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1
穿越荒島逃生(下)
定  價:NT$240元
優惠價: 79190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在章婧和南宮程的不懈努力下,
荒島上的倖存者們總算逃出生天!
而兩個女孩靈魂交換的神祕狀況,也順利結束。
可事件帶來的影響卻仍持續延燒!
章婧原以為自己總算可以回到普通生活了,
沒想到眾人竟以她家為集合地,紛紛聚集過來,
而她最害怕接觸到的宋惟忱,也堂而皇之地進了她的家門。

聽邵晴說,他為了追尋那個不存在的人格糾結痛苦,
章婧只能保持沉默。
她是喜歡宋惟忱的。
可他們的愛情發生在荒島上那種充滿危機的地方,
而且她用的,還是邵晴那美麗纖細的外表,
一朝回到現實世界,
又怎麼能保證,宋惟忱不會對她感到失望呢?

本書另附番外〈倖存者大聚會〉、〈無責任惡搞〉和〈愛是一道光〉。

本書特色

靈魂交換╳荒島求生╳連環謀殺!?

白天要上班,晚上要荒島求生
這樣艱難的人生,她章婧究竟還要過到什麼時候!
而且每晚穿到她身體的那位小姐,
能不能不要再吃了,她還在減肥啊啊啊~~(╯‵□′)╯︵???

晉江文學城簽約作者。標準宅星人,從小喜歡讀書寫作,每到閒暇時腦中就有各式各樣的故事自動演繹,可以說是腦洞多又大,畫風清又奇。寫文五年,已嘗試很多不同類型小說的創作,有十餘部作品在晉江連載完結,其中美食穿越文《公主的市井生活》已在臺灣繁體出版。

第十一章
章婧當天就去看了南宮程說的房子,那裡果然像南宮程說的一樣,很值得買下來,唯一讓她不爽的是,他們居然還帶著鐘斯和邵晴這兩個拖油瓶。
南宮程對她的怨念表示攤手,因為這也不是他願意的。他們約好時間一出門,這兩位正好在樓下大門外面,邵晴見到他們還特別高興,聽說要去看房子就表示要跟,章婧和他一樣說不出過分拒絕的話,只能帶著他們兩個一起去了。
路上章婧看鐘斯仍舊一瘸一拐的走路,很想問一問,又想到「自己」並不認識鐘斯,所以只能忍著,幸好邵晴看出她的疑惑,先低聲向她解釋:「鐘斯在島上受了傷,沒有得到妥善治療,骨頭已經正不回去了。」
章婧嘆了口氣,問邵晴:「妳還好嗎?我記得妳那時候也受了重傷,現在頭還痛嗎?」
「不痛了,只要沒人逼著我想那些想不起來的事,都不會痛。」邵晴說著摸摸額頭上面一點的位置,「不過這裡留了疤,我頭髮都剃掉了好多,現在戴的是假髮,妳看出來了嗎?」
「……是嗎?還真沒看出來,這頭髮跟妳原本的差不多呀!」
「嗯,特意挑的,我就喜歡黑長直。哎?妳見過我的照片嗎?怎麼知道我原本的髮型?」
章婧恨不得咬斷自己舌頭,乾笑著答:「是啊,看過照片。」
「我現在比照片上醜多了,皮膚也黑,粗糙得跟砂紙一樣,要不是身體確實像被摧殘過,我真難相信自己在一個荒島上生存了兩個月那麼久!」
章婧看了邵晴幾眼,笑道:「現在好多了呀,看不出了。所以你們是打算暫時留在這裡?」
「嗯,我們幫不上別的忙,只能不添亂。皮爾斯先生說,這是一個對方想不到的地點,跟我和鐘斯都沒有關聯,又是二線城市,應該比較安全。就是不能一直住飯店,所以我們今天就是想找南宮先生,拜託他幫我們租間房子住的。」
南宮程:「……皮爾斯先生真是有趣,他又不給我發薪水,卻總給我安排工作。我正好認識幾個房產仲介,待會把名片給妳,妳聯繫一下吧。」
邵晴有點失望的答應一聲,章婧看看她,又看看南宮程,忽然想起當初邵晴對南宮程很感興趣,就決定助攻一把,開口教育南宮程:「邵晴一個小姑娘,以前又沒來過Q市,萬一被人騙了怎麼辦?既然你有認識的,就幫忙找找唄!」
「我店裡正忙著裝修,沒空。」
這廝翻臉真快,昨天還說擔心邵晴呢,現在居然如此冷酷無情!章婧心裡腹誹,卻也沒再開口勸說,沒想到到地方見了南宮程那位朋友,他直接把邵晴找房子的事託付給了對方,簡直一個嘴賤心軟的典型!
章婧在那位朋友的帶領下見了屋主、看了房子,表示很滿意,又議了價格,買房的事就這麼定下來了。
「這裡真不錯,婧婧妳打算開個什麼店?」
看完出來後,邵晴就拉著章婧問——她已經迅速把稱呼從「章小姐」變成了「婧婧」。
章婧哪想過開店,隨口回道:「不知道,可能先租出去吧。」
「那租給我吧!我想開個喵咪咖啡店!」
章婧:「……」
她不想跟南宮程一起住,就是想離這群人遠遠的,怎麼可能鬆口把樓下店面租給邵晴?於是章婧只顧左右而言他,南宮程也知道她的心思,催著朋友很快給邵晴和鐘斯在離他們住處比較遠的地方找了一間三居室(注:有三個房間的房子),方便皮爾斯等人回來時也在那裡落腳。
但是邵晴還是喜歡黏著南宮程和章婧,常來找他們,鐘斯倒是覺得和他們在一起無聊——他們三個總說中文,他又有點被嚇破膽了、不敢出門,乾脆整天躲在屋子裡玩遊戲。
章婧以「邵晴本來就是你招來的」為理由,把這個責任交給了南宮程去扛,她自己忙著買房子,整天不著家,躲了個徹底。
半個月以後,她買房的手續辦得差不多,原屋主交了屋,章婧交了公積金貸款申請(注:「公積金」是中國一種用於住房的社會福利,職工長期繳存住房儲金,有需要時可申請公積金貸款,利率比一般商業貸款低),就開始收拾房子。
這房子上次裝修已經是七八年前,章婧現在雖說不想完全重新裝修,牆面還是要重新漆一下的,又因為房子空了段時間沒人住,水管也都要檢修,還有不能用的舊家具家電要處理,各種瑣事極多,所以章婧雖然買了房子,也仍沒能立即從現在住的地方搬出來。
好在皮爾斯等人離開Q市後,一時也沒有回來,南宮程那裡忙著裝修自己的店面,也沒再提起此事,似乎整個事件已經從他們的生活中脫離開來,章婧就沒有再急著搬走。
最讓人驚奇的是邵晴,她居然真的在離南宮程那間店不遠的地方租了一個店面,開始找人設計裝修,要開一個貓咪咖啡廳o(╯□╰)o。
她才是事件中心人物好嗎?怎麼如此無知無畏?
更讓章婧吃不消的是,這姑娘對她特別友好,特別喜歡找她聊天,特別喜歡去她家做客,用南宮程的話說:「妳倆可能某方面比較契合,要不然怎麼偏偏就是妳和她交換呢?」
章婧無語,可是邵晴對別人的時候跟對她和南宮程還真就不一樣,邵晴對鐘斯都愛理不理,其他人更不用說,充分向章婧展示了什麼是正宗的面癱臉。
「我真怕她跟我們在一起時間長了,會想起那些事來。」
這一天傍晚從店裡出來,邵晴又跟著南宮程一起去了章婧他們家,還自告奮勇,要下廚做菜給他們吃,章婧坐在客廳沙發上,遠遠看著忙碌的邵晴,低聲跟南宮程說。
南宮程看了她一眼:「來的路上她跟我說,她以前從來不相信什麼一見如故,對人永遠保持三分戒心,因為她家親人都是那種認錢不認人的,所以陌生人更加要保持警惕。但是她就覺得我們倆都是好人,還覺得我們這有家的感覺。」
章婧:「……那得感謝你讓她賓至如歸啊,我可從來沒跟她面對面交流過。不過我很好奇,你現在面對她的時候還覺得奇怪嗎?能把她和從前在我身體裡那個人連繫起來嗎?」
南宮程聽了這句,目光再次在章婧身上一掃,總覺得她似有深意,可她卻像是真的只隨口問問,還拿手機照著自己,再看看廚房裡的邵晴,似乎在進行對比。
「有些小動作和口頭禪能看得出來,但還是沒有辦法把現在的她和在妳身體裡時等同起來,我也說不好,那時候的她會讓人覺得有點奇怪,不協調,可能我跟妳太熟了。」
「那你現在覺得她怎麼樣?」
「挺好的啊,飛機失事對她完全沒有影響,就跟一個普通的二十出頭的女孩一樣。」
章婧臉上露出點不懷好意的笑,「誰問你這個了?我是問你,你覺得這姑娘漂不漂亮,是不是你的菜?」
南宮程以超乎章婧意料的坦誠回道:「不是,我喜歡豐滿些的女孩。」
「嗯,你們直男(注:此處指異性戀者)所謂的豐滿,其實並不是指肉多,而是前凸後翹腰細腿長吧?」
南宮程:「……妳不去幫幫她嗎?現在已經七點了,我已經餓了。」
章婧笑咪咪的看了他幾眼,起身去廚房幫忙,終於在七點半成功開飯。
三個人盛了飯剛坐好,樓門對講機忽然響了起來,南宮程起身走過去接聽,章婧沒當回事,正跟邵晴說:「妳這種吃多少都不胖的人最招人恨了……」
南宮程就在這時放下了對講機話筒,回頭說:「宋惟忱來了。」
「他來幹什麼?」章婧和邵晴異口同聲說完,又看了彼此一眼。
「他聽說邵晴在這裡,順便想和我們談談。」
章婧立刻站了起來:「談什麼?」
南宮程走回去到她身邊,看了一眼邵晴,把章婧拉到一邊,在她耳邊說:「妳不要緊張,越緊張越讓人覺得可疑,一會兒妳就坐在那裡聽就好了,我來應對。」
章婧心裡撲通亂跳,怎麼能不緊張?「那乾脆你應對,我先回房。」
她說著就要跑,南宮程卻拉住她的胳膊不許她逃避,「妳躲不掉的,他說要向我們當面道謝,妳在家卻躲起來,這不是太奇怪了嗎?」
章婧認命的走回餐桌前坐下,邵晴看她這樣,有些稀奇的問:「怎麼妳也怕他嗎?」
「怕?妳怕宋惟忱?」章婧也驚訝。
邵晴臉上都是糾結,手裡筷子使勁戳著碗裡的飯:「有一點,他冷著臉的時候特別嚇人,我跟你們說過吧,他認為我身體裡還有另一個人存在,簡直可怕!然後他找不到的時候就會冷著臉,有時候看我的眼神,我都有一種他會殺了我好讓另一個人出來的感覺。」
章婧:「……不至於吧。」她認識的宋惟忱雖然腹黑,但是總不至於到可怕的程度。
邵晴還要再說,門外已經傳來腳步聲,她立刻擺出面癱臉不說話了。
南宮程打開大門,看著宋惟忱走上來,客氣的說:「你好,宋先生。」
宋惟忱左手提著兩個紙袋,右手已經先伸出來與南宮程握手:「你好,南宮先生,冒昧來訪,還請見諒。」
章婧聽見他清清淡淡的聲音,坐在椅子上只覺手足無措。她自己都沒想到,事情過了這麼久,到終於要跟他真正面對面的一刻,她竟然還是這麼緊張。
南宮程跟宋惟忱客氣的寒暄兩句,就請他進來坐,宋惟忱進門看到兩個女孩坐在餐桌邊,就笑道:「我猜應該會趕上晚飯,所以買了點滷味,還帶了兩瓶酒。南宮先生喜歡白酒還是紅酒?」
「我都還好,宋先生叫我南宮就好,不必客氣。」南宮程一邊接過滷味和酒,一邊回道。
宋惟忱就也說:「好啊,我們就都直呼名字吧。這位是章小姐吧,上次沒來得及打招呼,失禮了。」
他自從進門起就面帶笑容、禮貌周全,一言一行都無可挑剔,且態度誠懇,看不出應酬痕跡,但對章婧來說,卻從沒見過這樣的宋惟忱,所以一下子就看出他是以應酬的狀態在面對自己和南宮程。
章婧頓時冷靜下來,她扶著桌面站起身,露出一個有點僵硬的笑容,說:「哪裡,是我失禮。上次太累了,又沒想到家裡這麼多人……你要不要洗洗手,洗手間在那裡。」
宋惟忱笑著道謝,目光往邵晴身上一掃,邵晴立刻站起身走向南宮程,接過滷味說:「我去切一下。」然後其餘三人就看著她主人一樣輕車熟路的進廚房忙活去了。
宋惟忱有一瞬間是驚愕的,但他隨即掩飾了自己的驚愕,轉頭去洗手間洗了手。
回來到餐桌旁坐下時,章婧已經給他拿了碗筷和杯子,南宮程開了宋惟忱帶來的紅酒,給他和自己分別倒了一點。
「章小姐不喝一點嗎?」宋惟忱客氣的問。
章婧搖搖頭,南宮程接過話:「不知道你會來,也沒做什麼菜。」
宋惟忱看一眼桌上的可樂雞翅、清炒花椰菜、紅燒魚、番茄蛋湯,微笑道:「已經很豐盛了,從島上脫身後,我就對食物充滿了感恩,再也不挑食了。」
南宮程聞言掃了一眼章婧,用眼神說:妳看看人家!妳怎麼還這麼挑食!
章婧回了他一個白眼,卻沒想到恰在此時,邵晴端著切好的滷味出來,邊走邊埋怨宋惟忱:「你怎麼還買了豬肝?婧婧討厭豬肝的!」
「看來妳真是沒少在人家這裡蹭吃蹭喝,連人家不吃什麼都知道了。」宋惟忱不知就裡,調侃了邵晴一句。
章婧和南宮程卻嚇出一身冷汗來,一起驚疑不定的望著邵晴,邵晴放下盤子,臉上露出點疑惑的神情:「我記得婧婧說過的,是吧?」
「啊,是。」章婧在她看過來時慌忙點頭,「快坐下吃飯吧。」
邵晴挨著章婧坐下,她另一邊的宋惟忱就舉起酒杯說:「說來慚愧,上次登門時,我不知道兩位也曾參與救援,南宮還親自到了島上幫助挖掘施救,連我們的隨身物品都是你幫著收起來的,一直沒有當面道謝,還請兩位原諒。」
南宮程與他碰了下杯,回道:「宋先生太客氣了,我們本來就是受了宋太太雇用前去的,做這些不過是分內的事,哪當得起謝字。」
宋惟忱跟南宮程各自喝了一口紅酒,放下酒杯後,他笑著說:「是你太自謙了,我聽家母說了,這次出海多虧你居中主持,還堅持以搜索海島為主,我其實非常好奇,你是怎麼確信我們還活著、且被困在了海島上的?」
章婧聽得心中一跳,菜都不知道夾了,只悶頭扒飯,卻聽南宮程十分鎮定的回:「宋太太是這樣說的嗎?是不是你有什麼誤解?其實我們在船上還是以宋太太的意圖為主,宋太太之前找了一些專家評估,專門搜索海島也是宋太太給的命令,我們只是執行而已。我很感激宋太太信任我,只能說這一次是幸不辱命。」
咦?他是怎麼做到如此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的?章婧心中驚訝,更加不敢抬臉了,宋惟忱就坐在她對面,她深怕被他看出來,臉都快埋到碗裡了。
「婧婧,妳也覺得很無聊對不對?」邵晴忽然湊近她小聲說,「這兩個人怎麼和古人似的,說話文謅謅的,感覺好詭異。」
一張餐桌能有多大?她聲音雖小,兩個男人還是聽得很清楚,於是一起笑起來,姿態都放鬆了一點。
「原來是這樣,看來我瞭解的還是不夠全面。」宋惟忱很輕易的就接受了南宮程的說辭,「不過,既然你和家母合作得很愉快,為什麼後來沒有接受家母的邀請,繼續幫她的忙呢?」
「主要還是不想離開Q市。」
宋惟忱聽了這話,目光一轉,看向一直低著頭的章婧,笑道:「其實你可以帶著章小姐一起到S市發展,我母親那裡應該也有合適的職位供章小姐選擇。」
章婧終於忍不住詫異抬頭,與宋惟忱的目光撞個正著,她心頭立刻一跳,移開目光,正想開口解釋,就聽南宮程說:「多謝好意,不過我們都不太適應那邊的氣候,而且離父母也太遠,不方便照顧。」
這個混蛋居然不解釋一下他們的關係,章婧氣得伸腳在桌子底下踩了南宮程一腳。
「是這樣啊,兩位老家是哪裡的?本市的嗎?」
「不是,不過離這裡不遠。」南宮程回。
邵晴好奇的插嘴:「你們老家在一個地方?」
南宮程點頭:「是啊,我們兩家是世交,我媽媽和章婧媽媽是同學。」
邵晴眼睛一亮:「這麼說,你們還是青梅竹馬呀!」
又來了!誰說的從小認識就等於青梅竹馬啊!章婧最煩這四個字,溫潤如玉、溫和體貼,才是她心中竹馬該有的形象,南宮程?哈!就他那嘴賤樣兒,竹筍(損)還差不多!
「不算。」南宮程知道他要敢承認這個,等會人走了,章婧絕對會滅了他,就解釋說,「我們小時候可沒有故事裡說的那麼美好,我那時也是個招貓逗狗、特別讓女孩煩的搗蛋鬼。」
「評價自己要客觀,」章婧忍不住開口,「只是不那麼美好嗎?」
南宮程就說:「好吧,我其實犯了很多錯,感謝妳大人不記小人過,肯給我贖罪的機會。」他說著起身去廚房又拿了兩個杯子,分別遞給章婧和邵晴,給她們倆也倒了點紅酒,說,「一起喝一杯吧,不為別的,我們大家今天能有機會這樣坐在一起,就是一件很奇妙很值得慶祝的事了,不是嗎?」
邵晴有點糊塗,不知道這個局面有什麼奇妙和值得慶祝的;宋惟忱只當南宮程是說他和邵晴能被解救出來,而南宮程和章婧正是出發參與搜救的人之二;只有章婧知道南宮程真正說的是什麼,所以她最快舉杯,並一口喝乾了紅酒。
宋惟忱、邵晴、南宮程也隨之喝完了杯中酒,南宮程招呼大家吃菜,說起他在裝修的餐廳,雜七雜八閒聊了許多,沒再給宋惟忱提問當初搜救細節的機會。
讓在場四人都意外的是,宋惟忱和南宮程居然聊得挺投機,說起一些經濟時政話題,還常常有相同相近的看法,聊到後來時,兩人已經基本忘了試探與防備,開始探討起投資什麼樣的新興行業報酬率更高,並不知不覺喝了大半瓶紅酒。
章婧有點無語,乾脆說吃飽了要退場,邵晴也不喜歡聽兩個男人的話題,跟著章婧去她房裡坐,並隨手打開章婧書桌上一個抽屜,從裡面拿出一包話梅來。
章婧:「……」
邵晴拿著話梅剛要打開,也覺察到了不對勁,這種把別人家當自己家的行為是怎麼回事?!她剛剛是被什麼東西附身了?!無!限!尷!尬!
「呃,沒事,吃吧,我減肥,不吃零食。」章婧滿頭黑線的安慰邵晴。
邵晴尷尬得想找個地縫鑽進去,手裡的話梅放下也不是,打開也不是,只能羞愧的說:「我平時真的不是這樣的,其實我也比較討厭別人這樣子,我不知道為什麼就……」
其實章婧知道為什麼,因為那個抽屜裡本來就是她給邵晴準備的零食!現在看來,邵晴這個失憶也不是特別靠譜,有些東西還是存在於她的潛意識中的。
章婧好聲好氣安慰了邵晴幾句,等客廳兩個男人談完,終於把邵晴和宋惟忱送走了以後,她就把邵晴的表現都說了,「我總覺得她不一定哪一天就都想起來了,那時候她會不會來找我們算帳?」
「那倒不用怕,我們不是也對她不錯嗎?除了我『不小心』把她郵箱黑了之外。」
章婧傻眼:「你黑人家郵箱幹什麼?」
「因為我發現喬丹在試圖聯繫她,原來喬丹和邵晴只是網友,他在郵件裡有問起邵晴是不是真的失憶,以及妳們現在還有沒有交換了,我順手就把她郵箱黑了,現在她自己是登入不上去的。」
章婧:「……可是喬丹還能聯繫皮爾斯啊,你這樣做有什麼用?」
南宮程臉上神色有點奇怪,似乎不願提起,章婧卻非得要追問,最後他不情不願的說:「我有冒充邵晴給喬丹回郵件,所以……」
章婧:「……無恥之徒。」
「我還不是為了妳!」南宮程喝了酒,說話也不似平常那樣收斂,「只要喬丹這邊穩住了,就完全不用擔心妳們的事情洩露。」
「那宋太太那邊呢?你今天那樣說不會被拆穿嗎?宋惟忱今天為什麼突然上來試探我們?」
「宋太太那邊不用擔心,她提前跟我打過招呼,不然我怎麼會這樣回答?看起來宋太太也無意讓宋惟忱知道內情,她似乎甚至並不想要宋惟忱繼續追查飛機失事的真相。」
章婧皺眉:「你還和宋太太那邊有聯繫?怎麼沒告訴過我?」
「因為妳說妳不想聽這些,所以我才沒提的。」
「那麼,其實你也一直有參與追查真相的事了?」
南宮程沉默了一會兒,才點頭:「妳放心,這件事絕對不會連累到妳……」
「你們查到了什麼?」
「我們找到了被鐘斯害得進了監獄的那個朋友,埃文斯。」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