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絕版無法訂購
奮鬥者:候滄海商路筆記(簡體書)
  • 奮鬥者:候滄海商路筆記(簡體書)

  • ISBN13:9787513916752
  • 替代書名:Striver
  • 出版社:民主與建設出版社
  • 作者:小橋老樹
  • 裝訂/頁數:平裝/319頁
  • 規格:23.5cm*16.8cm*1.8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7/10/01
人民幣定價:45元
定  價:NT$270元
優惠價: 87235

絕版無法訂購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這是一部民企教父的商路傳奇奮斗史,也是每一個人的命運打拼史。

從公務員到商人兩個身份的變化,從鄉鎮到全國5個層層遞進階段的摸爬滾打,從餐飲業到房地產9個不同行業的磨礪,以及1次史玉柱式的破產重來,構成了一個首富從草根人物到民企教父的奮斗之路。

上世紀90年代末,正逢國內經濟轉型、國企改制的風云變幻時代,出身于國營企業工人家庭的侯滄海大學畢業后考入基層政府部門,卻與女友兩地分居。為了與女友團聚,侯滄海抓住一切機會脫穎而出,女友工作調動卻陰差陽錯屢次落空。直接領導被調離,冤家對頭不斷打壓,家庭的突變,促使侯滄海痛定思痛,辭職下海,走上創業之路,20年后的山南省首富侯滄海的商路傳奇奮斗就此拉開帷幕……

小橋老樹

暢銷書作家。

原名張兵,重慶市作協副主席,魯迅文學院第32屆高級研討班學員。

2010年至2013年,連續4年登上中國作家富豪榜。2010年和2011年,《侯衛東官場筆記》兩次入選《廣州日報》評選的中國圖書勢力榜。2012年,《侯衛東官場筆記》獲浙江省作協、中國《文藝報》等單位聯合評選的西湖·類型文學雙年獎銅獎。

主要網絡作品:《黃沙百戰穿金甲》《官路風流》《靜州往事》《侯滄海商路筆記》

楔子

第一章毛腳女婿上門

第二章畢業各奔前程

第三章有人打女友主意

第四章離校前的瘋狂

第五章進入區委書記法眼

第六章機會靠自己爭取

第七章女友工作調動失敗

第八章政治平衡被打破

第九章老康跳樓

第十章一場奇特的捉奸

第十一章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十二章接收落難的老同學

第十三章老同學救了自己一回

第十四章抗洪成了別人的機會

第十五章不同的人生選擇

第十六章最年輕的黨政辦主任

第十七章大房子帶來的大沖擊

第十八章女友不聲不響辭職

第十九章原來選店面這么難

第二十章青睞自己的領導被調離

第二十一章認識社會大哥

第二十二章一分錢壓倒英雄漢

第二十三章借錢也要開服裝店

第二十四章吃了新書記的下馬威

第二十五章調任區政法委

第二十六章新書記遇上最大債主

第二十七章生意不是這么好做的

第二十八章裝修遇上攔路虎

第二十九章惡人自有惡人磨

第三十章服裝店開業

第三十一章競爭對手來勢洶洶

第三十二章吃一塹,長一智

第三十三章保證金就要四萬元

第三十四章兩個外行接手伙食團

第三十五章21世紀人才最關鍵

楔子

山南省第二屆杰出企業家頒獎盛典即將開始。

杰出企業家評選是山南電視臺精心打造的經典品牌,被譽為山南經濟發展風向標。活動四年舉辦一次,于頒獎年的9月9日舉行頒獎盛典,將有五名企業家獲得“山南杰出企業家”稱號。

貴賓休息室,電視正在播放頒獎盛典文娛節目。一對情侶歌手正在縱情歌唱,歌聲悠揚,情意綿綿。

掛著胸牌的女工作人員進入房間,禮貌地道:“侯先生,化妝師馬上過來。”

侯滄海道:“不必麻煩化妝師,我妻子就是最好的化妝師。”

女工作人員微笑道:“侯先生極有可能登上領獎臺領獎,臺上燈光強,用專業化妝師更好。”

張小蘭從化妝間走了出來,道:“還是我來吧,滄海從不化妝,除非由我當化妝師。”

侯滄海是名震山南的青年企業家,在業界風評極佳。女工作人員退出房門后,低頭看了看自己高聳的胸和細細的腰,扼腕嘆息:“侯滄海長得帥,有氣質,還這么有錢,張小蘭憑什么嫁給他,老天爺太不公平!”

化妝間里,張小蘭站在丈夫身后,凝視鏡中人。她抱著他那顆擁有非凡智慧的腦袋,將臉貼在粗硬的頭發上。

“啊,你有白發了!”

“多少根?”

“只有一根,我幫你剪掉。”

“不用,留著吧。有了白發,談判時更有分量。世上總有偏見,偏見是愚蠢的表現,可以為我們所用。”

張小蘭的眼光又移到他脖子上。侯滄海脖子左側有一道傷疤,五厘米長,顏色比正常皮膚略紅。這個傷疤是刀傷,當時只要再深一點,自己就將永遠失去丈夫。想到這一點,張小蘭不寒而栗。人生有太多偶然性,一家人能走到現在是多么幸運。她極溫柔地撫摸著這條致命傷痕,神情肅然。

張小蘭相貌與《大話西游》中的紫霞仙子有七八分相似。侯滄海一直記得當時還在讀大學的妻子在山坡上被土狗追趕的畫面,當時覺得搞笑,此時回憶起來,溫馨滿滿。

化妝完畢,侯滄海穿上西服。他拉了拉領帶,道:“我最討厭穿成這樣,和綁上繩索沒有區別。”

張小蘭一襲藍色絲絨連衣裙,低調中透著華貴。她輕挽丈夫胳膊,夸道:“你是個衣服架子,穿正裝很有范兒。”

侯滄海道:“我喜歡廠里的工作服,那才是我的戰服。”

夫妻從貴賓室來到頒獎現場,候選人皆在大堂第一排,直系家屬在第二排。二十位候選企業家大多是中年人,發福和謝頂是其基本特征。侯滄海長期堅持鍛煉,身形挺拔,是候選人中的異類。

頒獎盛典進入最重磅開獎環節。

第三輪時,省內老資格企業家拿起紅色信封,拆開,念道:“獲得山南省第二屆杰出企業家稱號的是——滄海集團董事長侯滄海。”

全場掌聲雷動,所有人的目光轉向侯滄海。侯滄海站起身,對著所有人微微彎腰,臉上有淡淡笑容,笑容中甚至還有幾分羞澀。觀察力敏銳的《山南日報》記者捕捉到了那轉瞬即逝的羞澀表情,用鏡頭將其定格。

腦袋碩大的馬文昌陰沉著臉,猶豫良久,走了過來,道:“祝賀你,滄海。私人恩怨歸私人恩怨,生意歸生意。希望我們能和解,強強聯手,肯定能橫掃山南。”

面對著這位曾經將自己打下深淵的競爭對手,侯滄海雙手環抱,沒有握手的意思,冷冷地道:“有些人永遠不能成為朋友,你就是其中一個。”

主席臺上,大屏幕上正在播放短片:滄海集團成為全省首家單品銷售額過三百億元的企業。這是技術為王的勝利……科研投入要多少投多少,沒有限額……四年時間,研發資金的投入占到全年凈利潤的近60%。

隨后出現侯滄海的自述:我曾經失敗得很慘,能夠絕地反擊,在于我堅信自己一定能夠成功……我是技術狂人,在產品上有強烈的令人苦惱的完美癥。在這里感謝所有伙伴們,容忍我一次又一次挑剔。

坐在第二排的張小蘭想起這些年兩人一起走過的不平凡日子,潸然淚下。

山南省杰出企業家頒獎盛典收視率很高。秦陽市一處安靜小區,熊小梅關掉燈光,拉上窗簾,在黑暗中獨對電視。當侯滄海走上主席臺時,她猶如被火車迎面撞上,身體變成無數碎片,腦袋一片空白。

侯滄海在主席臺上做了簡短演講。走下主席臺后,他徑直走到第二排,坐在妻子張小蘭身邊。

頒獎盛典繼續,侯滄海一直緊握妻子的手。他的思維如裊裊輕煙,從肉體脫離出來,在空中穿梭,離開了喧囂會場,又從通風口鉆了出去。

當思維從漫長通風口飄出時,時間回到了1999年。

第一章毛腳女婿上門

1999年5月13日,星期六,山南省。

一輛長途客車正在翻越巴岳山。

盤山公路從堅硬山體中開鑿出來,一側是花崗巖石壁,另一側是深不見底的山谷。熊小梅將頭埋在男友侯滄海懷里,如鴕鳥一般。

客車開出巴岳山以后,沿著一條彎曲狹窄的濱江公路行駛。熊小梅睜開眼睛,從車窗朝外望,寬闊大江似乎就在腳下,又緊張起來。

“沒事,敢開這條線的都是老司機。”侯滄海右手緊握女友的手,另一只手悄悄放在女友腰間。

5月初,氣溫已經升至二十六七攝氏度。熊小梅身穿連衣裙,連衣裙腰間有一條拉鏈。這條拉鏈被拉開了兩三厘米,侯滄海左手手指從這兩三厘米乘虛而入。雖然只是手指與腰間肌膚小范圍親密接觸,仍然讓身體里翻騰荷爾蒙的熱戀男女樂此不疲。

兩人坐在客車尾部,隨著車輛上下左右抖動,很快就摩擦出不可抑制的火花。熊小梅看著前排乘客,嚇得夠嗆,隔著衣服抓住侯滄海的手。男友手掌如有魔力一般,發出滾燙熱量。她咬緊牙齒,身體深處顫抖起來。

良久,侯滄海面帶微笑坐直身體。熊小梅大羞,伸手猛掐侯滄海胳膊,掐了幾下,她低聲道:“侯子,你這個壞蛋,我愛你,永遠愛你。”

長途客車駛過沿江路段,即將進城。

熊小梅和侯滄海都在江州師范學院讀書,即將畢業。她想起家里糟糕狀況以及爸爸的暴脾氣,心里發緊,道:“沒有經過爸媽同意把你帶回家,我爸肯定會暴跳如雷。你見勢不對,趕緊跑路。”

侯滄海開玩笑道:“如果在未來老泰山面前當狗熊,沒有一點兒英雄氣概,會影響形象。”

熊小梅道:“我爸是鉗工,力氣大,你不跑,會被打得滿地找牙。”

侯滄海道:“那不一定,我是練散打的,打架水平一流。為了不影響與老泰山的關系,我會低下高貴的頭,不還手,跑路。”

客車到達秦陽客車站,熊小梅愈發緊張。侯滄海鼓勁道:“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我們必須要過這一關,躲不掉。”

走進國營鐵江廠時,熊小梅更加忐忑不安。鐵江廠蕭條破敗,院子里長滿雜草,窗戶玻璃近半破碎,沒有機器轟鳴,沒有忙碌工人。

走過一車間和二車間,沿著一條坑洼水泥路走了不到兩百米就進入工廠家屬區。家屬區是連片青磚房,分布在水泥路兩旁。布局整齊,陳舊破敗。

走進家屬區后,不斷有人與熊小梅打招呼。侯滄海身高一米八二,長期練習散打,身形挺拔。他迎著眾人眼光,收腹挺胸,弄得和語文課本里的白楊樹一樣矯健。

來到標有“七幢”的樓前,熊小梅道:“我家在四樓。廠區家屬院是80年代修的,每一層只有一個共用衛生間,條件不好。”

侯滄海道:“我也是廠里面長大的,能理解。”

這些年,山南省國營企業多數不景氣。熊家被前些年國營企業大破產、大下崗弄怕了,明確要求女兒不能找外地男友,不能找廠里男友。侯滄海恰好屬于外地人,也屬于廠里人,自然讓熊家不喜。

走到四樓,迎面遇到一個中年婦女。熊小梅主動招呼了一聲“溫阿姨”。溫阿姨滿臉愁容,聲音綿軟無力:“二妹,你爸媽回老家看你外公去了,明天才回來。”她低著頭,彎著腰,慢慢朝樓下走。

侯滄海和熊小梅鼓足勇氣來到秦陽,充滿了與父母面對面“刺刀見紅”的決心,誰知刺刀刺在空氣上,使不上勁。有遺憾,但是更多的是輕松和興奮。

進了家門,侯滄海摟緊女友細腰,道:“我的人生理想就是在你的閨房做愛,極具成就感啊。”談戀愛兩年時間,兩人早就品嘗禁果,深深體驗到男歡女愛的歡娛,對做愛這件偉大事情充滿了不斷重復的樂趣。

熊小梅猶豫道:“在寢室做愛怪怪的。我先洗澡,你也要洗。”

這幢老式樓房沒有專門的衛生間,熊恒遠充分發揮鉗工精神,在廚房里安裝了簡易浴室。洗澡時,把折疊的鐵板拉起來遮住天然氣灶,構建出一個極為狹窄卻功能齊全的浴室。

洗完澡,侯滄海雄赳赳地走進心儀很久的熊小梅的閨房。

閨房貼著兩位當紅女星,有《倩女幽魂》里的小倩,還有女扮男裝十分英俊帥氣的東方不敗。侯滄海指了指墻上的當紅女星,道:“聶小倩和東方不敗看著我們做愛,這滋味很酸爽啊。”

“她們看著我們那個,有點難為情。”熊小梅穿了一件寬松睡衣,衣襟略為散開,每當電風扇轉過來時,玉白色山峰若隱若現,弄得侯滄海鼻血差點流了出來。

侯滄海低聲道:“換一種體位,你就看不到她們。”

“討厭。”熊小梅又伸手掐男友胳膊。

兩人即將達到天人合一境界時,門外傳來鑰匙開鎖聲。開鎖聲音比孫悟空的定身術還要厲害,頓時讓兩人呆若木雞。

兩分鐘前,提著藥袋的溫阿姨彎著腰,出現在樓梯口,對歸來的熊恒遠和楊中芳說了一句“二妹和男朋友回來了”,又低頭朝家里走去。她原本是一個活潑女人,如今工廠長期虧損,發不起工資,老公得了癌癥,沒有錢去醫院,只能在家里吊鹽水,說得直白一點就是茍延殘喘,等待死亡。她被生活重擔壓垮了,對外界事情失去了興趣,見到老鄰居,依著慣性打了招呼。

“二妹和男朋友回來了”和“房門被反鎖”,這兩件事情拼接在一起,熊恒遠和楊中芳都明白這意味著什么。熊恒遠舉著拳頭猛砸房門。木門發出咔嚓聲,聲音難聽刺耳。熊恒遠后退一步,用力猛踹木門。木門恰好打開,他一腳踢空,失去重心,摔了一個狗吃屎。

衣冠不整的熊小梅猛推男友,道:“快跑,回學校再說。”

從地上爬起來的熊恒遠順手抓起放在桌上的搟面杖,朝闖入自己家庭的男人打去。

國營鐵江廠這些年一直處于虧損狀態,距離破產只有一步之遙。往日勤勞的工人們無所事事,在樹蔭下聚在一起或打牌,或下棋,或擺龍門陣。他們看到一個年輕男子飛叉叉地從身邊跑過,后面是手持搟面杖緊追不舍的熊恒遠。

熊恒遠跑不過侯滄海,眼見年輕男人越跑越遠,停了下來,跳著腳罵道:“狗日的,你再敢來,老子打斷你的腿。”

熊恒遠后面則是跑得氣喘吁吁的楊中芳。楊中芳雙手撐在大腿上,喘著粗氣,道:“回家,你還嫌不夠丟人現眼!”

“下次看到那個娃兒,老子打死他。”熊恒遠重重地將搟面杖敲在身邊一棵樹上。這是五十年代建廠時種下的老樹,根深葉茂,樹干粗壯,對于搟面杖的擊打無動于衷,葉子都沒有掉下一片。搟面杖受到老樹反擊,脫手而出,飛得老遠。

兩人沉默地走了一會,楊中芳想起女兒衣衫不整的樣子,道:“二妹跟那個娃兒肯定那個了。那個娃兒也是大學生,既然二妹喜歡,我們就捏著鼻子認了,否則我女兒不能和喜歡的人耍朋友談戀愛,不曉得好難過。”

熊恒遠道:“你的心太軟了。上個月二妹回家講了那個娃兒的事情,我就表了態,不得行。就算那個了,還是不得行。他們兩人都是讀的師范學院,出來要當老師。到時一個在秦陽,一個在江州,兩地分居來回跑要多花錢,不是個牌。那個娃兒爸爸媽媽在世安機械廠,世安廠和鐵江廠是難兄難弟,鐵江廠熬不過今年就要破產,世安廠情況好點,最多還能熬兩年,也是死的多活的少。我們不是圖大富大貴的人家,至少要是一個過得去不受拖累的家庭。”

“老熊,拿搟面杖打毛腳女婿?”以前同車間的工友站在樹蔭下抽煙,打趣道。

“屁個女婿,你龜兒子爬開。”熊恒遠毫不客氣地回擊道。

熊恒遠和抽煙的工友都是技師,技術頂呱呱。現在工廠基本歇業,他們由勤勞工人變成無所事事的閑人,有點兒熱鬧事,就圍在一起看稀奇。

在工廠和家屬區交界處,提著侯滄海小包的熊小梅被父母堵住了。

分文皆無的侯滄海沮喪地坐在鐵江廠大門外。

原本的風流旖旎場景猛然間就變成了狗急跳墻,他多次聽熊小梅說起自己父親是暴脾氣,今天總算領教了。他想起熊恒遠二話不說就舉起搟面杖的悍勇,眼前的天空出現一個大寫的“服”字。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到吃晚飯時間,侯滄海肚子餓得咕咕亂叫,眼睛里冒出無數個旋轉的大白饅頭。晚霞在天邊消失以后,他下定決心再探虎穴。

工廠走下坡路,保衛懈怠,形同虛設。侯滄海長驅直入,來到家屬區。他在七幢家屬樓轉了兩圈后,準確定位了熊小梅寢室窗戶。

老式家屬樓外面有一根生鐵下水管道。侯滄海如猿猴一樣順著生鐵管道爬了上去。他抱住生鐵管道側耳細聽,沒有聽到熊小梅寢室有異常動靜,便將手搭在窗臺上,輕巧地從水管躍到窗臺下。

他剛剛把頭探向房間,就與胡須漢子熊恒遠面面相覷,大眼對小眼。

熊小梅寢室里坐著四個人,熊小梅、熊小琴姐妹坐在床上,楊中芳坐在窗前椅子上,熊恒遠站在窗前。熊家聚集所有力量,苦口婆心地勸說熊小梅。當侯滄海爬鐵管時,家庭談話陷入僵局,屋里一時沒有聲音。

侯滄海反應最快,趁著熊恒遠還沒有發作時,朝里屋喊了一聲:“熊小梅,我先回學校了。我愛你,這一輩子,我都不會辜負你。”

這是公然挑釁,是可忍孰不可忍,熊恒遠順手抓起一本雜志,朝窗外砸過去。侯滄海動作如靈貓,轉眼間從下水管滑到地面,朝著工廠大門溜去。

熊恒遠提著搟面杖又要出門找侯滄海算賬,這一次被楊中芳死死拉住。夫妻兩人在客廳里較勁,吵鬧起來。

熊小琴是被楊中芳叫過來當說客的。她原本對父親的偏激言行頗不以為然,見到準妹夫居然從下水道爬上來,賊頭賊腦伸出頭,終于沒有忍住,撲哧笑了起來,道:“二妹,你這位男朋友很有趣啊。”

熊小梅叫苦不迭:“他的包在我這里。他現在身無分文,沒有錢買票,沒有錢吃飯。”

熊小琴想起在窗臺外露出的亮晶晶眼睛,道:“我那位妹夫膽子大,腦子快,沒有錢也能想辦法。”

過了一小會兒,侯滄海的腦袋又出現在窗口上,喊道:“我的包。”

熊小梅正要彎腰將抽屜里的小包遞給侯滄海,熊恒遠拿著一把掃帚從客廳沖了過來,嚇得侯滄海趕緊逃跑。侯滄海三番五次來騷擾家庭,將熊恒遠氣得吹胡子。他怒火上頭,爬上桌子準備從窗口滑下去。三個女人抓手的抓手,抱腿的抱腿,摟腰的摟腰,將其死死限制在桌前。

廠區外,侯滄海漫無目的地在街道上亂逛。他有小小沮喪,更讓人煩惱的是即將到來的分配。

根據1997年國家教委發布的《普通高等學校畢業生就業工作暫行規定》,1998年首批并軌改革后招收的大學生畢業進入社會,除少數定向招生、民族生在國家規定范圍內就業外,絕大多數畢業生實現自主就業。江州師院畢業生們根據分配政策總結道:“沒有關系的統一分配到鄉村學校,有關系的自主擇業。”

侯、熊兩人清醒地認識到雙方家庭所在工廠幾乎都陷入“破產”境地,兩邊父母皆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要想將兩人分到一起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這一次侯滄海到秦陽拜見未來老泰山,是兩人慎重商量的結果,目的是向家長表達就算分居兩地也要在一起的決心。

決心沒有表達出來,侯滄海還被暴脾氣的熊恒遠拿著搟面杖追打了大半個廠區,這個結局令人啼笑皆非。

“咕、咕、咕”,侯滄海肚子不停發出抗議,特別是經過餐館之時,抗議之聲變得更大。

在忍無可忍之際,獨在異鄉為異客的侯滄海做出了扒火車回江州的決定。侯滄海成長于江州世安機械廠,80年代,世安機械廠生意紅火,家長們為了計件工資拼命干活賺錢,沒有時間管教子女。一幫工廠小孩缺乏家長管束,在暑假聚集在一起,做出過許多胡作非為的事情,比如,一幫半大小子經常扒火車旅行,與售票員斗智斗勇,樂此不疲。

秦陽火車站的站內結構與多年前沒有發生太大變化。侯滄海大搖大擺地推開秦陽火車站一道毫不起眼的木門,輕車熟路地轉了幾個彎,沿著工作人員通道進入火車站。在站內等到晚上十一點鐘,一輛慢車停靠在站臺。

混上慢車,侯滄海靠在兩節車廂的連接處。伴隨著火車咣當聲,他的饑餓感越來越強。身邊一個光頭小伙子拿著饅頭用力啃,從留在饅頭上的牙齒印來看,肯定是有嚼勁的老窖饅頭。

流了無數口水以后,侯滄海拍了拍光頭小伙子的胳膊,道:“哥們,餓了一整天,給我一塊兒。”光頭小伙子斜著眼睛問道:“沒錢買?”侯滄海道:“一毛錢都沒有。”光頭小伙子樂了,道:“居然還有比我窮的。”他扯了半邊饅頭給侯滄海,道,“做什么的?”

“待業,找工作。”侯滄海摸出口袋里癟癟的煙盒,遞了一支給光頭小伙子,道,“抽桿破煙,最后兩支了。”

車行半個多小時,即將到達一個城郊小站。這個小站主要以貨運為主,服務周邊廠礦,只有慢車才停靠。就要到站時,十幾個青壯小伙子同時提刀出現,堵住列車兩頭。一人持著近三十厘米長的砍刀在空中揮舞,道:“我們要錢不要命,把錢全部拿出來。”

車匪路霸是鐵路線上的頑疾,屢禁不止,侯滄海以前遇到過零星車匪,但是沒有遇到過如此囂張的情況。

光頭小伙子抽了一把長刀,兩眼放出惡狠狠的兇光。

十幾個拿刀青壯開始依次搜身,有一個大漢心有不甘,動作稍慢,屁股就被捅了一刀。見血以后,所有乘客都在長刀下放棄了抵抗,乖乖地把錢包、手表、首飾拿了出來。一名大漢來到侯滄海面前,威逼著拿錢。侯滄海非常鎮靜,攤了攤手,道:“我是打爛仗的,混票上的火車。”光頭小伙子過來幫腔道:“這人窮得很,剛才還找我要饅頭吃。”持刀大漢很鄙視地對侯滄海道:“你這人好吃懶做,白長這么大的個子,以后多賺點錢,別當窮光蛋,老婆都找不到。”

侯滄海被劫匪教訓一番,哭笑不得。

車至小站,拿刀青壯迅速下車,消失在城郊小站。

被洗劫一空的乘客們有的哭有的鬧有的罵,兩個乘警過來時,被憤怒的旅客們吐了一臉唾沫。火車啟動不久,從區城方向來了大批警車,閃著警燈,響著警笛。

對于侯滄海來說,這次嚴重的搶劫事件反而是一件好事,他由逃票者演變成受害乘客。來到江州以后,被搶車廂的乘客全部下了火車。

先是被帶到站內,發放了飲料和餐盒。侯滄海吃著火車盒飯,喝著飲料,覺得盒飯才是人世間真正美味。

然后有大批警察過來做筆錄,然后分別安置。凡是到江州的乘客統一由大巴車送到市中心,每人發五十塊錢路費。

侯滄海在江州體育館下車時,天剛蒙蒙亮。他本來是混車票的,沒有料到不僅白吃白喝還白拿錢,臨行前對鐵路方面的陪送人員深表感謝。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