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海外有庫存,下單後進貨(等候期約20個工作天)
閱微草堂筆記(簡體書)
  • 閱微草堂筆記(簡體書)

  • ISBN13:9787568233965
  • 出版社:北京理工大學出版社
  • 作者:紀昀
  • 裝訂/頁數:精裝/371頁
  • 出版日:2017/01/30
人民幣定價:42元
定  價:NT$252元
優惠價: 87219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海外有庫存,下單後進貨(等候期約2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閱微草堂筆記》原名《閱微筆記》,是清朝翰林院庶吉士出身的紀昀以筆記形式所編寫的文言短篇志怪小說集,主要記述狐鬼神怪故事,意在勸善懲惡,雖然不乏因果報應的說教,但是通過種種描寫,折射出封建社會末世的腐朽和黑暗。《閱微草堂筆記》的取材,一是來自于紀昀本人的親身經歷和耳聞目睹,二是來自于他人提供或轉述的材料。涉及的對象,從文人學士、妓女乞丐,到三教九流、妖精鬼魅,幾乎無所不包。《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昀十年心血的結晶,也是他晚年心靈世界的寫照。
紀昀(1724—1805年)字曉嵐,一字春帆,晚號石云,道號觀弈道人,直隸獻縣(今屬河北滄州)人。清代政治家、文學家,乾隆年間官員。歷官左都御史,兵部、禮部尚書,協辦大學士,加太子太保管國子監事致仕,曾任《四庫全書》總纂修官。紀昀學宗漢儒,博覽群書,工詩及駢文,尤長于考證訓詁。紀昀年輕時才華橫溢、血氣方剛,晚年的內心世界卻日益封閉,《閱微草堂筆記》正是這一心境的產物。
“中華優美隨筆”系列叢書收錄了中國歷史上學者、作家的散文隨筆代表作品,包括《浮生六記》《閑情偶寄》《容齋隨筆》《世說新語》《陶庵夢憶》《東坡志林》《小窗幽記》《幽夢影》《閱微草堂筆記》等。本套叢書以經典版本為核校底本進行注譯及評析,盡量做到全面、準確、通俗易懂,同時本書搭配精美插圖,采用雙色印刷、精裝裝訂,是不可多得的珍藏佳品。
狐敬孝婦 ‖001鬼嘲學究 ‖003夢入幽冥 ‖005鬼論無鬼 ‖008白巖寓言 ‖010降狐之法 ‖012曹氏斥鬼 ‖015六壬術士 ‖017女鬼自省 ‖018義所當報 ‖020治獄可畏 ‖022狐貞于人 ‖023神誡老儒 ‖024憒憒之鬼 ‖026聰明之鬼 ‖027人惡于鬼 ‖029神佑孝婦 ‖030僧言累人 ‖031人狐相安 ‖032荔姐裝鬼 ‖034狐助孝婦 ‖036鬼憾問官 ‖037勵庵寓言 ‖040墮井不死 ‖043齊大免誅 ‖045狐救部吏 ‖047菩薩心腸 ‖048舟子好義 ‖049宜陽之疫 ‖050獻縣史某 ‖053雷擊逆子 ‖056江西術士 ‖057陳四之母 ‖060鬼戰疫鬼 ‖062白日見鬼 ‖064怪罵儒生 ‖065鬼念子孫 ‖067鬼逐浪子 ‖069鬼避廖姥 ‖070狐懲女巫 ‖072狐婦撻夫 ‖075不忘舊人 ‖076無心布施 ‖078羅占賈宅 ‖079代死為神 ‖081蛇角吸毒 ‖083張氏之婦 ‖085役鬼之術 ‖087南金降怪 ‖089于某二牛 ‖090果報之速 ‖092厭勝之術 ‖094鬼神護佑 ‖095狐傳仙方 ‖097善鬼求食 ‖098狐戲陳忠 ‖099養子須教 ‖101狐憐女奴 ‖103鬼導夜路 ‖105鬼狐之斗 ‖106狐賞牡丹 ‖108欲縛鬼賣 ‖109刀筆之誡 ‖111太史遣狐 ‖113東光某狐 ‖115鬼護醉人 ‖116狐之為狐 ‖118義犬護主 ‖119盜多俠氣 ‖120鬼善解怨 ‖122一念之善 ‖123生死夫婦 ‖125謙居先生 ‖127患難之交 ‖129民家之狐 ‖130張四喜婦 ‖132鬼報盜警 ‖135老醫求宿 ‖136狐不負人 ‖138狐畏天狐 ‖141狐懲頑童 ‖142鬼不昧心 ‖144鬼護老儒 ‖145孝悌之鬼 ‖148野狐論佛 ‖149佛心之尼 ‖150小僮之魂 ‖152渡河之鬼 ‖153工匠報隙 ‖155鬼托漢鬼 ‖156匹夫之孝 ‖157鬼言難信 ‖159醇厚君子 ‖161諒狐得報 ‖164參將占驗 ‖166代醯之蟲 ‖169馭蝶之女 ‖170猛虎之敗 ‖171吏役無恩 ‖173畏狐之狐 ‖174尸解之狐 ‖177妖道惑人 ‖180神難決斷 ‖182孝感大盜 ‖184飛天夜叉 ‖186天網恢恢 ‖188狐能克己 ‖189論儒之狐 ‖191上游求獸 ‖194徒之敗師 ‖195渡劫之狐 ‖198鬼與人辯 ‖200試院之鬼 ‖202驗死之法 ‖204影不類形 ‖205峰頂人家 ‖206鬼邀人飲 ‖207老儒家狐 ‖210狐戲狂生 ‖213誤入幽冥 ‖218鬼戲狂生 ‖221狐女成仙 ‖222人定勝天 ‖225鬼乞詩集 ‖226不戰屈狐 ‖229以錢贖狐 ‖230縊鬼報恩 ‖232游僧之詐 ‖233雅鬼問路 ‖235術士之警 ‖236王發救人 ‖238氣機相感 ‖241無用之儒 ‖242浪子回頭 ‖244無首之人 ‖246冥使拘人 ‖248慎服仙藥 ‖250托神作祟 ‖251真假神仙 ‖254發憤改過 ‖257貪婪致死 ‖260房官趣事 ‖263旅舍斗妖 ‖266刻薄待人 ‖270狐女求畫 ‖272書癡喪生 ‖276世態炎涼 ‖278神靈施教化 ‖281佛寺之鬼 ‖283僧勸屠夫 ‖285解夢之論 ‖289神人預告 ‖293饕餮之狐 ‖294墨涂鬼臉 ‖296深山劫盜 ‖298小人之心 ‖301狐貍戲人 ‖304宣武門水閘 ‖305介野園先生 ‖307扶乩問壽 ‖309以狐招狐 ‖311故人之鬼 ‖314如愿小傳 ‖315丁一士 ‖318清高尼僧 ‖320為盜為奸 ‖324盛氣凌鬼 ‖326以禮殺人 ‖328山西商人 ‖331滄州美酒 ‖333儒生遇鬼 ‖336蜣螂為火藥 ‖339僧舍美人圖 ‖340天狐警友 ‖343老儒報謗 ‖346張某之妻 ‖348孝子殺人不辱親 ‖351小人福君子 ‖354博施為福 ‖358狐家之婢 ‖360荒寺之僧 ‖362牛馬有人心 ‖364幻形狐友 ‖366韓鳴岐鞭怪 ‖367煙戲賀壽 ‖369烏云托月馬 ‖371
狐敬孝婦 滄州劉士玉孝廉,有書室為狐所據,白晝與人對語,擲瓦石擊人,但不睹其形耳。知州平原董思任,良吏也,聞其事,自往驅之。方盛陳人妖異路之理,忽檐際朗言曰:“公為官頗愛民,亦不取錢,故我不敢擊公。然公愛民乃好名,不取錢乃畏后患耳,故我亦不避公。公休矣,毋多言取困。”董狼狽而歸,咄咄不怡者數日。劉一仆婦甚粗蠢,獨不畏狐,狐亦不擊之。或于對語時,舉以問狐。狐曰:“彼雖下役,乃真孝婦也。鬼神見之猶斂避,況我曹乎!”劉乃令仆婦居此室,狐是日即去。譯??文河北滄州有一個叫劉士玉的舉人,他的一間書房為狐貍精所占據,那狐貍精白天就敢和人說話,并用瓦石向人投擲,只是人看不到它而已。滄州知州是一個叫董思任的平原縣人,是個好官。他聽說這件事后,就徑自前去驅趕那個狐貍精。正當他大肆陳說人妖殊途的道理時,屋檐上一個聲音朗聲說道:“你做官很愛惜民眾,也不貪錢,所以我不敢打你。但你愛惜民眾是因為貪圖好名聲,不貪錢是因為怕留下后患而已,所以我也不怕你。你快停下吧,不要再多說話,自找麻煩了。”董思任狼狽地回去了,連著好幾天都感到驚疑不定。劉家的一個女下人粗陋蠢笨,但卻唯獨不害怕狐貍精,而狐貍精也不用瓦石打她。有人在和狐貍精說話的時候拿這件事問它。狐貍精說:“她雖然是一個被人役使的下人,但卻是一個真正孝順的兒媳婦。像她這樣的人,哪怕是鬼神見了都要斂跡退避,更何況我們這一類呢!”劉舉人于是就讓這個女下人住在那間被狐貍精占據的書房里,狐貍精當天就離開了。
鬼嘲學究聞有老學究夜行,忽遇其亡友。學究素剛直,亦不怖畏,問:“君何往?”曰:“吾為冥吏,至南村有所勾攝,適同路耳。”因并行。至一破屋,鬼曰:“此文士廬也。”問何以知之,曰:“凡人白晝營營,性靈汩沒。惟睡時一念不生,元神朗徹,胸中所讀之書,字字皆吐光芒,自百竅而出,其狀縹緲繽紛,爛如錦繡。學如鄭、孔,文如屈、宋、班、馬者,上燭霄漢,與星月爭輝。次者數丈,次者數尺,以漸而差,極下者亦熒熒如一燈,照映戶牖。人不能見,惟鬼神見之耳。此室上光芒高七八尺,以是而知。”學究問:“我讀書一生,睡中光芒當幾許?”鬼囁嚅良久曰:“昨過君塾,君方晝寢。見君胸中高頭講章一部,墨卷五六百篇,經文七八十篇,策略三四十篇,字字化為黑煙,籠罩屋上,諸生誦讀之聲,如在濃云密霧中。實未見光芒,不敢妄語。”學究怒叱之,鬼大笑而去。譯 文聽說有一天一位老夫子走夜路,忽然遇見了他已經死去的朋友(的鬼魂)。那位老夫子一向剛強正直,也不覺得害怕,問道:“您要到哪里去?”鬼回答說:“我現在是陰間的官差,要到南村去勾一個人,恰巧與您同路。”于是他們就一起走。到了一間破屋前,鬼說:“這是文人住的屋子。”老夫子問鬼是怎么知道的,鬼回答說:“凡人白天追求的事情太多,本性的靈光都被埋沒了。只有在睡覺的時候心無雜念,元神爽朗通透,平常所讀過的書,字字都散發光芒,從人的百竅中出來,這些光芒縹緲繽紛,像錦繡一樣燦爛。像鄭玄、孔安國那樣有學問,像屈原、宋玉、班固、司馬遷那樣有文采的人,他們胸中的光能照徹天空,同星月爭輝。其次的幾丈高,再次的幾尺高,以此類推,差的也像一盞燈,能夠照亮門窗。人看不見這些光,只有鬼神能看到。這間房子上的光芒有七八尺,因此我知道里面住的是個讀書人。”老夫子問:“我讀了一輩子書,我睡覺的時候光有多高?”鬼吞吞吐吐了好久才說:“我昨天路過您教書的地方,您剛好在睡午覺,我看到您胸中有厚厚的解釋經義的書一部,試卷五六百篇,經文七八十篇,應試的策文三四十篇,字字化為黑煙,籠罩在屋上,學生們誦讀的聲音也像是從濃霧中傳來的一樣。我實在沒看見有光芒,不敢胡說。”老夫子氣得大聲呵斥他,鬼大笑著走了。
荔姐裝鬼滿媼,余弟乳母也,有女曰荔姐,嫁為近村民家妻。一日,聞母病,不及待婿同行,遽狼狽而來。時已入夜,缺月微明,顧見一人追之急,度是強暴,而曠野無可呼救。乃映身古冢白楊下,納簪珥懷中,解絳系頸,披發吐舌,瞪目直視以待。其人將近,反招之坐。及逼視,知為縊鬼,驚仆不起。荔姐竟狂奔得免。比入門,舉家大駭,徐問得實,且怒且笑,方議向鄰里追問。次日,喧傳某家少年遇鬼中惡,其鬼今尚隨之,已發狂譫語。后醫藥、符箓皆無驗,竟顛癇終身。此或由恐怖之馀,邪魅乘機而中之,未可知也。或一切幻象,由心而造,未可知也。或明神殛惡,陰奪其魄,亦未可知也。然均可為狂且戒。譯??文姓滿的老太太是我弟弟的奶娘。她有一個女兒名叫荔姐,嫁到了附近村民家中為妻。一天,荔姐聽說母親得了病,來不及等待丈夫同行,就急匆匆地趕回家探望。當時已經到了夜晚,天邊的殘月散發著微弱的光亮,荔姐偶爾回頭,只見一個人在后面追得很急,估計是強橫暴徒,但當時身在空曠的野地里,也無法向人呼救。于是她藏在古墓邊的白楊樹下,把發簪和耳環等首飾都藏到了懷里,解下絲帶系在脖子上,披散著頭發,吐出舌頭,瞪眼直視著那個人。那人將要走近的時候,荔姐反而招呼他過來坐。等到那人走到荔姐身旁一看,發現是個吊死鬼(的樣子),又驚又怕,倒地不起,荔姐就趁此機會狂奔逃脫了。等到荔姐進了家門,全家都大吃一驚,慢慢地詢問出了真實情況,一邊生氣一邊又覺得好笑,才商議向鄰里追問。第二天就聽見大家紛紛說鄉鄰中的某家少年遇鬼中了邪,那鬼現在還跟著他,他已經到了發狂并且胡言亂語的地步。后來不管是求醫問藥還是請人畫符驅鬼,都沒有效果,竟因此終身顛癇。這或許是由于這個少年恐懼,妖邪鬼魅趁機上了他的身,或許一切都是幻象,都是從心里產生的,這都不得而知。又或許是神明誅殺惡人,暗中奪去了他的魂魄,這也不得而知。但不管是因為什么,都可以作為那些輕狂浪子的鑒戒。
江西術士有山西商,居京師信成客寓,衣服、仆、馬皆華麗,云且援例報捐。一日,有貧叟來訪,仆輩不為通。自候于門,乃得見。神意索漠,一茶后,別無寒溫。叟徐露求助意。咈然曰:“此時捐項且不足,豈復有馀力及君!”叟不平,因對眾具道西商昔窮困,待叟舉火者十馀年。復助百金使商販,漸為富人。今罷官流落,聞其來,喜若更生。亦無奢望,或得曩所助之數,稍償負累,歸骨鄉井足矣。語訖絮泣,西商亦似不聞。忽同舍一江西人,自稱姓楊,揖西商而問曰:“此叟所言信否?”西商面曰:“是固有之,但力不能報為恨耳。”楊曰:“君且為官,不憂無借處。儻有人肯借君百金,一年內乃償,不取分毫利,君肯舉以報彼否?”西商強應曰:“甚愿。”楊曰:“君但書券,百金在我。”西商迫于公論,不得已書券。楊收券,開敝篋,出百金付西商。西商怏怏持付叟。楊更治具,留叟及西商飲。叟歡甚,西商草草終觴而已。叟謝去,楊數日亦移寓去,從此遂不相聞。后西商檢篋中少百金,鎖封識皆如故,無可致詰。又失一狐皮半臂,而篋中得質票一紙,題錢二千,約符楊置酒所用之數。乃知楊本術士,姑以戲之,同舍皆竊稱快。西商慚沮,亦移去,莫知所往。譯??文有個山西商人,住在京城的信成客棧,他平常的衣著打扮和仆從、車馬都非常華麗,還說要依照慣例去捐一個官職。一天,有一個貧窮的老人來拜訪這個人,仆人們卻都不愿意為他通傳。老人在大門外等候了很久,才見到了這個人。這個人神情冷漠,只給老人上了杯茶就不再說什么了,連一聲問候都沒有。這個貧窮的老人慢慢地流露出了求助的意思。山西商人不高興地說:“我現在連捐官的錢都還沒有湊齊,哪里還有剩余的力量去幫助你呢?”貧窮的老人憤憤不平,于是對大家說起當年這個山西商人窮困潦倒的時候,曾經有十多年老人一直接濟他的生活,還資助了他一百兩銀子,讓他出外做生意,他這才慢慢富裕起來。如今,老人被罷了官,流落到這里,聽說這個商人來了,高興得好像重生了一樣。他本來也沒有什么奢望,就是想要回以前資助他的那些錢,能稍微償還一些債務,讓自己能回到老家,就足夠了。老人說完就不停地哭泣起來,山西商人卻好像沒有聽到一樣。這時,同住在一間客棧的一個自稱姓楊的江西人向山西商人拱手施禮,并且問道:“這位老人家說的是真的嗎?”山西商人不好意思地說:“是曾經有過這回事。只是很遺憾我自己的力量不足以回報他對我的恩情。”姓楊的人說:“你快要當官了,不愁沒有借錢的地方。要是有人愿意借給你一百兩銀子,一年之內償還就好,并且不要你一分一毫的利息,你愿意用這筆錢去報答老人的恩情嗎?”山西商人勉強地回答道:“我十分愿意。”姓楊的人說:“那你現在就寫借據吧,這一百兩銀子包在我身上。”山西商人迫于公論,不得已寫下了借據。姓楊的人收好借據,打開了自己那破舊的箱子,拿出一百兩銀子交給那個山西商人。山西商人很不高興地拿了錢交給了老人。姓楊的人又擺了酒席,留老人和山西商人喝酒。老人很高興,而山西商人卻草草地喝完就走了。老人感謝了姓楊的人離開了,而姓楊的人沒過幾天也換了住的地方,從此以后彼此就沒有來往過。后來山西商人檢查錢箱時發現少了一百兩銀子,但是箱子的鎖和標記都沒有被動過的痕跡,他不知道該去怪罪誰。他還發現丟了一件狐貍皮的短袖上衣,而錢箱里卻多了一張當票,是以狐貍皮上衣抵押了兩千文錢,這些錢大致符合姓楊的人買酒所用的錢數。大家這才知道,姓楊的人原來是個術士,戲耍了他一番,住在同一間客棧的人都暗暗稱快。山西商人十分慚愧沮喪,也搬走了,誰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兒。
游僧之詐河間有游僧,賣藥于市。以一銅佛置案上,而盤貯藥丸,佛作引手取物狀。有買者,先禱于佛,而捧盤進之。病可治者,則丸躍入佛手;其難治者,則丸不躍。舉國信之。后有人于所寓寺內,見其閉戶研鐵屑。乃悟其盤中之丸,必半有鐵屑,半無鐵屑;其佛手必磁石為之,而裝金于外。驗之信然,其術乃敗。會有講學者,陰作訟牒,為人所訐。到官昂然不介意,侃侃而爭。取所批《性理大全》核對,筆跡皆相符,乃叩額伏罪。太守徐公,諱景曾,通儒也,聞之笑曰:“吾平生信佛不信僧,信圣賢不信道學。今日觀之,灼然不謬。”譯??文河間府有個云游的和尚,常在集市上賣藥。他把一尊銅佛放在桌案上,銅佛面前擺著一個盛藥丸的盤子,銅佛的一只手前伸作取物狀。有人買藥,先要向著佛像禱告,然后捧起藥盤靠上前去。如果病可以治好,藥丸會自己跳入銅佛手中;如果治不好,藥丸就不會跳起來。全國的人都對那個和尚深信不疑。后來,有人在和尚寄居的寺廟里看見他關著房門在屋里研磨鐵屑,這才恍然大悟,盤子里的藥丸必定有一半攙上了鐵屑,另一半沒攙;銅佛的手一定是磁石做成的,只不過在表面鍍上了一層金。經過驗證,事情果真如此,和尚的奸謀才因此而敗露。還有一位道學家,私下為他人撰寫訴狀,被人揭露出來。到了官府的大堂上,他昂首挺胸,毫不介意,侃侃而談,為自己辯解。官府的人取出他所批注的《性理大全》,核對了一番。筆跡與他寫的訟詞一般無二,他這才磕頭伏罪。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