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缺貨無法訂購
迷途妖精日誌01:不思議宿舍
  • 迷途妖精日誌01:不思議宿舍

  • 系列名:翼想本
  • ISBN13:9789571065878
  • 出版社:尖端出版
  • 作者:上絕-作;若風-繪
  • 裝訂/頁數:平裝/256頁
  • 規格:21cm*14.8cm*1.7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6/05/18
  • 中國圖書分類:小說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9198

缺貨無法訂購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繼《狩法者》、《窗影物語》後,
輕撫慰(腐味)幻想系作家 上絕 醉心代表作!

戒指和主人吵架離家出走!?
最Book思議的日誌狂想,喧鬧下筆──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 未上市先轟動!讀者敲碗期待,萌萌妖精快到我家!
★ 輕柔畫風勾勒出令人怦然心動的暖心畫面!
★ 屢次登上蘋果排行榜,連霸數週寶座!
★ 特別收錄:精美拉頁海報 + 超萌妖精逗趣小劇場!

裝無辜腹黑小鹿 翡翼X硬石頭高冷忠犬 東雲

踏足這間宿舍,
所有「不正常」才是「正常」……


沁涼深夜,遠蒼寮一○五室宿舍悄然蠢動。
窸窸窣窣、影影幢幢,直到一語問候劃破靜謐……
「您好,請問你們有看到我『離家出走』的戒指嗎?」

講話會噴雪、生氣會噴雪、難過也噴雪的兔子,
能夠實現願望的多肉植物,喜歡比腕力的蘋果樹,
還有超怕園丁阿伯特製除草劑的食人花,
及拿著槌子四處破壞、尋找鬧脾氣戒指的飛鼠──
位於魔法與現實的交界,一○五室迎來眾多迷途的奇特訪客。
過往各有缺憾的住宿生翡翼與東雲,面對怪奇事件叢生,頭痛不已,
然而,隨著一個個迷途妖精的造訪,兩人發現……

或許他們來到這間宿舍,有著不一般的意義。

上絕

無可救藥的貓癡。
希望能挑戰所有有趣的小說題材,以及寫作手法。
或許算是有上進心的作者?

繪者簡介
若風

日安,這裡是若風,最喜歡小鳥了!

《迷途妖精日誌01》
在翡翼還混在二年級地盤和老賴聯手大殺四方的時候,東雲在夜讀室的狀況就沒那麼歡樂了,一片安靜的讀書聲,只有筆尖摩擦紙頁、書頁翻動的聲音。
晚上九點,他們也該回宿舍了。東雲收拾好東西走出教室,聽見幾個人在他身後竊竊私語。
「第一名真乖啊,完全不偷懶。」
「拜託人家第一名欸。」
「第一名就該有第一名的自覺啊,是所有人的榜樣耶,怎麼可以跟那個娘娘腔混一起,第一名果然不是我們可以理解的啊!」
「哈哈,你能理解第一名就是你囉。」
東雲沉下臉,邁步下樓離開。
是否第一名他不在乎,他盡自己努力做到最好,只是湊巧能拿到第一,這些人憑什麼在後面拿他的認真說嘴。
而且他和誰交朋友、和誰要好,關他們屁事,這又和他的認真有什麼關係?
東雲覺得煩悶,這種閒言閒語他從小聽到大,一開始是對他失去父母的悲憐同情,再來是拿人補助的諷刺,現在則是拿他的優秀說嘴,這些人的嘴到底哪時候才能放人一馬?
踏著沉悶的腳步回宿舍,一打開房間,黑漆一片,翡翼不在。東雲打開燈走了進去,將書扔在書桌上,坐在書桌前,他有時候也會納悶,這樣認真念書為的是什麼。
真的是為了自己嗎?
他其實是很功利的,用功念書是為了獎學金,和蒼高中有一項福利,只要能考全年級第一,學雜費一律全免,連住宿費都不必付,這是他來和蒼的原因,說白了,他是來這裡賺錢的。
但久了他也是很悶,他知道自己應該要認命,他就是沒錢,想往上爬就是得這樣努力,可是偶爾看著其他嘻嘻哈哈的人,看翡翼那個沒心沒肺、每天小考都只簽大名繳白卷的豪邁樣子,實在有一點點羨慕。
哪時候才能這樣隨心所欲?
不同人不同命──他這樣告訴自己,將書桌上的課本收拾好放上立櫃,整理一下書包,拎著盥洗用品去洗澡。
翡翼從二年級那回來的時候,東雲已經回來了,正窩在床上聽英文對話。翡翼對他的認真感到不可思議,怎麼有人可以把所有時間都奉獻在學習上,不煩嗎?他都不會想偷懶或者想玩嗎?
「嗨,我回來了。」翡翼打了個招呼。
東雲掀掀眼皮看了他一眼,隨便抬抬手表示知道了。
翡翼拿了衣服去洗澡,回來已經快十點了。他看著準備熄燈睡覺的東雲,開口詢問:「這週末有要幹麼嗎?」
「幹什麼?」東雲反問。
「出去晃晃啊。」
「沒興趣。」
「你不會是要念書吧?總該休息一下吧!」
東雲聳了下肩膀沒說什麼。
「不管啦,我跟學長約好要一起打球,你要來。」
「……」這傢伙哪時候和學長這麼要好了?而且為什麼他也要去啊?「我沒答應吧?」
「你少孤僻了。」翡翼輕哼,「走啦,不去你也是窩房內長菇,學長說要帶我們去吃好吃的雞肉飯。」
東雲緊抿著嘴角有點不悅,可是約的對象是學長,不是什麼可以擺臉色的人,多年來的社會經驗,讓他知道最好不要拒絕,「以後少替我作主!」
翡翼歪頭打量了東雲一眼,笑了一下。他的目光深邃,臉上表情讓人看不出想法。
當晚,他們很快就入睡了,畢竟前晚的睡眠品質不太好。不過大概到了一兩點,翡翼被敲東西的聲音吵醒,像是有人拿鐵鎚輕敲著木頭桌面那樣,聲音很近,近得他懷疑那東西在敲他的床頭櫃。
掙扎著睜開眼,就著窗外透進來的路燈和月光,翡翼看見一雙圓滾滾的眼睛、毛茸茸的身軀,和一張無辜的飛鼠臉。
他猛然倒抽口氣,往床內彈了進去,心跳瞬間飆破一百三。
東雲顯然也被那規律、持續的噪音給吵醒,痛苦地爬起來,「你又有什麼花招,半夜不睡在幹麼!」他以為那聲音是翡翼鬧出來的,疲憊的臉龐滿是不爽。
然而一看見站在翡翼床頭的東西,他也往後縮了一下。
屋內忽然一片安靜。
翡翼一臉詭異地注視著眼前那個拿著小鐵鎚的生物,深怕下一秒對方就拿鐵鎚砸破他的腦袋。
「Hello.Do you speak Chinese?Anything may I help you?Are you looking for something?」脫口說出流利順暢的英文,翡翼讓自己顯得無害、親和,甚至還露出了笑容。
「講什麼英文,外星人聽不懂中文也不可能聽得懂英文好嗎!」東雲在另外一張床上吐槽。
「閉嘴,英文目前還是全球通用語言,總是比中文還能通吧!」翡翼對東雲齜牙。
互相吐槽完後,房間內又是一片安靜。他們不約而同地注視著那個詭異的生物,戒備地等著對方的下一步動作。
那奇怪生物忽然收起了鐵鎚,將鐵鎚放進肚子前的口袋,那瞬間翡翼都要懷疑這是個變異的哆啦A夢。
哆啦A夢什麼時候換老鼠來擔當了?
奇怪生物咳了幾聲,清清喉嚨,「你、你們好呀。」
哇靠,他會說中文耶!翡翼驚詫地瞪大眼,「哦,你好,有事嗎?」
「之前真的非常抱歉,我太焦慮了,做出了很多失禮的事!」那生物扭扭軟軟的身軀,像是很害羞一般,轉過頭看東雲,對他鞠躬。
「對不起,真是太對不起了。」因為太胖了,他一彎腰,讓東雲忍不住擔心一個不小心他就前滾翻了。
東雲嘴角抽了一下,覺得這個謙卑道歉的外星人,像極了虛假模式的某人,尤其外貌也很像……
「你到底要幹麼?你是什麼東西?外星生物嗎?」
「外星?」那生物歪頭,圓圓的耳朵因動作而晃動,一臉不解,「新物種嗎?噢,不是的,我是妖精,是生活在恩典大陸的生物。」
「……」奇怪,他講的是中文,怎麼我聽不懂?
翡翼和東雲的腦海中一致閃過這個疑惑。
看到兩個人類一臉不明白的蠢樣,妖精咚地坐下,很有要講古的架式,「那是另外一個世界,遠古遠古、很早很早以前,這個世界,我們稱之為簡單界;我們那邊是魔法界,我居住的陸地叫做恩典大陸,以前兩個世界透過魔法陣連接著。」
東雲愣愣地聽這自稱妖精的東西講著莫名其妙的話語,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如果對方是個人他還能報警處理,可是這東西明顯不是人。
翡翼倒是沒有東雲那麼無法接受,只是撐著臉頰聽妖精嘰哩咕嚕講個沒完。
「魔法陣的中心就是在這所學校,不過在遠古時候,魔法界那邊就已經單方面封閉通道,斷絕了兩界的來往。只是大概二十多年前,好像有人重新啟動了魔法陣,雖然被緊急關閉,卻還是有一些小縫隙。」妖精滔滔不絕地說著,「我們有不少居民不小心跑過來後就回不去了。」
「你是來找人的?」翡翼問。
「不不,我是來找我遺落的戒指,它好像不見了。」妖精露出擔憂的神色,身後蓬鬆的尾巴也垂在地上,「我好想它……」他搓揉著肚子蓬鬆的毛,將它們扭成一團麻花。
「你怎麼能確定戒指在我們房內?」東雲問。他總算回魂了,知道在這裡糾結空間、物理和生物是沒用的,事實擺在眼前,他只能接受。
翡翼聽妖精這麼說,忍不住探頭看看對方的手指,暗自撇嘴──老鼠的手怎麼可能戴戒指?
「這個房間是那個縫隙所在的位置,我想我是把它掉在這了……沒有的話,可能是被其他人帶走了。」
帶走?怎麼可能,誰會進他們房間?
東雲皺眉,一瞥翡翼,「你有看到什麼戒指嗎?」
翡翼搖頭。
「也有可能是它自己離開了。」妖精補充道。
什麼?
「你講的是戒指嗎?套在手上的東西?」東雲再次確認。
「是的,但魔法界的東西都不簡單,那是一只有靈的戒指,它有自主意識,所以它大概離開了。」妖精眨著眼睛,「所以我想請求你們,請幫我找到它,它對我來說真的非常非常重要!」
「你怎麼會把它掉在我們這邊?」翡翼問。
「噢,我們吵了點架。它堅持要來這裡看看,我認為不太妥當,所以……」
「……」東雲抹了把臉,覺得自己的世界觀被震碎了──戒指和主人吵架離家出走?「沒辦法,誰知道你的戒指能去哪。」
「不會太遠的!我能感覺到它就在這附近!拜託,它是個銀色的環,中間有藍綠色的碎石,拜託!我只能拜託你們了,魔法界法律規定我們不能隨意在簡單界活動,我到這裡來已經是非常冒險的事情了。」
「幫助你有什麼好處嗎?」翡翼問。他抱著棉被盤腿,一臉興致盎然。
「我可以達成你們一個願望!」
「什麼願望都行?」
「是!」妖精用力地點頭,彷彿這麼做可以增加他話語的可信度。
「那可以幫我偷期中考考卷嗎?」
東雲額上的青筋跳動,一把抄起枕頭砸了過去,「白痴,你這什麼爛願望!」
哎唷一聲,翡翼揉著被枕頭砸個正著的鼻梁,「你這正直鬼!」
「願望就不用了,找到戒指後不要再來!」東雲對妖精喊著。
「好的。」妖精眨眨眼,對東雲鞠了個躬。
「你幹麼剝奪我的權利啦!」翡翼還在揉鼻子,反手把枕頭扔了回去。
接過枕頭,東雲覺得身為每天認真讀書的好孩子,他真的不被放在眼裡。這傢伙好意思當他的面說要期中考考卷?垃圾王八蛋!
「你的權利嚴重影響了公平!你好歹也選個什麼治好你不能靠近人的病吧,要考卷?你就這點出息!」
被破口大罵,翡翼啊了聲,猛然擊掌,「對喔!我怎麼沒想到呢!」
這白痴!
「不過沒用啦,我知道我是沒藥醫了。」翡翼攤攤手。
東雲將枕頭歸位,決定不和笨蛋說話了。氣死他了!
翡翼將目光放到妖精身上,「我想發問,魔法界的居民常會過來嗎?」
妖精的大耳朵在臉龐輕輕晃動,「不,呃嗯……也很難說,畢竟魔法界是非常龐大的,在世界魔法解除,分隔兩個陸塊的種族重新接觸、血緣產生融合後,魔法界的種族變得更多,種族個性也變得更奇怪……他們可能會想過來簡單界看看吧。」
聽妖精那好像自言自語的話語,翡翼覺得自己的頭又暈了。什麼跟什麼東西?老大你要不要先給我一本導覽手冊啊?
捏著鼻梁,東雲沒好氣地開口。「你們過來時都會通過這個房間嗎?」
「是的,這裡是穿過魔法陣後會到達的地方。」妖精恭敬地回答。
換言之,在一○五室待過的人,都接待過異世界的訪客?東雲挑起眉頭。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