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4
人民幣定價:59.8元
定  價:NT$359元
優惠價: 65233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這是一幅旖旎古風畫卷,這是一曲天地浩蕩之歌!
轟動華語文壇大作、女性幻情小說獎得主中國殿堂級古言作家“女巫的貓”,再書三生三世千年傳奇!
本書裝幀精美,由著名插畫師繪製精美外封+內封、明信片、書簽,完美典藏。

 
五年後續寫全新結局·絕版後內容重訂‧萬千讀者日夜期盼!
這是一幅旖旎古風畫卷,這是一曲天地浩蕩之歌!
轟動華語文壇大作、女性幻情小說獎得主、中國重量級古風作家“女巫的貓”
五年後續寫全新結局,再書三生三世千年傳奇!
 
盛氣淩人年輕祭司VS木訥冷血復仇少女
他是一方碧波無瀾的蓮池,自在安好,沉默、靜謐;
她是一把穿心刺骨的利劍,從天而降,攪亂、奪情!
我愛的人,披荊斬棘,為我而來!

 
《三生三世蓮理枝》《三生三世蓮上舞》(網路原名:三生三世豔蓮殺)暢銷多年,重新續寫全新結局,絕版後內容重訂,新增萬字番外,萬千讀者日夜期盼!
 
1332451人閱讀,12574247張月票,10934篇長評,40103條短評…… 2013年3月,女巫的貓在紅袖網站上發出《三生三世蓮上舞》(原名《蛇蠍棄妃》、《三生三世豔蓮殺》)的首章,瞬間引發女性幻情小說閱讀風潮,短短數日更新,該文被各大文學網站紛紛轉載,蓮絳和十五的三生愛戀、秋葉一澈是否是真正的渣男、碧蘿的真假兩面與結局、人生若有第二次選擇,你是選擇蓮絳還是秋葉一澈等話題被大家津津樂道,被更多的人所熟知和喜愛…… 幾經周折,作者幾次推翻重寫,終於拿出最滿意、最完美、不同於網路版的獨家結局!


那個少年祭司,傲嬌哭包,意氣風發,手握回樓生殺大權,卻幼稚地和花盆打架。
那個少女劍客,身手敏捷,神情委頓,身負一世血海深仇,卻時常被他打亂步伐。
那年長安大雪,她的仇敵新婚,他硬拉著她去搶新娘,鬧得人仰馬翻,放火燒人家的房子,狼狽到被大狗追……
那晚煙花絢麗,大雪飛舞,他拉著她漫步在人群中,時不時偷看她一眼。
那般孤高一世的他,眼神中卻透著少年初戀般的羞澀和激動,也在那一年,他悄然問她,“如果雪落滿頭,是不是意味著我們能白頭偕老?”
那個青衣少女,身子如蝶在蓮上飛舞,荊棘開出的紅色花瓣被她淩厲的劍氣掀飛在空中,漫天飄揚,如一場紛飛的紅雪。
她捧著一捧落梅送到他身前,醉意盎然地望著他, 笑道:“蓮絳,我送你一捧紅梅落雪吧。”
他心道:你送我一捧紅梅落雪,我贈你一片無悔癡心。
女巫之貓(abbyahy)
中國重量級古風作家,縱橫華語文壇近十年,屢獲各榜單、月票、訂閱、鮮花等口碑冠軍,其人經常被模仿,從未被超越,被稱為“中國羅琳”。其文《三生三世彼岸花》為成名之作,一戰打響文壇,是“不嫁王爺”系列文開山第一人,《三生三世蓮理枝》故事架構、人物塑造更趨完美,一經發佈再掀波瀾,各管道斷貨,絕版被炒到天價,此次再版為五年後重新修訂,新增萬字番外,續寫zui終結局,讓沒買到初版的讀者了卻心中所願,再無遺憾。作者神經粗,比較呆萌,常常語驚九野,平時行蹤不明,難以尋找,擅長刻畫邪魅男主,文以虐戀情深為主,心存一世一雙人。

在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是一種幸福。
她想愛,不能愛,不敢愛。她可以狠心做到無情,卻不能做到絕情……
一次次把他丟下,又一次次把他找回,看著他愛得小心翼翼,不離不棄,她終究願意放下過往回應他的愛。她希望自己有一日不再肩負仇恨,用最明媚的笑容,對他說:“蓮降,我喜歡你”,而這樣一個樸
——華語文壇最知名古言作家天下歸元

她擁有所有女人都足以羡慕的妖媚外表。
她擁有連男人都不一定能有的固執性格。
她是北冥棄嬰卻從小習得一身精湛武藝。
她擁有非常強大的殺手組織名叫桃花門。
她擁有所有醫者都夢寐以求的酥骨巧手。
她還擁有一個男人,一個世間女子都不得不愛的男人。
十年間,她愛了,哭了,痛了,傷了,最後,她說她不後悔。
——超人氣作者葉紫

蓮絳是世上唯一僅有的蓮絳。
為了十五,他忍住了不得見光的制約,忍受蔓蛇花滑過肌體留下的印跡。
為了十五,他情願被魔性吞噬,情願變成一個身上開滿花的怪物。
為了十五,他從冷血無情變得會為一點小事而撒嬌吃醋。
為了十五,他竟願意遺棄自己妖嬈萬千的外表,去換上一張平淡無奇的臉。
他們錯過了八年,八年後再次重逢並相愛。
天不容,他們便想逆天,卻反被天濁。他們像是兩條交叉的曲線,路途註定佈滿曲折,註定相遇時便會愛上,愛上了,便會萬劫不復……
——《傾世皇妃》電視劇同名小說作者慕容湮兒

愛情究竟是什麼,是無悔無怨的付出。她本是長生樓殺手,為了他,她甘願棄尊嚴,俯首稱臣只為留在他身邊;她能一手遮天,只為了歸來看他一眼;甚至,她可以為他傾盡全部不惜灰飛煙滅。
他本是南疆的祭司,為了她,他甘願做替身,斂去自己一身高貴與霸氣;他渴望得天下,只為了得到失去的她;甚至,他可以為她墮入忘川成魔,等候千年。
這一切,都是因為他是她的蓮絳,而她是他的十五。
——實力派暢銷女王夏日紫

第一章 終須離別
第二章 夢中佳人
第三章 踏雪尋卿
第四章 執手進退
第五章 誓言來生
第六章 與君再遇
第七章 初遇親王
第八章 初入聖都
第九章 步步為計
第十章 迫在眉睫
第十一章 決戰在即
第十二章 霜滿白頭
尾聲
五年後續寫結局

背後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她回頭,看到蓮絳滿身風雪地立在門口,容顏似雪,眼眸閃動地看著自己,“火舞說你找我?”他眼底欣喜難掩,聲音亦有一絲喘息,顯然是急匆匆而來。
“你衣服濕透了,先去換衣服吧。”看著他的衣衫,十五輕輕說道。
“無礙。”他過來,伸手要拉十五,卻發現自己衣衫真的濕透了,只得悻悻地收回手,一雙碧眸含情地看著十五,“怎麼突然找我了?火舞說你提著食盒走了,早餐吃了嗎?是不是不喜歡?”他一開口,就連續問了幾個問題。
心思玲瓏如他,性情溫和還是他。
“我只是想讓火舞告訴你,今晚在南苑宮一起用晚膳。”
“好。”蓮絳開心地笑了起來,那閃爍的眸光裏還有一絲受寵若驚。
小魚兒抬起頭,驚愕地看著十五,很快垂下眼眸。
他當然知道十五的心思,這怕是最後一餐了。
蓮初見小魚兒失落,乾脆從十五懷裏跳下來,蹲在他身邊,托著腮幫子看著小魚兒,“小魚兒哥哥,你怎麼了?是不是剛剛我說我有很多老婆刺激到你了?要不,我讓爹爹再分一個老婆給你。”
“沒門!”蓮絳毫不客氣地拒絕,“我就一個老婆,怎麼分!阿初,你快四百個老婆了,你怎麼不分給小魚兒?休要打我的主意!”
“怎麼行?”阿初十分不滿地抗議起來,“我還要湊齊四百個老婆呢。”
“四百個老婆,你分給小魚兒一半,你也有兩百個。”
“不行,老婆是自己的,怎麼能給別人?小魚兒哥哥也不會要我的老婆。”
“你現在的老婆還是我給你的,那你怎麼要?”蓮絳挑眉。
小蓮初性子溫和,倒像足了十五,不喜與他人搶奪,但若是已經屬於他的,那就休想從他手裏搶走。
想著自己四百個老婆要被分去一半,他嘴一撇,委屈得就要哭出來。
一大一小,就著老婆的事情,終於發生了一次意見不合的爭吵。
“那……”小魚兒忙抱著阿初,安慰道,“我不會搶你老婆的,你莫要急。”
蓮絳見兩個東西膩在一起,湊在十五身邊,笑嘻嘻地問:“你好些了嗎?”
十五先是一愣,後反應過來,臉又紅又白,“陛下,你身上衣服濕透了,你如果要站在這裏,那也別用晚膳了。”
蓮絳依然微笑,“我讓火舞去取衣衫,我在這兒看著你。”說著,他拉過旁邊的凳子坐在十五身邊,挨得很近,卻又儘量不讓自己濕漉漉的衣服沾了她。
“你方才出宮了?”十五看著他青絲上未融的雪,問道。
“有些自不量力的人,企圖闖入大冥宮。”他輕言回答,可神色卻隨之一沉。
那人,可遠比他想像的棘手。
十五沒有多問,看了看天色,淡淡道:“天色還早,陛下去休息吧。用晚膳時,我會讓火舞來請你。”
蓮絳驚訝地抬眸看著十五,用頗為委屈的口氣道:“我剛回來,你就要趕我走了?”
他滿身風雪地回來,屋子裏本就有炭火,這一烤,發絲上的片片雪花立時融化,看起來頗為可憐。
十五見他這個樣子,總會想起那年在長安街上,他不顧眾禁衛軍攔在她輦車前的情形。
那一次,他高熱不斷。
“現在還沒有到晚膳時間。”十五強忍著不要去看他的臉,低聲道。
“我可以陪你用午膳啊。”
“陛下,午膳已經用過了。”
“那我就在這兒看著他們倆,免得他們兩個為了老婆打架。”他笑嘻嘻地道。
十五側首,凝視著他的臉。
容顏寸寸如雪,雖然沾著濕漉漉的頭髮,卻絲毫不覺狼狽,反而有一種淒涼之美。那執拗的唇,還如青澀少年般固執。
想好的冷淡話語,在他堅定的眼神中,竟無法說出口。
或許,這是他們一生中,最後一次全家人用餐。
“那你先換衣服吧。”最終,她無奈地道。
恰好火舞抱著衣服進來,蓮絳展顏一笑,面上有著如獲珍寶的欣喜。
見他這個樣子,十五心中卻是一陣酸楚。
三年,她以為他變了。事實上,他沒有變,他還是如當年一樣,那麼容易滿足。
他起身,背卻微微滯了片刻,臉上笑容未變,“那我這就去換。”
看著他出門朝側間走,十五拂過他坐過的凳子,上面有一攤水漬,透出點紅色。
因為要給小魚兒醒神,屋子裏一直點著薄荷香,因此十五並沒有聞到那血腥味。
十五霍然起身,跟著走過去,進了側屋,看到火舞站在門口。
火舞正要稟報,十五抬手,對方恭順地點了點頭,然後退開。
屏風後面,影影綽綽,蓮絳在換衣服,白色的綿綢搭在屏風上面,血跡點點。
十五站了一會兒,還是退了出去。

外面的風雪很小,臘梅點點,隨著風不時地吹進來幾朵。
兩個小傢伙玩得不亦樂乎。阿初好奇心很強,小魚兒會將當初從蓮絳那兒聽來的故事一一說給他聽。
小東西也聽得認真,似乎也忘記了方才小魚兒可能會搶走自己一半老婆的事情。
或許是因為以後再也看不到小魚兒,十五就坐在他身邊,偶爾會附和幾句。
其間,阿初見十五對小魚兒親密,還會吃醋鬧騰,爬過來要往十五懷裏鑽。可一聽到小魚兒咳嗽,他又自覺地爬回去坐在蓮絳身側,生怕擠著小魚兒。
蓮絳換了衣服,因為不用出行,屋子裏又有炭火,他褪去了黑色的袍子,穿了一件雪紡交領暗紋流雲長衫,襯得精緻的容顏清美異常。因為眉眼含笑,碧眸似水,竟沒有昔日的妖邪,反而透著一股剔透。
桌子上擺放著精緻的糕點和瓜子,他一手攬著小蓮初,一手抓來些瓜子。
他手指靈動,轉眼間,那些瓜子就被剝得乾乾淨淨。待存了一把,他再放在小碟子裏。
蓮初肉乎乎的爪子一把撈起,大口大口地往嘴巴裏塞。
“小心,別噎著。”蓮絳垂眸,小心地叮囑小蓮初,儼然一個寵愛孩子的慈父。
“爹爹剝得沒有阿初吃得快。”小傢伙嘴鼓鼓的。
“阿初,你怎麼能讓陛下給你剝瓜子?”十五沉聲道。
“沒事。”蓮絳看著十五,漂亮的眉眼裏閃著瀲灩的光,語氣裏滿是寵溺。
十五怕他剝不過來,乾脆也抓來一把,小心地剝著。
“我來就好了。”他抓著十五的手,“這會傷指甲。”
兩手相握,都宛如美玉,可他的卻更為修長。
五指如荑,白皙如蔥,完美到看不到一絲瑕疵,就連那指甲都似出水珍珠,透著粉嫩的瑩光。
這樣完美的手都不怕傷著,她哪里還怕?但是又知他的堅持,十五只得放下,起身對門外的宮儀吩咐了幾句。
宮儀端了一副茶具進來,可碟子裏的卻不是茶,而是碾成粉末的藥草。
“夫人這是做什麼?”
十五將藥草放在壺裏,小心地煮起來,“陛下可喝過藥茶?在我們老家,因為天氣寒冷,時常喝這種藥茶保持溫暖。這種藥茶,也有止血愈傷的好處。”
“娘,為什麼我沒有聽過?”躲在蓮絳懷裏的阿初抬起頭,驚訝地看著十五。
十五臉色微微尷尬,“小孩兒不能喝,你當然不知道了。”說完,她將煮沸的茶,稍微冷了一下,遞給了蓮絳。
蓮絳眼底閃過一絲慌亂,仔細地觀察十五的神色,見她並無異樣,才低頭喝下。
見他大口地喝下,十五忍不住開口:“陛下就不怕我下毒?”
他微怔,遽爾展顏一笑,眉眼生輝,“夫人親手給我煮的茶,就算有砒霜,為夫也得喝下。”
聽到他說為夫兩個字,十五一下想起昨晚的事情,臉色緋紅。
“夫人,老家在哪兒?”蓮絳開口。
“昆侖。”又倒了一杯遞給蓮絳,十五沉了片刻,還是開口:“陛下,我有一事想與您商量。”
“夫人說。”
“下月是家父生辰。早幾個月前,他就寫信來叮囑我一定要帶阿初去見他。”她語氣溫和,不似往日那般尖銳和冷漠,“如果陛下不介意,能否陪霜發一起前往昆侖拜夀?”
“我不介意,我可以陪你去!”蓮絳喜出望外,有些激動地看著十五。
他萬萬沒有想到,眼前一直抵觸自己的女子,竟然會主動提出讓他去拜見岳父。
一瞬間,蓮絳有一種完全被認同的感覺。此時別說心臟瘋狂跳動,他恨不得直接將十五抱在懷裏。只可惜,面前有兩個孩子,他不得不忍著。
她原本只是試探地一問,因為她知道如果提出自己單獨離開,蓮絳絕對不會同意,便以這種方式哄哄蓮絳,卻沒有想到他答應得如此爽快。
“那陛下,打算什麼時候帶我們離開?”
想到山下那棘手之人,蓮絳揚唇,笑得嫵媚,“明日,明日我便隨夫人去拜見岳父大人。”
“好。”十五笑了笑。
旁邊的小魚兒卻黯下眼眸,靜靜地看著窗外紛飛的雪。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