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人民幣定價:38.8元
定  價:NT$233元
優惠價: 73170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晉江高口碑作家這碗粥代表作 各大讀書大號、媒體強推
電視劇重磅籌備中!

我要是哪天死了,把她的名字刻在我的屍骨上。

體弱多病、浪蕩多情、虛有其表的花花公子——這是外人對藍焰的評價。
純潔、善良、姿色過人——這是藍焰對自己的評價。

他在她面前認真扮演著玩世不恭的角色。
她卻說:“你說喜歡我的樣子最真誠。”

他曾對命運絕望。
直到遇見她,才明白命運早有安排。

這碗粥
離經叛道,純良無二。喜歡天馬行空,在現實和童話之中暢想。
第一章“你們鄉下還有混血兒啊?”
第二章 “天曉得在我睡著的時候,你有沒有占我便宜。”
第三章“要匹配我的美貌,非常有難度。”
第四章“沒有天時地利,別自己去送死。”
第五章 “這頓吃飽了,以後我們橋歸橋、路歸路。”
第六章 “你說喜歡我的樣子最真誠。”
第七章“我們今晚呢,就在中間橫個被子,你不犯我,我不犯你。”
第八章“我哪天死了,你給我的屍骨上刻個字吧。”
尾聲“……”
番外一“刀侍衛,這是我為你打下的江山。”
番外二“四郎,月亮好大,像個餅。”

第一章
“你們鄉下還有混血兒啊?”

尹小刀被請去藍焰的房間後,見到的是一場迷幻盛宴。
裏面的男男女女各種笑,各種鬧,還有震耳欲聾的音樂聲。彌漫的煙霧映射著五光十色。帶路的服務員微微鞠躬,給尹小刀指了指角落裏的青年。
服務員介紹那是藍氏的二少爺,藍焰。
吞雲吐霧間,青年的面容很模糊。尹小刀借著閃爍的燈光,細細觀察了好一會兒。
神奇的是,藍焰長得頗似她的故人。他的模樣很年輕,輪廓俊挺立體,有那麼些異族的味道。就是不知道那雙眼睛是什麼顏色。
他此刻的表情有些浮誇,抱著身邊的女人,眼神焦距都是虛的。
他突然埋進女人的胸間,再抬起頭時,笑得很邪魅。
尹小刀望著他那和記憶裏重疊的五官輪廓,很想提醒一句“珍愛生命”。但他終究不是她的故人,所以她不愛多管閒事。
尹小刀一聲不吭地站在門口。
房裏有幾個男的瞥過來幾眼,然後繼續自己的玩樂。尹小刀猜測,他們此刻應該還在幻象之中。她環視著房間。以她現有的實力,完全能夠收拾這群敗類。
殘酷的現實則是,藍氏是她的雇主。
那群男人鬧騰得興奮,沒有人理她,服務員早就掩門而去。尹小刀站了半個多小時後,有一個男人似乎突然發現她的存在。
“這誰啊?”他說話有點兒大舌頭,周圍的男女沒有聽清,他蹙眉打量著尹小刀,吼道,“這誰啊?”說完,他按下遙控器,關掉了音樂。
眾男女混沌地看著這個男人。
男人往尹小刀的方向努努嘴,眾人的視線轉向門邊。
尹小刀平靜地回答:“在下尹小刀。”
男人錯愕:“誰認識這女人?”
“尹小刀……”角落裏的藍焰醉眼蒙矓地望過來,幾秒後,他甩了甩頭,似乎不太滿意,“居然是個女的!”
“藍二少,初次見面。”尹小刀回視他,不卑不亢,“在下尹小刀,未來的三個月請多多指教。”
藍焰頓時噴了,手裏的酒都灑了出來:“什麼年代了,還有這麼說話的。”他笑得非常誇張,帶著深深的嘲諷。
尹小刀不以為意。透過他的面容,她想起了某某——她不記得那個人的真名,於是給他起了個代稱為某某。
見她直直望著自己,藍焰扔掉酒杯,面色冷了下來:“聽名字就是個男人婆。三個月?希望你能活過三天。”
尹小刀垂眼:“謝謝關心。”
他露出不屑,不再理她,重新走過去開起音樂,和旁邊的男女嬉嬉鬧鬧。
直到淩晨十二點半,藍焰才顯得清醒了點兒。他推開懷裏的女人,走過去撈起尹小刀的肩膀:“來,跟我回家了。”說話間,他的一陣酒氣噴在尹小刀的臉上。
她扶正他:“好的。”看清他的眸子時,她心中驚了一下。他的眼珠居然……也是藍色的。
和某某一樣。
“靠。”藍焰在她的肩上磨了一下,嫌棄道,“果然是男人婆。”
尹小刀明白他的意思。由於長期的訓練,她早失去了女性的柔軟。
藍焰收回手,直接開門往外走。直到兩人一同上了車,他倚在後座,半抬著眼,調子說不上好還是壞:“好好一個女兒家,別來蹚這渾水。”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
“命要是沒了,再多的錢也沒用。”他忽然頓住,轉換成冷漠的語氣,“我話就說到這兒,你以後如果死了,不關我事。”
尹小刀點頭:“謝謝關心。”
之後藍焰就不說話。他靠在座椅上睡著了,還打起了呼嚕。
司機在前座面不改色。
尹小刀望向窗外的霓虹燈火。
這個大城市,比起她生活的西井鎮,空氣和氛圍都差太多了。

藍焰住的地方不是大別墅,就是一個三室兩廳的住宅。他進去後開了燈,客廳裏亂七八糟,餐桌上放著一堆鍋碗瓢盆,應該是久未使用的。
尹小刀環視著這套房子。從家居用品來判斷,這裏應該只有他一個人居住。
藍焰當她如空氣一般,自己幹自己的事。
他進浴室洗澡。
洗完,他套著浴袍出來。
藍焰見到尹小刀在客廳裏細細查看著什麼,他懶得理她,走到房間準備睡覺。
才剛剛躺下,門外就有了敲門聲。他揪起被子把頭蓋住,裝聽不到。
敲門聲一下一下,並沒有停止。
“真煩!”藍焰暴躁地跳下床,拉開門後毫不掩飾自己的怒意,“我最討厭別人吵著我睡覺。”
尹小刀面色平靜:“我有義務二十四小時保護閣下的安全。”
“保護你奶奶。”他朝她揮拳,作勢要揍她,“快滾去睡覺,別來煩我。”
“我奶奶功夫很好,謝謝關心。”
藍焰這一拳仿佛打到了棉花上。而且看她的表情,很認真,剛剛那句話一點兒也不像是玩笑。
他回憶著老管家跟他說過的話。
尹小刀,出生于西井鎮西井村,身手是橫館新一輩中最好的。
關於那個橫館,藍焰不記得究竟有多牛氣了。反正就是藍氏高層給頻頻徘徊鬼門關的藍焰安排了一個來自橫館的貼身保鏢。
而且,還是個女的。一個長得普普通通的男人婆。
藍焰抓抓頭髮:“你要找死隨便。不過我警告你,甭想睡我的床。”
尹小刀望了一眼那張雙人床:“我睡地上就可以。”
“希望你明天早上不會被我一腳踩死。”他說完,重新倒在床上,拉起被子。她默默地去隔壁房間抱了一團被子,然後躺在地毯上。
尹小刀望著天花板,考慮著自己入睡的可能性。
藍焰又開始打起了呼嚕。那呼嚕聲規律而富有節奏,末尾還帶著上揚的調子。她常年訓練出來的警覺讓她平時都很難熟睡,更何況此時旁邊的聲音擾人。
她想,接下來這三個月可能要經常失眠了。

藍焰睡到半夜,突然驚醒。
尹小刀眼一睜,瞬間躍起,冷眼掃視了房間一圈。
並無異常。
他冒著虛汗,突然轉向她:“你昨晚沒洗澡?”問的問題很莫名其妙。
她斂眉:“我下午六點洗過。”
“走開,走開。”他捏起鼻子,嚷嚷著,“我說怎麼有點兒怪,男人味。”
“沒有衣服。”尹小刀的行李還沒運送過來。她下午才到蒼城,剛到就被藍氏的助理帶去了藍焰作樂的場子,一分鐘都沒有耽擱。
藍焰白她一眼:“那就滾出去睡,我房裏容不得髒東西。”
“我很乾淨。”她傾身上前。
“別過來,臭死了。”他蹭著後退了一下,仿佛嫌棄蒼蠅一般,“你愛睡地上隨便。但是麻煩離我遠點兒,越遠越好。”
“我有義務二十四小時保護閣下的安全。”尹小刀重申自己的任務。
“你有本事在我大便的時候保護我。”這話出口時,伴隨著藍焰詭異的笑。
“閣下不介意的話,我自然隨同。”
他眼角一抽,瞪著她。
她表情平靜。
對視十來秒之後,藍焰困了:“滾到門邊去睡,別妨礙我。”
“好的。”尹小刀沒有異議,抱起被子,挪到了門邊。
藍焰側躺著,靜靜看著她的背影。在她安穩地躺在門邊時,他拽起被子蓋住了自己的頭。
尹小刀覺得自己應該睡不著了。藍焰不單打呼嚕,再次睡熟之後,他開始磨牙。聲音很細小,不過她的聽覺敏銳,所以在這寂靜之夜等於放大了數倍。
她坐了起來。
這個藍焰和她以前認識的某某,格外相似。本來長相的神似已經是巧合,那一雙藍眸居然也一模一樣。這讓她懷疑他們究竟是相似,抑或就是同一個人。
藍焰磨牙的聲音漸漸變大,咯咯咯咯。尹小刀索性起身,繞著房間踱步。
她的行走無聲無息。
她過去藍焰那邊,立在床頭看他。他睡得不太好,蹙眉、冒汗。她回想起自己離開橫館時父親的話:“當行且行。”
橫館那塊地,祖祖輩輩延承下來,已經有一百多年歷史了。西井鎮最新的規劃,是打算把那裏徵收,開發旅遊專案。
尹父自然不答應,已經和鎮上領導周旋了數月。
藍氏插足此事的目的很明顯,他們需要橫館的武力支援。如果藍焰能活過秋天,那麼旅遊項目的糾葛,藍氏負責搞掂。
尹父本來信不過藍氏,不過碰巧有名弟子的家族和藍氏有些交情。在該名弟子的保證之下,尹父勉強答應。

西井鎮是武術之鄉。
橫館上一代的名氣可是聞名蒼城的。這些年,隨著和平盛世的來臨,西井鎮的武館已經漸漸減少。現在還存在的,不過兩三家。
武館研習的是中國武術,和西方那些槍械類有著本質的不同。不少家長將孩子送來橫館,其實初衷只是強身健體——有一兩門防身功夫是相當實用的。
橫館不怎麼外接生意。有些時候,一連好幾年,都沒一個。
上一次接生意,還是三年前。出任者是二十二歲的尹小刀。
尹父和尹母,有一女一兒,年齡相差足足一輪。尹父曾經說過,如果尹小刀是個男孩,那就真的無憾了。女孩子再怎麼天資聰慧,體能上仍然和男性有差距,所以尹父後來讓尹小刀走技巧路線。
尹小銳年紀尚小。現今橫館的年輕一代,就數尹小刀綜合實力最好。
所謂的綜合實力,不單指打鬥方面,還包括性格。一個敢於承認自己失誤的武者,遠比一個輸了仍然逞兇鬥狠的活得長久。
所以,這次尹父還是讓女兒上陣。
據藍氏的資料來看,藍焰遇到的事情都是些類似於惡作劇的小意外。像花瓶掉落、玻璃碎裂,乍一看就是小仇小怨。為這些事請個職業保鏢未免小題大做,所以這種非正式的民間武館就再合適不過。
尹父送別尹小刀時,只叮囑了幾句簡單的話。
最後尹母說了句:“等你回來。”語氣平靜得像是送尹小刀去上學一樣。
尹小刀點頭,背起行囊:“爸、媽,三個月後見。”
她有信心,她一定會回來。

藍焰直到淩晨五點多才停止磨牙。
尹小刀靠著門板,閉目養神。房間裏靜了下來,外面就開始變吵。平常的日子,這個時辰她已經要起床練功。
她此刻想念橫館的那些雀鳥,還有清新的空氣,以及自給自足的米飯和蔬菜。

藍焰睡到八點半才醒。
他睜眼後,意識還沒回來,打著哈欠伸懶腰,在床上滾了一圈。見到尹小刀後,他一個激靈:“靠!”
尹小刀站起來:“早上好。”她的身姿很直很挺。
“好你個頭。”藍焰的起床氣發作,“一大早就見到個不男不女的物體。”
他的這些話對她毫無影響,她平平地回答:“閣下有三個月的時間適應。”
他重重地從鼻子裏哼出一聲:“天天對著男人婆會折壽的。”
“我只保證閣下三個月的性命。”言下之意,三個月後,他的生死與她無關。
“你——”他抓起枕頭朝她一扔。
尹小刀頭一偏閃過,枕頭掉落在地上。
見沒對她造成半點傷害,藍焰火大得很:“滾,我要換衣服。”
尹小刀點頭:“有危險叫我。”說完,她拉開門出去。
藍焰嘴裏劈裏啪啦蹦出一連串的髒話。
她充耳不聞。
門一關,他就不罵了。他望瞭望窗外的明媚陽光,切齒道:“見鬼的夏天。”
藍焰把尹小刀當空氣,自顧自洗漱,然後出門上班。
她安靜地跟在他的後邊。
司機見到尹小刀,態度很恭敬:“尹小姐,您的行李今天會給您送來。”
她點頭道謝。

藍氏企業大樓在市中心。上班時間,主路段塞得厲害。藍焰見前面車流望不到頭,便又開始睡覺。沒一會兒,呼嚕聲來了。
尹小刀轉眼望他,心中計算著他一天的睡眠時間。突然,她目光一凜,快速地伸手將他的頭部扣在座椅上。
外面有一個不明物體正飛向車窗處,撞擊到車窗後,彈飛出去。
她目光淩厲地掃過反方向車道。
藍焰的車在最左車道。對面的車道很順暢,那輛黑色車子一下子就過去了。
“喂。”藍焰捂著頭,掙扎著,“你要壓我到什麼時候?”
尹小刀放開他:“那輛車沒有牌號。”擺明就是沖著他來的。
他坐起來,看看車窗,居然笑了:“新換的玻璃質量不錯啊。”吊兒郎當的調子。
“閣下知道是誰嗎?”
藍焰敲敲車窗,被外面的陽光刺得眯起眼:“我哪知道,仇家多得記不住。”
尹小刀不再追問。就剛才的情況來看,倒確實像惡作劇。如果來真的,應該用子彈,而不是金屬構件。但是這麼頻繁地做惡作劇,到底是何用意?

這一劫,對藍焰沒造成什麼陰影。沒過幾分鐘,他又睡過去了,睡得很沉。
他一覺到了藍氏企業。
進辦公室後,他打了幾個哈欠,埋怨說:“這夏困哪,就該放暑假。”
尹小刀在辦公室繞了一圈——她來到一個新地方就要先觀察,這是習慣。
藍焰懶懶地抬眼看她一下,然後打開電腦,戴上耳機,開始看片。
尹小刀回頭見他半趴在桌上。
他緊緊盯著顯示幕,眼裏有些異樣的情緒,襯得那雙眸更加湛藍。
她坐到沙發上,翻了翻旁邊的報紙。
過了好一會兒,藍焰突然發出狼嚎。
尹小刀抬頭。
他發著牢騷:“就沒有嫩點兒的嗎?”
她站起來,慢慢走到辦公桌那邊。他面前的顯示幕裏,赫然是兒童不宜的畫面。
藍焰伸手去拿水杯的空當,眼角餘光猛然瞥到尹小刀。他一轉頭,怒道:“沒事過來幹嗎,想嚇死人啊!”
尹小刀望著螢幕,感覺有些奇怪。
他瞥到她的表情,倏地露出不懷好意的笑。他摘下耳機,輕佻地問:“喂,你見過男人的這東西嗎?”
她點頭:“我們村裏,小男孩都喜歡去溪邊洗澡。全村都看過。”
“……”藍焰差點兒一口氣哽在喉嚨間,“我問的是男人,不是小男孩。”看她那蠢樣就知道,肯定沒有男人喜歡她。
“村裏男人不去溪邊洗澡。”她陳述。
“哦?那就是沒見過。”他笑得越來越猥褻,“我的給你欣賞欣賞?”
尹小刀看了一眼螢幕,搖搖頭:“我覺得醜。”美好的事物才配得上欣賞二字。
“……”他想打死她。
他咬著牙,一字一頓地說道:“這東西能讓你翻天,要不要試試?”
她還是搖頭:“閣下不行。”
士可殺不可辱!“等我扒了你,看看行不行!”
“閣下不行。”尹小刀堅持道。她一眼就看得出,他比她弱太多。
藍焰火了,他粗魯地去抓她的肩。
她輕鬆避開。
他沉臉,上前繼續。
尹小刀輕輕一閃,已經離他兩米遠。
藍焰有些驚愕。他咽不下這口氣,朝她撲了過去。
她大氣都沒喘一下,他卻連她的衣角都碰不到。
十分鐘後,藍焰選擇放棄。他狠狠地說:“算了,像你這麼醜的,我提不起興趣。”
這場捉迷藏可真累死他了,鬧得他看片的心情也消散無蹤。現在他除了吃飯睡覺,什麼都不想去做。偏偏董事會要求他過來公司上班。
藍焰進了休息室,倒在床上。
他真想就這麼睡到天荒地老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