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黃天驥詩詞曲十講(簡體書)
  • 黃天驥詩詞曲十講(簡體書)

  • ISBN13:9787536076099
  • 出版社:花城出版社
  • 作者:黃天驥
  • 裝訂/頁數:平裝/303頁
  • 規格:21cm*14.5cm (高/寬)
  • 出版日:2015/08/05
人民幣定價:30元
定  價:NT$180元
優惠價: 87157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中山大學教授黃天驥開設的詩詞曲賞析課是全國的精品課程,本書是作者在其講演記錄基礎上校勘精編而成的著作。本書選取了唐宋元三代經典詩詞曲作品,既有文本的細讀、對勘和闡釋,亦有歷史語境的梳理和辨析,並從多個層面闡發中國詩學理論和審美旨意。行文縱橫捭闔,佳句妙語隨手拈來,章法嚴謹又妙趣躍然,是一本新穎實用的普及讀物。通過系統的古典詩詞曲的閱讀和鑒賞,有利於培養大中學生的文學修養和文化品味,為高校人文素質建設提供重要的支撐。隨書附贈十位元當代名家書法作品,佳句書法交相輝映,極具收藏價值。
黃天驥,廣州人。中山大學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導師。曾任國務院學位委員會第二屆學科評議組成員。現任國家古籍整理出版規劃小組成員,全國高校古籍整理研究委員會委員,國務院中央文史館詩詞研究院顧問,廣東省文史館名譽館員。中國戲曲學會副會長,中國古代戲曲學會會長。出版著作有:《冷暖集》《深淺集》《俯仰集》《方圓集》《西廂記創作論》《詩詞創作發凡》《周易辨原》《納蘭性德和他的詞》《黃天驥自選集》《嶺南感舊》《中大往事》《嶺南新語——一個老廣州人的文化隨筆》《中國古代戲曲形態研究》(主編)、《中國文學史》(分卷主編),以及校注出版了十多種古代文學作品如《李漁喜劇選》《元明清散曲精選》等。
三十年來座無虛席,中文系學子終生受益的詩詞曲賞析課中山大學博導黃天驥教授寫給大家的入門指南一本書掌握 詩詞曲品鑒要領 古典文化精髓十節課讀懂 名篇佳句 古人情懷 曠世韻味
知人論世,開啟密碼的鑰匙我們鑒賞和研究詩詞,要以它有沒有真摯感情作為判斷的基礎。也可以從純文字的角度,看作者是否能準確地鮮明地描繪出審美客體的形象和意象,讓讀者獲得美的享受。像白居易的《憶江南》:“江南好,風景舊曾諳。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于藍,能不憶江南?”他把江南的春天,寫得如此明豔動人,花光水映,紅的更紅,綠的更綠,紅綠相襯,宛如一幅色彩絢麗的圖畫。用不著解釋,我們便能欣賞到它的美妙。但是,我們也常會碰到一個問題,那就是,有些詩詞,歷來被評論者推崇,但我們往往不易理解,甚至會覺得它寫得很一般。實際上,我們是弄不清詩人的真實想法,不知道詩中的奧妙,不知道詩人如何運用技巧。我想,原因是讀者不會打開詩中蘊含的美學密碼。法國理論家皮埃爾?貝洛坎曾說:“‘密碼’(Code)一詞在英語裡有兩重含義。**重是‘準則’的意思,如道德準則、美學原則、榮譽準則、著裝規定等。第二重意為‘密碼,暗語密文的鑰匙’——可能是揭示真相的鑰匙。也可能是破解假像的關鍵。”的確,要更好地理解和鑒賞詩詞,弄清楚其中隱藏在假像後面的真意,是非常重要的。知人論世,是打開詩歌密碼(code)的鑰匙。例如,詩人顧城,寫了“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一詩。我們之所以說這詩寫得好,是知道它是詩人經歷過“”和極左的年代。這黑夜,有特指當時中國現實的意味。當讀者瞭解這一背景,也就打開了這首詩的密碼。而黑色的眼睛,又正好和黑暗的夜晚相對應,和當時的社會環境相對應,於是,詩中的“黑”字,便蘊含著深刻的意味。如果改為“黃色眼晴”,或改為“白天給我黑色的眼睛”,那就沒有意思了。所以,瞭解顧城的經歷和創作背景,這就是“知人論世”,是瞭解和鑒賞詩歌的門徑。在唐代,李白寫過一首名為《早發白帝城》的七絕: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這首詩,流傳千古,人們都認為它是好詩。《唐詩萬首絕句選評》:“讀者為之駭極,作者殊不經意,出之似不著一點氣力。阮亭(清?王士禎)推為三唐壓卷,信哉。”意思是說,三峽是很驚險的,而李白毫不經意,不費一點氣力,寫船走得飛快,讓讀者驚駭得很。不錯,若說這詩極寫乘船之快,顯得作者神情飛越,詩風氣勢飛動,說它是好詩,該是沒有疑問的。但僅僅是這樣嗎?仔細一想,並不那麼簡單。明朝的楊慎,對它的評價是“驚風雨而泣鬼神”。這話很值得我們注意,特別是“泣鬼神”的提法,明明是調子輕快的詩,怎麼會“泣”起來呢?《早發白帝城》這四句詩,確實表達出李白坐船的輕快的心情。在唐詩,杜甫的“即從巴峽穿巫峽,便下襄陽向洛陽”,也是寫快,也是詩人寫安史之亂後急於回家的興奮心情,但其味道,與李白寫的完全不同。如果李白光寫坐船的快,交通的順暢,到了極點,“千里江陵一日還”,就能流傳千古麼?我們不妨改幾個字,看行不行。例如說:“朝辭深圳出房間,千里武昌一日還。兩面風光看不盡,動車已過珞珈山。”從寫速度之快而言,它和《早發白帝城》也真一樣,但這首打油詩,能流傳得下來麼?所以,要理解《早發白帝城》,只看到其飄逸輕快的一面,而不瞭解當時李白寫這詩時的心境,是不知道為什麼這看似簡單的幾句,竟是“力壓三唐”之作,當然也不會得出“驚風雨而泣鬼神”的評價。這詩首句所說的“白帝”,是白帝城,它在長江上游。李白一下筆,便說“朝辭白帝彩雲間”。說這城在“雲間”,足見地勢的高峻。其實,白帝城就在長江三峽的瞿塘峽之旁,城在河邊,高也高不到哪裡去,說它在“雲間”,其實是誇張的寫法。而且,李白說白帝城上出現的雲,是“彩雲”,五彩繽紛,而不是一般的白雲、輕雲,更不是雲遮霧罩,可見,他把白帝城形容得很美。它高入雲霄,彩雲飄拂,簡直像個仙境。白帝城真的很美嗎?不見得。據杜甫在《前苦寒行》說,這裡是很艱苦的。“去年白帝雪在山,今年白帝雪在地。凍埋蛟龍南浦縮,寒刮肌膚北風利。”哪有李白說得那麼美?而李白把一個荒涼苦寒的地方,說得如此美好,在離開它的那一天早上,更顯得美不可言,這是為什麼?說穿了,這是李白美好心境的反映。至於為什麼李白心情如此之好,下面再談。在古代,人們說到白帝城時,心裡會有一種特別的滋味。在三國時代,蜀漢的劉備被陸遜打敗,在白帝城據守,可見地勢較為險要。後來劉備也死在這裡,臨終前,把兒子劉禪交托給諸葛亮輔佐,這便是歷史上有名的“白帝城托孤”故事。後來人們把這裡看成是傷心之地。杜甫在《詠懷古跡》一詩說到:蜀主窺吳幸三峽,崩年亦在永安宮。翠華想像空山裡,玉殿虛無野寺中。古廟杉松巢水鶴,歲時伏臘走村翁。武侯祠屋常鄰近,一體君臣祭祀同。杜甫這詩,反映了唐人對白帝城的心態,**,這裡是人煙稀少的地方。第二,這裡是產生過悲劇的傷心地。第三,這裡是見證劉備與諸葛,君臣之間互相信賴的所謂“君臣遇合”之地。這三者,是唐人對白帝城的印象。李白把白帝城寫得這樣的美。可是,“朝辭”兩字,用得特別。表面上,它很平順自然,仔細一想,裡面大有文章。我們先注意“朝”字。那一天,天一亮,李白就走了。按說,那天風光如此美好,詩人理應欣賞一番,流連忘返,就像杜牧看見了秋天的楓葉,便“停車坐愛楓林晩”(《山行》),不走才對,怎麼倒一早就急著要走?在美景面前而不想待,這是為什麼?這不能不引起我們的懷疑。李白說“朝辭”,不是“朝離”。使用“辭”字,是表示鄭重地和這裡告別,然後才離開。這又怪了,美景當前,本該捨不得走,而既然急著走,便該拍拍屁股走路。可是詩人卻鄭重其事地向白帝城辭行,實在頗為矛盾。仔細分析,這看似平常的一句,其實包含著複雜的心理活動,李白的遣辭用句,並非沒有斟酌。詩人的高明之處,正在於他似不經意,而實非並不經意。所謂“妙合無垠”,作者刻意經營,卻讓人看不到他用力的痕跡,這才是創作的高手。第二句的“千里江陵一日還”,似乎只是敘述舟行的速度,表面上,也似平常。因為白帝城在長江上游,江陵在下游,順流而下,船速是快的。但說千里之途,一日便到,這說得很誇張了。**,白帝城與江陵,相距也沒有千里。第二,李白坐的是小木船,又不是魚雷炮艇,即使順風順水,也快不到這個程度。可見,所謂“千里江陵一日還”,其實是不可能的。李白在這裡誇張地極寫舟行之速,其實後面包藏的意思是,既寫他想不到能那麼快便離開白帝城,所以極其興奮;又想不到舟行飛快,一路十分順利。於是歸心似箭,內心充滿期待;愉悅之情,溢於言表。顯然,在這裡,作者用誇張的並不存在的速度,表現自己歡快的感受。從上句,我們知道了李白表達感情的方式,知道作者主觀興奮心情,以通過描寫客觀景象表達出來。李白寫船速如飛,這也是他的感情的外化。通過客觀的象,來寫主觀的情,這牽涉到我國詩歌創作特點的問題。在西方,人們習慣於邏輯思維。在西方古典詩歌中,抒情也多直抒其情,想什麼就寫什麼,如裴多菲“生命誠可貴”,普希金“我曾經愛過你”,都是把內心情感直接抒寫。這樣的好處,是真率而精警,缺點則是抽象,讀者缺乏思考的迴旋餘地。上面說過,中國詩詞創作,重情景交融。情在景中表現,妙處在具體,妙在把看不見的內心情感,外化為可以看到的形象、意象。當然,在“情”外化為“象”的過程中,是會變異或誇張的,從科學的角度看,未必是可靠的。但即使如此,它會產生一種衝擊力,反而使人更瞭解其情感的內涵。如“白髮三千丈”,“月是故鄉明”等等,讀者在其不太合理的卻又是具體描寫中,更體會到其愁怨之深,和對故鄉思念之深。在《早發白帝城》的第二句,李白的寫法也是如此。小木船根本不可能有這麼快的速度,而誇張它的快,也正是詩人把主觀的情,外化為客觀的象的做法。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