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5
人民幣定價:59.8元
定  價:NT$359元
優惠價: 73262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5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媲美《琅琊榜》的巔峰之作,這裡的男子清華尊貴。這裡的女子風華絕代。這裡的謀與愛,情與義終將成為傳奇,留給後人說——
古言大家西子情繼《紈絝世子妃》《妾本驚華》後再續傳奇佳話。
風雲乍起,江山浮動,為求風花雪月,不惜碧落九泉!
玉人歸來,九州欽歎,但應紅絲錦繡,何須攪動乾坤?

帝京城暗起雲湧,皇權與謝氏拉鋸抗禮。
天河的絲網下,江山基業隱隱沉浮,榮華錦繡背後,暗藏傾覆危機。
法佛寺、碧天崖、平陽城、上元節,少年公子為情步步緊逼,癡纏籌謀。
他是秦錚。
浮沉一世,只求那一心人,等是他,謀亦是他。
花燈會、仙之首、同心咒、玉之容,四皇子披星戴月歸來,一見驚心。
他是秦鈺。
皇室新一代的繼承人,月老廟門前的姻緣樹上他為她系了一世情緣。
秦鈺奪了漠北三十萬兵權,秦錚要了雪城的十萬雄兵。
少年公子,韶華女子,箭羽盡燃皇都。

西子情,女,天津作協作家、瀟湘書院當紅大神級作者。“願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潔。”因對古文字的喜愛和少時的夢想,大學畢業後遂執筆文壇。在喧囂繁華的城市,速食生活的時代,用優美細膩的文字撰寫流暢在你我心尖上的愛情和感動。品文學汪洋之浩瀚廣博,讀文字意蘊之錦繡妙絕,思青春深處之情深不悔,感悟世間眾生百態之旖旎穠華。其代表作品《青春制暖》《京門風月》《紈絝世子妃》《妾本驚華》等。

守護忠勇侯府,守護謝氏,是她一直以來的執念。
他等了多年,不甘心,也想將他變成她的另外一個執念……
皇權如刀,朱門錦繡背後步步荊棘。
天網昭昭,江山在暗潮下風雨飄搖。
即便滿目荊棘,她亦要披荊斬棘,撐起一個朱門世家;即便前路茫茫,他亦要劈出一條路來,與她共賞風月。

第一章 動心
第二章 拿人
第三章 圍困
第四章 懷孕
第五章 身世
第六章 聖旨
第七章 狂熱
第八章 情深
第九章 吻痕
第十章 密網
第十一章 放任
第十二章 密旨
第十三章 上元
第十四章 歸還
第十五章 同心
第十六章 同眠
第十七章 救人
第十八章 兵謀
第十九章 問媒
第二十章 無情
第二十一章 發洩
第二十二章 祈情
第二十三章 真怒
第二十四章 雲瀾
第二十五章 周旋
第二十六章 真怒
第二十七章 擅闖
第二十八章 插足
第二十九章 接走
第三十章 迎接
第三十一章 焚心
第三十二章 國策
第三十三章 亂心
第三十四章 同行
第三十五章 夜談
第三十六章 血本
第三十七章 談判
第三十八章 保管
第三十九章 氣勢
第四十章 夜遇
第四十一章 悔婚
第一章  動心
屋中眾人的目光都向謝芳華肩膀的蒼鷹看來。
蒼鷹黑溜溜的眼珠在屋中幾人身上轉了一遭,然後,歪著頭看向謝芳華。
謝芳華對它笑了一下,伸出手,它便歡喜地跳到了她的手心。
謝芳華伸手解下它腿上綁著的信箋,它有些不舍地離開她的手心,又飛回了她的肩膀上。
秦錚忽然湊了過來,伸手去抓蒼鷹。
蒼鷹頓時敏銳地離開了謝芳華的左肩膀,落在了她的右肩膀上,發出警惕淩厲讓他勿近的聲音。
“你別嚇它!”謝芳華瞅了秦錚一眼,伸手攔住他要再抓的手。
“那你這封是哪裡來的信?給我看看,我就不嚇你的這個小東西。否則,爺如今正餓著呢,可以將它宰殺了燉肉吃,總夠一碟下酒菜了。”秦錚縮回手,瞅著她手裡的信。
謝芳華頓時板下臉,“秦錚,你別得寸進尺!”
“爺怎麼就得寸進尺了?你和別人互通書信,暗通款曲,還不能讓爺知道了?”秦錚不滿地看著她。
謝芳華眯起眼睛,“我不曾調查你的人,不曾打探你的書信,不曾攙和你背後的事情。你也不需要攙和我的事情。”
秦錚也眯起眼睛,“爺的事情可從來沒想過要背著你,是你自己不想知道。”
“的確,我是不想知道你的事情,也沒想你知道我的事情。”謝芳華扭回頭,站起身,有些冷情地道,“你我雖然如今是有了婚約,但未來三年還長。秦錚,你真能保證我們能無風無雨地走過這三年?這三年,中間波折還是未知數。我勸你,一日不大婚,我們還是各自行事為好。免得夫妻不成,最後反而成了仇人。”
“胡說!”秦錚惱怒地也跟著站了起來,秀眉豎立,“謝芳華,爺本來以為你的腦袋瓜子開竅了。如今看來還是一樣的榆木腦袋。你當婚約是小孩子過家家嗎?爺可不是跟你鬧著玩的。你當爺的真心就這麼不值錢,容得你踐踏?爺說三年後娶你,就是能娶了你。你給我收回那些顧慮和亂七八糟的想法。從今以後,我的事情是你的事情,你的事情也是我的事情。還分什麼彼此?”
謝芳華慢慢地轉過頭,冷靜地看著他,“秦錚,你理智一些,我現在不想和你爭論什麼。”
秦錚冷笑,“你不想和我爭論什麼?在你看來,如今爺是無理取鬧了?”
“你的心意我懂,想法我也明白,你不需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攤開真心,我不曾要求你如何,更不曾想要踐踏你的真心。”謝芳華眉目沉靜,聲音清淡卻清晰地道,“換句話說,我不是不明白你對我的心意,只是如今的你,還不能讓我安心。”
秦錚頓時向前走了一步,靠近她,盯住她的眉眼,“你說如今的我還是不能讓你安心?我做了這麼多,竟然還是不能讓你安心?那你說,我要如何做,才能讓你安心?”
謝芳華閉了閉眼睛,“不是你做得不夠多,不夠好,是我自己的問題。”
秦錚抿起唇角,“你將自己封困死在罎子裡,不出來,難道連別人想進入的機會都不給嗎?”
謝芳華偏開頭。
“你說話!”秦錚沉怒地看著她,“你讓我如何做,你才能敞開你的心?”
謝芳華見他已經到了盛怒的邊緣,蹙眉,揉揉額頭,“你得給我時間。”
“你要多少時間?”秦錚冷冽地道,“別告訴我你要三年。”
謝芳華後退了一步,見他咄咄相逼,也有些怒了,剛要發作。
英親王妃忽然站起來,走到二人面前,一把拉過謝芳華,將她擋在身後,對秦錚瞪眼,罵道,“混小子,你逼她做什麼?愛情是能逼來的嗎?你已經逼了婚約,讓她應承了你,就不懂得細水長流慢慢來?溫火慢燉懂不懂?非要惹她跟你怒,讓她更煩悶你才算?我看你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
秦錚板著臉看著英親王妃,不說話。
“依我看華丫頭說得明明就是對的,你們才相處了幾日?兩個人的脾性全然不一樣。你向來喜好張揚,而華丫頭卻不喜張揚。兩個人要慢慢接近,相處,磨合,融洽。哪有你這般咄咄相逼的?”英親王妃伸手狠狠地拍了秦錚腦袋一下,“英親王府是宗室,忠勇侯府是世家大族。皇室一直對謝氏敏感,你偏偏要娶華丫頭。如今兩府已經在風口浪尖上了。你若是不能在皇上那裡請得聖旨,排除萬難,讓她現在就嫁給你,那麼,你現在以未婚夫的身份的確沒資格要求她凡事都告訴你。畢竟你出身在英親王府,不是一般的家世地位。”
秦錚第一次被英親王妃如此狠狠地打了一巴掌,皺了皺眉,對她氣道,“到底誰是你親生的?是我還是她?你怎麼處處向著她?”
英親王妃被他氣笑了,“你個小混蛋,不向著她難道要向著你嗎?你也得有道理我才能向著你。日日混不吝的,我當初怎麼生的你?!若是能重新回爐重造的話,我早就想給你重造了。”
秦錚聞言也被氣樂了,伸手一把從英親王妃背後扯過謝芳華,沒好氣地對她道,“你的事情我不知道就不知道,你的信我不看就不看。但是你不准給我做紅杏出牆的事情。”
謝芳華依然有氣,板著臉不理他。
“你聽到了沒有?”秦錚霸道的問。
英親王妃看著秦錚囂張的樣子,恨不得再揮手給他一巴掌。
謝芳華餘光掃見崔荊、謝墨含、謝雲繼等人都看著,她頭疼地道,“秦錚,除了你這個眼瞎的,還有誰會看著我好?你放心,我不是什麼水性楊花的女子,一日未你解除婚約,我不會和別的男人如何。”
“你當真?”秦錚追問。
“自然是當真!你當忠勇侯府的女兒是什麼了?我懂得閨儀和規矩。”謝芳華憋著氣道。
“這還差不多!”秦錚算是找回了一半場子,嘴硬地道,“不過你休想解除婚約。”
謝芳華實在忍不住,抬腳狠狠地踩了他腳背一下,拿著信紙向外走去。
秦錚只不過皺了一下眉,伸手一把拉住她,“你要去哪裡?”
“做我的事情去!”謝芳華道。
秦錚看了一眼她手中的信紙,不太情願地放開了她的手。
謝芳華向外走去。蒼鷹在她肩膀上一直歪著頭瞅著秦錚,有些迷惑,又有些傲慢。
秦錚淩厲地瞅了蒼鷹一眼,微帶殺氣,那小東西立即縮回脖子,不再看他。
“連個畜生也懂得狗仗人勢!”秦錚不忿地跺了一下腳。
英親王妃忍不住又伸手敲了他腦門一下,又氣又笑,“多大的人了?這裡多少人?你也不怕被人笑話?你可真是我生的好兒子!”
“我不是您的好兒子誰是您的好兒子?難道您讓我學我爹?多少年不敢碰您?”秦錚哼了一聲,甩開臉,坐回了土炕上。
英親王妃一噎,笑駡道,“他是迂腐,腦子不開竅。但你與他是半斤八兩。”
秦錚撇撇嘴,身子向後一仰,躺在了炕上,閉上了眼睛,不再吭聲。顯然還是對於誰給謝芳華來的那封信心有鬱結。
“你們瞧瞧!他這個樣子,如此不討喜。愁死個人。”英親王妃回轉身,對幾人道。
崔荊捋著鬍鬚笑。
謝墨含歎了口氣,不知道能說什麼。他自小就認識秦錚,他一直以來就是這副脾性,而他的妹妹若是真正地養在忠勇侯府的深閨,也許會喜歡秦錚,但若是那樣,秦錚就未必看得上她了。如今妹妹在無名山待了多年,性情冷清,思維冷靜是自然,反而秦錚纏上她,她對他的感情卻不知如何對待。
謝雲繼挑了挑眉,看著秦錚躺在土炕上,悶聲不吭,心中頓時暢快了,早先被他弄的一肚子氣也煙消雲散。
謝芳華出了房間,來到房檐下。
外面依然下著雨,雖然不大,卻分外細密纏綿。
空氣中隱隱飄來雨中花香,山林內的院子裡靜謐宜人。
她看著外面,輕輕吐了一口濁氣,收回視線,低頭打開了手中的信箋。
信箋上寫著兩句話。
第一句是,“我和燕亭已經到漠北,即刻動身趕往北齊。”
第二句是,“秦鈺並不在漠北軍營,猜測應該是暗中回京了,七星被他帶走了。”
謝芳華眯起眼睛,盯住那“回京”兩個字。
如今距離除夕之夜還不足半個月,漠北戍邊軍中和北齊邊境守軍發生衝突之日正是除夕之夜,然後,秦鈺孤身一人前往了北齊軍營,經他徹查,死的那偷糧之人不是北齊國舅。兩方和解。按時間計算,他處理這樣的大事兒怎麼也要三五日。因四皇子的身份定然是不能造假的,這樣的事情必須他親自處理。也就是說,處理完事情之後,他就秘密離開漠北軍營了?
按時間計算,也就是離開最少七日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