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海外有庫存,下單後進貨(等候期約20個工作天)
明朝那些事兒.第6部:日暮西山(新版)(簡體書)
  • 明朝那些事兒.第6部:日暮西山(新版)(簡體書)

  • ISBN13:9787213080685
  • 出版社:浙江人民出版社
  • 作者:當年明月
  • 裝訂/頁數:平裝/290頁
  • 規格:23.5cm*16.8cm (高/寬)
  • 版次:一版
  • 出版日:2017/08/01
人民幣定價:35元
定  價:NT$210元
優惠價: 83174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海外有庫存,下單後進貨(等候期約2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明朝那些事兒》第六部,主要講述了晚明由“三大案”引發的黨爭,魏忠賢興起及袁崇煥之奮戰。自張居正去世后,便無人敢管萬歷,為爭國本、查妖書、打悶棍,他與大臣展開拉鋸戰,三十年不上朝。東林黨卻因此發展壯大,為把持朝政,與齊、楚、浙三黨明爭暗斗,借國本之爭,扶持明光、熹宗二帝即位,成功掌握政權。魏忠賢平民出身,利用熹宗昏庸,又傍上皇帝乳母客氏,與東林黨展開對決。在外,援朝抗日戰爭后,明防御線轉至遼東。沒落貴族之后李成梁打蒙古、滅女真,成為一代梟雄,卻養虎為患,努爾哈赤借機興起,統一后金。為抗金、守城、奪失地,在帝師孫承宗的帶領下,袁崇煥從一介文人成長為邊疆大將,堅守孤城,最終擊敗努爾哈赤。

  說不盡的政治斗爭、權謀之術、戰爭之策,道不盡的人性善與劣,讓您欲罷不能!


當年明月

副研究員,中國明史學會會員,青年歷史學者,暢銷書作家,強調“寫史即寫人,寫人即寫心”。所著作品《明朝那些事兒》多年來暢銷不衰。該系列作品已被譯為日、韓、英等多國文字出版發行。


第一章 絕頂的官僚

第二章 和稀泥的藝術

第三章 游戲的開始

第四章 混戰

第五章 東林崛起

第六章 謀殺

第七章 不起眼的敵人

第八章 薩爾滸

第九章 東林黨的實力

第十章 小人物的奮斗

第十一章 強大,無比強大

第十二章 天才的敵手

第十三章 一個監獄看守

第十四章 毀滅之路

第十五章 道統

第十六章 楊漣

第十七章 殉道

第十八章 袁崇煥

第十九章 決心

第二十章 勝利 結局


  第一章絕頂的官僚

  在萬歷執政的前二十多年里,可謂是內憂不止,外患不斷,他祖上留傳下來的,也只能算是個爛攤子,而蒙古、寧夏、朝鮮、四川,不是叛亂就是入侵,中間連口氣都不喘,軍費激增,國庫難支。

  可是二十年了,國家也沒出什么大亂子,所有的困難,他都安然度過。

  因為前十年,他有張居正,后十年,他有申時行。

  若評選明代三百年歷史中最杰出的政治家,排行榜第一名非張居正莫屬。在他當政的十年里,政治得以整頓,經濟得到恢復,明代頭號政治家的稱謂實至名歸。

  但如果評選最杰出的官僚,結果就大不相同了,以張居正的實力,只能排第三。

  因為這兩個行業是有區別的。

  從根本上講,明代政治家和官僚是同一品種,大家都是在朝廷里混的,先裝孫子再當爺爺,半斤對八兩。但問題在于,明代政治家是理想主義者,混出來后就要干事,要實現當年的抱負。

  而明代官僚是實用主義者,先保證自己的身份地位,能干就干,不能干就混。

  所以說,明代政治家都是官僚,官僚卻未必都是政治家。兩個行業的技術含量和評定指標各不相同,政治家要能干,官僚要能混。

  張居正政務干得好,且老奸巨滑,工于心計,一路做到首輔,混得也還不錯。但他死節不保,死后被抄全家,差點被人刨出來示眾,所以只能排第三。

  明代三百年中,在這行里,真正達到登峰造極的水平,混到驚天地、泣鬼神的,當屬張居正的老師,徐階。

  混跡朝廷四十多年,當過宰相培訓班學員(庶吉士),罵過首輔(張璁),發配地方掛職(延平推官),好不容易回來,靠山又沒了(夏言),十幾年被人又踩又坑,無怨無悔,看準時機,一錘定音,搞定(嚴嵩)。

  上臺之后,打擊有威脅的人(高拱),提拔有希望的人(張居正),連皇帝也要看他的臉色,事情都安排好了,才安然回家歡度晚年,活到了八十一歲,張居正死了他都沒死,如此人精,排第一是眾望所歸。

  而排第二的,就是張居正的親信兼助手:申時行。

  相信很多人并不認同這個結論,因為在明代眾多人物中,申時行并不是個引人矚目的角色,但事實上,在官僚這行里,他是一位身負絕學,超級能混的絕頂高手。

  無人知曉,只因隱藏于黑暗之中。

  在成為絕頂官僚之前,申時行是一個來歷不明的人,具體點講,是身世不清,父母姓甚名誰,家族何地,史料上一點兒沒有,據說連戶口都缺,基本屬于黑戶。

  申時行是一個十分謹小慎微的人,平時有記日記的習慣。即使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如今天我和誰說了話,講了啥,他都要記下來,比如他留下的《召對錄》,就是這一類型的著作。

  此外,他也喜歡寫文章,并有文集流傳后世。

  基于其鉆牛角尖的精神,他的記載是研究明史的重要資料。然而奇怪的是,對于自己的身世,這位老兄卻是只字不提。

  這是一件比較奇怪的事,而我是一個好奇的人,于是,我查了這件事。

  遺憾的是,雖然我讀過很多史書,也翻了很多資料,依然沒能找到史料確鑿的說法。

  確鑿的定論沒有,不確鑿的傳言倒有一個,而在我看來,這個傳言可以解釋以上的疑問。

  據說(注意前提)嘉靖十四年時,有一位姓申的富商到蘇州游玩,遇上了一位女子,兩人一見鐘情,便住在了一起。

  過了一段時間,女方懷孕了,并把孩子生了下來,這個孩子,就是后來的申時行。

  可是在當時,這個孩子不能隨父親姓申,因為申先生有老婆。

  當然了,在那萬惡的舊社會,這似乎也不是什么違法行為,以申先生的家產,娶幾個老婆也養得起,然而還有一個更麻煩的問題——那位女子不是一般人,確切地說,是一個尼姑。

  所以,在百般無奈之下,這個見不得光的私生子被送給了別人。

  爹娘都沒見過,就被別人領養,這么個身世,確實比較不幸。

  但不幸中的萬幸是,這個別人,倒也并非普通人,而是當時的蘇州知府徐尚珍。他很喜歡這個孩子,并給他取了一個名字——徐時行。

  雖然當時徐知府已離職,但在蘇州干過知府,只要不是海瑞,一般都不會窮。

  所以徐時行的童年非常幸福,從小就不缺錢花,豐衣足食,家教良好。而他本人悟性也很高、天資聰慧,二十多歲就考上了舉人,人生對他而言,順利得不見一絲波瀾。

  但驚濤駭浪終究還是來了。

  嘉靖四十一年(1562),徐時行二十八歲,即將上京參加會試,開始他一生的傳奇。

  然而就在他動身前夜,徐尚珍找到了他,對他說了這樣一句話:

  其實,你不是我的兒子。

  沒等徐時行的嘴合上,他已把之前所有的一切都和盤托出,包括他的生父和生母。

  這是一個十分古怪的舉動。

  按照現在的經驗,但凡考試之前,即使平日怒目相向,這時家長也得說幾句好話,天大的事情考完再說,徐知府偏偏選擇這個時候開口,實在讓人費解。

  然而我理解了。

  就從現在開始吧,因為在你的前方,將有更多艱難的事情在等待著你,到那時,你唯一能依靠的人,只有你自己。

  這是一個父親,對即將走上人生道路的兒子的最后祝福。

  徐時行沉默地上路了。我相信,他應該也是明白的,因為在那一年會試中,他是狀元。

  中了狀元的徐時行回到了老家,真相已明,恩情猶在,所以他正式提出要求,希望能夠歸入徐家。

  辛苦養育二十多年,而今狀元及第,衣錦還鄉,再認父母,收獲的時候到了。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的父親拒絕了這個請求,希望他回歸本家,認祖歸宗。

  很明顯,在這位父親的心中,只有付出,沒有收獲。

  無奈之下,徐時行只得懷著無比的歉疚與感動,回到了申家。

  天上終于掉餡餅了,狀元竟然都有白撿的。雖說此時他的生父已經去世,但申家的人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他的請求,敲鑼打鼓,張燈結彩地把他迎進了家門。

  從此,他的名字叫做申時行。

  曲折的身世,幸福的童年,從他的養父身上,申時行獲取了人生中的第一個重要經驗,并由此奠定了他性格的主要特點:

  做人,要厚道。

  然后當厚道的申時行進入朝廷后,才發現原來這里的大多數人都很不厚道。

  在明代,只要進了翰林院,只要不犯什么嚴重的政治錯誤,幾年之后,運氣好的就能分配到中央各部熬資格,有才的入閣當大學士,沒才的也能混個侍郎、郎中,就算點背,派到了地方,官也升得極快,十幾年下來,做個地方大員也不難。

  有鑒于此,每年的庶吉士都是各派政治勢力極力拉攏的對象。申時行的同學里,但凡機靈點的,都已經找到了后臺,為錦繡前程做好準備。

  申時行是狀元,找他的人自然絡繹不絕,可這位老兄卻是巍然不動,誰拉都不去,每天埋頭讀書,毫不顧及將來的仕途。同學們一致公認,申時行同志很老實,而從某個角度講,所謂老實,就是傻。

  然而事情的發展證明,老實人終究不吃虧。

  要知道,那幾年朝廷是不好混的,先是徐階斗嚴嵩,過幾年,高拱上來斗徐階,然后張居正又出來斗高拱,總而言之是一塌糊涂。今天是七品言官,明天升五品郎中,后天沒準就回家種田去了。

  你方唱罷我登場,上臺洗牌是家常便飯,世事無常,跟著誰都不靠譜,所以誰也不跟的申時行笑到了最后。當他的同學紛紛投身朝廷拼殺的時候,他卻始終呆在翰林院,先當修撰,再當左庶子。中間除了讀書寫文件外,還主持過幾次講學(經筵),教過一個學生,叫做朱翊鈞,又稱萬歷。

  俗語有云,長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一晃十年過去,經過無數清洗,到萬歷元年,嘉靖四十一年的這撥人,沖在前面的,基本上都廢了。

  就在此時,一個人站到了申時行的面前,對他說,跟著我走。

  這一次,申時行不再沉默,他同意了。

  因為這個人是張居正。

  申時行很老實,但不傻。這十年里,他一直在觀察,觀察最強大的勢力,最穩當的后臺,現在,他終于等到了。

  此后他跟隨張居正,一路高歌猛進,幾年內就升到了副部級禮部侍郎,萬歷五年(1577),他又當上了吏部侍郎,一年后,他迎來了自己人生的第二個轉折點。

  萬歷六年(1578),張居正的爹死了,雖說他已經獲準奪情,但也得回家埋老爹。為保證大權在握,他推舉年僅四十三歲的申時行進入內閣,任東閣大學士。

  歷經十幾年的苦熬,申時行終于進入了大明帝國的最高決策層。

  但是當他進入內閣后,他才發現,自己在這里只起一個作用——湊數。

  因為內閣的首輔是張居正,這位仁兄不但能力強,脾氣也大,平時飛揚跋扈,是不折不扣的猛人。

  一般說來,在猛人的身邊,只有兩個選擇,要么當敵人,要么當仆人。

  申時行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后者,他很明白,像張居正這種狠角色,只喜歡一種人——聽話的人。

  申時行夠意思,張居正也不含糊,三年之內,就把他提為吏部尚書兼建極殿大學士,少傅兼太子太傅(從一品)。

  但在此時的內閣里,申時行還只是個小字輩,張居正且不說,他前頭還有張四維、馬自強、呂調陽,一個個排過去,才能輪到他。距離那個最高的位置,依然是遙不可及。

  申時行倒也無所謂,他已經等了二十年,不在乎再等十年。

  可他萬萬沒有想到,不用等十年,一年都不用。

  萬歷十年(1582)張居正死了。

  樹倒猢猻散。隱忍多年的張四維接班,開始反攻倒算,重新洗牌,局勢對申時行很不利,因為地球人都知道他是張居正的親信。

  在這關鍵時刻,申時行第一次展現了他無與倫比的“混功”。

  作為內閣大學士,大家彈劾張居正,他不說話;皇帝下詔剝奪張居正的職務,他不說話;抄張居正的家,他也不說話。

  但不說話,不等于不管。

  申時行是講義氣的,抄家抄出人命后,他立即上書,制止情況進一步惡化。還分了一套房子,十傾地,用來供養張居正的家屬。

  此后,他又不動聲色地四處找人做工作,最終避免了張先生被人從墳里刨出來示眾。

  張四維明知申時行不地道,偏偏拿他沒辦法。因為此人辦事一向是滴水不漏,左右逢源,任何把柄都抓不到。

  但既然已接任首輔,收拾個把人應該也不太難,在張四維看來,他有很多時間。

  然而事與愿違,張首輔還沒來得及下手,就得到了一個消息——他的父親死了。

  死了爹,就得丁憂回家,張四維不愿意。當然,不走倒也可以,奪情就行,但五年前張居正奪情的場景還歷歷在目。考慮到自己的實力遠不如張居正,且不想被人罵死,張四維毅然決定,回家蹲守。

  三年后,又是一條好漢。

  此時,老資格的呂調陽和馬自強都走了,申時行奉命代理首輔,等張四維回來。

  一晃兩年半過去了,眼看張先生就要功德圓滿,勝利出關,卻突然病倒了。病了還不算,兩個月后,竟然病死了。

  上級都死光了,進入官場二十三年后,厚道的老好人申時行,終于超越了他的所有同學,走上了首輔的高位。

  一個新的時代,將在他的手中開始。

  取勝之道

  就工作能力而言,申時行是十分卓越的,雖說比張居正還差那么一截,但在他的時代,卻是最為杰出的牛人。

  因為要當牛人,其實不難,只要比你牛的人死光了,你就是最牛的牛人。

  就好比你上世紀三十年代和魯迅見過面,給胡適鞠過躬,哪怕就是個半吊子,啥都不精,只要等有學問、知道你底細的那撥人都死絕了,也能弄頂國學大師的帽子戴戴。

  更何況申時行所面對的局面,比張居正時要好得多:首先他是皇帝的老師,萬歷也十分欣賞這位新首輔;其次,他很會做人,平時人緣也好,許多大臣都擁戴他;加上此時他位極人臣,當上了大領導,一切似乎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不過,只是似乎而已。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