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1
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04
定  價:NT$200元
優惠價: 9180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我的朋友很少》平坂讀老師Twitter專文稱讚「希望日文化」──

尖端原創&《鎖鏈戰記ChainChronicle》手遊合作企劃,
這個暑假~有病作家隨義勇軍出征!

病得再重,心中仍有塊淨土不得觸碰!

《拿出妹控氣概吧!》暢銷作家 甜咖啡 最新超展開力作──
書名太挑釁!尖端原創小說大賞禁止參賽作品(大誤)。

★東森新聞、批踢踢、巴哈版、FB熱搜討論!
★前作短短五集,連霸蘋果暢銷榜20次!
★超新星繪師手刀葉首度商業插畫作。

【內容簡介】
「那個……前輩。一下子就好,可以請您摸摸風鈴的頭嗎?」

小秀策戰勝之後,就要奪走可能是晨曦的風鈴?
假使怒火能夠發電,我猜臺灣已經眨眼變成非核家園。
尊爵的獨行俠不輕易動怒,但龍有逆鱗,觸之必怒──

我,柳天雲,接受你的挑戰!

……咳,才剛發下豪語就秒被打臉!
為求勝果,桓紫音老師執意派出校排第一的風鈴。
看著她怯怯地上前應戰、無助地慘遭擊潰,
我唯一能做的,似乎只剩下目送她離去……

第四彈,先聲奪人之戰,勝率0!
一切已無可挽回……?
甜咖啡
性別:我想咖啡只有分甜度吧?
興趣:埋梗吐嘈、寫小說、慢跑。

作者是個明明幾乎不喝咖啡,卻取筆名為甜咖啡的奇妙生物,一切都是心血來潮,設好的大綱幾乎無時無刻都隨著靈感在改變,寫出來的小說內容常常連昨天的自己都會感到驚訝,「啊啊,竟然是這樣展開啊。」

——努力寫出最有趣的內容,這是我寫小說的宗旨。

不會改變,也不想改變。

相關著作:《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03)》《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02)》《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01)》
繪者簡介 手刀葉
想被ふなっしー壁咚。
這次非常感激尖端給的機會,再接再厲。
頑張るピョン♪ヾ( ゜.ω゜) ง
「聽好了!為了報當年之仇,一旦你戰敗……鄙人,將會奪走你的戀人!」
態勢無比張狂的颱風仍未過境,於晶星人的飛船防護力場外,豆大的雨點覆蓋了天幕,誓要颳飛一切的颶風厲嘯不已。
在小秀策話聲落下的同時,閃電橫空,天邊連續劃過了幾道閃電。
在森白的雷電亮光中,眼神中帶著濃濃仇怨的小秀策表情無比猙獰。一道閃電轟隆隆地劈中廣場遠處的一棵大樹,炸起了震天暴響,火焰迅速點燃了整棵樹,濃厚的黑煙直衝雲霄,讓所有師生臉上變色。
「呵呵呵呵呵……」
小秀策再次張開了紙扇,故作風雅地替自己搧風。
「柳天雲,昔日你奪走了鄙人的榮耀……今日,鄙人就來奪走你的戀人,讓你嘗嘗相同的痛苦!」
「……」
風鈴……很有可能就是晨曦。
在之前,每當想及這種可能性,我就會感受到異樣的情緒湧上。
──那是足以滿覆心頭、讓人思緒紊亂的惶惑。
如果風鈴就是晨曦,我要向她說些什麼?
僅為本心而戰的晨曦,無比純潔與高貴,與當年汲汲於勝利的我形成強烈對比,在記憶中留下鮮明無比的身影。
曾經將勝利視為一切,不惜迎合評審也要得勝……讓晨曦如此失望的我,有資格去見她嗎?
於是,愧疚、徬徨、膽怯、不安形成了巨大的恐懼,一再削減我的信心,阻住我探明晨曦身分的步伐。
「……」
我感覺到風鈴小小的手掌貼在我的背上,像是在向我尋求庇護那樣──她緊張地捏住我的後背制服,身體有些發顫。
察覺後背來自風鈴的震顫,我的視線盯著地板,拳頭慢慢握緊。
「你是說……你戰勝了之後,就要奪走我身後的少女?」
「哼,還需要鄙人再重複一次嗎?你身後的女孩長得這麼可愛,當你女朋友其實也是浪費了。」
「你是說……你戰勝了之後,就要從我這裡奪走風鈴?」
面對我第二次的問話,小秀策冷哼一聲,並不回答。
然而,於我的心中,第三次問話轟轟而響……那聲勢,甚至蓋過了天邊不時劃過的驚雷!
──你是說……
──你是說……你戰勝了之後,就要奪走可能是晨曦的風鈴?
龍有逆鱗,觸之必怒。
我柳天雲很少動怒,但面對小秀策的要求,我感到如岩漿般的怒火,無法克制地充塞全身上下每一個角落。
一滴汗水自我鼻尖滑下。
我的全身血液翻滾沸騰,彷彿整個人都灼燒了起來。
咬緊牙關,我慢慢抬起視線,與小秀策四目相接。
以極為壓抑的憤怒語氣,我一字字慢慢開口。
「你真的認為……你能擊敗我柳天雲?」
「呵呵呵……鄙人比當年還要強很多,已經有戰勝你的把握。等著承受戰敗的痛苦吧,柳天雲。」
我望著小秀策,心中憤怒依舊,卻忍不住笑了。
那是被逼到了極處後,忍不住想要放聲大笑的衝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彷彿要將心中的怒火與怨氣全部笑出,我的笑聲越過呼嘯的狂風,遠遠傳了出去,彷彿能響徹天地,壓過那蹂躪眾生的猛烈颱風。
小秀策仰起開闊的鼻翼,在我的笑聲下,如毒蛇般的雙目慢慢瞇了起來。
而我大笑一陣之後,笑聲漸漸止歇,開口說話。
「你要戰,我便戰!我柳天雲就算實力不如當年,也不容看起來賊頭鼠腦的傢伙欺侮!」
小秀策聽了我的形容後,一怔。
「賊、賊頭鼠腦?你說如此高雅的鄙人,看起來賊頭鼠腦!?」
他比了比自己身上的白衣跟紙扇。
晶星人在這時咂了咂嘴,嘴巴一撇。
「我沒有心情聽你們閒話家常,C高中的人類,快點派出代表,與B高中的代表進行決戰!如果C高中戰敗的話,剛剛遭指定的學生就會被奪走,事情就這麼簡單!」
晶星人很不耐煩。
於是我往前邁步,走到晶星人的飛船前,與小秀策相對而立。
小秀策跟晶星人都望著我。
最後我慢慢回過頭,在呼嘯的風聲中,朝著C高中的眾人說話。
「桓紫音老師……請讓我出戰。」
我的話語……並非命令,而是誠摯的懇求。
我必須懇求。
因為此刻C高中校排行第一的是風鈴,也就是說……風鈴才是眾人心目中的「最強」。
而先聲奪人之戰的賭注,卻是風鈴本身……亦即,我們只能勝,不能敗,不然就會損失C高中排名第一的輕小說高手。
──這已經不是小打小鬧的博奕,而是生死繫於一線的兩校戰爭!
在必須拚個你死我活的戰爭中,勢必得派出最強的大將,一口氣將對方的將領斬於劍下,才能看見生機、殺出一條血路!
所以,校排名第二的我提起出戰的要求,還以風鈴作為賭注──這等於是將整個C高中的未來,都賭在「校排名第二」的我身上,而非「校排名第一」的風鈴身上!
一秒鐘過去。
兩秒鐘過去。
三秒鐘過去。
我的背後,沒有答覆傳來。
桓紫音老師,沉默了。
我整個身體都轉過去,看向桓紫音老師。
她的表情很猶豫,甚至比起怪物君來襲、C高中投降的那一次,還要更加猶豫。
「柳天雲……汝應該明白,吾的赤紅之瞳,能看見強者身上的光芒……」
桓紫音罕見地喊出我的本名,而不是用零點一這種奇怪的暱稱喚我。
她閉起一隻眼睛,以赤紅之瞳掃視我跟風鈴,而後繼續發話。
「以現在而言,風鈴身上的光芒,比汝還要耀眼。況且……風鈴平常在菁英班、社團活動的表現,都比汝更加優秀。」
「……」
「如果吾只是怪人社的指導老師,吾會希望汝出戰。但是……吾同時也是C高中的領導者,背負的東西,很沉重、很沉重……哪怕犧牲某些事物,也得拚命去提高勝算。
「這一戰,賭上的是整個C高中的未來,不容許意氣用事。」
像是不忍看見我的失望,桓紫音老師的赤紅之瞳也隨之閉上,雙眼一齊合攏。
「所以……回來吧,吾決定派風鈴出戰。」
看到桓紫音緊緊皺起的柳眉,我忽然理解了──平常看起來無憂無慮、中二病突破天際的她,背負的東西其實遠超我的想像。
她不止一肩扛起菁英班跟怪人社的輕小說授課,連整頓校務的重責大任也落在她的身上。身為領導者,一旦錯了一個選擇,或許C高中就會步上覆滅之路。
在看見E、D高中對抗怪物君的慘狀後,我、沁芷柔、風鈴才知道桓紫音究竟有多麼厲害。她洞燭機先地避開了一場可能的碾壓之戰,讓我們不致灰心喪志,保有繼續進步的空間。
※「以後汝的外號就是零點一!」
「這間社團的名字,叫做怪人社!」
「啊啊……果然汝身為超級怪人,天生就是當社長的料呢,零點一。」
「首席闇黑微生物,還不過來?」※
看見桓紫音老師的表情,憶起過去與桓紫音所相處的點點滴滴,我心中……因為晨曦可能被人奪走的出戰意志,產生了動搖。
……風鈴非常有可能就是晨曦,我想要守護她。
可是,我不能這麼自私。
我只是校排名第二,風鈴身為校排名第一,平常的表現在我之上。
如果只能讓一個人出場……風鈴才是最適合的出戰者。
瞭解桓紫音的難處,一股悶塞的情緒卡在胸口,我勉強壓抑複雜的想法,朝著C高中的陣營走了回去。
小秀策見我離開,錯愕地將紙扇收成棍狀,在手心不斷敲擊。
「喂喂……柳天雲,你竟然不是這所弱小學校的第一嗎?依你的實力,就算跟當年比起來沒有絲毫進步,也足夠在這種地方拿下第一吧?」
他的語氣無比懷疑。
「你放水了嗎?還是……真的退步了?」
我沒有回答小秀策的話,只是走回C高中的人群裡,站在桓紫音老師身旁。
就在這時,一陣好聞的香氣鑽入鼻端。
風鈴朝我靠近,露出帶著膽怯的微笑。
「那、那個……前輩!風鈴知道……前輩很厲害、很厲害的!只要認真起來,前輩不會輸給任何人!」
彷彿想以肢體語言形容我的厲害,風鈴的雙手朝空中劃出一個大大的圓。
在凝視我的臉龐後,像是想將笑容傳導給我那樣,風鈴笑得溫婉可人。
「所以說……請前輩不要露出這種表情。那些蝦兵蟹將,交給風鈴來處理就可以了,等到更大的場面,才是前輩展露風采的時機!」
「……」
我望著風鈴。
她迷你裙下的纖細雙腿,在微微發抖。
小秀策能從怪物君的威壓中挺過、殘存,絕不是什麼蝦兵蟹將──很有可能,小秀策會是我們除了怪物君之外,前所未見的輕小說高手。
──連曾登上「這篇小說真厲害」的飛將都被怪物君輕易摧毀,此刻小秀策還能平安無事,就已經從側面證明了他的強大。風鈴應該比誰都更加明白這一點。
但是這樣子的風鈴,明明在發抖的風鈴,卻在我面前笑了。
強顏歡笑。
她故作勇敢的笑顏,在這時候看起來顯得格外柔弱。
見我不說話,風鈴上前一步,站得更加靠近我,俏臉慢慢低了下去。
「那個……前輩。一下子就好,可以請您摸摸風鈴的頭嗎?」
我依言將手放在風鈴的頭上,輕輕地撫摸她漂亮的紫色頭髮。
隨著我撫摸的動作,風鈴俏臉微紅,「嘻嘻」地笑了一聲,並露出可愛的笑容。
片刻後。
「可以了,謝謝前輩。風鈴已經從前輩這裡……獲得足夠的勇氣了。」
我的手依舊放在風鈴的頭上。
風鈴將兩隻小小的拳頭握在胸前,雙目如星辰般閃耀,整張臉都亮了起來。
「前輩!帶著您授予的勇氣……風鈴會代表C高中,去參加先聲奪人之戰,然後將勝利拿回來,與前輩共享!」
聞言,我忍不住笑了,將手縮了回來。
同時,我朝風鈴讚許地點了點頭。
「好,我相信妳。」
風鈴也朝我點頭,朝氣十足地「嗯」了一聲。接著,風鈴轉身,開始朝晶星人與小秀策走去。
晶星人見狀,從懷裡掏出白色骰子在地上一撒,白色骰子迅速膨脹變大,變成了骰子房間。
「地球人,妳就是C高中的出戰代表嗎?」
「是的。」
「那個誰,B高中出戰代表,秀什麼的,快過來,要開始比賽了。」
「……鄙人叫小秀策,請記住。」
風鈴跟小秀策都站到晶星人面前。
「……竟然真的不派柳天雲出戰嗎?C高中到底在想什麼。」
小秀策斜眼看向風鈴,目光帶著審視,似乎對於新對手非常不滿。
風鈴身軀一顫,似乎相當害怕。
晶星人代表站在骰子房間的門口,他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朝著所有人朗聲宣布。

「我宣布,B高中與C高中──先聲奪人之戰,正式開始!」

接著……
風鈴與小秀策的身影,相繼消失在散發強烈光芒的房間入口。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