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迷途妖精日誌03:愛的狂想曲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85187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令人怦然的溫暖故事!

愛情不分性別、不分年齡,
也不分……你到底是不是人!?
最Book思議的日誌狂想,病戀下筆──

繼《狩法者》、《窗影物語》後,
輕撫慰(腐味)幻想系作家 上絕 醉心代表作!

華文原創新風貌!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 未上市先轟動!讀者敲碗期待,萌萌妖精快到我家!
★ 輕柔畫風勾勒出令人怦然心動的暖心畫面!
★ 屢次登上蘋果排行榜,連霸數週寶座!

特別收錄:愜意林蔭‧精美拉頁海報

【內容簡介】
這是一首離譜的小情歌~♫
唱著人們心腸快揪著!

燥熱盛夏,遠蒼寮一○五室宿舍悄然騷動。
新學期展開!成為學長禍害的翡翼,
蠢蠢欲動,決心帶壞傻白甜的一眾學弟,
卻先被混亂的宿舍搞得快發飆!

校舍化作霓虹鴿籠,充斥七彩亮粉和漫天鳥羽;
還有彷彿孝女白琴的情歌幽幽繚繞……
費洛蒙熱烈燃燒,男同學們感情觀大暴走!
同性相戀已不稀奇,這回竟和餐廳阿嬤告白,
甚至還和校‧狗告白──

「唉,這次的妖精是近視版本的愛神邱比特嗎!?」
上絕

無可救藥的貓癡。
希望能挑戰所有有趣的小說題材,以及寫作手法。
或許算是有上進心的作者?
FB粉絲頁:請上FB搜尋「上絕」,核定作者頭圖無誤後,按下讚與接收追蹤,上絕感謝關心並祝福您。

相關著作
《迷途妖精日誌(02)犬貓不同調》
《迷途妖精日誌(01)不思議宿舍》
繪者簡介 若風

日安,這裡是若風,最喜歡小鳥了!
新學期,九月的太陽一點也不饒人,每個地方都明亮得讓人睜不開眼,沒有一處是涼爽舒適的,熱汗不停從體內湧出,浸濕了制服襯衫。
翡翼靠在欄杆上看著下面忙進忙出的一年級新生。
現在他也是二年級的學長,不再是菜鳥了。
說起來老賴也升上三年級,明年的這時候他就不在學校了,想想還真有點寂寞,少了他肯定少了很多樂趣。
東雲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了過來。「你在那邊發什麼呆,還不快過來打掃房間,你不是要我一個人包吧?東雲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了別偷懶,過來把窗戶拆去洗,全都是灰塵。」
兩個月時間可不短,夠讓宿舍變得像廢墟。
翡翼不滿地皺皺鼻子,轉過頭看靠在門邊,一臉不爽的東雲,認份地跟他回房間去。
房內的地板已經掃過拖過,床上鋪上新的床罩,書桌面也擦乾淨了……嗯,這樣看起來是蠻有資格不高興啦,他幾乎把所有家務都包了。
不過,既然都做這麼多了,幹嘛不把窗戶也順便洗一洗?
上前拆下窗戶搬到廁所去沖洗,翡翼想到開學了很多事情也接連到了,學業的事情、二年級分班後要認識新同學、魔法陣的事情,還有那個知道幻想界事務,還和半精靈有聯繫的神秘人。
啊,這樣說起來得問老賴寫園遊會腳本的人是誰,那傢伙居然整整出國兩個月,連返校打掃都缺席,完全聯絡不到他人。
翡翼拿著菜瓜布將紗窗刷乾淨,看著變回潔白顏色的窗網,滿意地點點頭,他注意到不遠處垃圾桶內的垃圾,好大一坨鳥毛,他對外大喊。「哪來的毛?」
東雲回應,將抹布扔回水桶內,提著水桶回廁所。「不知道。東雲回應,將抹布扔回水桶內,提著水桶回廁所。宿舍內很多地方都有鳥毛,不知道哪裡來的。」
「好怪。」翡翼皺眉,他瞥了眼自己的左手無名指,石蓮安穩地在他指頭上。「會是那個嗎?」
他瞥了眼自己的左手無名指,石蓮安穩地在他指頭上。
「別胡思亂想,通風管被鳥跑進去築巢而已。東雲說。快點洗一洗裝回去,中午我們也要引導新生校園巡禮吧?」東雲說。
「不知道這次新生是什麼樣的,希望不要太古板,那好無聊。」將紗網放到一旁,他拿起抹布沾水擦拭玻璃窗。「希望不要太古板,那好無聊。」
「又不跟你同班上課,你管人家無不無聊。」
「太無聊的話就不想捉弄他們了。」抖落手上的水珠,翡翼站起身,搬起窗戶往外走,將窗戶裝回窗框上。
靠在窗邊看外面明媚的陽光,他滿足地喟嘆了聲。雖然夏天很煩躁,但總是比又冷又下雨好。
「東雲,我們中午吃外面嘛,你暑假打工有錢了對吧?偶爾享受一下?」
從廁所幫忙將其他窗戶搬出來的東雲白了他一眼。「我要吃學校餐廳,你去找你的浮誇夥伴吃外面。」
翡翼瞪了他一眼,悲傷發現他哪來的浮誇夥伴,老賴一定忙得不甩他,其他人、他才不想和其他人一起吃飯,又沒啥共同話題!
將窗戶裝好,收拾一下自己,他們聯袂離開房間到餐廳用餐,裡面已經很熱鬧了,有熟稔地互相招呼打來打去的二三年級生,也有安安靜靜很拘謹陌生的一年級。
看這景色,東雲覺得有點不可思議,一年前他也這樣一副無措的菜樣?
翡翼更是低低笑出聲。「每個看起來都好像小白兔。」他一抬頭就看到尉以箴。「嗨學長,老賴呢?」
「老賴?他還在國外,要明天才會回來。」
「也太久了吧!我有事想問他。」翡翼撇嘴,跟著隊伍等著點餐。「你真的沒概念是誰寫那個腳本的?」
尉以箴搖頭。「那老賴全權負責,我那時候在忙別的,怎?幹嘛這麼急著想知道。」
翡翼聳肩,假笑了一下。「覺得對方很有才華。」他假笑了一下。寫腳本的人一定對幻想界有一定了解,而這份了解絕對不是買買魔法物品這麼簡單,肯定是和幻想界的人有所來往。
那個幻想界的人是誰?他做了什麼?走私魔法物品?走私魔法生物?還是和簡單界的人有什麼交易?
那個半精靈呢?他和學校內那個人有關聯嗎?
這些他都想釐清。雖然這些他可以不要管,幻想界的執法者都沒管了,他看守者管什麼,更別說魔法生物魔法物品無法離開和蒼太遠,那就註定沒辦法做什麼大事,根本不需要太在意。
但他還是很想知道是誰這麼神通廣大能和幻想界搭上關係,執法者知道這些人的存在嗎?
可以的話真想請執法者吃個飯培養一下感情,這樣子什麼都不知道的狀況有點討厭。
該怎麼說呢,身為看守者,他覺得自己處在很微妙的位置,幻想界過來的生物第一個就找他們,他們也是簡單界接觸幻想界的最前線,這樣很容易成為被利用或被利誘的對象。
加上不知道那個和幻想界有關係的人想做什麼,他就特別神經緊繃。他不喜歡處於下風,也不喜歡無法掌控情況的感覺,那會讓他特別想把事情弄清楚,或者扳回劣勢。
所以他還是決定要插手這部份的事情,找出那個人,讓他把事情交待清楚,事情如果很單純,不會讓他感到威脅,那他自然不會再多管,但如果他覺得那個人意圖不善,那就別怪他出手干涉。
「輪你了,別發呆。」東雲的聲音在身後傳來,翡翼這才從思緒中回神,他看著就站在自己面前的服務生阿姨,眼珠一轉,露出可愛笑容,點了自己想要的餐點。大概他那笑容太可愛,阿姨還送他一杯布丁。
他們和尉以箴到偏僻角落用餐,整個餐廳鬧哄哄的,說話也得特別大聲。
他們聽到尉以箴不滿的抱怨。「這學期不知道哪來的鳥,宿舍一堆鳥毛,通風口也是,一打開抽風鳥毛全部從送風口噴進來,臭得要命,還有鳥屎!」
光聽就很壯烈。
翡翼和東雲露出驚恐的表情。「我們房間也有鳥毛,怎麼吹進去的?」
「誰知道,鳥毛很細,又有笨蛋開工業用電風扇和吊扇,鳥毛到處飛,你們沒看到那畫面,一樓餐廳這邊全部都是毛在飛,還飛到三樓去!」尉以箴氣憤地戳著自己的飯。「光掃那些鳥毛就累翻我們這些提早到的學生。」
「辛苦啦學長,給你安慰。」翡翼笑嘻嘻的,把自己的紅燒肉挪了塊給他。
尉以箴白了他一眼。「這不會是你不想吃吧?」他才剛問完就看到翡翼把另外一塊扔給了東雲,這確定了他的猜想。「爛人欸你!」
翡翼還從東雲盤裡乾坤大挪移了滷蛋回來。「我整盤菜啊,只想吃這個布丁而已。」
那你點這幹嘛?
「你們去校區了沒?」尉以箴又好氣又好笑「你們去校區了沒?」,看向任勞任怨連滷蛋被劫走也沒坑一聲的東雲。
「沒。某人完全不整理房間,我還沒空到新教室去看看,也還沒拿課表。」
他們二年級分班了,理所當然他選了理組,翡翼這文科比較好的不知道為啥也跟過來,以他的說法是:「我唸文組每科剛剛好及格,理科也是剛剛好及格,那還不如跟你唸同組,這樣還有機會同班」。
他實在被打敗了。
更讓人絕望的是,他還真的和翡翼同班,他懷疑翡翼不會又動用了什麼關係進行暗箱操作吧?不然理組有四班,哪那麼剛好又同班?
一想到晚上待一起,白天也被迫要綁在同個班,除了睡覺以外他都得對著翡翼的臉,他食慾全部消失了。
這傢伙真的很難纏,光想到他可能出的各種狀況,東雲不只沒食慾,胃都要痛了……
聽東雲的抱怨尉以箴笑了起來。「不打掃房間算什麼,起碼他不會弄亂房間吧?」
東雲這才想起來眼前是和大魔王老賴同房的苦主。「老賴學長很誇張嗎?」
「哈,豈只誇張。」尉以箴翻了個白眼,他擺擺手。「算了,不講他,傷身。我是要說學校不知道哪根神經不對,把學校內的路全部灑上亮粉,我記得我們學校不外借校區吧,那應該沒辦活動才對,不知道那些亮粉打哪來的。」
「亮粉?那會污染環境吧?」翡翼咀嚼著青菜。
「我們也這樣說,遍地都是,連樹上葉子上也都是,風一吹到處飛,很討厭,我們已經去和主任反應了,他說他也不知道,會去詢問狀況,讓我們先用水把亮粉沖進水溝裡。」
「好倒楣喔這學期,一下鳥毛一下亮粉,亮粉不會是有人跑進來玩鬧吧?這也有可能。」翡翼撇嘴。
「我們學校有監視器,也有警衛巡邏,機率應該不大,那亮粉範圍很廣,幾乎整個學校都有,哪來的神經病這樣搞,你們下午帶新生就知道,你們新教室前的走廊應該也有,看到就讓人生氣!」
見尉以箴這麼氣憤,翡翼和東雲交換了個神色,看見彼此眼中的困惑。
有那麼嚴重嗎?

午後。
懶洋洋的氛圍瀰漫在校園各處,天氣熱得要命又剛吃飽,大家只想躲在房間吹冷氣睡覺,無奈還身負領導一年級認識校園的責任,二年級的只好換上制服到宿舍前廣場集合,拿著名單認領學弟。
翡翼和東雲命不好,赫然也在帶領者之列。一年級學生看起來都很嚴肅,翡翼覺得會進來和蒼的人好像都差不多,腦袋好,還有因為身家不錯所帶來的自信,每個人看起來都有點驕傲。
好像不太看得起人的樣子。
不過還是有些一眼看起來就很和善老實的,大概是第一次離開家,他們臉上流露出對新環境的不安。
東雲已經整合了他名單上的所有新生,領著他們往教室位置走去。「好了走吧,先帶你們去教室,你們都是三班的。你們教室就是我們之前的教室,我會盡量把我們剛入學時發生的困難和你們分享,你們有問題就問。」
「學長!」一個留著時下流行髮型的男生爽朗地開口。「之前舉辦園遊會很熱鬧,下次還會有那種規模的嗎?」
東雲瞥了他一眼,同隊伍的二年級輕聲笑著。「那就要看你們有沒有本事辦出這樣一場活動了。」
一年級的則困惑地面面相覷。「只要我們可以,學校會讓我們辦嗎?」
在同一隊伍的李子英有點嘲諷地開口,他也和東雲翡翼同班,在園遊會時算是化消了齬齟,上學期末時已經能和翡翼說笑了,這次他會在隊伍中也不奇怪,畢竟和翡翼不一樣,他在一年級時也是前五名的高材生。「基本上,今年不是學校整壽,想要有那種規模已經不可能了,二來原本的學生會長升上三年級,明年他要備考不太可能管這些了。」
「是喔,那新的會長是從學長你們之中挑吧?你們辦不起來嗎?沒有有能力的嗎?」
這話根本就挑釁了,如果對方不是直腦筋的笨蛋,那就是目中無人的笨蛋。
李子英淡淡看了他一眼,又不著痕跡看向完全沒講話的翡翼。
如果是這傢伙接會長,那還有一點可能性,但就老賴學長暗中透出來的意思,翡翼對這個活動沒興趣了,他應該會婉拒這份工作。
那新生看學長們沒講話,笑了起來。「學長,我可是為了那個好玩的園遊會才來的耶。」
一直安靜的翡翼回頭。「嗯,我欣賞你。」他露出可愛的笑容,讓那學弟有些驚訝,似是沒想過男生也可以長得那麼漂亮。「你對自己很有自信?不然我代表二年級和老師談談,破格讓你當學生會長,你覺得好不好?」
那學弟愣了一下,像被嚇到一樣僵住肩膀。「沒、沒有啦……」
「為什麼?我覺得這主意很好,和蒼的學長學弟制也算一種權威制度,在追求民主的現代應該被破除,就從你開始,不錯吧?」
學弟不敢講話,安靜了下來。
翡翼覺得很無趣。太陽很大已經很煩了,那學弟連遊戲規則都沒摸清楚就想挑戰學長,是傻子嗎?
「你叫什麼名字?」翡翼又問。
「咦?沒有啦,學長,我剛剛開玩笑的。」
「我是你的直屬學長,我問你名字有什麼好不能說的?」翡翼笑了出來。「拜託,你以為我真的會去跟老師講讓一年級當學生會長?就算我去了,你還真以為自己可以當啊?拜託,你清醒點好不好?」
一年級其他學生嗤的笑了出來,那男生漲紅了臉,囁嚅地開口:「趙奕軒。」
翡翼點點頭沒再說話,這似乎讓趙奕軒更不安。
東雲看翡翼捉弄完人的樣子,內心翻了個白眼。「這條路會一直通到游泳池,你們體育課應該會輪到游泳課,到時就是沿著這條路一直往上走就是了。」
而當他們離開宿舍走進校區,一下被地上閃閃發亮的東西刺得睜不開眼,太陽的明亮藉由地上無數亮粉反射進他們眼睛,讓他們痛苦的別開頭。
「靠這什麼啊!哪個智障在這邊灑亮粉?」二年級的學生破口大罵著。
翡翼和東雲總算明白尉以箴為什麼那麼憤怒了。
這在夏天哪受得了!
亮粉滿地都是,粉末很難清除,即使拿水潑過掃過還是會有殘留,眼前應該是被學長清掃過,但無法被完全掃掉的殘餘物。
天啊……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