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 10
粉妝奪謀(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6.8元
定  價:NT$221元
優惠價: 78172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縱馬輕歌,年少風流,她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知道,這一輩子,這個少年走不出她的心了。
她將軍府小姐,敵國入侵,她暗中隨父出戰,設下連環計,大敗敵軍。
敵軍退去,江山得保,皇帝龍顏大悅,重賞將軍府,並給她賜婚。
一個是只懂吃喝玩樂、雪月風花的紈絝公子;一個是才華冠蓋京城、聲望名動天下的小國舅。
到底選誰?
皇權天威、朝野貴戚,她老子也算上,無論是誰,說了都不算。
她雖生於金玉,長於富貴,卻不臥閨閣,善兵伐謀,胸藏錦繡,她的一生自然要自己說了算。
誰做夫婿,看的是她那顆為之跳動的心。
西子情
天津作協作家、瀟湘書院當紅大神級作者。“願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潔。”因對古文字的喜愛和少時的夢想,大學畢業後遂執筆文壇。在喧囂繁華的城市,快餐生活的時代,用優美細膩的文字撰寫流暢在你我心尖上的愛情和感動。品文學汪洋之浩瀚廣博,讀文字意蘊之錦繡妙絕,思青春深處之情深不悔,感悟世間眾生百態之旖旎穠華。其代表作品《青春製暖》《京門風月》《紈絝世子妃》《妾本驚華》等。
楔子
第一章賜婚風波
第二章蘇府小姐
第三章鳳駕攔截
第四章金口玉言
第五章不嫁也罷
第六章山林偶遇
第七章贈紫木草
第八章性子養歪
第九章東湖畫舫
第十章東宮背後
第十一章因色忘智
第十二章馬下救人
第十三章鳳陽少主
第十四章秘密護送
第十五章深夜入宮
第十六章熟門熟路
第十七章不解風情
第十八章借酒裝醉
第十九章痴心妄想
第二十章太子中毒
第二十一章明暗徹查
第二十二章登門請人
第二十三章舉世無雙
第二十四章天下第一
第二十五章好大口氣
第二十六章擇一而選
第二十七章跪求許婚
第二十八章相約乞巧
第二十九章同遊夜市
第三十章定情信物
第三十一章知情知趣
第三十二章淫詞艷曲
第三十三章隨心所欲
第三十四章出了大事
第三十五章迷霧重重
第三十六章急闖城門
第三十七章只念一人
第三十八章深夜入宮
第三十九章一直陪著

南齊一百三十五年,帝王孱弱,許家兩代為後,外戚坐大,皇室式微。
  皇后不才、善妒,導致皇室子嗣不勉。
  皇帝乏力應付外戚之際,北周趁機興兵,百萬兵馬,來勢洶洶,南齊邊關告急。
  南齊立朝百年來,歷代帝王崇尚以文治國、以德服人,重文輕武,致使朝廷以文臣居多,武將稀少。唯一的將軍府,因為十二年前容安王和王妃之死,蘇大將軍引咎辭官,舉家遷出了京城。是以,面臨北周興兵,南齊滿朝文武竟擇不出一人能應戰。

  皇帝縱惱怒,也無他法,一時間急白了頭髮。
  國丈見形勢不妙,舉薦自己的孫子許云初帶兵出戰,但遭到了朝中一半以皇室為主的大臣的反對。許家一門出兩個皇后,如今已然勢大,若是再讓許家得了兵權,那麼,就算打敗了北周,也難保許家不越俎代庖奪了南齊的江山。
  更何況,許云初年僅弱冠。他雖然才華貫滿京城,被譽為京城第一公子,但連軍營都沒去過,豈能帶得了兵?打得了仗?
  太后和皇后聽聞後,也不樂意。
  許氏一門就這麼一個獨具才華、秀根出眾的子孫,娘家是她們在后宮呼風喚雨的支柱,焉能讓他去邊關送死?所謂刀劍無眼,萬一他回不來,戰死沙場,那麼許家的門第靠誰來支撐?
  眾相爭執之時,丞相出言,舉薦容安王府的世子葉裳。
  容安王府是皇族分支,隸屬宗室,容安王和王妃夫妻皆善兵謀,十二年前在與北周一戰中雖然大敗了北周,但二人也一同戰死了沙場。當時,僅留下了一個年幼的稚子,就是葉裳。
  容安王妃的娘家是江南望族葉家,當初容安王提親時,葉家族主言明葉家女不嫁京城,容安王誠心求娶,最後許諾,生子隨母姓,葉家主才同意嫁女。是以,葉裳雖然是宗室後裔,但不姓劉,姓葉。
  皇帝感念容安王和王妃為國捐軀,追封二人後,又賜封容安王府為世襲王府,葉裳封世子,待成人禮後,承襲容安王爵位。
  今年葉裳更是不足弱冠。
  丞相舉薦容安王府唯一的世子葉裳,滿朝文武也是大為反對。
  若說許云初是京城第一公子,那麼葉裳就是京城第一紈絝。
  偌大的容安王府,葉裳一人當家,一人說了算,加之皇帝寵愛,太后憐惜,自幼喪父喪母,無人管制,使得他整日里飲酒作詩、流連紅粉溫柔之地風花雪月,與一幫紈絝子弟整日玩耍,荒唐無稽。
  這樣的葉裳,自然不能帶兵打仗。
  別說文武大臣反對,就連皇帝聽了丞相的舉薦後都直搖頭。
  丞相卻說,十二年前,容安王和王妃打敗了北周,威名赫赫,所謂虎父無犬子。雖然葉世子素來不著調,但是身上卻有著容安王驍勇善戰的血脈,北周若是聽聞葉世子帶兵,總要掂量掂量。再加之,葉世子雖然隨母姓,但血脈卻是皇族之人,由他帶兵,彰顯我南齊皇威不容踐踏。
  朝臣聽聞後,一部分人覺得有理,但還是有一部分人不放心。
  話雖然如此說,但是葉裳真能帶得了兵?打得了仗?
  丞相為排眾議,又舉薦了蘇大將軍蘇澈陪同葉裳一起前赴邊關。
  群臣聽到蘇澈的名字後,眼睛齊齊一亮,但很快又黯淡了下去。
  蘇澈是南齊少有的軍事奇才,就連崇尚文治天下的皇帝都對其青眼有加。他年紀輕輕時就被封為了大將軍,特賜將軍府,南齊武將雖然地位低,但他的地位在滿朝文武中一點兒也不低,無人敢低看他。
  因為十二年前,與北周一戰,容安王和王妃之死,令他大悔是自己用兵失誤,才害了王爺、王妃。即使皇帝和滿朝文武都認為錯不在他,是北周賊子使用歹毒計謀,但他還是過不了心裡的坎,引咎辭官了。
  當時,皇帝極力挽留,但蘇澈去意已決,皇帝無奈,只能準了。
  如今十二年過去,蘇澈還能否重新回京任職奔赴邊關禦敵?
  滿朝文武都拿不准,一時間,沒了反對的聲音。
  丞相又言,當年,蘇澈因容安王和王妃之死,心存愧疚才離京,但如今容安王府世子若是帶兵,蘇澈焉能推拒?
  群臣聽罷,都齊齊點頭,言有道理,雖然葉裳不著調,但若是有蘇澈在,定能大敗北周。
  皇帝見眾臣難得意見統一,除了派葉裳和蘇澈,怕是難敵北周來勢洶洶,遂點頭,準了丞相的舉薦,派人宣葉裳進宮。
  傳旨的公公趕到了容安王府,葉裳不在,撲了個空,詢問之下,得知葉裳去了紅粉樓,又匆匆趕去了紅粉樓,在滿樓紅袖香粉裡找到了葉裳。
  彼時,葉裳喝得醉醺醺,懷裡抱了一隻大白貓,睡得酣然。
  傳旨的公公怎麼也喊不醒這位主,便命人抬著他進了宮見皇帝,皇帝看著葉裳的樣子著惱,命人喊他,卻也喊不醒,又是潑水、又是推拿,辦法用盡,他依然酣睡。請來御醫,一看之下,才得知他喝了三月醉。
  三月醉,顧名思義,喝下一杯,飄飄欲仙,一醉三月。
  無藥可解。
  等他三個月醒來的話,北周怕是早已經馬踏邊關,腳踩南齊山河,黃花菜都涼了。
  皇帝惱怒,卻也無法,葉裳素來荒唐,這樣的事兒也不是一回兩回了,他只能又急召丞相進宮商議。丞相看了葉裳酣睡不醒的樣子,也搖頭嘆息,思索之下,對皇帝請命,抬了葉裳,前去請蘇澈出戰。
  皇帝准奏。
  於是,丞相命人抬了葉裳,連夜啟程,前往蘇澈定居之地。
  三日後,到了蘇澈定居之地。
  丞相見了蘇澈,道明來由,蘇澈看到大醉不醒的葉裳,沉默了許久後,點頭應允帶兵出戰,不過條件是,葉裳就不必跟隨了,他不想再讓葉裳重蹈當年他父母戰死邊關的覆轍。
  丞相欣然應允,只要蘇澈出戰,葉裳去不去邊關,都無甚影響,他抬出葉裳,費盡周折,無非是為了請動蘇澈。
  有蘇澈出兵,那麼,定然能保住南齊江山。
  於是,丞相又帶著醉得人事不省的葉裳回了京城,蘇澈拿了虎符帥印,帶兵前往邊關。
  兩個月後,邊關傳回了蘇大將軍大敗北周的消息。
  朝野歡騰。
  皇帝龍顏大悅,派人前去接蘇澈家眷回京。言:大將軍府在蘇大將軍走後,一直留著,時常命人打掃,既然大將軍官復原職,那麼他的家眷自然也不能再任之留在鄉下了。
  於是,半個月後,蘇府的家眷被接進了京,重新入住蘇府。
  蘇澈有三子一女,都隨他奔赴邊關了,只有他的夫人被接進了京,皇上親自召見了蘇夫人,得知他最小的女兒蘇風暖,正值二八好年華,未曾婚配,便興起了賜婚的打算。
  太后得知皇上的打算後,興趣也頗為濃郁,對此事極為認同。
  二人不謀而合。
  於是,京中開始盛傳皇上和太后要在京城一眾公子中擇一人為蘇風暖賜婚的消息,都猜測誰是最終人選,一時間鬧得沸沸揚揚。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