頭望。陽光美麗又溫和,簡直不真實。一片片的雪花,在一棵火紅色的巨大榆木樹梢間閃閃發光,榆木的根從地毯般的濕搭搭落葉間穿透出來。
洪布耶森林?楓丹白露森林?還是文森森林?她不禁猜測,心裡並浮現幾片巴黎郊區的森林。
眼前的祥和風景,儼然如明信片上的印象派畫作,醒來時卻大吃一驚,赫然發現身旁有個素不相識的陌生人,兩者形成強烈對比。
她小心翼翼稍微向前傾,想看清楚他的長相。這名男子年約三十五到四十歲,一頭棕色頭髮亂糟糟的,臉上開始長出鬍碴子。
是具死屍?
她蹲下來,用三根手指按住他的頸部,按住他喉結的右側。指尖所感受到的頸動脈脈搏,讓她鬆了一口氣。這傢伙不省人事,但起碼還活著。她停下來,打量了他一會兒。她認識這個人嗎?某個被她送進牢裡的流氓?某個她認不出來的兒時玩伴?都不是,這張臉孔,她一點印象也沒有。
愛莉絲把幾綹垂到眼前的金色髮絲撥開,接著打量著這副把她和這陌生男子銬在一起的金屬手銬。是一副具有雙重安全裝置的標準款手銬,全世界有很多國家的警察或保全公司都使用這一款。這甚至非常有可能是她自己的手銬。愛莉絲翻找自己的牛仔褲口袋,希望能摸到鑰匙。
但遍尋不著。不過,倒是在夾克外套的內側口袋裡,摸到一把手槍。她以為是她的警用配槍,如釋重負地握住槍柄。結果並不是刑警局警員所使用的Sig Sauer手槍,而是一把不知哪來的葛拉克二二塑膠槍。她想查看彈匣,但一手被銬住了,實在行動不便。她扭了幾下,終於看到了,同時留意著別把陌生男子吵醒。顯然,彈匣裡少了一發子彈。她查看手槍的同時,注意到槍柄上沾著乾掉的血跡。她把自己的襯衫扣子解開,發現襯衫的兩側衣襬,同樣也沾著幾道凝固的血跡。
天呀!我出了什麼事?
愛莉絲用沒被銬住的手,揉了揉眼皮。現在,一股揮之不去的頭痛,盤據著她的太陽穴,彷彿有個看不見的老虎鉗鉗住了她的頭。她深深吸了一口氣,想驅散心中的恐懼,並試著回想。
昨天晚上,她和三個姊妹淘一起去香榭麗舍大道上狂歡。她喝了很多酒,在酒吧裡,調酒一杯接一杯:月光、第十三樓、倫敦德里……四個好姊妹於午夜左右分手。她獨自回到自己車上,車子停在羅斯福大道的地下停車場,後來……
後來一片空白。記憶彷彿被一團白霧層層包住,她的腦袋只能空轉而已,她的記憶就這麼停在這最後的畫面,僵住了、凝結了。
喂,用力回想一下啦!後來發生了什麼事?
她清楚記得自己去自動繳費機繳停車費,接著走樓梯到地下三樓。她實在喝太多了,這一點是確定的。她搖搖晃晃回到自己的Audi小車前,打開了車門,坐上駕駛座,然後……
然後什麼也不記得了。
她拚命想集中注意力,一堵白色磚牆卻擋住了通往回憶的去路。思緒前面彷彿矗立了一座哈德良長城,彷彿有一整座萬里長城使她不論怎麼回想都徒勞無功。
她嚥了嚥口水。她的恐懼加深了一層。這片樹林、她襯衫上的血跡、那把非她所屬的手槍……這可不是狂歡隔天早上的普通宿醉而已。要是她想不起自己怎麼會淪落到這裡,想必有人對她下迷藥。搞不好有變態在她杯裡加了GHB迷姦藥!這是很有可能的,身為警察,她這幾年碰上好幾件牽涉到迷姦藥的案子。她把這個想法在腦袋裡先擱到一旁,然後開始檢查口袋裡的東西,她的皮夾和員警證不見了。她身上也沒有任何身分證件、錢或手機。
除了原先的恐懼,她現在更感到沮喪。
有根樹枝斷掉了,一群鶯鳥應聲飛起。幾片紅褐色樹葉在半空中飄旋,拂過艾莉絲的臉龐。她用下巴夾住衣領,用左手把夾克外套的拉鍊往上拉。她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心,用淡淡的原子筆墨寫著一行字;是一串匆忙抄下的數字,宛如隨時可能模糊不見的國中生小抄:
2125558900
這些數字代表著什麼?是她抄的嗎?有可能,但也不一定……她從字跡如此研判著。
她不知所措又驚恐,短暫閉上眼睛。
她不肯輕易投降。顯然,昨夜裡出了嚴重的大事。不過,儘管她絲毫不記得發生過什麼事,和她銬在一起的這名男子很快就能喚醒她的記憶。起碼,她希望如此。
他到底是敵是友?
由於情況尚不明朗,她把彈匣裝回葛拉克手槍,把槍上膛。她用沒被銬住的一手,將槍口對準陌生男子,隨即毫不客氣地叫醒他。
「喂!起來了!」
男子一時之間還醒不過來。
「喂,快起來!」她搖晃他的肩膀,繼續叫喚他。
他眨了眨眼睛,打了個大大的哈欠,才吃力地挺坐起來。他睜開雙眼時,嚇得慌亂揮動了一下,因為竟有個槍口離他太陽穴僅僅幾公分而已。
他瞪大眼睛盯著愛莉絲,然後四周張望,一臉錯愕地看著四周的原始景象。
慌張了幾秒鐘後,他吞了吞口水,開口用英文問:
「天呀,妳是什麼人?我們為什麼會在這裡?」

2 嘉柏列

我們每個人內心都有個令人不安的陌生人。
——格林兄弟

陌生男子說話帶有濃濃的美國腔,幾乎省略了所有的r音。
「這裡是什麼鬼地方?」他皺著眉頭又問了一次。
愛莉絲把槍柄握得更緊了。
「我還等著你告訴我呢!」她用英文回答他,並把葛拉克手槍的槍口更逼向他的太陽穴。
「別激動,好嗎?」他舉起雙手懇求。「請妳把槍放下,那玩意兒很危險的……」
他仍有些睡眼惺忪,用下巴指了指自己被銬住的那隻手。
「妳為什麼要銬住我?我這回又闖了什麼禍?打架?酒駕?」
「這手銬不是我上的。」她答說。
愛莉絲打量了他一番:他穿著一件深色牛仔褲、一雙Converse帆布鞋、一件皺巴巴的藍色襯衫,和一件合身的西裝外套。他有著深邃的淺色眼珠,雙眼因為疲憊而框著深深的黑眼圈。
「這天氣實在稱不上溫暖呀。」他縮起脖子抱怨說。
他低頭看手腕,想察看手錶,但錶不見了。
「可惡……現在幾點?」
「早上八點。」
他行動困難地翻找口袋,忍不住發牢騷:
「妳怎麼把我的東西都拿走了?我的錢、皮夾、電話……」
「我什麼都沒拿。」愛莉絲說。「我身上的東西也被扒光了。」
「而且我腫了好大一個包。」他用沒被銬住的一手,摸著自己的後腦勺說。「想必,這也不是妳害的?」他不是真的想問個答案,而是自顧自地碎碎唸。
他用眼角餘光打量她:愛莉絲穿著一件緊身牛仔褲,和一件真皮的夾克外套,夾克下襬露出沾著血跡的襯衫。她是個年約三十的纖瘦金髮女子,頭上的馬尾快要鬆掉了。她神情嚴肅,但五官和諧,顴骨高挺,鼻子細緻,肌膚白皙,雙眼帶有秋葉般的金黃晶瑩光澤,眼睛十分炯炯有神。
一股痛楚使他無法繼續打量,他的手臂內側忽然一陣灼熱劇痛。
「又怎麼了?」她無奈地問。
「好痛。」他表情痛苦地說。「好像受傷了……」
由於銬著手銬,嘉柏列無法脫掉外套或捲起襯衫袖子,但想盡辦法扭曲身體後,他終於發現手臂上裹著一個像是繃帶的東西。是個新敷上的包紮,有一絲血跡滲漏了出來,流到手腕處。
「好啦,別鬧了!」他不耐煩了。「這裡是哪裡?威克洛?」
愛莉絲搖搖頭。
「威克洛?那是什麼地方?」
「在南部的一片森林。」他嘆氣說。
「哪裡的南部?」她問。
「妳裝什麼傻?當然是都柏林的南部呀!」
她瞪大眼睛望著他。
「你真的以為這裡是愛爾蘭?」
他一臉無奈。
「不然是哪裡?」
「我覺得應該是法國吧。在巴黎附近。看起來很像洪布耶森林,或者是……」
「別胡說八道了!」他打斷她。「再說,妳又是什麼人?」
「是個拿著槍的女生,所以我問什麼,你就乖乖答什麼。」
他不服氣地瞪著她,但也了解到自己處於劣勢,於是不再吭聲。
「我叫愛莉絲‧雪佛,是巴黎刑警局小隊長。我昨晚和幾個姊妹淘在香榭麗舍大道上狂歡。我不知道這裡是哪裡,也不知道我們怎麼會來到這裡,還被銬在一起。我完全不知道你是什麼人。現在,換你說。」
猶豫了幾秒後,陌生男子終於決定吐露自己的身分。
「我是美國人,我叫嘉柏列‧齊恩,是個爵士鋼琴手。平常的時候,我住在洛杉磯,但我經常到處跑,到各地演出。」
「你最後記得的是什麼?」她逼問他。
嘉柏列皺起眉頭,閉上眼睛專注回想。
「嗯……昨天晚上,我和我的貝斯手和薩克斯風手在Brown Sugar演出,它是位在都柏林坦普爾酒吧區的一家爵士酒吧。」
都柏林……這傢伙真的是神經病!
「節目結束後,我去吧台喝了兩杯,八成是喝了太多自由古巴。」嘉柏列睜開眼睛繼續說。
「後來呢?」
「後來……」
他表情糾結,咬住自己的嘴唇。顯然,他和她一樣,想不起昨晚後來發生的事了。
「這個嘛,我記不得了。我好像和一個不喜歡我表演的傢伙大吵了一架,然後去泡了幾個美眉,但醉得太厲害,都沒得手。」
「帥喔,真有兩下子。」
面對挖苦,他僅大手一揮,隨即從長椅站起來,迫使愛莉絲只好也跟著站起來。然而她猛扯了一下手臂,逼得他只好又坐下。
「我大約半夜十二點離開酒吧。」他表示。「當時幾乎站都站不穩。我在亞斯頓堤道上攔計程車。過了幾分鐘,有車子停了下來……」
「然後呢?」
「我不記得了。」他坦言。「我想必報了我飯店的地址,接著就倒在後座不省人事。」
「之後呢?」
「我就說我不記得了嘛!」
愛莉絲把槍垂下,停頓了幾秒鐘,讓自己慢慢消化這些壞消息。顯然,這傢伙也沒辦法幫助她釐清眼前的情況,還把事情搞得更麻煩。
「你剛才說了這麼多,其實都是天大的玩笑,你明白吧?」她無奈地又說。
「為什麼呢?」
「那還用問,因為這裡是法國呀!」
嘉柏列環顧著四周一望無際的森林:原始的樹林、茂密的矮樹叢、爬滿藤蔓的石壁、頭上如拱頂般的金黃色秋葉。他的目光沿著一棵巨大榆木斑駁的樹幹往上移動,撞見兩隻在賽跑的松鼠,牠們敏捷迅速地從這個枝頭攀跳到那個枝頭,追逐一隻藍鴝鳥。
「我敢用我的襯衫跟妳打賭,這裡絕對不是法國。」他一面搔腦袋,一面說。
「反正,若想要知道,只有一個辦法。」愛莉絲把槍收好,並要他從長椅站起來。
他們離開原本所在的林中空地,踏入由茂密灌木和大樹所構成的樹林裡。他們手銬著手,一同穿越一段凹谷般的矮樹叢,接著是一條上坡小徑,然後又扶著地上突出的岩塊走了一段下坡路。他們跨越了好幾條小溪,又穿梭了好幾條蜿蜒的小徑,花了足足十分鐘才走出這片森林迷宮。終於,他們來到一條狹窄的柏油小路上,小路兩旁矗立著成排的大樹,在他們頭上形成一條綠色隧道。他們越順著柏油小路走,人煙的聲音就越來越明顯。
那是一種熟悉的嘈雜聲:是大都市的喧囂……
愛莉絲懷著一股奇妙的預感,拉著嘉柏列走向枝葉那頭的一個亮光洞口。他們被亮光所吸引,努力開出一條路,走向一片看起來像水畔草坪的地方。
他們這時才終於看到它。
那是一座坡度很和緩的鐵鑄橋,優雅地橫跨水塘上方。
奶油白色的長長橋身,有著圓形渦旋圖案,和低調的裝飾花盆。
這條讓人眼熟的通道,曾在上百部電影中出現過。
是弓橋(Bow Bridge)。
這裡既不是巴黎,也不是都柏林。
這裡是紐約。
中央公園……

素昧平生的愛莉絲和嘉柏列被銬在一起,但他們卻對前一晚的記憶全無印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這一天正要開始,在這一天結束之前,他們會發現彼此的命已經糾纏難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