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缺貨無法訂購
五百夢書鄉01:牽縈思念的成績單
  • 五百夢書鄉01:牽縈思念的成績單

  • 系列名:翼想本
  • ISBN13:9789571068640
  • 出版社:尖端出版
  • 作者:穹魚-作;lyrince-繪
  • 裝訂/頁數:平裝/256頁
  • 規格:21cm*14.8cm*1.5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6/09/14
  • 中國圖書分類:小說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9198

缺貨無法訂購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每個人心中,都有塊無法割捨的地方。
這裡是五百夢,夢境與現實的邊境──
只有被選中的客人,才有交換故事的權利。

媲美《解憂雜貨店》的奇蹟感動,與《古書堂事件手帖》的沉醉書香,
怦然系作家穹魚、微醺系繪師lyrince攜手聯彈──


★一卡通最佳形象代言──魔法少女小帕小說化執筆!
★尖端力捧!超級新人作家 穹魚 暖心代表作!

雋永收錄:夢境的慵懶書鄉、青澀的回憶拼圖‧拉頁海報


靜謐的宜蘭一隅,有間奇特的書坊。不論是回憶還是物品,不論是過去還是夢境,只要來到此處,你的「故事」將獲得怦然的價值……
有人夢囈,有人吟唱;有人帶著初戀的情書,也有人印出外遇的對話紀錄,甚至有人交出染血的凶器;更有人開來一輛老舊的大卡車,不過被老闆禮貌地婉拒,只象徵性的收下車牌。
作為報償,訪客將獲得一本書。或許讀完會若有所思,更可能此刻還百思不解。但總有一天,它,將在生命中發光發熱。

今夜,傷痕累累的女子帶來一頁泛黃的成績單,換得一本「竹筍破土升空」的連環畫。
看似茫無頭緒,卻牽起十年前未完的青春……


夢境與現實的邊境‧五百夢交易須知:
1. 無論有形無形,都能成為交易品。
2. 交換到手中的書籍,所有權歸你。
3. 老闆不會向你解釋該書本的意義。
穹魚
我用魚鰭執筆,以海水為墨,
寫下大海與蒼穹的繾綣。
相關著作:《魔法少女iPASS 真幻》《魔法少女iPASS 初願》
繪者簡介 lyrince
喜愛咖啡、紅茶不加糖與兔子。
雙重否定的慣性使用者。
可以變成海葵嗎?可以嗎?
赭心瑩。
目前,我正利用閒暇時間,在一間很奇怪的店家打工。
為什麼說這裡怪呢?
這是一間書坊,雖然位於宜蘭市區,卻不容易被尋獲,往往只有需要的人才會來到這邊。
如何,光是這段介紹就夠奇怪了吧?更怪的還在後頭呢。
這間店客人不多,大部分時候都是老闆跟我,通常只會有兩個人。
老闆年紀不大,大概三十出頭,臉上沒有滄桑的痕跡,卻也沒有年輕人的稚氣。要我形容的話,他有種介於老氣與幼稚間的成熟,是恰到好處的男性魅力。
他總是梳著整齊的髮型,穿著像是調酒師的制服,戴著很有品味的手套,用慣常的優雅節奏做事;有時候光是佇立在書櫃前沉思的模樣,也是一幅令人賞心悅目的光景。不過我更喜歡他待在自己櫃檯前,凝視著客人帶來物品的專注神情──那時的他,眼神總是在發光。
大多數時候,老闆都是個有氣質的紳士,但偶爾也有童心未泯的一面;像是講一些冷笑話,或是做一些無傷大雅的惡作劇等。
至於我,最大的工作內容,就是負責整理店內,偶爾拖拖地,擦擦窗戶,清洗杯子、碗盤,把散亂的書籍放回原位。
當然了,嚴格說起來,在這家書坊中唯一會把東西用亂的也只有我了吧。
會來到這邊打工的前因後果,是一個有點漫長的故事,挺適合喝杯紅茶、配塊提拉米蘇慢慢品嘗。不過我並非這一次故事的主角,這部分先暫且擱置一旁。
這家店,叫做「五百夢」。
乍看之下,這是一間專收二手書的書店,店裡擺滿成堆的二手書,按照類別放在不同區域的不同書櫃;那些老舊的書皮、泛黃的紙頁,搭配店內木色系的裝潢,讓整間店瀰漫著時光沉澱的文藝氣味。
粗略估計,這裡至少有超過一萬本的藏書。
所以說乍看之下,這是一家二手書坊。
不過,既然我用了兩次「乍看之下」來告訴你這是一家二手書坊,也就代表這家書坊一定有「除此之外」的功能。
這功能,正是這家書店真正奇怪的地方。
除了舊書,這裡還收另外一種東西,那就是「故事」。
故事的形式、內容、長短、類別都不限定,我看過有人每週都準時光臨,並且帶來他的當週生活報告;也看過失戀的人來到這邊倒苦水,一開口就講四個小時,直到打烊都還不肯離開。
更多時候,帶著故事來這邊的客人,可能一輩子只會來這裡一次。
帶來的,也往往是他們一生中占有最重要位置的故事。
不過,也有一些客人(這部分也不在少數)來這裡並不是為了說故事,而是帶著某樣對他們別具意義的「物品」來訪。
在我打工期間,看過各式各樣的物品被帶來──染血的刀子、泛黃的照片、只剩一半的安全帽。
甚至有人開一輛小貨車來──不過老闆禮貌的婉拒了,只象徵性的收下車牌。
雖然物品五花八門,但它們都承載著客人的故事。
大部分客人說故事時不介意我待在旁邊,那我會替自己跟客人斟滿一杯紅茶,然後跟老闆一起聽故事。
如果客人介意,我也會一邊拖地,一邊豎起耳朵偷聽。
故事內容各異,卻有個共通點──故事說完時,客人的表情總讓我難忘。
有些人不捨,有些人遺憾,但更多人是鬆一口氣。
彷彿他交出去的不只有故事,還有人生中的某一部分。
而當故事說完時,整個交易僅僅完成一半,更重要的是後半段。
不論客人說的是怎樣的故事,不論客人帶來的是怎樣的物品,做為回報,老闆都會給他們一本書。
書的內容是什麼,老實說完全無跡可循,大概就跟我永遠猜不到會有怎樣的客人來到這邊一樣。客人收到書的表情,大多數時候都是迷惘,
一份交易,一個故事,沒有重複過。
因此,這家書店嚴格說起來,是一個交換故事的地方。
如何,真的很奇怪吧?不過再怎麼怪,我都喜歡這裡。
如果要我形容這家書店,我會說──

每一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塊柔軟的地方。
每一座城市中,一定也有同樣柔軟的地方。
這個地方,就叫做「五百夢」。
我們在這夢與現實的交界處,重新感受人生。

* * *

藍慕庭任職的公司,叫「旭笙廣告承包有限公司」。
據說,當初公司創始人創建這間公司時,本來想取名叫「旭昇」,引旭日東昇生機蓬勃之意,可惜這名字已經被別的公司註冊走,只好退而求其次的取了個不倫不類的旭笙。
至少聽起來挺詩情畫意的──辦公室內最單純的敏敏是這樣說的。
廣告承包──就字面上來看,就是幫忙拍廣告。
旭笙接單的範圍頗廣,從實體無機質的商品──如家具、車具、鍋碗瓢盆、防盜器、紗窗、人工造景、保險等等,到有實體有機質的商品──如保母、職業孝女等等,全包。
只要接了單,旭笙就會為你的商品量身打造一支廣告影片。為了因應網路化的世代,如果能拍出一支點閱率高的影片,在YouTube登上點閱率破五十萬的熱門,絕對能起到最大的廣告效果。
幾年下來,旭笙發展成有十多個小組、約七十多名職員的中小型公司,員工福利不錯,也網羅了不少人才,是一個人盡其才的良好工作場所。
藍慕庭進入這間公司五年了,成績一直都上佳,不但有跟上時代的進步,也能摸到年輕人喜歡的口味,締造出不錯的成績。
有了好的口碑,之後就會有更多廠商或企業,願意把產品的廣告、影片承包給他們。不久前藍慕庭也升了職,成為一個小組的組長,從「創意發想」的基層,提升到率領「創意發想」的領導位置。
小組在她的帶領下,成績名列全公司前三。
直到最近。

LINE的訊息在辦公室內四射,掀起一陣緊繃的波瀾。
「警告、警告,老總現在狀態,三支鉛筆。」
「不!已經提升到四支了!」
「糟糕,全員戒備!」
所有人假裝專心處理眼前的工作,但都分出一分心神,觀察剛剛走進辦公室的老總。
老總有一對很有名的眉毛,只要心情不好就會很有特色的皺起;心情越不好就皺得越緊,所以員工總會用能夾斷幾支鉛筆,來衡量老總心情不愉快的程度。
而今天,老總的眉毛竟然達到能夾斷四支鉛筆的程度,顯然他的心情真的很不好。
「慕庭、俊民、敏敏、小樂,你們三分鐘後進會議室一趟。」
老總揚聲說完,就走進會議室內。被叫到名字的人臉色慘白,沒被叫到名字的人鬆口氣,地獄與天堂在此刻是如此相近。
心情最複雜的自然非藍慕庭莫屬。
因為被叫到的人,全部都是她這個小組的成員,老總擺明要算帳。
所有人進了會議室,各自找位置坐好,惴惴不安的看向老總。
在旭笙,有句話是這樣說的──
老總平常不太罵人,但罵起來不像人。
老總去年剛過五十五歲生日,看起來依然硬朗,眼中的光芒銳利得像能射穿人;罵人時的力道,就算是成年男子也得瑟縮好幾下。
不過他給的意見,往往也非常有道理,能一針見血指出缺失。也因此,公司內的職員對他可以說又敬又畏。
老總面色陰沉的掃視會議室內一圈,臉色很難看的開口。
「有人可以解釋一下,這個影片是怎麼回事嗎?」
他在鍵盤上按了幾個鍵,投影機開始播放。
片中似乎是一個靈堂,看得見一群穿著黑衣的賓客,以及披麻帶孝的家屬。
一看到這影片,敏敏立刻啊了一聲。
「這是我們拍的廣告影片呀!」她不知死活的笑著。
「哪間公司的單?」老總面如冰霜的問。
「雷霆watch,他們除了攝影機外,也有閉路電視、機車汽車自行車的行車紀錄器。」俊民推推眼鏡,「我們上個星期剛把廣告拍好。」
「嗯,他們是訂在月底會驗收影片。嗯,還有二十多天,綽綽有餘啊。」老總點點頭。
「因為慕庭姊姊總是希望可以提早完成嘛,這樣才有修正的彈性時間。」敏敏呵呵說著,卻沒注意到旁邊臉色變得慘白的藍慕庭,以及一直向她打眼色的其他兩人。
「……」藍慕庭愕然的看著投影幕,老實說這是她第一次看見這支影片。
緊接著,老總沒有溫度的一句話,讓敏敏的笑聲噎回肚子裡。
「你們該慶幸自己還有二十多天……可以活。」
「咦?」敏敏呆了呆。
「可以解釋一下,為什麼會用喪禮來當主題?」老總像是憤怒的蝦子,整張臉都紅了起來。
影片繼續播放,主題果真圍繞著喪禮,一個哭得眼睛紅腫的女生拿著手提攝影機,抽抽噎噎中還不忘拍攝現場。
不時,影片還拉近到其他人的臉上,用慢鏡頭拍下滾滾而下的淚珠。
「報告老總,雷霆watch主打的,就是『防手震、高畫質、不掉禎數』。」俊民推推眼鏡,順便撥撥頭髮,認真解釋。一向愛美的他,上班總是頂著個帥氣的油頭,非常注重自己形象,隨時會注意髮型有沒有歪掉。
「所以?」
「讓哭得最慘的角色拿著攝影機,是想表達哭得再厲害,鏡頭也不會晃。」旁邊的小樂連忙幫腔,剛剛退伍的他,對這份工作抱著極大熱忱,滿肚鬼點子,只是不見得都能發揮在正確的方向。
「嗯──哼?」老總點點頭,用滑鼠游標拉動影片,按下暫停鈕,「那……這莫名其妙的拉近、定格是?」
畫面靜止在一名正在號啕大哭的中年婦女臉上,近到連毛細孔都看得見,鼻涕與眼淚都糾結在一起。
「高畫質。」
「嗯,對,就是高畫質。」
俊民與小樂異口同聲。
「好。」老總臉色一沉,重新按下滑鼠:「那最後的畫面又是怎麼回事?」
一支廣告影片的最後,通常是為商品或品牌做個結論,打上商標、畫龍點睛的收尾。
影片中,本來坐在棺木裡的往生者突然坐起,一臉燦笑的舉著一臺攝影機。
然後雷霆watch的商標穿過影片中央,震撼登場。
「……」俊民與小樂識趣的閉上眼睛,把求救的目光看向敏敏。
「嗯,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構想……大體來說啦,嗯。」敏敏接收到夥伴眼中的壓力,勉強開口。
「大體來說?」
「所以就讓『大體來說』了。」敏敏說完,還可愛的吐吐舌頭。
現場立刻一片靜默。
──很冷。
這絕對是個不合時宜的冷笑話。
「唉,其實那個坐起來的是靈魂喔!」
似乎終於發現氣氛不對,敏敏還想補救:「其實那是『靈』!我們想表達,這支攝影機厲害到連另一個世界的人都可以拍到!」
若真的有鉛筆在老總的眉間,現在他腳邊應該有數十塊鉛筆碎片。
他嘆口氣,把目光轉向從頭到尾眼神都充滿驚駭的女性。
「這支影片,妳沒看過?」老總問藍慕庭。
近年來伴隨旭笙的口碑越來越好,接單量也不斷上升,公司內部有好幾個小組在運作,小組間一個月大約要處理三組影片;藍慕庭除了自身的業務以外,拍攝廣告的部分,雖然不可能從頭到尾參與,但至少從劇本出來或最後的驗收,關鍵的幾個步驟她還是會把關。
但因為某個理由,這次的影片她沒有看到,就出了大問題。
「因為慕庭姊姊最近太忙,我們就直接把它往上報……」敏敏想要幫自己的組長講話。
「抱歉,沒有。」藍慕庭一臉頭痛,果斷的道歉:「會讓這支影片誕生,是我的疏失。」
「你們還有二十天,好好想個補救方法。」老總冷冷說著:「旭笙成立以來還沒有吹單過,這是很嚴重的事情。」
「……是。」眾人都感受到老總語氣中的殺氣,只能乖乖點頭。
幾個人無奈站起,灰溜溜的準備離開會議室。
老總頓了頓,開口喚道。
「慕庭,妳留下來。」
「……是。」
地獄似乎又來了。
藍慕庭乖乖坐在位置上,等候發落。
老總似乎在思考什麼,並沒有立刻罵人。
藍慕庭注意到,他這次沒有皺眉,也就是說……老總此刻並不準備罵人?
她繼續不安的等著。
良久,老總開口了。
「沒想到有妳在,還會出這種紕漏。」他嘆氣。
藍慕庭也沒有辯解,畢竟這次真的是他們出的問題。
「工作量太大了嗎?妳這幾天總是心不在焉的。」老總苦笑一聲。
藍慕庭的表現一直很優秀,做事有條有理,思想不會太僵化、懂得變通,也會任用適當的人才,一直是他最得力的助手。
然而,她這兩週的表現實在有點離譜──也許藍慕庭自己也沒發現吧,像是多次上下班忘記打卡、忘記交週報表,甚至連組員的影片也沒有事先審核。
他知道以藍慕庭的個性不可能會出這種紕漏,這太不尋常。
「我……」藍慕庭知道自己的失態被發現了,不禁有點尷尬,但是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老總看著眼前可說是公司內最得力的愛將,沉吟了一會。
「失戀了?」他突然問。
藍慕庭嚇了一跳,連忙說道。
「咦?呃,不算是。但……也……唉……」
老總看著藍慕庭慌亂的模樣,心裡也有數了。
「慕庭,如果妳桌上亂掉,妳會怎麼辦?」
「我會立刻整理好。」藍慕庭不假思索地回答。
「那為什麼心裡亂掉了,妳卻不肯去整理呢?」
老總的話,讓藍慕庭不禁陷入沉默。



藍慕庭走回位置後,一打開LINE,群組立刻被其他幾人的訊息淹沒。
「老總這次沒有發飆吧!」
「大姊頭,妳沒被李組長罵爆吧?」
「嗚嗚嗚姊姊我對不起妳!」
「怎麼辦?我們現在想新的企劃案和開始拍攝,來得及嗎?」
「不能爭取一下嗎?我覺得那個點子真的很棒耶!」
藍慕庭又好氣又好笑,簡單的回了四個字。
「回去工作。」
打完還順手把群組名稱改成「距離地獄,倒數二十天」。
群組內又是一片哀恆遍野。
見底下組員總算安靜,藍慕庭將手機放回桌上,看著正在螢幕保護程式待機的電腦螢幕。
她的桌子與座位,永遠是全公司最整齊之處。
書本一定按照高矮胖瘦排好,沒有一支筆會散落在桌上,全部乖乖放在筆筒;迴紋針、夾子等小器具也分門別類的放在不同小盒子。就算拉開抽屜,裡面也是排列整齊的擺設,簡直是強迫症患者夢想的天堂。
這是藍慕庭從小到大的習慣,正如同她井然有序的個性一樣。所以,她這陣子的失態才如此突兀,甚至讓老總不忍心太苛責她。
「不行,我要振作。」藍慕庭心想著,晃晃滑鼠,讓螢幕跳回桌面。
但是當她連續開了好幾個檔案,卻發現自己其實一個字都沒看進去時,才終於承認,自己短時間內無法把心思放回工作上,只好頹然坐回椅子上。
也許,就跟老總最後說的話一樣。
「感情的事情,誰都難以面對,調適好自己比較重要。」
老總八成認定藍慕庭是因為感情的事情,這兩週來才這麼渾渾噩噩吧。
這猜測正確,也不太正確。
「我跟他沒有在一起過,又怎麼算是失戀?」藍慕庭喃喃說著,看向窗外。
水珠打在辦公室的窗戶上。
滴滴答答,滴滴答答,下雨了。



當藍慕庭離開公司時,已經接近九點。
她把新的工作排程發給幾個組員,隨即來到停車場,穿上雨衣後發動機車。
宜蘭的最大特色,就是常常下雨。
不是一天兩天的下,而是一週兩週的下,帶來容易發霉的濃厚溼氣。
宜蘭一直是個很早就睡著的地方,尤其在下雨天,晚上九點多就陷入沉默。她的公司離家裡大約二十分鐘車程,一路上幾乎沒什麼人與車,車輪在地面上劃出一道水花。
雨水劈劈啪啪地打在安全帽的鏡片上,藍慕庭一邊騎車,腦中一邊想著要怎麼在這二十天內,完成這艱鉅的任務。
替攝影器材廠拍廣告──乍聽之下,似乎會有很多發揮的餘地,但如何拍出能達到良好行銷目的廣告,並在網路上掀起熱潮,這就是旭笙公司該發揮專業之處。
「如果時間多一點,這個任務就不會那麼難了。」
藍慕庭瞪著眼前似乎越來越大的雨勢,忍不住吶喊抱怨。反正路上也沒人,她盡情的嚷著,也不怕丟臉。
──不,不對,並不是時間的問題。
藍慕庭一邊喊著,其實心裡也明白,讓自己焦躁的不只是時限的問題。
「……為什麼,偏偏在這時候收到啊。」
正當她想到這邊時,前方一個被雨水填滿的坑洞,讓她一時間沒注意到深度,車輪直接輾了進去。
一個讓她無法握緊油門的震動傳來,機車歪歪斜斜地往旁邊衝出。
砰!機車倒在地上,藍慕庭摔落旁邊,一時間狼狽不已。
雨衣破了好幾個洞,雨水一下子就把她的衣服打溼,也不知道哪裡有刮傷或是挫傷,正隱隱作痛。
「……」藍慕庭嘆口氣,默默擦掉流進眼中的雨水,忍著痛重新站起。
把機車扶正、牽到路邊後,她試著重新發動引擎,但車體似乎有哪裡被撞壞,整臺車一片死寂。
更慘的是,手機似乎也摔壞了,根本沒辦法開機。
「真是糟糕,這個時間點機車店應該早就打烊了……」藍慕庭看看四周。
在這個時間點、這種天氣、四下無人的環境出這種事情,當真是衰運也無法形容的遭遇。
正當她猶豫要不要把機車慢慢牽回家時,她注意到在被雨幕籠罩的不遠處,有個地方仍發出溫和的光芒。
「有店家還沒關門嗎?」藍慕庭心裡一喜,像是溺水的人抓住浮木。
她決定先把機車靠在路邊,拎起溼透的包包,一拐一拐的往那邊前進。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