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除夕至初二春節期間,物流配送將視情況調整,請依出貨/取貨通知函為主,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網路書店祝您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1/1
庫存:3
攻疼新醫:筋骨疼痛專家Dr.Pain帶你找痛源、解痛根、脫離痛海!
定  價:NT$360元
優惠價: 79284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筋骨疼痛的真相,只有一個!
不要再忍痛!疼痛是可以根治的!
治痛專家潘健理醫師
整合「攻疼‧新醫」兩大核心,
帶你突破疼痛重圍,找出痛源、對症治療!


【本書特色】

據統計,全臺逾70萬人有各種慢性疼痛問題,
雖不致命,但日日纏身、遍尋名醫都解決不了的痛苦煎熬,原來不是無藥醫?!

徹底解決你的痠疼痛的本書,分為「攻疼」及「新醫」兩大核心──
核心一、「攻疼」篇
疼痛治療,到底要找哪一科?痛好久,遍尋名醫治不好嗎?
其實,痠疼痛可以根治,但必須掌握關鍵3原則:選對科、慎選醫師、心態調整,
Dr.Pain以診間常見案例作分享,
以最淺白易懂的方式,教你如何找到對的人,解決難纏的疼痛問題。

找出痛源,就如同剝洋蔥,必須一層一層往內看!
Dr.Pain針對人體9大部位:
頭、肩頸、肘臂、腕掌、腰背、髖臀、膝腿、踝足、難解的全身痠痛,
以及常見的26種「痠、麻、痛」症狀,抽絲剝繭,一一解析。

痠疼痛不會好,跟你怎麼想,有極大關係!
患者對於疼痛症狀常有一些錯誤迷思,
觀念扭轉,才能遠離疼痛,讓Dr.Pain帶你跳脫14大痠(疼)痛陷阱!

二、「新醫」篇
筋骨疼痛最好的解藥,就在自己身體裡?
現今最受矚目的新醫療──PRP,一次看懂!
必知的PRP資訊:
到底什麼是PRP?
對於關節退化保證有效?
不只修補,還能抑制細菌孳生?
打PRP沒效時,該怎麼辦?
……

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完整修復疼痛的根本療法,你一定要知道!
對身體友善的好針:周全式功能注射
無藥,也可醫:乾針筋膜鬆解
有效且安全:筋骨注射玻尿酸
解開痠痛的枷鎖:神經解套注射
慢性筋骨痠痛的良方:葡萄糖增生療法
新時代的下一步──向細胞治療邁進


難纏的痠疼痛問題,在此有解!
痛好久,遍尋名醫治不好?
筋骨痠痛,只能用藥醫?
頭痛的祕密,藏在脖子裡?惱人的頸源性疼痛
肩痛、手不舉,就是五十肩?
肩膀筋破掉,一定要開刀?
手麻到半夜痛醒?
膏肓痛,很難醫?
腰椎手術後還是痛,怎麼辦?
髖關節退化,只能等開刀?
膝蓋換人工,開刀後還是痛?
足底筋膜炎怎麼治最有效?

【誠心推薦】(依姓氏筆畫排序)

台灣復健醫學會理事長 王亭貴
一分鐘健身教室 史考特
吳濬哲骨科診所院長 吳濬哲
臺大醫院麻醉部疼痛科主任 林至芃
台灣疼痛醫學會理事長 林嘉祥
臺灣大學管理學院教授 翁崇雄
臺灣大學前EMBA執行長 黃崇興
運動醫學會榮譽理事長 葉文凌
知名節目主持人 鄭弘儀
脊椎保健達人 鄭雲龍
璞園建築籃球隊
台電女籃總教練 錢薇娟
籃球員 戴維斯


目錄:
【Chapter1】痠痛可根治,只要看對科、找對醫師!
筋骨痠痛,到底要找那一科?
痛好久,遍尋名醫治不好?
西醫打針,都是打消炎止痛針?
開業醫,都是打類固醇?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位「狼共」醫師
疼痛科,究竟是哪一科?
你的疼痛醫師,會挖「礦」嗎?
吾念針,亦是吾念真
治慢性疼痛,要積極但別著急!
[Column] Mrs.Pain 醫師娘的診間記事
病人傳遞愛與力量,行醫路上不孤單!

【Chapter2】觀念扭轉!避開 14大痠疼痛陷阱
筋骨痠痛,只能用藥醫?
退化是老化?
慢性疼痛為何如此複雜?
骨刺非刺?神經受壓迫才會痛!
先照X 光,準沒錯?
無聲的疼痛吶喊,超音波聽得到?
你是治片子,還是治裡子?
你才「神經」病哩?!
痛點,不是重點?
麻,一定是神經壓到?
愈高檔,愈有效?
自費治療,成效驚人?
忍痛一世、治痛一時?
第二口冰淇淋──你的痠痛復原迷思?
[Column] Mrs.Pain 醫師娘的診間記事
醫德VS.病德

【Chapter3】Dr.Pain對症解惑
人體9大部位痠(疼)痛解析
●頭痛
頭痛的祕密,藏在脖子裡?談「頸源性疼痛」

●肩頸痠痛
肩痛、手不舉,就是五十肩?
五十肩,非得撐半年?
肩膀筋破掉,一定要開刀?
「肩唇」裂,打PRP 當護「唇」膏?!

●肘臂痛
網球肘「沒好」的真相
太「扯」了!高爾夫球肘竟是「神經纏套」?
手臂痠到爆,就是查不到?談「橈隧道症候群」

●腕掌痛
手麻到半夜痛醒?

●腰背痛
坐骨痛,神經沒在痛?
原來,腰痛也有不為人知的另一「面」?
膏肓痛,很難醫?
腰椎手術後還是痛,怎麼辦?

●髖臀痛
髖關節退化,除了止痛只能等開刀?
壞而不死?髖骨壞死,PRP 有機會!
該邊痠?外大腿麻?小心「皮神經」被糾纏

●膝腿痛
膝蓋打針打不好,是韌帶鬆掉?
SOS!膝退化常需修補的韌帶有哪些?
膝蓋換人工,開刀後還是痛?
踝足痛 腳踝扭傷治不好嗎?可嘗試PRP 再生注射
足底筋膜炎怎麼治、最有效?

●全身痠痛
在D3 裡找回幸福

[Column] Mrs.Pain 醫師娘的診間記事
可愛的病人

【Chapter4】完全搞懂PRP治療
到底什麼是PRP ?
打一針PRP,關節退化保證有效?
不可不知! PRP 的3 大迷思
掌握PRP 注射時機,讓醫病付出更有價值
不只修補,PRP 還能抑制細菌孳生!
打PRP 沒效,該怎麼辦?
治傷痛的時間壓力,PRP 有解!
脊椎硬膜外注射,PRP 是新選擇?
[案例分享]
後十字韌帶撕裂,注射PRP 後充分癒合

治病痛一定要找對方法!
[Column] Mrs.Pain 醫師娘的診間記事
我要做你的最後一位醫師

【Chapter5】完整修復痠疼痛的根本療法
周全式功能注射:要打針,就打好的針!
乾針筋膜鬆解:無藥,也可醫!
筋骨注射玻尿酸:扭轉舊觀念、新觀念降臨
神經解套注射:痠痛,竟是神經上鎖?
葡萄糖增生療法:針對慢性筋骨痠痛而提供的治療
新時代的下一步--向細胞治療邁進
診間經典語錄
[Column] Mrs.Pain 醫師娘的診間記事
初衷

後記 新醫‧ 心醫
內文試閱:
試閱一、

吾念針,亦是吾‧念‧真

醫師的大腦好像頓時長在患者的筋骨裡,將自己想要患者痊癒的心,化為一針又一針的「念針」,一步一步,帶領患者走向痊癒之路。



【內文】

診間小故事

Renee 常私底下問我:「潘醫師,每天都這樣打針,你不會煩、不會累嗎?」我苦笑著說:「當然會累,而且做這行既勞心又勞力,但累了這麼多年,卻不覺得煩!」

專注疼痛治療超過十八年,每天跟患者以針相會,對初診、久候的患者,常以:「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當作診療開始的第一句問候。

「潘醫師啊,我們在外面等你等好久呢!」患者回應。我也總是這樣解釋:「歹勢,我們同時看診、做治療,所以快不起來⋯⋯」

「啊不能叫護樹(台語)小姐幫忙打嗎?」我啞然失笑,額頭垂下三條線,爆出一顆汗珠,趕緊說明:「這種打針,護士小姐學校沒教,一定要醫酥(台語)親自執行;而且,我們打針是純手工的,一針一針打下去,免不了要花點時間,我們的治療是現做的,也沒有辦法冷凍之後馬上微波給您⋯⋯」病患會意地笑了,我們也可以正式開始問診了。



最能貫徹醫者意志的治療法

筋骨疼痛的治療林林總總,從作息調整、姿勢擺位、運動鍛鍊、營養補充、口服藥物、物理治療、徒手矯治、一直到微創手術、人工置換等,方法千百種,見仁見智、各家均有其長;之所以一直鍾情於以針求治,原因是「在筋骨系統中進針,最能直接貫徹醫者的意志,並以非手術的方式,明確地讓患者解除痛苦、恢復功能」;簡言之,就是──

吾‧念‧針



醫師意念的延伸產物

一般患者會以為,醫師持針的右手,是注射治療是否會成功的主要關鍵;但只要有一定經驗的注射醫師,就會知道主角其實不在右手,因為「知者信其左,不知者信其右」。在注射或進針的過程當中,大部分時間是左手指尖的感覺回饋,在默默地導引著右手進針的方向。所以,很會打針的醫師,往往受傷痠痛會發生在醫師的左手臂與肩膀,而不是右邊。

然而,左手的感覺回饋卻是醫師意念的延伸產物;在治療之前,醫師心念中,早已做好治療計畫,先打哪裡、再打哪裡,都已胸有成竹,這樣的念頭會下指令給左手,在治療時應該要感覺到什麼東西,然後,再讓右手做最後的注射執行。



抱持很想讓患者好起來的信念

換言之,醫師的心念,經由自身的筋骨系統運作,巧妙地操控著注射針具;而藉針尖的游走、穿梭,這心念也進入了患者的筋骨系統,無論是注、剝、挑、刺,醫師的大腦好像頓時長在患者的筋骨裡,將自己想要患者痊癒的心,化為一針又一針的「念針」,一步一步,帶領患者走向痊癒之路。

所以,如果患者認為我們治療疼痛的療效不錯,與其說是醫師很會打針,我寧願相信,是因為我們真的一直抱持很想讓患者好起來的信念,而這樣的信念,帶動了每一次的進針,才會產生優於其他同業的療效,也就是說:動心→起念→指左→導右

對患者來說,我們的核心治療是「吾念針」;然而,對執行注射治療的醫者修為,卻是:

吾‧念‧真







試閱二、

治慢性疼痛,要積極但別著急!

慢性疼痛的治療像剝洋蔥,需要一層一層去了解、去解決,但洋蔥總有剝完的時候,想治好疼痛,請給自己及醫師多一點時間。



【內文】

在還沒有完全了解慢性疼痛恢復的本質之前,我經常會被患者初次治療後的反應嚇到:「醫生,上次你幫我打針之後,我反而更痛!這怎麼回事?」當時的我,其實是冒出一身冷汗的。但隨著經驗的累積與知識的增長,現在的我,會微笑地說:「你先別擔心,這種反應常常會發生,但並不會傷害到你,讓我們一起來檢查看看...... 」



慢性疼痛是積累、不斷糾結纏繞的結果

慢性疼痛是經年累月造成的,問題不斷糾結纏繞的結果,通常到了醫師面前,早已失去原來初次疼痛的面貌;此時,患者的疼痛就像多層次包裝的產品,層層堆疊,從外表看起來,根本無法窺探到裡面的核心。

所以,面對患者的疑慮,每每再次檢查的結果,是患者潛藏在「第二層」的問題,經過初次的治療後,因之前(第一層)的症狀被解決了,找不到「掩護」而被迫冒了出來。

「你看,之前你說的這個問題,是不是比較好了?而你說得更痛,其實是在另一個地方痛了起來,對嗎?」 我微笑問道。患者想了一下,忽然有所領悟,說道:「咦⋯⋯對耶,好像是這樣。」

患者畢竟沒有受過專業訓練,加上久病不適,自然無法敏銳地感受自身的變化;此刻,若有醫護人員適時的引導,便能更進一步幫助他們了解自己的問題。經過一番解說,患者才似懂非懂地接受第二次療程;有趣的是,患者也發現了,這次我治療的方式,又跟上回或第一次不一樣。



慢性疼痛的治療像剝洋蔥

「沒錯!」我微笑著說:「你的舊問題解決了,但新問題出來了;所以我現在是針對你的新問題來治療,自然用的方法不一樣。等到下次你再回診,很可能又會跟我說另一種症狀喔!」

患者這下就全懂了,但隨即又問了一個很有深度的問題:「醫師,像我每次的症狀都變來變去,會不會就這樣無窮無盡地治療下去啊?」

「好問題!」我回答:「不會的,請放心;雖然慢性疼痛的治療像剝洋蔥,需要一層一層去了解、去解決;但洋蔥總有剝完的時候,但每個人的疼痛複雜度差異很大,所以需要的療程自然會各有不同。」患者聽完呼了一口大氣,整個人放鬆下來。「謝謝醫生,我懂了,我會盡量配合你的療程,因為我實在痛很久了,這次我真的很想把它治到好!」







試閱三、

頭痛的祕密,藏在脖子裡?談「頸源性疼痛」

【內文】

頭痛此症,還真頭痛!一大堆的頭痛患者,以為自己這輩子的頭痛,都得靠吃藥過日子了;其實,有大半的頭痛情況,是從腦袋下面的「頸子」生出來的,而腦子裡⋯⋯根本什麼事都沒有。

不只如此,這些從「脖子」發動到「腦子」的痛,有一半以上是可以完完全全治好的喔!意思是說,如果治療得當,從此再也不必吃頭痛藥了。不相信?不可能?不敢想?這可不是開玩笑的,有《頭痛藏頸》一詩為證:

筋膜骨膜透腦膜,

疲勞姿勢外傷過,

神經纏套大三小,

揮鞭小面韌帶破。



箇中道理,且看以下分曉。



筋膜列車,駛入後腦門

脖子裡筋肉細又多,這眾所皆知;但可曾聽說,脖子的皮肉之間、筋骨之際,藏著一層又一層,四通八達的「筋膜網」?

這玩意兒,學問可大了。這層筋膜網,像一整套綿密的鐵道系統:往下,可達肩、手、軀幹,甚至腳底;往上,直通後腦門,然後跟腦子裡的硬腦膜相接。就像歐陸各國的鐵道相接一般,頸筋膜與硬腦膜,雖屬不同國度,彼此卻緊密相連。

酷吧?好,既然筋膜是鐵道網,那在這鐵道邊上走著的火車,又是什麼呢?答案是:力量,是肌肉收縮、韌帶拉扯、骨頭交撐所產生的力量,各種因姿勢、動作所產生的力量,就像火車般,順著筋膜軌道,一列列地、南來北往的傳遞著。

所以,一旦有肩頸僵硬的問題,這緊繃的力量,就化身成疾駛的列車,從頸部一路開進腦子裡作怪;讓原本只是單純的肩頸筋膜疼痛,一夕間「升等」成為頭痛的問題!

治這種頭痛,就該從筋膜入手。



頭頸失序,火燒連環船

再來,是頸椎的「樂高」問題。剛提過,筋骨交接是環環相扣的,簡單說,在筋骨系統裡,牽一髮,可動全身;同理,在脖子裡,這椎骨一偏,可要震天聽!意思是,只要頸椎的排列出了亂子,頭痛自然如影隨形。

無論是低頭族(長時間姿勢不良)、電腦族(肩頸肌肉疲勞),抑或是摔車族(外傷史)、刀疤族(手術史),都會打亂這七節頸椎與顱骨之間的正常排列;當身體感覺到失序的狀態過了某個門檻,就會引發筋膜調控或神經反射的現象,造成頭痛、頭暈,甚至耳鳴等臨床症狀。

此時,就該找位具整脊專業的復健醫師或物理治療師,仔細評估這偏斜、卡緊的顱頸樂高積木作品,並在必要時用科學手法鬆筋調骨、因勢力導(不一定要喀拉一聲喔!)讓積木排列歸位,往往這樣一弄,頭痛情況便會大幅改善!



神經被綁,一抽三千里

撥完筋、正過骨,緊接著,咱們來理一理神經。

在飄逸秀髮下面,後腦勺跟頸子的中間,有一群像樹枝般、盤根錯節的神經網,由下往上,負責頭部上、後、左、右的感覺。這群神經,要是被旁邊的組織給綁住,不但受損神經會變大條(腫起來),事情也會跟著很。大。條。

這群神經,總稱為「枕骨神經」,是從頸椎上邊幾節走出來的神經,包括大枕神經、小枕神經,以及枕三神經;當這些神經被周邊組織綁住、牽扯而產生臨床症狀的現象,專業上就叫作「神經纏套(nerveentrapment)」。

一旦枕骨神經被纏套,頭痛就會打蛇隨棍上:跟定了!即「枕骨神經痛(occipital neuralgia)」。此種頭痛的特色是會用「抽」的,從後腦勺或耳後一路抽到頭頂、太陽穴、眼窩附近;有時,會感覺好像有人用力掐住你的腦幹,讓人頭痛欲裂;此外,也有人會覺得像是火在燒、螞蟻在爬或像被電到一樣,麻到不行。

如何處理?

吃藥,當然可以緩解症狀,但若想徹底解決枕骨神經痛,從頸椎、後腦纏套處直接做「解套注射」或「解套手術」,可能是最釜底抽薪之道。



韌帶鬆弛,頭殼也瘋狂

腦筋急轉彎⋯⋯腦的筋,真的可以急轉彎嗎?

至少脖子的筋不行。頭頸部的外傷,時常發生在車禍、運動傷害或反覆性的頸椎扭動之後;除了骨折、神經壓迫這些常見的問題之外,韌帶損傷與伴隨而來的頸椎不穩定,卻是臨床上經常忽略的。理由很簡單,因為韌帶損傷或是輕度的頸椎不穩定,很難用傳統的影像檢查找出來。

然而,鬆弛受損的韌帶,與因此磨損的小面關節,以及不穩定的頸椎,往往會刺激到頸椎前方的交感神經鏈,進而造成頭痛、顏面疼痛、耳痛、頭暈、鼻竇腫脹、聲音沙啞等所謂「奇奇怪怪」的相關症狀;臨床上,我們統稱為「巴劉氏症(Barre-Lieou syndrome)」。

一旦確定診斷,除了藥物治療、復健訓練外,最重要的是去重建、修補因外傷而受損的小面關節與周邊韌帶,讓頸椎逐漸恢復原本的穩定性;如此,長期外傷後的頭痛,才有機會根本解決。

看倌!聽完上述說明後,是否對「頸子痛到腦子」或是「頸源性頭痛」這檔事,有更深刻的了解呢?

如果,你常年為頭痛所苦,可以試著找相關的疼痛醫師,為你查查脖子裡到底有沒有可以根治的問題;說不定,真的給找出來了,從此不再為頭痛而頭痛喔!正所謂:

頭痛且往頸裡尋,

理筋正骨解神經,

韌帶小面修補好,

揮別宿疾一身輕!


作者序

渡邊猶記夫:
醫者渡人,同時也在渡己!


醫師,是最古老、卻又最創新的行業。行醫23年,從醫學中心、區域教學醫院、進而進入基層服務6 年多;往年「大醫師」的光環逐漸褪去,驕傲與虛榮早已不再;在脫下飄逸的長袍、捲起袖子的瞬間,才更深覺,原來醫師生命中最寶貴的時刻,早已深深地與每位患者的健康交織在一起了。在交織的那一剎那,患者將健康的機會交給了我,而我也專注地接下任務,用心將他們送到康復的彼端。
是的,醫者像是渡船夫,在病痛之河上用專業與熱誠撐起一葉扁舟,一次又一次,一回接一回,努力將患者引渡到健康的彼岸。河水並不平靜,暗潮也未必可預測,對岸更不是一蹴可幾;稱職的渡船夫,只能不斷累積河道的經驗,大江南北四處跟其它船夫請益,並裝配最新的航行器材,只求每一次航行,都能順利完成患者的付託。
身為疼痛復健雙專科醫師,對「醫者渡人」,常有更深的體會。因長年多次接受國外最新的訓練,患者有時接受治療後,往往驚覺到所謂〔神奇〕的療效;此時,身為渡船夫的我,只是微笑道:「這並不神奇,只是您過往只知跋山涉水,卻不知有此舟可渡!」相反地,有時患者對於某些診斷與治療的執著,讓他(她)寧可選擇固守在疼痛的此岸,卻不願接受新而有實證的療法,身為渡夫的醫師,百般勸說遭拒後,也只能無奈地搖頭。
醫者渡人,同時也在渡己。每一次成功的航行,都是醫者投以生命的軌跡;而每一次的挫折,卻也給予醫者再次修行提升的機會。無論成功或挫折,都是醫者真誠的寫照。本書所寫的,就是一位專注認真的疼痛醫師,於繁忙臨床工作之餘,在「渡邊」記錄下來的點點滴滴。


後記  

新醫‧ 心醫

再新的醫療,再夯的實證,等到寫出來的時候,就都⋯⋯舊了。

雖然你看的、我們所寫的這些文章,在醫界算是很新的觀念;但嚴格說來,筋骨疼痛醫學的研究,是以每天數百篇的「天量」不斷地在翻新。

跟這些剛出爐的新發現比起來,說自己所學是「新醫」,心裡還真是忐忑。但話說回來,最新的醫療,一定是最好的嗎?更精準地說,那些聲稱是最新的醫療技術,真的是最適合你的治療模式嗎?

想一想,要想一想。

新醫療的可貴,在於提供疼痛患者,在診療時「多增加」了一個新的選擇;至於這個新選擇,是否可以「全然取代」、進而「全然超越」之前診療可選的「所有選項」,那就是另一個議題了。

那這問題,該如何解決呢?

所以,面對「新醫」的不確定性、不熟悉性、又期待又怕受傷害的特性,你更需要的是:心醫。

心醫,是醫師用心,每天盡量去攝取新的醫學知識與技術,並且將此新知與原本的知識融會貫通,而非完全揚棄過去。

心醫,是醫師用心,必須十分確定這新的診療模式,可以安全有效地

用在患者身上,才開始臨床應用。

心醫,是醫師用心,只有當自己的技術與經驗都磨練到了位,才會用在患者身上。

對患者用心的醫師,即使向新知前進的動力沒有那麼強,縱使手上可用的抗痛武器有限,但因為醫師肯用心,所以患者也不必太過擔心。

而所謂新醫,即使周遊列國,渾身新功夫,就算手上診療的武器嶄新而強大;萬一缺少了心醫,一念只想施展神功,似乎就會變得⋯⋯變得你我再再三思。

嗯,攻疼新醫對自己的期許,是新醫,同時更是心醫。

【短語】
以疼痛醫師的身分與健理熟識多年,十分感佩他對各種複雜疼痛的系統化思考與精巧處置,這回見他將思路精華化做文字,引領讀者抽絲剝繭解讀惱人的慢性疼痛,相信能造福更多病患。
──臺大醫院麻醉部疼痛科主任 林至芃

疼痛是極為常見的疾病,當碰上常使生活品質造成極大的困擾,此時將浮現「好醫師在何處?」潘院長是台大醫科畢業,行醫已20年並一直專研疼痛,病患極多,他在繁忙的醫務工作外,更持續學習進修、參與國內外重要的研討會,因而其知識、技術一直與時俱進,其整合乾針筋膜鬆解、增生與玻尿酸注射等技術,在醫療上廣受好評。此次他更將其多年的成果與心得出版此書來與大家分享,這是社會大眾的福音,這書甚值得擁有與研讀,相信將使讀者對疼痛相關的知識更為瞭解與認知。
──臺灣大學管理學院教授 翁崇雄

潘健理醫師擔任球隊醫療顧問期間,面對球員各種疼痛難題,總以親切、專業的方式問診,為了解決難解的疼痛問題,更不斷精益求精,期許自己能帶給患者最新的解痛治療方式。在書中,潘醫師以不同角度切入、破解各式疼痛,對於有運動傷害的人來說,肯定有所助益,在此誠心推薦給受疼痛所苦的讀者們。
──璞園建築籃球隊

【推薦序一】
盡心關懷病人、用心追尋更多專業,才能「攻疼」致勝!

台灣復健醫學會理事長 王亭貴

「攻疼新醫」由字義上看來是攻擊疼痛的「新」醫療技術,但我更喜歡潘醫師在後記中所提到的,是「新」的醫療技術,同時更是「用心」的醫療。疼痛目前被定為第5個生命徵候(前四個分別為:心跳、血壓、體溫及呼吸),可見疼痛在醫療上的重要性。好的疼痛醫師都知道有一些病人非常難處理,如果「不用心」去關心病人、了解病情一定處理不好。而用心除了盡心關懷病人外,還需「用心」去追尋更多的專業,更新的概念及技術才能真正「攻疼」致勝。

潘健理醫師是台灣大學醫學系畢業,在長庚完成復健科住院醫師,而後又取得疼痛專科醫師,持續在疼痛的領域中努力。鑒於需要更「用心」的看病人,他自行開業,並限定每日看診人數,他所創的「疼痛書房」及社群網站(Global pain practice)一直對疼痛相關議題有很深的見解,也是我常閱讀的網站。

本書利用短文及例子說明一些疼痛的概念,來釐清一些病人間對疼痛的誤解,這些錯誤的想法,甚至某些不是常處理疼痛的醫師也可能會有。在本書的第一章中,潘醫師首先矯正民眾看病的觀念(包括Mr. Pain醫師娘的醫德vs病德);在第二章中更直接指出在門診中病人對引發疼痛疾病的錯誤想法,例如:退化=老化、X光有骨刺,疼痛一定就是來自於骨刺、麻就是神經壓迫等,這些錯誤的說法,每日在門診中皆可遇見,可以說實用而切實;在第三章中講述了一些目前新發現或早已知道但大家都沒注意到,而造成疼痛治不好的病因,例如:網球肘、高爾夫球肘等肌腱炎,可能來自於神經病變而非僅是肌腱病變;第四章針對目前正盛行之PRP做一個完整的回顧,雖然不是學術上的回顧,但涵蓋了學術及臨床經驗的結合;在最後的第五章,介紹了目前較全面性治療疼痛的方式,雖然,學術界可能還有一些不同的看法,但也暗示我們,疼痛治療須日新又新不斷學習。

我認為這是一本很有教育性的疼痛專書。對於有疼痛困擾的病人可以進一步了解自己的問題,但萬萬不要以此書的內容,成為「狼共」醫師,也就是說,若有疼痛問題,仍需尋求專業醫師的協助。對於初入疼痛領域的醫師,本書將給你一個完整的概念。對於已熟悉疼痛領域的醫師,我相信也可以提供一些反思的機會,是一本值得一看的好書。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