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庫存:2
密勒日巴大手印:雪山空谷的歌聲,開啟生命智慧之心
  • 密勒日巴大手印:雪山空谷的歌聲,開啟生命智慧之心

  • 系列名:密乘寶海
  • ISBN13:9789866936913
  • 出版社:全佛文化
  • 作者:洪啟嵩
  • 裝訂/頁數:平裝/432頁
  • 規格:21cm*14.8cm*2.6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6/11/18
  • 中國圖書分類:密教
定  價:NT$480元
優惠價: 9432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12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本書特色:
1.本書以被尊稱為「第二佛」的藏密祖師──密勒日巴大師生平故事為媒介,詳解大師一生行持與法要,並深入教授大手印與拙火修持心要。
2.作者洪啟嵩融會其對密勒日巴祖師教法的完整體悟,結合時代觀察,提出適合現代人心靈與修行的心要指引。

密勒日巴尊者是藏傳佛教噶舉派傳承祖師,一生遠離人群,在人跡罕見的雪山裡修持,依止大手印及拙火定修持成就。他的行持與教誨,也都是依大手印及拙火定之見地、證量來宣說。本書選取其道歌中,關於大手印之教法,深入教授,引領讀者進入密祖所修、所證之大手印見地與證量,是直入大手印的殊勝法門!

「大手印」(Mahamudra),梵文原名「大印」,即法印、印契,就如同禪宗所說「以心印心」的心印。藏文中加入「手」字,是形容此印如同佛手般珍貴。代表諸佛的無上心印,是佛陀所親許的究竟法門。

密勒日巴尊者的一生,是真修實證、苦行修學的最佳典範。尊者自幼失怙,親戚侵奪家產,充作奴僕使喚。尊者依循母親的心願,學習咒術降下冰雹、毀壞惡戚的收成來復仇,造下了可怕的黑業,猛然心驚轉而追尋正法。

在馬爾巴上師的鍛鍊下,精勤修行,具足廣大成就。其一生在山中苦行,曾以蕁麻為食,使全身的皮膚甚至連汗毛都變成綠色,他卻甘之如飴。其真修實證的廣大境界,在所傳下的道歌中展露無遺。本書講授密勒日巴大手印心要,引領學人直趣大成就者悲智心海!

出版緣起
作者序
前言
一、法性光明大手印,自心明空魔自消
二、無間流水三摩地,空明法性諸妄息
三、拙火成就大手印,當下現空不可得
四、法性瑜伽法性空,大印寬坦無修整
五、善合惡轉法性融,大印導引中陰淨
六、大印明空無分別,見修行果無迷惑
七、顯境心體鬆無執,明空無對本來佛
八、無生法爾心境等,觸事無作皆解脫
九、如知自心現成空,善明大印四瑜伽
十、心舒體空常安樂,契合法性無生樂
十一、深觀無見大手印,定慧善辨法性身
十二、無生輪涅心體空,妄念寂滅三身圓
十三、現空傳承法報化,圓具三身大手印
十四、無整明體具三寶,鬆坦識念皆法身
十五、六識法爾自解脫,行住坐臥飲明空
十六、實相法中無差別,大印自在因道果
十七、執我無明惱病因,無執法性病自空
十八、無死瑜伽大手印,明空無魔無怖畏
十九、實相大印中陰空,智道淨土依願行
二十、心朗明空法性會,如水注水聖讚聖
廿一、顯空似虹禪出教,現空圓滿教悟宗
廿二、滯有執空解行障,法性雙泯行解暢
廿三、未悟明體不離
地球禪者洪啟嵩禪師,為國際禪學大師、禪畫藝術家及暢銷書作家。
年幼目睹工廠爆炸現場及親人逝世,感受生死無常,十歲起參學各派禪法,尋求生命昇華超越之道。二十歲開始教授禪定,海內外從學者無數。
講學
其一生修持、講學、著述不綴,足跡遍佈全球。除應邀於台灣政府機關及大學、企業講學,並應邀至美國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俄亥俄大學,中國北京、人民、清華大學,上海師範、復旦大學等世界知名學府演講。並於印度菩提伽耶、美國佛教會、麻州佛教會、大同雲岡石窟等地,講學及主持禪七。畢生致力推展人類普遍之覺性運動,開啟覺性地球。
藝術
2014年開始進行世紀大佛繪畫工程(160公尺X62.5公尺),總面積達10,000平方公尺,等於1甲田,預計2018年全畫完成。
2015年2月,所題之書法「菩提伽耶覺性地球碑」石碑,立於佛教第一聖地印度菩提伽耶,為宋代以來首座立於菩提伽耶之漢文刻碑。
2015年5月母親節,應台灣鐵路管理局之邀,舉辦觀音彩繪列車環台,守護台灣。
著述
歷年來於大小乘禪法、顯密教禪法、南傳北傳禪法、教下與宗門禪法、漢藏佛學禪法等均有深入與系統講授。著有《禪觀秘要》等〈高階禪觀系列〉及《現觀中脈實相成就》等〈密乘寶海系列〉,著述超過二百部。
殊榮
2009獲舊金山市政府頒發榮譽狀
2010年獲不丹國王頒發榮譽狀
2013年獲聘為世界文化遺產雲岡石窟首席顧問
前言
「大手印」的梵文原名是「大印」(Mahamudra)。印者,法印或印契,猶如國王之印璽,一蓋上去,即得相應。藏文中加入「手」之一字,乃表佛手─佛之兜羅錦手,是代表無上的珍貴,故「大手印」即代表佛的無上心印,佛所親許的一個究竟的法門,正如中國禪宗所講的「以心印心」的心印。因此,「大手印」的「手」字乃是一個形容詞,形容這個佛陀心印的珍貴,因這個心印乃是印證佛陀的無上心髓,是至廣大,至究竟,至精微,故名「大印」或「大印契」。
中國唐朝金剛界瑜伽部教法中,有四種印,即大印、法印、三昧耶印,及羯摩印;本尊形像即大印;種子字即法印;法器或三昧耶相即三昧耶印;八相成道等種種事業即羯摩印。大手印乃是以如來果位的境界,或是證悟本來清淨之後的境界,來作見的跟印證而修持的,故大手印即是實相印,即是佛祖心印,是跟禪宗的觀點貼近的。
禪宗,大圓滿,或大手印,他們根本的源頭是相類的。陳健民上師認為大圓滿跟大手印兩者的見地並不相同,這個看法應是合理的,用比喻來說,這就如同中國的南宗禪跟北宗禪,同樣的見地,前者是頓悟,後者是漸修,大手印比較接近北宗,大圓滿比較接近南宗,但陳上師的觀點認為,禪宗是比大圓滿更圓頓的,因為大圓滿教法跟中國北宗禪交涉深遠。大圓滿教法除了基於佛性本然自性清淨的觀點之外,其在後續發展上受中國北宗禪的影響十分巨大。
大手印的教授,除了詞句的傳承之外,最重要的是心性的傳承,所有大手印見地的根本都是心性本然清淨,大圓滿、禪宗的見地亦是如此,即心性本淨。但同樣都是根於心性本淨的見地,你如何悟入?你如何顯出?你如何作用?卻是有所差別。有的有次第,有的沒有次第,沒有次第的更究竟,而大手印是有次第趨入的。大圓滿的心部、界部、教誡部等,也是一樣,「心部」是從自心本淨,貫穿法界,「界部」是法界現前一切現觀圓滿,「教誡部」是當體、當下頓入這個境界,三者乃是教授不同,而根本觀點是一樣的。漸悟與頓悟所悟的,都是同一個本心─那個自性清淨本心,所不同的是,漸悟乃漸次趨入,頓悟乃當下頓入。
大手印是基於心性本淨的見地,而依「專一」、「離戲」、「一味」、「無修」四個次第趨入,大圓滿則是「立斷」、「頓超」二個次第趨入,禪宗哪有分什麼立斷、頓超?一腳踩了就是!因此,子母光明會在禪宗是不立的,在大圓滿講一切現前圓滿,故也是不立的。
講到心性本淨,很多人都錯解了,以為有個心本來是清淨的,殊不知,有一個心的話,怎麼可能本來清淨呢?如果懂了這句話,就可以直入法界,現悟大手印了。如果是有心的話,怎麼會有本來清淨?以心不可得故,一切本來清淨!《金剛經》講:「以無有少法可得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故無上正覺即一切法不染,而把這個證量直接化成你的見地,一切不可得,即是心性本淨。所以一切不可得,怎麼會有心性污染之事呢?
但是很多人以為講「心性本淨」是說可以作壞事而沒事,或以為有了心性本淨便可以往昔惡業全消,他心裡想:「我有作等於沒有作,我現在還可以繼續作,等我不想作的時候就沒有了」,或者認為:「我想作的時候是有,我現在不接受就沒有了。」這叫「不落因果」,是野狐禪也。
所以,心性本淨是心不可得,一切不可得故無染,無染故本淨,本淨故當下頓入法界,頓悟實相。依於心性本淨之義,在中國便發展出一套看法,即「本覺」與「始覺」。「本覺」並不是本來有一個覺悟,而是本然清淨,本然不可得;「始覺」是始悟本然不可得,名為始覺,始覺同於本覺,而不是本來有一個覺。所以你們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你們現在始覺同本覺,子母光明會,在當下之間就悟入法界,悟入法性,悟入大手印,成就無上菩提。
一切見地皆從心性本淨開始,當你體悟到心不可得,即體悟到體性中本具之心性本淨,一切不可得,而能具足一切妙用。如六祖初禮五祖,五祖問六祖來做什麼?六祖答來求作佛,五祖問:「你是嶺南人,又是獦獠,若為堪作佛?」六祖答言:「人雖有南北,佛性本無南北,獦獠身與和尚不同,佛性有何差別?」所以這裡六祖悟得平等性,但這平等性有沒有作用呢?這作用還不具。最後,他在三更受法,遂悟一切萬法不離自性:「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不生滅,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無動搖,何期自性能生萬法。」這時才有作用。
所以從這個觀點來看,悟境即有次第,因此,大手印的修證就建立了四瑜伽,即顯明本體的四層瑜伽─專一、離戲、一味、無修。什麼是專一?從果位的見地來看,一切都是本淨,即法性本自清淨,一切是法性遍滿,一切是本自清淨,你悟得這個,從而專注於此,名為專一。怎麼形容呢?「如海船上放鴿飛,遍繞諸方仍落船,如是以心觀分別,終歸最初本心性」,所以,妄念紛飛隨它去,隨它去是妄念紛飛隨它去,而不是隨著妄念紛飛去,大手印修習工夫即在此。因此,妄念來的時候可以不知道嗎?不可以!不知道是落於無記,而妄念來的時候知道而作意去壓制,是妄動,所以要「不修不整」,工夫在這裡呀!
專一之後發覺到:「我必須專注於此,跟它相合!」這一念是戲論,為什麼是戲論?因為真、妄對待!即當你起一念:「我要專注於此!」專注於真,那不是有妄嗎?然體性無真、妄呀,所以要離於此戲論也,故曰離戲。
而離戲真妄完全相融不只在心,而且在境上完全顯現出來,即是一味。修到一味時,有些行者會展現瘋行者的樣貌,比如濟顛禪師所顯示的染淨一味瘋癲行。當染淨一味,全都融攝,但還有一味修,所以到最後要「修而無修,無修而修」,而最究竟的無修境即是佛境。
以上大略介紹大手印顯明本體四瑜伽,其實都是法性的流行遍滿而已,亦是一個漸次的修悟次第。
第十一章 深觀無見大手印,定慧善辨法性身
〈牧牛童覓心的故事〉講述密祖安住繞馬的菩提坳時,有牧童來禮敬供養,並問心是一是多,密祖囑其回家自己觀察,引起牧童修道之心,於是密祖傳心地入門之法,並接受他皈依,要他回家觀察:求皈依者是身還是心?牧童回家專注觀察,覓身心不得求皈依者,隔天請求密祖慈悲開示。
「通達無我實相之上師,我以三門殷重敬祈請,加持我及我之諸弟子,令皆通達無我之實相!祈以大悲攝受令彼等,皆從我執境中得解脫!」這一段是祈請,祈請之後,密祖對牧童便給予如下的教誨:
「護畜牧童聽我言,執持吾我此心識,深觀於彼不見『我』」,我們執著有一個「我」,這是俱生而來,叫「俱生我執」。佛法修行人要注意,我們通常在修行的過程裡面,對於法相都是過猶不及,很多人學了佛之後,不管是學中觀、唯識、顯宗,或是密法,尤其是密法,學的越多的人,他們通常會有一個狀況產生,他對於自己所學的這些名相,對於無關於己的法的執著,會比自身在生命中自然所產生的覺受,認為更加真實;特別學了很多法的人,或是他認為他學了很多的人,他對於法相及各種法門的執著是很深的。所以他往往去聽一個法門,或聽到一個法相之後,便在這樣的思惟薰染當中,不知不覺遠離了自身的生活,而當他所聽聞的這些法,跟他的生活以及他的實際覺受不同的時候,他不管是如理或不如理,他便馬上否定自身所有的經驗,或自身原來所有的知識,這是一個常見的狀況,很多人應當都有犯過這樣的錯誤,尤其修學久的人,或是法相知道的多的人,這問題很嚴重。最後的結果就是,他法相修成就了,就是他自己沒有成就,他的說法解脫了,就是他自己沒有解脫。是不是這樣子?我們看看自己及很多老修行是不是這樣子?
這在禪宗也常有這樣子,比如有的人參話頭參久了,就變成牛皮參,他參這個也通,參那個也通,就是自己不通。這要小心哦!所有的修證經驗是來自自身的,一個真正證悟的人,是佛陀在你面前對你說:「你所悟為假!」他也是不為所動的。而不為所動是什麼?不為所動不是說我堅持己見不為所動,而是知道諸法空,自心空,佛陀亦空,無可執著,自己所證悟的也沒有什麼可得處。
一個真正證悟的人,他可以為了幫助眾生而對他宣講法的實相,但是他不必為了證明自己有開悟,而跟他講我證得什麼法。除非這個話是幫助他的,是因緣上特別的需要,為了顯正破邪,或為了予以對方的教化。而你也不必去追問他:「你的證悟是怎麼樣?」除非你要拜他作師父,或是說有抉擇上的需要。
其實就一般來講,如果你自心所了悟是真實的話,那你可清楚的很。所以大家對於前面所提出的問題要特別的小心,這是我執的顯現,還談不上法執。而各位也不要以為說,我執著法叫作法執,真正的法執是無我,但是對所成就真實的教法,或者是真實的教法與否,或是外相,他會有一種堅持。有一種說法是這樣的,阿羅漢為了護法的緣故,有時候甚至會傷害人。但是這種說法是否真如此呢?對我而言,我沒有興趣去了解,然而我們可以了解,一個阿羅漢他可以為了法被污衊而生起忿怒破邪,這是合理的。阿羅漢不是從我的立場來看事情,也不是從我所相信的法來看事情,能談到這個才是法執,否則就是我執。很多人說他有法執,他哪有法執,大部分根本是從「我」出生的。當然,有我執的人必然有法執,這不用說,但是在這邊若把我執誤為法執,那是往自己臉上貼金。
很多人常常在比說誰的上師比較大,誰的上師比較好,那一個仁波切坐的位置比較高,這是沒有意義的。我問各位:帝洛巴是誰的轉世?那洛巴是誰的轉世?馬爾巴是誰的轉世?密勒日巴是誰的轉世?密勒日巴祖師自己說:「恐怕是三惡道吧!」很多的因緣是世法,不是出世法。我請問大家:「阿彌陀佛是觀世音菩薩的老師,但就現在的西藏來講,達賴喇嘛(觀音化身)為什麼比班禪(阿彌陀佛化身)大?」所以,比大比小是世法,這種世法在傳承的維護上有其現實的必要性,不這樣作整個傳承上會產生問題。因此,對於這些事情要有深刻的了解,即你是在修法?還是修大小?千萬不要落入世法而不自知。
所有的傳承都有其殊勝處,但這種殊勝傳承長期間在人類的習慣中運作之後,也有其沉重處。在佛教界浸淫久了,很多人就會用他所了解佛教界更多的祕辛,更多的知識,更多的法,或更多的什麼,來證明「你看!我比較厲害。」但這跟解脫無關,而佛法是講解脫的,所以要小心。其實這還是小事,最主要是,你會以你所了解佛法的理論、法相,用那個來取代你真實的修證,這是第一個要小心的事。
第二個剛好相反,他不依循如理的教法,如理的思惟,如理的證量,而一味的自以為是。只是以自己狹隘而沒有智慧、沒有慈悲的經驗,加上自己的詮釋,自己的想像以及對名詞的自由演譯,把慈悲跟智慧,以及許多佛教的名相,演譯成不知所云,創造出許莫名其妙的語言,混淆正智,從而否定許多偉大修行者的經驗及證量,並詆譭這些成就者,而這個現象現在正流行。這類人罵人來賺錢,罵人能賺錢,罵人可以出書,一本書裡面從頭到尾都在罵人,問題是很多人喜歡看,這要小心。前面第一個問題是因為太多路標了,結果他又沒研究清楚,他只研究地圖而不實際走路,這種人是佛教地圖收藏家;而後面第二種人是瞎子,而且這瞎子很勇猛精進,到處亂闖,誰撞到誰倒霉。
佛法講正信,講正思惟,講正修。什麼是「正」?「正」就是清淨,就是遠離執著,遠離我、人及一切法的執著;不執著、無可住。而不執著,無可住,見一切眾相名之曰空。因為我們現在還沒有悟道,但是在面對事情的時候,想想看能不能把我執拿開多少來作意,這樣才是傾向於正確的思惟。各位,修行人真的要小心,修行不是小事,特別是現在,用罵人來得到利益的情況很多。為什麼?因為很多人雖然學佛,但他心裡面總想罵人,所以看到有人在罵人,越罵他越過癮,表象上看起來他很溫和,但是心就跟著走了。修行佛法雖然是依止佛陀,依止佛的教法,但它背後是什麼?是無可依止,它是無依處呀!所以依止只是一種方便,真正是要自己站起來。但是芸芸眾生怎麼那麼容易站起來?無明作處就讓你站不起來。無明作處就讓你緊靠著愚癡,緊靠著我執,他不靠東西是沒辦法交代的。他自己生命沒辦法超越,所以怎麼辦?只要有人能夠很強烈的告訴他:「你只要眼睛閉起來,跟著我就好了。」他就歡喜的跟了。但佛法正好相反,佛陀告訴他:「把眼睛睜開,我扶你起來,你自己走路,你不要只靠著,你跟我是平等的!」眾生就會想:「既然你跟我是平等的,那我不必信你!」所以眾生是很可悲的,可悲處是他沒辦法自主,他要靠東西來麻木而得到心安,而這種心安的背後仍然是心不安。
其實自古以來都是如此,並不是現在才特別。現在為什麼我們會感覺更強呢?媒體的推波助瀾,會讓我們的心更緊繃,更緊繃的心更需要依靠,所以現在的人心放不下來,活的很辛苦,也因此無法理解很多的事情,比如像影星張國榮所寫的東西,你們能理解嗎?他是一個很好的人,但是什麼讓他活得那麼辛苦?我們聽起來很困惑,會想:「身家十五億?怎麼會辛苦呢?」對張國榮來講,這是真實苦迫。這代表什麼?代表所有事情都是自己想的,雖然有客觀的因緣在,但真正的覺受還是在你的心。
日本知名的文學家三島由紀夫,他寫過一本很有名的小說《天人五衰》。這是他切腹自殺當天,早上才完成的巨著。因為他渴愛肉體之美,面對自己的肉體開始年華老去時,他受不了,於是選擇一個最壯烈的方式來自殺。「天人五衰」頗合乎他的心境,他面臨的是生命的困境。所以各位,修行人要能自行作主。
「執持吾我此心識,深觀於彼不見『我』」,很多人「不見『我』」是用我去不見『我』,我不見『我』故,所以就變成顛狂、恐怖,有些人是這樣子的,所以要注意。
「若能修持大手印,無見之見必能得。」見者為空,所見為空,利根者在這邊其實是直觀下去的。但鈍根者則非如此,因此六妙門怎麼修?「數、隨、止、觀、還、淨。」為什麼?因為當他觀析一切都是無我,但這能觀之心他破不掉,很多外道就是這樣子。他們具足各種方法,很犀利的見地,很敏銳的覺受,能破一切,但自我沒辦法破,所以往往夜半驚恐,白天能破萬人,獨處時卻自驚恐。
對修行人而言,見地是用來破自己的,要深破自我,深破自心,破至無可破處,即成一如法界。千萬不要破一千,卻提捻著自我,這很辛苦的。很多人都參加過佛學社,我觀察其中有些同修,尤其是最精進的同修,往往都有一個共同特質,就是一參加佛學社時就勇猛精進,很努力,也很用功,他們聲稱要脫生死海。念佛的念佛,參禪的參禪,下了座就是廣度眾生,而當沒有眾生給他們度時怎麼辦?自然就回過頭去度自己的爸爸媽媽。於是拿了一串念珠給他爸爸:「你一定要念佛!」爸爸說:「我現在很忙,而且在工作場合一天到晚拿串念珠像個什麼樣呢?」他就說:「唉,我對你太失望了,你根本沒有出離的決心!」接著,他跟媽媽這樣說:「我們家裡從今天開始每天要吃素!不吃素,你不曉得你每天業障會多重呀!」很多學佛的人都是這樣子。緊接著,他每天就開始穿著最破舊的衣服,儼然像個苦行僧的樣子,踽踽道途之上,那種孤蒼的美感,令人不禁惘然。如此悽愴的日子經過幾個月之後,他自己受不了了,於是便開始找一個轉移依託的理由,把所有要求自己的部分,全部轉移到別人身上,用來要求別人。這時候他所有的眼光,他所學的見地,所有訓練出來的東西都是在看別人。但是佛法的深觀是什麼?「如實知自心!」是自己的起心動念要了了分明。然而切記:不要去打自己!很多人都搞錯了,以為深觀自心就是打自己,不是的,是弄清楚,看明白,深觀無我,而深觀無我跟打自己無關,有我才會打擊。佛法第一件事就是把心念看清楚。
「若欲修持大手印,需植深厚之法基,誠信善慈必具足,努力培植諸善根。」法基是法的基礎,也就是廣大的善根。很多人不清楚,以為法的基礎是去讀佛法概論,學唯識,學中觀;或者有人認為說,沒有讀過《菩提道次第廣論》就沒有辦法成佛。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釋迦牟尼佛第一個就有問題,因為他沒讀過《菩提道次第廣論》。若是說《菩提道次第廣論》這本書看了很好,可以幫助我們了悟深刻的佛法,那不是很好嗎?所以真正法的基礎是在我們自心的慈柔,自心的放鬆,自心的坦然。心無住、無執、具慈悲,這才是法的基礎,而佛法的種種經驗法則是能幫助我們迅速達到成就。
修行人千萬不要以為:「我還沒聽到什麼法,所以不能成就。」這句話是搪塞之言,你能聽到什麼法是你的福報,這法能幫助你更快的成就。但是你若沒因緣聽到這法的時候,你解脫成就的基礎還是在你的自心,最重要的法基是植於自心。佛法不離自心,佛陀即是具足大智、大悲、大定而成就的。
「大手印道之先件,需信輪迴因果法;若欲出現大印果,應求上師傳灌頂,以及口訣並引導,先使自身成良器,乃能容受深口訣。」你們現在就是密勒日巴祖師給你灌頂了,那這些是口訣引導,而你要先使自身成為良器,才能容受深口訣。
「修大手印之弟子,必需廣積道資糧」,什麼是道資糧?「苦樂皆適斷貪慾,死亦無懼真大勇。」在緣起中,是苦是樂,你都能安適如意。
為什麼特別要選這篇來講?要讓各位落實在實際的生活當中。大手印是一種見地,也是一種生活。大手印行者如何生活?很多人以為法就是一種修的東西,不是的,所謂修持就是生活,大手印就是一種生活。但是現在有很多人卻把大手印變成祈禱,成就一個圓滿果德,所以到處有人每天都在修大手印甚深祈禱文之類的前行。
殊不知大手印是一種生活。什麼是大手印的生活呢?隨時隨地不壞大手印見,法界一性,所行一切隨行大手印。那什麼是大手印行呢?一切無可得,一切無可住,一切現成皆佛陀,二六時中即是如是行,所以大手印是一種生活。若把修行當作一個特別的事情,這是修行的退轉,因為真正的修行就是生活。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