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百勝宰輔:伍子胥(簡體書)
  • 百勝宰輔:伍子胥(簡體書)

  • ISBN13:9787514509861
  • 出版社:重慶出版社
  • 作者:朱秀君
  • 裝訂:平裝
  • 出版日:2016/11/01
人民幣定價:49.9元
定  價:NT$299元
優惠價: 87260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本書是作者歷經十載,足跡遍佈歷史上楚國、吳國、齊國、越國等國全境,採訪史學專家學者數百人,夜燭伏案、嘔心瀝血完成的一部史詩級的人物著作——《百勝宰輔:伍子胥》。為我們重現了人們忽略的一些春秋歷史知識,講述了人們壓根就不知道的關於伍子胥的史實與功績。諸如:

◆海軍鼻祖:

伍子胥創建了吳軍水師,發明建造多種艦船,督導訓練水兵。太湖決戰,吳軍水師打敗越國軍隊,攻佔越都會稽。此後,吳軍水師又從海上進攻齊國,創造了史無前例的海戰,堪稱中國的海軍鼻祖。

◆舉薦孫武:

吳王闔閭認為伍子胥率軍伐楚,有官報私仇之嫌,藉口無人擔任大將軍,不好出兵。伍子胥推薦孫武擔任主將,自任副將,領兵伐楚,六戰入郢。沒有伍子胥也就沒有《孫子兵法》的面世。

◆官報私仇:

楚平王殺害了伍子胥的父兄。伍子胥率領吳國軍隊,攻克楚都郢城,掘楚平王墳墓,鞭屍三百,是*大的官報私仇。

◆忠義自刎:

吳王闔閭臨終托咐伍子胥,扶佐夫差。他屢次犯顏直諫,得罪夫差,招來殺身之禍。他可以退隱江湖,也可以投奔齊國,也有能力廢黜夫差,可他選擇自刎。他忠心于先王托咐,忠誠于國。

◆後世懷念:

伍子胥克楚伐越,保衛了吳國的安全,成就了吳國春秋霸主的地位。他又親手建造姑蘇城,使老百姓安居樂業。他死後,吳國人立“伍員祠”,世代祭祀。為了紀念他,每年五月端午,家家戶戶包粽子投江,此俗千年不輟。

 

本書對春秋群雄逐鹿,吳國一些奸佞小人發起的政治鬥爭的史實有生動表現,特別是戰爭場面宏大(雞父大戰、六戰入郢等),伍子胥、孫武、闔閭、夫差、伯嚭、文種、西施、楚昭王等人物性格鮮明,各方勢力對計策、陰謀的設計安排十分巧妙。還有許多感人至深的愛情故事,讀來心靈激顫,掩卷縈懷不忘。

*讓我感動的是,作者朱秀君老師雖然年近古稀,身體時常有恙,但是對這部作品還是一字一字去潤色,一句一句去雕琢,瘦弱的背影在微弱的燈光映襯下著實讓人心疼和感動,這就是老一代作家的品格和態度——對作品負責,對讀者負責。讓我們走進朱老師筆下伍子胥的世界,走進春秋紛爭不斷的時代……看看我們能領悟到什麼……

請記住:讀史看故事,只能成為看客;讀史悟人生,才會成為精英。

 

這是一部以史為綱的關於伍子胥的通俗讀本。本書將“伍子胥過昭關”專諸刺吳王僚”要離刺慶忌”伍子胥雞父大戰”孫武演陣殺姬”六戰入郢”等耳熟能詳的歷史故事縱深挖掘,貫穿始終,使之生靈活現,驚天裂地。

這部書,有驚天裂地的戰爭場景,有壯懷激烈的俠義恩仇,還有許多感人至深的愛情故事。書中情節迭宕,人物鮮活,讀來心靈激顫,掩卷縈懷不忘。

相信這本書可以讓你徹底讀懂春秋百勝宰輔伍子胥的真面目、真本色、真性情。

作者簡介

朱秀君,朱熹後裔,南京市人,當代著名作家,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現旅居北京。自幼酷愛文學,並專注於寫作,對歷史領域深有研究。擅長從人性角度和史料細節剖析歷史的鮮活與真實,讓讀者窺見歷史的本來面目。主要作品有長篇小說《百勝宰輔:伍子胥》《謀略教父:晏嬰》《風流宰相:管仲》《越王勾踐》《回家》等;小說集《怪世奇譚》;電影劇本《戚繼光》《張騫出塞》等;電視連續劇劇本《村支書》《壺王》等。

第一章 伍子胥方山舉鼎,成為天下第一勇士

第二章 楚平王好色,霸佔太子妃

第三章 伍子胥護送太子建逃亡鄭國

第四章 東皋公出謀,伍子胥易容過昭關

第五章 史鶼營救伍子胥,投水自盡

第六章 行乞梅裡,伍子胥和專諸、孫武、要離團聚

第七章 功建偉業,姫光和伍子胥結交盟誓

第八章 雞父決戰,伍子胥力斬三國諸侯

第九章 阿香勸專諸成大義,自縊身死

第十章 絕地逢生,皇甫胥僥倖逃出王陵

第十一章 赤膽忠義,專諸獻魚刺殺吳王僚

第十二章 鄢將師用離間計,殺害伯郤宛

第十三章 幹將鑄劍,莫邪獻身跳進洪爐

第十四章 吳王用伯嚭,被離退隱江湖

第十五章 闔閭要除慶忌,伍子胥舉薦要離

第十六章 要離獨臂持短戟,船頭順風刺慶忌

第十七章 孫武演兵,怒斬吳王愛姬

第十八章 宓罻盜劍,欺騙勝玉愛情

第十九章 囊瓦貪圖寶鼎,領兵攻打蔡國

第二十章 伍子胥火攻養邑,箭射掩餘、燭庸

第二十一章 孫武、伍子胥、伯嚭,三路大軍攻打豫章

第二十二章 吳軍會戰柏舉,專毅陣亡淮汭

第二十三章 血戰雍澨,殲滅楚軍六萬

第二十四章 攻佔郢都,伍子胥射殺沈尹戍

第二十五章 伍子胥掘墓鞭屍,楚昭王倉皇逃命

第二十六章 柳橈感恩救鄭國,擊楫號歌退吳兵

第二十七章 立志存楚,申包胥血淚哭秦庭

第二十八章 伯嚭軍祥兵敗,伍子胥瀨溪祭史鶼

第二十九章 功成身退,孫武辭官歸隱田園

第三十章 伍子胥扶持夫差,楚昭王驅逐範蠡

第三十一章 闔閭伐越身亡,夫差登上王位

第三十二章 范蠡苧羅蒙難,巧遇西施鄭旦

第三十三章 石買讒言惑勾踐,文種越後留範蠡

第三十四章 伯嚭縱君淫樂,伍子胥創建水師

第三十五章 伯嚭納巫養殃,伍子胥殺巫囚伯嚭

第三十六章 宓嬌通敵害子胥,範蠡謀劃救文種

第三十七章 仇狗兒智救焦凰,伍子胥怒斬內臣

第三十八章 勾踐不從范蠡計,夫椒會戰遭慘敗

第三十九章 伍子胥攻佔會稽,越王被迫投降

第四十章 文種賄賂伯嚭,勾踐入吳為奴

第四十一章 伍子胥犯顏強諫,夫差三番殺勾踐

第四十二章 勾踐嘗糞問疾,子胥威懾晁豹

第四十三章 勾踐回國誓志復仇,子胥遇刺有驚無險

第四十四章 勾踐臥薪嚐膽,范蠡巧施空谷計

第四十五章 伍子胥臨危托孤,鮑息庇蔭伍封

第四十六章 伯嚭陰謀害忠臣,華元解夢遭誅殺

第四十七章 伍子胥抱志自刎,夫差葬身胥元山

雞父決戰,伍子胥力斬三國諸侯

 

 

楚國都城郢城的夏天,要比吳都梅裡晴朗,沒有無盡無休的綿綿雨水,卻是異常的幹熱。這天天亮,城門守將屈踖下令起閘開城。門兵數十人合力吊起閘杠,如雷鳴般地推開城門。城外遠遠車塵大起,漫天的塵土把東天染成了一片昏黃。屈踖跛足登上城頭,朝車塵彌漫處觀望一陣,突然大聲命令守兵道:“關門,關門!東邊有戰車百乘,浩蕩開來,不知是哪國之兵?速速緊閉城門!”

守門兵士們慌忙起來,手忙腳亂地關閉城門。

一隊兵車自東而來,到城門下。屈踖在城樓上才看清,前面兵車之上的大將,正是楚將奮揚。奮揚兵車之後跟著一乘檻車,柵籠中囚有一人。

奮揚在城外叫道:“開城。我是奮揚!”

屈踖在城上問:“奮揚將軍,你所囚之人,是伍子胥嗎?”

奮揚道:“不是。我奉大王之命,囚宓灄回都問罪。”

屈踖不知是喜是憂,嘟噥道:“沒有抓住伍子胥,卻捉了個宓灄。”沒好氣地命令守門兵士道,“開門,開門,放他們進城!”

奮揚驅車領先進了城門。檻車隨後進入,宓灄卻在檻內大呼道:“門將屈踖在嗎?你從前是我的偏將,為什麼不來見我?”聽不到應聲,在檻車中披發狂叫,“大王怪罪我追捕伍子胥無功,我死在眉睫。屈踖你是我宓灄舊部,為什麼不拿清酒祭我!”

奮揚回車,用戟敲擊檻車道:“匹夫找死嗎?你再喊叫,我先殺你,然後向大王請罪。”

屈踖跛著一足,手捧一壺醴酒走下城頭,朝奮揚道:“奮揚將軍辛苦。我是宓灄將軍舊部。我要盡盡私義,請將軍方便。”

奮揚道:“你祭他酒,不許多話。”說完驅車先行。

屈踖來到檻車旁,對宓灄道:“將軍一錯再錯,自獲其罪。伍子胥過昭關,渡楚河,過瀨溪,都是將軍防範過失。大王怪罪,將軍不得活。我用醴酒一壺,活祭將軍了。”

宓灄不答話,雙手從檻柵中伸出,捧了酒壺伸頭狂飲。宓灄喝了一氣,問屈踖道:“大王怎樣?”

屈踖低聲道:“大王病重。”

宓灄道:“你去見太師,說我可醫大王病。我保大王不死,大王必不殺我。”說罷擲壺在地,罵屈踖道,“你真不講交情,竟然用漿水當酒騙我。我宓灄來世做人,絕不交你這種朋友!”

屈踖是宓灄過命的好友。當年楚、吳交戰,屈踖被吳將掩餘一戟刺穿小腿,栽下戰車。掩餘舉戟再刺,恰好宓灄驅車趕到,隔開掩餘大戟,救下屈踖一命。屈踖見宓灄的檻車夾在兵車中間,朝城裡遠去,歎口氣吩咐門兵備車,駕車去太師府。

費無極新買一個蔡國女子,纏綿不休,天天遲起。蔡女嬌小善媚,很得費無極歡心。每天雞鳴之後,遠聽宮中傳來梆磬報曉,費無極要起床不行。蔡女如青藤繞樹,雙臂纏抱,雙腿相壓,恁是讓費無極動彈不得。近來楚王病重,費無極就由著蔡女,每天懶睡遲起。這天日上三竿,費無極起床。梳洗完,門官稟報,門將屈踖求見。費無極驚詫道:“屈踖?是不是那個跛足的城門大閽?讓他來見我。”

費無極端坐在錦墩之上,一邊品嘗越國使臣贈送的米酒,一邊等候屈踖。

屈踖一手抱一壇酒,一手拄劍,一瘸一拐來到太師府門前。門兵喝住道:“太師有令,凡來者不得持械。請寄下佩劍。”

屈踖譏笑道:“太師畏刀避劍。寄械可以,你扶我,做我拐杖。”

門兵無奈,只得攙扶著屈踖,送進太師府大廳。屈踖見費無極臉朝門坐,笑道:“屈踖懷抱酒罈,一足不穩,請太師寬宥屈踖無禮。”

費無極道:“罷了。屈踖,你有什麼事?”

屈踖道:“我剛才活祭了宓灄,又來祭奠太師!”

費無極大怒,拍案喝道:“匹夫大膽!竟敢當面詛咒老夫,不怕死嗎?”

屈踖毫無懼色,開了酒罈,抱著喝了一口道:“好酒,好酒。”咂了嘴,以袍袖抹了抹鬍鬚上的酒水道,“大王病重要死,太師還能活嗎?”

費無極怒道:“大王死,我立太子熊軫為楚王,我怎會死?”

屈踖笑道:“大王一死,伍子胥率兵伐楚,立太子熊勝。天無二日,國無二主。伍子胥和太師有殺父殺兄滅族大仇,能讓太師活在人世嗎?我今天見太師,要讓大王不死,讓太師也不死!”

費無極聽屈踖有話,命奴僕取錦墩讓屈踖坐。屈踖落座道:“宓灄雖然守邊瀆職,罪不當死。我聽說宓灄和扁鵲徒弟東皋公有交往。他守昭關時,武趵病重,宓灄請東皋公治癒。後來武趵聽到伍子胥出關,怕伍子胥以後復仇,未遵東皋公所囑,憤極心崩,咯血而死。今太師能赦宓灄不死,大王不死,太師也不死。”

費無極被屈踖說動,傳命奮揚釋放宓灄,讓他去請東皋公為楚平王醫病。又命令奮揚囚宓灄家小,宓灄逾期不歸,殺他滿門。

楚平王熊居的病,一者是縱淫過度,再者是因伍子胥逃奔吳國,驚悸過度。熊居四肢綿軟無力,食不甘味,寢不安枕。每每合眼,便看見伍子胥執劍追殺,而他卻腿不能邁,口不能呼,驚恐萬狀。醒來身如出浴,衾枕濕透。這天費無極進宮問候,平王熊居正命令卜官取宮裡守龜蔔疾。費無極側立一旁,躬身觀看。

卜官蔔得一巽上艮下的蠱卦。卜官和費無極都大吃一驚。費無極略知卦辭,巽為女、為風,艮為男、為山。運卦含意,是平王和秦姬孟嬴不正當配偶,導致女惑男,男如草木被風吹落。這是大大不吉利卦象。太卜看著費無極,哀求助解。費無極目示卜官重卜,卜官又蔔得無妄之卦。

楚平王熊居躺在寶榻上,見久蔔未果,問道:“蔔得什麼卦?報來!”

蔔官跪稟道:“恭喜大王,臣卜得無妄卦,大吉卦象。大王的病,快好了。”

楚王問:“什麼是無妄卦,太師知道嗎?”

費無極道:“臣略知卦辭。無妄卦,辭雲‘無妄之疾,勿藥有喜’。臣讓宓灄去曆陽山,尋請扁鵲徒弟東皋公,來給大王治病,這幾天就到。”

宓灄趕到曆陽山,恰巧東皋公外出剛回。東皋公笑問:“將軍守關,怎麼有空來這裡?”

宓灄禮畢,把伍子胥出昭關渡楚河逃奔吳國、楚王囚他赴都問罪、屈踖求情等情況敘說一通,又道:“太師囚我家小做人質,命令我尋請先生給大王醫病。我請不到先生,我家小性命不保。請先生屈駕下山,救我一家老小。”

宓灄長跪不起。東皋公攙扶道:“將軍請起。我隨將軍去。老夫謹遵師訓,醫人者,救人行善,不問病人貴賤善惡。”

東皋公跟隨宓灄來到楚都郢城,進宮為楚平王熊居診治。東皋公認真診視了熊居的面色和脈相,笑道:“大王陽勞過度,不需醫藥,節欲靜養,即愈。”

平王想到蔔官無妄之卦,笑道:“先生果真神醫。”又問道,“寡人聽說先生先師是扁鵲。先生有治不好的病嗎?”

東皋公道:“先師醫術名聞天下。先師過邯鄲,聽說婦人病多,就做帶下醫。先師過洛陽,聽說周人敬老,就做耳目痹醫。先師入咸陽,聽說秦人愛小兒,就做小兒醫。醫術者,隨俗而變。秦太醫令李醯,自知技不如先師扁鵲,讓人刺殺先師。天下診脈者,無不循先師之術。先師曾言,天下之病,有六病不醫。疾者驕橫放縱,不明道理,不醫;輕身重財者,不醫;衣食不適者,不醫;陰陽並,藏氣不定,不醫;形羸不能用藥,不醫;信巫不信醫者,不醫。以上六不醫的病,神人治不好。”

楚平王大為讚歎,酒宴款待,又賜東皋公重金。平王又赦宓灄罪,命他率兵守邊,防備吳兵入侵。熊居病漸好,對費無極道:“從前齊侯小白說,人有千年之食,而無千年之壽。小白死後,諸子爭位,屍骨不殮,蛆蟲出戶。寡人不可學小白。”

費無極道:“大王所憂極是。大王可命奮揚替大王築寢宮,以備百年安息。再者,熊建雖死,熊勝有伍子胥輔佐在吳國,是太子的禍根。臣知道熊建母親住鄖地,她以後會做伍子胥內應,必立熊勝為王。大王應當派人殺掉她。”

楚平王思慮很久,不忍下手,說道:“築寢造陵事,命令奮揚去做。殺熊建母親,以後再說。”

平王宮奴勞嫏,是楚夫人舊奴,得知平王要殺楚夫人,偷偷跑到鄖城,密報夫人。楚夫人在鄖城坐臥不寧。勞嫏道:“伍子胥輔佐公子熊勝在吳國。夫人為什麼不派人去吳國求救?”

楚夫人歎息道:“只是沒有人能去。”

勞嫏道:“妾奴私逃出宮,也不能常在夫人身邊。妾奴願去吳國見伍子胥,傳達夫人請求。妾奴聽說伍子胥和吳王僚、公子姬光有交情,讓他請求吳王出兵來接夫人。”

勞嫏女扮男裝,帶一名男僕駕車,趕奔吳都梅裡。勞嫏幾經周折,尋到陽山,向伍子胥哭訴了楚平王要殺楚夫人。勞嫏傳達夫人請求,求伍子胥借兵入鄖,救迎夫人。伍子胥連夜趕奔公子姬光府中,對公子姬光道:“公子熊勝祖母住鄖地,楚王要殺她。楚夫人要我借兵救她逃來吳國。子胥請公子相助。”

公子姬光沉思很久,歎道:“不是我不助,我無力幫助你。吳國兵權,都在掩餘、燭庸、慶忌三人手中。”又道,“你和慶忌在秦國舉鼎較技,有一面之緣。慶忌這人雖然持勇驕狂,卻佩服勇士。我要向吳王建議出兵迎救楚夫人,吳王肯定猜疑。慶忌如果建議,吳王肯定同意。”

伍子胥去見公子慶忌。慶忌和伍子胥禮畢,大笑道:“子胥此來,和我較勇嗎?”

伍子胥拱手道:“子胥當年和公子較力,承公子禮讓,今天特來謝罪!子胥是楚國亡臣,仰慕公子神勇,願和公子為友,豈敢較勇。”

公子慶忌被伍子胥一番恭維,說得心花怒放,擺上酒宴,款待伍子胥。酒過三杯,慶忌問:“我父王封你大夫之職,你為什麼辭官田耕?”

伍子胥歎道:“大王答應替子胥出兵伐楚報仇,因為公子姬光勸阻作罷。子胥不願為難大王,辭官歸田。”

慶忌大怒,拍案道:“公子姬光恃勇忌能,子胥不要和他交往。子胥你是我朋友,有事我自當助你。”

伍子胥暗自好笑,慶忌果然是一勇之夫,全無心計,便道:“已故楚太子熊建母親住在鄖城,楚王要殺她。楚夫人派人來吳國,要我請吳王出兵,接夫人來吳國避難。子胥來請公子奏請吳王出兵,如果接夫人來吳國,以後子胥伐楚,立公子熊勝為王,楚、吳永世相親,不交兵戈。”子胥說完,離席倒身下拜,泣道,“子胥和楚昏王不共戴天,誓殺昏王和費無極,為父兄報仇。公子幫助子胥,大恩子胥不敢忘。”

慶忌慌忙攙起伍子胥,說道:“將軍請稍候。我即刻面見父王,為將軍請兵。”

慶忌隨即進宮,奏請吳王僚出兵。吳王僚猶豫不決。掩餘也不贊成出兵。慶忌一旁著急,便道:“伍子胥投奔父王,借兵伐楚報仇。子胥和楚國為敵,是為父王效力。今天子胥借兵接楚夫人來吳國,為了將來更立楚公子熊勝為楚王。熊勝今在吳國,屢得父王資助,以後他當楚王,會不忘吳國恩情。父王今天借兵給子胥,對吳國有利無害。”

慶忌一邊說一邊目瞪掩餘。掩余不願意得罪慶忌,於是一旁奏道:“大王可以借兵給伍子胥。為防備他有變化,可以讓他把楚公子熊勝和他兒子,送來做人質。”

吳王僚覺得掩余說的有理,借兵車二百乘給伍子胥。伍子胥把熊勝、伍俍送到公子慶忌府中當人質,甘嫫跟隨侍候。吳王僚對伍子胥還不放心,又派掩余跟隨伍子胥一同率兵入楚。伍子胥奏請吳王僚道:“臣此番入楚,兵少將微,要有大戰惡戰。大王派掩余將軍隨臣入楚,凡事當由臣遣調。臣以楚公子和兒子當人質,不敢掉以輕心。”

吳王僚命令掩余,入楚後凡事聽令于伍子胥。掩餘答應了。伍子胥和掩餘各率兵車百乘,前往楚國鄖城接公子熊勝祖母。大軍走到鐘吾,遭遇楚將宓灄率軍阻截,雙方軍隊安營紮寨。宓灄一邊備戰,一邊派快馬輕車飛奔郢都,奏報楚王熊居。楚平王拜令尹陽匄為大將,並徵召陳、蔡、胡、沈、許、頓六國之兵,趕奔鐘吾增援。陽匄命令宓灄軍隊居中,胡、沈、陳三國軍隊居右,許、蔡、頓三國之師在左,三方呈犄角形勢,各安營寨。

伍子胥派人飛報吳王僚。吳王僚命令慶忌率大軍一萬,罪囚三千,開到楚國邊境城市雞父下寨,支援伍子胥。慶忌、掩餘二人到伍子胥大帳商議軍事,間諜稟報,楚令尹陽匄突患暴病死於軍中,楚將宓灄統領三軍。

伍子胥聽到陽匄病死,仰天大笑道:“宓灄過去跟從武趵,殺我伍氏滿門。武趵已死,憾未能親斬他。今天宓灄和我對陣,正好殺他洩恨!”

慶忌道:“父王囑我,軍前聽將軍調遣。將軍發令,慶忌沒有不從。”

掩餘說道:“今天吳、楚兩軍對峙,勝負各具其一。掩余願聽將軍命令。”

伍子胥感動,抱拳朝掩余、慶忌施禮,禮畢道:“楚令尹陽匄病死,楚軍未戰先亡大將,其鬥志已喪失!諸侯軍隊雖多,都是臨時糾合。而且沈、胡軍隊戰鬥力弱,陳、蔡、許三國軍隊也不肯為楚國賣命。楚軍七國之眾,同戰不同心。楚帥宓灄位卑無威不服眾,此戰必敗。我軍以左軍擊楚師陳、胡、沈三國右軍,擊他潰敗,楚軍必大亂,乘勝掩殺,可獲全勝。”

掩余、慶忌都贊同伍子胥計謀。伍子胥命令慶忌率左軍,掩餘率右軍,自己率中軍。又命三軍將士飽食待戰。這天正是晦日,又逢天陰,四野漆黑。伍子胥登高遠眺,不見山形,但見楚軍營盤內燈火閃爍。楚營正面用兵車築城,背倚山崖。等到夜半,伍子胥命令三千罪囚,攀崖殺進楚軍右營。楚軍右營是陳、胡、沈三國軍隊,兵士正在酣睡,怎經得罪囚拼命砍殺。頓時楚營內哭爹叫娘,喊殺之聲震天撼地。

伍子胥趁機命令慶忌率吳軍左軍,從正面殺進楚軍右營。陳國君王只穿一件短褲,赤裸上身,提戟上車要突出營門,正遇著慶忌驅車趕來,被慶忌只一戟挑死車下。沈、胡二國國君逃出營門,夜暗中慌不擇路,誤把掩余左軍當作楚軍左營,被掩余走車活擒。

伍子胥命令掩餘率兵埋伏在楚國左軍出山路口,等到敵軍出援,趁機擊殺奪營。伍子胥親率中軍紮在楚軍中營三裡之外,要和宓灄決一死戰。慶忌在楚軍右營殺到天曉,活擒陳、胡、沈三國兵士八百余人。營盤內屍橫遍地,鮮血流滿山下的溝溪。

伍子胥下令把沈、胡二君斬首,又命令慶忌把俘虜的陳、沈、胡三國八百兵士,全部釋放,讓他們投奔楚軍左營。敗兵逃歸敵營,許、蔡、頓三國將士聽到吳軍血洗陳、沈、胡三軍右營,三國君王都死了,嚇得膽戰心驚,兵士出營四處奔逃,不聽號令。伍子胥命令慶忌、掩餘合左右二軍,進攻楚軍左營,親率中軍殺向楚軍大寨。

楚帥宓灄聽說右營已破,吳軍合攻許、蔡、頓營盤,急忙披掛上車,號令軍士駕車列陣。剛好列陣,伍子胥率兵殺到。伍子胥命令三百死囚,赤裸上身,揮舞砍刀,直沖楚陣。楚兵喪膽,怯陣後退。伍子胥趁機揮師趕殺,楚軍大潰。宓灄回轅要走,伍子胥喝叫道:“匹夫休走!你隨武趵殺我一家老小性命,今天我討債來了!”

伍子胥挺戟朝宓灄猛刺。宓灄怕伍子胥神勇,揮戟打馬,驅車疾逃。伍子胥一戟刺空,深深紮入輅車車轂。宓灄趁機跳下車逃走。伍子胥率軍追殺,五十裡外才停。

宓灄收拾殘兵,僅存半數,休兵三天,命令間諜探到伍子胥率一軍親赴鄖陽接楚夫人。宓灄率兵趕奔鄖陽阻截。宓灄兵到鄖陽,伍子胥早已接走楚夫人,班師回吳國了。宓灄仰天長歎道:“我守關失責,縱逃伍子胥已獲死罪。今天又敗給伍子胥,既喪七國之師,又失楚夫人,死罪難赦了。我有什麼面目去見楚王。”宓灄畏罪,自刎而死。

吳王僚得報伍子胥大敗七國之師,大捷于雞父,親自出梅裡西門迎接。伍子胥隨吳王僚進宮。吳王僚排盛宴賀捷。伍子胥喝得酩酊大醉。吳王僚早已離席,只剩下掩餘做陪。伍子胥猛然想起楚夫人,便問掩餘道:“楚夫人,安置在哪裡?”

掩餘道:“慶忌命令用軿車送進後宮了。”

伍子胥大驚,直奔慶忌府中,責問道:“將軍為什麼不送楚夫人去陽山?”

慶忌道:“楚夫人是吳國的貴客,不住王宮住哪裡?我父王出兵數萬,就是為了楚夫人!”

伍子胥怒道:“吳王要把楚夫人當人質嗎?”

慶忌笑道:“我父王讓楚夫人和楚公子熊勝住王宮,以客禮招待。令子伍俍,已被要離領回陽山了。子胥不要惱火,你先回陽山耕田,等待伐楚報仇。”

伍子胥這才如夢方醒,自己出生入死率兵攻楚,雞父一役打敗七國之兵,救回楚夫人卻被吳王當人質。他回到陽山,看見伍俍、甘嫫都平安,心裡有了安慰。廳堂內坐滿了人,孫武、要離、專諸都在,一一和子胥行禮。要離吩咐阿香、甘嫫道:“擺宴,為二爺賀喜!”

伍子胥禦下盔甲,苦笑道:“哪來的喜啊?”

孫武道:“雞父一役,打敗七國之師,出其不意,攻其不備之舉。我的兵書,又添新內容了。大喜事,當賀,當賀!”

伍子胥歎道:“雞父一役雖勝,勞而無功。”

要離驚問道:“我去慶忌府中接少主人和伍俍。慶忌扣留少主人不放,說是楚夫人和少主人住在王宮。那個宮奴勞嫏,拉了公子熊勝,跟隨慶忌去了吳王后宮。我只接回了伍俍一個人。”

孫武道:“吳王僚借子胥兄之手,接回楚夫人,扣為人質了。”

專諸拍案罵道:“吳王僚這狗王。老子宰了他這狗賊!”

孫武道:“專諸兄息怒。子胥兄也不要惱火。吳王僚扣留楚夫人和熊勝,和楚王結仇結深了。子胥兄要借吳王僚之力伐楚報仇,正有利。”

要離也勸道:“二爺應當忍。”

伍子胥歎道:“你以前勸我的話,我沒有忘記。圖大志,當有過人之忍,過人之狠。什麼是忍?心上插把刀!”

專諸道:“甭說了,甭說了。我是渾人,越聽越糊塗。喝酒。”扭頭對要離道,“要離兄前次去溧陽,路上撿了個會唱歌的妹子,叫啥名兒?請她唱一曲,給二爺解悶!”

要離叫道:“卞玕。快來唱一曲,讓二爺聽聽。”

一個瘦弱苗條女子,從阿香、甘嫫身後垂首含羞走出,雙手摳衣拽裙,朝眾人行了跪禮。她然後起身站一旁,睜著一雙黑亮的眼睛,膽怯地望著伍子胥。

伍子胥問道:“你叫卞玕?是哪裡人?”

卞玕道:“妾是蔡國人,自幼喪母,父兄死在戰場。妾無處謀生,插標自賣為奴,被要離大哥買來,做,做……”

卞玕說了幾個做,說不下去,羞得滿臉彤紅,垂下頭去。甘嫫一旁笑問:“做啥?你說給二爺聽聽!”

阿香說道:“我替你說了吧!二爺,卞玕是被要離大哥買來做妻的。二爺你讓要離大哥娶甘嫫,甘嫫不願意,要離大哥也不願意。要離大哥去溧陽尋找史鶼媭媭,在小鎮上看見卞玕賣身為奴,就帶了回來,正要請二爺做媒哩!”

伍子胥大喜,笑道:“好,好!這個媒我做。要離、卞玕,你倆也不要拘禮。我們流落異鄉,萬事從簡。你倆喝個交杯酒,就算完婚。”

眾人歡呼叫好。要離、卞玕在眾人喧鬧中喝了交杯酒。眾人盡興散席,各回房間歇息。

伍子胥多喝幾杯酒,回到房間嘔吐不止。甘嫫打掃了穢物,見伍子胥衣裳髒了,扶他躺下,脫下衣裳。伍子胥酒醉心明,想起史鶼替他脫衣治傷,釀成一件今世難還的情債,說道:“不脫,不可,萬萬不可!”

甘嫫氣得嬌容變色,床前說道:“有什麼不可?我知道你不願意娶我。你心裡放不下史鶼。現在史鶼已經死了,你還顧慮什麼?你說你大仇沒報,不得娶妻納妾。娶妻納妾和報仇有妨害嗎?二爺,你不要我,我是奴,你是主,我認命了。二爺,我甘願終身侍候你。甘嫫什麼都不圖,只要能終身侍候二爺你。”

甘嫫傷心大哭,一頭撲到床上,抱住了伍子胥。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