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5
桃花債(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6元
定  價:NT$216元
優惠價: 75162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庫存:5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誰是誰的劫,誰欠誰的債。千年前的局,不過一場相逢的等待。
    丞相公子宋珧迷戀花魁瑤湘,瑤湘卻與一個窮書生情投意合。失魂落魄的宋珧因緣際會誤食了仙丹,就此飛升成了神仙。
    天庭的天樞星君和南明帝君有私情,被玉帝貶下凡界,玉帝欽點宋珧下凡將他二人拆散。宋珧的知己好友衡文清君也隨其來到人間,卻遇上了命中註定的劫數。
    宋珧在下界做了一個藩王世子,把文弱的天樞星君強搶入府……前世糾葛,因果輪回,宋珧在別人的情戲裡扮演搭線的橋,自己確是個永世孤鸞的命。
大風刮過
    人氣作家。文筆出眾,文風別具一格。她寫的故事,總是越到結尾處,越見震撼與真實。她的文字,讀來隻覺口齒留香,意味深長。
    筆下創造出了宋珧、衡文、天樞等經典人物角色。
    已出版作品:《張公案》《皇家二掌櫃》《江山多少年》《皇叔》《如意蛋》《龍緣》《潘神的寶藏》等。
春風不散,桃花依舊
    網路文學超人氣大神
    純愛文學第一書
    文風詼諧幽默,自成一派,一直被模仿,從未被超越
    晉江、豆瓣無數粉絲熱捧
    晉江點擊量860萬,豆瓣7000熱評
    十年期盼,絢麗來襲
楔子
第壹章
第貳章
第三章
第肆章
第伍章
第陸章
第柒章
第捌章
第玖章
番外
活神仙
楔子
    “少爺。”王頭兒看著我,紅黑的面皮上有兩三個腫包,絡腮鬍子梢兒上汗珠搖搖欲墜。
    現在雖然立了秋,中午的日頭絲毫不比三伏天的弱。秋蟬扯著嗓子叫,地上的熱氣烘得腳酸。
    “少爺,小的們奉少爺令在這裡埋伏一上午,究竟有什麼任務可待,還望少爺明示。”
    我捏死一隻正在臉頰上喝血的蚊子,抹了一把汗,陰惻惻一笑。
    “少爺我今天要劫一個人,就從這條道上過。等車馬一出現,你們蒙了臉沖出去,務必活捉。”
    第一章
    我本是天庭的一個自在散仙,虛受封號廣虛元君。因為封號拗口,天庭上的仙都喊我宋珧元君。
    宋珧是我未成仙前的本名。
    我在凡間為人時,也是個閒散自在的人。那時候少年氣盛,招搖過市徒做風流,本來和“道”字八竿打不到一撇。某一日,太上老君開爐取丹時不甚手滑,落了一顆金丹下界。金丹正好落入集市某面攤的湯鍋,面攤老闆只當是塊天降的鳥屎,拿大勺子將湯鍋一攪,連面帶湯水盛了一碗。不幸吃面的那個客人,就是我。
    我現在都很欽佩自己當時熊熊“餓火”的濃烈,居然燒花了我的眼,老鼠屎大的金丹就那麼被我順著湯水咽了。
於是當天晚上,金烏西沉、廣寒初現時,我頂聚三花,足湧祥雲,飛升了。
    從此成了個仙。
    仙使引我去靈霄殿拜見玉帝時,玉帝道:“仙有仙根,一者是修來的,二者是生來的,還有一者是撿來的。”
    白撿來的神仙沒有號可封,天庭的諸公便就著名字喊我一聲宋珧仙。凡間極東的一塊地從田變海又從海變回田了好幾遍後,承蒙玉帝抬舉,賞了我一個封號廣虛元君。眾位仙僚們喊宋珧仙早喊熟了口,看見我這張臉怎麼也吐不出“廣虛”兩個字來,都稱我宋珧元君。一來二去,連本仙君自己都把那個封號忘了。某一日,東華帝君設茶宴,下了一張文縐縐的帖恭請廣虛元君仙趾,我拿著帖對送信的青鳥道:“廣虛元君是哪位,怎麼錯把帖發到我宋珧元君府了。”
    凡間有俗話說,逍遙自在好似神仙。天庭仙友眾眾,光陰只是浮雲。一日復一日,直到某天,太白星君到本仙君府上,說玉帝有密旨命他轉傳於我。玄率府的後花園,太白星君在雲靄浮動處向我道,天樞星君與南明帝君因某事獲罪,已被玉帝在誅仙台斬斷仙根,打下凡界了。
    聽聞稀罕事,我自然要先一怔,然後當然要問最要緊的一點:“敢問他二位犯了何罪,怎的會一同被打下凡界?”
    金星默不作聲。
    我便識趣地不再探問,只同情地一歎:“唉,真是想不到,那這二位來日還可回天庭嗎?”
    我這般感歎,並非虛情假意。當真是想不到天樞星君和南明帝君竟會被打下天庭。南明帝君平日一副莊嚴肅穆、高高在上的架勢,天樞星君一派清雅無塵的形容,這樣的二位怎會生出違逆天條的事來?
    金星道:“兩君之罪,尚不能如此了結,玉帝仁慈,給他們一個補過的機會。讓其落入凡塵一世歷盡劫數。倘若能看破心魔幡然悔悟,仍可再修仙道重入天庭。因此玉帝降旨,請廣虛元君也入凡塵走一趟。”
    我愕然:“為什麼?”
    金星捋須一笑:“玉帝思來想去,到凡間設劫懲戒,交於元君最妥當。”
    我明白了,本仙君與南明帝君和天樞星君都有些過節,玉帝一定是相中我這一點。
    我擰起眉頭,歎息道:“我與兩位上君相交千年,怎能忍心設劫為戒。”
    金星撚須一笑:“玉帝曾與本君道,元君下界自染凡塵點透仙友,待返天庭後,擬降旨褒獎,親封廣虛天君。天樞和南明回了天庭,初為散仙,還當由天君引遞開導。”
    玉帝的條件開得不錯,下界一趟,本仙君能撈到個上君的封銜做,都說做神仙清靜無為,偶將浮銜一升,不失為一件快事。我再歎息道:“也罷,雖受一世情苦,點出無上仙法,同為仙友,只得忍下心痛,勉強為之。”
    六七日後,玉帝又派命格星君教導我此番下界當做之事。
    玉帝在兩君貶落凡間時,就在凡間給我準備了一副軀體。我要唱的那個角兒,是南明和天樞面前的一座擋路山,頭頂的一根拆散棒。南明帝君此生是一介英武不凡的勇夫,天樞星君生做一位孱弱文秀的公子,兩人從少年時開始情義深重,不求同日生只願同日死。本仙君便負責在半路中插進一杠子,他二人合時我拆散,互傳音信我打斷。令其今生無成事,唯餘無盡痛與苦。
    我將這出爛戲在心中橫豎琢磨,怎麼琢磨都覺得我才是那個該上誅仙台的。
    又十幾日過後,下界的時辰已到,眾仙友送我到南天門。我在天門外攜起衡文清君的手:“這一趟去,數日便回,府裡的瓊露可給我留著些。”
    衡文清君眯起眼笑:“放心,定留著給你接風。”將手在我肩上一拍,湊近了些,“只是你這次下去,千萬要固本守元,穩住仙性,萬不可動搖仙根。”
    我怔道:“什麼?”
    衡文清君一副清雅嘴臉笑得敗絮盡現:“還裝,全天界哪個不知道,天樞星君這一世註定顛沛苦楚。你須日日夜夜伴他左右,使他不得片刻安寧。”
    日日夜夜?那豈不是我也同樣不能安生?做長工還得有個喘氣的時間。
    我直覺不對。
    衡文抬袖攔住我去路:“你做什麼?”
    我閃身避開他的阻擋:“去找玉帝,此事我不做了!”衡文道:“事到如今才說不做,早由不得你了。”他幸災樂禍一笑,勁風襲來,我一個立足不穩,倒紮跟頭翻下天門。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