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2
青年們,讀馬克思吧!2(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0元
定  價:NT$180元
優惠價: 75135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在世界出版物中,闡釋、解釋、解讀馬克思著作的各種讀物可以說是浩如煙海,但大多晦澀難懂,以至於很多年輕人“談馬色變”。
《青年們,讀馬克思吧!2》延續《青年們,讀馬克思吧!》的風格,在體裁上別具一格,以內田樹與石川康宏兩位元著名學者書信來往的形式對馬克思經典理論進行闡釋,這一創意可謂史無前例。
內田樹在書中說:馬克思主義或許就是要拯救世界的反病毒。《青年們,讀馬克思吧!》在日本出版之後出乎意料地馬上被韓國人翻譯和接受,隨後中國也翻譯了這本書,並受到中國讀者的歡迎。
在第一章的兩篇對話中,兩位元作者對“如果馬克思在現代日本復活?”非常感興趣。此章中兩位作者談了馬列主義為什麼會在21世紀又有復蘇的跡象,從各自的立場和視角就當今日本的政治狀況——細到微塵,大到國家格局進行了考察與分析。
在第三、四篇中,兩位作者通過4封書信,分別就《法蘭西階級鬥爭》《路易•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日》《工資、價格和利潤》這些經典著作中的經典問題進行了相當有意義的討論。
在第四篇《關於〈青年們,讀馬克思吧!〉》中,內田樹在《來往信件》中指出,在不同的時代讀馬克思會有不同的收穫;日本人已經失去了讀馬克思的習慣,也失去了邁向成熟的一個階梯;石川康宏在《學習馬克思,讀懂現代社會》中談到,他在做研究和試圖解讀現代日本社會時,從馬克思主義中獲得了良多的啟示,並由此出發鼓勵當代青年要多讀馬克思。
兩位作者立場不同,文風不同,對同一著作進行闡釋的角度和視角也截然不同,這種寫作方式增強了內容的趣味性,能使讀者以一種耳目一新的閱讀方式深入淺出地品讀馬克思。
內田樹
日本著名學者、評論家。1950年出生于東京,畢業于東京大學文學部。現擔任神戶女學院大學名譽教授。著有《日本邊境論》《當心村上春樹》《倒立日本論》(與養老孟司合著)等。其中,《日本邊境論》一書“11天賣出100000冊”,累計銷量達1000000冊,獲2010年日本新書大獎第一名。

石川康宏
日本著名學者。1957年出生,畢業於立命館大學經濟學部、京都大學經濟學研究科。現任神戶女學院大學文學部教授。
大家好,謝謝您拿起這本書。
《青年們,讀馬克思吧!2》是我和石川康宏老師共同寫作的同名作品的續篇。我們已在原書的“前言”以及本書中所收錄的“韓文版序”中提到過出版這個系列的初衷,那就是讓更多的年輕人多讀一點馬克思。這是我們兩個作者最樸素的想法。
現在的年輕人不太喜歡讀馬克思了(當然不僅是日本,全世界都是如此),也不僅僅是年輕人,幾乎各個年齡段的人都不怎麼讀馬克思了。我覺得我們必須要正視這個消極的事實。但是,到底為什麼沒有人讀馬克思了呢?
美國在20世紀50年代,即麥卡錫主義時代,決定全民性地放棄“讀馬克思”的學習習慣。宣揚自己是“非馬克思主義者”的美國,為了使這一宣言發揮效力,必然要做出這樣的選擇。
如果大家去讀一下《麥卡錫主義》(理查•H.羅比亞,岩波文庫①),就會清楚那個時代的基本情況。如果各位沒有時間讀原著,也可以去看一下喬治•克羅尼所導演的電影《晚安,好運》。
儘管麥卡錫主義統治的時間並不是很長,但是這段經歷卻給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對馬克思還抱有極大敬意和關注的美國自由主義派知識份子留下了極為“恥辱的記憶”。
當然,人一旦畏於強權放棄了自己的思想,就決不可能再指望他們還能重拾這種思想。他們只會對過去的經歷給予全面否定。
美國人這樣做了。所以,儘管麥卡錫主義已經過去了半個世紀,但是“不談馬克思主義”已經成為美國知識份子之間的一種共識。雖然也有些年輕人,將毛澤東、格瓦拉、卡斯楚當作“文化偶像”(這已經是40多年前的事情了),但這些事情與推崇馬克思主義又有多少必然的聯繫呢?
另外一個超級大國蘇聯,1991年與馬克思主義訣別,改走資本主義的道路。現在的俄羅斯,還有一部分懷念馬克思主義的人,他們被稱為“守舊派”;共產黨依然存在,但是已然式微。儘管這些人尚在,但實際上在俄羅斯國內,已經沒有人再對他們抱有任何期待了,已經沒有人認為他們能夠重新擔當起歷史的重任。我們的鄰國韓國的馬克思研究環境也並不理想。韓國在1961年到1980年代曾出臺過《反共法》,所有讀馬克思的人都被投入了監獄。這一舉措無疑對韓國的社會科學發展產生了極為深遠的消極影響。
印尼共產黨是東亞共產黨中最早的合法政黨(比中國共產黨和日本共產黨成立得還早),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在印尼也曾一度形成巨大的政治勢力,但是隨後
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電影《殺戮演繹》對此有較為詳盡的介紹。
這樣一來,我們就會發現,在東亞地區的這些國家當中,沒有幾個國家的環境是允許人們講“青年們,讀馬克思吧!”
在這其中,日本算是一個例外。日本不僅有馬克思全套著作(甚至草稿的全部譯作),並且有數量巨大的關於馬克思的研究書籍,國會中甚至有馬克思主義的政黨。放眼全世界,除了中國,能夠達到這種程度的,也就日本和法國了。單就研究領域來說,英國和德國的馬克思研究也達到了很高的水準,但是這兩個國家的國會當中,並沒有“馬克思主義政黨”的議席。
像日本社會這樣,能夠讓這類書籍合法出版,陳列在書店的櫃檯上,允許初高中生閱讀,且擁有如此寬鬆的語言環境,在全世界也算是少見的。
佛教亦是如此。在發祥地印度已無宗派之分,韓國的佛教傳統已經衰微,而日本,還在進行著有關佛典的整頓和教義的研究,以及制度的革新。
馬克思主義或許與佛教有著相同的命運。它們在發祥地已經消亡,在其最終到達的邊境,卻仍然延續著其生命。
有這樣的一個科幻小說。某種新型的病毒將要破壞世界,可以抑制這種病毒的某種反病毒卻在世界的某個角落裏奇跡般地存活了下來。主人公為了獲取這種反病毒,開始了他的冒險之旅……類似的故事之所以能夠不斷地改頭換面,以各種形式呈現在電影當中,大概也是因為各個地方的人們都或多或少地相信這種情況的存在吧。
我隱約感覺,馬克思主義或許就是那個“在邊境中奇跡地生存下來,最終要拯救世界的反病毒”。這樣一來,那我們豈不是要被委以“守護馬克思”這一重任了呢?這樣一想,是不是有點激動了呢?
關於馬克思,我們現在正在享受著不一般的歷史條件,因為只有在日本才有能夠結合日本實際寫“這樣的東西”的作者,才有能夠給我們出版這些作品的公司,才有可以認真閱讀的讀者。對於這樣的事實,或許我們應該再次更為誠懇地道一聲感謝。
鴨川出版社的松竹君,促成這次出版的各位,以及手裏拿著我們這本書的讀者,真的謝謝你們了!
顯示部分資訊
媒體評論
一、媒體評論之《新京報》 站在暢銷書的邊緣
內田樹和石川康宏是兩個性格迥異的日本老頭。
比如,你拿來一個花瓶,石川會嚴肅認真仔細端詳,然後告訴你,哎呀,這個瓶不得了啊,雍正某某窯的。接著開始洋洋灑灑介紹,哪年哪月、什麼背景、做了多少個、有什麼特點、用的什麼工藝,一定成系統按體系講得明明白白,深怕漏了什麼沒說,很對不起你。終於輪到內田發表意見了,他比石川大了七歲,反而不像石川穩重。拿起花瓶就說,哎呀,真漂亮啊,你看上面這個蝴蝶,簡直神來之筆!你看這個瓶口,真是巧奪天工!然後反復講,蝴蝶好,蝴蝶美,好像別人只見過蜻蜓。
兩個老頭在女子院教文學(真是幸福的職業!),下了班沒事經常湊一塊喝酒。加上內田最近比較得意,寫了本《日本邊境論》,一不小心賣了100多萬冊,號稱現代《菊與刀》,所以每次喝酒都要一醉方休。不過,喝醉之前偶爾也談點正經事,這回聊到了馬克思。
“現在的年輕人太沒思想了,整天就知道上網,我們寫寫馬克思吧,教育教育他們?”
“喔喔,聽起來像是不錯..……怎麼個寫法呢?”
前言
中文版序
第一篇 如果馬克思在現代日本復活?
對話1  思想史中的馬克思定位
對話2 現代日本的政治社會狀況與馬克思
書簡9石川康宏致內田樹
書簡10  內田樹致石川康宏
第三篇 《工資、價格和利潤》
書簡11石川康宏致內田樹
書簡12 內田樹致石川康宏
政治狀況糟糕,我們就會忙碌;政治狀況良好,我們就會清閒。
 第四篇 附件:關於《青年們,讀馬克思吧!》
附件1 關於《青年們,讀馬克思吧!》的來往信件
附件2韓文版序
附件3學習馬克思,讀懂現代社會
後記
現代日本的政治社會狀況與馬克思
(2014年2月13日)
“全世界的無產者,聯合起來!”
內田樹   現在的日本社會正在急速地發生著階層的分化、階層的兩極化。國民的資源、權力和財產以及文化資本、資訊等,所有這些東西都開始集中到少數的富裕階層和超富裕階層手裏。過去的中產階級已經踏入了崩潰的進程,正在慢慢轉變成貧困階層。
這種兩極分化如果一直持續下去,那麼10年後、20年後,可能真的會分化出一小部分極度富裕階層和占絕對多數的貧困階層。
就在不久前召開的達沃斯論壇上,世界經濟論壇已經發出了社會階層兩極化嚴重的警告。雷曼事件之後,出現了階層急速分化的傾向。一方面,個人資產超過10億美元的“億萬富翁”漸漸增多;另一方面,從整體趨勢來說,是貧困化正在蔓延。
法律和社會制度都在向著對富裕階層有利的方向轉變,甚至有將富裕階層的絕對統治地位固定化的傾向。不管是美國、亞洲還是歐洲,情況都是類似的。各地都在陸續出爐這種令人悲觀的報告。只不過日本的媒體幾乎從來不曾報導過這類內容。
 
現在,世界各國已經就這些問題展開討論:這種階層的兩極化是因何產生,又是在什麼樣的背景下產生,今後又應該如何阻止,等等。我認為如果不對這種兩極化的趨勢加以阻止,將來遲早會成為全人類的危機。
不過,如果說有什麼能夠使用的理論武器,那非馬克思莫屬了。那麼首先應該從哪里開始?那應該是《共產黨宣言》最後的地方吧。馬克思在那裏寫道:“全世界的無產者,聯合起來!”我覺得對兩極化最有效的處方,就是這一個口號了。
或許正是因為社會的原子化現象出現,弱者拒絕了相互的聯合,才會發生現在的這種階層兩極化吧。弱者自己都已經忘記了如何聯合、如何共存。他們不知道怎樣進行聯合,不知道聯合的理論根據是什麼,更不知道聯合的方法是什麼,他們什麼都不瞭解。因此,作為當事者,本應聯合起來才能得救的弱者,卻相互競爭、相互掠奪、相互掣肘,使社會呈現出一種無法聯合的結構。
正因為如此,我們難道不應該再向這些被掠奪、被異化的人們講一講“古老的故事”,讓他們清楚必須要聯合起來才可以戰勝一切的道理嗎?我對日本的現狀是這樣考慮的,您覺得呢?
 
畫一條線,把不同的人區分開來
 
石川康宏  在回答內田老師的問題之前,關於內田老師剛才提出的讀馬克思的效果以及愉悅的心情,等等,我想說一下我的感受。
不管是什麼問題,馬克思都能夠追溯到問題的本源。我們能夠感受到的,正是他這種果敢的態度。比如,馬克思對資本主義的分析,決不止於對眼前資本主義結構的分析。他所著眼的是資本主義結構如何從之前的社會當中產生,已經成形的資本主義經歷了怎樣的發展過程,經歷這樣的發展之後,資本主義又會進入什麼樣的未來社會,等等。
馬克思會把資本主義的歷史發展規律當作問題來研究。從這一點上,我們可見其在設定問題上的膽識。無論換作是誰,在面對這些問題的時候都會感到棘手,但是馬克思就有這樣的勇氣。歷史上首次對現代社會進行概括,把它稱之為“資本主義”,更準確地說是資本家的生產方式的,那就是馬克思。可以說,他在處理問題的時候,都會用一種“大一統”式的格外高遠的眼光去面對。
 
至於內田老師所說的兩極分化問題,我想講一個例子。我自己有三個兒子,今年分別29歲、27歲以及25歲,他們都已經工作了。27歲的兒子可以說是“奉子成婚”, 也沒有完全結婚,可是事實上已經同居了(笑),他是兄弟當中第一個有家庭的。不過他就是屬於那種非正規雇傭工。他的生活狀態基本上是這樣的,平時在愛知縣的一個工廠裏上班,但是工資根本不夠吃飯,所以有時還會在晚上去便利店打工。這傢伙可以說是身兼兩職。
據說年收入在200萬日元以下的“窮忙族”在日本已經超過1000萬人了,這麼龐大的數字意味著這些人並不是在你看不到的地方生活著。他們就生活在我的家庭當中,或者我的鄰居的家庭當中。
在同情別人之前,先思考一下自己家的孩子過得怎麼樣,這已經是個非常現實的問題了。我切實地感受到,如果在一個社會當中,有那麼多人從早到晚拼命工作,卻依然無法填飽肚皮,那這個社會實在是太奇怪了。
您提到社會已經喪失了連帶的理論基礎,關於這一點,我也非常清楚。關於如何處理非正規雇傭工和正規雇傭工,工會界的內部鬥爭其實也很激烈。在正規雇傭工的工會當中,有很多人不願意向非正規雇傭工人打開大門,為他們提供工作機會。這種傾向在我們的大學工會當中也有。雖然有幾次試著開放大門了,但是工會內部就會有這樣的聲音流出來:“不能給那些非正規雇傭工人正常的工資,得少給他們一些才行,否則就只能賠本了。”
正因為有這樣的言論出現,那些被正規雇傭的人也受到了威脅:“有很多人願意到我們這裏來工作呢,拿的工資比你們低也都心甘情願。”順理成章地,正規雇傭工的待遇也隨之降低了,社會的實際情況就是這樣的。在這個問題上,如何把握資本主義結構的理論本身也是非常重要的。學生們畢業之後會去找工作,找工作這個事情本身就是去尋找雇傭自己的人的活動。自己不是雇傭方,而是被雇傭方。在這個社會當中,有雇傭方就有被雇傭方,找工作這件事情就是被雇傭方向雇傭方請求其購買自己勞動力的活動。
馬克思在分析這種勞資關係的時候,是將其作為矛盾的兩方面來對待的。一方面,資本家榨取勞動者,他們是對立的;另一方面,他們互相離開之後又都無法生存下去,所以又是相互依存的。
使用別人的勞動能量從而積累資本的人,與那些獲取“勞動的回報”名義下的薪水,從而勉強維持生活的人,他們的經濟立場肯定是不一樣的。馬克思在這裏看到了資本主義社會當中階級對立的根本。在這裏,有一條粗粗的線將社會中的人們分隔開來。
但是,即便是線上的同一側,也時時會因為男女勞動條件的差異、正規和非正規的差別、民間和公務的差距等原因產生各種爭論。這簡直是人為地製造隔閡。
人們真正要做的事情應該是牽起手來,幫助線的另一側的人,試圖努力改變現實的狀況。但是實際上,有很多人連那條線畫在哪里都不知道。這已經成為內訌的主要原因。
有一個很典型的例子就是社會對公務員的責難。實際上,非正規和正規的關係,就像我和我兒子的關係一樣。我們兩個人雖然也進行工資的競爭,但是“我們家”(工人家庭)的工資並不會因此而增加。要認清這一切,我認為首先應該認真地閱讀馬克思。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