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4
三千鴉殺(完美典藏版)(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8元
定  價:NT$228元
優惠價: 79180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鄭業成、趙露思領銜主演電視劇原著小說

繼《琉璃美人煞》之後,又一經典力作;
比《招搖》更甜到心坎的大魔頭和“醜八怪”的熬糖秘籍,
讀者口口相傳,口碑爆棚。“既然相逢,就沒有恨晚一說

公子齊其人,生平得意有四件事。
一為樂律,能引出鳳凰和歌,白鶴同舞;第三是作畫,可以假亂真;第四是仙術,聊以自保而已。
那第二卻是風流多情。天下間再冷漠固執的女子,他也有本事叫她們臉紅心跳再微笑,是個在女人堆裡如魚得水的人物。
因為和公子齊的一個賭注,朝陽臺上,帝姬一曲“東風桃花”,豔絕天下。而大燕國的命運,也從那一刻起,走向覆滅的深淵。
她記得自己愛過一個人。
也記得自己是怎麼幾夜不睡趕到香取山,記得傾盆大雨是怎樣肆虐,而自己跪了一天一夜,拋卻了所有的自尊,卻換回一句:“我不認得你。”
愛從無中生,恨由愛中起。
所有人的命運都在故事的開端就已寫好,他卻偏要逆天而行。
三千世界鴉殺盡,與君共寢到天明。

十四郎,女,金陵人,知名網路作家,文字自有風骨,故事風格多變。喜歡“若教眼底無離恨,不信人間有白頭”的溫婉悲傷,亦欣賞“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的豪邁。自小喜愛讀書,曾被父母戲稱:只要紙上面有字都能看進去。因看的故事眾多而萌發寫作欲望,到如今一發不可收拾。
代表作:《三千鴉殺》《琉璃美人煞》《半城風月》《贈我一世蜜糖》等。

 

公子齊也好,傅九雲也好,只是個名字罷了,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上一次公子齊沒能陪著她,他總是遲到一步。這一次,傅九雲會把她抓住。——傅九雲
反正我喜歡你!你要是為難那是你家的事!你要是敢說不,我就……就誅你九族!——覃川
我有很多事都記不清,心底覺得應當認識你,偏偏想不起來。但,如果你不想說,我也不逼你。忘掉的過去或許並不是什麼有趣的事情,現在這樣挺好的。——左紫辰

名人推薦
我很喜歡十四郎生動細膩的文字,感覺她的文字就象一襲墜著精緻流蘇的長裙,優雅中透著嫵媚,絢麗中暗含英氣,既有著訴說兒女情長時繾綣纏綿的柔軟,又有著講述國仇家恨時刀光劍影的淩厲。在她的筆下,故事中性格迥異的人物栩栩如生:覃川的溫柔倔強,九雲的十世深情,紫辰的冷峻飄逸,玄珠的尖銳狠毒,眉山君的可愛頑皮……共同演繹出一場盪氣迴腸美侖美奐的紙上大戲。
——讀者 藍莓兔子
傅九雲對覃川的喜歡不是口頭的,而是來自靈魂。來看看這書,你就會知道,愛——是我捨棄生命,也要護你周全……
——讀者 信,我是薄荷
十四朗的文,細細品讀,魅力無窮。點點滴滴的愛藏在文字間,細心留意,到底都是。之前我並不喜歡這類玄幻言情,純憑想力,內容太過空洞,然而《三千鴉殺》讓我開始喜歡這類文。十四朗的想像無疑是出色的,人鬼戀、人仙戀,描寫得感人細膩,修仙之人的醜陋面刻畫得淋漓盡致,情節設置也合情合理。文筆悠美,文字流暢,一氣呵成。
——讀者 漠妍軒

序章 琉璃火
離別的夜晚,沒有月亮,黑得令人感到絕望。
狂風放肆地拍打木窗,窗紙破了一塊,還沒來得及修補,以後只怕也不會有人修補了。風從洞裡穿梭,發出哭泣般的聲響。
宮女阿滿將最後一件衣服收進包袱,惶惶不安地抬頭望向門口。帝姬正站在庭院裡,長髮被吹得瘋狂翻卷,繡花長袖猶如一雙等待被折斷的羽翼。
她猶豫著走過去,將厚重的披風搭在帝姬單薄的肩上,低聲道:“公主,是時候了,咱們走吧。”
帝姬點了點頭,白皙的手從長袖中探出來,指著滿庭院的粉白淡紅,聲音很輕:“阿滿,你看,海棠花都開了。父皇母后卻再見不到了。”
阿滿柔聲道:“公主,你還小,別想那麼多。我們趕緊走吧。”
帝姬靜靜望著滿地淡紅花瓣,風將它們卷起,像飛雪似的投懷送抱。明明是五月的天氣,卻突然寒下來,剛剛綻放的嬌嫩垂絲海棠,禁不起風吹雨打,耷拉了大片,淒淒慘慘離開枝頭,委身泥土。
“阿滿,國滅了,你說我為什麼不能和父皇他們一起守護到死?我難道不該留下嗎?”
阿滿幾乎要哭出來,強忍著露出一抹笑容:“公主才十四歲,日後的人生還長著呢。皇上和皇后只盼著你安安穩穩過完一生。”
帝姬緩緩搖頭,轉身將一朵快要凋謝的垂絲海棠捧在掌心,小心翼翼地放進荷包裡。
“阿滿,我可以再看看這裡嗎?”帝姬低聲問。
阿滿偷偷抹去眼淚,顫聲道:“好……再看看……”
話還未說完,只見半空中忽然劃過一道流星般的火光,帶著尖銳的呼嘯聲,直直朝皇宮這裡砸下來。轟的一聲,帝姬的錦芳宮屋頂琉璃瓦碎裂開,火點下雨一般簌簌落下,夾雜著瓦片和塵土。
阿滿尖叫起來:“他們要放火燒皇城!公主!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不等帝姬回答,阿滿攥住她的胳膊,沒命地拖著朝皇宮後的秘密小道狂奔而去。
帝姬身形單薄纖弱,迎風奔跑,跌跌撞撞幾乎要摔倒。山間小道荊棘樹枝胡亂伸展,打在臉上就是一道血痕。她滿臉汗水,忽然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天空中有無數道流星般絢麗的火光,撲簌簌落在皇城裡。
像是琉璃中有火在焚燒,皇城在火光中變得晶瑩剔透,就快要化了。
伴隨著流星般的火雨落入皇城的,還有無數兩三人高的怪鳥,赤紅色的頭,像凝了一汪血。皇城裡淒厲的哭喊聲被狂風送到耳邊,阿滿再也支援不住,捂著臉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那是赤頭鬼,只有吃人欲望的妖魔。
細細的鮮血從帝姬的唇角滑落,她死死地咬住嘴唇,身體裡巨大的痛苦幾乎要將她攪成齏粉。仿佛再也承受不了,她猛然甩開阿滿的手,朝山下沖去。
沒跑幾步,阿滿就從後面沒命地拽著她,抱著她。樹枝斷了一地,帝姬像一隻受傷的小獸,抖得快要碎開,身上臉上滿是泥濘。
她不知道自己掙扎了多久,慢慢地再也沒有氣力。從靈魂最深處泛起巨大的空虛與恐懼,她以為自己會死,可是偏偏死不掉;張開嘴想哭喊,卻只能發出斷斷續續的急喘。
她必須在今夜眼睜睜看著自己擁有的一切被毀滅,靈魂被一刀刀地淩遲,不能軟弱,不可以回頭。
阿滿覺得懷裡掙扎的力量漸漸弱下去了,帝姬伏在她懷裡,再也不動。她使勁抹著眼淚,從懷裡取出手絹,撥開帝姬的頭髮,替她將臉上的泥濘擦乾淨。
火光中,帝姬的臉色蒼白得好似一隻鬼,曾經嬌美靈動的神采,如今只剩恍惚與慘澹。她緊緊閉著眼睛,濃密的長睫顫抖著,過了很久很久,才有一顆極大的淚珠從裡面滾下來。

天快要亮的時候,帝姬醒了。
“阿滿,我們走吧。”她再也沒有流淚,語氣平淡,只是兩隻眼睛裡佈滿了血絲。
阿滿擔憂地看著她:“公主,還是讓我來背你好了。你再歇息一下。”
帝姬搖搖頭,從袖子裡取出兩張白紙,咬破指尖滴血其上,跟著朝地上一拋,白紙瞬間變成兩匹駿馬。
她翻身上馬,一提韁繩,駿馬立即發出洪亮的嘶聲。
“下山去,找個落腳的地方。”
阿滿見她神色平靜,心裡反而起了隱憂,猶豫著低聲道:“公主……你……你在想什麼?”
帝姬回頭對她微微笑了一下,腮邊漾出清淺的梨渦,映著微藍的晨光,她仿佛又變成了以前那個嬌柔嫵媚的小公主。
“阿滿你放心,我會活下去。”活到該死的那天為止。
駿馬撒開四蹄,朝山下行去。

“公主,我們要去哪裡?”
“去一個還沒有戰火的地方。”

序章 琉璃火
第一章 暗裡幽香是誰人
第二章 回首又見他與她
第三章 東風桃花
第四章 謎底都不是能隨便說出來的
第五章 身心之爭
第六章 大人,讓我獻身吧
第七章 白河龍王來了
第八章 等到記憶都回來的那天,我們又會是怎樣
第九章 大燕國的帝姬,你還要騙我多久
第十章 前傳
第十一章 卿心如鐵
第十二章 他要陪著她,實在是很美很貼心的諾言
第十三章 眼淚無窮無盡,每一顆都是折磨
第十四章 傳說中的公子齊大人
第十五章 曖之昧之
第十六章 那大家一起來做壞事好不好
第十七章 太子的邀約
第十八章 公子齊來此一遊,送上雷劍風刃
第十九章 哪怕鐵石心腸,還是幻想著和你一起變老
第二十章 二皇子亭淵
第二十一章 沒有你的黎明
第二十二章 她的任性嬌蠻,他至死嬌慣
第二十三章 聽見花開的聲音
傅九雲番外 亂生春色誰為主
第一章 暗裡幽香是誰人
年底的時候,香取山下了第一場雪,紛紛揚揚飄了一整夜,積雪幾乎沒過膝蓋。覃川從暖和的廚房裡一出來,頓時凍得直哆嗦,趕緊裹緊圍脖。
廚房管膳食的陳大爺從裡面追出來,連聲喚她:“川兒,等一下!”
“大爺還有啥要幫忙的不?”覃川冷得直跳,像只小兔子。
“也不是什麼要緊事,就問問你明天幾時來廚房幫工,我兒子明兒來修灶台,和我提了一下你,不曉得能不能遇上。”陳大爺笑得像朵皺紋花。
覃川最善察言觀色,心裡頓時明瞭他的意思,當下笑道:“這我也說不準,得問問趙管事。我也盼著見陳大哥哪,他運氣極好,十賭九贏,我還等著他教我玩兩把。”
陳大爺老臉不由一紅,自然明白人家說得隱晦是給自己面子,他兒子分明是十賭九輸的賭鬼敗家子,想給他找個老婆可真不容易。
揮別有些尷尬的陳大爺,覃川縮著腦袋一路往左池跑。昨晚一場大雪,只怕凍壞了池畔的柳樹精,她得去撣雪修剪一番,省得回頭它們找她哭。
剛走了一半,迎面就見趙管事領著個肉球似的男子走過來,覃川趕緊停在旁邊,笑呵呵地打招呼:“趙管事,您好。”
趙管事一見她,眼睛忽然亮了,趕緊推著那肉球男過來:“川兒,來得正巧,有事找你呢。”
顯見著那肉球男並不樂意,嘟嘴擠眼,忸怩萬分,硬是被趙管事推到覃川眼前。“這是我侄子,在這裡做買辦的。他今年二十,尚未娶妻……”
肉球怒了,指著覃川痛聲嚷嚷:“姨!你這是什麼眼光?!她長得那麼醜!比陳皮還黃!連玄珠大人的一根小指頭也比不上,又怎能配得上我?”
一席話簡直說得字字帶血,把覃川說得一愣一愣的。
他忽又瞪過來:“喂,我說你可別纏著我啊!我沒工夫和你磨蹭!”
覃川趕緊點頭:“那是那是,我哪裡配站在您身邊……”說著看看他圓溜溜的肚皮,整個人長得和鍋裡剛煮好的湯圓似的,肥白粉嫩,不由微微一笑,“您這樣玉樹臨風、豐神俊朗的美男子,自然得要傾國傾城的美人才能配得上。”
“哼,算你有自知之明。”肉球男喜滋滋地一笑,“姨,我走了。下次記得找個漂亮的,配得上我才行。”
“您走好,走好……”覃川笑眯眯地目送他去遠了,回頭看一眼趙管事。趙管事自然是尷尬萬分,連聲道歉:“川兒……他脾氣就是這麼壞,人品倒是很好的……你……你可別放在心上……”
“這有什麼,令侄是心直口快,爽朗不造作,真男兒本色。”覃川說得面不改色心不跳。
趙管事自己覺得甚是可惜,歎息了一陣。覃川雖說只來了不到三個月,可做事利索,也沒什麼亂七八糟的心思,嘴巴更是甜得恰到好處。這年頭的年輕姑娘家,如此乖覺的實在不多,她有心給侄子找個好媳婦,奈何自己那寶貝侄子眼高於頂,非絕色的不要。
覃川這孩子,什麼都好,就是長得寒磣點,細眉細眼、鼻塌唇薄,臉色更像十年沒吃飽飯似的,蠟黃蠟黃。放在人群裡,眨眼就給吞沒了。
“對了,管事您找我是有什麼吩咐嗎?”覃川直接換話題。
趙管事從懷裡小心翼翼取出一個木盒遞過去:“我手頭還有一堆事,你把這個盒子送去南殿吧。千萬小心,別碰著磕著,這可是玄珠大人要的東西。”
覃川點點頭,捧著盒子轉身要走,忽然想起什麼似的,回頭笑道:“管事,翠丫今天和我說,病好了可以幹活了。明天去廚房幫工的事情,是不是要交給她?”
趙管事想也沒想:“那明天就讓她去做吧,你過來給我幫忙,正好人手不夠。”
覃川笑眯眯地走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