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1
穿越荒島逃生(上)
定  價:NT$240元
優惠價: 79190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一場神祕的飛機失聯事件,
對章婧來說,應當只是新聞裡的畫面而已,
畢竟她只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嘛!
萬萬沒有想到,她在晚上睡著之後,
醒來時,竟然在海上載浮載沉,
更可怕的是,她居然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一個飛機失事當中的倖存者,邵晴。
睡著後代替她在荒上艱難求生,醒來後又得要照常去上班打卡,
簡直沒有個休息的時候,
她的人生為何會變得如此艱難啊!?

靈魂互換的神祕力量,讓兩個女孩得以彼此交換情報,
只是性格截然不同的兩人,光是保守秘密就非常困難,
誰知這荒島不僅食物匱乏,環境惡劣,
甚至還有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正挑撥、監視著所有的倖存者!
難道,這場墜機事件,竟是被人刻意操縱發生的!?


本書特色 

靈魂交換╳荒島求生╳連環謀殺!?

白天要上班,晚上要荒島求生
這樣艱難的人生,她章婧究竟還要過到什麼時候!
而且每晚穿到她身體的那位小姐,
能不能不要再吃了,她還在減肥啊啊啊~~(╯‵□′)╯︵???

晉江文學城簽約作者。標準宅星人,從小喜歡讀書寫作,每到閒暇時腦中就有各式各樣的故事自動演繹,可以說是腦洞多又大,畫風清又奇。寫文五年,已嘗試很多不同類型小說的創作,有十餘部作品在晉江連載完結,其中美食穿越文《公主的市井生活》已在臺灣繁體出版。

第一章
 
章婧是被水嗆醒的。腥鹹的海水直嗆入喉嚨,她一下子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居然正載浮載沉地漂在海上。
臥槽!什麼情況?她慌忙揮動四肢划水,讓自己盡量浮在海面,又吐出口中的海水來,剛鎮定了一些,就發現自己左前方不遠處斜立著一片巨大的機翼,機翼上似乎還有人站著。同時一股油氣燃燒的焦臭味傳入鼻端,章婧扭轉脖頸,發現另一側不遠處有座島嶼,此刻一道沖天煙柱正在島嶼上方縈繞不散。
這裡看起來儼然是一個飛機失事現場!傻眼的章婧忘了划水,好在海水自有浮力,她身體又是放鬆的,便這麼自然地漂在海面,順著波浪漂浮。
這可真是倒楣透了!她好好的在家睡個覺居然都能睡到飛機失事現場來?![表符1]
不知所措的章婧隨著波浪漂來漂去,正搞不清自己是夢是醒,眼前卻忽然飄過一截斷掉的座椅,她忙伸長手臂撈過來,將自己搭上去,然後她就發現了一個更加嚴重的事實:這具身體不是她的!
這小細胳膊、小嫩手,根本不是她自帶的配置啊!還她帶著肉渦的小胖手來!章婧悲憤地低頭打量,赫然發現身上穿著救生衣,她頓覺多了些底氣,再看看不遠處的島嶼,決定先想辦法游上岸再說。
這一游起來,章婧才發覺這具身體手足無力,而且腹中空空,餓得極其難受,她拿出極大的忍耐力來,才勉強向前游了一段,可是距那看起來不遠的島嶼竟然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
就在此時,島上冒起濃煙的地方忽然再次爆炸,火光隨之升騰而起,嚇得身在海中的章婧一個激靈,若不是海水溫暖,她估計就要發起抖了。
所以島上也不安全嗎?章婧扒著漂浮的座椅發愣,眼睛在那片機翼和島嶼之間來回掃視,掃著掃著,忽然看見島上臨近岸邊的高處有個人在揮舞手臂,隱約還傳來呼喊聲。
章婧頓時精神一振,開始再次往島上游,並同時大聲呼救:「救命!」咦,聲音也不對!不過這不是重點!既然島上有人,就要先游上岸再說。
也不知道是不是岸上那人聽見了她的呼救,或者是看見了她在游過去,那人很快從高處下來跳進海中,飛快游到了章婧身邊。
章婧鬆了口氣,眼見來救她的是個黑髮黑瞳的小帥哥,忙先道謝:「謝謝。」
「不客氣,有沒有受傷?」小帥哥一隻手拉住章婧攀著的座椅,一隻手划水,帶著她一起往岸邊游。
章婧沒感覺到身上哪裡疼,便說:「應該沒有。那邊爆炸是因為飛機墜毀嗎?」
「嗯,有一部分機體掉到了那邊。」
一部分機體……機體……這飛機是空中解體了?!要不要這麼可怕?![表符1]
小帥哥游得很快,章婧也用盡全力游泳,所以再沒力氣說話,兩人很快同心合力游到了岸邊,章婧伏在沙灘上不住喘著粗氣,任初升的朝陽照在自己身上。
那小帥哥似乎也有些力竭,躺在章婧旁邊休息了一會,才問道:「海上是不是還有倖存者?」
「啊對!我看見機翼上站著人,不過你還有力氣嗎?」章婧緩緩坐起來,看向小帥哥,見他穿著溼透了的白襯衫休閒褲,白襯衫緊緊貼在身上,顯出裡面穿著的背心和淺淺的肌肉線條。
小帥哥皺眉看向海上,似乎確實有些有心無力,兩人就這樣坐在沙灘上晒著太陽,誰也沒有再說話。
章婧不知道自己現在的身分,也不敢隨便說話,就檢查了一下身上。想不到這一檢查還真有成果,原來在救生衣裡面,她還背著個小挎包,小挎包裡塞著護照、手機、錢包等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還有幾條袋裝巧克力。
也不知是不是原主早有準備,那支手機居然封在保鮮袋裡,沒有進水,她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時間顯示是上午十一點四十分,卻顯然不是這島上的時間。
「這裡沒有信號。」小帥哥忽然開口。
章婧也發現了,手機顯示僅限緊急呼叫,她試著撥了一一○,沒有任何反應。旁邊那帥哥坐起身,看見她撥的號碼,發出一聲嗤笑:「妳在這裡撥一一○?」
章婧未及答話,身後忽然傳來腳步聲,兩人一起回頭,只見一個健壯的金髮碧眼肌肉男向他們跑了過來。
肌肉男邊跑邊揚聲問:「Are you OK ?」
小帥哥站起身迎向肌肉男,與他嘰哩咕嚕說了幾句英語。章婧的英語在畢業幾年後已經丟得差不多,只能大致聽懂小帥哥在說他們沒事,問那肌肉男是怎麼到島上來的,確定了他也是倖存者後,說起海上還有其餘倖存者。
他們兩個交談幾句,似乎就打算下海救人,那肌肉男還開始脫褲子,嚇得章婧立刻轉頭不看。
「我們一起去救人,妳等在這裡。」果然小帥哥丟下這一句,也脫了還在滴水的襯衫和褲子,與肌肉男一起下海了。
章婧看著他們向著機翼方向游去,終於想起還沒確定這具身體的身分,忙拿出護照來看。護照一打開,一張身分證先掉了出來,證件照裡的姑娘大眼睛尖下巴十分漂亮,名字叫邵晴,今年二十二歲,住址在H省。
翻過身分證和護照,她又把挎包裡其他東西翻出來看了看,其中有個小筆記本,因為浸過水,上面的字跡已經有些模糊,前面幾頁大致能看出是採購清單,寫的多半是食物和日用品的名稱,後面一頁寫滿了英文單字,章婧大多不認識,再後面散亂的記著一些數字,像是電話號碼,除此之外,就再沒有什麼了。
好吧,除了身分資料,別的還是都暫不知道。章婧把小本本放在一旁晾著,隨手打開一條巧克力吃,並順便四顧觀察島上環境。
這是一座看起來有點荒涼的島嶼,在離她不遠處的岸邊,稀稀落落長了幾棵高大的椰子樹,而她這一側的海岸線正處在小島的低處,往上看時只能看到些裸露的黑色岩石和遠處生長在山峰上的樹木。
章婧吃完一塊巧克力,卻覺得胃中的飢餓感更重了,眼下情況不明,她不敢再多吃,拿著東西往高處走了一段,坐下來等去救人的兩個人,並脫掉救生衣,把身上穿著的溼襯衫罩在頭上遮陽,順便晒乾它和裡面穿的T恤。
那兩個人去了半個多小時,才一起架著個人游回來,章婧忙穿好衣服走到岸邊去接應,卻驚奇地發現他們並不是只救了一個人回來,在小帥哥身邊一塊漂浮物上,還放著個幼兒!
她忙快走幾步過去把孩子抱起來,連聲問:「怎麼樣?」
小帥哥氣喘吁吁,到了岸邊就伏倒不動,那肌肉男好些,扶著救回來的金色長髮女子往岸上多走了幾步,此時章婧懷中的孩子忽然哭出聲,那女子雖已脫力,仍是立刻轉身要來抱孩子。
肌肉男先一步把女子按坐在地上,才接過章婧懷裡的孩子遞給女子,女子立刻將孩子抱進懷中低聲安撫。肌肉男則轉身往岸邊走,將累癱在海水邊的小帥哥往岸邊拖了幾步。
兩個男人身上都布料稀少,肌肉男更是渾身上下只穿一件平角褲,章婧猶豫著不知該不該湊過去,回頭看了一眼抱著孩子的女人,卻見她正解開釦子給孩子餵奶,立刻尷尬地轉開眼。
算了,還是去看看救過她的小帥哥怎麼樣了吧!
章婧眼睛看著地面走過去,與兩個男人交換了姓名,救她的小帥哥叫宋惟忱,華夏同胞,肌肉男叫艾倫‧懷特,美國人。
她在宋惟忱身邊坐下來,秉持非禮勿視的原則,避過身邊兩個半裸的男人,目光牢牢盯著大海,聽宋惟忱轉述機翼那邊的見聞。
「機翼上有五個倖存者,包括派克夫人,」宋惟忱指指身後的年輕媽媽,「另外四個都是男子,他們中有一個不會游泳,還有一個受了傷,幸好都有穿救生衣,所以他們跟在我們身後正游過來。」
章婧聽完就站起來向海面遠眺,「可是為什麼現在還沒看見人?」
「不知道。」宋惟忱的聲音冷漠而無力,「海面上什麼都有可能發生。」
此時陽光逐漸熱烈起來,章婧卻沒來由的身上一陣發冷,她坐回原地,嘆息一聲:「沒有手機信號,沒辦法求救,什麼時候才能等到救援?」
宋惟忱沒有說話,過了一會兒,艾倫起身再次跳進海裡,去接應那幾個倖存者。
章婧望著海面發了會兒呆,覺得自己真是無妄之災,不就是睡個覺嗎?怎麼就睡到空難現場來了?等等,空難?她再次拿起那支手機看了一眼時間:二○一六年三月十七日中午十二點五十分……臥槽!
「這飛機是多倫多飛北京的DA680?」章婧轉過頭一把抓住宋惟忱手臂激動地問道。
宋惟忱目光沉沉看著章婧,眼睛裡神情上都顯示出「妳是傻了還是健忘」幾個字。
我的天吶(小岳岳).gif(注:表示大陸知名相聲演員的微信表情動態貼圖,表達「我的天吶」的情緒),有這麼神奇嗎?我居然穿越到了失聯飛機的失事現場!我現在倒頭再睡一覺能回去嗎嗎嗎?媽媽救命!
那架滿世界都在找的飛機,竟然就在她眼前這個不知名的海域解體爆炸了!而且為什麼是她?她長這麼大連省都沒出過,選誰也不該選她呀!還有沒有天理了?
章婧無法接受現實,腦子裡密密麻麻地刷起了「為什麼是我Σ( °△°|||)︴」的彈幕,直到精力旺盛的肌肉男把那四個倖存的男人救回了岸邊。
章婧一眼打量過去,兩黑兩白,兩老兩少,受傷的是個中年白人,叫查理斯,左臂不知道被什麼劃傷,幾乎包紮起了整條胳膊。其餘三個人都沒有明顯傷口,只是都已精疲力竭,各自躺在地上喘粗氣。
七位倖存者加上一個幼兒在岸邊休整了半個小時,眼見太陽越升越高,晒得人皮膚灼痛,艾倫就提議爬上岩壁,往島上走走,看看島上有沒有人居住,以便得到食物、淡水和休息地——畢竟他們現在都身無長物。
幾個人都無異議,章婧還沉浸在無故穿越的悲憤中,也不說話,隨大流的跟著眾人走。
從他們這個方向上島,並沒有路徑,只能攀著陡峭的岩壁向上。艾倫和宋惟忱前面開路,一個一個把眾人拉上去,到章婧時,她剛把手伸到宋惟忱手裡,藉他的力往上攀爬,就覺腳下踩著的岩石一鬆,另一隻腳跟著打滑,整個人頓時向前撲倒。
拉著她的宋惟忱猝不及防,也被她的慣性帶著向下倒去,幸虧旁邊艾倫及時拉了他一把,他才沒有從上面岩壁上跌下去,而是僅僅臀部與凹凸不平的岩石地面來了個親密接觸。
恰好章婧這時撲了過來,穩準狠地一頭扎進宋惟忱小腹間,他只覺腿上腹部被狠狠一撞,連臀部一起火辣辣的疼了起來,頓時深吸一口氣,接著就聽那姑娘乾脆俐落地罵了一句:「Fuck!」
姑娘妳罵人的時候能不能不要對著別人的下半身……
章婧卻根本沒察覺到異樣,她扶著宋惟忱的膝蓋站穩後,立刻仰頭對著藍天白雲比了個中指,才覺得心裡這口惡氣平息了些。
然後她視線下移,發現所有人都驚異地望著她,立刻捋了捋散亂的長髮,假裝什麼也沒有發生過的、溫婉而羞澀地一笑,說:「I'm fine, thanks.」
宋惟忱:「……誰問妳了?」
他黑著臉推開章婧的手,忍著臀部和腿上的疼痛站起身,又一把揪住章婧的兩條小細胳膊,就把她直接拎了上來。
章婧:「……」怎麼感覺自己剛剛客串了一把被拎著前腿的寵物?一定是錯覺!錯覺!
除了這個小插曲,他們還算順利的攀到了岩壁上面,可是當所有人都爬上去背朝大海的時候,卻齊齊深感失望。長滿各式苔蘚的岩石地面、半人高的荒草叢、陰森密林裡傳來的怪異鳴叫聲,無不顯示這裡根本沒有人類活動的跡象。
所有人面面相覷,艾倫倒是還很鎮定,他抬頭觀察了太陽的方位,辨別方向,打算沿著密林邊往飛機殘骸爆炸地的反方向走。
大家沒有更好的主意,只能跟著他走,反正現在島上煙柱仍舊沒散,若是真有救援飛機或船在這附近,一定看得到,也不用他們費勁求救。
四十分鐘後,派克太太先不肯走了——她懷裡還抱著孩子,早就沒有力氣了;胳膊受傷的查理斯指著周圍越來越荒涼的環境語速極快地大聲嚷嚷,似乎也不想繼續走下去了。
章婧看他們似乎打算吵一架,乾脆坐到了身旁一截木樁上,抬手搧風——天氣越來越熱,有林蔭的地方吹不到風,男人們身上不多的衣服都已經被汗打溼了,好在這具身體似乎不愛出汗,只有腋下感覺到汗溼了一點。
宋惟忱皺眉聽著幾個男人七嘴八舌地吵,後來也坐到了章婧旁邊,章婧就問他:「他們吵什麼呢?」
「艾倫覺得應該繼續往前走,找一個合適的安身地點;其他人覺得應該回到海邊等待救援。」
「那你呢?你怎麼看?」
宋惟忱之前一直看著正在爭吵的幾個人,面無表情地跟章婧複述,直到這一句,他才用眼尾瞥了章婧一眼:「想聽真話?」
「當然了,假話聽來幹嘛?」
宋惟忱舒展了一下修長筆直的雙腿,一字一頓地說:「我覺得都沒用。」
「啊?」
「島上情況妳也看到了,爆炸聲那麼大,都沒有引出任何一點人聲,顯然這裡是個無人島。這座島目前看來岩壁多土壤少,植被不夠豐富,那邊密林裡又很可能有毒蛇猛獸,不宜貿然深入,所以食物和水是個大難題,就憑我們這幾個人,想在島上長期生存等待救援,基本是不可能的任務。」
「至於向外求援,手機沒有信號,看氣候這裡應該是在熱帶,顯然飛機根本沒有按預定路線飛行,要是落點在南太平洋還有那麼一點希望,萬一是南印度洋,呵呵。」
他這一聲「呵呵」弄得章婧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但她地理盲,對於南太平洋和南印度洋的分別並不是很了然,就很無知地問道:「所以沒有任何一個人知道我們大概的位置嗎?」
宋惟忱又瞥了她一眼:「也許機長知道吧。」
呃,機長,現在這些人裡應該沒有機長吧……章婧瞄了瞄還在爭論的幾個人,又問:「你覺得,是不是機長故意把飛機開不見的?就像前兩年失蹤的那次航班一樣。」
「妳問我?」宋惟忱這次終於轉過了頭,語氣和神情都帶著些不可思議。
章婧立刻陪笑:「呵呵,是啊,你也不可能知道的,你又不是機長……」
宋惟忱面無表情,眼睛緊緊盯著章婧,眼看章婧被他盯得停了下來,露出幾分不知所措,他才微瞇左眼,問:「妳真的是跟我們同一班飛機?」
「……」章婧被他問得一驚,雙眼不由躲避了他的注視,嘴上卻不忘堅持,「當然是了!不然我還是從天上自己掉下來的不成?」
宋惟忱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才收回目光,說:「看來妳旅途中睡得很香,不知道機組乘務人員曾經發現不對勁、試圖打開駕駛艙的事了。」
「還有這事?什麼時候發現不對勁的?」章婧瞪大了眼睛。
「多倫多時間凌晨三點,大概起飛七個小時之後。」宋惟忱回答完,看著章婧問:「妳那時還在睡?」
章婧沒有回答,反問:「多倫多和北京時差是幾個小時?」
宋惟忱再次露出驚奇的表情:「妳從多倫多上飛機,卻不知道時差?」
「呃,我從飛機裡掉出來,受了驚嚇嘛,現在腦子裡一鍋粥。你快告訴我時差幾個小時!」
宋惟忱皺起眉,但還是答道:「十二個小時。」
十二小時,也就是說,機上乘務人員發現不對勁是在北京時間的下午三點,可是根據她睡前看到的新聞,航空公司早在北京時間當天上午十點就與機上失去了聯繫,當時飛機剛剛起飛兩小時!
「果然是機長的問題,不,也可能是副機長。那當時打開駕駛艙了嗎?」
「妳是睡得有多死?那麼大動靜都沒聽見?」宋惟忱又瞇起了左眼,緊盯著章婧。
章婧正想打個哈哈把這話揭過去,卻不料就在此時,前方不遠處忽然傳來一聲尖叫,接著還有人大聲喊起了「help」。
還在爭論的幾個人立刻停下,艾倫帶頭,幾個行動自如的男人包括宋惟忱一起循聲跑了過去,章婧覺得留下來還不如跟著他們安全,於是也抬腳跟了上去。
幾個人一路向前跑,繞過一叢高大樹木,就看見一個褐髮女孩正手足無措地跪在一位黑皮膚中年人面前。那中年人坐在地上,一手扶著左邊小腿,正吃力地探身向前,似乎是小腿受了傷,想探頭查看,可是因他太過肥胖,大大的肚子隔在中間,讓這樣一個簡單的動作都很難做到。
兩人聽見動靜,回頭看到有好幾個人跑過來,都鬆了口氣,女孩抹著眼淚迎上來用英語說:「快幫幫我們,馬丁教授被蛇咬傷了!」
「我來看看,我是醫生。」跟在艾倫身後一個三十多歲的黑人率先接話。
章婧記得他似乎是叫詹姆斯‧布朗,加國人,看人的眼神有些輕佻,根本看不出是個醫生。不過他倒是真的很專業地上前替那位胖胖的馬丁教授檢查了傷口,確認是一條無毒蛇,讓大家鬆了口氣。
安心之餘,章婧發現那女孩身上的衣服都被勾破了,側面甚至露出了胸衣上的蕾絲,便把手上一直拿著的救生衣遞給了她,讓她穿上遮一遮,省得旁邊那個長頭髮棕眼珠的白人青年鐘斯一直偷瞄。
女孩這才發現自己的窘況,忙接過救生衣來穿上,並低聲向章婧道謝,自我介紹說叫凱特。
艾倫問起他們是怎麼到這裡的,馬丁教授喘著粗氣說了一串,章婧聽不懂,就走到宋惟忱身邊戳了戳他,宋惟忱不是很情願地翻譯:「他們是在飛機解體時掉出來的,幸運地掛在了樹枝上,還說那邊林子裡有好多遇難者遺體,也有散落的行李物品。」
章婧聽得抖了抖,宋惟忱跟沒看見她抖似的,繼續說道:「艾倫要過去查看,我也要去。」他說著轉頭看向章婧,意帶詢問。
章婧立刻向他抬手擺了擺,表示再見。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